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五代史·列传

杂传第三十三

  ○张全义

  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也。少以田家子役于县,县令数困辱之,全义因 亡入黄巢贼中。巢陷长安,以全义为吏部尚书、水运使。巢贼败,去事诸葛爽于河 阳。爽死,事其子仲方。仲方为孙儒所逐,全义与李罕之分据河阳、洛阳以附于梁, 二人相得甚欢。然罕之性贪暴,日以寇钞为事。全义勤俭,御军有法,督民耕殖。 以故,罕之常乏食,而全义常有馀。罕之仰给全义,全义不能给,二人因有隙。罕 之出兵攻晋、绛,全义袭取河阳,罕之奔晋,晋遣兵助罕之,围全义甚急。全义乞 兵于梁,梁遣牛存节、丁会等以兵万人自九鼎渡河,击败罕之于沇水,晋军解去。 梁以丁会守河阳,全义还为河南尹。全义德梁出己,由是尽心焉。

  是时,河南遭巢、儒兵火之后,城邑残破,户不满百,全义披荆棘,劝耕殖, 躬载酒食,劳民畎亩之间,筑南、北二城以居之。数年,人物完盛,民甚赖之。及 梁太祖劫唐昭宗东迁,缮理宫阙、府廨、仓库,皆全义之力也。全义初名言,唐昭 宗赐名全义。唐亡,全义事梁,又请改名,太祖赐名宗奭。太祖猜忌,晚年尤甚, 全义奉事益谨,卒以自免。

  自梁与晋战河北,兵数败亡,全义辄搜卒伍铠马,月献之以补其缺。太祖兵败 蓚县,道病,还洛,幸全义会节园避暑,留旬日,全义妻女皆迫淫之。其子继祚愤 耻不自胜,欲剚刃太祖,全义止之曰:“吾为李罕之兵围河阳,啖木屑以为食,惟 有一马,欲杀以饷军,死在朝夕,而梁兵击之,得至今日,此恩不可忘也。”继祚 乃止。

  尝有言全义于太祖者,太祖召全义,其意不测。全义妻储氏明敏有口辩,遽入 见,厉声曰:“宗奭,种田叟尔!守河南三十年,开荒斫土,捃拾财赋,助陛下创 业,今年齿衰朽,已无能为,而陛下疑之,何也?”太祖笑曰:“我无恶心,妪勿 多言。”全义事梁,累拜中书令,食邑至万三千户,兼领忠武陕虢郑滑河阳节度使、 判六军诸卫事、天下兵马副元帅,封魏王。

  初,全义为李罕之所败,其弟全武及其家属为晋兵所得,晋王给以田宅,待之 甚厚,全义常阴遣人通问于太原。及梁亡,庄宗入汴,全义自洛来朝,泥首待罪, 庄宗劳之曰:“卿家弟侄,幸复相见。全义俯伏感涕。年老不能进趋,遣人掖扶而 登,宴犒尽欢,命皇子继岌、皇弟存纪等皆兄事之。全义因去梁所赐名,请复其故 名。而全义犹不自安,乃厚赂刘皇后以自托。

  初,梁末帝幸洛阳,将祀天于南郊而不果,其仪仗法物犹在,全义因请幸洛阳, 白南郊仪物已具。庄宗大悦,加拜全义太师、尚书令。明年十一月,庄宗幸洛阳, 南郊而礼物不具,因改用来年二月,然不以前语责全义。以皇后故,待之愈厚,数 幸其第,命皇后拜全义为父,改封齐王。

  初,庄宗灭梁,欲掘梁太祖墓,斫棺戮尸。全义以谓梁虽仇敌,今已屠灭其家, 足以报怨,剖棺之戮,非王者以大度示天下也。庄宗以为然,铲去墓阙而已。

  全义监军尝得李德裕平泉醒酒石,德裕孙延古,因托全义复求之。监军忿然曰: “自黄巢乱后,洛阳园宅无复能守,岂独平泉一石哉!”全义尝在巢贼中,以为讥 己,固大怒,奏笞杀监军者,天下冤之。其听讼,以先诉者为直,民颇以为苦。

  同光四年,赵在礼反于魏,元行钦讨贼无功,庄宗欲自将讨之,大臣皆谏以为 不可,因言明宗可将。是时,郭崇韬、硃友谦皆已见杀,明宗自镇州来朝,处之私 第,庄宗疑之,不欲遣也。群臣固请,不从;最后全义力以为言,庄宗乃从。已而 明宗至魏果反,全义以忧卒,年七十五,谥曰忠肃。

  子继祚,官至上将军。晋高祖时,与张从宾反于河阳,当族诛。而宰相桑维翰 以其父珙尝事全义有恩,乞全活之,不许,止诛继祚及其妻子而已。

  ○硃友谦

  硃友谦,字德光,许州人也。初名简,以卒隶渑池镇,有罪亡去,为盗石濠、 三乡之间,商旅行路皆苦之。久之,去,为陕州军校。陕州节度使王珙,为人严酷, 与其弟珂争河中,战败,其牙将李璠与友谦谋,共杀珙,附于梁,太祖表璠代珙。 璠立,友谦复以兵攻之,璠得逃去,梁太祖又表友谦代璠。梁兵西攻李茂贞,太祖 往来过陕,友谦奉事尤谨,因请曰:“仆本无功,而富贵至此,元帅之力也。且幸 同姓,愿更名以齿诸子。”太祖益怜之,乃更其名友谦,录以为子。太祖即位,徙 镇河中,累迁中书令,封冀王。

