同王十三维偶然作十首

储光羲

其一

仲夏日中时,草木看欲焦。

田家惜功力 ,把锄来东皋。

顾望浮云阴,往往误伤苗。

归来悲困极,兄嫂共相譊

无钱可沽酒,何以解劬劳。

夜深星汉明,庭宇虚寥寥。

高柳三五株,可以独逍遥。

【校】

①功,一作“工”。

②譊,一作“饶”。

【注】

储光羲: 《唐书》:“储光羲,兖州人。登开元进士第,又诏中书试文章。历监察御史。禄山反,陷贼自归。”顾况《监察御史储公光羲集序》云:“开元十四年,严黄门知考功,以鲁国储公进士高第,与崔辅国员外、綦母潜著作同时;其明年,擢第常少府建、王龙标昌龄,此数人皆当时之秀,而侍御声价隐隐,轥轹诸子。其文篇赋论凡七十卷,虽无风雷之会,意气相感,而扶危拯病,绰有贤达之风。拔身虏庭,竟陷危邦,士生不融,可以言命。然窥其鸿黄窈窕之学,金石管磬之声,如登瑶台而进玉府,灵篇邃宇,景物寥映,绿流翠草,佳木好鸟,不足称珍。嗣息曰溶,亦凤毛骏骨。恐坠先志,溯洄千里,泣拜告余曰:‘我先人与王右丞,伯仲之欢也。相国缙云尝以序冠编次,会缙云之谪亡焉。’后辈据文之士,风流不接,故小子获忝操简。伏恐魂游无方,嗤责造次,茫茫古道,不见来者。岂以龙战,害乎鹿鸣;齐竽竞吹,燕石争宝。呜呼!薄游之士,未跻一峰,已代其峻;登阆风者,乃知其迤逦昏明,掩豁将尽,复通之者,其若是乎。”

其二

北山种松柏,南山种蒺藜。

出入虽同趣,所向各有宜

孔丘贵仁义,老氏好无为。

我心若虚空,此道将安施。

暂过伊阙间,晼晚三伏时。

高阁入云中,芙蓉满清池。

要自非我室,还望南山陲。

【校】

①向,一作“尚”。

【注】

蒺藜: 郭璞《尔雅》注:“蒺藜,布地蔓生,细叶子,有三角,刺人。”

无为: 《老子》:“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伊阙: 《水经注》:“伊水又北入伊阙。昔大禹疏以通水,两山相对,望之若阙,伊水历其间北流,故谓之伊阙矣。春秋之阙塞焉。昭公二十六年:赵鞅‘使女宽守阙塞’是也。陆机云:‘洛有四阙,斯其一焉。东岩西岭,并镌石开轩,高甍架峰。西侧灵岩下,泉流东注入于伊水。’傅毅《反都赋》曰‘因龙门以畅化,开伊阙以达聪’也。”《元和郡县志》:“河南府有伊阙县,北至府七十里。伊阙山在县北四十五里。”

晼晚: 《楚辞》:“白日晼晚其将入兮。”潘岳《怀旧赋》:“日晼晚而将暮。”李周翰注:“晼晚,日落貌。”

三伏: 《初学记》:“《阴阳书》曰:从夏至后第三庚为初伏,第四庚为中伏,立秋后初庚为终伏,谓之三伏。”

其三

野老本贫贱,冒暑锄瓜田

一畦未及终,树下高枕眠。

荷蓧者谁子,皤皤来息肩。

不复问乡墟,相见但依然。

腹中无一物,高话羲皇年。

落日临层隅 ,逍遥望晴川

使妇提蚕筐,呼儿傍渔船。

悠悠泛绿水,去摘浦中莲。

莲花艳且美 ,使我不能还。

【校】

①暑,一作“雨”。

②层隅,《唐诗正音》作“曾城”。

③晴,《唐诗正音》作“秦”。

④美,一作“妍”。

【注】

畦: 《说文》:“田五十亩曰畦。”

皤皤: 班固诗:“皤皤国老,乃父乃兄。”章怀太子注:“《说文》曰:‘皤皤,老人貌也。音步何反。’”

息肩: 《左传》:“子驷请息肩于晋。”

层隅: 鲍照《凌烟楼铭》:“岩岩崇楼,藐藐层隅。”

其四

浮云在虚空,随风复卷舒。

我心方处顺,动作何忧虞。

但言婴世网,不复得闲居。

迢递别东国,超遥来西都。

见人但恭敬,曾不问贤愚。

虽若不能言,中心亦难诬。

故乡满亲戚,道远情日疏。

偶欲陈此意,复无南飞凫

【校】

①复无,一作“无复”。

【注】

南飞凫: 沈约诗:“无因达往意,欲寄双飞凫。”

其五

草木花叶生,相与命为春。

当非草木意,信是故时人。

静念恻群物,何由知至真。

狂歌问夫子,夫子莫能陈。

凤凰飞且鸣,容裔下天津。

清净无言语,兹焉庶可亲。

【注】

容裔: 张衡《东京赋》:“纷焱悠以容裔。”薛综注:“容裔,高低之貌。”江淹诗:“行光自容裔。”张铣注:“容裔,自在貌。”

天津: 《楚辞章句》:“天津,东极箕斗之间,汉津也。”

其六

黄河流向东 ,弱水流向西。

趋舍各有异,造化安能齐?

