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五代史·列传

杂传第二十八

  ○李茂贞

  李茂贞,深州博野人也。本姓宋,名文通,为博野军卒,戍凤翔。黄巢犯京师, 郑畋以博野军击贼,茂贞以功自队长迁军校。光启元年,硃玫反,僖宗出居兴元。 玫遣王行瑜攻大散关,茂贞与保銮都将李钅延等败行瑜于大唐峰。明年,玫遂败死。 茂贞以功自扈跸都头拜武定军节度使,赐以姓名。扈跸东归,至凤翔,凤翔节度使 李昌符与天威都头杨守立争道,以兵相攻,昌符不胜,走陇州。僖宗遣茂贞击杀昌 符,以功拜凤翔陇右节度使。大顺元年,封陇西郡王。

  二年,枢密使杨复恭得罪,奔于兴元,兴元节度使杨守亮,复恭之养子也,纳 之。茂贞乃上书言复恭父子罪皆当诛,因自请为山南招讨使。昭宗以宦者故,难之, 未许。茂贞擅发兵攻破兴元,复恭父子见杀。茂贞表其子继密权知兴元军府事,昭 宗乃徙茂贞山南西道节度使,以宰相徐彦若镇凤翔。茂贞不奉诏,上表自论曰: “但虑军情忽变,戎马难羁。徒令甸服生灵,因兹受币;未审乘舆播越,自此何之?” 昭宗以茂贞表辞不逊,不能忍,以问宰相杜让能,让能以谓:“茂贞地大兵强,而 唐力未可以致讨;凤翔又近京师,易以自危而难于后悔,佗日虽欲诛晁错以谢诸侯, 恐不能也。”昭宗怒曰:“吾不能孱孱坐受凌弱!”乃责让能治兵,而以覃王嗣周 为京西招讨使。令下,京师市人皆知不可,相与聚承天门,遮宰相请无举兵,争投 瓦石击宰相,宰相下舆而走,亡其堂印,人情大恐,昭宗意益坚。覃王率扈驾军五 十四都战于盩厔,唐军败溃,茂贞遂犯京师,屯于三桥。昭宗御安福门,杀两枢密 以谢茂贞,使罢兵。茂贞素与让能有隙,因曰:“谋举兵者非两枢密,乃让能也。” 陈兵临皋驿,请杀让能。让能曰:“臣故先言之矣,惟杀臣可以纾国难。”昭宗泣 下沾襟,贬让能雷州司户参军,赐死,茂贞乃罢兵。

  明年,河中节度使王重盈卒,其诸子珂、珙争立。晋王李克用请立珂,茂贞与 韩建、王行瑜请立珙,昭宗不许。茂贞等怒,率三镇兵犯京师,谋废昭宗,立吉王 保。未果,而晋王亦举兵,茂贞惧,乃杀宰相韦昭度、李磎,留其养子继鹏以兵二 千宿卫而去。晋兵至河中,继鹏与行瑜弟行实等争劫昭宗出奔,京师大乱,昭宗出 居于石门。茂贞以兵至鄠县,斩继鹏自赎。晋兵已破王行瑜,还军渭北,请击茂贞。 昭宗以谓晋远而茂贞近,因欲庇之以为德,而冀缓急之可恃也;且茂贞已杀其子自 赎矣,乃诏罢归晋军。克用叹曰:“唐不诛茂贞,忧未已也!”

  昭宗自石门还,益募安圣、捧宸等军万馀人,以诸王将之。茂贞谓唐将讨己, 亦治兵请觐,京师大恐,居人亡入山谷。茂贞遂犯京师,昭宗遣覃王拒之,覃王至 三桥,军溃,昭宗出居于华州。遣宰相孙偓以兵讨茂贞,韩建为茂贞请,乃已。久 之,加拜茂贞尚书令,封岐王。其后,昭宗为宦者所废,既反正,宰相崔胤欲借梁 兵诛诸宦者,阴与梁太祖谋之。中尉韩全诲等,亦倚茂贞之强,以为外援,茂贞遣 其子继筠以兵数千宿卫京师,宦者恃岐兵,益骄不可制。

  天复元年,胤召梁太祖以西,梁军至同州,全诲等惧,与继筠劫昭宗幸凤翔。 梁军围之逾年,茂贞每战辄败,闭壁不敢出。城中薪食俱尽,自冬涉春,雨雪不止, 民冻饿死者日以千数。米斗直钱七千,至烧人屎煮尸而食。父自食其子,人有争其 肉者,曰:“此吾子也,汝安得而食之!”人肉斤直钱百,狗肉斤直钱五百。父甘 食其子,而人肉贱于狗。天子于宫中设小磨,遣宫人自屑豆麦以供御,自后宫、诸 王十六宅,冻馁而死者日三四。城中人相与邀遮茂贞,求路以为生。茂贞穷急,谋 以天子与梁以为解。昭宗谓茂贞曰:“朕与六宫皆一日食粥,一日食不托,安能不 与梁和乎?”三年正月,茂贞与梁约和,斩韩全诲等二十馀人,传首梁军,梁围解。 天子虽得出,然梁遂劫东迁而唐亡,茂贞非惟亡唐,亦自困矣。

  及梁太祖即位,诸侯之强者皆相次称帝,独茂贞不能,但称岐王,开府置官属, 以妻为皇后,鸣梢羽扇视朝,出入拟天子而已。茂贞居岐,以宽仁爱物,民颇安之, 尝以地狭赋薄,下令搉油,因禁城门无内松薪,以其可为炬也,有优者诮之曰: “臣请并禁月明。”茂贞笑而不怒。

