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逸周书·卷一

籴匡解

  成年,年谷足宾祭,祭以盛。大驯锺绝,服美义淫。阜畜约制,余子务艺。宫室城廓修为备,供有嘉菜,于是日满。古

  年俭谷不足,宾祭以中盛。乐唯锺鼓,不服美。三牧五库补摄,凡美不修,余子务穑,于是糺秩。

  民饥则勤而不宾,举祭以薄。乐无锺鼓 。凡美禁,畜不阜群。车不雕攻,兵备不制,民利不淫。征当商旅,以救穷乏,问随乡,不鬻熟。分助有匡,以绥无者。

  于是救困大荒,有祷无祭。国不称乐,企不满壑,刑法不修,舍用振穹,君亲迅方,卿参告籴,余子倅运,开□同食,民不藏粮,日有匡。俾民畜,唯牛羊,与民大疾惑,杀一人无赦。男守疆,戎禁不出,五库不膳,丧处无度,察以薄资。礼无乐,宫不帏,嫁娶不以时,宾旅设位有赐。

【译文】

  丰年粮食充足,宴享宾客与祭祀都用盛大仪式。训言与演奏的声音洪亮;服饰华美,礼仪超过平常。供品中要有鲜美的菜蔬。养牲畜的要修饰他的设施,庶子要从事各种技艺。宫室城廓或维修或新造,务使完备。在丰收之年,日子要过得充实。

  歉年粮食不充裕,宴享宾客与祭祀都用中等盛典。奏乐只用钟鼓,不穿彩服。三种马以及五种库房管理人互相补充兼管,所有美善之物不给修治。庶子要从事农活。在歉年时候,分等次督察,其所占有不得超越。

  饥年则慰问宾客而不宴享,祭祀时供品要少。奏乐不用钟鼓,所有华美之物都禁用。牲畜不成群地饲养,车子不用雕饰,兵器不用新造。民众之用不过费,赋税征收以商旅为主,以救济缺粮的人。了解灾情,随乡而异,不准出售熟食。分别资助与匡救,以安定缺粮的人。在饥年的时候,救困是中心。

  大荒之年只祈祷而无祭祀。全国不举乐,饮食不尽欲。刑罚宽缓,不造刑具。施舍用物以赈济穷困。国君亲自巡察各方灾情,卿大夫参与告籴,庶子协助运粮。开仓同吃,民不藏粮,叫做有匡。使百姓养畜只养牛羊。对劫民的盗贼及惑民的左道用严刑杀伐,一个也不赦免。男子守边疆,兵戎禁止出境。五库不修缮,丧礼不遵常度,祭奠用少量粢米。礼仪不奏乐,宫室不设惟。嫁娶不拘时日,来访宾客依照身份予以赠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