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徐霞客游记

粤西游日记十九

  二十四日 作诗与梁君别,各殷勤执手,订后期焉。西向下山,望罗丛岩在三十里外,初欲从此而南趋郁林。及一里,抵山下,渡小蔂。又西二里,过周塘,则山谷回互,罗丛已不可见。问其道,多未谙者。云须南至麻洞墟,始有路西行。又南三里,路分为二,大道由东南上山,岐径由西南涉坞。余强从西南者,一里,逾一岭,渐不得道。二里,南行山莽间。又一里南下山,始有路自西北来,随之东南去,由坞塍出山夹中。二里,抵干冲,始值北来大道,山始开。有小溪自东而西,又有自南向入之者。涉涧,随南水而上,村落依焉。于是山分东西两界,中则平畴南衍,深溪北流。西南二里,过一独木桥。又南三里,山坡突处,麻洞墟在焉。是日墟期,时已过一独木桥。又南三里,山坡突处,麻洞墟在焉。是日墟期,时已过午,乃就垆酒店而餐。其西有岐,西向逾山为高塘路,觅高塘趁墟者问之,言:“由此至罗丛岩尚五十里,高塘未得其中火,欲西北渡郁江乃至。”余闻之怅然,姑留为后游,遂南随散墟者循西界山而趋。五里,有村连聚于东界大山之下,犹麻洞之聚落也。又南,山坞稍转而西,仍南共五里,为石马村。村倚西麓,有石倚东麓,若马之突焉。西麓之后,其上石峰突兀,是为穿石寨。土人言其石中穿,可透出山后,余望而未之见也。又南五里为大冲,聚落环倚西麓。于是坞穷畴转,截山为池,回坡为田,遂复向山坳矣。由大冲上行,又五里,路出马头岭之南,过山脊。其水北流者,经干冲由车路江入浔;南流者,经都合入秀江,北转高塘、罗行而入郁。出坳,复东南得平畴,山仍两开。五里,宿于中都峡。

  二十五日 由都峡南行,二里,渡一桥,有岐从东南随水登坡,一里为回龙墟,墟犹未全集也。坡南水复西南去,渡板桥,更南三里,则坞穷而上岭。逾岭南下,一里出山,则山坞复开。南行三里,为罗播村。东渡一溪,逾小岭,又涉一溪,共一里,南向登山甚峻,曰大山坪,又曰六合岭。从其上北眺浔州西山,远在百里外,而东有大山屏列,西南亦有高峰,惟白石反为东北近山所掩不得见。平行其上二里,出南坳,岭头丛木蓊密。从其右行,又一里下山。又一里,山壑四交,中成奥谷,有小水自东而西。越其南,从中道复登岭,一里,逾而东,入山峡。峡北麓堰水满坞,潆浸山谷。乃循峡沿水东入南转,一里渐升,水亦渐涸。复逾山坳,路循岭右升分岭界。二里,复下渡山脊,路循岭左一里,下核桃岭,则有大溪自南而来,至此西折去。〔即浔郡西绣江上流也,发源自平山墟,乃大容山西北水。大容东西有两绣江:一南自广东高州,北至北流县,合大容东南水,经容县注于郁,此容县绣江也;一即此水,为浔上流之绣江。〕路循溪向东南逾二岭,共三里,涉流渡江。其水及腹,所谓横塘渡也,浔州南界止此,江南即郁林州属,为梧西北境焉。由江南岸复溯流逾岭,四里始有聚落,时已过午,遂就炊村庐。炊饭毕,山雨大作,坐待久之。逾小岭而南,村聚益连络,所谓白堤者是,亦深山之奥区也。过墟舍,取中道渡小桥,溯桥右南行八里,误从路旁小岐西入,得大寨村,遂投宿主人李翁家。翁具酒烹蛋,山家风味,与市邸迥别。

