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笑林广记

贫窭部

  白伺候

  夜游神见门神夜立,怜而问之曰:“汝长大乃尔,如何做人门客,早晚伺候,受此苦辛?”门神曰:“出于无奈耳。”曰:“然则有饭吃否?”答:“若他要吃饭时,又不要我上门了。”

  吃糟饼

  一人家贫而不善饮,每出啖糟饼二枚,便有酣意。适遇友人问曰:“尔晨饮耶?”答曰:“非也,吃糟饼耳。”归以语妻,妻曰:“呆子,便说酒对,也装些体面。”夫颔之。及出,仍遇此友,问如前。以吃酒对,友诘之:“酒热吃乎冷吃乎?”答曰:“是熯的。”友笑曰:“仍是糟饼。”既归,而妻知之。答曰:“汝如何说熯?须云热饮。”夫曰:“我知道了。”再遇此友,不待问即夸云:“我今番的酒是热吃的。”友问曰:“你吃几何?”其人伸手曰:“两个。”

  好古董

  一富人酷嗜古董,而不辨真假。或伪以虞舜所造漆碗,周公挞伯禽之杖,与孔子杏坛所从之席求售,各以千金得之。囊资既空,乃左执虞舜之碗,右持周公之杖,身披孔子之席,而行乞于市。曰:“求赐太公九府钱一文。”

  不奉富

  千金子骄语人曰:“我富甚,汝何得不奉承?”贫者曰:“汝自多金,我保与而奉汝耶?”富者曰:“倘分一半与汝何如?”答曰:“汝五百我五百,我汝等耳。何奉焉?”又曰:“悉以相送,难道犹不奉我?”答曰:“汝失千金,而我得之。汝又当趋奉我矣。”

  穷十万

  富翁谓贫人曰:“我家富十万矣。”贫人曰:“我亦有十万之蓄,何足为奇。”富翁惊问曰:“汝之十万何在?”贫者曰:“你平素有了不肯用,我要用没得用,与我何异?”

  失火

  一穷人正在欢饮,或报以家中失火。其人即将衣帽一整,仍坐云:“不妨。家当尽在身上矣。”或曰:“令正却如何?”答曰:“她怕没人照管。”

  夹被

  暑月有拥夹被卧者。或问其故。答曰:“阿哟,棉被脱热。”

  金银锭

  贫子持金银锭行于街市,顾锭叹曰:“若得你硬起来,我就好过日子了。”旁人代答曰:“要我硬却不能够。除非你硬了凑我。”

  妻掇茶

  客至乏人,大声讨茶。妻无奈,只得自送茶出。夫装鼾,乃大喝云:“你家男人哪里去了?”

  唤茶

  一家客至,其夫唤茶不已。妇曰:“终年不买茶叶,茶从何来?”夫曰:“白滚水也罢。”妻曰:“柴没一根,冷水怎得热?”夫骂曰:“狗淫妇!难道枕头里就没有几根稻草?”妻骂曰:“臭王八!那些砖头石块难道是烧得着的!”

  留茶

  有留客吃茶者,苦无茶叶,往邻家借之。久而不至,汤滚则溢,以冷水加之。既久,釜且满矣,而茶叶终不得。妻谓夫曰:“茶是吃不成了,不如留他洗个浴罢。”

  怕狗

  客至乏仆,暗借邻家小厮,掇茶至客堂后,逡巡不前。其人厉声曰:“为何不至?”僮曰:“我怕你家这只凶狗。”

  食粥

  一人家贫,每日省米吃粥,怕人耻笑,嘱子讳之。人前只说吃饭。一日,父同友人讲话,等久不进,子往唤曰:“进来吃饭。”父曰:“今日手段快,缘何煮得恁早?”子曰:“早倒不早,今日又熬了些清汤。”

  鞋袜讦讼

  一人鞋袜俱破,鞋归咎于袜,袜又归咎于鞋,交相讼之于官。官不能决,乃拘脚跟证之。脚跟曰:“小的一向逐出在外,何由得知?”

