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银箭耿寒漏,金釭凝夜光。
彩鸾空自舞,别雁不相将。
寄恨一尺素,含情双玉珰。
窗前犹月在,去后始宵长。
往事经春物,前期托报章。
永令虚粲枕[1],长不掩兰房[2]
觉动迎猜影,疑来浪认香。
鹤应闻露警,蜂亦为花忙。
古有阳台梦,今多下蔡倡[3]
何为薄冰雪,消瘦滞非乡。

[1]《诗》:“角枕粲兮。”

[2]阮籍诗:“萱草树兰房。”

[3]下蔡,注见上卷。ft


思贤顿[4]

内殿张弦管,中原绝鼓鼙。
舞成青海马[5],斗杀汝南鸡[6]
不见华胥梦[7],空闻下蔡迷。
宸襟他日泪,薄暮望贤西。

[4]即望贤宫也。《旧唐书》:“天宝十五载六月乙未,上至咸阳望贤驿,置顿,官吏骇散,无复储供。上憇于宫门之树下。”《津阳门诗》注:“望贤宫在咸阳东数里。”

[5]《唐书·乐志》:“玄宗尝以马百匹,盛饰分左右,施三重榻,舞《倾杯乐》数十曲。每千秋节,舞于勤政楼下。”

[6]《汉旧仪》:“汝南出长鸣鸡。”古《鸡鸣歌》:“东方欲明星烂烂,汝南晨鸡登坛唤。”陈鸿祖《东城父老传》:“玄宗乐民间清明斗鸡戏,立鸡坊于两宫间。索长安雄鸡金毫铁距、高冠昂尾千数,养于鸡坊。选六军小儿五百人,使驯扰教饲之。”

[7]《列子》:“黄帝昼寝而梦游华胥。华胥国人入水不濡,入火不热,乘空如履实,寝虚如处林。帝既寤,怡然自得。又二十八年,天下大治,几如华胥国矣。”ft


无题[8]

万里风波一叶舟,忆归初罢更夷犹[9]
碧江地没元相引,黄鹤沙边亦少留。
益德冤魂终报主[10],阿童高义镇横秋[11]
人生岂得长无谓,怀古思乡共白头。

[8]按,诗中“益德”、“阿童”皆用巴阆事,恐是在东川时作。

[9]《楚词》:“君不行兮夷犹。”注:“犹豫也。”

[10]《蜀志》:“张飞字益德,先主伐吴,飞当率兵万人自阆中会江州。临发,其帐下将张达、范强杀飞,持其首顺流而奔孙权。”

[11]《晋·五行志》:“孙皓天纪中童谣曰:‘阿童复阿童,衔刀游渡江。不畏岸上虎,但畏水中龙。’武帝闻之,加王濬龙骧将军。及征吴,江西众军无过者,而濬先定秣陵。濬小字阿童,故帝因谣言用之。”《王濬传》:“濬除巴郡太守,巴人生子皆不举。濬严其科条,宽其徭役,所活数千人。及后伐吴,所活者皆堪供军。其父母戒之曰:‘王府君生尔,尔必死之。’”ft


有怀在蒙飞卿

薄宦频移疾,当年久索居。
哀同庾开府,瘦极沈尚书。
城绿新阴远,江清返照虚。
所思惟翰墨,从古待双鱼。


春深脱衣

睥睨江鸦集[12],堂皇海燕过[13]
减衣怜蕙若[14],展帐动烟波。
日烈忧花甚,风长奈柳何。
陈遵容易学,身世醉时多[15]

[12]《释名》:“城上垣谓之睥睨。”

[13]《汉·胡广传》:“列坐堂皇上。”注:“堂无四壁曰皇。”

[14]《本草》:“杜若一名杜蘅,香草也。”

[15]《汉书》:“陈遵字孟公,嗜酒,每大饮,宾客满堂,辄取客车辖投井中,虽有急,终不得去。”ft


怀求古翁

何时粉署仙,傲兀逐戎旃[16]
关塞犹传箭,江湖莫系船。
欲收棋子醉,竟把钓车眠[17]
谢朓真堪忆,多才不忌前。

[16]陶潜诗:“兀傲差若颖。”谢朓《辞隋王笺》:“契阔戎旃。”

[17]元结诗:“醉里长歌挥钓车。”ft


五月十五夜忆往岁秋与彻师同宿[18]

紫阁相逢处[19],丹岩议宿时。
堕蝉翻败叶,栖鸟定寒枝。
万里飘流远,三年问讯迟[20]
炎方忆初地,频梦碧琉璃[21]

[18]按,彻师乃知玄法师弟子僧彻,见《高僧传》,非越州灵彻也。

[19]紫阁,注见中卷。

[20]《法华经》:“诸佛皆遣侍者问讯释迦牟尼佛。”《楞严经》:“於大菩提,善得通达,觉通如来,尽佛境界,名欢喜地,即初地也。”

[21]《观经》:“下有金刚七宝金幢,擎琉璃地,琉璃地上以黄金绳杂厕间错。”道源注:“临济曰:‘龙生金凤子,冲破碧琉璃。’”ft


城上

有客虚投笔,无憀独上城。
沙禽失侣远,江树着阴轻。
边遽稽天讨[22],军须竭地征。
贾生游刃极,作赋又论兵[23]

[22]遽,一作“伐”,必伐。〇《说文》:“遽,传也。”徐曰:“传,驿车。”《左传》:“子产乘遽而至。”

[23]《贾谊传》:“屠牛坦一朝解十二牛,而芒刃不顿,所排击剥割皆中理解也。”谊作《吊屈原赋》、《鵩赋》,又欲施五饵三表以系单于,是“论兵”也。ft


如有

如有瑶台客[24],相难复索归。
芭蕉开绿扇,菡萏荐红衣。
浦外传光远,烟中结响微。
良宵一寸熖[25],回首是重帏。

[24]瑶台,注见上卷。

[25]焰,一作“艳”。ft


朱槿花二首

莲后红何患,梅先白莫夸。
才飞建章火[26],又落赤城霞[27]
不卷锦步障[28],未登油壁车[29]
日西相对罢,休澣向天涯。

[26]《汉书》:“太初元年,柏梁殿灾,越巫勇之曰:‘越俗,有火灾,复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于是作建章宫。”《西京赋》:“柏梁既灾,越巫陈方。建章是经,用厌火祥。”

