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元史·列传

卷九十四

  ◎逆臣

  铁失者,当英宗即位之初,以翰林学士承旨、宣徽院使为太医院使。未逾月,特命领中都威卫指挥使。明年,改元至治,有珍珠燕服之赐。三月,特授光禄大夫、御史大夫,仍金虎符、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依前太医院使。英宗尝御鹿顶殿,谓铁失曰:“徽政虽隶太皇太后,朕视之与诸司同,凡簿书宜悉令御史检核。”既而又命领左右阿速卫。冬十月,英宗亲祀太庙,以中书左丞相拜住为亚献官,铁失为终献官。

  明年冬十月,江南行台御史大夫脱脱以疾请于朝,未得旨辄去职,铁失奏罢之,杖六十七,谪居云南。治书侍御史锁南,铁木迭儿之子也,罢为翰林侍讲学士,铁失奏复其职,英宗不允。十二月,铁失以御史大夫、忠翊亲军都指挥使、左右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太医院使,兼领广惠司事。

  英宗尝谓台臣曰:“朕深居九重,臣下奸贪,民生疾苦,岂能周知,故用卿等为耳目。曩者,铁木迭儿贪蠹无厌,汝等拱默不言,其人虽死,宜籍其家,以惩后也。”又明年正月,申命大夫铁失,振举台纲,诏谕中外。既而御史台请降旨开言路,英宗曰:“言路何尝不开,但卿等选人未当尔。朕知向所劾者,率因宿怨,罗织成狱,加之以罪,遂玷其人,终身不得伸。监察御史尝举八思吉思可任大事,未几以贪墨伏诛。若此者,言路选人当乎,否乎?”时铁木迭儿既死,罪恶日彰,英宗委任拜住为右丞相,振立纪纲,修举废坠,以进贤退不肖为急务。铁失以奸党不自安,潜蓄异图。

  秋八月癸亥,英宗自上都南还,驻跸南坡。是夕,铁失与知枢密院事也先铁木儿、大司农失秃儿、前中书平章政事赤斤铁木儿、前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完者、前治书侍御史锁南、铁失之弟宣徽使锁南、典瑞院使脱火赤、枢密副使阿散、佥书枢密院事章台、卫士秃满,及诸王按梯不花、孛罗、月鲁铁木儿、曲律不花、兀鲁思不花等,以铁失所领阿速卫兵为外应,杀右丞相拜住,而铁失直犯禁幄,手弑英宗于卧所。九月四日,晋王即位,铁失及其党皆伏诛。

  孛罗帖木儿,答失八都鲁之子也。从父讨贼,屡立战功,其语见父传。父既殁,孛罗帖木儿引兵退驻井陉口。至正十八年正月,命孛罗帖木儿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仍总领其父元管诸军。三月,击刘福通于卫辉,走之,进克濮州。四月,屯兵真定。六月,自武安由彭城邀截沙刘等,败之。九月,命统领诸军夹攻曹州。十月,遣参政匡福统苗军自西门入,孛罗帖木儿自北门入,四门并进,克复曹州,擒杀伪官武宰相、仇知院,获伪印信金牌等物。

  十九年二月,过代州,收山东溃将孟本周诸军。三月,诏孛罗帖木儿移兵至大同,置大都督兵农司,专督屯种,以孛罗帖木儿领之。当月领兵丰州、云内,与关先生战,关军奔溃。时有杨诚者,据蔚州,六月,诏遣平章月鲁不花、枢密同知八剌火者,督兵捕之,七月,围其城。俄有旨,命回兵。十一月,再命剿捕。二十年正月,孛罗帖木儿追诚至飞狐县东关,诚弃军遁,降其溃卒,回驻大同。二月,除中书平章政事。三月,命讨上都程思忠,兵次兴和,思忠奔溃。七月,击败田丰伪将王士诚于台州。诏总领一应达达、汉人诸军,便宜行事。八月,命守石岭关以北,察罕帖木儿守石岭关以南。九月,孛罗帖木儿欲得冀宁,遣兵自石岭关直趋围其城,三日,复退屯交城。十月,诏孛罗帖木儿守冀宁,遣保保、殷兴祖、高脱因倍道趋之,守者不纳。察罕帖木儿遣锁住、陈秉直以兵来争,孛罗帖木儿部将脱列伯战败之。二十一年正月,命平章答失帖木儿、参政七十往谕解之,孛罗帖木儿罢兵还镇。九月,命孛罗帖木儿于保定以东、河间以南屯田。二十二年二月,伪平章左李遣杨荣祖至大同降。三月,孛罗帖木儿遣裨将也速不花等招兵五万,戍大同。升孛罗帖木儿太尉、中书平章,位居第一。张良弼来受节制,李思齐遣兵攻良弼于武功,良弼伏兵大破之。

