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五代史·列传

死事传第二十一

  呜呼甚哉!自开平讫于显德,终始五十三年,而天下五代。士之不幸而生其时, 欲全其节而不二者,固鲜矣。于此之时,责士以死与必去,则天下为无士矣。然其 习俗,遂以苟生不去为当然。至于儒者,以仁义忠信为学,享人之禄,任人之国者, 不顾其存亡,皆恬然以苟生为得,非徒不知愧,而反以其得为荣者,可胜数哉!故 吾于死事之臣,有所取焉。君子之于人也,乐成其美而不求其备,况死者人之所难 乎?吾于五代,得全节之士三人而已。其初无卓然之节,而终以死人之事者,得十 有五人焉,而战没者不得与也。然吾取王清、史彦超者,其有旨哉!其有旨哉!作 《死事传》。

  ○张源德

  张源德者,不知其世家,或曰本晋人也。少事晋,无所称。从李罕之以潞州叛 晋降梁,罕之遣源德见梁太祖。太祖时,源德自金吾卫将军为蔡州刺史。梁贞明三 年,魏博节度使杨师厚卒,末帝分魏、相等六州为两镇,惧魏军不从,乃遣刘鄩将 兵万人,屯于魏以虞变。魏军果叛,迫其节度使贺德伦以魏、博二州降晋。当是时, 源德为鄩守贝州。晋王入魏,诸将欲先击贝州,晋王曰:“贝城小而坚,攻之难卒 下。且源德虽恃刘鄩之兵,然与沧州相首尾,今德州居其中而无备,不如先取之, 则沧、贝之势分而易图也。”乃先袭破德州,然后以兵五千攻源德,源德坚守不下, 晋军堑而围之。

  已而刘鄩大败于故元城,南走黎阳,晋军攻破洺州,而卫州刺史来昭、邢州节 度使阎宝皆以城降晋,磁州刺史靳昭、相州张筠、沧州戴思远皆弃城走。当此时, 晋已先下全燕,而镇、定皆附于晋,自河以北、山以东,四面千里,六镇数十州之 地皆归晋,独贝一州,围之逾年不可下。源德守既坚,而贝人闻晋已尽有河北,城 中食且尽,乃劝源德出降,源德不从,遂见杀。

  源德已死,贝人谋曰:“晋围吾久,吾穷而后降,惧皆不免也。”乃告于晋曰: “吾欲被甲执兵而降,得赦而后释之,如何?”晋军许诺,贝人三千出降,已释甲, 晋兵四面围而尽杀之。

  ○夏鲁奇

  夏鲁奇,字邦杰,青州人也。唐庄宗时,赐姓名曰李绍奇,其后庄宗赐姓名者, 皆复其故。鲁奇初事梁为宣武军校,后奔于晋,为卫护指挥使。从周德威攻刘守光 于幽州,守光将单廷珪、元行钦以骁勇自负,鲁奇每与二将斗,辄不能解,两军皆 释兵而观之。晋已下魏博,梁将刘鄩军于洹水,庄宗以百骑觇敌,遇寻阝伏兵,围 之数重,几不得脱,鲁奇力战,手杀百馀人,身被二十馀创,与庄宗决围而出。庄 宗益奇之,以为磁州刺史。从战中都,擒王彦章,庄宗壮之,赐绢千疋,拜郑州防 御使。迁河阳节度使,为政有惠爱。徙镇忠武,河阳之人遮留不得行,父老诣京师 乞留,明宗遣中使往谕之,鲁奇乃得去。唐师伐荆南,以鲁奇为招讨副使,无功而 还。徙镇武信,东川董璋反,攻遂州,鲁奇闭城拒之,旬月救兵不至,城中食尽, 鲁奇自刎死,年四十九。

  ○姚洪

  姚洪,本梁之小校也。自董璋为梁将,洪尝事璋,后事唐为指挥使。长兴中, 遣洪将千人戍阆州。董璋反,遣人以书招洪,洪得璋书,辄投厕中。后璋兵攻破阆 州,执洪,璋曰:“尔为健兒,我遇汝厚,奈何负我邪?”洪骂曰:“老贼!尔昔 为李七郎奴,扫马粪,得一脔残炙,感恩不已。今天子用尔为节度使,何苦反邪? 吾能为国家死,不能从人奴以生!”璋怒,然镬于前,令壮士十人刲其肉而食,洪 至死大骂。明宗闻之泣下,录其二子,而厚恤其家。