[27]赤城霞,注见前。

[28]注见上卷。

[29]乐府《苏小小歌》:“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ft

西北朝天路,登临思上才。
城闲烟草遍,村暗雨云回。
人岂无端别,猿应有意哀。
征南予更远,吟断望乡台[30]

[30]《成都记》:“望乡台,隋蜀王秀所筑。”《寰宇记》:“《益州记》云:‘升仙亭夹路有二台,一名望乡台,在成都县北九里。’”ft


寓怀

彩鸾餐颢气[31],威凤入卿云[32]
长养三清境[33],追随五帝君[34]
烟波遗汲汲,矰缴任云云[35]
下界围黄道,前程合紫氛[36]
《金书》惟是见[37],玉管不胜闻[38]
草为回生种[39],香缘却死熏[40]
海明三岛见,天迥九江分。
褰树无劳援[41],神禾岂用耘[42]
斗龙风结阵,恼鹤露成文。
汉岭霜何早[43],秦宫日易曛。
星机抛密绪[44],月杵散灵氛[45]
阳鸟西南下[46],相思不及群

[31]《西都赋》:“鲜颢气之清英。”

[32]《汉书》注:“威凤,凤之有威仪者。”

[33]三清,注见上卷。

[34]《汉·郊祀志》:“秦襄公作西畤祠白帝,宣公作密畤祠青帝,灵公作上畤祠黄帝,下畤祠炎帝。高祖问:‘天有五帝,而四,何也?’莫知其说。高祖曰:‘是待我而具五也。’乃立黑帝,祠名曰北畤。”

[35]《增韵》:“云云,众语也。”《汲黯传》:“我欲云云。”注:“犹言如此如此也。”

[36]刘桢诗:“奋翅凌紫氛。”

[37]《集仙传》:“大茅君南至句曲山,天帝赐以黄金,刻书九锡之文。”

[38]玉管,注见前。

[39]道源注:“《博物志》:‘禹戮房风,房风二臣恐,以刃自贯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疗以不死之草。’”《述异记》:“汉武时,日支国献活人草三茎。有人死者,将草覆面,即活之矣。”

[40]《述异记》:“聚窟洲有返魂树,伐其根心,于玉釜中煮取汁,又熬之令可丸,名曰惊精香,又名震灵丸,或名返生香,或名却死香。尸在地,闻气即活。”

[41]褰,当作“骞”。〇道源注:“《云笈七签》:‘月中树名骞树,一名药王,凡有八树,在月中也。’《空洞灵章经》:‘紫薇焕七台,骞树秀玉霞。’”

[42]《真诰》:“酆都山稻名重思,米如石榴子,粒异大,色味如菱,亦以上献,仙官杜琼作《重思赋》曰:‘神禾郁乎浩京,巨穗横我玄台。’”

[43]岭,一作“殿”。

[44]道源注:“张衡《周天大象赋》:‘畴遂睇于汉阳,乃攸窥于织女。引宝毓囿,摇机弄杼。’”

[45]重押。一作“氲”。或云:当作“芬”。〇傅玄《拟天问》:“月中何有?白兔捣药。”月杵,捣药杵也。冯衍《显志赋》:“扬屈原之灵芬。”

[46]《禹贡》注:“阳鸟,随阳之鸟,鸿雁属。”ft


木兰

三月二十二,木兰开坼初。
初当新病酒,复自久离居。
愁绝更倾国,惊新闻远书。
紫丝何日障[47],油壁几时车[48]
弄粉知伤重,调红或有馀。
波痕空映袜[49],烟态不胜裾[50]
桂岭含芳远,莲塘属意疏。
瑶姬与神女[51],长短定何如[52]

[47]《晋书》:“王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

[48]注见前。

[49]《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50]《洛神赋》:“曳雾绡之轻裾。”

[51]《山海经》:“姑瑶之山,帝女死焉,化为瑶草,服者媚于人。”《集仙传》:“灵华夫人名瑶姬,王母第二十三女尝游东海,过巫山,授禹上清宝文理水之策。”

[52]《神女赋》:“秾不短,纤不长。”《登徒子好色赋》:“臣东家之女,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ft


细雨成咏献尚书河东公

洒砌听来响,卷帘看已迷。
江间风暂定,云外日应西。
稍稍落蝶粉,班班融燕泥。
飐萍初过沼,重柳更缘堤。
必拟和残漏,宁无晦暝鼙。
半将花漠漠,全共草萋萋。
猿别方长啸,乌惊始独栖。
府公能八咏[53],聊且续新题。

[53]《金华志》:“齐隆昌元年,沈约出为东阳太守,作八诗题于玄畅楼,后人更为八咏楼。”ft


病中闻河东公乐营置酒口占寄上

闻驻行春斾[54],中途赏物华。
缘忧武昌柳[55],遂忆洛阳花[56]
嵇鹤元无对[57],荀龙不在夸[58]
只将沧海月,长压赤城霞。
兴欲倾燕馆[59],欢终到习家[60]
风长应侧帽[61],路隘岂容车[62]
楼迥波窥锦,窗虚日弄纱。
锁门金了鸟[63],展障玉鸦叉[64]
舞妙从兼楚[65],歌能莫杂《巴》[66]
必投潘岳果[67],谁掺祢衡挝[68]
刻烛当时忝[69],传杯此夕赊。
可怜漳浦卧,愁绪乱如麻。

[54]《后汉书》:“谢夷吾为巨鹿太守,行春,乘柴车,从两吏。”

[55]《晋书》:“陶侃领江州刺史,镇武昌,尝课诸营种柳。都尉夏施夜盗,拔郡西门柳为己所种。侃驻车施门,诘之,施怖谢罪。”

[56]何逊诗:“洛阳城东西,却作经年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

[57]《晋书》:“嵇绍始入洛,或谓王戎曰:‘昨于稠人中见嵇绍,昂昂然如野鹤之在鸡群。’”

[58]《后汉书》:“荀淑子八人,并有才名,时谓八龙。”《世说》:“陈太丘诣荀朗陵,既至,荀使叔慈应门,慈明行酒,馀六龙下食。”按,此以况柳仲郢诸子也。仲郢子珪、璧、玭,《旧唐书》皆有传。

