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工开物·中篇

膏液

  宋子曰:天道平分昼夜,而人工继晷以襄事,岂好劳而恶逸哉?使织女燃薪,书生映雪,所济成何事也。草木之实,其中韫藏膏液,而不能自流。假媒水火,冯藉木石,而后倾注而出焉。此人巧聪明,不知于何禀度也。

  人间负重致远,恃有舟车。乃车得一铢而辖转,舟得一石而罅完,非此物之为功也不可行矣。至{艹俎}蔬之登釜也,莫或膏之,犹啼儿失乳焉。斯其功用一端而已哉?

  ○油品

  凡油供馔食用者,胡麻(一名脂麻)、莱菔子、黄豆、菘菜子(一名白菜)为上,苏麻(形似紫苏,粒大于胡麻)、芸苔子(江南名菜子)次之,茶子(其树高丈余,子如金罂子,去壳取仁)次之,苋菜子次之,大麻仁(粒如胡荽子,剥取其皮,为纟聿索用者)为下。

  燃灯则桕仁内水油为上,芸苔次之,亚麻子(陕西所种,俗名壁虱脂麻,气恶不堪食)次之,棉花子次之,胡麻次之,(燃灯最易竭)。桐油与桕混油为下。(桐油毒气熏人,桕油连皮膜则冻结不清。)造烛则桕皮油为上,蓖麻子次之,桕混油每斤入白蜡结冻次之,白蜡结冻诸清油又次之,樟树子油又次之,(其光不减,但有避香气者。)冬青子油又次之。(韶郡专用,嫌其油少,故列次。)北土广用牛油,则为下矣。

  凡胡麻与蓖麻子、樟树子,每石得油四十斤。莱菔子每石得油二十七斤。(甘美异常,益人五脏。)芸苔子每石得油三十斤,其耨勤而地沃、榨法精到者,仍得四十斤。(陈历一年,则空内而无油。)茶子每石得油一十五斤。(油味似猪脂,甚美,其枯则止可种火及毒鱼用。)桐子仁每石得油三十三斤。桕子分打时,皮油得二十斤,水油得十五斤,混打时共得三十三斤,(此须绝净者。)冬青子每石得油十二斤。黄豆每石得油九斤。(吴下取油食后,以其饼充豕粮。)菘菜子每石得油三十斤。(油出清如绿水。)棉花子每百斤得油七斤。(初出甚黑浊,澄半月清甚。)苋菜子每石得油三十斤。(味甚甘美,嫌性冷滑。)亚麻、大麻仁每石得油二十余斤。此其大端,其他未穷究试验,与夫一方已试而他方未知者,尚有待云。

  ○法具

  凡取油,榨法而外,有两镬煮取法,以治蓖麻与苏麻。北京有磨法,朝鲜有舂法,以治胡麻。其余则皆从榨出也。凡榨木巨者围必合抱,而中空之。其木樟为上,檀与杞次之。(杞木为者,防地湿,则速朽。)此三木者脉理循环结长,非有纵直文。故竭力挥椎,实尖其中,而两头无璺拆之患,他木有纵文者不可为也。中土江北少合抱木者,则取四根合并为之。铁箍裹定,横拴串合而空其中,以受诸质,则散木有完木之用也。

  凡开榨,空中其量随木大小。大者受一石有余,小者受五斗不足。凡开榨,辟中凿划平槽一条,以宛凿入中,削圆上下,下沿凿一小孔,犀刂一小槽,使油出之时流入承藉器中。其平槽约长三四尺,阔三四寸,视其身而为之,无定式也。实槽尖与枋唯檀木、柞子木两者宜为之,他木无望焉。其尖过斤斧而不过刨,盖欲其涩,不欲其滑,惧报转也。撞木与受撞之尖,皆以铁圈裹首,惧披散也。