  初,茂贞破杨守亮取兴元,而邠、宁、鄜坊皆附之,有地二十州,其被梁围也, 兴元入于蜀;开平已后,邠、宁、鄜、坊入于梁,秦、凤、阶、成又入于蜀;当梁 末年,所有七州而已。

  庄宗已破梁,茂贞称岐王,上笺以季父行自处。及闻入洛,乃上表称臣,遣其 子从严来朝。庄宗以其耆老,甚尊礼之,改封秦王,诏书不名。同光二年,以疾 卒,年六十九,谥曰忠敬。

  从严为人柔而善书画,茂贞承制拜从严彰义军节度使。茂贞卒,拜凤翔节 度使。魏王继岌征蜀,为供军转运应接使。蜀平,继岌遣从严部送王衍,行至凤 翔,监军使柴重厚拒而不纳,从严遂东至华州,闻庄宗之难乃西归。明宗入立, 闻重厚尝拒从严,遣人诛之。从严上书,言重厚守凤翔,军民无所扰,愿贷其 过。虽不许,士人以此多之。历镇宣武、天平。从严有田千顷、竹千亩在凤翔, 惧侵民利,未尝省理,凤翔人爱之。废帝起凤翔,将行,凤翔人叩马乞从严。废 帝入立,复以从严为凤翔节度使,卒年四十九。

  ○韩建

  韩建,字佐时,许州长社人也。少为蔡州军校,隶忠武军将鹿晏弘。从杨复光 攻黄巢于长安,巢已破,复光亦死,晏弘与建等无所属,乃以麾下兵西迎僖宗于蜀, 所过攻劫。行至兴元,逐牛丛,据山南。已而不能守,晏弘东走许州,建乃奔于蜀, 拜金吾卫将军。僖宗还长安,建为潼关防御使、华州刺史。华州数经大兵,户口流 散,建少贱,习农事,乃披荆棘,督民耕植,出入闾里,问其疾苦。建初不知书, 乃使人题其所服器皿床榻,为其名目以视之,久乃渐通文字。见《玉篇》,喜曰: “吾以类求之,何所不得也。”因以通音韵声偶,暇则课学书史。是时,天下已乱, 诸镇皆武夫,独建抚缉兵民,又好学。荆南成汭时冒姓郭,亦善缉荆楚。当时号为 “北韩南郭”。

  大顺元年,以兵属张浚伐晋,浚败,建自含山遁归。河中王重盈死,诸子珂、 珙争立,晋人助珂,建与王行瑜、李茂贞助珙。昭宗不许,建等大怒,以三镇兵犯 京师。昭宗见建等责之,行瑜、茂贞惶恐战汗不能语,独建前自陈述。乃杀宰相韦 昭度、李磎等,谋废昭宗。会晋举兵且至,建等惧,乃还。晋兵问罪三镇,兵傅华 州,建登城呼曰:“弊邑未常失礼于大国,何为见攻?”晋人曰:“君以兵犯天子, 杀大臣,是以讨也。”已而与晋和。

  乾宁三年,李茂贞复犯京师,昭宗将奔太原,次渭北,建遣子允请幸华州。昭 宗又欲如鄜州,建追及昭宗于富平,泣曰:“籓臣倔强,非止茂贞,若舍近畿而巡 极塞,乘舆渡河,不可复矣!”昭宗亦泣,遂幸华州。

  是时,天子孤弱,独有殿后军及定州三都将李筠等兵千馀人为卫,以诸王将之。 建已得昭宗幸其镇,遂欲制之,因请罢诸王将兵,散去殿后诸军,累表不报。昭宗 登齐云楼,西北顾望京师,作《菩萨蛮辞》三章以思归,其卒章曰:“野烟生碧树, 陌上行人去。安得有英雄,迎归大内中?”酒酣,与从臣悲歌泣下,建与诸王皆属 和之。建心尤不悦,因遣人告诸王谋杀建、劫天子幸佗镇。昭宗召建,将辨之,建 称疾不出,乃遣诸王自诣,建不见。请送诸王十六宅,昭宗难之。建乃率精兵数千 围行宫,请诛李筠。昭宗大惧,遽诏斩筠,悉散殿后及三都卫兵,幽诸王于十六宅。 昭宗益悔幸华,遣延王戒丕使于晋,以谋兴复。戒丕还,建与中尉刘季述诬诸王谋 反,以兵围十六宅,诸王皆登屋叫呼,遂见杀。昭宗无如之何,为建立德政碑以慰 安之。

  建已杀诸王,乃营南庄,起楼阁,欲邀昭宗游幸,因以废之而立德王裕。其父 叔丰谓建曰:“汝陈、许间一田夫尔,遭时之乱,蒙天子厚恩至此,欲以两州百里 之地行大事,覆族之祸,吾不忍见,不如先死!”因泣下歔欷。李茂贞、梁太祖皆 欲发兵迎天子,建稍恐惧,乃止。光化元年,昭宗还长安,自为建画像,封建颍川 郡王,赐以铁券。建辞王爵,乃封建许国公。

  梁太祖以兵向长安,遣张存敬攻同州,建判官司马鄴以城降,太祖使鄴召建, 建乃出降。太祖责建背己,建曰:“判官李巨川之谋也。”太祖怒,即杀巨川,以 建从行。

  昭宗东迁,建从至洛,昭宗举酒属太祖与建曰:“迁都之后,国步小康,社稷 安危,系卿两人。”次何皇后举觞,建蹑太祖足,太祖乃阳醉去。建出,谓太祖曰: “天子与宫人眼语,幕下有兵仗声,恐公不免也。”太祖以故尤德之,表建平卢军 节度使。