[59]燕馆,即碣石宫。

[60]终,一作“于”。〇《襄阳记》:“岘山南习郁有大鱼池,山简镇襄阳,每临此池,辄大醉而归。”

[61]用独孤信事,见上卷。

[62]原注:“《乐府》:‘相逢狭路间,路隘不容车。’”

[63]金了鸟,未详。

[64]障,屏障也。玉鸦叉,谓画叉。

[65]《汉书》:“高祖令戚夫人楚舞,自为楚歌。”

[66]注见前。

[67]《晋书》:“潘岳美姿仪,少时出洛阳道,妇人遇之者,投之以果,满车而归。”

[68]掺,七勘切。〇注见上卷。

[69]《南史》:“萧文琰、丘令楷、江拱并以文称,竟陵王夜集赋诗,为四韵,刻烛一寸。”ft


回中牡丹为雨所败二首[70]

下苑他年未可追[71],西州今日忽相期[72]
水亭暮雨寒犹在,罗荐春香暖不知。
舞蝶殷勤收落蕊,佳人惆怅卧遥帷[73]
章台街里芳菲伴,且问宫腰损几枝。

[70]《汉书》:“元封四年,行幸雍,通回中道,遂出萧关。”应劭曰:“回中在安定平高,有险阻。其中有宫。”《元和郡(国)〔县〕志》:“秦回中宫在凤翔府天兴县西。”《一统志》:“在陇州西北一百十里。”

[71]下苑,注见中卷。

[72]安定谓之西州。《后汉书》:“皇甫规,安定人,自以西州豪杰,耻不与党人之数。”

[73]佳,一作“有”,非。ft

浪笑榴花不及春[74],先期零落更愁人。
玉盘迸泪伤心数[75],锦瑟惊弦破梦频。
万里重阴非旧圃,一年生意属流尘。
《前溪》舞罢君回顾[76],并觉今朝粉态新。

[74]道源注:“《旧唐书》:‘孔绍安仕隋,高祖受禅,自洛阳间行来奔,拜内史舍人。时夏侯端先绍安归朝,受秘书监。绍安因侍宴,应制咏石榴云:“可惜庭中树,移根逐汉臣。只为来朝晚,开花不及春。”’”

[75]数,色角切。

[76]前溪,注见上卷。ft


拟意

怅望逢张女[77],迟回送阿侯[78]
空看小垂手[79],忍问大刀头[80]
妙选茱萸帐[81],平居翡翠楼[82]
云屏不取暖[83],月扇未遮羞[84]
上掌真何有[85],倾城岂自由。
楚妃交荐枕[86],汉后共藏阄[87]
夫向羊车觅[88],男从凤穴求[89]
书成《祓禊帖》[90],唱杀《畔牢愁》[91]
夜杵鸣江练[92],春刀解若榴[93]
象床穿幰网[94],犀帖钉窗油[95]
仁寿遗明镜[96],陈仓拂彩球[97]
真防舞如意[98],佯盖卧箜篌[99]
濯锦桃花水[100],溅裙杜若洲[101]
鱼儿悬宝剑[102],燕子合金瓯[103]
银箭催摇落,华筵惨去留。
几时销薄怒[104],从此抱离忧。
帆落啼猿峡,樽开画鹢舟。
急弦肠对断[105],翦蜡泪争流[106]
璧马谁能带[107],金虫不复收[108]
银河扑醉眼,珠串咽歌喉[109]
去梦随川后[110],来风贮石邮[111]
兰丛衔露重,榆荚点星稠[112]
解佩无遗迹[113],凌波有旧游[114]
曾来《十九首》,私谶咏牵牛[115]

[77]潘岳《笙赋》:“辍张女之哀弹。”吴均诗:“掩抑摧藏张女弹。”

[78]阿侯,注见上卷。

[79]垂手,注见上卷。吴均诗:“且复小垂手。”

[80]乐府:“何当大刀头。”吴竞《解题》:“刀头有环。环,还也。”

[81]梁简文帝《烛赋》:“茱萸幔里铺锦筵。”张正见《艳歌》:“并卷茱萸帐,争移翡翠床。”

[82]崔湜诗:“草绿鸳鸯殿,花明翡翠楼。”

[83]屏,一作“衣”。〇《语林》:“满奋体羸畏风,侍坐武帝,屡顾云母幌,帝笑之,奋曰:‘北窗琉璃屏风,似密实疏。’”

[84]月扇,注见上卷。

[85]上掌,用飞燕事。又《南史》:“羊侃舞人张静婉,腰围一尺六寸,能掌上舞。”

[86]《乐府杂录》:“张永《元嘉技录》有吟叹四曲,一曰《楚妃叹》。”《高唐赋》:“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

[87]阄,一作“钩”。〇《辛氏三秦记》:“昭帝母钩弋夫人手拳而有国色,武帝宠之,世人藏钩之戏法此也。”

[88]羊车,注见中卷。

[89]杜甫诗:“二毛生凤穴。”

[90]即右军《兰亭帖》,注见上卷。

[91]《汉书》:“扬雄作《广骚》。又旁《惜诵》至《怀沙》一卷,名曰《畔牢愁》。”注:“畔,离也;牢,聊也。与君相离,愁而无聊也。”

[92]夜杵,捣衣杵也。

[93]若,一作“石”。〇《广雅》:“若榴,石榴也。”

[94]幰网,言床幔为网户纹。

[95]道源注:“《集韵》:‘帖,床前帷也。’以薄犀为帖,钉于窗栊。”

[96]道源注:“陆机《与弟云书》:‘洛阳仁寿殿前有大方镜,高五尺馀,广三尺二寸,暗着庭中,向之,便写人形体。’”

[97]武平一诗:“令节重遨游,分镳戏彩球。”按,打球即蹴鞠,本寒食事。又唐时清明有斗鸡之戏。陈仓乃暗用宝鸡事也。

[98]《拾遗记》:“孙和悦邓夫人,尝着膝上。和月下舞水精如意,误伤夫人颊。”

