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隋书·列传

卷十六

  长孙览从子炽 炽弟晟

  长孙览,字休因,河南洛阳人也。祖稚,魏太师、假黄钺、上党文宣王。父绍 远,周小宗伯、上党郡公。览性弘雅,有器量,略涉书记,尤晓钟律。魏大统中, 起家东宫亲信。周明帝时,为大都督。武帝在籓,与览亲善,及即位,弥加礼焉, 超拜车骑大将军。每公卿上奏,必令省读。览有口辩,声气雄壮,凡所宣传,百僚 属目,帝每嘉叹之。览初名善,帝谓之曰:“朕以万机,委卿先览。”遂赐名焉。 及诛宇文护,以功进封薛国公。其后历小司空。从平齐,进位柱国,封第二子宽管 国公。宣帝时,进位上柱国、大司徒,俄历同、泾二州刺史。高祖为丞相,转宜州 刺史。

  开皇二年,将有事于江南,征为东南道行军元帅,统八总管出寿阳,水陆俱进。 师临江,陈人大骇。会陈宣帝卒,览欲乘衅遂灭之,监军高颎以礼不伐丧而还。上 常命览与安德王雄、上柱国元谐、李充、左仆射高颎、右卫大将军虞庆则、吴州总 管贺若弼等同宴,上曰:“朕昔在周朝,备展诚节,但苦猜忌,每致寒心。为臣若 此,竟何情赖?朕之于公,义则君臣,恩犹父子。朕当与公共享终吉,罪非谋逆, 一无所问。朕亦知公至诚,特付太子,宜数参见之,庶得渐相亲爱。柱臣素望,实 属于公,宜识朕意。”其恩礼如此。又为蜀王秀纳览女为妃。其后以母忧去职。岁 馀,起令复位。俄转泾州刺史,所在并有政绩。卒官。子洪嗣。仕历宋顺临三州刺 史、司农少卿、北平太守。

  炽字仲光,上党文宣王稚之曾孙也。祖裕,魏太常卿、冀州刺史。父兕,周开 府仪同三司、熊绛二州刺史、平原侯。炽性敏慧,美姿仪,颇涉群书,兼长武艺。 建德初,武帝尚道法,尤好玄言,求学兼经史、善于谈论者,为通道馆学士。炽应 其选,与英俊并游,通涉弥博。建德二年,授雍州仓城令,寻转盩啡令。频宰二邑, 考绩连最,迁崤郡守。入为御正上士。高祖作相,擢为丞相府功曹参军,加大都督, 封阳平县子,邑二百户。迁稍伯下大夫。其年王谦反,炽从信州总管王长述溯江而 上。以炽为前军,破谦一镇,定楚、合等五州,擒伪总管荆山公元振,以功拜仪同 三司。及高祖受禅,炽率官属先入清宫,即日授内史舍人、上仪同三司。寻以本官 摄判东宫右庶子,出入两宫,甚被委遇。加以处事周密,高祖每称美之。授左领军 长史,持节,使于东南道三十六州,废置州郡,巡省风俗。还授太子仆,加谏议大 夫,摄 长安令。与大兴令梁毗俱为称职。然毗以严正闻,炽以宽平显,为政不同, 部内各化。寻领右常平监,迁雍州赞治,改封饶良县子。迁鸿胪少卿。后数岁,转 太常少卿,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复持节为河南道二十八州巡省大使,于路授吏部侍 郎。大业元年,迁大理卿,复为西南道大使,巡省风俗。擢拜户部尚书。吐谷浑寇 张掖,令炽率精骑五千击走之,追至青海而还,以功授银青光禄大夫。六年,幸江 都宫,留炽于东都居守,仍摄左候卫将军事。其年卒官,时年六十二。谥曰静。子 安世,通事谒者。

  晟字季晟,性通敏,略涉书记,善弹工射,趫捷过人。时周室尚武,贵游子弟 咸以相矜,每共驰射,时辈皆出其下。年十八,为司卫上士。初未知名,人弗之识 也,唯高祖一见,深嗟异焉,乃携其手而谓人曰:“长孙郎武艺逸群,适与其言, 又多奇略。后之名将,非此子邪?”