  太祖遇弑,友珪立,加友谦侍中,友谦虽受命,而心常不平。已而友珪使召友 谦入觐,友谦不行,乃附于晋。友珪遣招讨使韩勍将康怀英等兵五万击友谦。晋王 出泽、潞以救之,遇怀英于解县,大败之,追至白迳岭,夜秉炬击之,怀英又败, 梁兵乃解去。友谦醉寝晋王帐中,晋王视之,顾左右曰:“冀王虽甚贵,然恨其臂 短耳!”

  末帝即位,友谦复臣于梁而不绝晋也。贞明六年,友谦遣其子令德袭同州,逐 节度使程全晖,因求兼镇。末帝初不许,已而许之,制命未至,友谦复叛,始绝梁 而附晋矣。末帝遣刘鄩等讨之,鄩为李存审所败。晋封友谦西平王,加守太尉,以 其子令德为同州节度使。

  庄宗灭梁入洛,友谦来朝,赐姓名曰李继麟,赐予巨万。明年,加守太师、尚 书令,赐铁券恕死罪。以其子令德为遂州节度使,令锡忠武军节度使,诸子及其将 校为刺史者十馀人,恩宠之盛,时无与比。是时宦官、伶人用事,多求赂于友谦, 友谦不能给而辞焉,宦官、伶人皆怒。唐兵伐蜀,友谦阅其精兵,命其子令德将以 从军。及郭崇韬见杀,伶人景进言:“唐兵初出时,友谦以为讨己,阅兵自备。” 又言:“与崇韬谋反。”且曰:“崇韬所以反于蜀者,以友谦为内应。友谦见崇韬 死,谋与存乂为郭氏报冤。”庄宗初疑其事,群伶、宦官日夜以为言。友谦闻之大 恐,将入朝以自明,将吏皆劝其毋行。友谦曰:“郭公有大功于国,而以谗死,我 不自明,谁为我言者!”乃单车入朝。景进使人诈为变书,告友谦反。庄宗惑之, 乃徙友谦义成军节度使,遣硃守殷夜以兵围其馆,驱友谦出徽安门外,杀之,复其 姓名。诏魏王继岌杀令德于遂州,王思同杀令锡于许州,夏鲁奇族其家属于河中。 鲁奇至其家,友谦妻张氏率其宗族二百馀口见鲁奇曰:“硃氏宗族当死,愿无滥及 平人。”乃别其婢仆百人,以其族百口就刑。张氏入室取其铁券示鲁奇曰:“此皇 帝所赐也,不知为何语!”鲁奇亦为之惭。

  友谦死,其将史武等七人皆坐友谦族诛,天下冤之。

  ○袁象先

  袁象先,宋州下邑人,唐南阳王恕己之后也。父敬初,梁太府卿、驸马都尉, 尚太祖妹,是为万安大长公主。象先以梁甥为宣武军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历宿、 洺、陈三州刺史。太祖即位,累迁左龙武统军、在京马步军都指挥使。

  太祖遇弑,友珪立。末帝留守东都,以大事谋于赵岩,岩曰:“此事如反掌耳, 但得招讨杨令公一言谕禁军,则事可成。”末帝即遣人之魏州,以谋告杨师厚,师 厚遣裨将王舜贤至洛阳与象先谋,象先许诺。是时,龙骧军将刘重遇戍于怀州,以 其军作乱,友珪遣霍彦威击败于鄢陵,其馀兵奔散,捕之甚急。末帝即召龙骧军在 东京者告之曰:“上以重遇故,欲尽召龙骧军至洛而诛之。”乃伪为友珪诏书示之, 龙骧军恐惧,不知所为,因告之曰:“友珪弑父与君,天下之贼也!尔能趋洛阳擒 之,以其首祭先帝,则所谓转祸而为福也。”军士踊跃曰:“王言是也。”末帝即 驰奏,言:“龙骧军反。”象先闻之,即引禁军千人入宫攻友珪,友珪死。末帝即 位,拜象先镇南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开封尹、判在京马步军诸军事。贞 明四年,为平卢军节度使,徙镇宣武。

  象先为梁将,未尝有战功,徒以甥故掌亲军。及诛友珪,有功于末帝。在宋州 十馀年,诛敛其民,积贷千万。庄宗灭梁,象先来朝洛阳,辇其资数十万,赂唐将 相、伶官、宦者及刘皇后等,由是内外翕然称其为人。庄宗待之甚厚,赐姓名为李 绍安,改宣武军为归德军,曰:“归德之名,为卿设也。”遣之还镇。是岁卒,年 六十,赠太师。