[99]道源注:“《洛阳伽蓝记》:‘魏高阳王雍美人徐月华,能弹卧箜篌,为《明妃出塞》之曲。后为将军原士康侧室,徐鼓箜篌而歌,其声入云,行者俄而成市。’”

[100]张正见诗:“影间莲花出,光涵濯锦流。漾色随桃水,飘香入桂舟。”

[101]溅裙,注见前。《楚词》:“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

[102]《唐书·车服志》:“一品至六品以玉金饰剑,给随身鱼。”

[103]《西京杂记》:“汉元后在家,尝有白燕衔石,大如指,堕后绩筐中。后取之,石自剖为二,其中有文曰:‘母天后地。’乃合之,遂复还合。及为后,尝置玺笥中。”

[104]《神女赋》:“頩薄怒以自持兮。”

[105]道源注:“李季兰诗:‘弹得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106]蜡泪,注见上卷。

[107]《甘泉赋》:“璧马犀之璘㻞。”注:“作马及犀牛为璧饰也。”

[108]吴均《古意》:“莲花衔青雀,宝粟钿金虫。”李贺诗:“坡陀簪碧凤,腰袅带金虫。”或曰:“金虫,簪饰也。”

[109]白居易诗:“何郎小妓歌喉好,严老呼为一串珠。”自注:“严尚书《与于驸马》诗云:‘莫损歌喉一串珠。’”

[110]《洛神赋》:“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注:“川后,河伯也。”

[111]《乐府·丁都护歌》:“愿作石尤风,四面断行旅。”《容斋随笔》:“石邮,打头逆风也。唐人诗多用之。”“邮”与“尤”同。《诗》:“不知其邮。”

[112]注见上卷。

[113]《列仙传》:“江妃二女出游汉江湄,逢郑交甫,挑之,不知其神人。也女遂解佩与之,交甫悦,受佩而去。数十步,空怀无佩,女亦不见。”

[114]《洛神赋》:“凌波微步。”

[115]道源注:“《古诗十九首》其九首云:‘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洛神赋》:‘咏牵牛之独处。’”ft


谢往桂林至彤庭窃咏[116]

辰象森罗正,勾陈翊卫宽[117]
鱼龙排百戏[118],剑佩俨千官。
城禁将开晚,宫深欲曙难。
月轮移枍诣[119],仙路下栏干。
共贺高禖应[120],将陈寿酒欢。
金星压芒角[121],银汉转波澜。
王母来空阔[122],羲和上屈盘[123]
凤皇传诏旨[124],獬廌冠朝端[125]
造化中台座,威风上将坛。
甘泉犹望幸,早晚冠呼韩[126]

[116]《西都赋》:“玉阶彤庭。”注:“帝居也。”

[117]勾陈,注见中卷。

[118]汉武帝为鱼龙曼延之戏,详上卷。

[119]枍,乌诣切。〇《关中记》:“建章宫中有馺娑、骀荡、枍诣、承光四殿。”《三辅黄图》:“枍诣,木名,宫中美木茂盛也。”

[120]《月令》:“仲春玄鸟至日,天子以太牢祠于高禖。”注:“求子之祭。”

[121]《天官占》:“太白者,西方金之精,白帝之子。径一百里,角摇则兵起。”《史记》注:“角,芒角也。”

[122]王母降汉宫,详上卷。

[123]李贺诗:“金窠篆字红屈盘。”

[124]用木凤衔书事。

[125]廌,俗作“豸”。〇《唐书》:“法冠者,御史大夫中丞御史之服也,一名獬廌冠。”

[126]《汉书·宣帝纪》:“行幸甘泉。郊泰畤,匈奴呼韩邪单于稽侯㹪来朝,赞谒称藩臣而不名。”《匈奴传》:“单于朝天子于甘泉宫,汉宠以殊礼,位在诸侯王上。”ft


烧香曲

钿云蟠蟠牙比鱼,孔雀翅尾蛟龙须[127]
漳宫旧様博山炉[128],楚娇捧笑开芙蕖。
八蚕茧绵分小炷[129],兽焰微红隔云母[130]
白天月泽寒未冰,金虎含秋向东吐[131]
玉佩呵光铜照昏[132],帘波日暮冲斜门[133]
西来欲上茂陵树,柏梁已失栽桃魂[134]
露庭月井大红气[135],轻衫薄细当君意。
蜀殿琼人伴夜深[136],金銮不问残灯事[137]
何当巧吹君怀度,襟灰为土填清露。

[127]王琰《冥祥记》:“费崇先尝以雀尾香炉置膝前。”齐刘绘《咏博山炉》诗:“下刻蟠龙势,矫首半衔莲。”

[128]道源注:“《西京杂记》:‘丁谖作九层博山香炉,镂以奇禽怪兽,自然能动。’”《邺中记》:“石季龙冬月为复帐,四角安纯金银凿镂香炉。”

[129]《吴都赋》:“乡贡八蚕之绵。”善曰:“刘欣期《交州记》:‘蚕一岁八育出日南。’”汉俞益期笺:“日南蚕八熟,茧软而薄。”又《永嘉记》:“永嘉有八辈蚕:蚖珍蚕,三月绩;柘蚕,四月初绩;蚖蚕,四月末绩;爱珍,五月绩;爱蚕,六月末绩;寒珍,七月末绩;四出蚕,九月初绩;寒蚕,十月绩。凡蚕再熟者谓之珍。”道源注:“以八蚕绵绳分炷炉火,取其易然也。”

[130]《晋朝杂记》:“洛下少炭,羊琇捣小炭为屑,以物和之,作兽形,用以温酒。”

[131]陆机诗:“望舒离金虎。”善曰:“《汉书》:西方,金也。”《尚书考灵曜》:“西方秋虎。”《孔传》:“昴,白虎中星,然西方七宿毕、昴之属俱白虎也。”〇言炉烟之暖,金虎亦回其秋令。

[132]铜照,谓镜也。

[133]冲,一作“依”。〇道源注:“《西京杂记》:‘汉陵寝皆以竹为帘,帘皆水文及龙凤之像。’帘波,水文也。或曰:香烟拂帘如波。斜门,宫中角门也。”

[134]《王母传》:“帝食桃,辄收其核。母问帝,帝曰:‘欲种之。’母曰:‘中夏地薄,种之不生。’帝乃止。”