  太祖即位,拜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太祖性刚暴,臣下莫敢谏诤,惟建时有 言,太祖亦优容之。太祖郊于洛,建为大礼使。罢相,出镇许州,太祖崩,许州军 乱,见杀,年五十八。

  ○李仁福

  李仁福,不知其世家。当唐僖宗时,有拓拔思敬者,为夏州偏将,后以与破黄 巢功,赐姓李氏,拜夏州节度使。思敬卒,乾宁二年,以其弟思谏为节度使。

  自唐末天下大乱,史官实录多阙,诸镇因时倔起,自非有大善恶暴著于世者, 不能纪其始终。是时,兴元、凤翔、邠宁、鄜坊、河中、同华诸镇之兵,四面并起 而交争,独灵夏未尝为唐患,而亦无大功。硃玫之乱,思敬与鄜州李思孝皆以兵屯 渭桥。其后,黄巢陷京师,王重荣、李克用等会诸镇兵讨贼,思敬与破巢复京师, 然皆未尝有所可称,故思敬之世次、功过不显而无传。

  梁开平二年,思谏卒,军中立其子彝昌为留后,梁即拜彝昌节度使。明年,其 将高宗益作乱,杀彝昌。是时,仁福为蕃部指挥使,戍兵于外,军中乃迎仁福立之, 不知其于思谏为亲疏也。是岁四月,拜仁福检校司空、定难军节度使。终梁之世, 奉正朔而已。是时,岐王李茂贞,晋王李克用,数会兵攻仁福,梁辄出兵救之。仁 福累官至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朔方王。长兴四年三月卒,其子彝超自立为留后。

  自仁福时,边将多言仁福通于契丹,恐为边患。明宗因其卒,乃以彝超为延州 刺史、彰武军节度使,而徙彰武安从进代之。恐彝超不受代,遣邠州药彦稠以兵五 万送从进之镇。彝超果不受代,从进与彦稠以兵围之,百馀日不克。夏州城壁素坚, 故老传言赫连勃勃蒸土筑之,从进等穴地道,至城下坚如铁石,凿不能入。彝超外 招党项,抄掠从进等粮道,自陕以西,民运斗粟束刍,其费数千,人不堪命,道路 愁苦。明宗遂释不攻,以彝超为定难军节度使。清泰二年卒。

  其弟彝兴,累官检校太师兼侍中,周显德中,封西平王,其后事具国史。

  ○韩逊

  韩逊,不知其世家。初为灵武军校,当唐末之乱,据有灵盐,唐即以为节度使, 而史失不录,不见其事。梁开平三年,封朔方节度使韩逊为颍川王,始见于史。是 时,邠宁杨崇本、鄜延李周彝、凤翔李茂贞,皆与梁争战,独逊与夏州李思谏臣属 于梁,未尝以兵争。李茂贞尝遣刘知俊攻逊,不能克,逊亦善抚其部,人皆爱之, 为逊立生祠。

  贞明中,逊卒,军中立其子洙为留后,梁即以为节度使。至庄宗时,又以洙兼 河西节度。天成四年,洙卒,即以洙子澄为朔方军留后。其将李宾作乱,澄乃上章 请师于朝,明宗以康福为朔方河西节度使以代澄,由是命吏而相代矣。韩氏自逊有 灵武,传世皆无所称述,澄后不知其所终。

  ○杨崇本

  杨崇本,幼事李茂贞,养以为子,冒姓李,名曰继徽,茂贞表崇本静难军节度 使。梁太祖攻岐未下,乃移兵攻邠州,崇本迎降,太祖使复其姓,赐名崇本,迁其 家于河中以为质。崇本妻有美色,太祖用兵,往来河中,尝幸之。崇本妻颇愧耻, 间遣人诮崇本曰:“大丈夫不能庇其伉俪,我已为硃公妇矣,无面视君,有刀绳而 已!”崇本涕泣愤怒。其后梁兵解岐围,崇本妻得归,崇本乃复背梁归茂贞。茂贞 西连蜀兵会崇本攻雍、华,关西大震。太祖以兵西至河中,遣郴王友裕击之,友裕 至永寿而卒,梁兵乃旋。崇本屯美原,太祖复遣刘知俊、康怀英等击之,崇本大败, 自此不复东。乾化四年,为其子彦鲁所杀。崇本养子李保衡,杀彦鲁以降梁。

  ○高万兴

  高万兴,河西人也。唐末,河西属李茂贞,茂贞将胡敬璋为延州刺史,万兴与 其弟万金俱事敬璋为骑将。敬璋死,其将刘万子代为刺史。梁开平二年,葬于州南, 万子在会,其将许从实杀万子,自为延州刺史。是时,万兴兄弟皆将兵戍境上,闻 万子死,以其部下数千人,降梁。

  梁太祖兵屯河中,遣同州刘知俊以兵应万兴,攻丹州,执其刺史崔公实。进攻 延州,执许从实。鄜州李彦容、坊州李彦昱皆弃城走。梁太祖乃以万兴为延州刺史、 忠义军节度使,以牛存节为保大军节度使。已而刘知俊叛,乃徙存节守同州,以万 金为保大军节度使。万兴累迁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渤海郡王。贞明四年,万金卒, 乃以万兴为鄜延节度使,进封延安郡王,徙封北平王。梁亡,庄宗入洛,万兴尝一 来朝。同光三年,卒于镇。