  ○王思同

  王思同,幽州人也。其父敬柔,娶刘仁恭女,生思同。思同事仁恭为银胡录 指挥使,仁恭为其子守光所囚,思同奔晋,以为飞胜指挥使。梁、晋相距于莘,遣 思同筑垒杨刘,以功迁神武十军都指挥使,累迁郑州防御使。思同为人敢勇,善骑 射,好学,颇喜为诗,轻财重义,多礼文士,然未尝有战功。

  明宗时,以久次为匡国军节度使,徙镇雄武。是时,吐蕃数为寇,而秦州无亭 障,思同列四十馀栅以御之。居五年,来朝,明宗问以边事,思同指画山川,陈其 利害。思同去,明宗顾左右曰:“人言思同不管事,能若是邪?”于是始知其材, 以为右武卫上将军、京兆尹、西京留守。石敬瑭讨董璋,思同为先锋指挥使,兵入 剑门,而后军不继,思同与璋战,不胜而却。敬瑭兵罢,思同徙镇山南西道,已而 复为京兆尹、西京留守。

  应顺元年二月,潞王从珂反凤翔,驰檄四邻,言奸臣幸先帝疾病,贼杀秦王而 立幼嗣,侵弱宗室,动摇籓方,陈己所以兴兵讨乱之状。因遣伶奴安十十以五弦谒 思同,欲因其欢以通意。是时,诸镇皆怀向背,所得潞王书檄,虽以上闻,而不绝 其使。独思同执十十及从珂所使推官郝诩等送京师。愍帝嘉其忠,即以思同为西面 行营马步军都部署。三月,会诸镇兵围凤翔,破东西关城。从珂兵弱而守甚坚,外 兵伤死者众,从珂登城呼外兵而泣曰:“吾从先帝二十年,大小数百战,甲不解体, 金疮满身,士卒固尝从我矣。今先帝新弃天下,而朝廷信用奸人,离间骨肉,我实 何罪而见伐乎?”因恸哭。士卒闻者,皆悲怜之。兴元张虔钊攻城西,督战甚急, 士卒苦之,反兵攻虔钊,虔钊走。羽林指挥使杨思权呼曰:“潞王,吾主也!”乃 引军自西门入降从珂。而思同硃知,犹督战。严卫指挥使尹晖麾其众曰:“城西军 入城受赏矣!何用战邪?”士卒解甲弃仗,声闻数里,遂皆入城降。诸镇之兵皆溃。 思同挺身走,至长安,西京副留守刘遂雍闭门不纳,乃走潼关。从珂引兵东,至昭 应,前锋追执思同。从珂责曰:“罪可逃乎?”思同曰:“非不知从王而得生,恐 终死不能见先帝于地下。”从珂愧其言,乃杀之。汉高祖即位,赠侍中。

  ○张敬达

  张敬达,字志通,代州人也,小字生铁。少以骑射事唐庄宗为直军使。明宗 时,为河东马步军都指挥使,领钦州刺史,累迁彰国、大同军节度使,徙镇武信、 晋昌。清泰二年,契丹数犯边,废帝以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兼大同、彰国、振武、威 塞等军蕃汉马步军都总管,屯于忻州,屯兵聚噪遮敬瑭呼“万岁”,敬瑭斩三十馀 人以止之。废帝疑敬瑭有异志,乃以敬达为北面副总管,以分其兵。明年夏,徙敬 瑭镇天平,遂以敬达为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蕃汉马步军都部署,敬瑭因此 遂反。即以敬达为太原四面招讨使。六月,兵围太原,敬达为长城连栅,云梯飞砲 以攻之,所为城栅将成,辄有大风雨水暴至以坏之。

  敬瑭求救于契丹。九月,契丹耶律德光自雁门入,旌旗相属五十馀里。德光先 遣人告敬瑭曰:“吾欲今日破敌可乎?”敬瑭报曰:“大兵远来,而贼势方盛,要 在成功,不必速也。”使者未复命,而兵已交。敬达阵于西山,契丹以羸骑三千, 革鞭木登,人马皆不甲胄,以趋唐军。唐军争驰之,契丹兵走。追至汾曲,伏发, 断唐军为二,其在北者皆死,死者万馀人。敬达收军栅晋安,契丹围之。废帝遣赵 延寿、范延光等救之。延寿屯团柏谷,延光屯辽州,相去皆百馀里。契丹兵围敬达 者,自晋安寨南,长百馀里,阔五十里,敬达军中望之,但见穹庐连属如冈阜,四 面亘以毛索,挂铃为警,纵犬往来。敬达军中有夜出者,辄为契丹所得,由是闭壁 不敢复出。延寿等皆有二心,无救敬达意。敬达犹有兵五万人、马万匹,久之食尽, 削木筛粪以饲其马,马死者食之,已而马尽。副招讨使杨光远劝敬达降晋,敬达自 以不忍背唐,而救兵且至,光远促之不已,敬达曰:“诸公何相迫邪!何不杀我而 降?”光远即斩敬达降。契丹耶律德光闻敬达死,哀其忠,遣人收葬之。

