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秋水

秋水·第四节

  河伯曰:“然则我何为乎?何不为乎?吾辞受趣舍(1),吾终奈何?”北海若曰:“以道观之,何贵何贱,是谓反衍(2);无拘而志(3),与大道蹇(4)。何少何多,是谓谢施(5);无一而行(6),与道参差(7)。严乎若国之有君,其无私德(8);繇繇乎若祭之有社,其无私福(9);泛泛乎其若四方无穷,其无所珍域(10);兼怀万物(11),其孰承翼(12)?是谓无方(13)。万物一齐,孰短孰长?
  道无终始,物有死生,不恃其成(14)一虚一满,不位乎其形(15)。年不可举(16),时不可止,消息盈虚(17),终则有始。是所以语大义之方(18),论万物之理也。物之生也,若骤若驰。(19),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20)。何为乎?何不为乎?夫固将自化(21)。”河伯曰:“然则何贵于道也(22)?”北海若曰:“知道者必达于理,达于理者必明于权(23),明于权者不以物害己。至德者火弗能热,水弗能溺,寒署弗能害,禽兽弗能贼;非谓其薄之也(24),言察平安危,宁于祸福(25),谨于去就(26),莫之能害也。故曰:天在内,人在外,德在乎天(27);知天人之行,本乎天,位乎得(28)■而屈申(29),反要而语极(30)。”曰:“何谓天?何谓人?”北海若曰:“牛(,) 马四足,是谓天;落马首(31),穿牛鼻,是谓人。故曰:无以人灭天,无以故灭命(32),无以得殉名(33),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34)。”

【注释】

  (1)辞受趣舍:指人的出处进迟等行为。辞,推辞,辞让;趣,进行。
  (2)反衍:反复衍化,不是凝固不变,如贵贱之间的反复转化即是。
  (3)而:同尔,你。无拘而志:不要用传统成见拘束你的心志。
  (4)蹇(juǎn):阻隔、险难之意。
  (5)谢施:新陈代谢,交互为用之意。意为多由少积成,可以转化为少,少积累而成多,由少变多,都是不断变化的。
  (6)无一而行,不要拘执于一得之见去行。
  (7)与道参差:与大道不统一、下一致之意。参差,长短不齐。
  (8)严乎:庄重威严啊。意为得道者庄重威严,象国君一样,对谁都没有私恩相加。
  (9)繇繇(r6u):同悠悠,悠闲自得的样子。社:社稷神。意为得道者悠闲自得,象受祭的社神一样,对谁都不私与福佑。
  (10)泛泛:水流漫溢的样子,形容无所不在。珍(zhěn)域:边界、界限。
  (11)怀:包容、容纳。
  (12)承翼:承受庇护。言得道者包容一切,而不使谁特别承受庇护。
  (13)无方:没有固定方向,也就是不偏向任何方面。
  (14)不恃其成:物之成不足以依赖。因物之死生成毁都处于运动转化之中,不是固定不变的。
  (15)位乎:处于。这句的意思是,言事物时而空虚,时而盈满,不是总处于原来的状态。
  (16)年不可举:年岁是不能给予的,言人之寿命有定。举作与。举亦可作存胃讲,理解为岁月不能留存亦通.
  (17)消息盈虚:消亡、生息、盈满、空虚,指万物循环住复、变化日新的不断转化过程。
  (18)大义之方:大道之方向。
  (19)骤、驰:车马快速奔跑之意,比喻物生息变化之疾速。
  (20)移:推移、运动。
  (21)自化:按自性生息变化。意为什么是该作的,什么是不该作的,任其自然吧,物自会按自性生息变化的。
  (22)何贵于道:道有何可贵之处呢。
  (23)权:权变。这句意思是,根据变化了的情况,用道理加以权衡处置,而不执一不通。
  (24)薄之:迫近它、触犯它。
  (25)察乎安危:对安危能明察。指知其不可免,不可逃,故处之泰然。宁于祸福:至德之人深知祸福穷通变化不定,不执着,而与变化同一,故不管祸福、穷通皆能安处。
  (26)去就:进退去留。
  (27)德在于夭:高尚之德行在于与天性合一。
  (28)位乎得:处在其所应得的地位上。
  (29)■而屈伸:或进退或屈伸,随时迁变,不是固定不移的。■(zhizhú),进退不定的样子。
  (30)反要而语极:返归道之枢要而讲出道之精粹和极致。
  (31)落马首:给马首带上笼头。落,同络,马笼头。
  (32)故:造作,指不管物之本性而随意急妄作。如穿牛鼻、络马首虽是人为,却还合乎物之天性;如果穿马鼻、络牛首便是任意妄为了。命:指天理,也就是物性所具自然之理。
  (33)得:作德,指得道后表现为与自性同一的品德。殉:求。不要牺牲品德去求得好名声。
  (34)反其真,复归人的本性、自性。

【译文】

  河神说:“既然如此,那么我该作什么?不该作什么?我之出处进退以何为准则?我究竟应该怎么办呢?”海神说:“从道来观察,什么贵呀贱呀,都是说的反复转化过程;不要用传统成见去束缚你的心志,使其与大道相阻隔。什么少呀多呀,是说的新陈代谢交互为用的过程;不要拘执一得之见去行,而与大道不相一致,庄重威严象国君一样,对谁都没有私恩相加;悠闲自得象受祭的社神一样,对谁都不私加福佑;如同水流漫溢四方没有尽头一样,它是无所不在没有边界的。对万物兼容并包,岂有谁承受特殊庇护?这就是不偏向任何方面。万物原本是齐一的,谁为短谁为长呢?大道是无始无终的,而万物有死有生,但其生成不是固定不变,故不足以依赖。空虚盈满时时转化,不是总处于原来状态。岁月不能留存,时间不能停止。消亡生息,盈满空虚,终而复始运转不停。这就是讲说大道的方向,论述万物的道理。万物之生息,如同奔马般疾速。无一动不在变化,无一时不在推移。什么是该作的?什么是不该作的?都不要管,万物自会按自性生息变化。”河神说:“既然如此,那道还有何可贵之处呢?”海神说:“深明大道的人必能通达事理,通达事理的人必能通达权变,通达权变的人不会让外物损害自己。真正获得大道的人,火不能使他热,水不能使他陷溺,严寒酷暑不能使他受损伤,凶禽猛兽不能使他受残害。不是说至德的人迫近、触犯这些而不受害,是说他能明察安危,能看透祸福穷通之转化,而下喜不惊处之泰然;能谨慎对待进退去留,所以就没有什么外物能损害他。因此说:人的天性是在内的,社会环境对人的塑造影响是在外的,获得大道的人在于顺从于天。知道天性与人为两方面,以天性为根本,处于其所应得的位置上,或进退或屈伸,随时迁变而不执一,这便是返归大道之枢要而讲出了大道的极致、精粹。”河神说:“什么是天性?什么是人为?”海神说:“牛马长有四足,就是天性;给马带上笼头,给牛穿上鼻绳,就是人为。所以说:不要以人力来破坏天性,不要用造作来破坏物理,不要牺牲德行去谋求好名声,谨守天性不使失去,就是复归自性、本性。”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