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玉郎带感皇恩采茶歌

作者:曾瑞

闺情
才郎远送秋江岸,斟别酒唱阳关,临歧无语空长叹,酒已阑,曲未残,人初散。月缺花残,枕剩衾寒,脸消香,眉蹙黛,髻松鬟。心长怀去后,信不寄平安。拆鸾凤,分莺燕,杳鱼雁。对遥山,倚阑干,当时无计锁雕鞍,去后思量悔应晚,别时容易见时五时。

闺中闻杜鹃
无情杜宇闲淘气,头直上耳根底,声声聒能人心碎。你怎知,我就里,愁无际?帘巾莫低垂,重门深闭。曲栏边,雕檐外,画楼西。把春酲唤起,将晓梦惊回。无明夜,闲聒噪,厮禁持。我几曾离这绣罗帏?没来由劝道我不如归。狂客江南正着迷,这声儿好去对俺那人啼。

注解

1.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南吕宫带过曲,由骂玉郎、感皇恩、采茶歌三支曲子组成,这三支曲都不能单独用作小令。 

2.才郎:女子对丈夫的尊称。 

3.“斟别酒”句:满斟着送别酒,低唱着阳关曲。阳关曲,送别的歌。王维《送元二使安西》“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阳关,故址在今甘肃敦煌县西南。《元和郡县志》说,因它在玉门关之南,所以叫“阳关”。

4.临歧:在岔路口,临近分别的时候。

5.酒已阑:酒已喝尽。阑:尽。 
6.月缺花残:圆月已缺,花已经残落。 
7.枕剩衾寒:指亲人已离去。 
8.眉蹙黛:指皱眉,喻发愁。 
9.髻松鬟:松开发髻。 
10.心长怀去后:心里常怀想着在他去了之后的生活。 
11.信不寄平安:收不到报平安的家信。

12.拆鸾凤、将鸾、凤拆散,喻夫妻分离。 
13.杳鱼雁:书信断绝。 
14.对遥山:面对着远处的山。 
15.倚阑干:依凭着栏干。 
16.“当时”句:当时没有办法将他的马系住。这是从柳永《定风波》:“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中脱胎出来的。

17.去后思量悔应晚:待他去后思量起来,后悔也晚了。

18.“别时”句:搬用李煜词《浪淘沙》:“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此用其句。

19.杜宇:又名杜鹃,又名子规。俗谓它的叫声象“不如归去”。其声哀怨,人不忍闻。故诗人多用它的啼声来寄托离愁别恨。张炎《高阳台》:“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杜鹃。” 闲淘气:犹言空烦恼;惹烦恼。

20.就里:内心,内幕。纪君祥《赵氏孤儿》四:“那屠岸贾将我的孩儿十分见喜他岂知就里的事。“

21.醒:酒后困倦的样子。

22.厮禁持:相纠缠。相折磨,作弄人。

23.狂客:这里指外出的丈夫。

译文

       远送丈夫到秋江岸,满斟着送别酒,低唱着阳关曲。在分别的分岔路口,没有话语只有叹息声,酒已喝尽,曲子还没结束,人要散了。圆月已缺,花已经残落,亲人已经离去,脸上失去了光彩,皱眉发愁,发髻松开。心里常怀想着在他去了之后的生活,收不到报平安的家信。拆开了鸾与凤,分开了莺与燕,书信断绝。面对着远处的山,依凭着栏干,当时没有办法将他的马系住,待他去后思量起来,后悔也晚了,分别的容易,相见就难了。

      

      无情的杜鹃惹人烦恼,讨厌的叫声从头上直进入耳根底,每一声都聒噪得人心破碎。你怎么知道我的心里那无边无际的愁绪?画楼中帷幕低低垂下,屋内的门紧紧地关着。你在画楼西面曲折隐逸的栏杆处,雕饰繁杂的飞檐上不停啼鸣。惊醒了我的好梦。你不分白天黑夜地啼鸣作弄人。我从没有离开过画楼,没理由叫我“不如归”。狂客却远在江南,乐不知返,你这样的叫声应该对着我的那个人去啼鸣

赏析

闺情

      这首小令描写了思妇的微妙复杂的思夫之情。全曲先是细腻地描绘了女子与爱人江岸惜别难割难舍,后又多方面描摹她思念情人的种种心态。而丈夫不在身边,也懒于梳洗打扮。脸也不搽香粉,眉是长愁锁,头发也不再光洁整齐,将女子思夫的深情表达得淋漓酣畅。


闺中闻杜鹃

      这首曲子因杜鹃的啼鸣惊醒了女子的好梦而咒骂它。自己孤独地呆在帘幕绣帏之中,而“狂客”(外出的丈夫)却远在江南,乐不知返。着重写思妇对杜鹃啼声的心理感受,把她那种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情表达得十分真切细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