  万兴兄弟皆骁勇,而未尝立战功,然以戍兵降梁,梁取鄜、坊、丹、延自万兴 始,故其兄弟世守其土。

  万兴死,子允韬代立,长兴元年徙镇安国,又徙义成,清泰中卒。

  万金子允权,开运中为肤施令,罢居于家。是时,周密为彰信军节度使,契丹 灭晋,延州军乱,逐密,密守东城,而西城之兵以允权为留后。闻汉高祖起太原, 遂归汉,即拜节度使,广顺三年卒。

  ○温韬

  温韬,京兆华原人也。少为盗,后事李茂贞,为华原镇将,冒姓李,名彦韬。 茂贞以华原县为耀州,以韬为刺史。梁太祖围茂贞于凤翔,韬以耀州降梁,已而复 叛归茂贞。茂贞又以美原县为鼎州,建义胜军,以韬为节度使。末帝时,韬复叛茂 贞降梁,梁改耀州为崇州,鼎州为裕州,义胜为静胜军,即以韬为节度使,复其姓 温,更其名曰昭图。

  韬在镇七年,唐诸陵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取其所藏金宝,而昭陵最固,韬 从埏道下,见宫室制度闳丽,不异人间,中为正寝,东西厢列石床,床上石函中为 铁匣,悉藏前世图书,钟、王笔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遂传人间,惟乾陵风雨 不可发。

  其后硃友谦叛梁,取同州,晋王以兵援友谦而趋华原,韬惧,求徙佗镇,遂徙 忠武。庄宗灭梁,韬自许来朝,因伶人景进纳赂刘皇后,皇后为言之,庄宗待韬甚 厚,赐姓名曰李绍冲。郭崇韬曰:“此劫陵贼尔,罪不可赦!”庄宗曰:“已宥之 矣,不可失信。”遽遣还镇。明宗入洛,与段凝俱收下狱,已而赦之,勒归田里。 明年,流于德州,赐死。

  呜呼,厚葬之弊,自秦汉已来,率多聪明英伟之主,虽有高谈善说之士,极陈 其祸福,有不能开其惑者矣!岂非富贵之欲,溺其所自私者笃,而未然之祸,难述 于无形,不足以动其心欤?然而闻温韬之事者,可以少戒也!五代之君,往往不得 其死,何暇顾其后哉!独周太祖能鉴韬之祸,其将终也,为书以遗世宗,使以瓦棺、 纸衣而敛。将葬,开棺示人,既葬,刻石以告后世,毋作下宫,毋置守陵妾。其意 丁宁切至,然实录不书其葬之薄厚也。又使葬其平生所服衮冕、通天冠、绛纱袍各 二,其一于京师,其一于澶州;又葬其剑、甲各二,其一于河中,其一于大名者, 莫能原其旨也。

【译文】

  李茂贞是深州博野人。

  原本姓宋,名叫文通,在博野军当兵,戍守凤翔。

  黄巢侵犯京师,郑畋率博野军攻打贼军,李茂贞因功从队长升任军校。

  光启元年,朱玫反频,唐僖宗出逃住在兴元。

  朱玫派王行瑜进攻大散关,李茂贞和保銮都将李键等人在大唐峰打败王行瑜。

  第二年,朱玫就战败而死。

  李茂贞因功从扈跸都头拜为武定军节度使,赐给他姓名。

  护从皇帝车驾束归,到凤翔,凤翔节度使李昌符和天威都头杨守立争路,率兵相攻,李昌符没有取胜,逃到陇州。

  唐僖宗派李茂贞击杀李昌符,因功拜为凤翔陇右节度使。

  大顺元年,封为陇西郡王。

  二年,枢密使杨复恭犯罪,逃奔到兴元,兴元节度使杨守亮,是杨复恭的养子,收留了他。

  李茂贞于是上书说按杨复恭父子的罪行都应杀掉,于是自己请求任山南招讨使。

  唐昭宗由于宦官的缘故,感到为难,没有答应。

  李茂贞擅自出兵攻破兴元,杨复恭父子被杀死()李茂贞上表请求任他的儿子李继密暂且主持兴元军府事,唐昭宗于是调任李茂贞为山南西道节度使,任命宰相徐彦若镇守凤翔。

  李茂贞不遵从诏令,上表为自己辩论说:“只是忧虑军情突变,军士难以控制。

  枉自让王畿附近的百姓,因此受到损害;不知道皇上流亡,从此到哪里去?”唐昭宗因李茂贞表中的话不恭敬,不能忍受,因此向宰相杜让能询问,杜让能说:“李茂贞地大兵强,而唐的实力不能够讨伐他;凤翔又靠近京师,容易给自己造成危害而难以后悔,以后即使想诛杀晁错向诸侯谢罪,恐怕都不能够了。”唐昭宗发怒说:“我不能懦弱地坐着忍受凌辱!”于是责令杜让能整治军队,而任命覃王李嗣周为京西招讨使。

  命令下达后,京师市民都知道不行,一起聚集在承天门,阻止宰相请求不要出兵,争相投掷瓦块石头打宰相,宰相下车而逃,丢失了他的印,人们心里十分恐惧,唐昭宗的主意更加坚定。

