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隋书·列传

卷二十六

  ○宇文述云定兴

  宇文述,字伯通,代郡武川人也。本姓破野头,役属鲜卑俟豆归,后从其主为 宇文氏。父盛,周上柱国。述少骁锐,便弓马。年十一时,有相者谓述曰:“公子 善自爱,后当位极人臣。”周武帝时,以父军功,起家拜开府。述性恭谨沈密,周 大冢宰宇文护甚爱之,以本官领护亲信。及帝亲总万机,召为左宫伯,累迁英果中 大夫,赐爵博陵郡公,寻改封濮阳郡公。

  高祖为丞相,尉迥作乱相州,述以行军总管率步骑三千,从韦孝宽击之。军至 河阳,迥遣将李俊攻怀州,述别击俊军,破之。又与诸将击尉惇于永桥,述先锋陷 阵,俘馘甚众。平尉迥,每战有功,超拜上柱国,进爵褒国公,赐缣三千匹。开皇 初,拜右卫大将军。平陈之役,复以行军总管率众三万,自六合而济。时韩擒、贺 若弼两军趣丹阳,述进据石头,以为声援。陈主既擒,而萧瓛、萧岩据东吴之地, 拥兵拒守。述领行军总管元契、张默言等讨之,水陆兼进。落丛公燕荣以舟师自海 至,亦受述节度。上下诏曰:“公鸿勋大业,名高望重,奉国之诚,久所知悉。金 陵之寇,既已清荡,而吴会之地,东路为遥,萧岩、萧瓛,并在其处。公率将戎旅, 抚慰彼方,振扬国威,宣布朝化。以公明略,乘胜而往,风行电扫,自当稽服。若 使干戈不用,黎庶获安,方副朕怀,公之力也。”陈永新侯陈君范自晋陵奔瓛,并 军合势。见述军且至,瓛惧,立栅于晋陵城东,又绝塘道,留兵拒述。瓛自义兴入 太湖,图掩述后。述进破其栅,回兵击瓛,大败之,斩瓛司马曹勒叉。前军复陷吴 州,瓛以馀众保包山,燕荣击破之。述进至奉公埭,萧岩、陈君范等以会稽请降。 述许之,二人面缚路左,吴会悉平。以功拜一子开府,赐物三千段,拜安州总管。

  时晋王广镇扬州,甚善于述,欲述近己,因奏为寿州刺史总管。王时阴有夺宗 之志,请计于述,述曰:“皇太子失爱已久,令德不闻于天下。大王仁孝著称,才 能盖世,数经将领,深有大功。主上之与内宫,咸所钟爱,四海之望,实归于大王。 然废立者,国家之大事,处人父子骨肉之间,诚非易谋也。然能移主上者,唯杨素 耳。素之谋者,唯其弟约。述雅知约,请朝京师,与约相见,共图废立。”晋王大 悦,多赍金宝,资述入关。述数请约,盛陈器玩,与之酣暢,因而共博,每佯不胜, 所赍金宝尽输之。约所得既多,稍以谢述。述因曰:“此晋王之赐,令述与公为欢 乐耳。”约大惊曰:“何为者?”述因为王申意。约然其说,退言于素,素亦从之。 于是素每与述谋事。晋王与述情好益密,命述子士及尚南阳公主,前后赏赐不可胜 计。及晋王为皇太子,以述为左卫率。旧令,率官第四品,上以述素贵,遂进率品 为第三,其见重如此。