  榨具已整理,则取诸麻菜子入釜,文火慢炒(凡桕、桐之类属树木生者,皆不炒而碾蒸)透出香气,然后碾碎受蒸。凡炒诸麻菜子,宜铸平底锅,深止六寸者,投子仁于内,翻拌最勤。若釜底太深,翻拌疏慢,则火候交伤,减丧油质。炒锅亦斜安灶上,与蒸锅大异。凡碾埋槽土内,(木为者以铁片掩之。)其上以木竿衔铁陀,两人对举而椎之。资本广者则砌石为牛碾,一牛之力可敌十人。亦有不受碾而受磨者,则棉子之类是也。既碾而筛,择粗者再碾,细者则入釜甑受蒸。蒸气腾足,取出以稻秸与麦秸包裹如饼形。其饼外圈箍,或用铁打成,或破篾绞刺而成,与榨中则寸相稳合。

  凡油原因气取,有生于无。出甑之时,包裹怠缓,则水火郁蒸之气游走,为此损油。能者疾倾,疾裹而疾箍之,得油之多,诀由于此,榨工有自少至老而不知者。包裹既定,装入榨中,随其量满,挥撞挤轧,而流泉出焉矣。包内油出滓存,名曰枯饼。凡胡麻、莱菔、芸苔诸饼,皆重新碾碎,筛去秸芒,再蒸、再裹而再榨之。初次得油二分,二次得油一分。若桕、桐诸物,则一榨已尽流出,不必再也。

  若水煮法,则并用两釜。将蓖麻、苏麻子碾碎,入一釜中,注水滚煎,其上浮沫即油。以杓掠取,倾于干釜内,其下慢火熬干水气,油即成矣。然得油之数毕竟减杀。北磨麻油法,以粗麻布袋捩绞,其法再详。

  ○皮油

  凡皮油造浊法起广信郡,其法取洁净桕子,囫囵入釜甑蒸,蒸后倾入臼内受舂。其臼深约尺五寸,碓以石为身,不用铁嘴,石以深山结而腻者,轻重斫成限四十斤,上嵌衡木之上而舂之。其皮膜上油尽脱骨而纷落,挖起,筛于盘内再蒸,包裹入榨皆同前法。皮油已落尽,其骨为黑子。用冷腻小石磨不惧火者,(此磨亦从信郡深山觅取。)以红火矢围壅锻热,将黑子逐把灌入疾磨。磨破之时,风扇去其黑壳,则其内完全白仁,与梧桐子无异。将此碾蒸,包裹入榨,与前法同。榨出水油清亮无比,贮小盏之中,独根心草燃至天明,盖诸清油所不及者。入食馔即不伤人,恐有忌者,宁不用耳。

  其皮油造烛,截苦竹筒两破,水中煮涨,(不然则粘带。)小篾箍勒定,用鹰嘴铁杓挽油灌入,即成一枝。插心于内,顷刻冻结,捋箍开筒而取之。或削棍为模,裁纸一方,卷于其上而成纸筒,灌入亦成一烛。此烛任置风尘中,再经寒暑,不敝坏也。

【译文】

  宋先生说:自然界的运行之道是平分昼夜,然而人们却夜以继日地劳动,难道只是爱好劳动而厌恶安闲吗?让纺织女工在柴火的照耀下织布,读书人借助于雪的反光来读书,这又能做得成什么事呢?草木的果实之中含有油膏脂液,但它是不会自己流出来的。要凭借水火、木石来加工,然后才能倾注而出。人的这种聪明和技巧,真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

  人们运东西到别处去,依靠的是船和车。车轴只要有少量的润滑油,车轮子就能灵活转动起来;船身有了一石的油灰,缝隙就可以完全填补好。没有油脂在其中起作用,船和车也就无法通行了。乃至切碎的蔬菜入锅烹调,如果没有油,就好比婴儿没有奶吃而啼哭一样,都是不行的。如此看来,油脂的功用岂止局限于一个方面呢?