  ○翟进宗 张万迪附

  翟进宗、张万迪者,皆不知其何人也。初皆事唐,后事晋,进宗为淄州刺史, 万迪为登州刺史。杨光远反,以骑兵数百胁取二刺史至青州,万迪听命,而进宗独 不屈,光远遂杀进宗。出帝赠进宗左武卫上将军。及光远平,曲赦青州,虽光远子 孙皆见慰释,而独不赦万迪,暴其罪而斩之。诏求进宗尸,加礼归葬,葬事官给, 以其子仁钦为东头供奉官。

  ○沈斌

  沈斌,字安时,徐州下邳人也。少为军卒,事梁为拱辰都指挥使。后事唐,从 魏王继岌破蜀,平康延孝,以功为虢州刺史,历随、赵等八州刺史。晋开运元年, 为祁州刺史。契丹犯塞至于榆林,过祁州,斌以谓契丹深入晋地而归兵羸乏可击, 即以州兵邀之。契丹以精骑划门,斌兵多死,城中无备,虏将赵延寿留兵急攻之, 延寿招斌降,斌从城上骂延寿曰:“公父子误计,陷于腥膻,忍以犬羊之众,残贼 父母之邦,斌能为国死尔,不能效公所为也!”已而城陷,斌自尽,其家属皆没于 虏。

  ○王清

  王清,字去瑕,洺州曲周人也。初事唐为宁卫指挥使。后事晋为奉国都虞候。 安从进叛襄州,从高行周攻之,逾年不能下,清谓行周曰:“从进闭孤城以自守, 其势岂得久邪?”因请先登,遂攻破之。开运二年冬,从杜重威战阳城,清以力战 功为步军之最,加检校司徒。是冬,重威军中渡桥南,虏军其北以相拒,而虏以精 骑并西山出晋军后,南击栾城,断晋饷道。清谓重威曰:“晋军危矣!今去镇州五 里,而守死于此,营孤食尽,将若之何?请以步兵二千为先锋,夺桥开路,公率诸 军继进以入镇州,可以守也。”重威许之,遣与宋彦筠俱前,清与虏战,败之,夺 其桥。是时,重威已有二志,犹豫不肯进,彦筠亦退走,清曰:“吾独死于此矣!” 因力战而死。年五十三。汉高祖立,赠清太傅。

  ○史彦超

  史彦超,云州人也。为人勇悍骁捷。周太祖起魏时,彦超为汉龙捷都指挥使, 以兵从。太祖入立,迁虎捷都指挥使,戍于晋州。刘旻攻晋州,州无主帅,知州王 万敢不能拒,彦超以戍兵坚守月馀,太祖遣王峻救之,旻兵解去。以功迁龙捷右厢 都指挥使,领郑州防御使。周、汉战高平,彦超为前锋,先登陷阵,以功拜感德军 节度使。周兵围汉太原,契丹救汉,出忻、代。世宗遣符彦卿拒之,以彦超为先锋, 战忻口,彦超勇愤俱发,左右驰击,解而复合者数四,遂殁于阵。

  是时,世宗败汉高平,乘胜而进,围城之役,诸将议不一,故久无成功。世宗 欲解去而未决,闻彦超战死,遽班师,仓卒之际,亡失甚众。世宗既惜彦超而愤无 成功,忧忿不食者数日。赠彦超太师,优恤其家焉。

  ○孙晟

  孙晟,初名凤,又名忌,密州人也。好学,有文辞,尤长于诗。少为道士,居 庐山简寂宫。常画唐诗人贾岛像置于屋壁,晨夕事之。简寂宫道士恶晟,以为妖, 以杖驱出之。乃儒服北之赵、魏,谒唐庄宗于镇州,庄宗以晟为著作佐郎。天成中, 硃守殷镇汴州,辟为判官。守殷反,伏诛,晟乃弃其妻子,亡命陈、宋之间。安重 诲恶晟,以谓教守殷反者晟也,画其像购之,不可得,遂族其家。

  晟奔于吴。是时,李昪方篡杨氏,多招四方之士,得晟,喜其文辞,使为教令, 由是知名。晟为人口吃,遇人不能道寒暄,已而坐定,谈辩锋生,听者忘倦。昪尤 爱之,引与计议,多合意,以为右仆射,与冯延巳并为昪相。晟轻延巳为人,常曰: “金碗玉杯而盛狗屎可乎?”晟事昪父子二十馀年,官至司空,家益富骄,每食不 设几案,使众妓各执一器,环立而侍,号“肉台盘”,时人多效之。