  炀帝嗣位,拜左卫大将军,改封许国公。大业三年,加开府仪同三司,每冬正 朝会,辄给鼓吹一部。从幸榆林,时铁勒契弊歌棱攻败吐谷浑,其部携散,遂遣使 请降求救。帝令述以兵屯西平之临羌城,抚纳降附。吐谷浑见述拥强兵,惧不敢降, 遂西遁。述领鹰扬郎将梁元礼、张峻、崔师等追之,至曼头城,攻拔之,斩三千馀 级。乘胜至赤水城,复拔之。其馀党走屯丘尼川,述进击,大破之,获其王公、尚 书、将军二百人,前后虏男女四千口而还。浑主南走雪山,其故地皆空。帝大悦。 明年,从帝西幸,巡至金山,登燕支,述每为斥候。时浑贼复寇张掖,进击走之。 还至江都宫,敕述与苏威常典选举,参预朝政。述时贵重,委任与苏威等,其亲爱 则过之。帝所得远方贡献及四时口味,辄见班赐,中使相望于道。述善于供奉,俯 仰折旋,容止便辟,宿卫者咸取则焉。又有巧思,凡有所装饰,皆出人意表。数以 奇服异物进献宫掖,由是帝弥悦焉。时述贵幸,言无不从,势倾朝廷。左卫将军张 瑾与述连官,尝有评议,偶不中意,述张目叱之,瑾惶惧而走,文武百僚莫敢违忤。 然性贪鄙,知人有珍异之物,必求取之。富商大贾及陇右诸胡子弟,述皆接以恩意, 呼之为兒。由是竞加馈遗,金宝累积。后庭曳罗绮者数百,家僮千馀人,皆控良马, 被服金玉。述之宠遇,当时莫与为比。

  及征高丽,述为扶馀道军将。临发,帝谓述曰:“礼,七十者行役以妇人从, 公宜以家累自随。古称妇人不入军,谓临战时耳。至于营垒之间,无所伤也。项籍 虞姬,即其故事。”述与九军至鸭绿水,粮尽,议欲班师。诸将多异同,述又不测 帝意。会乙支文德来诣其营,述先与于仲文俱奉密旨,令诱执文德。既而缓纵,文 德逃归,语在《仲文传》。述内不自安,遂与诸将渡水追之。时文德见述军中多饥 色,欲疲述众,每斗便北。述一日之中七战皆捷,既恃骤胜,又内逼群议,于是遂 进,东济萨水,去平壤城三十里,因山为营。文德复遣使伪降,请述曰:“若旋师 者,当奉高元朝行在所。”述见士卒疲敝,不可复战,又平壤险固,卒难致力,遂 因其诈而还。众半济,贼击后军,于是大溃,不可禁止,九军败绩,一日一夜,还 至鸭绿水,行四百五十里。初,渡辽九军三十万五千人,及还至辽东城,唯二千七 百人。帝大怒,以述等属吏。至东都,除名为民。明年,帝有事辽东,复述官爵, 待之如初。从至辽东,与将军杨义臣率兵复临鸭绿水。会杨玄感作乱,帝召述班师, 令驰驿赴河阳,发诸郡兵以讨玄感。时玄感逼东都,闻述军将至,惧而西遁,将图 关中。述与刑部尚书卫玄、左御卫将军来护兒、武卫将军屈突通等蹑之。至阌乡皇 天原,与玄感相及。述与来护兒列阵当其前,遣屈突通以奇兵击其后,大破之,遂 斩玄感,传首行在所。赐物数千段。复从东征,至怀远而还。

  突厥之围雁门,帝惧,述请溃围而出。樊子盖固谏不可,帝乃止。及围解,车 驾次太原,议者多劝帝还京师,帝有难色。述因奏曰:“从官妻子多在东都,便道 向洛阳,自潼关而入可也。”帝从之。是岁,至东都,述又观望帝意,劝幸江都, 帝大悦。述于江都遇疾,中使相望,帝将亲临视之,群臣苦谏乃止。遂遣司宫魏氏 问述曰:“必有不讳,欲何所言?”述二子化及、智及,时并得罪于家,述因奏曰: “化及臣之长子,早预籓邸,愿陛下哀怜之。”帝闻,泫然曰:“吾不忘也。”及 薨,帝为之废朝,赠司徒、尚书令、十郡太守,班剑四十人,辒京车,前后部鼓 吹,谥曰恭,帝令黄门侍郎裴矩祭以太牢,鸿胪监护丧事。子化及,别有传。