  大寨诸村,山回谷转,夹坞成塘,溪木连云,堤篁夹翠,鸡犬声皆碧映室庐,杳出人间,分墟隔陇,宛然避秦处也。

  二十六日 主人以鲜鲫饷客,山中珍味,从新涨中所得也。及出山,复误而西。二里,复得倚云绕翠,修竹回塘之舍。问道于村妇,知误,东出。作《误入山村诗》及《村妇留别》二绝句。二里,抵大板桥,始循大溪西岸南行。三里,过马禄山,越通明桥,遂西南折入山峡。两山逼束,中惟一溪,无夹水之畦,俱潆路之草。五里,有巨木桥横架溪上,乃通东南山路之道。余从桥右过,不从桥渡。其桥巨木两接,江右有大树,自崖底斜偃江中,巨木两端俱横架其杪,为梁柱焉,是名横江桥。又西南五里,过箬帽山,山峡稍开,南见大容焉。又西南三里,涉溪而右,又涉溪而左,共二里,逾冈而上,是为平山村。由白堤至平山三十里,路隘草荒,隔绝人境,将出平山,则纷纷言前途多盗矣。由平山南行,路已开辟。过墟舍,越岭畔行,东望大容在三十里外,犹有层峰间之。五里,下入山峡,过黄草塘。西南二里,抵都长庙。其处两山开坞西去,而路横坞而南,越岭,所上无几,南下甚遥。共三里,峡转西出,是为勒菜口。于是山分两界,大容峙东北,寒山峙西南,排闼而东南去,中夹成大坞,溪流南注,则罗望江之源矣。于是循寒山北麓东南行,又三里,巨树下有卖浆者,以过午将撤去,乃留之就炊而饭。又五里,渡溪桥,是名崩江桥。桥南有庙,卖浆炊饭者群托焉。又东南二里,过冯罗庙。庙为冯、罗二姓所建。庙之南,山峡愈开,盖寒山南尽,大容东转,于是平畴扩然矣。其南有岐,东涉罗望,循大容南麓而东,四十里抵北流;土人以群盗方据南麓陆马庙为巢,俱劝余由州而往。〔予取郁林道。〕由畦塍中南行七里,复涉冈而南,见有鼓吹东去者,执途人问之,乃捕尉勒部过此也。又见有二骑甲胄而驰者,则州中探报之骑也。又三里,抵松城墟。墟舍旁有逆旅一家,时日色尚高,而道多虞警候望的警戒,遂停宿焉。二鼓,闻骑声骤而南,逆旅主人出视之,则麻兵已夜薄贼巢,斩一级,贼已连夜遁去。夜半,复有探者扣扉,入与主人宿,言麻兵者,即土司汛守驻守盘查往来之人之兵,夙皆与贼相熟,今奉调而至,辄先以二骑往探,私语之曰:“今大兵已至,汝早为计。”故群贼縻遵者束缚,依从一人斩之,以首级畀麻兵为功,而贼俱夜走入山,遂以“荡平”入报。恐转眼之后,将(以下缺)。

  平山乃大容西来之脉,盖澜沧以东之山,南径交趾北境,东转过钦、廉、灵山,又东北至兴业,由平山东度,始突为大容,于是南北之流分焉。

  寒山者,郁林西北之望也。诸山俱环伏于大容,而此独与之抗。盖其脉分自兴业,在罗望、定川二江之间。其脊至勒菜口而尽,故铮铮特起。《九域志》:越王陀遣人入山采橘,十日方回,问其故,曰:“山中大寨,不得归。”因名。

  陆马庙者,在大容南麓,乃土人以祀陆绩、马援者。流贼七八十人,夙往来劫掠村落,近与官兵遇,被杀者六人。旋南入陆川境,掠平乐墟,又杀数十人。还过北流,巢此庙中,縻诸妇女富人,刻期索赎,不至者辄杀之。

  二十七日 早自松城墟,不待饭而行。四里,过谷山村,复行田塍中。又五里,望见一石梁甚高整,跨罗望江上,所谓“北桥”也。三洞连穹,下叠石为堰。水漫堰而下,转西向行,由郁林城北转而西南,与定川南流合而南去,经廉州入海者也。石梁之西,又有架木为桥以渡下流者,行者就近不趋石梁而趋木桥焉。过桥,又南逾一岭,共一里,入郁林北门。北门外人居俱倚冈汇池,如村落然,既无街衢,不似城郭,然城垣高罄严整,粤西所仅见也。城中亦荒落。过郁林道而西,即为州治。乃炊饭旅肆,问此中兵道,已久驻苍梧矣。先是苍梧道顾东曙,名应旸。余锡邑人也,其乃郎以家讯寄来,过衡阳,为盗劫去,余独行至此,即令其仍驻此地,亦将不及与通,况其远在苍梧耶!

