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策·魏四

魏王与龙阳君共船而钓

  魏王与龙阳君共船而钓,龙阳君得十余鱼而涕下。王曰:“有所不安乎?如是,何不相告也?”对曰:“臣无敢不安也。”王曰:“然则何为涕出?”曰:“臣为王之所得鱼也。”王曰:“何谓也?”对曰:“臣之始得鱼也,臣甚喜,后得又益大,今臣直欲弃臣前之所得矣。今以臣凶恶,而得为王拂枕席。今臣爵至人君,走人于庭,辟人于途。四海之内,美人亦甚多矣,闻臣之得幸于王也,必褰裳而趋王。臣亦犹曩臣之前所得鱼也,臣亦将弃矣,臣安能无涕出乎?”魏王曰:“误!有是心也,何不相告也?”于是布令于四境之内曰:“有敢言美人者族。”

  由是观之,近习之人,其挚谄也固矣,其自纂繁也完矣。今由千里之外,欲进美人,所效者庸必得幸乎?假之得幸,庸必为我用乎?而近习之人相与怨,我见有祸,未见有福;见有怨,未见有德,非用知之术也。

【译文】

  魏王和龙阳君同在一条船上钓鱼,龙阳君钓了十多条鱼却哭了起来。魏王说:“你内心感到有些不安吗?既煞如此,何不告诉我呢?”

  龙阳君说:“臣下不敢不安。”

  魏玉说:“那么为什么流泪呢?”

  龙阳君说,“臣下为臣下钓的鱼流泪。”

  魏王说:“为什么这样说呢?”

  龙阳君回答说:“臣下刚钓到鱼的时候,臣下很高兴,后钓到的鱼更加大了,现在臣下简直就想抛弃先前所钓到的鱼。如今凭臣下这样丑陋,却能够为大王拂拭枕席。观在臣下的爵位竟达到了君,在朝廷上人们见了我要趋步而行,在道路上人们见了我要马上回避,四海之内美人多得很,听说臣下受到大王的宠幸,一定会提起衣裙奔肉大王。臣下也就像臣下先前所钓到的鱼一样,臣下也将被抛弃了,驻下怎能不流泪呢?”

  魏王说:“您错了!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因此魏王在国内发布号令说:“有敢再来谈论美人的灭他的全族。”

  由此来看,君王亲近惯了的人,他们讨好的语言在君王那里已经很牢固了,俺们自我遮掩巴结做得也很完善了。如今从千里之外要进献美人,进献者怎么会一定得到宠幸呢?假设美人真得到了君王宠幸,又怎么会一定被我利用呢?并且被君王亲近惯了的人之间互相怨恨,我只看到了祸,没看到福,看到怨恨,没看到美德,这并不是运用智慧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