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列御寇

列御寇·第三节

  庄子曰:“知道易(1),勿言难(2)。知而不言,所以之天也(3);知而言之,所以之人也;古之人天而不人(4)。”朱评曼学屠龙于支离益(5),单干金之家(6),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7)。圣人以必不必(8)故无兵(9);众人以不必必之(10),故多兵;顺于兵(11),故行有求(12)。兵,恃之则亡(13)。小夫之知(14),不离苞直竿犊(15)。敝精神乎蹇浅(16),而欲兼济道物(17),太一形虚(18)。若是者,迷惑于宇宙,形累不知太初(19)。彼至人者,归精神乎无始(20),而甘冥乎无何有之乡(21)。水流乎无形(22),发泄乎太清(23)。悲哉乎汝为(24),知在毫毛(25),而不知大宁(26)

【注释】

  (1)知:认识。
  (2)勿言难:默不作声而成之者困难。
  (3)之:向,往。之天:合于自然。
  (4)古之人:古时的至人、真人、圣人。天:天道自然。不人:不合人为。
  (5)朱泙(pēng)漫:人名。支离益:人名,复姓支离,名益。屠龙:喻为道。
  (6)单:借为殚,尽。家,指家产。
  (7)技:技术。巧:技巧。
  (8)必不必:必可用而不用。
  (9)兵:争。无兵:无事。
  (10)不必必之:不必可用而必用它。
  (11)顺:顺从,曲从。
  (12)行,行为。求:贪求。
  (13)恃:依靠。亡:亡失,不得,作丧亡、灭亡解实误。
  (14)小夫:指匹夫,一般世俗之人,知:同智
  (15)苞直:债赠人鱼肉用茅苇叶包着。竿:通简。竿犊:简犊,古书。
  (16)敝:消耗。蹇浅:浅陋,短浅。
  (17)兼:兼而有之。济:成。兼济道物:成道又成物。
  (18)太一形虚:指取形和虚而一贯,大一,一贯。
  (19)太初:指道的本体。
  (20)归:复,回。无始:万物还没产生的时代。
  (21)甘冥:甜睡,冥,通瞑,眠,无何有之乡:指虚无的境界,《逍遥游》有“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
  (22)水流:以水比喻道。水流乎无形:指水流是无所不到的。
  (23)太清:太虚清静无为的自然之道。
  (24)汝:指列子。旧注将“汝为”断在下句实误。
  (25)知:通智。毫毛:指小事。
  (26)大宁:大的宁静的境界。

【译文】

  庄子说:“认识道容易,默不作声而成道困难,认识道而默不作声,才合于自然;认识道而说出来,这是合于人为。古时候的至人合于天道自然而下合于人道人为。”朱泙漫跟支离益学屠龙,花尽了千金的家产,三年学成技术却无处使用这种技巧。圣人以必可用而不去用,所以没有争端;一般人以不必用而必去用它,所以引起许多纷争;顺从于争端,所以行为有贪求。面对纷争,依靠它就会什么也得不到。世人的智慧,离不开苞直简犊,把精神消耗短浅的小事上,而想成道又成物,一贯形虚。象这样,会为宇宙所迷惑,为形体劳累而不知道的本体。那种至人,把精神归属于万物没产生之前,而甜睡于虚无的境地。水流于无形,发泄于太虚清静的自然。可悲啊列子所为,把智慧放在毫毛的小事上,而不知道大的宁静的境界。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