  覃王率领扈驾军五十四都在盘历打仗,唐军战败溃散,李茂贞于是进犯京师,屯驻在三桥。

  唐昭宗到安福门,杀掉两个枢密使向李茂贞请罪,求他罢兵。

  李茂贞素来和杜让能有矛盾,于是说:“策划出兵的不是两个枢密使,而是杜让能。”在临皋驿布兵,请求杀掉杜让能。

  杜让能说:“我过去说过,只有杀掉我纔能够解除国难(\”唐昭宗流泪沾湿衣襟,贬杜让能为雷州司户参军,赐他死,李茂贞纔罢兵.第二年,河中节度使王重盈死,他的儿子王珂、王珙相争自立。

  晋王李克用请求立王坷,李茂贞和韩建、王行瑜请求立王珙,唐昭宗不答应(\李茂贞等人发怒,率领三镇军队侵犯京师,策划废掉唐昭宗,拥立吉王李保。

  没有成功,而晋王也出兵,李茂贞害怕,于是杀掉宰相韦昭度、李候,留下他的养子李继鹏率兵两千在宫中值宿警卫而离去。

  晋军到河中,李继鹏和王行瑜的弟弟行实等人争相劫持唐昭宗出逃,京师大乱,唐昭宗出逃住在石门。

  李茂贞率兵到鄂县,杀掉李继鹏为自己赎罪。

  晋军攻破王行瑜后,返回驻扎在渭北,请求攻打李茂贞。

  唐昭宗认为晋相距远而李茂贞靠得近,因而想庇护他作为恩惠,希望在危急时可以依靠;而且李茂贞已杀死他的养子赎罪了,于是诏令晋军罢兵返回。

  李克用叹息说:“唐不杀掉李茂贞,忧患无穷!”唐昭宗从石门返回,增募安圣、捧宸等军一万多人,任命诸王统率。

  李茂贞认为唐将要讨伐自己,也整治军队请求朝见,京师百姓大为恐惧,居民都逃到山谷中。

  李茂贞于是侵犯京师,唐昭宗派覃王抵御他,覃王到三桥,军队溃散,唐昭宗出逃住在华州。

  派宰相孙倔率兵讨伐李茂贞,韩建为李茂贞请求,纔作罢。

  过了很久,加拜李茂贞为尚书令,封为岐王。

  后来,唐昭宗被宦官废除,重新登位后,宰相崔胤打算藉助梁军诛杀宦官,暗中和梁太祖商议。

  中尉韩全诲等人,也倚仗李茂贞的强大,作为外援,李茂贞派他的儿子李继筠率领几千士兵护卫京师,宦官仗恃岐州军兵,更加骄横不可控制。

  天复元年,崔胤召梁太祖向西,梁军到达同州,韩全诲等人害怕,和李继筠劫持唐昭宗逃到凤翔。

  梁军包围了一年多,李茂贞每次作战就败,关闭营垒不敢出来。

  城中柴粮都耗尽了,从冬到春,下雪不断,饿死冻死的老百姓每天上千人()一斗米值七干钱,以至于烧人粪煮尸体来吃,父亲吃自己的儿子,有人争夺他吃的肉,就说:“这是我的儿子,你怎么能吃!”人肉每斤值一百钱,狗肉每斤值五百钱,父亲甘愿吃儿子,而人肉不如狗肉值钱。

  夭子在宫中设置了一个小磨,派宫人自己磨豆麦供应天子,从后官、诸王十六宅以下,冻死饿死的每天有三四个人。

  城中人一起拦住李茂贞,请求他想办法给生路,李茂贞穷窘危急,策划把天子交给梁来换取解围。

  唐昭宗对李茂贞说:“我和六宫的人都一天吃稀饭,一天吃汤饼,怎能不和梁和解呢?”三年正月,李茂贞和梁订约和解,杀死韩全诲等二十多人,把他们的人头送到梁军,梁的包围解除。

  天子虽然得以出城,但梁又劫持天子束迁而唐灭亡,李茂贞不只是使唐灭亡,也困住了自己()到梁太祖登位,诸侯当中势力强大的都相继称帝,惟独李茂贞不能,只称爵岐王,开王府设置属官,封妻子作皇后,以天子仪卫上朝办事,进出模拟天子罢了。

  李茂贞住在岐,由于宽厚仁慈、爱惜财物,老百姓较为安定,曾因土地窄赋税少,下令专卖油,于是禁止城门放松柴进城,因为松柴可以做火炬,有艺人讥诮说:“我请求一并禁止月亮发光。”李茂贞笑了而没有发怒。

  当初,李茂贞攻破杨守亮而夺取兴元,而合、宁、郦、坊各州都依附他,共有二十个州;当他被梁包围时,兴元归属蜀;开平以后,郐、宁、郦、坊等州归属梁,秦、凤、阶、成等州又归属蜀;在梁末年,只有七个州罢了。