  二十三年十月,孛罗帖木儿复南侵扩廓帖木儿所守地,遂据真定。初,朝廷既黜御史大夫老的沙,安置东胜州,帝别遣宦官密谕孛罗帖木儿,令留军中。而皇太子累遣官索之,孛罗帖木儿匿不发。二十四年正月,孛罗帖木儿阴使人杀其叔父左丞亦只儿不花,佯为不知,往吊不哭。朝廷知其跋扈,又以匿老的沙事,三月辛卯,诏罢孛罗帖木儿兵权,四川安置。孛罗帖木儿杀使者,拒命,遣部将会秃坚帖木儿提兵犯阙,扬言索右丞相搠思监、资正院使朴不花二人。

  先是,朝廷立卫屯田,尝命中书右丞也先不花提督,与秃坚帖木儿分院之地相近,因扰及其亲里。构成嫌隙,也先不花乃谮秃坚帖木儿诋毁朝政,孛罗帖木儿与秃坚帖木儿相友善,且知其诬,遣人白其非罪。皇太子以孛罗帖木儿握兵跋扈,今乃与秃坚帖木儿交通,又匿不轨之臣,遂与丞相搠思监议,请诏削其官,分其兵授四川省丞相察罕不花领之。孛罗帖木儿谓非帝意,故不听命,举兵助秃坚帖木儿。

  四月壬寅,入居庸。乙巳,至清河列营,将犯阙。帝遣达达国师、蛮子院使往问故,乃命屏搠思监于岭北,窜朴不花于甘肃,实执送与之。庚戌,秃坚帖木儿自健德门入,见帝延春阁,恸哭请罪,帝赐宴慰勉,诏赦其罪。仍以孛罗帖木儿为太保、中书平章,兼知枢密院事,守御大同;以秃坚帖木儿为中书平章政事。辛亥,孛罗帖木儿还大同,皇太子恚怒不已,再征扩廓帖木儿兵,保障京师。五月,诏扩廓帖木儿总兵,调诸道军分讨大同。扩廓帖木儿自其父察罕帖木儿在时,与孛罗帖木儿连年相仇杀,朝廷累命官讲和,二军已还兵,各守其地。至是,扩廓帖木儿乃大发兵,诸道夹攻大同,调麾下锁住守护京师,兵不满万,以其部下青军杨同佥守居庸,扩廓帖木儿自将至太原,调督诸军。

  七月,孛罗帖木儿率兵,与秃坚帖木儿、老的沙等复犯阙,京师震骇。丙戌,皇太子亲统兵迎于清河,丞相也速、詹事不兰奚军于昌平。也速军士无斗志,青军杨同佥被杀于居庸,不兰奚战败走,皇太子亦驰入城。丁亥夜,锁住胁东宫官僚从太子出奔太原。戊子,孛罗帖木儿兵至,驻健德门外,欲追袭皇太子,老的沙力止之。三人入见帝宣文阁,泣拜诉冤,帝亦为之泣,乃赐宴。庚寅,就命孛罗帖木儿太保、中书左丞相,老的沙中书平章政事,秃坚帖木儿御史大夫。部属将士,布列台省,总揽国柄。八月壬寅,诏加孛罗帖木儿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太保、中书右丞相,节制天下军马。数月间,诛狎臣秃鲁帖木儿、波迪哇儿祃等,罢三宫不急造作,沙汰宦官,减省钱粮,禁西番僧人佛事。数遣使请皇太子还朝,使至太原,拘留不报。