  被屑挂须

  贫家盖稿,幼儿不知讳,父挞而戒之曰:“后有问者,但云盖被。”一日父见客。而须上带草。儿从后呼曰:“爹爹,且除去面上被屑着。”

  烧黄熟

  清客见东翁烧黄熟香,辄掩鼻不闻,以其贱而不屑用也。主人曰:“黄熟虽不佳,还强似府上烧人言、木屑。”清客大诧曰:“我舍下何曾烧这两件?”主人曰:“蚊烟是甚么做的。”

  拉银会

  有人拉友作会,友固拒之不得。乃曰:“汝若要我与会,除是跪我。”其人既下跪,乃许之。旁观者曰:“些须会银,左右要还他的,如此自屈,吾甚不取。”答曰:“我不折本的,他日讨会钱,跪还我的日子正多哩。”

  兑会钱

  一人对客,忽转身曰:“兄请坐,我去兑还一主会银,就来奉陪。”才进即出。客问:“何不兑银?”其人笑曰:“我曾算来,他是痴的,所以把会银与我。我若还他,是我痴的了。”

  剩石砂

  一穷人留客吃饭,其妻因饭少,以鹅卵石衬于添饭之下。及添饭既尽,而石出焉。主人见之愧甚,乃责妻曰:“瞎眼奴才,淘米的时节,眼睛生在那里?这样大石砂,都不拿来拣出。”

  饭粘扇

  一人不见了扇子,骂曰:“拿我的扇子去做羹饭!”旁人曰:“扇子如何做得羹饭?”其人曰:“你不晓得,我的扇子,糊掇许多饭粘在上面。”

  破衣

  一人衣多破孔,或戏之曰:“君衣好像棋盘,一路一路的。”其人笑曰:“不敢欺,再着着,还要打结哩。”

  借服

  有居服制而欲赴喜筵者,借得他人一羊皮袄,素冠而往。人知其有服也,因问“尊服是何人的?”其人见友问及,以为讥诮其所穿之衣,乃遂视己身,作色而言曰:“是我自家的,问他怎么?”

  酒瓮盛米

  一穷人积米三四瓮,自谓极富。一日与同伴行市中,闻路人语曰:“今岁收米不多,止得三千余石。”穷人谓其伴曰:“你听这人说谎,不信他一户人家,有这许多酒瓮。”

  遇偷

  偷儿入贫家,遍摸无一物,乃唾地开门而去。贫者床上见之,唤曰:“贼,有慢了,可为我关好了门去。”偷儿曰:“你这样人家,亏你还叫我贼。我且问你,你的门关他做甚么?”

  被贼

  穿窬入一贫家,其家止蓄米一瓮,置卧床前。偷儿解裙布地,方取瓮倾米。床上人窃窥之,潜抽其裙去,急呼有贼。贼应声曰:“真个有贼,刚才一条裙在此,转眼就被贼养的偷去了。”

  羞见贼

  穿窬往窃一家,见主人向外而睡,忽转朝里。贼疑其素有相识,欲遁去。其人大呼曰:“来,不妨,因我家乏物可敬,无颜见你罗。”

  望包荒

  贫士素好铺张,偷儿夜袭之,空如也,唾骂而去。贫士摸床头数钱,追赠之。嘱曰:“君此来,虽极怠慢,然在人前,尚望包荒。”

  借债

  有持券借债者,主人曰:“券倒不须写,只画一幅行乐图来。”借者问其故,答曰:“怕我日后讨债时,便不是这副面孔耳。”

  变爷

  一贫人生前负债极多,死见冥王,王命鬼判查其履历。乃惯赖人债者。来世罚去变成犬马,以偿前欠。贫者禀曰:“犬马之报,所偿有限,除非变了他们的亲爷,方可还得。”王问何故,答曰:“做了他家的爷,尽力去挣,挣得论千论万,少不得都是他们的。”

  梦还债

  欠债者谓讨债者曰:“我命不久矣,昨夜梦见身死。”讨债者曰:“阴阳相反,得生也。”欠债者曰:“还有一梦。”问曰:“何梦?”曰:“梦见还了你的债。”