  宣帝时,突厥摄图请婚于周,以赵王招女妻之。然周与摄图各相夸竞,妙选骁 勇以充使者,因遣晟副汝南公宇文神庆送千金公主至其牙。前后使人数十辈,摄图 多不礼,见晟而独爱焉,每共游猎,留之竟岁。尝有二雕,飞而争肉,因以两箭与 晟曰:“请射取之。”晟乃弯弓驰往,遇雕相攫,遂一发而双贯焉。摄图喜,命诸 子弟贵人皆相亲友,冀昵近之,以学弹射。其弟处罗侯号突利设,尤得众心。而为 摄图所忌,密托心腹,阴与晟盟。晟与之游猎,因察山川形势,部众强弱,皆尽知 之。时高祖作相,晟以状白高祖。高祖大喜,迁奉车都尉。

  至开皇元年,摄图曰:“我周家亲也,今隋公自立而不能制,复何面目见可贺 敦乎”?因与高宝宁攻陷临渝镇,约诸面部落谋共南侵。高祖新立,由是大惧,修 筑长城,发兵屯北境,命阴寿镇幽州,虞庆则镇并州,屯兵数万人以为之备。晟先 知摄图、玷厥、阿波、突利等叔侄兄弟各统强兵,俱号可汗,分居四面,内怀猜忌, 外示和同,难以力征,易可离间,因上书曰:“臣闻丧乱之极,必致升平,是故上 天启其机,圣人成其务。伏惟皇帝陛下当百王之末,膺千载之期,诸夏虽安,戎场 尚梗,兴师致讨,未是其时,弃于度外,又复侵扰。故宜密运筹策,渐以攘之,计 失则百姓不宁,计得则万代之福。吉凶所系,伏愿详思。臣于周末,忝充外使,匈 奴倚伏,实所具知。玷厥之于摄图,兵强而位下,外名相属,内隙已彰,鼓动其情, 必将自战。又处罗侯者,摄图之弟,奸多而势弱,曲取于众心,国人爱之,因为摄 图所忌,其心殊不自安,迹示弥缝,实怀疑惧。又阿波首鼠,介在其间,颇畏摄图, 受其牵率,唯强是与,未有定心。今宜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通使玷厥,说合 阿波,则摄图回兵,自防右地。又引处罗,遣连奚、,则摄图分众,还备左方。 首尾猜嫌,腹心离阻,十数年后,承衅讨之,必可一举而空其国矣。”上省表大悦, 因召与语。晟复口陈形势,手画山川,写其虚实,皆如指掌。上深嗟异,皆纳用焉。 因遣太仆元晖出伊吾道,使诣玷厥,赐以狼头纛,谬为钦敬,礼数甚优。玷厥使来, 引居摄图使上。反间既行,果相猜贰。授晟车骑将军,出黄龙道,赍币赐奚、、 契丹等,遣为向导,得至处罗侯所,深布心腹,诱令内附。

  二年,摄图四十万骑自兰州入,至于周盘,破达奚长儒军,更欲南入。玷厥不 从,引兵而去。时晟又说染干诈告摄图曰:“铁勒等反,欲袭其牙。”摄图乃惧, 回兵出塞。

  后数月,突厥大入,发八道元帅分出拒之。阿波至凉州,与窦荣定战,贼帅累 北。时晟为偏将,使谓之曰:“摄图每来,战皆大胜。阿波才入,便即致败,此乃 突厥之耻,岂不内愧于心乎?且摄图之与阿波,兵势本敌。今摄图日胜,为众所崇, 阿波不利,为国生辱。摄图必当因以罪归于阿波,成其夙计,灭北牙矣。愿自量度, 能御之乎?”阿波使至,晟又谓之曰:“今达头与隋连和,而摄图不能制。可汗何 不依附天子,连结达头,相合为强,此万全之计。岂若丧兵负罪,归就摄图,受其 戮辱邪?”阿波纳之,因留塞上,使人随晟入朝。时摄图与卫王军遇,战于白道, 败走至碛。闻阿波怀贰,乃掩北牙,尽获其众而杀其母。阿波还无所归,西奔玷厥, 乞师十余万,东击摄图,复得故地,收散卒数万,与摄图相攻。阿波频胜,其势益 张。摄图又遣使朝贡,公主自请改姓,乞为帝女,上许之。