  云定兴者,附会于述。初,定兴女为皇太子勇昭训,及勇废,除名配少府。定 兴先得昭训明珠络帐,私赂于述,自是数共交游。定兴每时节必有赂遗,并以音乐 干述。述素好著奇服,炫耀时人。定兴为制马鞯,于后角上缺方三寸,以露白色。 世轻薄者争放学之,谓为许公缺势。又遇天寒,定兴曰:“入内宿卫,必当耳冷。” 述曰:“然。”乃制裌头巾,令深袙耳。又学之,名为许公袙势。述大悦曰:“云 兄所作,必能变俗。我闻作事可法,故不虚也。”后帝将事四夷,大造兵器,述荐 之,因敕少府工匠并取其节度。述欲为之求官,谓定兴曰:“兄所制器仗并合上心, 而不得官者,为长宁兄弟犹未死耳。”定兴曰:“此无用物,何不劝上杀之。”述 因奏曰:“房陵诸子,年并成立。今欲动兵征讨,若将从驾,则守掌为难;若留一 处,又恐不可。进退无用,请早处分。”帝从之,因鸩杀长宁,又遣以下七弟分配 岭表,仍遣间使于路尽杀之。五年,大阅军实,帝称甲仗为佳。述奏曰:”并云定 兴之功也。”擢授少府丞。寻代何稠为少监,转卫尉少卿,迁左御卫将军,仍知少 府事。十一年,授左屯卫大将军。

  凡述所荐达,皆至大官。赵行枢以太常乐户,家财亿计,述谓为兄,多受其贿。 称其骁勇,起家为折冲郎将。

  ○郭衍

  郭衍,字彦文,自云太原介休人也。父以舍人从魏武帝入关,其后官至侍中。 衍少骁武,善骑射。周陈王纯引为左右,累迁大都督。时齐氏未平,衍奉诏于天水 募人,以镇东境,得乐徙千馀家,屯于陕城。拜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每有寇至,辄率所领御之,一岁数告捷,颇为齐人所惮。王益亲任之。建德中,周 武帝出幸云阳,衍朝于行所,时议欲伐齐,衍请为前锋。攻河阴城,授仪同大将军。 武帝围晋州,虑齐兵来援,令衍从陈王守千里径。又从武帝与齐主大战于晋州,追 齐师至高壁,败之。仍从平并州,以功加授开府,封武强县公,邑一千二百户,赐 姓叱罗氏。宣政元年,为右中军熊渠中大夫。

  尉迥之起逆,从韦孝宽战于武陟,进战于相州。先是,迥遣弟子勤为青州总管, 率青、齐之众来助迥。迥败,勤与迥子惇、祐等欲东奔青州。衍将精骑一千追破之, 执祐于阵,勤遂遁走,而惇亦逃逸。衍至济州,入据其城,又击其馀党于济北,累 战破之,执送京师。超授上柱国,封武山郡公。赏物七千段。密劝高祖杀周室诸王, 早行禅代。由是大被亲昵。开皇元年,敕复旧姓为郭氏。突厥犯塞,以衍为行军总 管,领兵屯于平凉。数岁,虏不入。征为开漕渠大监。部率水工,凿渠引渭水,经 大兴城北,东至于潼关,漕运四百馀里。关内赖之,名之曰富民渠。五年,授瀛州 刺史。遇秋霖大水,其属县多漂没,民皆上高树,依大家。衍亲备船伐,并赍粮 拯救之,民多获济。衍先开仓赈恤,后始闻奏。上大善之,选授朔州总管。所部有 恆安镇,北接蕃境,常劳转运。衍乃选沃饶地,置屯田,岁剩粟万馀石,民免转输 之劳。又筑桑乾镇,皆称旨。十年,从晋王广出镇扬州。遇江表构逆,命衍为总管, 领精锐万人先屯京口。于贵洲南与贼战,败之,生擒魁帅,大获舟楫粮储,以充军 实,乃讨东阳、永嘉、宣城、黟、歙诸洞,尽平之。授蒋州刺史。

