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引·惜别

作者:贯云石

玉人泣别声渐杳,无语伤怀抱。寂寞武陵源,细雨连芳草,都被他带将春去了。


若还与他相见时,道个真传示。不是不修书,不是无才思,绕清江买不得天样纸。

注解

1.玉人:美人。
2.武陵源:晋陶渊明《桃花源记》述武陵郡渔人入桃花源,俨然世外,故后人又称桃花源为武陵源。指生活的理想世界,元衄中常代指男女风情之所。
3.传示:消息,音信。
4.清江:水名,一在湖北,即古夷水;一在江西,即流经新干、清江等地的那段赣江。也可泛指清澈的河流。

译文
美人伤别的哭泣声越来越远,渐渐听不见,我心中痛如刀绞,找不到抚慰的语言。昔日的武陵源如今凄凉一片,绿草上迷蒙着细雨绵绵,就这样整个儿地带走了我的春天!


假若回去与她相见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她我的信息。不是我不想写信,也不是我没有才情去写信,而是绕遍了清江却买不到像天一样大的纸来承载我对她的思念与情感。


赏析

      这是男女情人之间的一场揪心断肠的痛别。小令起首两句便擒住了“惜别”的题目:“玉人泣别声渐杳,无语伤怀抱。”“泣别”的是女方,男子在痛苦中只是“无语”。这其实已是送别结束、两相分手后的情景,以下三句就是诗人在这种处境中的感想。

      这是支描写男子叹惜与情人离别之苦的小曲。小曲妙在不是直抒别怀的苦味,而是采用“节制”的笔法来表达这种郁结的情感:先是虚拟与情人相见时告白自己的心迹,继则采用“否定”的口吻,委曲道来,极写自己的情致深长;接连四个“不”字,以盘马弯弓之笔法,故作吞吐顿挫之语气,不独将“我”的心迹抖落得酣畅淋漓,而且将曲中“情势”推到高潮,又为后一句设下悬念,使读者忍不住要弄个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绕清江买不得天样纸”句一出,便使人体味出那种表白中所隐含的深挚情感是何等的绵长而宽广。整支小曲句短情长,曲折深妙,似抑还扬,韵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