  四年,遣晟副虞庆则使于摄图,赐公主姓为杨氏,改封大义公主。摄图奉诏, 不肯起拜,晟进曰:“突厥与隋俱是大国天子,可汗不起,安敢违意。但可贺敦为 帝女,则可汗是大隋女婿,奈何无礼,不敬妇公乎?”摄图乃笑谓其达官曰:“须 拜妇公,我从之耳。”于是乃拜诏书。使还称旨,授仪同三司、左勋卫车骑将军。

  七年,摄图死,遣晟持节拜其弟处罗侯为莫何可汗,以其子雍闾为叶护可汗。 处罗侯因晟奏曰:“阿波为天所 灭,与五六千骑在山谷间,伏听诏旨,当取之以 献。”乃召文武议焉。乐安公元谐曰:“请就彼枭首,以惩其恶。”武阳公李充曰: “请生将入朝,显戮以示百姓。”上谓晟曰:“于卿何如?”晟对曰:“若突厥背 诞,须齐之以刑。今其昆弟自相夷灭,阿波之恶,非负国家,因其困穷,取而为戮, 恐非招远之道,不如两存之。”上曰:“善。”八年,处罗侯死,遣晟往吊,仍赍 陈国所献宝器以赐雍闾。

  十三年,流人杨钦亡入突厥,诈言彭公刘昶共宇文氏女谋欲反隋,称遣其来, 密告主。雍闾信之,乃不修职贡。又遣晟出使,微观察焉。公主见晟,乃言辞不逊, 又遣所私胡人安遂迦共钦计议,扇惑雍闾。晟至京师,具以状奏。又遣晟往索钦, 雍闾欲勿与,谬答曰:“检校客内,无此色人。”晟乃货其达官,知钦所在,夜掩 获之,以示雍闾,因发公主私事,国人大耻。雍闾执遂迦等,并以付晟。上大喜, 加授开府,仍遣入籓,莅杀大义公主。雍闾又表请婚,佥议将许之。晟又奏曰: “臣观雍闾,反覆无信,特共玷厥有隙,所以依倚国家。纵与为婚,终当必叛。今 若得尚公主,承藉威灵,玷厥、染干必又受其征发。强而更反,后恐难图。且染干 者,处罗侯之子也,素有诚款,于今两代。臣前与相见,亦乞通婚,不如许之,招 令南徙,兵少力弱,易可抚驯,使敌雍闾,以为边捍。”上曰:“善。”又遣慰喻 染干,许尚公主。

  十七年,染干遣五百骑随晟来逆女,以宗女封安义公主以妻之。晟说染干率众 南徙,居度斤旧镇。雍闾疾之,亟来抄略。染干伺知动静,辄遣奏闻,是以贼来每 先有备。

  十九年,染干因晟奏,雍闾作攻具,欲打大同城。诏发六总管,并取汉王节度, 分道出塞讨之。雍闾大惧,复共达头同盟,合力掩袭染干,大战于长城下。染干败 绩,杀其兄弟子侄,而部落亡散。染干与晟独以五骑逼夜南走,至旦,行百馀里, 收得数百骑,乃相与谋曰:“今兵败入朝,一降人耳,大隋天子岂礼我乎?玷厥虽 来,本无冤隙,若往投之,必相存济。”晟知其怀贰,乃密遣从者入伏远镇,令速 举烽。染干见四烽俱发,问晟曰:“城上然烽何也?”晟绐之曰:“城高地迥,必 遥见贼来。我国家法,若贼少举二烽,来多举三烽,大逼举四烽,使见贼多而又近 耳。”染干大惧,谓其众曰:“追兵已逼,且可投城。”既入镇,晟留其达官执室 以领其众,自将染干驰驿入朝。帝大喜,进授左勋卫骠骑将军,持节护突厥。晟遣 降虏觇候雍闾,知其牙内屡有灾变,夜见赤虹,光照数百里,天狗陨,雨血三日, 流星坠其营内,有声如雷。每夜自惊,言隋师且至。并遣奏知,仍请出讨突厥。都 速等归染干,前后至者男女万馀口,晟安置之。由是突厥悦附。寻以染干为意利珍 豆启人可汗,赐射于武安殿。选善射者十二人,分为两朋。启人曰:“臣由长孙大 使得见天子,今日赐射,愿入其朋。”许之。给晟箭六侯,发皆入鹿,启人之朋竟 胜。时有群飞,上曰:“公善弹,为我取之。”十发俱中,并应丸而落。是日百官 获赉,晟独居多。寻遣领五万人,于朔州筑大利城以处染干。安义公主死,持节送 义城公主,复以妻之。晟又奏:“染干部落归者既众,虽在长城之内,犹被雍闾抄 略,往来辛苦,不得宁居。请徙五原,以河为固,于夏、胜两州之间,东西至河, 南北四百里,掘为横堑,令处其内,任情放牧,免于抄略,人必自安。”上并从之。