  周世宗征淮,李景惧,始遣泗州牙将王知朗至徐州,奉书以求和,世宗不答。 又遣翰林学士钟谟、文理院学士李德明奉表称臣,不答。乃遣礼部尚书王崇质副晟 奉表,谟与晟等皆言景愿割寿、濠、泗、楚、光、海六州之地,岁贡百万以佐军。 而世宗已取滁、扬、濠、泗诸州,欲尽取淮南乃止,因留使者不遣,而攻寿州益急。 谟等见世宗英武非景敌,而师甚盛,寿春且危,乃曰:“愿陛下宽臣五日之诛,容 臣还取景表,尽献淮北诸州。”世宗许之,遣供奉官安弘道押德明、崇质南还,而 谟与晟皆见留。德明等既还,景悔,不肯割地。世宗亦以暑雨班师,留李重进、张 永德等分攻庐、寿,周兵所得扬、泰诸州,皆不能守,景兵复振。重进与永德两军 相疑,有隙,永德上书言重进反,世宗不听。景知二将之相疑也,乃以蜡丸书遗重 进,劝其反。

  初,晟之奉使也,语崇质曰:“吾行必不免,然吾终不负永陵一抷土也。”永 陵者,昪墓也。及崇质还,而晟与钟谟俱至京师,馆于都亭驿,待之甚厚,每朝会 入阁,使班东省官后,召见必饮以醇酒。已而周兵数败,尽失所得诸州,世宗忧之, 召晟问江南事,晟不对,世宗怒,未有以发。会重进以景蜡丸书来上,多斥周过恶 以为言,由是发怒曰:“晟来使我,言景畏吾神武,愿得北面称臣,保无二心,安 得此指斥之言乎?”亟召待卫军虞候韩通收晟下狱,及其从者二百馀人皆杀之。晟 临死,世宗犹遣近臣问之,晟终不对,神色怡然,正其衣冠南望而拜曰:“臣惟以 死报国尔!”乃就刑。晟既死,钟谟亦贬耀州司马。其后,世宗怒解,怜晟忠,悔 杀之,召拜钟谟卫尉少卿。景已割江北,遂遣谟还,而景闻晟死,亦赠鲁国公。

【译文】

  唉!从开平到显德,前后一共五十三年,而天下有五代,士人不幸生在这个时代,想要保全节操而永不背叛的人,必然很少了。

  在这个时代,如果用誓死守节和必定远离尘世要求士人,那么天下就没有士人了。

  然而这个时代的习俗,就把苟且偷生不离富贵看成理所当然的事。

  至于儒生,把仁义忠信当作学问,享用人家的俸禄,承担人家的国事,不管国家的存亡,都心安理得地以苟且偷生为得意,不只是不懂得羞愧,反而以苟且偷生所得为荣耀的人,能数得完吗!因此我对于为国事而死的臣子,认为有可取的地方。

  君子对于人,乐于成人之美而不责求人完美无缺,何况死是人们难以做到的事呢?我从五代,找到三个能够保全节操的士人罢了。

  那些开初漫有超群不凡的节操,而最终为他人的事业献身的人,有十五个,而在战场上阵亡的人不在其中。

  但我选取王清、史彦超,这是有用意的!这是有用意的!作《死事传》。

  张源德,不知道他的家世,有人说他原是晋人。

  年轻时在晋做官,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随李罕之以潞州背叛晋投降梁,李罕之派张源德见梁太祖。

  梁太祖时,张源德由金吾卫将军任蔡州刺史。

  梁贞明三年,魏博节度使杨师厚死,梁末帝分魏、相等六州为两镇,怕魏军不听从指挥,于是派刘郡率兵一万人,屯驻在魏州以防兵变。

  魏州军队果然叛乱,逼迫节度使贺德伦以魏、博二州向晋投降。

  正当这个时候,张源德为刘郡守贝州。

  晋王进入魏州,将领们想先攻打贝州,晋王说:“贝州城虽小但坚固,攻打它却难以仓猝攻下。

  况且张源德虽然仗恃刘郡的军队,但和沧州互为首尾,如今德州在中间而没有防备,不如先攻占德州,那么沧、贝二州的势力被分开就容易谋取了。”于是先袭击攻破德州,然后率领五千士兵进攻张源德,张源德坚守,不能攻克,晋军挖战壕包围他们。