  二十五年,皇太子在外,日夜谋除内难,承制调遣岭北、甘肃、辽阳、陕西及扩廓帖木儿等军,进讨孛罗帖木儿。孛罗帖木儿怒,出皇后于外,幽置百日。遣秃坚帖木儿率军讨上都附皇太子者,调也速南御扩廓帖木儿军。也速次良乡不进,而归永平,遣人西连太原,东连辽阳,军声大振。孛罗帖木儿患之,遣骁将姚伯颜不花统兵出御,至通州,河溢,营虹桥以待。也速出其不意,袭而破之,擒姚伯颜,杀之。孛罗帖木儿大恐,自将出通州,三日大雨而还。孛罗帖木儿先尝以自疑杀其将保安,既又失姚伯颜,郁郁不乐,乃日与老的沙饮宴,荒淫无度,酗酒杀人,喜怒不测,人皆畏忌。威顺王子和尚,受帝密旨,与徐士本谋,结勇士上都马、金那海、伯颜达儿、帖古思不花、火儿忽达、洪宝宝等,阴图刺之。七月乙酉,值秃坚帖木儿遣人来告上都之捷,孛罗帖木儿起入奏,行至延春阁李树下,伯颜达儿自众中奋出,斫孛罗帖木儿,中其脑,上都马及金那海等竞前斫死。老的沙伤额,趋出,得马,走其家,拥孛罗帖木儿母妻及其子天宝奴北遁。有旨令民间尽杀其部党。明日,遣使函孛罗帖木儿首级往太原,诏皇太子还朝。诸道兵闻诏,罢归。九月,皇太子朝京师。十二月,获秃坚帖木儿、老的沙,皆伏诛。

【译文】

  铁失在英宗即位之初,以翰林学士承旨、宣徽院使的头衔,任太医院使。不到一月,又特命领中都威卫指挥使。明年,至治元年(1321)皇帝赐他珍珠、燕服。三月,特授光禄大夫、御史大夫、金虎符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依前仍任太医院使。英宗曾到鹿顶殿,对铁失说:“徽政的事虽隶属太皇太后,但我把它与其他部门同等看待,以后,凡与此有关的簿书,应都由御史检核。”接着,又命铁失领左右阿速卫。冬十月,英宗亲自祭祀太庙,以中书左丞相拜住为亚献官,以铁失为终献官。

  至治二年冬十月,江南行台大夫脱脱因病向朝廷报告,但未得到皇帝旨意,便擅自离职。铁失奏请皇上罢免他的官职,杖六十七,贬居云南。治书侍御史琐南是铁木迭儿的儿子,曾被罢官而为侍讲学士,铁失奏请皇上恢复他的官职,皇上不允。十二月,铁失以御史大夫、忠翊亲军都指挥使、左右阿速卫亲军都指挥使、太医院使,兼领广惠司事。

  英宗曾对台臣说:“我深居皇宫,臣下奸贪,民生疾苦,怎能都知道。所以,我要以你们为耳目。过去,铁木迭儿贪得无厌,你们拱手不言,现在此人虽死,但我看还应没收他的家产,以惩后人。”三年正月,英宗宣布要大夫铁失,重振御史台纲纪,并诏告全国。接着,御史台请皇帝发出广开言路的诏书,英宗说:“过去不是言路不开,是你们选人不当。我所知道的,过去所弹劾的人,大都因为有宿怨,罗织罪状,投入监狱,把他们的声望搞臭,使他终身不得昭雪。监察御史曾推荐八思吉思可任大事,不久,却因贪图财利而被诛。照此看来,在言路上的人选是当呢还是不当呢?”时铁木迭儿已死,罪恶日明,英宗便委任拜住为右丞相,要求他振立纪纲,兴办好事,清除坏事,以进贤人退不肖之人为急务。铁失因为自己与奸党的关系,甚为不安,乃暗中图谋不轨。

  秋八月癸亥,英宗自上都南返,在南坡暂住,当晚铁失便与知枢密院事也先铁木儿、大司农失秃儿、前中书平章政事赤斤铁木儿、前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完者、前治书侍御史琐南、铁失之弟宣徽使琐南、典瑞院使脱火赤、枢密副使阿散、佥书枢密院事章台、卫士秃满及诸王按梯不花、孛罗、月鲁铁木儿、曲律不花、兀鲁思不花等合谋,由铁失所指挥的阿速卫兵为外应,杀右丞相拜住。铁失又直冲皇宫,杀英宗于卧室。九月四日晋王即位,铁失及其党都被杀。