  说出来

  一人为讨债者所逼,乃发急曰:“尔定要我说出来么?”讨债者疑其发己心疾,嘿然而去。如此数次。一日发狠曰:“由你说出来也罢,我不怕你。”其人又曰:“真个说出来?”曰:“真要你说。”曰:“不还了。”

  坐椅子

  一家索债人多,椅凳俱坐满,更有坐上者。主人私谓坐者云:“足下明日早些来。”那人意其先完己事,乃大喜。遂扬言发散众人。次日明即往。叩其相约之意。答曰:“昨日有亵坐,甚是不安。今日来,可占把交椅。”

  扛欠户

  有欠债屡索不还者,主人怒,命仆辈潜伺其出,扛之以归。至中途,仆暂息。其人曰:“快走罢。休在这里,又被别人扛去,不关我事。”

  拘债精

  冥王命拘蔡青,鬼卒误听,以为拘债精也,遂摄一欠债者到案。王询之,知其谬,命鬼卒放回。债精曰:“其实不愿回去。阳间无处藏身,正要借此处一躲。”

【译文】

  白伺候

  夜游神看见门神晚上站立在门口,很可怜他,就问道:“你长得这样高大,为什么却要做人家的门客呢?白天黑夜地伺候,受这种辛苦?”门神回答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呀!”夜游神说:“既然这样那么有没有饭吃呢?”门神回答说:“哪里有饭吃。他吃饭的时候,他又不要我上门了。”

  吃糟饼

  有一个穷人,不善于饮酒,每次出门吃两个糟饼,就有了醉意。有一次,刚好遇到一位朋友。朋友问他:“他今天早上饮酒啦?”穷人回答说:“没有,只不过吃了糟饼而已。”回到家里,穷人告诉了妻子。妻子说:“傻瓜,你就说吃了酒,也好装一些体面。”丈夫点头答应了。再次出门,又遇到了那位朋友,朋友仍像上一次那样问他,他就以喝酒来对答。朋友追问他说:“酒是热了吃还是冷着吃的?”穷人回答说:“是煎着吃的。”朋友笑着说:“还是吃了糟饼。”回家以后,妻子知道了,责怪他说:“你怎么能说是煎着吃的呢?应该说是热了吃的。”丈夫回答说:“我知道了。”再一次遇到那位朋友,穷人还没有等他相问,就马上夸口说:“我今天的酒是热了吃的。”朋友问他:“你吃了多少?”穷人伸出两个手指头说:“两个。”

  好古董

  有个富人酷爱古董,但不辨真伪。有个人谎称有虞舜时所制的漆碗,周公挞伯禽的手杖和孔子杏坛所坐的席子要卖,富人分别用千金买来。富人所有资财已经抛空,于是左手拿着虞舜之碗,右手拄着周公之杖,身披孔子之席,行乞在街上,说:“请赐给太公九府钱一文。”

  不奉富

  有个富人手持千金傲慢地对穷人说:“我十分富有,你为何不奉承我?”穷人说:“你有许多钱,与我有什么相干,而让我奉承你?”富人说:“假如分给你一半钱,你奉承我怎么样?”穷人回答说:“如果那样,你有五百我也有五百,我们有一样多的钱,那么我为什么要奉承你呢?”富人又说:“我把钱全部给你,难道还不奉承我吗?”穷人回答说:“如果那样,你没有钱,而我却有钱了,你倒是应该尊奉我了。”

  穷十万

  富翁对穷人说:“我家有十万之富。”穷人说:“我也有十万之积蓄,何足为奇。”富翁吃惊地问道:“你的十万在哪里?”穷人说:“你一向有钱不肯用,我想用钱又用不了,你和我有什么区别?”

  失火

  有个穷人正在外边高兴地喝酒,有人告诉他家里失火了。穷人马上将衣帽整理了一下,仍然坐着不动说:“不怕,家当都在身上呢。”报信儿的人说:“你妻子怎么办?”穷人回答说:“她还怕没人照管。”

  夹被

  有个人在大热天抱着棉被躺着。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那人回答说:“棉被解热。”

  金银锭

  穷人拿着金纸和银纸做的金银锭在街市里行走,瞧着金银锭慨叹说:“如果你硬起来,我日子就好过了。”旁人代答道:“要我硬起来不能够,除非你硬起来与我掺合起来。”

  妻掇茶

  客人到来后,没人出来,客人便大喊要茶。妻子无奈只得亲自出来送茶,丈夫不愿见客,假装打鼾睡觉,以此搪塞。于是客人大声喊道:“你家里的男人哪里去了?”