  不久刘郭在旧元城大败,向南逃到黎阳,晋军攻破沼州,而卫州刺史来昭、邢州节度使间宝都以城向晋投降,磁州刺史靳昭、相州张筠、沧州戴思远都弃城逃走。

  这时,晋军已先攻克燕全境,而镇、定二州都归附晋,从黄河以北、太行山以束,四方千里,六个镇、几十个州的地方全归属晋,惟独贝州一个州,围攻一年多不能攻下。

  张源德的防守已然坚固,而贝州人听说晋已完全占据河北,城中粮食快要吃完,就劝张源德出城投降,张源德不听,于是被杀。

  张源德死后,贝州人商量说:“晋围困我们很久,我们无路可走而后纔投降,恐怕都不能幸免。”于是眚诉晋说:“我们想穿着镗甲手持兵器投降,得到赦免后纔放下武器,怎么样?”晋军同意了,三干贝州人出城投降,放下武器后,晋军四面围攻把他们全部杀死。

  夏鲁奇字邦杰,青州人。

  唐庄宗时,赐给姓名叫李绍奇,后来唐庄宗赐给姓名的人,都恢复了原名。

  夏鲁奇最初效力梁任宣武军校,后来逃奔到晋,任卫护指挥使。

  随周德威在幽州进攻刘守光,刘守光的将领单廷珪、元行钦凭借骁悍勇猛自负,夏鲁奇每次和他们二位将领争斗,都打得难分难解,双方军队都放下武器观看。

  晋攻下魏博后,梁将刘郡驻扎在洹水,唐庄宗率领一百骑兵窥视敌情,碰上刘郡的伏兵,重重包围他们,几乎不能脱身,夏鲁奇奋力作战,亲手杀死一百多人,身上二十多处受伤,和唐庄宗冲破包围逃出。

  唐庄宗更加觉得他神奇,任他为磁州刺史。

  跟随唐庄宗在中都打仗,擒获王彦章,唐庄宗认为他勇壮,赐给绢纲一千匹,拜为郑州防御使。

  升任河阳节度使,为政仁惠慈爱。

  调任忠武节度使,河阳人阻拦挽留他,不能赴任,父老乡亲到京师请求留下他,唐阴宗派中使前去说服他们,夏鲁奇纔得以离去。

  唐军攻伐剂南,任夏鲁奇为招讨副使,没有战功返回。

  调任武信节度使,束川董璋反叛,进攻遂州,夏鲁奇关闭城门抵抗,一个月过去救兵不到,城中粮食吃完,夏鲁奇自刎而死,享年四十九岁。

  姚洪,原是梁的小军校。

  自从董璋担任梁将军,姚洪曾为董璋做事,后为唐做事,任指挥使。

  长兴年间,派姚洪率领一千人戍守板州。

  董璋反叛,派人送信招降姚洪,姚洪得到董璋的信,就扔到厕所中。

  后来董璋的军队攻破闽州,抓到姚洪,董璋说:“你当士兵时,我待你很好,为何辜负我呢?”姚洪骂道:“老贼!你过去做李七郎的奴仆,清扫马粪,得到一块剩下的烤肉,感恩不尽。