  流较罗望为大。涯下泊舟鳞次,涯上有堤,内环为塘,堤上石碑骈立,堤下卧石片片,横列涯间。余视之有异,亟就碑读之,则紫泉也。泉隙在涯堤之半〔石片中,石南北夹成横罅,横三尺,阔二尺,东回环而西,缺其南,水从底上溢潴其中,停泓者三尺,上从南缺处流泻去,时见珠泡浮出水面。〕堤内塘水高丈余,涯下江流低亦丈余,水澄碧异常,其曰变“紫”者,乃宋淳熙间异兆,非泉之常也。泉上旧有濯缨亭,今已成乌有。泉之西有石梁曰南桥,亦三蛩góng水边大石,高跨南流江上。桥北有文昌阁,当江流环转之中,高架三层,虚敞可眺,为此中胜览。桥南为廉州大道;桥南由岐溯江岸东行,则水月岩道也。溯江半里,江自东北来,路向东南去,乃舍江从路,始由田塍行,其路犹大,乃陆川、平乐墟道也。八里,陟冈,有村焉。由村左岐东北行,又二里,从岐而北,路益没。又二里,北过一塘堤,始得西来路。循之东二里,经一村,复上一岭,路仍没。乃逾山而东,从莽中踯躅东向,一里抵东山下,得南来之路。遂循之而北,二里,仍东转入山坞。一里,渡一小石桥,又循东山而北,过一村,复东转入山坞。其坞甚深,东入二里,路渐芜没。又望坳东登,一里至岭,始得西来大道,则亦南向平乐墟路也。越岭而东,仍舍南行大道,岐而东下山,径坞中共一里,逾山峡东下,则峡东石峰森森,自北而南,如列旗整队,别成一界矣。出峡,循西山东麓而北,一村倚山东向,前有大塘,余以为龙塘村矣,问之,则龙塘犹在北也。又北一里余,转而东,得龙塘村。村踞冈脊之中,〔其南水南流东去,其北水北入水月洞。〕由其东又北一里余,直东抵石山中峰。渡石桥而北,则上岩西向,高穹峰半矣。

  上岩者,水月洞南倚山凭虚之窍也;石山自东北来,南引而下,支分队耸,而一支中出者。西瞰平芜,削崖悬窦,层级皆不甚深,而此层最下,亦最扩。环峰石皆青润,独裂岩处色变赭赤,然其质犹极灵幻,寻丈之间,层庋缕挂,窦穿盖偃,无所不备,亦无所不奇。岩前架庐当门,而敞其上,庐可以栖,而上不掩胜,结构亦自不恶。由岩右腋穿窍而上,窍仅如管,历级宛转,复透一层,若偏阁焉。云由岩右腋穿窍而上,窍仅如管,历级宛转,复透一层,若偏阁焉。云牖腾空,星楞透影窗中可见云在空中飞腾,而星光又从窗棂边透了进来,坐憩其内,又别一“小西天”矣。由岩左腋环柱而出,柱如龙旗下垂,从其侧缘崖上跻,转出岩端,复得一层。其岩亦西向,自分左右两重,〔左重在下,垂柱裂窍,仰睇上即右重也,然历磴无阶。由外北跻,始入右重。阁缀绝壁,与左层翼对增妍,皆岩之中层也。〕其上削崖之顶,尚有一层虚悬,而跻之无级,〔惟供矫首耳。〕水月洞尚在其北而稍下。龙塘之水,经山前石桥而北,过上岩之前,乃东向捣入洞中。洞门亦西向,路由其南,水由其北,相沿而入,透北而出。前后两门,一望通明,是为明洞。水贯其中,石蹲其旁,夹流突兀,俱作狮象形。〔洞顶垂石夭矫,交龙舞螭,缤纷不一。〕其水平流洞中,无融州真仙岩之大,而两崖亦无其深峭,可褰裳而涉溪。崖之右,又有一小水,南自支洞出,是为阴洞。〔左则沿溪笋乳回夹,上亦裂门缀穴。层阁之上,又汇水一池为奇。此明洞以内胜也。后门崖口,列大柱数条,自门顶合并倒悬,洞内望之,蜿蜒浮动。此明洞以外胜也。〕阴洞乃明洞旁穴,其中又分水陆。〔流不甚大,东南自牛陇又开一门,穿山腹至此合明洞。溯流南入半里,洞渐沉黑,崖益陡,水益深,结筏积炬,曲屈约二里,出牛陇。此阴洞水中胜也。从阴洞溯流,始崖左嵌石下,窦甚隘,匍匐下穿,引炬而前,忽岿然上穹,上下垂耸盘柱,诡状百出,升降其中,恫心骇目,邃曲莫尽。此阴洞陆中胜也。〕

  余欲为水月游,时已过午,尚未饭,抵上岩,道者方扃jiōng,关户而出,余坐崖下荔阴间。久之,道者罢钓归,启扉具炊,余促其束炬游水月。既入明洞,篝火入阴洞,道人不随支流入,由其侧伏洼穿隙,遍观阴洞陆崖之胜,其中崇宏幽奥,森罗诸诡,五易炬而后出。欲溯流穷水崖,道者以水深辞:“请别由侧道以探其后崖,不必从中出也。”乃复出明洞,涉水穷左崖之胜,遂出后洞,仰睇垂虬舞龙之石。还饭于上岩,已日衔西山矣。