  象先二子,正辞官至刺史,泬周世宗时为横海军节度使。象先平生所积财产数 千万,邸舍四千间,其卒也,不以分诸子,而悉与正辞。正辞初以父任为飞龙副使。 唐废帝时,献钱五万缗,领衢州刺史。晋高祖入立,复献五万缗,求为真刺史。拜 雄州刺史,州在灵武之西,吐蕃界中。正辞惮,不欲行,复献钱数万,乃得免。正 辞不胜其忿,以衣带自经,其家人救之而止。出帝时,又献钱三万缗、银万两,出 帝怜之,欲与一内郡,未及而卒。

  正辞积钱盈室,室中尝有声如牛,人以为妖,劝其散积以禳之。正辞曰:“吾 闻物之有声,求其同类尔,宜益以钱,声必止。”闻者传以为笑。

  ○硃汉宾

  硃汉宾,字绩臣,亳州谯人也。其父元礼为军校,从梁军战,殁于清口。汉宾 为人有胆力,梁太祖以其父死战,怜之,以为养子。是时,梁方东攻兗、郓,郓州 硃瑾募其军中骁勇者,黥双雁于其颊,号“雁子都”。太祖闻之,乃更选勇士数百 人,号“落雁都”,以汉宾为指挥使。及汉宾贵,人犹以为“硃落雁”。汉宾事梁 为天威军使,历磁滑宋亳曹五州刺史、安远军节度使。庄宗灭梁,罢汉宾为右龙武 统军,待之颇薄。后庄宗因出游幸其第,汉宾妻有色而惠,因侍左右,进酒食,奏 歌舞,庄宗欢甚,留至夜漏二更而去,汉宾自此有宠。初,汉宾在梁也,与硃友谦 俱为太祖养子,而友谦年长,汉宾以兄事之。其后梁亡,汉宾数寓书友谦,友谦不 答,汉宾衔之。其后友谦见族,人皆以为汉宾有力。明宗入立,以汉宾为庄宗所厚, 恶之,以为右卫上将军。安重诲用事,汉宾依附之,相为婚姻,由是复得为昭义军 节度使。重诲死,汉宾罢为上将军,遂以太子少保致仕。汉宾为将,未尝有战功, 而临政能守法,好施惠,人颇爱之。清泰二年卒,年六十四。晋高祖时,赠太子少 傅,谥曰贞惠。

  ○段凝

  段凝,开封人也。初名明远,后更名凝。为渑池主簿。其父事梁太祖,以事坐 徙。后凝弃官,亦事太祖,为军巡使。又以其妹内太祖,妹有色,后为美人。凝为 人憸巧,善窥迎人意,又以妹故,太祖渐亲信之,常使监诸军。为怀州刺史,梁太 祖北征,过怀州,凝献馈甚丰,太祖大悦。过相州,相州刺史李思安献馈如常礼, 比凝为薄,太祖怒,思安因以得罪死。迁凝郑州刺史,使监兵于河上。李振亟请罢 之,太祖曰:“凝未有罪。”振曰:“待其有罪,则社稷亡矣!”然终不罢也。

  庄宗已下魏博,与梁相距河上。梁以王彦章为招讨使,凝为副。是时,末帝昏 乱,小人赵岩、张汉杰等用事,凝依附岩等为奸。彦章为招讨使,三日,用奇计破 唐德胜南城。而凝与彦章各自上其功,岩等从中匿彦章功状,悉归其功于凝。凝因 纳金岩等,求代彦章,末帝惑岩等言,卒以凝为招讨使,军于王村。是时,唐已下 郓州,凝乃自酸枣决河东注郓,以隔绝唐军,号“护驾水”。庄宗自郓趋汴,汴兵 悉已属凝,京师无备,乃遣张汉伦驰驲召凝于河上,汉伦中道坠马,伤不能进。已 而梁亡,凝率精兵五万降唐,庄宗赐以锦袍、御马。明日,凝奏:“故梁奸人赵岩、 张汉杰等十馀人侮弄权柄,残害生灵,请皆族之。”凝出入唐朝无隗色,见唐将相 若倡优,因伶人景进纳赂刘皇后,以求恩宠。庄宗甚亲爱之,赐姓名曰李绍钦,以 为泰宁军节度使。居月馀,用库钱数十万,有司请责其偿,庄宗释之。郭崇韬固请, 以为不可,庄宗怒曰:“朕为卿所制,都不自由!”终释之。

  庄宗遣李绍宏监诸将备契丹,凝军瓦桥关,以谄事绍宏,绍宏数荐凝可大用, 郭崇韬每以为不可。迁武胜军节度使。赵在礼反,绍宏请以凝招讨,庄宗使凝条奏 方略,凝所请偏裨,皆其故党,庄宗疑之,乃止。明宗即位,勒归田里。明年,长 流辽州,赐死。

