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列御寇

列御寇·第六节

  孔子曰:“凡人心险于山川(1),难于知天(2)。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3),人者厚貌深情(4)。故有貌愿而益(5),有长若不肖(6),有慎懁而达(7)。有坚而漫(8),有缓而飦(9)。故其就义若渴者(10),其去义若热(11)。故君子远使之而观其忠(12),近使之而观其敬(13),烦使之而观其能(14),卒然问焉而观其知(15),急与之期而观其信(16),委之以财而观其仁(17),告之以危而观其节(18),醉之以酒而观其则(19),杂之以处而观其色(20)。九征至(21)。不肖人得矣(22)。”

【注释】

  (1)险:阴险,险恶。
  (2)知:认识,了解。天:自然界及其规律。
  (3)天:自然界,旦暮,早晚。期:限定的时间。
  (4)厚貌深情:貌虽忠厚而其情深藏难测。
  (5)愿:谨愿,指谦虚谨慎,端庄老实。益:通溢,骄溢自满。
  (6)长(cháng):善,指有良好的才智,一说指优良的品德。不肖:指没才智。
  (7)慎:一作顺,温顺,柔顺。懁(xuān):性急,急躁。达:通达。
  (8)坚:坚强。缦:濡缓,涣散,软弱。
  (9)缓:和缓。釬(hàn):通悍,急。
  (10)就义:趋义,追求正义。若渴:如饥似渴,甚急。
  (11)去义:逃避正义,抛弃正义。若热:如逃避热火一样快。
  (12)远使之:派到远处去做事。观:考察。忠:忠贞,不二。
  (13)近使之:派在身边做事。敬:恭敬不怠。
  (14)烦:烦杂,复杂。能:治乱的能力,不乱。
  (15)卒(cù):通猝,突然。知:通智,此处指清醒与否。
  (16)急:急迫,紧迫,期:约。信:信用,指不背信弃义。
  (17)委,委托。财:钱财。仁:仁德,不贪。
  (18)危:危急,危险。节:节操。
  (19)则:一作侧,仪则,规则,规矩,指不失。
  (20)杂:混杂。色:面色不慌。
  (21)征:征验,检验。至:做到。
  (22)不肖人:指内外终始不如一的人。得:得到。

【译文】

  孔子说:“人心比山川险恶,比知天困难;天还有春夏秋冬早晚时间的限定,人却容貌敦厚而性情深沉。所以有的外貌谨慎而思想骄溢,有的外表善长而内心愚蠢,有的外貌温顺而内心暴躁,有的外表坚强而内心濡缓,有的外表和缓而内心急躁。所以他就义如饥渴,弃义又如避热。所以君子让他到远处做事考验他的忠诚,让他在近处做事考验他的恭敬,给他烦杂的任务考验他的能力,向他突然提出问题考验他的心智,把钱财委托他考验他的清廉,告诉他危险考验他的节操。让他酒醉看他的仪则,混杂相处而看他的面色。九种征验做到,不肖的人就可看得出来了。”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