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隋书·列传

卷十九

  王长述

  王长述,京兆霸城人也。祖罴,魏太尉。父庆远,周淮州刺史。长述幼有仪范, 年八岁,周太祖见而异之,曰:“王公有此孙,足为不朽。”解褐员外散骑侍郎, 封长安县伯。累迁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太子舍人。长述早孤,少为祖罴所养, 及罴薨,居丧过礼,有诏褒异之。免丧,袭封扶风郡公,邑三千户。除中书舍人, 修起居注,改封龙门郡公。从于谨平江陵有功,增邑五百户。周受禅,又增邑通前 四千七百户。拜宾部大夫。出为晋州刺史,转玉壁总管长史。寻授司宪大夫,出拜 广州刺史。甚有威惠,吏人怀之,在任数年,蛮夷归之者三万馀户。朝议嘉之,就 拜大将军。后历襄、仁二州总管,并有能名。及高祖为丞相,授信州总管,部内夷、 獠犹有未宾,长述讨平之,进位上大将军。王谦作乱益州,遣使致书于长述,因执 其使,上其书,又陈取谦之策。上大悦,前后赐黄金五百两,授行军总管,率众讨 谦。以功进位柱国。开皇初,复献平陈之计,修营战舰,为上流之师。上善其能, 频加赏劳,下书曰:“每览高策,深相嘉叹,命将之日,当以公为元帅也。”后数 岁,以行军总管击南宁,未至,道病卒。上甚伤惜之,令使者吊祭,赠上柱国、冀 州刺史,谥曰庄。子谟嗣。谟弟轨,大业末,东郡通守。少子文楷,起部郎。

  ○李衍

  李衍,字拔豆,辽东襄平人也。父弼,周太师。衍少专武艺,慷慨有志略。周 太祖时,释褐千牛备身,封怀仁县公。加开府,改封普宁县公,迁义州刺史。寻从 韦孝宽镇玉壁城,数与贼战,敌人惮之。及平齐,以军功进授大将军,改封真乡郡 公,拜左宫伯,赐杂彩三百匹,奴婢二十口,赐子仲威爵浮阳郡公。后历定、鄜二 州刺史。及王谦作乱,高祖以衍为行军总管,从梁睿击平之。进位上大将军,赐缣 二千匹。开皇元年,又以行军总管讨叛蛮,平之。进位柱国,赐帛二千匹。寻检校 利州总管事。明年,突厥犯塞,以行军总管率众讨之,不见虏而还。转介州刺史。 后数年,朝廷将有事江南,诏衍于襄州道营战船。及大举伐陈,授行军总管,从秦 王俊出襄阳道,以功赐帛三千匹,米六百石。拜安州总管,颇有惠政,岁馀,以疾 还京师,卒于家,时年五十七。子仲威嗣。

  衍弟子长雅,尚高祖女襄国公主,袭父纶爵,为河阳郡公。开皇初,拜将军、 散骑常侍,历内史侍郎、河州刺史、检校秦州总管。

  衍从孙密,别有传。

  ○伊娄谦

  伊娄谦,字彦恭,本鲜卑人也。其先代为酋长,随魏南迁。祖信,中部太守。 父灵,相、隆二州刺史。谦性忠直,善辞令。仕魏为直阁将军。周受禅,累迁宣纳 上士,使持节、车骑大将军。武帝将伐齐,引入内殿,从容谓曰:“朕将有事戎马, 何者为先?”谦对曰:“愚臣诚不足以知大事,但伪齐僭擅,跋扈不恭,沈溺倡优, 耽昏曲蘖。其折冲之将斛律明月已毙,谗人之口,上下离心,道路仄目。若命六师, 臣之愿也。”帝大笑,因使谦与小司寇拓拔伟聘齐观衅。帝寻发兵。齐主知之,令 其仆射阳休之责谦曰:“贵朝盛夏征兵,马首何向?”谦答曰:“仆凭式之始,未 闻兴师。设复西增白帝之城,东益巴丘之戍,人情恆理,岂足怪哉!”谦参军高遵 以情输于齐,遂拘留谦不遣。帝克并州,召谦劳之曰:“朕之举兵,本俟卿还;不 图高遵中为叛逆,乖朕宿心,遵之罪也。”乃执遵付谦,任令报复。谦顿首请赦之, 帝曰:“卿可聚众唾面,令知愧也。”谦跪曰:“以遵之罪,又非唾面之责。”帝 善其言而止。谦竟待遵如初。其宽厚仁恕,皆此类也。寻赐爵济阳县伯,累迁前驱 中大夫。大象中,进爵为侯,加位开府。高祖作相,授亳州总管,俄征还京。既平 王谦,谦耻与逆人同名,因尔称字。高祖受禅,以彦恭为左武候将军,俄拜大将军, 进爵为公。数年,出为泽州刺史,清约自处,甚得人和。以疾去职,吏人攀恋,行 数百里不绝。数岁,卒于家,时年七十。子杰嗣。