  二十八日 早坐上岩中。道者出龙塘为予买米。余曳杖穷其最上层,已下,憩石窍偏阁中。盖是岩西向,下午则返照逼人,余故以上午憩,而拟以下午搜近山诸洞。既午,道人以米至,午炊甫毕,遂循山而南,至昨来所渡石桥,由桥侧东折入环峡中。〔是山石峰三支,俱锋棱巉削,由东北走西南。中支为水月岩所托,是峡则中支、南支相夹者。南支多削崖裂窍,予来时循其西麓,〕以为水月在其下。询之土人,皆曰:“中不甚深,下无蹊径。”从峡转北,得中央平洼一围,牛千百为群,散处其内,名为牛陇。穷其西北,〔水汇成潭,〕遂入阴洞后门,〔即东南临潭上,四旁皆陡石,无路人,必涉潭乃登。〕洞甚虚敞,分之则二,合之则一。〔随水西入,渐北转,石崖成峡,水亦渐深昧,与水月阴洞所见等。虽未出其中,两端源流悉见,可无烦暗中摸索也。洞门〕右崖,石痕丛沓繁多,俱作马蹄形,《西事珥》所谓“天马”,意即此矣。出洞,益遵峡而北,仰瞩东西两界,峰翔石耸,队合层分。〔二支北尽处,北支又兀突起,与中支北麓对峙成峡。〕遥望其下,有三洞南向,其上轰霞流电,闪烁有异,亟历莽趋之。其左畔二门骈列,崖下虽悬乳缤纷,而内俱不深;其右畔一门,孤悬峰半,虽洞门嵌空,而中忽渊坠,其深数十丈,宛转内透,极杳邈之势。而两崖峭削,无级下跻。踞崖端望之,其中飞鼠千百成群,见人蓬蓬内窜,其声甚遥,闻此中有蝙蝠洞,岂即此耶?出洞下山,望西北山嘴颇近,以为由此奔水月后洞而入,抵上岩甚便。竭蹶一里趋之,其下既洼,乃攀陟山冈,则巨石飞耸,中俱蔓络,下嵌澄渊,路断径绝。〔遥探洞外诸奇石,杳不可见,即溪流破壑出者,亦尽没其迹。〕乃循北麓,仍东趋一里,南向前来之峡。又经牛陇而南,共三里,返上岩之前。见日有余照,仍入水月,徜徉明洞之内。复随流出洞后,睇望所涉路断处,犹隔一峰嘴,始知此中山形横侧倏变,不可以意拟如此。是夕仍宿上岩。

【译文】

  二十四日作诗与梁君辞别,各自殷勤地握着手,约定日后相见。向西下山,望见罗丛岩在三十里以外,起初打算从此往南赶去郁林州。到走了一里,来到山下时,渡过小涧。又向西行二里,路过周塘,就见山谷回绕交错,罗丛岩已看不见。打听去罗丛岩的路,大多是不熟悉的人。说是必须往南到麻洞墟,方才有路西行。又往南三里,路分为两条,大道由东南上山,岔开的小径由西南越过山坞。我强行从西南的小径走,一里,越过一岭,渐渐找不到路。二里,向南行走在山间草丛之中。又走一里向南下山,这才有路自西北来,顺着它往东南去,由山坞中的土埂上走出两山的夹谷中。二里抵达干冲,才遇上北来的大道,山才开阔起来。有小溪自东往西流去,又有一条自南面汇入的小溪。涉过山涧,顺着南面来的溪水上走,有个村落靠着溪流。到这里山分为东西两列,中间则是平旷的原野向南扩展开去,深深的溪水往北流去。向西南行二里,过了一座独木桥。又往南走三里,山坡突出之处,麻洞墟就在那里。这天是赶集日,此时已过中午,就到酒店就餐。集市西边有条岔道,向西翻过山去,是去高塘的路,找到高塘来赶集的人问路,说:“由此到罗丛岩还有五十里,到高塘还未走到去那里吃中午饭的地方,要往西北渡过郁江才能到。”我听到这话心中闷闷不乐,姑且留着日后来游,于是向南跟随散集的人沿西面一列山赶路。行五里,有个村庄连接不断分散在东面一列大山之下,仍是麻洞墟的村落。又往南走,山坞慢慢转向西,仍向南共走五里,是石马村。村子紧靠西麓,有块岩石紧靠东麓,好像骏马奔突之状。西麓的后面,那上面石峰突兀,这是穿石寨。本地人讲那石峰中间穿通,可以钻出到山后,我远望去却未见到这样的地方。又向南走五里是大冲,村落呈环状背靠西麓。在这里山坞到了头田畴转了向,横截山坞建成水池,环绕山坡开垦成田,于是又走向山坳中了。由大冲上行,又走五里,路通到马头岭的南边,越过山脊。那里的河流向北流去的,流经干冲由车路江流入得江;往南流的,流经都合流入秀江,向北转经高塘、罗行而后流入郁江。走出山坳,再向东南走上平坦的原野,山仍在两面张开。五里路,住宿在中都峡。