妾本邯郸女,生长在丛台。

既闻容见宠,复想玄为妻。

刻划尚风流,幸遇君招携。

逶迤歌舞座,婉娈芙蓉闺。

日月方向除,恩爱忽焉暌。

弃置谁复道,但悲生不谐。

羡彼匹妇意,偕老常同栖。

【校】

①顾元纬本作“黄河向东流”。

【注】

弱水: 《史记索隐》:“《魏略》云:‘弱水在大秦西。’《玄中记》云:‘天下之弱者,有昆仑之弱水,鸿毛不能载也。’”《通鉴地理通释》:“弱水出吐谷浑界,穷石山。自甘州删丹县西至合黎山,与张掖县河合。其水力不胜芥,然可以皮船渡。《通鉴》‘魏太武击柔然至栗水,西行至莬园水’,又‘循弱水西行至涿邪山’,则弱水在莬园水之西,涿邪山之东。《禹贡》‘弱水既西’,以水皆东流,惟弱、黑二水乃西注耳。”

丛台: 《汉书》:“赵王宫丛台灾。”师古注:“连聚非一,故名‘丛台’,盖本六国时赵王故台也。在邯郸城中。”《水经注》:“丛台,六国时赵王之台也。《郡国志》曰:‘邯郸有丛台。’故刘劭《赵都赋》曰‘结云阁于南宇,立丛台于少阳’者也,今遗基旧墉尚在。”《元和郡县志》:“丛台在邯郸县内东北隅。”《九域志》:“磁州有丛台,赵武灵王所筑。”

玄妻: 《左传》:“昔有仍氏生女,黰黑而甚美,光可以鉴,名曰玄妻。”

婉娈: 《后汉书》:“婉娈龙姿。”章怀太子注:“婉娈,犹亲爱也。”

除: 《诗·小雅》:“昔我往矣,日月方除。”毛苌《传》:“除,除陈生新也。”颜延年《秋胡诗》:“良时为此别,日月方向除。”

生不谐: 《后汉书》:“周泽为太常,清洁循行,尽敬宗庙。尝卧病斋宫,其妻哀泽老病,窥问所苦。泽大怒,以妻干犯斋禁,遂收送诏狱谢罪。当世疑其诡激。时人为之语曰:‘生世不谐,作太常妻。一岁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斋。’”

其七

日暮登春山,山鲜云复轻。

远近看春色,踟蹰新月明。

仙人浮丘公,对月时吹笙。

丹鸟飞熠熠,苍蝇乱营营。

群动汩吾真,讹言伤我情。

安得如子晋,与之游太清。

【校】

①密树,刘本、顾元纬本俱作“树密”。

【注】

浮丘公: 《列仙传》:“王子乔者,周灵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凤凰鸣。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馀年。后求之于山上,见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巅。’至时,果乘白鹤驻山头,望之不得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

丹鸟: 《古今注》:“萤火,一名耀夜,一名景天,一名熠耀,一名丹良,一名燐,一名丹鸟,一名夜光,一名宵烛,腐草为之,食蚊蚋。”

营营: 《诗》:“营营青蝇。”毛苌《传》:“营营,往来貌。”

其八

耽耽铜鞮宫,遥望长数里。

宾客无多少,出入皆珠履。

朴儒亦何为,辛苦读旧史。

不道无家舍,效他养妻子。

冽冽玄冬暮,衣裳无准拟。

偶然著道书,神人养生理。

公卿时见赏,赐赉难具纪。

莫问身后事,且论朝夕是。

【校】

①密树,刘本、顾元纬本俱作“树密”。

【注】

耽耽: 张衡《西京赋》:“大厦耽耽,九户开辟。”薛综注:“耽耽,深邃之貌。”

铜鞮宫: 《左传》:“今铜鞮之宫数里。”杜预注:“铜鞮,晋离宫。”《元和郡县志》:“晋铜鞮宫在潞州铜鞮县东十五里。”《太平寰宇记》:“铜鞮城在铜鞮县南十五里,本晋铜鞮宫。《上党记》云:铜鞮有晋宫阙,犹存。”

珠履: 《史记》:“春申君客三千馀人,其上客皆蹑珠履。”

朴儒: 陆机诗:“鸣玉岂朴儒,凭轼皆俊民。”

冽冽: 陶潜诗:“冽冽气遂严。”《玉篇》:“冽,寒气也。”

玄冬: 扬雄《羽猎赋》:“玄冬季月,天地隆烈。”师古注:“北方色黑,故曰玄冬。”

其九

空山暮雨来,众鸟竟栖息。

斯须照夕阳,双双复抚翼。

我念天时好,东田有稼穑。

浮云蔽川原,新流集沟洫。

徘徊顾衡宇,僮仆邀我食。

卧拥床头书 ,睡看机中织。

想见明膏煎,中夜起唧唧。

【校】

①拥,一作“览”。

【注】

衡宇: 《归去来辞》:“乃瞻衡宇。”刘良注:“衡宇,谓其所居衡门屋宇也。”

其十

四邻竞丰屋,我独存卑室。

窈窕高台中,时闻抚清瑟。

狂飙动地起,拔木乃非一。

相顾始知悲,中心忧且栗。

蚩蚩命子弟,恨不居高秩。

日入宾从归,清晨冠盖出。

中庭有奇树,荣早衰复疾。

此道犹不知,微言安可述。

【注】

窈窕: 毛苌《诗传》:“窈窕,幽闲也。”郑康成《笺》、孔颖达《正义》皆作“居处”训,与扬子云所谓“善心为窈,善容为窕”之解不同。

狂飙: 陆云《南征赋》:“狂飙起而妄骇,行云蔼而芊眠。”

蚩蚩: 毛苌《诗传》:“蚩蚩者,敦厚之貌。”

微言: 《汉书》:“仲尼没而微言绝。”师古注:“微言,精微要妙之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