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幼学琼林·卷三

宫室

  洪荒之世,野处穴居;有巢以后,上栋下宇。

  竹苞松茂,谓制度之得宜;鸟革翚飞,谓创造之尽善。

  朝廷曰紫宸,禁门曰青琐。

  宰相职掌丝纶,内居黄阁;百官具陈章疏,敷奏丹墀。

  木天署学士所居,紫薇省中书所莅。

  金马、玉堂,翰林院宇;柏台、乌府,御史衙门。

  布政司称为藩府,按察司系是臬司。

  潘岳种桃于满县,人称花县;子贱鸣琴以治邑,故曰琴堂。

  谭府是仕宦之家,衡门乃隐逸之宅。

  贺人有喜,曰门阑蔼瑞;谢人过访,曰蓬荜生辉。

  美奂美轮,礼称屋宇之高华;肯构肯堂,书言父子之同志。

  土木方兴,曰经始;创造已毕,曰落成。

  楼高可以摘星,屋小仅堪容膝。

  寇莱公庭除之外,只可栽花;李文靖厅事之前,仅容旋马。

  恭贺屋成,曰燕贺;自谦屋小,曰蜗庐。

  民家名曰闾阎,贵族称为阀阅。

  朱门乃富豪之第,白屋是布衣之家。

  客舍曰逆旅,馆驿曰邮亭。

  书室曰芸窗,朝廷曰魏阙。

  成均、辟雍,皆国学之号;黉宫、胶序,乃乡学之称。

  笑人善忘,曰徙宅忘妻;讥人不谨,曰开门揖盗。

  何楼所市,皆滥恶之物;垄断独登,讥专利之人。

  荜门、圭窦,系贫土之居;瓮牖、绳枢,皆窭人之室。

  宋寇准真是北门锁钥,檀道济不愧万里长城。

【译文】

  上古时代的人们,夏居荒野冬居山洞,以躲避毒蛇猛兽的禍害;自从有巢氏发明搭建房屋并教会大家之后,世人才建起有梁柱的屋宇来,人们才有了房屋可以居住,人民的生活才安定了下来。
  房屋的基础要像丛生的竹根一般坚固,工程要像茂盛的松树一般繁密,这样的建筑合于体制,预示会兴旺发达,华美高大的房屋,四面张开如同飞鸟的翅膀一般的形态,而且光彩焕然,像雉鸡的羽翼一般的美丽,创建的真是高大华丽制作完善。
  皇宫的前殿称做紫宸殿,禁门的别名叫做青琐门。宰相掌管帝王诏书,其官署又名黄阁。百官上朝,则在丹墀下奏陈章疏。木天署是翰林学士所在之处;紫微省是内阁中书办公的场所。
  金马、玉堂都是翰林院的美称。柏台、鸟府都是御史台的别名。
  布政司又称藩府,是作为屏藩的意思;按察司也叫做皋司是专门審理司法事务的。
  潘岳任河阳县令时,鼓励百姓种桃树,春天时全县开满桃花,故有花县之称。宓子賤以德治单父的百姓,终日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大治,故而有琴堂之名。
  用朱漆塗大门,同潭一样深的府第,都是做官而有财势的人家。用茅草搭蓋房屋,把木栅横转来当门用的,都是隐士的宅居。
  祝贺别人家中有喜事,说门兰蔼瑞如同有一股喜气远临,连门兰上也集了许多祥瑞。有高贵的宾客来访,觉得草屋柴门也增添了无数的光辉。
  这是感谢别人来访所说的话。尚书上说肯构肯堂,是说父子志趣相同、子承父业的说辞,礼记上所说的美轮美奂,是形容房屋的华美高大。开始测量建造房屋叫做经始;建筑工程完毕谓之落成。楼高千丈仿佛伸手就可以摘到星星。屋子狭小仅能容下一人的双膝。
  寇准家的庭院小,只可以种几株花卉。李宰相的厅前也很窄,仅能调转马头。
  恭贺别人蓋成新屋说燕贺;自谦屋子简陋狭小说蝸居。平民百姓居住的地方叫做闾阎,贵族的府第外有阀阅,因此阀阅是贵族的代称。朝廷宣布政令的处所叫做魏阙,学子诵读诗书的书房称为芸窗。驿站又称为邮亭,是来往传递文书者所住的馆舍。客栈又称为逆旅。
  成均、辟雍都是西周国学的名号,黉宫、庠序皆为西周乡学的称谓。规模宏壮莫过于四香阁的辉煌,文章华美真是造五凤楼的手段。嘲笑别人健忘,就说如同搬家时丢掉了妻子;讥讽他不谨慎,如同打开门请强盗进来一样。何楼所卖的东西,都是伪劣虚假之物,垄断是讥诮那些蝇营狗苟、专门求利的小人。
  装设柴门和开狭洞的房屋,都是贫寒之士居住的地方,用绳子来缚住门,用破坛来当做窗口,这种房屋更是穷困潦倒之人所居住的。
  一定要学习宋代寇准抗击契丹进犯,才算得是北门锁钥。南朝檀道济文武全才,不愧是万里长城,南朝除了他,还有谁能抵抗北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