  二十五日由中都峡往南行,二里,过了一座桥,有岔路从东南随着河水登上山坡,一里路是回龙墟,集市还未全部聚集起来。坡南河水又向西南流去,越过板桥,再往南三里,山坞便到了头往上登岭。越过山岭向南下山,一里走出山,就见山坞重又开阔起来。往南行三里,是罗播村。向东渡过一溪,越过小岭,又涉过一溪,共一里,向南登山十分陡峻,叫做大山坪,又叫六合岭。从岭上往北眺望得州的西山,远在百里之外,而东面有大山像屏风样排列着,西南也有高峰,唯有白石山反而被东北方近处的山遮住不能看见。平缓地行走在岭上二里,走到南面的山坳,岭头丛林薪郁茂密。从岭上往右行,又走一里下山。又是一里,山中四条壑谷相交,中央形成深谷,有小溪自东流向西去。过到溪南,从中间一道壑谷又登岭,一里,越过山岭往东行,走入山峡。山峡的北麓筑堤蓄水积满山坞,潇涧浸泡着山谷。于是顺山峡沿着水边向东进去往南转,一里路渐渐爬坡,水也渐渐干涸了。再越过山坳,路沿着岭右升上分岭界。二里,又下山越过山脊,路顺着岭左走一里,下了核桃岭,就见有大溪自南流来,流到此处向西折去。这就是得州府西面绣江的上游了,发源于平山墟,是大容山西北麓的河流。大容山东西两面有两条绣江:一条从南面广东的高州府,向北流到北流县,汇合大容山东南麓的河流,流经容县注入郁江,这是容县的绣江;一条就是此条大溪,是得州上游的绣江。路顺着溪流向东南越过两道岭,共走三里,涉水渡江。江水达到腹部,是所谓的横塘渡了,得州府南部的辖境到此为止,江南岸就是郁林州的属地,是梧州府的西北境。由江南岸再溯江流越岭,走了四里才有村落,此时已过中午,便到村舍中就餐。煮饭吃完后,山雨大作,坐着等了很久。越过小岭往南走,村庄房屋益加连接不断,所谓白堤的地方就是这里了,也是深山中的隐秘之地。过了集市中的房舍,选择中间的路走过小桥,溯溪右往南行八里,误从路旁岔开的小道往西进去,走到大寨村,便投宿在房主人李翁家里。李翁备酒煮蛋,是山村人家的风味,与城市里的客店迥然有别。

  大寨诸村,山回谷转,山坞相夹成塘,溪畔林木连接云天,堤岸上竹丛翠色相夹,鸡犬之声相闻,全是碧绿一片映衬着农舍,杳然脱出人间,分散的村落隔着田亩,宛如躲避暴秦的世外桃源。

  二十六日主人拿出鲜卿鱼款待客人,是山中的珍味,从新涨的溪流中捕到的。到出山后,再次错往西走。二里,再次走到背靠烟云,翠色环绕,修竹绕塘的农舍。向村姑问路,知道走错了,向东出来。〔作了《误入山村诗》及《村妇留别》二首绝句。〕二里路,抵达大板桥,这才沿大溪的西岸往南行。行三里,过了马禄山,越过通明桥,于是向西南折入山峡中。两侧的山紧逼过来束拢,中间仅有一条溪流,溪水两边没有田地,全是缠绕在路上的草。五里后,有座巨大的木桥横架在溪上,是通往东南方山路的通道。我从桥右走过去,不从桥上过去。此桥是用巨木从两头接拢,江右岸有棵大树,自石崖底部斜卧在江中,巨木两端都横架在树梢上,当作桥柱,这桥名叫横江桥。又向西南走五里,过了薯帽山,山峡渐渐开阔起来,南面能见到大容山了。又往西南行三里,涉到溪水右岸,又涉到溪水左岸,共走二里,往上翻越山冈,这是平山村。由白堤到平山村有三十里,路窄草荒,与有人烟的地方隔绝,将走出平山村,就听纷纷传言前边路上强盗很多。由平山村往南行,路已开阔起来。路过集市上的房屋,在岭畔翻越而行,望见东方大容山在三十里开外,仍有层层山峰隔着它。五里,下山走入山峡,路过黄草塘。向西南二里,抵达都长庙。此处两山夹住开阔的山坞往西延去,而路横过山坞往南越岭,上岭的路不多,向南下山的路非常远。共走三里,绕着山峡向西出来,这是勒菜口。到这里山分为两列,大容山矗立在东北方,寒山屹立在西南方,似门扇一样往东南排列而去,中间相夹形成大山坞,溪流往南流注,是罗望江的江源。从这里沿寒山北麓往东南行,又走三里,大树下有个卖水的人,因为过了中午将要撤摊离开,就留住他就火做了饭吃。又走五里,走过一座溪上的桥,这桥名叫崩江桥。桥南有座庙,卖水烧饭的人成群寄身庙里。又向东南走二里,路过冯罗庙。〔寺庙是冯、罗两姓人修建的。〕庙的南边,山峡愈加开阔,原来是寒山南面到了尽头,大容山往东转去,于是平旷的田野就扩展开来了。〔庙南有条岔道,往东涉过罗望江,沿大容山南麓往东走,四十里路到达北流县;当地人因为群盗正占据着南麓的陆马庙作为巢穴,都劝我经由州城前往。〕我选择了去郁林州的路。由田间土埂上往南行七里,再跋涉过山冈往南走,见到有敲锣打鼓向东而去的人,拉住路上的人打听,是追捕强盗的军官率领部下经过此地。又见有两个身披盔甲骑马飞奔的人,则是州里刺探情报的骑兵。又走三里,到达松城墟。集市的房屋旁边有一家旅店,此时天色还早,可路上多有戒严的警报,便留住在这里。二更时分,听见骑兵的声音骤然往南而去,旅店主人出门去察看,原来是麻兵已趁夜色逼近盗贼的巢穴,斩了一个首级,盗贼已连夜逃去。半夜,又有探子敲门,进门与店主人住在一起,说起麻兵就是土司驻防的兵,平素与盗贼相互熟悉,今天奉命调防到此,便事先派两个骑兵前去侦察,私下告知盗贼说:“现在大军已到,你们早做准备。”所以群贼捆了一个归顺的人斩了,把首级交给麻兵去请功,而盗贼全部乘夜逃入山中,便用“荡平”进城报告。恐怕转眼之后,将(以下缺。)平山是大容山西来的山脉。大致澜沧江以东的山脉,往南经过交趾北部,向东转过钦州、廉州府、灵山县,又向东北延到兴业,由平山往东延伸,这才突起成为大容山,在这里南北两面的河流分流了。