  如今天子任用你为节度使,何苦要反叛呢?我能为国家而死,不能跟着别人的奴仆求生!”董璋发怒,在面前烧一大锅水,命令十个壮士割他的肉煮来吃,姚洪至死大骂不停。

  唐明宗听说后流下眼泪,录用他的两个儿子,并优厚地抚恤他的家人。

  王思同是幽州人。

  他的父亲王敬柔,娶刘仁恭的女儿为妻,生下王思同。

  王思同效力刘仁恭任银胡棘指挥使,刘仁恭被他的儿子刘守光囚禁,王思同逃奔背,任命为飞胜指挥使。

  梁、晋在莘州对峙,派王思同在杨刘修筑营垒,因功升任神武十军都指挥使,积官升任郑州防御使。

  王思同为人果敢勇猛,擅长骑马射箭,喜好读书,很喜欢写诗,轻财物重节义,对文士常常以礼相待,但不曾有战功。

  唐明宗时,因久不升迁任匡国军节度使,调任雄武节度使。

  这时,吐蕃多次入侵,而秦州没有边防堡垒,王思同修建四十多个栅栏来防御。

  遇了五年,到京师朝见,唐明宗向他询问边防情况,王思同指点山河,陈述形势利害。

  王思同离去后,唐明宗顾望左右的人说:“人们说王思同不管事,不理事的人能像这样吗?”于是纔知道他的才能,任命为右武卫上将军、京兆尹、西京留守。

  石敬瑭讨伐董璋,王思同任先锋指挥使,军队进入剑门,而后续的军队没有跟上,王思同和董璋交战,不能取胜而撤退了。

  石敬瑭罢兵,王思同调任山南西道节镇,不久又任京兆尹、西京留守。

  应顺元年二月,潞王李从珂在凤翔反叛,飞马向四邻传送檄文,声称奸臣藉先帝患病的时机,残杀秦王而拥立年幼的继承人,侵凌削弱宗室,动摇藩镇,陈述自己起兵讨乱的缘由。

  又派乐官家奴安十十拿五弦琴拜谒王思同,想趁他高兴时表明意向。

  这时,各方藩镇都怀有观望成败的二心,得到潞王的檄书后,虽然上报朝延,但不拒绝潞王的使臣。

  只有王思同将安十十和李从珂派来的推官郝翔等人押送到京师。

  唐愍帝赞赏他的忠诚,就任命王思同焉西面行营马步军都部署。

  三月,会集各镇军队围攻凤翔,攻破东西关城。

  李从珂兵力弱小但守城很坚固,城外的士兵死伤很多,李从珂登上城墙向城外的军队呼叫哭泣说:“我跟随先帝二十年,大小几百次战斗,镗甲不离身,满身伤痕,士兵们本来曾跟随我。

  如今先帝刚刚逝世,而朝廷信用坏人,对亲生骨肉挑拨离间,我究竟有什么罪而受到讨伐呢?”于是失声痛哭。

  听到哭声的士兵,都悲伤怜悯他。

  兴元张虔钊进攻西城,催战很急,士兵苦于催督,掉转兵器进攻张虔钊,张虔钊逃跑。

  羽林指挥使杨思权呼喊说:“潞王是我们的君主!”于是率兵从西门进城向李从珂投降。

  而王思同不知道,还在督战。

  严卫指挥使尹晖煽动他的部下说:“城西的军队进城领赏了!何必再战呢?”士兵们解下镗甲丢弃武器,声音传到几里之外,于是都进城投降。

  各个节镇的军队都溃散了。

  王思同只身逃走,到达长安,西京副留守刘遂雍关闭城门不让他进城,于是逃到潼关。

  李从珂率兵束进,来到昭应,前锋军兵追捕到王思同。

  李从珂责问说:“罪行能逃避吗?”王思同回答说:“我不是不明白跟随大王就能活命,而是怕最终死后不能在地下与先帝见面。”李从珂为他的话感到羞愧,于是杀了他。

  汉高祖登位,追赠为侍中。

  张敬达字志通,代州人,小字生铁。

  年轻时因擅长骑马射箭效力唐庄宗任厅直军使。

  唐明宗时,任河东马步军都指挥使,领钦州刺史,连续升任彰国、大同军节度使,调任武信、晋昌节度使。

  遭泰二年,契丹多次侵犯边境,唐废帝以河柬节度使石敬瑭兼任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蕃漠马步军都总管,屯驻在忻州,屯驻的军队聚隶鼓噪栏住石敬瑭呼喊“万岁”,石敬瑭斩杀三十多人制止他们。

  唐废帝怀疑石敬瑭有野心,于是任张敬达为北面副总管,以减少他的军队。

  第二年夏天,调石敬瑭为天平节度使,于是任张敬达为大同、彰国、振武、威塞等军蕃汉马步军都部署,石敬瑭因此就反叛了。

  皇帝就任命张敬连为太原四面招讨使。

  六月,率军包围太原,张敬达修筑长城连棚,用云梯飞炮攻城,修筑的城栅快要完成时,狂风暴雨洪水突然到来,毁坏了城栅。

  石敬瑭向契丹求救。

  九月,契丹耶律德光从雁门入关,旌旗前后相连五十多里。

  耶律德光先派人告诉石敬瑭说:“我想在今天攻破敌军,行吗?”石敬瑭回答说:“大军远道而来,而贼军气势正旺,关键是要成功,不必太怏。”使臣还没有回报,而两军已经交锋。

  张敬达在西山摆开战阵,契丹以羸弱的骑兵三干人,革鞭木鉴,人马都不披挂镗甲,向唐军扑来。

  唐军争相追逐他们,契丹军队逃跑,追到汾曲,契丹的伏兵出击,把唐军截成两部分,在北面的唐军都被杀死,死了一万多人。

  张敬达收拾军队在晋安扎寨,契丹军队包围他们。

  唐废帝派赵延寿、范延光等人救援。

  赵延寿屯驻团柏谷,范延光屯驻辽州,距离张敬达都有一百多里。

  契丹包围张敬达的军队,从晋安寨往南,长一百多里,宽五十里,张敬达从军中望去,只见毡帐相连如同冈峦起伏,四面用毛绳贯穿,挂上铃铛做警报,放出狗来回巡逻。

  张敬达军中有晚上出去的人,就被契丹抓获,从此封闭营寨不敢再出来。

  赵延寿等人都有二心,没有救张敬达的意思。

  张敬达还有士兵五万人、战马一万匹,过了很久粮食吃完,只好削树木筛马粪来喂马,军士吃死马,不久马吃光了。

  副招讨使杨光速劝张敬达向晋投降,张敬达自认为不忍心背叛唐,而且救兵快到了,杨光速不断催他,张敬达说:“各位为什么逼我呢!为什么不杀掉我向晋投降?”杨光速就杀死张敬达投降。