  ○刘

  刘,汴州雍丘人也,世为宣武军牙将。梁太祖镇宣武,以军卒补队长,稍 以战功迁牙将,为襄州都指挥使。山南节度使王班为乱军所杀,乱军推为留后, 伪许之,明日飨士于庭,伏甲幕中,酒半,擒为乱者杀之。会梁遣陈晖兵亦至, 襄州平,以功拜复州刺史,徙亳、安二州。末帝时,为晋州观察留后,凡八年,日 与晋人交战。庄宗灭梁,来朝,庄宗劳之曰:“刘侯亡恙,尔居晋阳之南鄙久矣, 不早相闻,今日见访不其晚邪?”顿首谢罪,遣还镇,遂以为节度使,徙镇安远。 天成元年,以史敬镕代之,还京师,未至,拜武胜军节度使,以疾卒于道中,赠 侍中。

  ○周知裕

  周知裕,字好问,幽州人也。为刘仁恭骑将,仁恭为其子守光所囚,知裕去事 守光兄守文。守光又攻杀守文,乃与张万进立守文子延祚而事之。守光又杀廷祚, 以其子继威代之。万进杀继威,与知裕俱奔于梁。梁太祖得知裕喜甚,为置归化军, 以知裕为指挥使,凡与晋战所得,及兵背晋而归梁者,皆以隶知裕。梁、晋相拒河 上十馀年,其摧坚陷阵,归化一军为最,然知裕位不过刺史。庄宗入汴,知裕与段 凝军河上,闻梁已亡,欲自杀,为宾客故人止之,乃降唐。庄宗尤宠待之,诸将嫉 其宠,因猎射之,知裕走以免。庄宗为杀射者,以知裕为房州刺史。明宗时,历绛、 淄二州刺史,迁宿州团练使、安州留后。所居皆有善政。安州近淮,俗恶病者,父 母有疾,置之佗室,以竹竿系饮食委之,至死不近。知裕深患之,加以教道,由是 稍革。罢为右神武统军。应顺中卒,赠太傅。

  ○陆思鐸

  陆思鐸,澶州临黄人也。少事梁为宣武军卒,以善射知名。累迁拱辰左厢都指 挥使,领恩州刺史。梁、晋相拒河上,思鐸镂其姓名于箭筈以射晋军,而矢中庄宗 马鞍,庄宗拔矢,见思鐸姓名,奇之。其后灭梁,思鐸谒见,庄宗出其矢以示之, 思鐸伏地请死,庄宗慰而起之,拜龙武右厢都指挥使。晋高祖时,为陈、蔡二州刺 史。卒年五十四。思鐸在陈州,有善政,临终戒其子曰:“陈人爱我,我死则葬焉。” 遂葬于陈州。

【译文】

   张全义字国维,是濮州临濮人。

  年轻时以农家子弟在县里服役,县令多次侮辱他,张全义于是逃到黄巢贼军中。

  黄巢攻陷长安,任命张全义为吏部尚书、水运使。

  黄巢贼军被打败,逃到河阳追随诸葛爽。

  诸葛爽死,事奉他的儿子诸葛仲方。

  谴葛仲方被孙儒驱逐,张全义和李罕之分别占据河阳、洛阳而归附于梁,两人相处很好。

  但李罕之性格贪婪暴烈,天天以劫掠为事。

  张全义勤俭节约,治军有法,督促百姓耕田养殖。

  因此,李罕之常常缺食,而张全义常有节余。

  李罕之仰仗张全义供给他,张全义不能供给,两人因而有了矛盾。

  李罕之出兵进攻晋、绛二州,张全义袭取河阳,李罕之投奔晋,晋派兵救助孪罕之,围攻张全义很急。

  张全义向梁求兵,梁派牛存节、丁会等人率兵一万人从九鼎渡过黄河,在洗水打败李罕之,晋军解围离去。

  梁派丁会守河阳,张全义回师任河南尹。

  张全义感激梁救出自己,因此对梁尽心尽力。

  这时,河南遭受黄巢、孙儒的兵火蹂躏之后,城邑残破不全,全县不到一百户,张全义披剂斩棘,鼓励耕作养殖,亲自带着酒食,在田问慰劳百姓,修筑南、北二城让他们居住。

  数年后,人口兴盛物资齐备,老百姓十分信赖他。

  到梁太祖劫持唐昭宗束迁,修缮治理宫殿、官府、仓库,都是张全义出的力。

  张全义原名张言,唐昭宗赐名张全义。

  唐灭亡,张全义事奉梁,又请求改名,梁太祖赐名张宗奭。

  梁太祖性格猜忌,晚年尤其严重,张全义事奉他更加谨慎,最终以此免祸。

  自从梁和晋在河北作战,军队多次败逃,张全义就收聚士兵镗甲战马,月月进献以补充不足。

  梁太祖在蓓县兵败,路上患病,返回洛阳,到张全义的会节园避暑,住了十天,张全义的妻子女儿都被迫与其淫乱。

  他的儿子张继祚愤恨羞耻不能控制自己,想刺死梁太祖,张全义制止他说:“我被李罕之的军队包围在河阳,以木屑为食,只有一匹马,准备杀掉作军粮,死在朝夕之间,但梁兵救出我们,得以活到现在,这种恩不能忘。”张继祚纔作罢。