  寒山,是郁林州西北面的山。群山都低伏环绕着大容山,而此山唯独与它抗衡。大概它的山脉从兴业分出来,在罗望江、定川江两江之间。它的山脊延到菜勒口便到头了,所以峥嵘独立。《九域志》载:越王赵陀派人进山采桔,十日才返回,追问他们缘故,回答说:“山中太寒冷,不能归来。”因此起名。陆马庙,在大容山南麓,是当地人用来祭祀陆绩、马援的神庙。流寇七八十人,平素往来此地抢劫村落,近来与官军遭遇,被杀死六人。旋即向南窜入陆川县境内,掳掠平乐墟,又杀了数十人。返回时路过北流县,把此庙作巢穴,拘押了许多妇女富人,限期索取赎金,不送来的就杀这些人质。

  二十七日早晨从松城墟,不等吃饭便上路。四里,路过谷山村,又行走在田埂上。又走五里,望见一座石桥十分高大整齐,跨在罗望江上,是所谓的“北桥”了。三个桥洞连着拱起,下方用石块垒筑成堤坝。江水漫过堤坝下泻,转向西流去,由郁林城北转向西南,与定川江、南流江汇合后向南流去,经廉州府注入大海。石桥的西边,又有座木桥以便下游的人渡江,走路的人就近不走石桥而走木桥了。过了桥,又向南越一岭,共走一里,进入郁林城北门。北门外居民房屋全部背靠山冈前汇水池,如村落一样,就是无街道,不似城市,然而城墙高大严整,是广西境内所仅见的。城中也是荒凉冷落。过了郁林兵备道往西走,就是州衙门。于是在旅店中煮饭,打听这里的兵备道,已驻在苍梧县很久了。这以前苍梧道道员顾东曙,〔名叫应喝。〕是我们无锡县人,他的儿子把家信寄来给他,过衡阳时,被强盗抢去,我独自一人走到此地,即使他仍驻在此地,也将不能与他通报家讯,何况他远在苍梧呢了