  衍临下甚踞,事上奸谄。晋王爱昵之,宴赐隆厚。迁洪州总管。王有夺宗之谋, 托衍心腹,遣宇文述以情告之。衍大喜曰:“若所谋事果,自可为皇太子。如其不 谐,亦须据淮海,复梁、陈之旧。副君酒客,其如我何?”王因召衍,阴共计议。 又恐人疑无故来往,托以衍妻患瘿,王妃萧氏有术能疗之。以状奏高祖,高祖听衍 共妻向江都,往来无度。衍又诈称桂州俚反,王乃奏衍行兵讨之。由是大修甲仗, 阴养士卒。及王入为太子,征授左监门率,转左宗卫率。高祖于仁寿宫将大渐,太 子与杨素矫诏,令衍、宇文述领东宫兵,帖上台宿卫,门禁并由之。及上崩,汉王 起逆,而京师空虚,使衍驰还,总兵居守。大业元年,拜左武卫大将军。帝幸江都, 令衍统左军,改授光禄大夫。又从讨吐谷浑,出金山道,纳绛二万馀户。衍能揣上 意,阿谀顺旨。帝每谓人曰:“唯有郭衍,心与朕同。”又尝劝帝取乐,五日一视 事,无得效高祖空自劬劳。帝从之,益称其孝顺。初,新令行,衍封爵从例除。六 年,以恩幸封真定侯。七年,从往江都,卒。赠左卫大将军,赗赐甚厚,谥曰襄。 长子臻,武牙郎将。次子嗣本,孝昌县令。

  史臣曰:謇謇匪躬,为臣之高节,和而不同,事君之常道。宇文述、郭衍以水 济水,如脂如韦,便辟足恭,柔颜取悦。君所谓可,亦曰可焉,君所谓不,亦曰不 焉。无所是非,不能轻重,默默苟容,偷安高位,甘素餐之责,受彼己之讥。此固 君子所不为,亦丘明之深耻也。