  契丹主耶律德光聪说张敬达死了,哀怜他的忠诚,派人收葬他的尸体。

  翟进宗、张万迪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

  最初都在唐做官,后来在晋做官,翟进宗任淄州刺史,张万迪任登州刺史。

  杨光速反叛,用骑兵一百人胁迫他们两个刺史到青州,张万迪遵命,而翟进宗偏偏不屈服,杨光速于是杀死翟进宗。

  晋出帝追封翟进宗为左武卫上将军。

  到杨光速被平定时,宽恩赦免青州人,即使是杨光速的子孙也都受到安慰宽免,而惟独不赦免张万迪,宣布他的罪行把他杀掉。

  下诏寻求翟进宗的尸体,越礼安葬他,丧事由官府出资办理,任命他的儿子翟仁钦为束头供奉官。

  沈斌字安时,徐州下邳人。

  年轻时当兵,效力梁任拱辰都指挥使。

  后来在唐做官,随魏王李继岌攻破蜀,平定康延孝,因功任虢州刺史,历任随、趟等八个州的刺史。

  置塱运元年,任祁州刺史。

  契丹侵犯边界到达榆林,经过祁州,沈斌认为契丹深入晋地,而回归的军队疲弱可以攻击,就率本州岛军兵拦击他们。

  契丹派精锐骑兵攻破城门,沈斌的士兵大多战死,城中没有防备,契丹将趟延寿留下兵力,向他发起猛攻。

  赵延寿招降沈斌,沈斌从城上骂趟延寿说:“你们父子二人失算,身陷契丹,忍心率领犬羊般的士兵,残害父母的邦国,我沈斌能为国家一死而已,不能效法你的所作所为!”不久州城失陷,沈斌自杀,他的家属都陷没在契丹军中。

  王清字去瑕,沼州曲周人。

  开初效力唐任宁卫指挥使。

  后来效力晋任奉国都虞候。

  安从进在襄州反叛,王清随高行周攻打他,一年多没能攻克,王清对高行周说:“安从进关闭孤城防守,形势怎能长久呢?”于是请求率先登城,就攻破了州城。

  开运二年冬,随杜重威在阳城作战,王清因奋力作战在步军中功劳最大,晋升为检校司徒。

  这年冬,杜重威驻扎在中渡桥南面,契丹军在桥北面和他们对峙,而契丹军派精锐骑兵沿着西山从普军背后绕出,向南攻打乐城,截断晋军供应军饷的道路。

  王清对杜重威说:“晋军危险了!现在距离镇州五里,而在这里死守,营寨孤立,粮食耗尽,将怎么办呢?请求用两千步兵作为先锋,夺桥开路,您率各军跟随而来进入镇州,就能防守了。”杜重威同意了,派他和宋彦筠一同前往,王清和契丹军作战,打败契丹军,抢占桥梁。