  孛罗帖木儿,答失八都鲁的儿子,曾随父征讨反元义军,屡立战功,其父的传中有这方面的记载。父死,孛罗帖木儿便引兵退驻井陉口。至正十八年(1358)正月,命孛罗帖木儿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仍统率其父原来管辖的军队。三月,在卫辉赶走刘福通的军队,攻取濮州。四月,屯兵真定。六月,自武安由彭城阻击沙刘,获胜。九月,受命统诸军夹击曹州。十月,朝廷遣参政匡福统率苗军自西门而入,而孛罗帖木儿则自北门入,四门并进,攻下曹州,擒杀起义军官员武宰相、仇知院等,还获有印信、金牌等物。

  十九年二月,过代州,收编山东的败将孟本周的残部。三月,诏令孛罗帖木儿移兵大同,设立大都督兵农司,专门督促屯兵种粮之事,由孛罗帖木儿管领。同月,孛罗帖木儿领兵丰州、云内,与义军关先生作战,关军溃败。当时有个叫杨诚的人,据蔚州。六月,皇上诏遣平章月鲁不花、枢密同知八剌火者带兵往蔚州捕杨诚。七月,围蔚州。忽而皇上又传令立即回兵。十一月,又再命这些部队到蔚州捕杨诚。

  二十年正月,孛罗帖木儿追杨诚至飞狐县东关,诚弃军逃遁,便收降诚的败兵,回住大同。二月,任中书平章政事。三月,命讨伐上都的程思忠。兵到兴和,思忠逃窜。七月,在台州击败田丰部将王士诚。皇上诏令允孛罗帖木儿总领达达、汉人诸军,有权自行决定一切事务。八月,奉命守卫石岭关以北,察罕帖木儿则守卫石岭关以南。九月,孛罗帖木儿欲夺取冀宁,便遣兵由石岭关直趋冀宁,进行围攻。三月,又退驻交城。十月,皇上诏告孛罗帖木儿守冀宁,遣保保、殷兴祖、高脱因兼程到冀宁,孛罗帖木儿拒绝收容他们。察罕帖木儿遣锁住、陈秉直带兵来争夺冀宁,与孛罗帖木儿的部将脱列伯作战,打败脱列伯。

  二十一年正月,皇上命平章答失帖木儿、参政七十到冀宁劝解孛罗帖木儿与察罕帖木儿之争,孛罗帖木儿乃罢兵。九月,皇上又命孛罗帖木儿在保定以东、河间以南屯田。

  二十二年二月,反元义军平章左李派遣杨荣祖到大同向元朝投降。三月,孛罗帖木儿遣裨将也速不花等招兵五万守大同。朝廷升孛罗帖木儿为太尉、中书平章,位居第一。张良弼来受节制,李思齐攻良弼于武功,良弼以伏兵大破思齐兵。

  二十三年十月,孛罗帖木儿再次南侵扩廓帖木儿的守地,占据了真定。初,朝廷罢黜御史大夫老的沙,将他安置在东胜州。皇上又另遣宦官秘密地通知孛罗帖木儿,命他将老的沙留在军中。后来皇太子多次派人来索求老的沙,孛罗帖木儿藏匿不放。

  二十四年正月,孛罗帖木儿暗中使人杀其叔父左丞亦只儿不花,而自己却装着不知其事,去吊孝,却不哭,朝廷知其跋扈,又因为他藏老的沙的事,在三月二十七日下诏书罢免了孛罗帖木儿的兵权,安置于四川。孛罗帖木儿抗拒不从,杀死朝廷使臣,遣部将会同秃坚帖木儿带兵攻打京城,扬言要朝廷交出右丞相搠思监、资政院使朴不花二人。

  原先,朝廷立卫屯田,曾命中书右丞也先不花管领,与秃坚帖木儿分院之地相近,因侵扰了秃坚帖木儿的乡里,产生嫌隙,也先不花便暗中向朝廷报告说秃坚帖木儿攻击朝政。孛罗帖木儿与秃坚帖木儿是老相好,知道也先不花的话是诬陷,便派人向朝廷说明秃坚帖木儿无罪。这时皇太子早感到孛罗帖木儿跋扈,现在又与秃坚帖木儿相勾结,藏匿不轨之臣,于是与丞相搠思监商议,请皇上下诏书解除他的官职,将他的兵分出一部分交由四川省丞相察罕不花率领。孛罗帖木儿见诏后,认为这不是皇上自己的意思,拒绝听命,并发兵帮助秃坚帖木儿。