【译文】

○宇文述
  宇文述,字伯通,代郡武川人。
  他家本姓破野头,归鲜卑俟豆归奴役,后来随他家的主子姓宇文。
  父亲宇文盛,北周上柱国。
  宇文述小时就很骁勇,熟习弓马。
  十一岁时,有个看相的对他说:“公子好生自爱,以后会位极人臣。”北周武帝时,因他父亲的军功,他开始当开府。
  宇文述生性谦恭严密,北周的大冢宰宇文护,非常喜欢他。
  让他以本官身份当自己的亲信。
  到周武帝亲理万机时,召他任左宫伯,累功升任英果中大夫,赐他博陵郡公的爵位,不久改封为仆阳郡公。
  隋高祖为北周丞相后,尉迟迥在相州造反,宇文述以行军总管的身份,率领三千步兵骑兵,随韦孝宽讨敌。
  部队到了河阳,尉迟迥派部将李隽进攻怀州。
  宇文述单独进攻李隽军,打败了他。
  宇文述又和诸将一起,在永桥进攻尉迟惇,宇文述冲锋陷阵,俘虏了很多敌人。
  在平定尉迟迥的战争中,宇文述每次作战都有战功,朝廷越级提拔他当上柱国,封他为褒国公,赐他缣帛三千匹。
  开皇初年,授他右卫大将军。
  在平定陈国的战争中,又让他以行军总管身份,率兵三万,从六合渡江。
  当时,韩擒虎、贺若弼两军奔向丹阳,宇文述进据石头城,以互相声援。
  陈后主被抓以后,萧瓛、萧岩占据东吴之地,拥兵拒守。
  宇文述率领行军总管元契、张默言等部人马进讨,水陆并进。
  落丛公燕荣率水军从海上赶到,也受宇文述指挥。
  皇上下诏说:“你功勋很大,名望很高,忠心奉国,我早就知道。
  金陵的贼人既已消灭,但吴州、会稽等地,在很远的东方,萧岩、萧瓛,都在那里。
  你要率领部队,安抚那里,扬我国威,宣布教化。
  凭着你的谋略,乘胜前进,就像风扫残云、电闪雷鸣一样,那里肯定会驯服。
  如果不用干戈,那里的百姓能得到安宁,这才符合我的心意,也是你的大功。”陈国的永新侯陈君范从晋陵投奔萧瓛,并军合力。
  看见宇文述的部队快到了,萧瓛害怕,树栅栏于晋陵城东,又断绝水道,留兵抵抗宇文述。
  萧瓛从义兴到太湖,想掩袭宇文述。
  宇文述攻破其栅栏,回兵打击萧瓛,大破萧军,斩了萧瓛的司马曹勒叉。
  先头部队又攻下了吴州,萧瓛让余部保卫包山,燕荣打破了他的余部。
  宇文述进兵到奉公埭,萧岩、陈君范等人,献出会稽请求投降。
  宇文述同意了他们。
  两个人捆着,站在路的左边,吴州、会稽全部平定。
  宇文述因军功授一个儿子开府,赐缣帛三千段,授他安州总管。
  当时晋王杨广镇守扬州,对宇文述很好,想宇文述贴近自己,因此奏请封他为寿州刺史总管。
  晋王那时就有夺取太子之位的用意,向宇文述讨教,宇文述说:“皇太子早就失去了皇上的宠爱,他的美德不闻于天下。
  大王您以仁孝著称,才能盖世,几经将领,很有大功。
  皇上和内宫,都很爱您。
  天下人都看着您大王。
  但是废立是国家的大事,我处在他人的父子骨肉之间,实在不方便出谋划策。
  但能改变皇上意愿的,只有杨素一个人罢了。
  但为杨素出主意的,只有他的弟弟杨约。
  我很了解杨约,请让我到京师去,与杨约相见,一起谋划废立的事。”晋王很高兴,准备了很多金宝,资助宇文述入关赴京。
  宇文述几次请杨约,摆出很多宝物,与他喝得大醉,然后与他赌博,每次都假装不能赢,所带的金宝全都输给了他。
  杨约得了很多金宝,稍稍谢谢宇文述。
  宇文述乘机说:“这是晋王赐给我的,让我和你玩玩罢了。”杨约大惊说:“这是为什么呢?”宇文述就为晋王说明用意。
  杨约同意晋王的说法,回去对杨素说了,杨素也听从。
  于是杨素常与宇文述谋划这事。
  晋王与宇文述感情更亲密,命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士及娶南阳公主,前后给宇文家的赏赐不计其数。
  晋王为皇太子后,让宇文述任左卫率。
  按老规矩,左卫率为四品官。
  皇上因宇文述一向官高,于是把左卫率定为三品官。