  油品

  在食用油之中,以胡麻油(又名脂麻油)、萝卜子油、黄豆油和大白菜子油等为最佳。苏麻油(苏麻子的形状像紫苏,粒比脂麻粒大些)、油菜子油次之,茶子油(茶树高的有一丈多,茶子外形像金樱子,去肉取仁)、苋菜子油为次品,大麻仁油(大麻种子像胡荽子,皮可以搓制绳索)为下品。

  点灯所用的油料则以乌桕水油为最佳,油菜子油其次,亚麻仁油(陕西所种的亚麻,俗名叫壁虱脂麻,气味不太好闻,不堪食用)、棉子油又次之,胡麻子油(用来点灯耗油量会最大)又其次,桐油和桕混油则为下品(桐油毒气熏人,连皮膜榨出的桕混油凝结不清)。制造蜡烛,则以桕皮油为最适宜的油料,蓖麻子油、加白蜡凝结的桕混油其次,加白蜡凝结的各种清油又其次,樟树子油(点灯时光度不弱,但有人不喜欢它的香气)再其次,冬青子油(只有韶关地区才用,但嫌其含油量少,因此列为次等)更差一些。北方普遍用的牛油,则是很下等的油料了。

  脂麻和蓖麻子、樟树子,每石可以榨油四十斤。莱菔子每石可以榨油二十七斤(味道很好,对人的五脏很有益)。油菜子每石可以榨油三十斤,如果除草勤、土壤肥、榨的方法又得当的话也可以榨四十斤(放置一年后,子实就会内空而变得无油)。茶子每石可以榨油十五斤(油味像猪油一样好,但得到的枯饼只能用来引火或者药鱼)。桐子仁每石可以榨油三十三斤。桕树子核和皮膜分开榨时,就可以得到皮油二十斤、水油十五斤,混和榨时则可以得桕混油三十三斤(子、皮都必须干净)。冬青子每石可以榨油十二斤。黄豆每石可以榨油九斤(江苏南北和浙江北部一带取豆油食用,豆枯饼则作为喂猪的饲料)。大白菜子每石可以榨油三十斤(油清澈得好像绿水一样)。棉花子每一百斤可以榨油七斤(刚榨出来时油色很黑、混浊不清,放置半个月后就很清了)。苋菜子每石可以榨油三十斤(味甘可口,但嫌冷滑)。亚麻仁、大麻仁每石可以榨油二十多斤。以上所列举的只是大概的情况而已,至于其他油料及其榨油率,因为没有进行深入考察和试验,或者有的已经在某个地方试验过而尚未推广的,那就有待以后再进行补述了。

  法具

  制取油料的方法,除了压榨法之外,还有用两个锅煮取的方法,用来制取蓖麻油和苏麻油。北京用的是研磨法,朝鲜用的是舂磨法,用来制取芝麻油。其余的油都是用压榨法制取。榨具要用周长达到两臂伸出才能环抱住的木材来做,将木头中间挖空。用樟木做的最好,用檀木与杞木做的要差一些(杞木做的怕潮湿、容易腐朽)。这三种木材的纹理都是缠绕扭曲的,没有纵直纹。因此把尖的楔子插在其中并尽力舂打时,木材的两头不会拆裂,其他有直纹的木材则不适宜。中原地区长江以北很少有两臂抱围的大树,可用四根木拼合起来,用铁箍箍紧,再用横栓拼合起来,中间挖空,以便放进用于压榨的油料,这样就可把散木当做完整的木材来使用了。

  木的中间挖空多少要以木料的大小为准,大的可以装下一石多油料,小的还装不了五斗。做油榨时,要在中空部分凿开一条平槽,用弯凿削圆上下,再在下沿凿一个小孔。再削一条小槽,使榨出的油能流入接受器中。平槽长约三四尺,宽约三四寸,大小根据榨身而定,没有一定的格式。插入槽里的尖楔和枋木都要用檀木或者柞木来做,其他木料不合用。尖楔用刀斧砍成而不需要刨,因为要它粗糙而不要它光滑,以免它滑出。撞木和尖楔都要用铁圈箍住头部以防披散。