  ○田仁恭

  田仁恭,字长贵,平凉长城人也。父弘,周大司空。仁恭性宽仁,有局度。在 周以明经为掌式中士。后以父军功赐爵鹑阴子。大冢宰宇文护引为中外兵曹。后数 载,复以父功拜开府仪同三司,迁中外府掾。从护征伐,数有战功,改封襄武县公, 邑五百户。从武帝平齐,加授上开府,进封淅阳郡公,增邑二千户,拜幽州总管。 宣帝时,进爵雁门郡公。高祖为丞相,征拜小司马,进位大将军。从韦孝宽破尉迟 迥于相州,拜柱国。高祖受禅,进上柱国,拜太子太师,甚见亲重,尝幸其第,宴 饮极欢,礼赐殊厚。奉诏营庙社,进爵观国公,增邑通前五千户。未几,拜右武卫 大将军。岁馀,卒官,时年四十七。赠司空,谥曰敬。子世师嗣。次子德懋,在 《孝义传》。

  时有任城郡公王景、鲜虞县公谢庆恩,并官至上柱国。大义公辛遵及其弟韶, 并官至柱国。高祖以其俱佐命功臣,特加崇贵,亲礼与仁恭等。事皆亡失云。

  ○元亨

  元亨,字德良,一名孝才,河南洛阳人也。父季海,魏司徒、冯翊王,遇周、 齐分隔,季海遂仕长安。亨时年数岁,与母李氏在洛阳。齐神武帝以亨父在关西, 禁锢之。其母则魏司空李冲之女也,素有智谋,遂诈称冻馁,请就食于荥阳。齐人 以其去关西尚远,老妇弱子,不以为疑,遂许之。李氏阴托大豪李长寿,携亨及孤 侄八人,潜行草间,得至长安。周太祖见而大悦,以亨功臣子,甚优礼之。亨年十 二,魏恭帝在储宫,引为交友。释褐千牛备身。大统末,袭爵冯翊王,邑千户。授 拜之日,悲恸不能自胜。俄迁通直散骑常侍,历武卫将军、勋州刺史,改封平凉王。 周闵帝受禅,例降为公。明、武时,历陇州刺史、御正大夫、小司马。宣帝时,为 洛州刺史。高祖为丞相,遇尉迟迥作乱,洛阳人梁康、邢流水等举兵应迥。旬日之 间,众至万馀。州治中王文舒潜与梁康相结,将图亨。亨阴知其谋,乃选关中兵, 得二千人为左右,执文舒斩之,以兵袭击梁康、邢流水,皆破之。高祖受禅,征拜 太常卿,增邑七百户。寻出为卫州刺史,加大将军。卫土俗薄,亨以威严镇之,在 职八年,风化大洽。后以老病,表乞骸骨,吏人诣阙上表,请留卧治,上嗟叹者久 之。其年,亨以笃疾,重请还京,上令使者致医药,问动静,相望于道。岁馀,卒 于家,时年六十九。谥曰宣。

  ○杜整

  杜整,字皇育,京兆杜陵人也。祖盛,魏直阁将军、颍川太守。父辟,渭州刺 史。整少有风概,九岁丁父忧,哀毁骨立,事母以孝闻。及长,骁勇有膂力,好读 孙、吴《兵法》。魏大统末,袭爵武乡侯。周太祖引为亲信。后事宇文护子中山公 训,甚被亲遇。俄授都督。明帝时,为内侍上士,累迁仪同三司,拜武州刺史。从 武帝平齐,加上仪同,进爵平原县公,邑千户,入为勋曹中大夫。高祖为丞相,进 位开府。及受禅,加上开府,进封长广郡公,俄拜左武卫将军。在职数年,以母忧 去职,起令视事。开皇六年,突厥犯塞,诏遣卫王爽总戎北伐,以整为行军总管兼 元帅长史。至合川,无虏而还。整密进取陈之策,上善之,于是以行军总管镇襄阳。 寻病卒,时年五十五。高祖闻而伤之,赠帛四百匹,米四百石,谥曰襄。子楷嗣。 官至开府。