  他就是这样被看重。
  炀帝继位后,授宇文述左卫大将军,改封他为许国公。
  大业三年(607),加授他为开府仪同三司。
  每年冬至日朝廷聚会,就给他一部鼓吹。
  他随炀帝到榆林,当时,铁勒的契弊歌棱,打败了吐谷浑,吐谷浑部被打散,于是派使者来请求投降。
  炀帝命令宇文述率兵驻扎在西平的临羌城,接受投降。
  吐谷浑见宇文述拥有强兵,就不敢来投降,于是向西逃走。
  宇文述率领鹰扬郎将梁元礼、张峻、崔师等,追赶他们,到了曼头城,攻占了它,斩首三千多级。
  乘胜追到赤水城,又攻占了该城。
  他们的余党逃到丘尼川驻扎,宇文述进击,大破吐谷浑,活捉他们的王公、尚书、将军二百人,前后俘虏他们的男女人口四千口,这才退兵。
  吐谷浑国主往南逃到雪山,他的故地都空荡荡的。
  炀帝很高兴。
  次年,随炀帝巡幸西方,到了金山,登上燕支山,宇文述总是当侦察。
  当时吐谷浑又进犯张掖,宇文述进兵打跑了他们。
  回到江都宫,炀帝让宇文述和苏威一起,掌管选举,参预朝政。
  当时,宇文述很显贵,他的委任虽与苏威相同,但与炀帝的感情则超过了他。
  炀帝得到了远方的贡献和四季的食物,总是赐给宇文述。
  到宇文述家去的宫中使者很多,相望于道。
  宇文述很善于侍奉炀帝,一低头一抬头,一举手一投足,其举止总是很得体,皇宫中的宿卫都效仿他。
  他又有巧思,凡是想装饰自己一下,其作法总是出人意料。
  他几次把奇服异物献给宫廷,因此炀帝更喜欢他。
  当时,宇文述显贵得宠,言无不听,势倾朝廷。
  左卫将军张瑾与宇文述是同僚,曾经评议一些事情,张瑾的话稍不中他的意,他马上就怒目喝斥张瑾。
  张瑾惧怕他而跑走。
  文武百官没谁敢违逆他。
  但他生性贪婪,知道人家有珍奇之物,一定要得到。
  富商大贾和陇右诸胡人的子弟,宇文述都给他们一点恩惠,叫他们为“儿”。
  因此,他们竞相赠送东西给他,他家的金宝堆积如山。
  宇文述家后院里穿罗绮的几百人,家僮一千多,这些人都骑着好马,穿金佩玉。
  宇文述的宠幸,当时无人可比。
  到征讨高丽时,宇文述任扶余道的军将。
  将出发时,炀帝对他说:“按礼,七十岁的人行军打仗,要带妇人同行。
  你应该带上家人。
  古时妇人不随军,那是说在战场上。
  至于在军营里头,那没什么妨碍。
  项羽带虞姬,就是故事。”宇文述与部队到了鸭绿江,粮食完了,商议想班师回朝。
  诸将议论纷纷,宇文述又不知炀帝的用意。
  刚好乙支文德到隋军大营来假装投降,宇文述先前和于仲文都得到了炀帝的密旨,让他们诱捕乙支文德。
  后来又放了乙支文德,让他逃走,这事记载在《于仲文传》里。
  宇文述心里不安,于是与诸将渡江追赶。
  当时乙支文德见宇文述军多有饥饿之色,想拖垮宇文述的部队,因此每次一打就跑。
  宇文述一天之中七战七捷,既仗着获胜,又因内部诸将议论所逼,于是就追敌,往东渡过萨水,离平壤只有三十里,就山扎营。
  乙支文德又派使者来假装投降,请求宇文述说:“隋师如果班师,我们将把高元送到行宫去朝拜天子。”宇文述见部队疲劳,不可再战,加上平壤险固,难以力取,就明知其诈降也退兵。
  部队半渡,贼人进攻后部,于是隋军溃败,无法禁止。
  官军败绩,一天一夜,跑到鸭绿江,行军四百五十里。
  起初,到辽东的隋军有三十万五千人,回到辽东城时,只剩二千七百人。
  炀帝震怒,把宇文述等人交给司法部门处置。
  到东都后,将宇文述除名,让他当老百姓。
  次年,炀帝讨伐辽东,恢复宇文述的官爵,待之如初。
  他随炀帝到了辽东,和将军杨义臣率兵又到鸭绿江。
  碰上杨玄感作乱,炀帝召宇文述班师,让他赶赴河阳,调动各郡士兵以讨伐杨玄感。
  当时杨玄感逼近东都,听说宇文述的部队快到了,害怕而西逃,将要夺取关中。
  宇文述与刑部尚书卫玄、左御卫将军来护儿、武卫将军屈突通等跟踪追击,追到阌乡的皇天原,赶上了杨玄感。