  这时,杜重威已有二心,犹豫不肯前进,宋彦筠也退逃了,王清说:“我一个人死在这里了!”于是奋力作战而死。

  享年五十三岁。

  漠高祖登位,追赠王清焉太傅。

  史彦超是云州人。

  为人武勇剽悍骁捷。

  周太祖在魏州起兵时,史彦超任汉龙捷都指挥使,率领士兵跟随。

  周太祖进京登位,改任虎捷都指挥使,在晋州戍守。

  刘曼进攻晋州,州中没有主帅,知州王万敢不能抵抗,史彦超率守军坚守一月多,周太祖派王峻营救他们,刘曼的军队解围离去。

  因功升迁龙捷右厢都指挥使,兼任郑州防御使。

  周、汉在高平交战,史彦超任前锋,率先攻陷敌阵,因功拜为感德军节度使。

  周军包围汉太原城,契丹救援汉,从忻、代二州出兵。

  周世宗派符彦卿抵御,任史彦超为先锋,在忻口作战,史彦超奋勇抗敌,驰马左右出击,四次突围出来而又被包围,于是阵亡。

  这时,周世宗在高平打败汉军,乘胜前进,围城的战役,将领们意见不一,因此攻城久而没有成功。

  周世宗想解围离去但还没有决定,听说史彦超战死,于是急速回师,仓猝撤军的时候,死亡损失很多士兵。

  周世宗既惋惜史彦超的死,又气愤没有战功,有几天忧虑愤懑不吃东西。

  追赠史彦超为太师,优厚抚恤他的家人。

  孙晟原名孙凤,又名孙忌,密州人。

  好学,文章有文采,特别擅长写诗。

  年轻时做道士,住在庐山简寂宫。

  曾经画唐代诗人贾岛的像挂在屋中墙壁上,早晚敬奉。

  简寂宫的道士讨厌孙晟,把他当成妖怪,用棍棒把他驱赶出去。

  于是身穿儒生的服饰向北到赵、魏二州,在镇州拜见唐庄宗,唐庄宗任命孙晟为著作佐郎。

  天成年问,朱守殷镇守汴州,征召他为判官。

  朱守殷反叛,伏法,孙晟于是抛弃妻子儿女,逃亡到陈、宋二州之间。

  安重诲讨厌孙晟,认为唆使朱守殷反叛的就是孙晟,画他的像悬赏捉拿他,役能抓到,于是把他家族的人全杀掉。

  孙晟逃奔到吴。

  这时,李升正要篡夺杨氏国家,大量招纳四方人士,得到孙晟,喜欢他的文章,让他撰写教令,因此而出名。

  孙晟口吃,碰上人不能寒喧应酬,不久坐定后,论辩机锋四出,听的人不知疲倦。

  李升特别喜欢他,召他商议事情,常常合他的心意,任命为右仆射,和冯延巳一起任李升的宰相。

  孙晟看不起冯延巳的为人,常常说:“金碗玉杯而装狗屎,行吗?”孙晟效力李升父子二十多年,官做到司空,家中更加富豪骄奢,每次吃饭不摆几案,让家妓们各持一种食器,围着他站着侍候,号称“肉台盘”,当时很多人效法他。

  周世宗征讨淮南,李景害怕,起初派泗州下级军官王知朗到徐州,捧国书求和,周世宗不答应。

  又派翰林学士锺谟、文理院学士李德明上表称臣,仍不答应。

  于是派礼部尚书王崇质为孙晟的副使上表,锺谟和孙晟等人都说李景愿意割让寿、濠、泗、楚、光、海六州的土地,每年献纳一百万资助军队。

  而周世宗已经攻取滁、扬、濠、泗各州,打算全部占领淮南纔罢休,于是扣留使臣不让他们回去,而加紧攻打寿州。

  锺谟等人见周世宗英武雄杰不是李景能对付的,而军队气势很盛,寿春就要危急,于是说:“希望陛下宽免我们五天不杀,让我们回去取李景的表文,把淮北各州全部献给你。”周世宗同意了,派供奉官安弘道押送李德明、王崇质南归,而锺谟和孙晟都被扣留。

  李德明等人返回后,李景反悔,不愿割地。

  周世宗也因天热多雨回师,留下李重进、张永德等人分别进攻庐、寿二州,周军攻占的扬、泰各州,都不能坚守,李景的军队又重振旗鼓了。

  李重进和张永德两军相互猜疑,有矛盾,张永德上书说李重进反叛,周世宗不听。

  李景获知他们雨人相互猜疑,于是送蜡丸害给李重进,规劝他反叛。

  当初,孙晟奉命出使时,对王崇质说:“我这一去必定不能幸免,但我最终不会辜负永陵的一杯泥土。”永陵是李升的坟墓。

  到王崇质返回,而孙晟和锺谟都到周的京城,住茌都亭驿,周世宗待他们很好,每次朝见进入阁门内,让他们排在束省官后面,召见时必拿好酒招待。

  不久周军多次被打败,攻占的各州全部失去,周世宗很忧虑,召孙晟询问江南的情况,孙晟不回答,周世宗愤怒,没有机会发泄。

  正好李重进将李景的蜡丸书上报,有很多斥责周的过失罪恶的话,因此发怒说:“孙晟前来出使我国,说李景怕我神奇威武,愿意面向北面自称臣子,保证没有二心,怎能有这种指责的话呢?”急召侍卫军虞候韩通收孙晟下狱,连同他的随从两百多人全部杀了。

  孙晟临死时,周世宗还派近臣询问他,孙晟始终不回答,神态安详自然,整理衣帽望着南方下拜说:“我只有以死报国了!”于是就刑。

  孙晟死后,锺谟也被贬为耀州司马。

  后来,周世宗怒气消解,怜悯孙晟的忠诚,后悔杀了他,召拜锺谟为卫尉少卿。

  李景已经割让长江以北土地,于是让锺谟返回,而李景获知孙晟死去,也追封他为鲁国公。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