  曾有人对梁太祖谈起张全义,梁太祖召张全义,他的用意无法预料。

  张全义的妻子储氏聪明机敏有口才,急忙进见,严厉地说:“张宗奭不过是种田老翁罢了!守河南三十年,开荒种地,聚积财赋,协助陛下创业,如今已老道无用,已经没有作为了,而陛下疑心他是为什么呢?”梁太祖笑着说:“我没右恶意,你不要多说了。”张全义在梁做官,累拜中书令,食邑达一万三干卢,兼领忠武陕虢郑滑河阳节度使、判六军诸卫事、天下兵马副元帅,封为魏王。

  当初,张全义被李罕之打败,他的弟弟张全武和他的家属被晋兵抓获,晋王供给他们田宅,待他们很好,张全义常常暗中派人到太原通消息。

  到梁灭亡,唐庄宗进入汴梁,张全义从洛阳来朝见,以泥糊头等待治罪,唐庄宗安慰他说:“你家弟侄,有幸又相见了。”张全义伏地流涕。

  年老不能上前跪拜,派人扶着他登廷,犒赏饮宴竭尽欢乐,命皇子李继岌、皇弟李存纪等人都把他当哥哥对待。

  张全义于是不用梁赐给的姓名,请求恢复他的原名。

  而张全义还不能安心,于是重金贿赂刘皇后,把自己托付给她。

  当初,梁末帝到洛阳,准备在南郊祭天而未成,当时的仪仗法物还在,张全义于是请庄宗驾临洛阳,说南郊仪仗法物已准备好。

  唐庄宗非常高兴,加拜张全义为太师、尚书令。

  第二年十一月,唐庄宗到洛阳,在南郊祭天但礼器法物没准备好,于是改在来年二月,但不用过去的话责备张全义。

  因为皇后的缘故,对他更好,多次到他的府第,命皇后拜张全义为父亲,改封为齐王。

  当初,唐庄宗消灭梁,打算挖梁太祖的坟墓,开棺毁尸。

  张全义认为梁虽是仇敌,但现在已经将他全家灭掉,足够报仇了,开棺戮尸,不是帝王以大度昭示天下的做法。

  唐庄宗认为对,只是铲去墓前双阙罢了。

  张全义的监军曾得到李德裕平泉山庄的醒酒石,李德裕的孙子李延古,于是托张全义再次索回。

  监军气忿地说:“自从黄巢作乱以后,洛阳园宅不再能保,哪只是平泉山庄一个石头呢!”张全义曾在黄巢贼军中,认为这是讥讽自己,因而大怒,上奏鞭杀监军,天下的人都认为冤枉。

  他处理狱讼,以首先申诉的有理,老百姓颇感痛苦。

  同光四年,赵在礼在魏反叛,元行钦讨贼无功,唐庄宗想亲自率兵讨伐,大臣们都谏阻认为不行,于是说唐明宗可以率兵。

  这时,郭崇韬、朱友谦都已被杀,唐明宗从镇州前来朝见,张全义将他安置在自己家中,唐庄宗怀疑他,不想派他击讨伐。

  群臣坚持请求,不答应;最后张全义竭力辩说,唐庄宗纔答应。

  不久唐明宗到魏后果然反叛,张全义忧虑而死,时年七十五岁,赐谧号忠肃。

  其子张继祚,官做到上将军。

  晋高祖时,和张从实在河阳反叛,罪该灭族。

  而宰相桑维翰因他的父亲桑珙曾事奉张全义,于他有恩,请求保全他们,不答应,但只是杀掉张继祚和他的妻子儿女罢了。

  朱友谦字德光,是许州人。

  原名朱简,在渑池镇当兵,有罪逃离,在石濠、三乡之间做盗贼,过往的商人旅客都深受其苦。

  遇了很久,离去为陕州军校。

  陕州节度使王珙,为人严刻残酷,和他的弟弟王珂争夺河中,战败,他的牙将李墦和朱友谦策划,共同杀掉王珙,归附梁,梁太祖表奏李墦代替王珙。

  李墦立为节度使,朱友谦又率兵进攻他,李墦得以逃离,梁太祖又表奏朱友谦代替李墦。

  梁兵西攻李茂贞,梁太祖往来经过陕州,朱友谦事奉他尤其谨慎,于是请求说:“我本来没有功劳,而富贵到这步,都是元帅的力量!而且有幸和你同姓,希望更改名字以便排在你的儿子中。”梁太祖更加喜爱他,于是把他的名字改为朱友谦,收作儿子。