  榨具准备好了,就可以将蓖麻子或油菜子之类的油料放进锅里,用文火慢炒(凡属木本的桕子、桐子这类的子实,都要碾碎后蒸熟而不必经过炒制)到透出香气时就取出来,碾碎、入蒸。炒蓖麻子、菜子要用六寸深的平底锅比较合适,将子仁放进锅后不断翻拌。如果锅太深,翻拌又少,就会因子仁受热不均匀而降低油的产量和质量。炒锅斜放在灶上,跟蒸锅大不一样。碾槽埋在地面上(木制的要用铁片覆盖),上面用一根木杆穿过圆铁饼的圆心,两人相对一齐向前推碾。资本雄厚的则用石块砌成牛碾,一头牛拉碾的劳动效率相当于十个人的劳动力。也有些子实,例如棉子之类,只能用磨而不需要用碾。碾了之后再筛,粗的再碾,细的放入甑子里蒸。当蒸气升腾足够饱和时取出,用稻秆或麦秆包裹成大饼的形状,饼外围的箍用铁打成或者用竹篾交织而成,这些箍要与榨中空隙的尺寸相符合。

  油是通过蒸气而提取的,“有形”生于“无形”,所以出甑子的时候如果包裹动作太慢就会使一部分闭结的蒸气逸散,出油率也就降低了。技术熟练的人能够做到快倒、快裹、快箍,得油多的诀窍就全在这里。有的榨工从小做到老还不明白这个诀窍呢。油料包裹好了后,就可以装入榨具中,挥动撞木把尖楔打进去挤压,油就像泉水那样流出来了。包裹里剩下的渣滓叫做枯饼。胡麻、莱菔、芸苔等的初次枯饼都要重新碾碎,筛去茎秆和壳刺,再蒸、再包和再榨。第一次榨已经得到一份油了,第二次榨还能得到第一次油量的一半。但如果是桕子、桐子之类的子实,则第一次榨油已全部流出,因此也就不必再榨了。

  水煮法制油,是同时使用两个锅,将蓖麻子或苏麻子碾碎,放进一个锅里,加水煮至沸腾,上浮的泡沫便是油。用勺子撇取,倒入另一个没有水的干锅中,下面用慢火熬干水分,便得到油了。不过用这种方法得到的油量毕竟有所降低。北京用研磨法制取芝麻油,是把磨过的芝麻子装在粗麻布袋里进行扭绞的,这种方法以后再详细地加以研究。

  皮油

  用皮油制造蜡烛是江西广信郡创始的。把洁净的乌桕子整个放入饭甑里去蒸煮,蒸好后倒入臼内舂捣。臼约一尺五寸深,碓身是用石块制造的,不用铁嘴,而采取深山中坚实而细滑的石块制就。琢成后重量限定四十斤,上部嵌在平横木的一端,便可以舂捣了。乌桕子核外包裹的蜡质舂过以后全部脱落,挖起来,把蜡质层筛掉放入盘里再蒸,然后包裹入榨,方法同上。乌桕子外面的蜡质脱落后,里面剩下的核子就是黑子。用一座不怕火烧的冷滑小石磨(这种磨石也是从广信的深山中找到的),周围堆满烧红的炭火加以烘热,将黑子逐把投入快磨。磨破以后,就用风扇掉黑壳,剩下的便全是白色的仁,如梧桐子一样。将这种白仁碾碎上蒸之后,用前文所述的方法包裹、入榨。榨出的油叫做“水油”,很是清亮,装入小灯盏中,用一根灯芯草就可点燃到天明,其他的清油都比不上它。拿它来食用并不对人有伤害,但也会有些人不放心,宁可不食用。

  用皮油制造蜡烛的方法是:将苦竹筒破成两半,放在水里煮涨(否则会黏带皮油)后,用小篾箍固定,用尖嘴铁杓装油灌入筒中,再插进烛芯,便成了一支蜡烛。过一会儿待蜡冻结后,顺筒捋下篾箍,打开竹筒,将烛取出。另一种方法是把小木棒削成蜡烛模型,然后裁一张纸,卷在上面做成纸筒。然后将皮油灌入纸筒,也能结成一根蜡烛。这种蜡烛无论风吹尘盖,还是经历冷天和热天,都不会变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