  宇文述与来护儿在杨军前面摆开阵势,派屈突通用奇兵袭击他的背后,大破杨军,于是杀了杨玄感,把首级送到行宫。
  炀帝赐他布帛几千段。
  他又随炀帝东征,到怀远而回来。
  突厥人包围雁门,炀帝惧怕。
  宇文述请求突围出去。
  樊子盖死劝,炀帝才作罢。
  解围后,炀帝到了太原,大臣们多劝炀帝回京,炀帝面有为难之色。
  宇文述因便上奏说:“随行官员的妻子儿女多在东都,就顺便向洛阳去吧,从潼关回长安就可以了。”炀帝听了他的话。
  这年,炀帝到了东都。
  宇文述又察颜观色,劝炀帝到江都去,炀帝很高兴。
  宇文述在江都生病,去看望他的宫中使者,络绎不绝,相望于道。
  炀帝想亲自去看他,群臣苦劝才作罢。
  于是派司宫魏氏问宇文述说:“如一定要说什么,你想说什么?”宇文述的两个儿子宇文化及、宇文智及,当时都因犯罪而呆在家里,宇文述因此上奏说:“化及是我的长子,很早就到晋王府第做事,望陛下可怜可怜他。”炀帝听了,泫然落泪说:“我不会忘记的。”他去世后,炀帝为此不上朝,追赠他为司徒、尚书令、十郡太守,另赐持班剑者四十人,鍂车京车,前后部的鼓吹。
  谥号叫“恭”。
  炀帝让黄门侍郎裴矩,以太牢之礼祭之,又让鸿胪监护丧事。
  他儿子宇文化及,另外有传。
  云定兴,是个附会宇文述的人。
  起初云定兴的姑娘当皇太子杨勇的昭训,杨勇被废太子之位后,他女儿被除名,配给少府。
  云定兴先得到女儿昭训的明珠络帐,私下送给宇文述,从此后几次一起游玩。
  云定兴每到逢年过节,都有东西送给宇文述,并用音乐作手段贴近宇文述。
  宇文述一向爱穿奇服,炫耀给人家看。
  云定兴就为他特制马鞍垫子,在后角上缺一块三寸见方大小,以露出白色。
  那些轻薄之徒竞相仿效,叫做“许公缺势”。
  又,遇到天气寒冷,云定兴说:“您老人家到宫中值夜班,耳朵一定很冷。”宇文述说:“是啊。”云定兴就特制衤夹头巾,让宇文述护住耳朵。
  轻薄之徒又效仿他,叫做什么“许公衤白势”。
  宇文述很高兴,说:“云兄所做,必能变俗。
  我听说有的人做的事值得效法,果然不假。”后来炀帝将要进攻周边的夷人,大造兵器,宇文述推荐云定兴,皇上就下令,让少府工匠都听他调度。
  宇文述想为他求官,对他说:“你所监制的兵器,都合乎皇上的心,但不得当官,是因为长宁兄弟还没有死。”云定兴说:“这些没用的东西,何不劝皇上杀了他们?”宇文述因此上奏说:“房陵王的儿子们都已长大了。
  如今正欲兴兵征讨,若让他们随皇上,那么管束他们又很难;如把他们留在哪个地方,又怕不好。
  进退无用,请早作处理。”炀帝从其计,因此毒死长宁,又将他以下的七个弟弟分别流放岭南,另派人在路上全部杀死他们。
  大业五年(609),大阅兵,炀帝称赞甲仗很好。
  宇文述说:“这都是云定兴的功劳。”炀帝就提拔他当少府丞。
  不久,他又代替何稠当少监,转任卫尉少卿,后升任左御卫将军,仍兼管少府之事。
  大业十一年(615),授云定兴左屯卫大将军。
  凡是宇文述所推荐的,都当了大官。
  赵行枢以太常乐户的身份,家产数以亿计。
  宇文述称他为儿,受了他很多贿赂。
  宇文述就说他骁勇,他就当了折冲郎将。
○郭衍
  郭衍字彦文,自称是太原介休人。
  父亲郭崇,以舍人身份随魏武帝入关,其后官至侍中。
  郭衍小时就很骁勇,善于骑马射箭。
  北周陈王宇文纯引之为左右,累功升至大都督。
  当时北齐未平,郭衍奉诏到天水募集人马,以镇守东边,得以迁徙一千多家,住在陕城。
  拜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每有贼人到,他就率领人马抵抗,一年中几次告捷,颇为北齐人所惧怕。
  陈王宇文纯更加亲近他。
  建德中(572~577),北周武帝出京巡幸云阳,郭衍在行在所拜谒皇上。
  当时正议论讨伐北齐,郭衍请求当前锋。