  唤茶
  有户人家来了客人,丈夫不停招呼倒茶。妻子说:“终年不买茶叶,茶从哪来?”丈夫说:“白开水也可以。”妻子说:“柴禾没有一根,凉水怎能变热?”丈夫骂道:“狗淫妇,难道枕头里就没有几根稻草?”妻子反骂道:“臭王八,那些砖头石块难道是烧得着的!”

  留茶

  有个人留客人喝茶,因为没有茶叶而发愁,便到邻居家去借。很长时间邻居也没有送来。水开后往外溢,就不断往锅里添加凉水,过了半天,锅里的水已经满了,而茶叶最终也没有送来。妻子对丈夫说:“茶是吃不成了,不如留他洗个澡算了。”

  怕狗

  主人好虚荣要面子,一天客人来了,主人暗借邻居家的小孩代替仆人。小孩倒茶后来到客厅逡巡不敢上前,主人大声斥责道:“为何不往前走?”小孩说:“我怕你家这只凶狗。”

  食粥

  一人家中贫困,为了节约米,每天只煮稀粥吃。怕人笑话,嘱咐儿子不要说出去,在别人面前,只说吃饭。一天和邻人谈话,等很久未进门,儿子在门内喊:“阿爸,进来吃饭。”父亲说:“今天动作快,为何煮这么早?”儿子说:“早倒是不早,今天又熬了一锅清汤。”

  鞋袜讦讼

  有人鞋子袜子都破了,鞋子归咎于袜子,袜子又归咎于鞋子,二者分别向当官的诉讼。当官的分辨不清,便拘拿脚跟做证,脚跟说:“小的一向被驱逐在外面,怎么能够知道呢?”

  被屑挂须

  有户贫寒人家睡觉盖草帘子,小儿不晓得隐讳,父亲打他之后告诫说:“以后如有人问,只能说盖被。”有一天,父亲拜见客人,胡须上面粘着草屑,儿子从后面喊道:“爹爹,快除掉你脸上粘着的被屑吧。”

  烧黄熟

  有个帮闲的门客看见主人烧黄熟味道很香,总是捂起鼻子不闻,以表示黄熟不值钱而且不值一用。主人说:“黄熟虽不名贵,但强过你家烧的碎木屑。”门客十分惊异地说:“我家什么时候烧过碎木屑?”主人回答说:“蚊烟是什么做的?”

  拉银会

  有个人邀友助会,友人怕得要命,于是说:“你如果要我助会,除非给我下跪。”那人立即跪下,友人才答应了。旁观的人说:“只是借些会钱,早晚是要还他的,竟然如此屈身,我是很不赞成的。”那人回答说:“我是不赔本的,以后他讨要会钱,为我下跪还我的日子多着呢!”

  兑会钱

  有个人面对客人,突然转身说:“老兄请坐,我去兑还某人的会银,马上就回来奉陪。”刚一进去就出来了,客人问:“为何没兑会银?”那人笑道:“我曾谋算来,他是发痴的,所以才会把会银给我,我如果还他,便是我发痴了。”

  剩石砂

  有个穷人留客人吃饭,妻子因为饭少,用鹅卵石垫在添饭碗之下。等到添饭,添饭碗中的饭已快没了,鹅卵石便露了出来。主人见此十分羞愧,便斥责妻子道:“瞎眼奴才,淘米的时候,眼睛长在哪里了,这样的大石砂,都不拿出来扔掉。”

  饭粘扇

  有个人不见了扇子,骂道:“拿我的扇子去做羹饭。”旁边的人说:“扇子怎能做得羹饭?”那人回答说:“你不晓得,我的扇子,糊了许多饭粘在上面。”

  破衣

  有个人衣服坏了很多孔,他人开玩笑对他说:“你的衣服好像棋盘,一行一行的。”那人笑道:“不瞒你说,再穿一穿,还要打结哩。”

  借服

  有个人正在服丧而要去参加喜筵,借了他人一件羊皮袄,未戴帽子就去了。别人晓得他正在服丧,便问他穿的皮袄是谁的,那人以为是讥诮他穿的衣服,于是看着自己的身体,生气地说道:“是我自己家的,问它干什么?”

