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逸周书·卷九

周祝解

  曰:维哉其时,告汝□□道,恐为深灾,欢哉,民乎,朕则生汝,朕则刑汝。朕则经汝,朕则亡汝,朕则寿汝,朕则名汝。故曰:文之美而以身剥,自谓智也者,故不足。角之美,杀其牛,荣华之言,后有茅。凡彼济者,必不怠。观彼圣人,必趣时。石有玉伤其山,万民之患在□言及。时之行也,勤以徙,辟召道者,福为祸。时之从也,勤以行,不知道者以福亡。故曰:费豕必烹,甘泉必竭,直木必伐。

  地出物而圣人是时,鸡鸣而人为时,观彼万物,且何为求?故他有时,人以为正;地出利,而民是争。人出谋,圣人是经,陈五刑,民乃敬。教之以礼,民不争,被之以刑,民始听。因其能,民乃静。故狐有牙而不敢以噬,豲有蚤而不敢以撅。势居小者,不能为大。特欲正中,不贪其害。凡势道者,不可以不大。故木之伐也,而木为斧贼,难之起,自近者。二人同术,谁昭谁暝;二虎同穴,谁死谁生。故虎之猛也,而陷于获;人之智也,而陷于诈。曰之美也,解其柯;柯之美也,离其枝;枝之美也,拔其本。俨矢将至,不可以无盾。

  故泽有兽而焚其草木,大威将至,不可为巧。焚其草木则无种,大威将至,不可以为勇。故天之生也,固有度;国家之患,离之以故。地之生也,国有植,国家之患,离之以谋。故时之还也,无私貌;日之出也,无私照。时之行也,顺至无逆。为天下者,用大略。火之燀也,固定上。为天下者,用牧。水之流也,固走下。不善,故有桴。故福之起也,恶别之;祸之起也,恶别之。

  故平国若之何?须国覆国事国孤国屠,皆若之何?故日之中也,仄月之望也。食威之失也,阴食阳。善为国者,使之有行。是彼万物,必有常。国君而无道,以微亡。故天为盖,地为轸。善用道者,终无尽。地为轸,天为盖,善用道者,终无害。天地之间,有沧热,善用道者,终不竭。陈彼五行,必有胜,天之所覆,尽可称。故万物之所生也,性于从;万物之所反也,性于同。故恶姑幽,恶姑明,恶姑阴阳,恶姑短长,恶姑刚柔。

  故海之大也,而鱼何为可得?山之深也,虎豹貔貅何为可服?人智之邃也,奚何为可测?跂动哕息,而奚为可牧?玉石之坚也,奚可刻?阴阳之号也,孰使之?牝牡之合也,孰交之?君子不察,福不来。故忌而不得,是生事;故欲而不得,是生诈。欲伐而不得,深斧柯;欲鸟而不得,生网罗;欲彼天下,是生为。维彼幽心,是生包;维彼大心,是生雄;维彼忌心,是生胜。

  故天为高,地为下,察汝躬,奚为喜怒。天为古,地为久,察彼万物,名于始。左名左,右名右。视彼万物,数为纪。纪之行也,利而无方,行而无止,以观人情。利有等维,彼大道成而弗改,用彼大道知其极,加诸事,则万物服。用其则必有群,加诸物则为之君,举其修则有理,加诸物则为天子。

【译文】

  说道:想一想啊!把这个意思告诉你们:不明道理,恐怕要灾难及身。

  百姓们,欢呼吧!我能使你们生,我能使你们受刑,我能治理你们,我能使你们财富多,我能叫你们死,我能使你们长寿,我能使你们成名。

  所以说:毛皮漂亮,就会从身上剥下来;认为自己聪明的本来就很欠缺。牛角漂亮,就会杀那头牛,花言巧语最后会招致污秽。凡是那些渡河的,一定不敢懈怠;看那些圣人,一定是善于抓住时机。岩石中有玉,就会损伤山体;众人的祸患,本来就在胡言乱语。时间的运行,在于不停地移动;不懂道理的人,福也会变为祸。时间一时接一时,在于不停地运作;不懂道理的人,会因福而死亡。