  唐庄宗攻破梁后,李茂贞称岐王,上书以季父辈分自居。

  到听说唐庄宗攻入洛阳,就上表自称臣子,派他的儿子李从暇前来朝拜。

  唐庄宗因为他年老,很尊敬礼待他,改封为秦王,诏书上不称名。

  同光二年,病死,六十九岁,谧号叫忠敬。

  李从瞄为人温柔而擅长书画,李茂贞受权拜李从暇为彰义军节度使。

  李茂贞死,拜为凤翔节度使。

  魏王李继岌出征蜀,任供军转运应接使。

  蜀平定后,李继岌派李从咪监押王衍,到达凤翔时,监军使柴重厚拒不接纳,李从暇于是往东到华州,听说唐庄宗遭难又西归。

  唐明宗登位,听说柴重厚曾拒纳李从暇,派人杀了他。

  李从哦上书,说柴重厚守凤翔时,没有骚扰军队百姓,希望宽恕他的罪过。

  虽然没有准许,士人因此称赞他(\相继镇守宣武、天平。

  李从瞄有一千顷田、一千亩竹子在凤翔,怕损窨百姓的利益,不曾清理租赋,凤翔人喜爱他。

  唐废帝从凤翔出发,快要走时,凤翔人拉住马请求留下李从暇。

  唐废帝登位,又任李从睑为凤翔节度使,死时四十九岁。

  韩建字佐时,是许州长社人。

  年轻时任蔡州军校,隶属忠武军将领鹿晏弘。

  跟随杨复光在长安进攻黄巢,黄巢被攻破后,杨复光也死了,鹿晏弘和韩建等人无所归属,于是率领手下的士兵往西从蜀中迎唐僖宗,打劫经过的地方。

  到达兴元时,驱逐牛丛,占据山南。

  不久不能守,鹿晏弘束逃到许州,韩建于是逃奔到蜀,拜为金吾卫将军。

  唐僖宗返回长安,韩建任潼关防御使、华州刺史。

  华州多次经受大军浩劫,户口流散,韩建小时候低贱,熟习农活,于是披剂斩棘,督促百姓耕田种植,出入乡里,询问百姓疾苦。

  韩建原来不识字,于是派人在他用的器物床榻上题字,写出它们的名称来看,时间长了逐渐粗通文字。

  见到《玉篇》,高兴地说:“我按类推求,还有什么学不到呢。”因此而通音韵声律,有空就钻研书史。

  这时,天下已乱,各镇都由武夫把持,只有韩建安抚军兵百姓,又好学。

  剂南成讷这时改姓郭,也治理剂、楚有方。

  当时号称“北韩南郭”。

  大顺元年,以兵归属张浚攻伐晋,张浚失败,韩建从含山逃回。

  河中王重盈死,儿子王珂、王珙争位,晋人支持王珂,韩建和王行瑜、李茂贞支持王珙。

  唐昭宗不同意,韩建等人大怒,率三镇兵侵犯京师。

  唐昭宗召见韩建等人责备他们,王行瑜、李茂贞惶恐发抖不能说话,韩建独自上前陈述理由。

  于是杀掉宰相韦昭度、李蹊等人,策划废除唐昭宗。

  恰逢晋出兵快要到了,韩建等人害怕,纔返回。

  晋罩向三镇兴师问罪,兵临华州,韩建登城呼喊说:“我们国家对你们大国未尝失礼,为什么受到攻打?”晋人说:“你率兵冒犯天子,诛杀大臣,因此讨伐你。”不久与晋言和。

  干宁三年,李茂贞又侵犯京师,唐昭宗准备逃奔到太原,停驻渭北,韩建派儿子韩允请求唐昭宗到华州。

  唐昭宗又想往墉州,韩建在富平追上唐昭宗,哭泣着说:“藩臣倔强不驯,不止是李茂贞,如果舍弃靠近京师的地方而去偏远的边塞,皇上渡过黄河,就不能回来了!”唐昭宗也哭了,于是到华州。

  这时,天子孤单弱小,只有殿后军和定州三都将李筠等人的士兵一千多人作护卫,以各王统率。

  韩建已使唐昭宗到他镇守的地方,于是想控制他,就请求罢免各王统率的军兵,解散殿后军,多次上表都没有答复。

  唐昭宗登上齐云楼,向西北顾望京师,作《菩萨蛮辞》三首表达思归的感情,最后一首写道:“野姻生碧树,陌上行人去。

  安得有英雄,迎归大内中?”酒酣情尽,和跟随他的臣子悲歌流泪,韩建和诸王都作词与之唱和。

  韩建心里尤其不高兴,于是派人诬告各王策划杀掉韩建、劫持天子去别的地方。

  唐昭宗召韩建,准备辨明是非,韩建声称有病不去,于是派各王亲自前去,韩建不见,请求送各王归十六宅,唐昭宗以此为难。

  韩建于是率领几千精兵包围行宫,请求杀掉李筠。

  唐昭宗非常恐惧,急忙下诏杀掉李筠,全部解散殿后和三都卫兵,把各王幽禁在十六宅中。

  唐昭宗更加后悔到华州,派延王李戒丕出使到晋,以便谋求复兴。

  李戒丕返回,韩建和中尉刘季述诬告各王谋反,率兵包围十六宅,各王都登上屋顶呼叫,于是被杀。

  唐昭宗无可奈何,为韩建立下德政碑安慰他。

  韩建杀掉各王后,就营建南庄,修筑楼阁,打算邀请唐昭宗巡游,借机废除他而拥立德王李裕。

  他的父亲韩叔丰对韩建说:“你不过是陈、许二州问的一个农夫罢了,碰上时代混乱,蒙受天子的大恩纔成现在这样,想要靠两个州一百里的地方做大事.被灭族的灾祸,我不忍心看见,不如先死:”于是抽泣泪下。

  李茂贞、梁太祖都想出兵迎接天子,韩建稍感害怕,纔作罢。

  光化元年,唐昭宗返回长安,亲自为韩建画像,封韩建为颖川郡王,赐给他铁券。

  韩建推辞郡王的爵位,于是封韩建为许国公。

  梁太祖率兵向长安进军,派张存敬进攻同州,韩建的判官司马邺以城投降,梁太祖派司马邺召降韩建,韩建纔出来投降。

  梁太祖指责韩建背叛自己,韩建说:“这是判官李巨川策划的。”梁太祖发怒,立即杀掉李巨川,让韩建随行。

  唐昭宗束迁,韩建跟随到洛阳,唐昭宗举酒敬梁太祖和韩建说:“迁都之后,国家稍微安定,国家的安危,全靠你们俩人。”其次轮到何皇后举杯,韩建踩梁太祖的脚,梁太祖于是假装喝醉离去。