[135]道源注:“殿前广庭曰露庭。四周有屋,中空曰月井。”

[136]《拾遗记》:“蜀先主甘后玉质柔肌,先主置于白绡帐中,如月下聚雪。河南献玉人,置后侧,昼则讲说军谋,夕则拥后而玩玉人。后与玉人洁白齐润,宠者非惟妒后,亦妒玉人也。”

[137]銮,一作“鸾”。ft


送从翁东川弘农尚书幕[138]

昔帝回冲眷,维皇恻上仁。
三灵迷赤气[139],万汇叫苍旻[140]
刊木方隆禹[141],升陑始创殷[142]
夏台曾圮闭[143],汜水敢逡巡[144]
拯溺休规步[145],防虞要徙薪[146]
蒸黎今得请,宇宙昨还淳。
缵祖功宜急,贻孙计甚勤。
降灾虽代有,稔恶不无因。
宫掖方为蛊[147],边隅忽遘迎。
献书秦逐客,间谍汉名臣[148]
北伐将谁使,南征决此辰[149]
中原重板荡,玄象失钩陈。
诘旦违清道,衔枚别紫宸。
兹行殊厌胜[150],故老遂分新[151]
去异封于巩[152],来宁避处豳。
永嘉几失坠[153],宣政遽酸辛[154]
元子当传启,皇孙合授询[155]
时非三揖让,表请再陶钧[156]
旧好盟还在[157],中枢策屡遵[158]
苍黄传国玺,违远属车尘。
雏虎如凭怒[159],漦龙性漫驯[160]
封崇自何等,流落乃斯民。
逗挠官军乱,优容败将频。
早朝披草莽,夜缒达丝纶[161]
忘战追无及,长驱气益振。
妇言终未易[162],庙算况非神。
日驭难淹蜀,星旄要定秦[163]
人心诚未去,天道亦无亲。
锦水湔云浪[164],黄山扫地春[165]
斯文虚梦鸟[166],吾道欲悲麟。
断续殊乡泪,存亡满席珍[167]
魂销季羔窦[168],衣化子张绅。
建议庸何所,通班昔滥臻。
浮生见开泰,独得咏汀蘋[169]

[138]按,此题重见。又全诗都咏禄山乱后事,与题无干,必有脱误。〇诗内有“锦水湔云浪”之句,当是作于成都。

[139]《皇览》:“蚩尤冢在东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尝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一匹绛,名为蚩尤旗。”

[140]《尔雅》:“春为苍天,秋为旻天。”

[141]《禹贡》:“随山刊木。”

[142]《书序》:“伊尹相汤,伐桀,升自陑,遂与桀战于鸣条。”注:“陑在河南之曲。”

[143]《史记》:“桀囚汤于夏台。”

[144]《汉书》:“汉王即皇帝位于汜水之阳。”张晏曰:“在济阴界。”

[145]《文选注》:“苏子曰:‘行务应规,步虑投矩。’”

[146]《汉书》:“曲突徙薪无恩泽。”

[147]以下言玄宗幸蜀本末。

[148]谓陈平也。〇二语未详何指。

[149]谓玄宗幸蜀。

[150]《汉·匈奴传》:“上以太岁厌胜所在。”

[151]《唐书》:“上将发马嵬,父老遮道请留。上按辔久之,命太子于后宣慰父老。父老因曰:‘至尊既不肯留,某等愿率子弟从殿下东破贼,取长安。’”

[152]《史记》:“周考王封其弟桓公于河南。至孙惠公,封少子于巩,号东周惠公。”

[153]《晋书》:“怀帝永嘉五年为汉刘聪所执。”

[154]《春明退朝录》:“唐制,日御宣政殿。”《五代史》:“宣政,前殿也,谓之衙,衙有仗。紫宸,便殿也,谓之閤。”

[155]《汉书》:“宣帝,武帝曾孙,名病已,霍光与诸大臣迎立之,后更名询。”〇元子谓肃宗,皇孙谓代宗也。

[156]肃宗迎上皇归京师,再表始允。

[157]谓修好回纥,借兵讨贼。

[158]唐自李辅国以后,宦官多典兵,为枢密使。〇以下又似杂言肃代时事。

[159]《左传》:“今君奋焉,震电凭怒。”

[160]《史记》:“昔夏后氏之衰,有二神龙止于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也。’夏帝卜杀与去之与止之,莫吉。卜请其漦而藏之,乃吉。于是龙亡而漦在。自夏至殷至周,莫敢发。至厉王发之,漦流于庭。后宫童妾遭之而孕,生子,弃之。有卖檿弧箕服者逃于道,见而收之,奔于褒,是为褒姒。”

[161]缒,直类切。〇夜缒,缒城而出也。

[162]似指肃宗张皇后。

[163]《甘泉赋》:“流星旄而电烛。”

[164]《华阳国志》:“锦江织锦濯其中则鲜明,他江则不好。”

[165]黄山,注见前。

[166]道源注:“《幽明录》:桂阳罗君章不属意学问,常昼寝,梦得一鸟,五色杂耀,不似人间物。梦中因取吞之,遂勤学读九经,以清才称。”〇以下自序。

[167]《礼记》:“儒有席上之珍以待聘。”

[168]《家语》:“蒯聩之乱,季羔逃之。走郭门,门者谓曰:‘彼有缺。’羔曰:‘君子不逾。’又曰:‘彼有窦。’羔曰:‘君子不窦。’”

[169]柳恽诗:“汀洲采白蘋。”ft


晋昌晚归马上赠

勇多侵路去,恨有碍灯还。
嗅自微微白[170],看成沓沓殷[171]
坐来疑物外[172],归去有帘间。
君问伤春句,千辞不可删。

[170]《楞严经》:“观鼻中气,出入如烟,烟相渐销,鼻息成白。”

[171]殷,乌闲切。

[172]来疑,一作“疑忘”。ft


哭虔州杨侍郎虞卿[173]