  整弟肃,亦少有志行。开皇初,为通直散骑常侍、北地太守。

  ○李彻

  李彻,字广达,朔方岩绿人也。父和,开皇初为柱国。彻性刚毅,有器干,伟 容仪,多武艺。大冢宰宇文护引为亲信,寻拜殿中司马,累迁奉车都尉。护以彻谨 厚有才具,甚礼之。护子中山公训为蒲州刺史,护令彻以本官从焉。未几,拜车骑 大将军、仪同三司。武帝时,从皇太子西征吐谷浑,以功赐爵同昌县男,邑三百户。 后从帝拔晋州。及帝班师,彻与齐王宪屯鸡栖原。齐主高纬以大军至,宪引兵西上, 以避其锋。纬遣其骁将贺兰豹子率劲骑蹑宪,战于晋州城北。宪师败,彻与杨素、 宇文庆等力战,宪军赖以获全。复从帝破齐师于汾北,乘胜下高壁,拔晋阳,擒高 湝于冀州,俱有力焉。录前后功,加开府,别封蔡阳县公,邑千户。宣帝即位,从 韦孝宽略定淮南,每为先锋。及淮南平,即授淮州刺史,安集初附,甚得其欢心。 高祖受禅,加上开府,转云州刺史。岁馀,征为左武卫将军。及晋王广之镇并州也, 朝廷妙选正人有文武才干者,为之僚佐。上以彻前代旧臣,数持军旅,诏彻总晋王 府军事,进爵齐安郡公。时蜀王秀亦镇益州,上谓侍臣曰:“安得文同王子相,武 如李广达者乎?”其见重如此。

  明年,突厥沙钵略可汗犯塞,上令卫王爽为元帅,率众击之,以彻为长史。遇 虏于白道,行军总管李充言于爽曰:“周、齐之世,有同战国,中夏力分,其来久 矣。突厥每侵边,诸将辄以全军为计,莫能死战。由是突厥胜多败少,所以每轻中 国之师。今者沙钵略悉国内之众,屯据要险,必轻我而无备,精兵袭之,可破也。” 爽从之。诸将多以为疑,唯彻奖成其计,请与同行。遂与充率精骑五千,出其不意, 掩击大破之。沙钵略弃所服金甲,潜草中而遁。以功加上大将军。沙钵略因此屈膝 称籓。未几,沙钵略为阿拔所侵,上疏请援。以彻为行军总管,率精骑一万赴之。 阿拔闻而遁去。及军还,复领行军总管,屯平凉以备胡寇,封安道郡公。开皇十年, 进位柱国。及晋王广转牧淮海,以彻为扬州总管司马,改封德广郡公。寻徙封城阳 郡公。其后突厥犯塞,彻复领行军总管击破之。

  左仆射高颎之得罪也,以彻素与颎相善,因被疏忌,不复任使。后出怨言,上 闻而召之,入卧内赐宴,言及平生,因遇鸩而卒。大业中,其妻宇文氏为孽子安远 诬以咒诅,伏诛。

  ○崔彭

  崔彭,字子彭,博陵安平人也。祖楷,魏殷州刺史。父谦,周荆州总管。彭少 孤,事母以孝闻。性刚毅,有武略,工骑射。善《周官》、《尚书》,略通大义。 周武帝时,为侍伯上士,累转门正上士。及高祖为丞相,周陈王纯镇齐州,高祖恐 纯为变,遣彭以两骑征纯入朝。彭未至齐州三十里,因诈病,止传舍,遣人谓纯曰: “天子有诏书至王所,彭苦疾,不能强步,愿王降临之。”纯疑有变,多将从骑至 彭所。彭出传舍迎之,察纯有疑色,恐不就征,因诈纯曰:“王可避人,将密有所 道。”纯麾从骑,彭又曰:“将宣诏,王可下马。”纯遽下,彭顾其骑士曰:“陈 王不从诏征,可执也。”骑士因执而锁之。彭乃大言曰:“陈王有罪,诏征入朝, 左右不得辄动。”其从者愕然而去。高祖见而大悦,拜上仪同。及践阼,迁监门郎 将,兼领右卫长史,赐爵安阳县男。数岁,转车骑将军,俄转骠骑,恆典宿卫。性 谨密,在省闼二十馀年,每当上在仗,危坐终日,未尝有怠惰之容,上甚嘉之。上 每谓彭曰:“卿当上日,我寝处自安。”又尝曰:“卿弓马固以绝人,颇知学不?” 彭曰:“臣少爱《周礼》、《尚书》,每于休沐之暇,不敢废也。”上曰:“试为 我言之。”彭因说君臣戒慎之义,上称善。观者以为知言。后加上开府,迁备身将 军。