  韩建出来,对梁太祖说:“天子和宫人递眼色,帷幕下有兵器的声音,怕你不能幸免。”梁太祖因此很感激他,表奏韩建为平卢军节度使。

  梁太祖登位,拜为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梁太祖性格刚烈暴躁,臣子们不敢进谏,只有韩建不时进谏,梁太祖也宽容他。

  梁太祖在洛阳郊外祭天,韩建任大礼使。

  罢宰相任,外任许州节度使,梁太祖死,许州兵变,被杀,五十八岁。

  李仁福,不知道他的家世。

  当唐僖宗时,有个叫托跋思敬的人,任夏州偏将,后来因参加攻破黄巢有功,赐姓李氏,拜为夏州节度使。

  托跋思敬死,干宁二年,任命他的弟弟托跋思谏为节度使。

  自从唐末天下大乱以来,史官的实录大多阙失,各节镇凭借时机崛起,如不是有大善大恶昭着于世的,就无法从头到尾地记述。

  这时,兴元、凤翔、合宁、郦坊、河中、同华各镇的军队,四面并起而交相争斗,只有灵夏没有成为唐的祸患,但也没有大的功劳。

  朱玫作乱,托跋思敬和墉州李思孝都率兵屯驻在渭桥。

  后来,黄巢攻陷京师,王重荣、李克用等人会同各镇的军队讨伐贼军,托跋思敬参加攻破黄巢收复京师,但都不曾有可以称道的事情,因此托跋思敬的世次、功过都不清楚而没有传下来。