汉网疏仍漏[174],齐民困未苏。
如何大丞相,翻作弛刑徒[175]
中宪方外易[176],尹京终就拘[177]
本矜能弭谤,先议取非辜[178]
巧有凝脂密[179],功无一柱扶。
深知狱吏贵[180],几迫季冬诛[181]
叫帝青天阔[182],辞家白日晡。
流亡诚不吊[183],神理若为诬。
在昔恩知忝,诸生礼秩殊。
入韩非剑客[184],过赵受钳奴[185]
楚水招魂远,邙山卜宅孤[186]
甘心亲垤蚁[187],旋踵戮城狐[188]
阴骘今如此,天灾未可无。
莫凭牲玉请[189],便望救焦枯[190]

[173]《唐书》:“杨虞卿字师皋。太和中,牛僧孺、李宗闵辅政,引为给事中。七年,宗闵罢,李德裕知政事,出为常州刺史。八年,宗闵复入相,召为工部侍郎。九年,拜京兆尹。其年六月,京师讹言郑注为上合金丹,须小儿心肝,民间相告语,扃锁小儿甚密,街肆汹汹。上闻之不悦。注颇不自安,而雅与虞卿有怨,因约李训奏曰:‘语出虞卿家。’御史大夫李固言素嫉虞卿朋比,因传左端倪。上大怒,收虞卿下狱。于是子弟八人皆自系,挝鼓诉冤。诏虞卿还私第。翌日,贬虔州司马,再贬司户,卒于贬所。”

[174]《老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175]《汉书》:“西羌反,发三辅、中都官徒弛刑。”注:“弛,释也。若今徒解钳釱赭衣,置任输作也。”〇二语谓宗闵。

[176]《史记》:“商鞅多左建外易。”《索隐》:“左建,谓左道建立威权也;外易,在外革易君命。”〇此语谓固言。

[177]谓虞卿。

[178]二语谓郑注。

[179]《盐铁论》:“昔秦法繁于秋荼,而密于凝脂。”

[180]《周勃传》:“吾常将百万军,安知狱吏之贵也。”

[181]司马迁书:“今少卿抱不测之罪,涉旬月,迫季冬。”注:“迫季冬,言将刑也。”

[182]《甘泉赋》:“选巫咸兮叫帝阍。”

[183]《左传》:“哀公诔孔子曰:‘昊天不吊,不慭遗一老。’”

[184]《史记》:“严仲子与韩相侠累有郄,告聂政。政仗剑至韩,直入上阶,刺杀侠累。”

[185]《史记》:“豫让事智伯,甚尊宠之。赵襄子灭智伯,让乃变姓名,为刑人,入宫涂厕中,欲刺襄子。”钳奴,刑人也。《汉书》:“季布匿濮阳周氏,周氏乃髠钳布置广柳车中。”〇言念其恩知,欲报以聂政、豫让之事。

[186]《十道志》:“邙山在洛阳北十里。”杨佺期《洛城记》:“邙山,古今东洛九原之地也。”

[187]《说文》:“垤,蚁封也。”《岭南异物志》:“蚁封者,蚁子聚土为台也。”

[188]原注:“是冬,舒、李伏易。”〇《晋·谢鲲传》:“刘隗诚始祸,然城狐社鼠。”《通鉴》:“秋七月,李训召舒元舆为右司郎中兼侍御史知杂,鞫杨虞卿狱。九月,元舆、训并同平章事。十月,有甘露之变,元舆训俱族诛。”

[189]《诗》:“靡神不举,靡爱斯牲。圭璧既卒,宁莫我听。”

[190]《唐书》:“开成二年旱,自四月至七月不雨。”ft


寄太原卢司空三十韵[191]

隋舰临淮甸[192],唐旗出井陉[193]
断鳌搘四柱[194],卓马济三灵[195]
祖业隆盘古,孙谋复大庭[196]
从来师俊杰,可以焕丹青[197]
旧族开东岳[198],雄图奋北溟[199]
邪同獬廌触[200],乐伴凤凰听[201]
酣战仍挥日[202],降妖亦斗霆[203]
将军功不伐,叔舅德惟馨[204]
鸡塞谁生事[205],狼烟不暂停[206]
拟填沧海鸟[207],敢竞太阳萤[208]
内草才传诏,前茅已勒铭[209]
那劳《出师表》,尽入《大荒经》[210]
德水萦长带[211],阴山绕画屏[212]
只忧非綮肯,未觉有膻腥。
保佐资冲漠,扶持在杳冥。
乃心防暗室,华发称明廷[213]
按甲神初静,挥戈思欲醒。
羲之当妙选[214],孝若近归宁[215]
月色来侵幌,诗成有转棂[216]
罗含黄菊宅,柳恽白蘋汀[217]
神物龟酬孔[218],仙才鹤姓丁[219]
西山童子药[220],南极老人星[221]
自顷徒窥管[222],于今愧挈瓶[223]
何由叨末席,还得叩玄扃。
庄叟虚悲雁[224],终童漫识鼮[225]
幕中虽策画,剑外且伶俜[226]
俣俣行忘止[227],鳏鳏卧不瞑。
身应瘠于鲁[228],泪欲溢为荥[229]
禹贡思金鼎[230],尧图忆土铏[231]
公乎来入相,王欲驾云亭[232]

[191]《唐书》:“卢钧字子和,系出范阳,徙京兆蓝田。举进士第。太和中,累迁给事中。开成元年冬,擢岭南节度使,时称廉洁。会昌初,迁山南东道节度使。四年,诛刘稹,以钧领昭义节度使,检校兵部尚书。宣宗即位,改吏部尚书,授宣武节度使,加检校司空。四年,入为太子太师。六年,充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九年,召为左仆射。十一年九月,拜同平章事,充山南西道节度使。懿宗初,以太保致仕,卒年八十七。”

[192]《隋书》:“大业二年八月,帝幸江都,舳舻相接二百里。”

[193]《唐书》:“井陉县属镇州。”又:“获鹿县有故井陉关,一名土门关。”《括地志》:“井陉故关在并州石艾县。陉东十八里即井陉口也。”柳芳《唐历》:“大业十三年,高祖为太原留守,起义兵。明年四月,受隋禅。”

[194]《列子》:“断鳌足以立四极。”

[195]道源注:“卓马,犹云立马也。《真诰》:‘卓灵虚之骏。’”

[196]《庄子》:“昔容成氏、大庭氏结绳而用之。若此时,则至治也。”《古史考》:“大庭氏,姜姓,以火德王,号曰炎帝。”