  攻打河阴城,授他仪同大将军。
  周武帝包围晋州,担心北齐兵来援,令郭衍随陈王宇文纯守千里径。
  他又随周武帝在晋州与齐后主大战,追击齐军到高壁,打败齐军。
  又随皇上平定并州,因功加授开府,封为武强县公,食邑一千二百户,赐姓叱罗氏。
  宣政元年(578),任右中军熊渠中大夫。
  尉迟迥作乱时,郭衍随韦孝宽到武陟作战,进而在相州作战。
  此前,尉迟迥派弟弟之子尉迟勤为青州总管,率青州、齐州的部队来帮助尉迟迥。
  尉迟迥失败后,尉迟勤与尉迟迥的儿子尉迟..、尉迟..等人,想东奔青州。
  郭衍率精兵一千追击并打破敌军,在阵前活捉尉迟..。
  尉迟勤于是逃走,而尉迟..也逃跑了。
  郭衍到济州,占据其城,又在济北攻击贼人的余党,几战而破之,将贼首抓送京师。
  朝廷越级提拔他当上柱国,封他为武山郡公,赏他布帛七千段。
  他又密劝隋高祖杀北周诸王,早点让北周禅让,因此大被亲近。
  开皇元年(581),皇上让郭衍恢复郭姓。
  突厥进犯边塞,以郭衍为行军总管,领兵驻扎在平凉。
  几年之中,突厥人都不敢进犯。
  调他当开漕渠大监。
  他率领水工,凿渠引渭水,经大兴城北,东到潼关,漕运四百多里,关内依赖它,把它叫作“富民渠”。
  开皇五年(585),授他瀛州刺史。
  遇上秋日发水,所属各县多遭水淹,老百姓都爬上高树,依托大坟。
  郭衍亲自准备船筏,并备粮食,拯救百姓,百姓多被救起。
  郭衍先开官仓赈灾,以后才上奏朝廷。
  皇上非常赞赏,选调他当朔州总管。
  朔州辖有恒安镇,北接蕃境,常要转运东西去。
  郭衍于是选些肥沃的地方,开始屯田,一年富余一万多石粮食,百姓免去了转运之苦。
  他又修筑桑乾镇,都符合皇上旨意。
  开皇十年(590),他随晋王杨广出镇扬州。
  遇上江南造反,命郭衍任总管,率精兵万人先住京口。
  在贵洲南,与反贼交战,打败反贼,活捉贼帅,得了很多船只粮食,以补充部队。
  他于是又讨伐东阳、永嘉、宣城、黟、歙等洞,都削平了他们。
  授他为蒋州刺史。
  郭衍对下很骄横,对上讨好谄媚。
  晋王杨广很喜欢亲近他,饮宴、赏赐都很多。
  升任洪州总管。
  晋王有夺取太子之位的计谋,把郭衍当心腹,派宇文述告诉他这一计谋。
  郭衍大喜,说:“若所谋之事成,自可为皇太子。
  如不成,也要占据淮海,恢复梁国、陈国的旧地。
  那时我也是副君家里的酒客,谁又奈得我何?”晋王因此召来郭衍,偷偷地一起商议。
  又怕别人怀疑他们无故来往,就假托说,郭衍的妻子得了瘿病,萧王妃有办法治疗。
  把这些报告高祖,高祖听任郭衍和他的妻子去江都,这么来来往往,无所节制。
  郭衍又谎称桂州的俚人造反,晋王于是奏请朝廷让郭衍发兵讨“敌”,因此大造武器军帐,偷偷地养了很多士卒。
  晋王入京当太子后,调他当了左监门率,转任左宗卫率。
  高祖在仁寿宫将死,太子杨广与杨素篡改遗诏,让郭衍、宇文述率领东宫卫兵,靠近上台站岗,门禁全由他们掌握。
  高祖去世后,汉王造反,而京城空虚,杨广让郭衍飞速回去,领兵防守。
  大业元年(605),授郭衍左武卫大将军。
  炀帝巡幸江都,令郭衍统领左军,改授他光禄大夫。
  他又随炀帝征讨吐谷浑,出金山道,招纳降民二万多户。
  郭衍能揣摸炀帝的意图,阿谀奉承,顺从旨意。
  炀帝常对人说:“只有郭衍,心与我同。”他又曾劝炀帝自己行乐,五天一上朝,不要像高祖那样白白地劳累。
  炀帝听了他的话,越发夸他孝顺。
  当初,新的政令推行,郭衍的爵禄按通例被废除。
  大业六年(610),因他得到宠幸,而被封为真定侯。
  七年,随炀帝到江都,死了。
  炀帝追赠他左卫大将军,赐予很多,谥号叫“襄”。
  长子郭臻,任武牙郎将。
  次子郭嗣本,任孝昌县令。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