  上尝宴达头可汗使者于武德殿,有鸽鸣于梁上。上命彭射之,既发而中。上大 悦,赐钱一万。及使者反,可汗复遣使于上曰:“请得崔将军一与相见。”上曰: “此必善射闻于虏庭,所以来请耳。”遂遣之。及至匈奴中,可汗召善射者数十人, 因掷肉于野,以集飞鸢,遣其善射者射之,多不中。复请彭射之,彭连发数矢,皆 应弦而落,突厥相顾,莫不叹服。可汗留彭不遣百馀日,上赂以缯彩,然后得归。 仁寿末,进爵安阳县公,邑二千户。

  炀帝即位,迁左领军大将军。从幸洛阳,彭督后军。时汉王谅初平,馀党往往 屯聚,令彭率众数万镇遏山东,复领慈州事。帝以其清,赐绢五百匹。未几而卒, 时年六十三。帝遣使吊祭,赠大将军,谥曰肃。子宝德嗣。

  史臣曰:王长述等,或出总方岳,或入司禁旅,咸著声绩,以功名终,有以取 之也。伊娄谦志量弘远,不念旧恶,请赦高遵之罪,有国士之风焉。崔彭巡警岩廊, 毅然难犯,御侮之寄,有足称乎!

【译文】

○李彻
  李彻字广达,朔方岩绿人。
  父亲李和,开皇初年为柱国。
  李彻生性刚毅,有才干,仪表魁伟,多有武艺。
  大冢宰宇文护把他当亲信,继而授他殿中司马,累次升迁到奉车都尉。
  宇文护因李彻忠厚有才,很礼遇他。
  宇文护的儿子中山公宇文训当蒲州刺史,宇文护令李彻以本官身份跟着他。
  不久,李彻任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周武帝时,李彻随皇太子西征吐谷浑,因有军功,赐爵为同昌县男爵,食邑三百户。
  后随周武帝攻占晋州。
  武帝班师后,李彻与齐王宇文宪驻兵于鸡栖原。
  北齐国主高纬率大军到,宇文宪引兵西上,以躲避其锋锐。
  高纬派其骁将贺兰豹子率劲旅追击宇文宪,双方大战于晋州城北。
  宇文宪战败,李彻和杨素、宇文庆等人力战,宇文宪的部队才得以保全。
  李彻又随周武帝打败北齐军于汾水之北,乘胜攻占高壁,攻下晋阳,擒拿高谐于冀州,李彻都出了大力。
  连同李彻前后的功勋,朝廷加授他开府,又封他为蔡阳县公爵,食邑一千户。
  周宣帝即位后,李彻随韦孝宽略定淮南,每次都当先锋。
  淮南平定后,就授李彻为淮州刺史,安抚那些刚刚归顺的人,很得他们的欢心。
  隋高祖受北周禅让后,加授他上开府,转任他为云州刺史。
  一年多后,调他当左武卫将军。
  晋王杨广镇守并州后,朝廷选拔正直而有文才武略者,当他的僚属辅佐。
  皇上因李彻是前代旧臣,多掌军旅,有诏让李彻总管晋王府的军事,并晋其爵为齐安郡公。
  当时蜀王杨秀也镇守益州,皇上对侍臣们说:“怎能得到文如王子相、武如李广达那样的人呢?”他就是这样被看重。
  次年,突厥的沙钵略可汗进犯边塞,皇上命令卫王杨爽为元帅,率部打击敌人,以李彻为长史。
  官军在白道遇上敌军,行军总管李充对杨爽说:“北周、北齐那时,就像战国时代一样,中原都被武力瓜分了,由来已久啊。
  突厥每次侵犯边塞,诸将就以保全部队为上计,所以没有能够死战的。
  因此突厥胜多败少,所以每每轻视中原的军队。
  现在,沙钵略全部带来了国内的军队,占据险要之地,必然轻视我军而无防备。
  用精兵袭击他,可以破敌。”杨爽听了他的话。
  诸将大多怀疑,只有李彻赞成这一计谋,请求与军同行。
  李彻于是与李充率精锐的骑兵五千,出其不意,袭击敌军,大破突厥。
  沙钵略丢下所穿的金甲,从草中潜逃了。
  李彻因战功加升为上大将军。
  沙钵略因此屈膝称臣。
  不久,沙钵略被阿拔侵犯,上书朝廷,请求增援。
  朝廷以李彻为行军总管,率精骑一万赴敌。
  阿拔闻讯逃走。
  部队回来后,又让李彻兼任行军总管,驻扎在平凉,以防备胡人。