  所以说:肥猪一定遭烹煮,甘泉一定被喝干,端直的的树木一定遭砍伐。土地生万物,人人追求它,雄鸣按时叫,人们用它报时。看那些万物,生出来于什么呢?因此,天有时辰,人们用来作纪时的标准;土地产生财物,百姓就争夺它。人出智谋,圣人就治理它。设置五种刑法,百姓才会顺从。用礼义教化,百姓就不会争夺;加之以刑法,百姓才会听命。利用他们的才干,百姓才会服从。所以,狐狸有牙齿却不敢用来咬人;豪猪有爪子却不敢用来抓人:处于力小不能办大事。处事中正,不会受害。凡是有德的人,不能认为不高大。所以,树木遭砍伐,用的是木头做的斧柄;杀身之祸是从自己身边引来的。

  两个人技巧相同,谁将显达谁将埋没?两只老虎同穴;哪只死哪只活?所以,老虎虽然凶猛却陷入机关,人虽然聪明却陷于诈骗。叶子漂亮,会分解主干;主干漂亮,会使枝节分离;枝节漂亮,会拔出它的根。飞箭将要射来,不能没有盾牌。所以,沼泽里有野兽就会焚烧草木;巨大威胁将要到来,就不能施用小巧。烧掉草木,草木就没有种子。巨大威胁将要到来,不可能施展勇力。

  所以,自然的生息本来就有法度,国家的祸患、蒙难都有缘故;土地的生长本来就与种植有关,国家的祸患、蒙难是因为智谋。所以,时间的周转对人都一样,太阳出来阳光普照;时间的运行,只向前不向后,治理天下的讲究简要。火的燃烧本来就火势向上,治理天下的用放牧之法;水的流动原本是往下,不好的人所以就用罚。所以,福的产生从何处辨别?祸的产生又从何处辨别?承平安定的国家该如何办?倾危之国、覆灭之国、多事之国、孤立之国、受宰割之国,都该怎么办呢?

  所以,太阳到中天就偏斜,月亮圆了就亏缺,威严一失大臣凌驾君之上。善于治国的,要使百姓有生路。看那些万物一定有常规,国君无道会逐渐败亡。

  所以,天如车盖,地如车轸,善于用道的始终不穷尽。地当车轸,天当车盖,善于用道的始终无祸害。天地之间有寒有热,善于用道的始终不枯竭。推出那五行一定相生相胜,天下的万物都尽称其名。所以,万物相生其性相从,万物相反其性相同。

  所以,哪里幽暗,哪里明亮?哪里阴、哪里阳?哪里短、哪里长?哪里柔、哪里刚?所以,海很大,而鱼为什么还能得到?山林很深,虎豹貔貅为什么还能捕获?人的智慧那样深邃,为什么还能揣测?用蹄子行走、用嘴呼吸的鸟兽为什么还可牧养?玉石那样坚硬,为什么还可雕刻?阴阳的名号是谁命名的?雌雄的结合是谁让他们交配的。所有这些,君子不加审察,福分就不会到来。

  所以,嫉妒而不能得,就产生事端;贪心而不如愿,就产生欺诈。想砍树又砍不了,就生出斧子;想那个鸟又得不到,就出现网罗;欲得那个天下,就生出了取天下的办法。只有那幽暗的心才生出阴谋,只有男黔伟大的心才产生雄杰之人,只有那嫉妒之心才生出胜于人的想法。

  所以,天在高处,地在下面,审视你自己为何喜、为何怒?天算是古远,地算是久长,审视那万物的名称一开始就有。在左叫左,在右叫右,看那万物都有定数作为纲纪。纲纪的变化,既自然又无定准,而且变化不停。用以观察人情,自然而有等次。只有那天地之道,形成而不可改变。利用那天地之道,掌握它的根本要害,用来处事就会万事顺心。利用它的准则,就一定会团聚人群,用来处理人事就能成为人君。举用它的条例,就会有条理;用来处理人事,就能成为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