  梁太祖即位,改任河中节度使,积官升任中书令,封为冀王。

  梁太祖被杀,朱友珪即位,加封朱友谦为侍中,朱友谦虽接受任命,但心中常常不平。

  不久朱友珪派人召朱友谦入朝进见,朱友谦不去,于是归附于晋。

  朱友珪派招讨使韩肋率康怀英等的军队五万人攻打朱友谦。

  晋王出泽、潞二州救援他,在解县遇上康怀英,大败康怀英,追到白径岭,晚上打着火炬攻打他,康怀英又被打败,梁兵纔解围离去。

  朱友谦醉后睡在晋王的营帐中,晋王见了,望着他手下的人说:“冀王虽然大贵,但遣憾手臂太短了!”梁末帝即位,朱友谦又向梁称臣而不和晋绝交。

  贞阴六年,朱友谦派他的儿子朱令德袭取同州,驱逐节度使程全晖,于是请求兼领同州。

  梁末帝最初不答应,不久答应了,诏命还没到,朱友谦又反叛了,又和梁绝交而归附晋。

  梁末帝派刘郭等人讨伐他,刘郭被李存审打败。

  晋封朱友谦为西平王,加官守太尉,任命他的儿子朱令德为同州节度使。

  唐庄宗消灭梁入洛阳,朱友谦前来朝见,赐姓名叫李继麟,赏赐财物不计其数。

  第二年,加官守太师、尚书令,赐给铁券赦免死罪。

  任命他的儿子朱令德为遂州节度使,朱令锡为忠武军节度使,其余儿子和他的将校们做刺史的有十多人,恩宠之盛,当时无人可比。

  这时,宦官、乐官专权,多向朱友谦索求财物,朱友谦不能满足而推辞,宦官、乐官都生气了。

  唐兵伐蜀,朱友谦检阅他的精兵,令他的儿子朱令德率兵从军。

  到郭崇韬被杀,乐官景进说:“唐兵最初出征时,朱友谦以为是讨伐自己,检阅军队作防备。”又说:“和郭崇韬谋反。”进而说:“郭崇韬之所以在蜀反叛,是把朱友谦作为内应。

  朱友谦见郭崇韬死了,谋划和李存火一道替郭氏报仇。”唐庄宗最初怀疑逭事,乐官、宦官们经常说他的坏话。

  朱友谦听说后十分恐惧,准备进朝为自己辩明是非,将吏们都劝他不要去。

  朱友谦说:“郭公对国家有大功,却因别人说坏话而死,我不替自己辩白,谁为我说话!”于是单车进朝。

  景进派人伪造叛变的书信,诬告朱友谦谋反。

  唐庄宗疑惑,于是改朱友谦任义成军节度使,派朱守殷晚上率兵包围他的住所,把朱友谦赶出徽安门外,杀了他,恢复他的姓名。

  诏魏王李继岌在遂州杀死朱令德,王思同在许州杀死朱令锡,夏鲁奇在河中把他的家属杀掉。

  夏鲁奇到朱友谦家,朱友谦的妻子张氏率领他的宗族雨百多人见夏鲁奇说:“朱氏宗族应当处死,希望不要滥杀平民。”于是和奴婢仆人一百人告别,率领宗族一百人就刑。

  张氏进屋敢出铁券给夏鲁奇看,说:“这是皇帝颁赐的,不知写的什么话!”夏鲁奇也为此羞愧。

  朱友谦死后,他的将领史武等七人都因朱友谦牵连被灭族,天下的人都认为他们冤枉。

  袁象先是宋州下邑人,唐南阳王袁恕己的后代。

  父亲袁敬初,是梁太府卿、驸马都尉,娶梁太祖的妹妹,这就是万安大长公主。

  袁象先因为是梁王的外甥,任宣武军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历任宿、沼、陈三州刺史。

  梁太祖即位,屡经升迁至左龙武统军、在京马步军都指挥使。

  梁太祖被杀,朱友珪即位。

  梁末帝留守东都,以大事和趟岩商量,赵岩说:“这事易如反掌,只须有招讨使杨令公一句话晓谕禁军,就可成事。”梁末帝就派人到魏州,把计谋告诉杨师厚,杨师厚派副将王舜贤到洛阳和袁象先商议,袁象先答应了。

  这时,龙壤军大将刘重遇在怀州戍守,率领他的军队作乱,朱友珪派霍彦威在鄢陵打败他,其残余的士兵逃散,追捕他们很紧。

  梁末帝于是召集在束京的龙壤军告诉他们说:“皇上因刘重遇的缘故,打算全部召龙酿军到洛阳杀掉他们。”于是伪造朱友珪的诏书给他们看,龙骏军恐惧,不知所措,就告诉他们说:“朱友珪杀害父亲和君主,是天下的叛贼!你们如能赴洛阳擒获他,拿他的头祭祀先帝,那就是人们说的转祸为福了。”军士们欢呼踊跃,说:“你的话说得对。”梁末帝随即驰马上奏,说:“龙骏军反了。”袁象先听说后,就率禁军一千人造宫攻打朱友珪,朱友珪死。