  封李彻为安道郡公爵。
  开皇十年(590),李彻升为柱国。
  晋王杨广转而镇守淮海后,以李彻为扬州总管司马,改封为德广郡公爵,不久徙封城阳郡公爵。
  此后突厥人进犯边塞,李彻又兼任行军总管,打败了他们。
  左仆射高赹得罪被杀后,因李彻一向与高赹交好,因此被疏远猜忌,不再被重用。
  李彻后来口出怨言。
  高祖知道了叫他去,在卧室内赐宴。
  酒席上谈到平生之事,李彻因此被下毒毒死。
  大业中(605~616),他的妻子宇文氏,因被逆子李安远诬告有咒诅之事,被杀。
○崔彭
  崔彭字子彭,博陵安平人。
  祖父崔楷,西魏殷州刺史。
  父亲崔谦,北周荆州总管。
  崔彭小时即成孤儿,侍奉母亲,以孝顺闻名。
  他生性刚毅,有武略,工于骑马射箭。
  爱读《周官》、《尚书》,略通大义。
  北周武帝时,他任侍伯上士,累次升迁,到转任门正上士。
  隋高祖为北周丞相后,北周陈王宇文纯镇守齐州,高祖怕宇文纯有变,派崔彭带两个骑兵去,调宇文纯入朝。
  崔彭到离齐州三十里时,诈称有病,住在驿站里,派人去对宇文纯说:“皇上有诏书到王爷这里来,但崔彭苦于生病,不能勉强走路,请王爷降临到那里去。”宇文纯怀疑有变故,因此多带骑兵到崔彭的住所。
  崔彭出驿站迎接他,看宇文纯有怀疑之色,怕他不愿被调动,因此骗宇文纯说:“王爷可避开他人,我将秘密告诉你事情。”宇文纯挥开随从的骑兵。
  崔彭又说:“将要宣读诏书,王爷可以下马了。”宇文纯立即下马。
  崔彭对他的骑士说:“陈王不服从调动,可抓起来!”骑士因此把陈王抓起来捆住。
  崔彭于是大声说:“陈王有罪,有诏书调他入朝,左右不得乱动!”陈王的随从惊愕离去。
  高祖见了很高兴,授崔彭为上仪同。
  隋高祖即位后,崔彭升任监门郎将,兼任右卫长史,赐爵安阳县男。
  几年后,转任车骑将军,继而转任骠骑将军,总是负责守卫皇宫。
  他生性严谨细密,在任二十多年,凡是给皇上执仗时,总是整天端端正正地坐着,从未有疲倦松懈的样子,皇上很赞赏他。
  皇上常对崔彭说:“你给我值班执仗的时候,我就连睡觉都放心了。”又曾对他说:“你的弓马武艺,超过常人,但你读过书没有?”崔彭说:“我小时爱读《周礼》、《尚书》,每当有空,不敢荒废。”皇上说:“试着给我说说看。”崔彭因此说君臣要注意的一些事,皇上称赞说很好。
  旁观者认为他讲得很对。
  后来加授他为上开府,升任备身将军。
  皇上曾在武德殿宴请达头可汗的使者,有个鸽子在屋梁上鸣叫。
  皇上让崔彭射下它,他一发即中。
  皇上很高兴,赐他一万钱。
  使者返回突厥,达头可汗又派使者来,对皇上说:“请求与崔将军一见。”皇上说:“这肯定是善射的大名传到突厥,所以来请相见。”于是派崔彭去。
  到了匈奴,达头可汗召集几十个善射的,把肉掷到原野上,以引来飞鸢,让善射者射之,多未射中。
  又请崔彭射之,崔彭连发几箭,飞鸢都应声而落地。
  突厥人面面相觑,没有不叹服的。
  可汗把崔彭留在那里一百多天,仍不放他回来。
  皇上送可汗缯采,他才得以回朝。
  仁寿末年,崔彭晋爵为安阳县公,食邑二千户。
  炀帝即位后,崔彭任左领军大将军。
  隋炀帝到洛阳,崔彭督管后军。
  当时刚刚平定汉王杨谅,其余党往往相聚。
  炀帝令崔彭率部几万镇守华山以东,又兼管慈州之事。
  炀帝因他清廉,赐他绢帛五百匹。
  崔彭不久去世,时年六十三岁。
  炀帝派使者去吊祭,追赠他为大将军。
  谥号叫“肃”。
  他儿子崔宝德继承爵禄。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