  酒瓮盛米

  有个穷人积存粮食三四瓮,自以为十分富有。有一天与同伴走在街市上,听路人说:“今年收米不多,只得三千余石。”穷人对其同伴说:“你听这人多能说谎,不信他一户人家,有那么多的酒瓮。”

  遇偷

  小偷进入一贫寒人家,到处寻摸没有一物,于是唾了一口便开门而去。穷人在床上见此,招呼道:“贼,有所怠慢了,为我关好了门再去。”小偷回答道:“你这样人家,亏你还叫我贼。我倒要问你,你的门关它干什么?”

  被贼

  窃贼进入一贫穷人家,其家只有蓄米一瓮,放在睡床跟前。小偷脱掉裙子铺在地上,刚要搬瓮倒米,被床上主人暗暗看到,主人悄悄抽走裙子,便急呼有贼。小偷应声说道:“真的有贼,刚才一条裙子在这里,转眼就被贼养的偷去了。”

  羞见贼

  有个小偷到一家去行窃,见主人面对外而睡,突然又转身向里,小偷怀疑主人素有相识,打算赶快逃走。主人大声喊道:“来,不妨,因我家缺少东西敬送,没脸见你喽!”

  望包荒

  有个穷人平素好铺张,小偷夜里去偷窃,但其家空无一物,于是唾骂而去。穷人拿床头数钱,追上小偷赠给他,嘱咐说:“你这次来,虽然十分怠慢,但是请你在他人面前,尚望美言,万万不要说我很穷。”

  借债

  有个人拿着借据向人借债,主人说:“借据倒不须写,只须画一幅行乐图来。”借债的人问其缘故,主人回答说:“怕我日后讨债时,便不是这副面孔了。”

  变爷

  有个穷人生前欠债极多,死后见到冥王,冥王让鬼判查清其履历。经查该人乃是一贯赖人债的,于是冥王判他转世变成犬马,以偿还前世所欠。穷人陈述说:“犬马所能偿还的实在有限,除非变为他们的亲爹,才能偿还得了。”冥王问其原因,穷人回答说:“做了他家的亲爹,挣得成千上万,少不得都是他们的。”

  梦还债

  欠债人对讨债人说:“我命已不长了,昨天夜里梦见死了。”讨债人说:“阴阳相反,梦见死反是活矣。”欠债人说:“还有一梦。”讨债人说:“什么梦?”欠债人说:“梦见还了你的钱。”

  说出来

  有个人被讨债者所逼,便撒谎说:“你一定要我说出来吗?”讨债人怀疑他犯了心脏病,于是不情愿地走了。一连多次,都是如此。一天,讨债人下决心说:“由你说出来算了,我不怕你!”欠债人又说:“当真你要我说出来?”讨债人说:“真的要你说。”欠债人说:“不还了。”

  坐椅子

  有户人家讨债人很多,椅凳都坐满,还有坐在门槛上的。主人悄悄地对坐门槛的人说:“你明天早些来。”那人以为先要还他的债,十分高兴,于是劝说他人全部散去。那人第二天黎明时马上前往,述说前日相约之意。欠债人说:“昨天有所亵渎,让你坐了门槛,很是不安,今天让你早来,可先占把交椅。”

  扛欠户

  有个欠债的,讨债人屡次索要不还,讨债人十分愤怒,让仆人们窥视其出,把他家东西扛回来。仆人们扛着东西返回,行到中途,暂时歇息,遇到欠债人,欠债人说:“快走吧,歇在这里,如果被别人扛去,不关我的事。”

  拘债精

  冥王让拘蔡青,鬼卒听错了,以为是拘债精,于是拘捕来一个欠债的人到案。冥王询问后知道拘捕错了,让鬼卒把他放回去。欠债人说:“我其实不愿回去。人间没有地方藏身,正好借此来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