  梁末帝即位,拜袁象先为镇南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开封尹、兼在京马步军诸军事。

  贞明四年,任平卢军节度使,改宣武节度使。

  袁象先任梁将,不曾有战功,只因为是梁王外甥的缘故掌管禁军。

  到诛杀朱友珪时,对梁末帝有功。

  在宋州十多年,搜刮他的百姓,积聚财货上千万。

  唐庄宗消灭梁,袁象先来洛阳朝见,用车载着数十万家产,贿赂唐的将相、乐官、宦官和刘皇后等人,从此朝廷内外都同声称赞他的为人。

  唐庄宗待他很好,赐姓名叫李绍安,改宣武军为归德军,说:“归德这个名称,是为你取的。”派他返回节镇。

  这年死去,年龄六十岁,赠太师。

  袁象先有两个儿子,袁正辞官做到刺史,袁义在周世宗时任横海军节度使。

  袁象先平生积聚的财产数千万,房舍四千间,他死时,不拿来分给各个儿子,而全部给了袁正辞。

  袁正辞最初以父亲恩荫被任为飞龙副使。

  唐废帝时,献钱五万缉,兼任衢州刺史。

  晋高祖入京师即位,又献钱五万缙,求做真刺史。

  拜为雄州刺史,州城在灵武西面,吐蕃界内。

  袁正辞害怕,不想去,又献钱数万,纔得以免职。

  袁正辞忿恨到极点,用衣带上吊自杀,直至家人来救他,纔作罢。

  晋出帝时,又献钱三万缙、银一万两,晋出帝可怜他,想给他一个内地州郡,没来得及赴任就死了。

  袁正辞积钱满屋,屋中曾有声音如牛叫一样,人们以为是妖怪,劝他散财以消灾。

  袁正辞说:“我听说物类发出声音,不过是在寻求它的同类罢了,应当增加钱财,声音就必定停止。”听到的人都传为笑话。

  朱汉宾字绩臣,毫州谯县人。

  父亲朱元礼任军校,跟随梁军作战,在清口阵亡。

  朱漠宾为人有胆量勇力,梁太祖因他的父亲战死,哀怜他,把他收作养子。

  这时,梁正东攻充、郫二州,郓州朱瑾招募军中骁悍勇猛的人,在他们脸上刻上两只雁,号称“雁子都”。

  梁太祖获知后,就重新挑选数百勇士,号称“落雁都”,任朱漠宾为指挥使。

  到朱汉宾显贵后,人们还叫他“朱落雁”。

  朱漠宾在梁任天威军使,历任磁、滑、宋、毫、曹五州刺史,安远军节度使。

  唐庄宗消灭梁,罢朱漠宾为右龙武统军,对他很不看重。

  后来唐庄宗因出游到他的府第,朱汉宾的妻子有美色而又贤惠,趁机在左右侍奉,送进酒食,演奏歌舞,唐庄宗很高兴,逗留到晚上二更天纔离开,朱漠宾从此受宠。

  当初,朱汉宾在梁,和朱友谦都是梁太祖的养子,而朱友谦年长,朱汉宾把他当哥哥对待。

  后来梁灭亡,朱汉宾多次致书朱友谦,朱友谦不答复,朱汉宾对此怀恨在心。

  后来朱友谦被灭族,人们都认焉朱漠宾出了力。

  唐明宗即位,因朱汉宾受唐庄宗厚待,讨厌他,任命他为右卫上将军。

  安重诲专权,朱汉宾依附于他,结为亲家,因此又得以担任昭义军节度使。

  安重诲死后,朱汉宾被罢为上将军,于是以太子少保退休。

  朱漠宾为将,不曾有战功,而处理政事能够守法,喜好施舍,人们颇为喜爱他。

  清泰二年死,六十四岁。

  晋高祖时,赠太子少傅,赐谧号贞惠。

  段凝是开封人。

  原名段明远,后来改名叫段凝。

  任渑池主簿。

  父亲事奉梁太祖,因事治罪被调职。

  后来段凝弃官不做,也事奉梁太祖,任军巡使。

  又把他的妹妹献给梁太祖,他的妹妹有美色,后来封为美人。

  段凝为人奸佞乖巧,善于窥视迎合人意,又因他妹妹的缘故,梁太祖逐渐亲近信任他,常派他监理各军。

  任怀州刺史,梁太祖北征,经过怀州,段凝进献镘赠十分丰厚,梁太祖大喜。

  经过相州,相州刺史李思安按常礼进献饺赠,比段凝菲薄,梁太祖发怒,李思安因而得罪被处死。

  升迁段凝为郑州刺史,派他在黄河边监军。

  李振多次请求罢免他,梁太祖说:“段凝没有罪。”李振说:“等他有罪时,国家就亡了!”但最终没有罢免他。

  唐庄宗攻克魏博,和梁在黄河边相对抗。

  梁派王彦章为招讨便,段凝为副使。

  这时,梁末帝昏庸惑乱,小人赵岩、张汉杰等专权,段凝依附赵岩等人为奸。

  王彦章任招讨使三天,就用奇计攻破唐的德胜南城。

  而段凝和王彦章各自上奏报功,赵岩等人从中隐瞒王彦章的报功奏状,把功劳全部归于段凝。

  段凝趁机向赵岩等人献纳金银,请求代替王彦章,梁末帝被赵岩等人迷惑,最终任段凝为招讨使,驻扎在王村。

  这时,唐已攻克郓州,段凝于是从酸枣决黄河水柬灌郓州,以隔绝唐军,号称“护驾水”。

  唐庄宗从郸州奔赴汴梁,汴梁兵已全部归属段凝,京师没有防备,于是派张汉伦乘驿车飞驰到黄河边召段凝,张漠伦半路上从马上摔下,受伤不能前进。

  不久梁灭亡,段凝率五万精兵向唐投降,唐庄宋赐给他锦袍、御马。

  第二天,段凝上奏:“故梁的奸人赵岩、张漠杰等十多人玩弄权柄,残害百姓,请一并将他们灭族。”段凝在唐的朝廷中出入面无愧色,见到唐的将相就像歌舞艺人,通过乐官景进贿赂刘皇后,来求得恩宠。