  饭后走出南门,池塘益加广阔。往西南行一里,就见南流江自东流向西,江流比罗望江大。江岸下停着的船鳞次栉比,江边上有堤,堤内环绕成塘,堤上石碑林立,堤下卧石片片,横列在岸边。我看这里有奇异之处,急忙走近石碑读了碑文,原来是紫泉。泉水的裂缝在江边堤坝半中腰的石片中,石片在南北夹成横向的裂缝,横处有三尺,宽二尺,从东回绕到西,南面缺着,泉水从底下溢出积在其中,停贮的清水有三尺深,往上边从南边的缺口处流泻出去,不时见有珍珠状的水泡浮出水面。堤内的塘水高一丈多,江岸下江流低下去也有一丈多,水质异常清澄碧绿。它被称为变“紫”的原因,是宋代淳熙年间(1174?1189)的异常征兆,不是泉水的正常颜色。泉上旧时有个灌缨亭,今天已化为乌有。泉水的西边有座石桥叫南桥,也是三个桥拱二高跨在南流江上。桥北有个文昌阁,正当江流环绕之中,高高架起三层,空阔宽敞可以远眺,是这一带观赏胜景的‘好去处。桥南是去廉州的大道;桥南由岔路溯江岸往东行,是去水月岩的路。溯江走半里,江水自东北流来,路向东南延去,于是舍弃江流顺路走,开始时由田野中走,这路还宽大,是去陆川县、平乐墟的路。八里,登上山冈,有村庄在这里。由村左的岔道往东北行,又走二里,从岔道往北行,路渐渐湮没了。又走二里,向北经过一个水塘上的堤坝,这才遇上西来的路。沿着路往东行二里,经过一村,又登上一岭,路就湮没了。只好翻过山往东走,从草丛中跌跌绊绊向东行,一里到达东山下,找到南来的路。于是沿这条路往北走,二里,仍向东转入山坞。一里,越过一座小石桥,又沿东山往北行,路过一村,再向东转入山坞。这个山坞十分深,向东走进去二里,路渐渐荒芜湮没了。又望着山坳向东上登,一里来到岭上,这才找到西来的大道,却也是向南去平乐墟的路。越过山岭往东行,仍旧舍弃南去的大道,由岔路向东下山。经过坞中共走一里,穿过山峡往东下走,就见峡东石峰森森,自北往南延伸,如举着旗帜排列整齐的队列,另成一列山了。出峡后,沿西山的东麓往北走,一个村庄背靠山峰面向东方,前边有大水塘,我以为是龙塘村了,间了路,原来龙塘村还在北边。又向北行一里多,转向东,找到龙塘村。村子盘踞在山冈的脊梁之上,村南溪水往南流后转向东流去,村北的溪水向北流人水月洞。由村东又向北走一里多,径直向东抵达石山的中峰。过了石桥往北走,就见上岩朝向西方,高高隆起在山峰半中腰上了。

  上岩,是水月洞南靠山临空的洞穴;是石山自东北延来,往南延伸而下,分出条条支脉一列列耸起,而当中一支突出的地方。向西远瞰平旷的荒野,陡削的山崖上洞穴高悬,一层层一级级都不十分深,而此层在最下面,也最广阔。环绕的石峰都是光润的青色岩石,唯独岩洞裂开之处石色变成赫红,然而石质仍极为灵妙变幻,丈尺之间,层层平架缕缕垂挂,石窦穿通伞盖倒伏,无所不备,也无所不奇。岩洞前建了房屋挡在洞口,可屋顶上敞着,房屋可以居住,但上面不会挡住优美的景色,房屋的结构也自然不差。由岩洞右旁穿过石窍往上走,石窍仅大如竹管,经由石阶弯来转去,又钻人一层,好像偏阁一样。入云的石窗腾在空中,星辰般的窗权透入光影,坐在这里边歇息,又别成一个“小西天”了。由岩洞左旁绕着石柱出来,石柱如龙旗下垂,从它侧边沿石崖上登,转出到洞顶上端,又找到一层洞。这层岩洞也是向西,自然分为左右两层,左边一层在下,石柱下垂石窍迸裂,仰面斜视上方,就是右边一层了,然而没有通往那里的石阶。由洞外往北上登,这才进入右边一层。如楼阁点缀在绝壁上,与左边一层像双翅一样相对称,增添不少美色,都是岩洞的中层。它上边悬崖的顶上,还有一层悬在虚空,可没有石阶登上去,唯有供人抬头观看罢了。水月洞还在它北面稍稍下去之处。龙塘的水,流经山前的石桥往北,经过上岩的前方,便向东捣入洞中。洞口也是向西,路由洞口的南侧,溪水由洞口的北侧,相伴进入洞中,穿透北面出去。前后两个洞口,一眼望去通明透亮,这是明洞。水流贯穿洞中,岩石蹲踞在溪旁,夹住水流突兀而立,都作出狮子大象的形状。洞顶下垂的岩石屈曲盘绕,龙盘蛟舞,缤纷杂乱,不一而足。那溪水平缓地流过洞中,没有融县真仙岩的水流大,而且两岸的岩石也没有真仙岩的深峻陡峭,可提起裤子涉过溪流。石崖的右边,又有一条小溪,从南面的旁洞中流出,这是暗洞。左边沿着溪流就是钟乳石笋曲曲折折夹在两旁,上方也裂开洞口点缀着石穴。层层楼阁之上,又积着一池水,算是奇特之处。这些是明洞之内的胜景。后洞的石崖口,排列着数条大石柱,从洞口顶上合并在一起倒悬下来,从洞内望过去,蜿蜿蜒蜒浮动着。这是明洞之外的胜景。暗洞是明洞的旁洞,洞中又分水陆两洞。水流不怎么大,自东南方在牛陇又开有一个洞口,穿过山腹流到此与明洞之水会合。溯流向南深入半里,洞内渐渐变得漆黑一片,石崖逐渐变陡,水更加深,编造了木筏聚积了火把,弯弯曲曲约行二里,出了牛陇。这是暗洞水中的胜景。从暗洞溯流走,开始时石崖左侧下嵌,孔洞十分狭窄,趴着往下钻进去,举着火把在前,洞忽然巍然向上弯隆而起,上上下下垂挂耸立着盘绕的石柱,现出千百种诡异的姿态,升降在其中,惊心骇目,深邃曲折无法穷尽。这是暗洞陆上的佳景。,我想去水月洞游览,但时间已过中午,还没吃饭,走到上岩,道士刚关了门外出,我坐在山崖下的荔枝树荫间。很久,道士钓完鱼归来,开了门准备饭食,我催促他捆火把去游水月洞。进入明洞后,点燃火把走入暗洞,道士不沿支流进去,由它侧面低伏的洼地中穿过缝隙,遍观了暗洞陆上石崖的优美景色,这当中高大幽深,诸种诡奇之状森森罗列,换了五次火把后才出来。打算溯流穷究水流两岸,道士用水深来推辞:“请另外由侧面的道路去探它后面的后崖,不必从洞中出去了。”只好又出了明洞,涉水穷究了左边石崖的胜景,终于出了后洞,抬头斜视虫L龙悬垂飞舞的岩石。返回到上岩吃饭,已是日衔西山了。