  梁开平二年,托跋思谏死,军中立他的儿子托跋彝昌为留后。

  随即拜托跋彝昌为节度使()第二年,他的将领高宗益作乱,杀掉托跋彝昌。

  这时,李仁福任蕃部指挥使,带兵戍守在外,军中于是迎接李仁福拥立他,不知道他跟托跋思谏的亲疏关系怎样。

  这年四月,拜李仁福为检校司空、定难军节度使。

  在整个梁代,奉行唐朝历法罢了。

  这时,岐王李茂贞、晋王李克用,多次合兵攻打李仁福,梁就出兵救他。

  李仁福累官到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为朔方王。

  长兴四年三月死,他的儿子李彝超自任为留后。

  从李仁福时起,边将多说李仁福和契丹勾结,恐怕会造成边患。

  唐明宗藉他死的机会,于是任李彝超为延州刺史、彰武军节度使,而调彰武军安从进代替他。

  怕李彝超不接受替代,派合州药彦稠率兵五万人送安从进赴任。

  李彝超果然不接受替代,安从进和药彦稠率兵包围他,一百多天不能攻克。

  夏州城墙历来坚牢,老人们传说是赫连勃勃蒸土修筑的,安从进等人挖地道,挖到城下坚如铁石,凿不能入。

  李彝超从关外招党项,抄掠安从进等人运粮的路,从陕州以西,老百姓运送一斗粮一束草料,花费袋千钱,人们受不了,一路上都是愁苦之声。

  唐明宗于是放弃而不攻打,任李彝超为定难军节度使。

  清泰二年去世。

  他的弟弟李彝兴,屡经升迁至检校太师兼侍中,周显德年间,封为西平王,以后的事载于国史。

  韩逊,不知道他的家世。

  最初任灵武军校,当唐末大乱时,占据灵盐,唐就任他为节度使,而史书失传没有记录,找不着这件事。

  梁开平三年,封朔方节度使韩逊为颖川王,纔见于史书。

  这时,邰宁杨崇本、墉延李周彝、凤翔李茂贞,都和梁争战,惟独韩逊和夏州李思谏归属梁称臣,不曾率兵相争。

  李茂贞曾派刘知俊攻打韩逊,役能攻克,韩逊也善于安抚他的部下,人们都喜欢他,为韩逊修建生祠庙。

  贞明年间,韩逊死,军中拥立他的儿子韩洙为留后,梁就任命他为节度使。

  到唐庄宗时,又任韩洙兼河西节度。

  天成四年,韩洙死,就任命韩洙的儿子韩泼为朔方军留后。

  他的将领李宾作乱,韩澄于是向朝廷上章请求任命军帅,唐明宗任康福为朔方河西节度使代替韩澄,从此由朝廷任命官吏来相替代。

  韩氏自从韩逊占据灵武,流传几代都没有什么值得称述的地方,后来不知韩澄最终如何。

  杨崇本,小时候侍奉李茂贞,被他收养作儿子,改姓李,名叫李继徽,李茂贞表奏杨崇本为静难军节度使。

  梁太祖攻打岐没有攻克,于是移兵进攻郇州,杨崇本出迎投降,梁太祖让他恢复原姓,赐名叫崇本,把他的家迁到河中作为人质。

  杨崇本的妻子有美色,梁太祖用兵打仗,往返于河中,曾经宠幸她。

  杨崇本的妻子感到十分羞愧耻辱,秘密派人责备杨崇本说:“大丈夫不能庇护他的妻子,我已成为朱公的女人了,没有脸见你,只有用刀子绳子结果生命罢了!”杨崇本哭泣愤怒。

  后来梁军解除对岐的包围,杨崇本的妻子得以回来,杨崇本于是又背叛梁而归附李茂贞。

  李茂贞西连蜀兵会同杨崇本进攻雍、华二州,关西十分震惊。

  梁太祖率兵向西到河中,派郴王朱友裕攻打他,朱友裕到达永寿而死,梁军就回师。

  杨崇本屯驻在美原,梁太祖又派刘知俊、康怀英等人攻打他,杨崇本大败,从此不再东征。

  干化四年,被他的儿子杨彦鲁杀死。

  杨崇本的养子李保衡,杀掉杨彦鲁向梁投降。

  高万兴是河西人。

  唐末,河西归属李茂贞,李茂贞的大将胡敬璋任延州刺史,高万兴和他的弟弟高万金都侍奉胡敬璋任骑将。

  胡敬璋死后,他的将领刘万子代任刺史。

  梁开平二年,在州南安葬胡敬璋,刘万子在场,他的将领许从实杀掉刘万子,自封延州刺史。

  这时,高万兴兄弟都率兵戍守在边境上,听说刘万子被杀,率领部下几千人向梁投降。

  梁太祖的军队屯驻在河中,派同州刘知悛率兵接应高万兴,攻打丹州,擒获刺史崔公实。

  进攻延州,擒获许从实。

  墉州李彦容、坊州李彦昱都弃城逃跑。

  梁太祖于是任命高万兴为延州刺史、忠义军节度使,任牛存节为保大军节度使。

  不久刘知俊反叛,于是调牛存节守同州,任命高莴金为保大军节度使。

  高万兴屡经升迁至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渤海郡王。

  贞明四年,高万金死,于是任高万兴焉郦延节度使,进封为延安郡王,改封为北平王。

  梁灭亡,唐庄宗进入洛阳,高万兴曾朝拜一次。

  同光三年,死在任上。

  高万兴兄弟都骁悍勇猛,却不曾立下战功,但以戍边的军队向梁投降,梁攻取郦、坊、丹、延等州是从高万兴开始的,因此他们兄弟二人世代都守护本土。

  高万兴的儿子高允韬代任他的职任,长兴元年调任镇守安国,又改任义成,清泰年间死。

  高万金的儿子高允权,开运中任肤施令,免职住在家中。

  这时,周密任彰信军节度使,契丹消灭晋,延州兵变,驱逐周密,周密坚守束城,而西城的军队拥立高允权为留后。

  听说汉高祖在太原起兵,于是归附汉,就拜为节度使,广顺三年死。

  温韬是京兆府华原人。

  年轻时做盗贼,后来侍奉李茂贞,任华原镇将,改姓李,名叫彦韬。

  李茂贞以华原县为耀州,任温韬为刺史。

  梁太祖在凤翔包围李茂贞,温韬以耀州向梁投降,不久又叛梁归附李茂贞。

  李茂贞又改美原县为鼎州,建义胜军,任温韬为节度使。

  梁末帝时,温韬又背叛李茂贞向梁投降,梁改耀州为崇州,改鼎州为裕州,改义胜军为静胜军,就任温韬为节度使,恢复他的姓氏温,改他的名叫昭图。

  温韬在镇七年,在他境内的唐宗室各个陵墓,都被挖掘,拿走里面藏的金宝,而昭陆最牢固,温韬从墓道卜去,看见宫室规模宏伟壮丽,和人间一样,中门是正寝,东西厢陈列着石床,床上石盒中是铁匣,全部收藏着前代图书,锺繇、王羲之的笔迹,纸墨就像新的一样,温韬全部取出来,于是流传到人间,只有干陵因狂风暴雨役能打开。

  后来朱友谦背叛梁,攻取同州,晋王率兵援救朱友谦而奔赴华原,温韬害怕,请求改任别的节镇,于是移任忠武,唐庄宗消灭梁,温韬从许州前来朝拜,藉乐官景进献纳贿赂刘皇后,皇后替他说话,唐庄宗待温韬很好,赐给他姓名叫李绍冲。

  郭崇韬说:“这是劫掠陵墓的盗贼,罪行不能饶恕!”唐庄宗说:“已经宽恕他了,不能失信。”于是派他回镇。

  唐明宗进入洛阳,温韬和段凝一起都被收捕投入狱中,不久赦免,勒令回到乡里。

  第二年,流放到德州,赐死。

  唉,厚葬的弊病,自从秦、汉以来,很多聪明英伟的君主,即使有高谈阔论善于游说的士人,极力陈说厚葬的祸福利害,也有不能消除君主的迷惑的!难道不是富贵的欲望,沉溺在自己偏爱的事情中很深,而还没有显现的灾祸,难以在无形中描述,不足以震动君主的心吗?但听到温韬的事的人.可稍引以为戒了!五代的君主,常常死于非命,哪有时间顾及他们死后的事呢!祇有周太祖能从温韬的灾祸中引以为鉴,他临终时,留书给周世宗,让他用瓦棺、纸衣为自己殓尸。

  要安葬时,打开瓦棺给人看,安葬后,刻石告诉后代,不建地下宫殿,不设守陵妾,反复叮咛他的意思,十分恳切,但实录没有记载他安葬的厚薄。

  又以他活着时穿戴的衮冕、通天冠、绛纱袍各两套随葬,一套埋在京师,一套埋在澶州;又以他的剑、镗甲各两件随葬,一件埋在河中,一件埋在大名,没有人能推知他的用意。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