  唐庄宗很亲近喜欢他,赐姓名叫李绍钦,任命他为泰宁军节度使。

  在任一个多月,花费库钱数十万,有关官府请求责令他赔偿,唐庄宗未追究。

  郭崇韬坚持请求要他赔偿,认为不能宽恕,唐庄宗发怒说:“我被你控制,全不能自由!”最终开脱了他。

  唐庄宗派李绍宏监督诸将防备契丹,段凝驻扎在瓦桥关,谄媚事奉李绍宏,李绍宏多次荐举段凝可以重用,郭崇韬每每认为不行。

  调任武胜军节度使。

  趟在礼反叛,李绍宏请求以段凝为招讨使,唐庄宗令段凝分条奏报作战计划,段凝请求任用的将佐,都是他的旧党,唐庄宗怀疑他,纔作罢。

  唐明宗即位,勒令他回到乡里。

  第二年,流放到辽州,赐死。

  刘圮是汴州雍丘人,世代任宣武军牙将。

  梁太祖为宣武节度使,刘圮从士兵补为队长,逐渐以战功升为牙将,任襄州都指挥使。

  山南节度使王班被乱军杀死,乱军推举刘圮任留后,刘圮假装答应他们,第二天在庭中宴请士卒,在帷幕中埋伏甲兵,酒宴中间,擒获作乱的人杀掉。

  恰逢梁派遣陈晖的军队也到了,襄州平定,因功拜为复州刺史,改任亳、安二州刺史。

  梁末帝时,任晋州观察留后,一共八年,天天和晋人交战。

  唐庄宗消灭梁,刘圮前来朝拜,唐庄宗慰劳他说:“刘侯没有疾病吧?你住在晋阳的南郊很久了,不早通消息,今天来拜访我,不是晚了吗?”刘圮叩头谢罪,遣送他回镇,于是任命为节度使,改镇安远。

  天成元年,以史敬镕代替他,刘圮返回京师,还没有到,拜为武胜军节度使,因病死在途中,赠侍中。

  同知裕字好问,是幽州人。

  为刘仁恭的骑将,刘仁恭被他的儿子刘守光囚禁,周知裕离去,事奉刘守光的哥哥刘守文。

  刘守光又攻杀刘守文,于是和张万进拥立刘守文的儿子刘延祚而事奉他。

  刘守光又杀刘延祚,让他的儿子刘继威代替。

  张万进杀掉刘继威,和周知裕都逃奔到梁。

  梁太祖得到周知裕很高兴,为他设置归化军,任命周知裕为指挥使,凡是和晋作战所俘获的人,以及背叛晋归附梁的士兵,都归属周知裕。

  梁、晋在黄河边相拒十多年,梁军摧毁坚城攻陷阵地,归化一军功劳最大,但周知裕的官位没有超过刺史。

  唐庄宗入汴,周知裕和段凝驻扎在黄河上,听说梁已灭亡,想要白杀,被宾客旧友劝阻,于是向唐投降。

  唐庄宗尤其宠爱优待他,诸将嫉恨他受到的恩宠,藉打猎之机射杀他,周知裕逃跑而幸免。

  唐庄宗替他杀掉射他的人,任命周知裕为房州刺史。

  唐明宗时,历任绛、淄二州刺史,迁宿州团练使、安州留后。

  所在之地都有善政。

  安州靠近淮河,民俗讨厌患病的人,父母有病,就被安置在别的房屋中,用竹竿系着饮食投给他们吃,到死也不靠近他们。

  周知裕对此很忧虑,加以教导,从此逐渐革除这一风俗。

  罢为右神武统军。

  应顺年问死,赠太傅。

  陆思铎是澶州临黄人。

  年轻时在梁宣武军当兵,以善于射箭出名。

  屡经升迁至拱辰左厢都指挥使,领恩州刺史。

  梁、晋在黄河边相拒,陆思铎把他的姓名刻在箭末射击晋军,而箭射中唐庄宗的马鞍,唐庄宗拔下箭,看见陆思铎的姓名,觉得他非同寻常。

  后来消灭梁,陆思铎拜见,唐庄宗拿出箭给他看,陆思铎伏在地上请求处死,唐庄宗安慰扶起他,拜为龙武右厢都指挥使。

  晋高祖时,任陈、蔡二州刺史。

  死时五十四岁。

  陆思铎在陈州,有善政,临终时告诫他的儿子说:“陈州人爱戴我,我死了就埋在那里。”于是安葬在陈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