  四月九日,孛罗帖木儿进入居庸关。十二日,至清河扎营,行将进犯京师。皇帝遣达达国师、蛮子院使至清河问明兴兵进犯京师的理由,乃下令驱逐搠思监与朴不花两人于岭北和甘肃,这实际便是将两人执送于孛罗帖木儿。十七日,秃坚帖木儿自健德门入京,在延春阁会见皇帝,痛哭请罪,皇帝设宴慰勉,并下诏赦其无罪。并仍以孛罗帖木儿为太保、中书平章兼知枢密院事,守御大同;以秃坚帖木儿为平章政事。十八日孛罗帖木儿返大同,皇太子愤怒不已,再召回扩廓帖木儿兵,使保卫京师。

  五月,皇帝诏令扩廓帖木儿为总兵,并调各道之军分讨大同。扩廓帖木儿自其父察罕帖木儿在时,就与孛罗帖木儿连年仇杀,朝廷多次派人调解,两军才还兵各守其地。现在,扩廓帖木儿发兵与诸道兵夹攻大同,并调部下锁住守护京师。因兵不满万人,又以其部下青军杨同佥守居庸关。扩廓帖木儿自带兵至太原调督诸军。

  七月,孛罗帖木儿率兵与秃坚帖木儿及老的沙等进攻京师,京师震骇。二十五日,皇太子亲自带兵迎战于清河,丞相也速、詹事不兰奚带兵至昌平。因也速之兵士无斗志,青军杨同佥被杀于居庸,不兰奚败走,皇太子亦跑回城去了。二十六日夜,锁住迫胁东宫官僚随太子出奔太原,二十七日孛罗帖木儿兵至,驻健德门外,欲追袭皇太子,老的沙竭力制止。三人见顺帝于宣文阁,泣拜诉冤,顺帝也哭了,赐宴。二十九日任命孛罗帖木儿为太保、中书左丞相,老的沙为中书平章政事,秃坚帖木儿为御史大夫。部属将士,分布在台、省,总揽国家大权。

  八月一日,顺帝下诏加封孛罗帖木儿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太保、中书右丞相,节制天下兵马。数月间,杀佞臣秃鲁帖木儿、波迪哇儿..等,停止三宫不急需的建筑,淘汰宦官,减省钱粮,禁西番僧人佛事。还数次遣使请皇太子回朝,但当使者至太原后,太子反将使臣拘留起来。

  二十五年,皇太子在外,日夜谋除内乱,调遣岭北、甘肃、辽阳,陕西及扩廓帖木儿军,进讨孛罗帖木儿。孛罗帖木儿怒,将皇后逐出宫外,幽禁一百天。又派遣秃坚帖木儿率军征讨在上都的归附皇太子的人。调也速南御扩廓帖木儿军。也速到良乡后停止前进,回到永平,并派人西联太原、东联辽阳、军势大振。孛罗帖木儿担心也速强大,便派骁将姚伯颜不花带兵抵御。至通州,河涨水,便在虹桥扎大营,也速出其不意,袭击、打败伯颜,并擒而斩之。孛罗帖木儿大恐,自己带兵到通州,因连下三天大雨,只好返回京师。孛罗帖木儿先曾因自己多疑而杀自己的将领保安,现在又失去姚伯颜,便有些郁郁不乐,每日和老的沙饮宴,荒淫无度,酗酒杀人,喜怒无常,人皆畏之。威顺王的儿子和尚,受皇帝密旨,与徐士本合议,连结勇士上都马、金那海、伯颜达儿、帖古思不花、火儿忽达、洪宝宝等,阴谋行刺孛罗帖木儿。

  七月二十九日,当秃坚帖木儿派人来报告上都之捷,孛罗帖木儿便进宫向顺帝上奏,行到延春阁李树下时,伯颜达儿奋力斫中孛罗帖木儿的脑部,上都马及金那海等竞相前去斫死孛罗帖木儿,老的沙额部受伤逃出,乘马直奔孛罗帖木儿家,拥其母与妻及子天宝奴往北逃遁。顺帝又下令民间,尽杀孛罗帖木儿的部属。次日,遣使带孛罗帖木儿的首级前往太原,诏召皇太子回朝。诸道兵闻诏后罢归。九月,皇太子回京师。十二月,抓获秃坚帖木儿及老的沙,皆处死。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