[197]《汉·苏武传》:“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

[198]《唐书·世系表》:“卢氏出自姜姓,食采于卢,济北卢县是也,其后因以为氏。”

[199]《庄子》:“北溟有鱼,其名为鲲。”

[200]《唐书》:“钧迁监察御史,争宋申锡知名。”

[201]《汉·律历志》:“黄帝取竹嶰谷,制十二筩以听凤鸣,其雄鸣为六,雌鸣亦六。”

[202]《淮南子》:“鲁阳公与韩酣战,日暮,援戈麾之,日反三舍。”

[203]《北齐书》:“神武尝阅马于北牧,道逢暴雨,大雷电震地。前有浮图一所,神武令薛孤延视之,孤延乃驰马按矟直前。未至三十步,震烧浮图。孤延唱杀,绕浮图走,火遂灭。孤延还,眉须及马鬃尾皆焦。神武叹其勇决,曰:‘薛孤延乃能与霹雳斗!’”

[204]《礼记》:“天子同姓谓之叔父,异姓谓之叔舅。”《白帖》:“长曰伯舅,少曰叔舅。”

[205]《后汉书》:“窦宪将万骑出朔方鸡鹿塞。”

[206]《酉阳杂俎》:“狼粪烟直上,烽火用之。”

[207]用精卫事,见上卷。

[208]道源注:“《易略例》:‘萤磷争耀于太阳。’”

[209]《左传》:“前茅虑无。”注:“军行前有斥堠蹹伏,备虑有无。茅,明也。或曰:时楚以茅为旌识。”勒铭,用班固事。

[210]《山海经》有《大荒东》、《西》、《南》、《北》、《中经》。

[211]《汉·郊祀志》:“秦文公获黑龙,此水德之瑞。于是更名河曰德水。”《功臣表》:“黄河如带。”

[212]《秦本纪》:“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徐广曰:“阴山在五原北。”《通典》:“阴山唐为安北都护府。”

[213]《唐书》:“钧宿齿,数外迁,而后来者多至宰相。”

[214]原注:“小弟羲叟早蒙眷以嘉姻。”

[215]原注:“三十五丈明府高科来归膝下。”〇《晋书》:“夏侯湛字孝若,官散骑常侍,卒。潘岳称其文非徒温雅,乃别是孝弟之性。”

[216]棂,窗棂也。

[217]注俱见上卷。

[218]《会稽后贤传》:“孔愉字敬康,尝至吴兴县馀不亭,见人笼龟于路,愉求买,放之溪中。龟行至水,反顾愉。及封,此亭侯铸印,龟首回屈,三铸不正,有似昔龟之顾。愉悟,乃取而佩焉。”《唐书》:“太和四年,钧封范阳郡开国公。”

[219]丁令威事,见上卷。《尚书故实》:“卢元公钧奉道,暇日,与宾友话言,必及神仙之事。”

[220]魏文帝诗:“西山一何高,高高殊无极。上有两仙童,不饮亦不食。与我一丸药,光曜有五色。服药四五日,身轻生羽翼。”道源注:“《拾遗记》:相州栖霞谷,昔有桥、顺二子于此得仙,服飞龙一丸,十年不饥,故魏文帝诗云云。”[1]ft

[1]按,道源注引,今《拾遗记》未见,见《述异记》。

[221]《隋·天文志》:“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极,常以秋分之旦见于丙,春分之夕没于丁。见则治平,主寿昌。”

[222]注见前。

[223]《左传》:“虽有挈瓶之智,守不假器。”注:“挈瓶汲者喻小智。”

[224]《庄子》:“庄子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令竖子杀一雁而烹之。竖子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

[225]注见前。

[226]俜,一作“聘”。

[227]《诗》:“硕人俣俣。”

[228]道源注:“《左传》:‘何必齐鲁以肥杞。’”

[229]《禹贡》:“导沇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

[230]《左传》:“夏之方有德也,贡金九牧,铸鼎象物。”

[231]《史记》:“尧舜饭土簋,啜土硎。”注:“瓦器也。”

[232]《史记》:“黄帝封太山,禅亭亭;颛顼封太山,禅云云。”ft

钱龙惕笺:钧为北都留守,义山时在东川,作此寄之。“隋舰临淮甸”以下,因太原为高祖兴王之地,故特述之,美其功著丹青而承家世之盛也。“酣战仍挥日”以下,序其为镇将之功也。武宗讨刘稹,以钧宽厚得众,诏节度昭义军。令乘驿往。钧次高平,稹将白惟信献款。俄而遣潞卒戍代北,卒饮醉为乱,钧选牙兵尽斩之于太平驿。及镇河东,奏韦宙为副使,禁唐民侵掠虏境,杂虏遂安。“那劳《出师表》,尽入《大荒经》”,盖以诸葛比之也。“羲之当妙选”以下,叙姻娅之谊,以及寄诗之情也。钧别墅在城南,晚岁被召,谢病遨游,故有“黄菊”、“白蘋”之句。其再为司空,年逾大耋,故有“西山”、“南极”之祝也。钧累朝耆硕,公望所归,故终愿其入相而告成功于封禅也。


安平公诗[233]

丈人博陵王名家[234],怜我总角称才华。
华州留语晓至暮[235],高声喝吏放两衙。
明朝骑马出城外,送我习业南山阿。
仲子延岳年十六[236],面如白玉欹乌纱。
其弟炳章犹两丱[237],瑶林琼树含奇花。
陈留阮家诸侄秀[238],逦迤出拜何骈罗。
府中从事杜与李[239],麟角虎翅相过摩[240]
清词孤韵有歌响,击触钟磬鸣环珂。
三月石堤冻销释,东风开花满阳坡[241]
时禽得伴戏新木,其声尖咽如鸣梭。
公时载酒领从事,踊跃鞍马来相过。
仰看楼殿撮清汉,坐视世界如恒沙[242]
面热脚掉互登陟,青云表柱白云崖。
一百八句在贝叶[243],三十三天长雨花[244]
长者子来辄献盖[245],辟支佛去空留靴[246]
公时受诏镇东鲁[247],遣我草诏随车牙[248]
顾我下笔即千字,疑我读书倾五车[249]
呜嘑大贤苦不寿[250],时世方士无灵砂[251]
五月至止六月病,遽颓泰山惊逝波[252]
明年徒步吊京国,宅破子毁哀如何[253]
西风冲户卷素帐,隙光斜照旧燕窠。
古人常叹知已少,况我沦贱艰虞多。
如公之德世一二,岂得无涙如黄河[254]
沥胆咒愿天有眼[255],君子之泽方滂沱。