  二十八日早上坐在上岩中。道士出洞去龙塘为我买米。我拖着拐杖探完了上岩的最上层,不久下来,歇息在右窍形成的偏阁中。因为这个岩洞向西,下午夕阳反照逼人,所以我在上午游,休息后准备在下午去搜寻近处山上各洞。中午之后,道士拿着米来了,午饭刚吃完,就沿着山往南行,来到昨天来时走过的石桥,由桥侧边向东折进环绕的峡谷中。这座山分出三支石峰,全部棱角锋利,高险陡削,由东北延向西南。中支是水月岩依托之处,此峡是中支、南支相夹形成的。南支的悬崖上裂开许多石窍,我来时沿着它的西麓走,以为水月岩在它下边。向当地人打听,都说:“洞中不怎么深,下边没有路。”从峡中转向北,走到一个中央平坦的圆形洼地,有岩石如牛千百头组成群,散布在洼地内,名叫牛陇。走到它西北的尽头,水汇积成塘,于是走入暗洞的后洞口,立即面临东南的深潭之上,四旁都是陡立的岩石,无路可入,必定要涉过深潭才能上登。山洞十分空阔宽敞,它分开是两个洞,合起来便是一个洞。顺着水流向西进去,渐渐转向北,石崖变成峡谷,流水也慢慢深暗起来,与水月洞暗洞见到的相同。虽然未走到洞中,两头的源流全都见到了,可以不必麻烦再在黑暗中摸索。洞口右边的石崖,石痕丛聚繁多,全呈马蹄形,《西事饵》所说的“天马”,料想就是此处了。出洞后,再沿峡谷往北行,仰望东西两列山,山峰翱翔山石耸峙,合成队列层层分开。两座支峰在北边到头之处,北面的支峰又突兀而起,与中支的北麓对峙形成峡谷。遥望山下,有三个洞向南,洞上方云霞飞卷电光流转,闪闪烁烁有奇异之处,急忙经过丛莽赶去那里。那左侧的两个洞口双双并列,石崖下虽悬垂着缤纷的钟乳石,而洞内都不深;那右旁的一个洞口,孤零零悬在山峰半腰上,虽然洞口嵌在高空,可洞中忽然坠成深渊,那深处有数十丈,弯来转去通向深处,极尽杳邀深远的气势。而两侧崖壁陡峭如削,没有石阶下去。坐在悬崖顶端望里面,洞中蝙蝠成百上千组成群,见人就璞璞璞地向内飞窜,那声音非常遥远,听说这一带有个蝙蝠洞,难道就是这里吗?出洞后下山,望见西北方的山嘴很近,以为由此穿过水月洞后洞进去,去到上岩十分方便。竭力跌跌撞撞走一里赶去那里,脚下不久就洼陷下去,于是攀登山冈,就见巨石飞耸,中间全都延展开交缠在一起,下边嵌入澄碧的深渊中,大路小径全断绝了。远远探察洞外的诸多奇石,杳然不可见,就是溪流冲破壑谷流出之处,也全都消失了踪迹。只得沿着北麓,仍往东赶了一里路,向南走入先前来时的峡谷。又经牛陇往南行,共三里,返回到上岩的前边。见落日还有余辉,仍进入水月洞,闲步在明洞之内。再次随着水流出了后洞,斜视所走过的路断之处,还隔着一个山嘴,这才明白这一带山势的横竖变化不定,不能凭主观意想来推断。这天晚上仍住在上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