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子·逍遥游

逍遥游·第十一节

  惠子谓庄子曰(1):“魏王贻我大瓠之种(2),我树之成而实五石(3),以盛水浆(4),其坚不能自举也(5);剖之以为瓢(6),则瓠落无所容(7)。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8)。”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9)。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10),世世以洴澼..为事(11)。客闻之,请买其方以百金(12)。
  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13),请与之(14)。’客得之(15),以说吴王(16)。越有难(17),吴王使之将(18),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19)。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洸,则用之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20),而忧其瓠落无所容(21)?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22)!”

【注释】

  (1)惠子:惠施,庄子的朋友,先秦名家学派的代表人物。惠施下面的一段话,借大瓢无用为喻,讥讽庄子的学说虽然意趣宏深,而不切实际。
  (2)魏王:指魏惠王,即梁惠王。魏都原居安邑,国号称魏,后迁到大梁,国号改梁,称梁惠王。惠为溢号。贻:赠送。瓠(hù):葫芦。种,种子。
  (3)树:种植。实:装,五石(dàn):五十斗。
  (4)盛:通成。
  (5)坚:硬度。
  (6)剖:破开。
  (7)瓤落:又作瓠落,大而平的样子。无所容:没有什么东西可装。
  (8)掊:砸破。
  (9)夫子,先生,拙:不善。
  (10)龟(jun),通皲,手足皮肤沾水或受冻而开裂。
  (11)世世:祖祖辈辈,世世代代。洴澼(píng pì):在水中漂洗。..(kuàng),通扩,絮衣服的新丝绵。
  (12)请:请求。方,不龟手的药方。
  (13)鬻技,出卖技术。
  (14)与之,卖给他。
  (15)之:它,不龟手的药方。
  (16)说(shuì),用话劝说。吴王:吴国的国王。
  (17)有难,发难,指军事进攻。
  (18)使之将(jiàng):派他率领军队。
  (19)裂地,割一块地方。封之,封赐给他。
  (20)虑,通掳,拴,结。大樽,腰舟。
  (21)忧:忧虑,瓠:借廓。
  (22)蓬:草名,其状拳曲不直。

【译文】

  惠施对庄子说:“魏惠王赠送我一个大葫芦的种子,我种植它而成长,结出的果实有能容纳五石粮食那样大,用来盛水,可它的坚固程度却不能自胜。把它切开制成瓢,则瓢底大而平浅,不能容纳什么东西。这个葫芦不是不大,而我因为它没有什么用处,便把它砸碎了。”
  庄子说:“先生,原来你不善于使用大的东西!宋国有一个人善于炮制不皱手的药物,祖祖辈辈在水中从事漂洗丝絮的劳动。一位客人听到了这件事,请求以百金购买他的药方。宋人把全家集合在一起,商量说:‘我家祖祖辈辈从事漂洗丝絮的劳动,所得到的钱很少,现在一旦卖出这个药方就可得到百金,让我们把药方卖给他吧。’客人买得药方,用它去游说吴国的国王。一次越国发难侵吴,吴王派这个人统帅大军,冬天和越军在水上作战,大败越军,于是得到割地的封赏。能不皲手的药方只有一个,有的用来博取封赏,有的仍然不能免于在水中漂洗丝絮的劳苦,这就是因为对药方的使用不同。现在你有五石容量的大葫芦,为什么不将它做成腰舟,拴在腰间,借以飘浮在江湖之上,反而愁它大大无物可容呢?可见先生的心窍还是被蓬草睹塞了吧!”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