[233]原注:“故赠尚书讳氏。”〇崔戎也。注见中卷。

[234]《旧唐书》:“戎高伯祖玄暐,神龙初有大功,封博陵郡王。”

[235]戎拜给事中,驳奏为当时所称。太和七年七月,改华州刺史。

[236]延,一作“廷”。〇延岳,或云崔雍也。按《唐书》,雍字顺中。

[237]炳章,崔衮也。

[238]一作“璠玙并列诸姓秀”。〇《晋书》:“阮籍,陈留尉氏人也。父瑀,魏丞相掾,子浑、侄咸、咸子瞻、瞻弟孚、咸从子修、孚族弟放、放弟裕皆知名。”《唐书·世系表》:“戎侄有庾、序、福、裕、(原)〔厚〕、朗诸人。”

[239]杜胜、李潘,见中卷。

[240]麟角、虎翅,注俱见前。

[241]阳坡,坡之向日者。杜甫诗:“阳坡可种瓜。”

[242]《水经注》:“康泰《扶南传》曰:恒水之源,出昆仑山中,有五大源,诸水分流皆由此。枝扈大江出山西北,流东南,注大海。枝扈黎即恒水也。故《西域志》有恒曲之目。”《楞严经》:“恒河从阿耨达池师子口流出,周围四十里,其中沙细如麺,亦云金沙河也。”《维摩经》:“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轮着右掌中,掷过恒沙世界之外。”

[243]道源注:“《楞伽经》有不生句生句等一百八句。佛言大慧是百八句。先佛所说,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应当修学。”贝叶,注见上卷。

[244]道源注:“三十三天,欲天也。天主曰忉利,居须弥山顶。四方各八,独帝释忉利居中。《楞严经》:‘世尊座天雨百宝莲花,青黄赤白,间杂纷糅。’”

[245]道源注:“《维摩经》:‘毘耶离城有长者子,名曰宝积。与五百长者子俱持七宝盖来诣佛所。佛之威力,令诸宝盖合成一盖,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而此世界广长之相悉于中现。’”

[246]道源注:“《释氏要览》:‘辟支,梵云辟勒支底迦,唐言独行,此有二,谓部行,麟喻也。’《水经注》:‘于阗国城一十五里有利刹寺,中有石靴,石上有足迹,彼俗言是辟支佛迹。’《酉阳杂俎》:‘于阗国赞摩寺有辟支佛靴,非皮非彩,岁久不烂。’”

[247]《旧唐书》:“太和八年三月丙子,戎迁兖海沂密都团练观察等使。华民恋惜遮道,至有解靴断395-1者。”

[248]诏,疑作“奏”。〇道源注:“建牙旗于车前,故曰车牙。”

[249]《庄子》:“惠子多方,其书五车。”

[250]嘑,“呼”同。

[251]《本草》有太清服炼灵砂法。

[252]《旧唐书》:“戎理兖一年,太和八年五月卒。”《新书》:“年五十五。”按《旧纪》“戎以八年六月卒”,与此诗合,本传误。

[253]子毁是哀毁之毁。有谓戎子雍赐死宣州者,非也。雍赐死在咸通九年。

[254]《世说》:“顾长康哭桓宣武,声如震雷破山,泪如倾河注海。”

[255]《楞严经》:“时心怀欢喜,谓得天眼。”ft


赤壁[256]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256]此诗见《杜牧集》。〇以下四首一本阙。ft


垂柳

垂柳碧鬅茸[257],楼昏雨带容。
思量成夜梦,束久废春慵。
梳洗凭张敞[258],乘骑笑稚恭[259]
碧虚随辅笠,红烛近高舂[260]
怨目明秋水[261],愁眉淡远峰[262]
小阑花尽蝶,静院醉醒蛩[263]
旧作琴台凤[264],今为药店龙[265]
宝奁抛掷久,一任景阳钟[266]

[257]鬅,一作“髯”。

[258]注见上卷。

[259]《晋书》:“庾翼字稚恭。”《世说》:“庾小征西尝出未还,妇母阮与女上安陵城楼。俄顷翼归,阮语女:‘闻庾郎能骑,我何由得见?’妇告翼,翼便于道盘马,始两转,坠马堕地,意气自若。”

[260]《淮南子》:“日至于虞渊,是谓高舂;至于连石,是谓下舂。”

[261]即秋眸也。见中卷。

[262]《西京杂记》:“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

[263]醒,疑作“闻”。

[264]《益部耆旧传》:“相如宅在少城中笮桥下,百许步有琴台在焉。”相如《琴歌》:“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

[265]《乐府·(独)〔读〕曲歌》:“自从别郎后,卧宿头不举。飞龙落药店,骨出则为汝。”李贺诗:“骨出似飞龙。”

[266]注见上卷。ft


清夜怨

含泪坐春宵,闻君欲度辽。
绿池荷叶嫩,红砌杏花娇。
曙月当窗满,征云出塞遥。
画楼终日闭,清管为谁调。


定子[267]

檀槽一抹《广陵春》[268],定子初开睡脸新。
却笑吃虚隋炀帝[269],破家亡国为何人。

[267]此诗亦见《杜牧外集》,题作《隋苑》,注一云:“定子,牛相小青。”

[268]《谭宾录》:“开元中,有中官使蜀回,得琵琶以献,其槽逻皆桫檀为之,温润如玉,光耀可鉴。杨妃每抱是奏于梨园,音韵凄清,飘如云外。虢国以下竞为贵妃琵琶弟子。每受曲毕,皆广有进献。”

[269]去声。《韵会》收漾韵。〇《西溪丛语》:“《北里志》:刘泰娘门有樗树,赠诗云:‘寻常凡木最轻樗,今日寻樗桂不如。汉高新破咸阳后,莫使奔波遂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