  二十年,都蓝大乱,为其部下所杀。晟因奏请曰:“今王师临境,战数有功, 贼内携离,其主被杀,乘此招诱,必并来降,请遣染干部下分头招慰。”上许之, 果尽来附。达头恐怖,又大集兵。诏晟部领降人,为秦川行军总管,取晋王广节度 出讨。达头与王相抗,晟进策曰:“突厥饮泉,易可行毒。”因取诸药毒水上流, 达头人畜饮之多死,于是大惊曰:“天雨恶水,其亡我乎?”因夜遁。晟追之,斩 首千馀级,俘百馀口,六畜数千头。王大喜,引晟入内,同宴极欢。有突厥达官来 降,时亦预坐,说言突厥之内,大畏长孙总管,闻其弓声,谓为霹雳,见其走马, 称为闪电。王笑曰:“将军震怒,威行域外,遂与雷霆为比,一何壮哉!”师旋, 授上开府仪同三司,复遣还大利城,安抚新附。

  仁寿元年,晟表奏曰:“臣夜登城楼,望见碛北有赤气,长百余里,皆如雨足, 下垂被地。谨验兵书,此名洒血,其下之国必且破亡。欲灭匈奴,宜在今日。”诏 杨素为行军元帅,晟为受降使者,送染干北伐。二年,军次北河,值贼帅思力俟斤 等领兵拒战,晟与大将军梁默击走之,转战六十馀里,贼众多降。晟又教染干分遣 使者,往北方铁勒等部招携取之。三年,有铁勒、思结、伏利具、浑、斛萨、阿拔、 仆骨等十馀部,尽背达头,请来降附。达头众大溃,西奔吐谷浑。晟送染干安置于 碛口。

  事毕,入朝,遇高祖崩,匿丧未发。炀帝引晟于大行前委以内衙宿卫,知门禁 事,即日拜左领军将军。遇杨谅作逆,敕以本官为相州刺史,发山东兵马,与李雄 等共经略之。晟辞曰:“有男行布,今在逆地,忽蒙此任,情所不安。”帝曰: “公著勤诚,朕之所悉。今相州之地,本是齐都,人俗浇浮,易可搔扰。傥生变动, 贼势即张,思所以镇之,非公莫可。公体国之深,终不可以兒害义,故用相委,公 其勿辞。”于是遣捉相州。谅破,追还,转武卫将军。

  大业三年,炀帝幸榆林,欲出塞外,陈兵耀武,经突厥中,指于涿郡。仍恐染 干惊惧,先遣晟往喻旨,称述帝意。染干听之,因召所部诸国,奚、、室韦等种 落数十酋长咸萃。晟以牙中草秽,欲令染干亲自除之,示诸部落,以明威重,乃指 帐前草曰:“此根大香。”染干遽嗅之曰:“殊不香也。”晟曰:“天子行幸所在, 诸侯躬亲洒扫,耘除御路,以表至敬之心。今牙中芜秽,谓是留香草耳。”染干乃 悟曰:“奴罪过。奴之骨肉,皆天子赐也,得效筋力,岂敢有辞?特以边人不知法 耳,赖将军恩泽而教导之。将军之惠,奴之幸也。”遂拔所佩刀,亲自芟草,其贵 人及诸部争放效之。乃发榆林北境,至于其牙,又东达于蓟,长三千里,广百步, 举国就役而开御道。帝闻晟策,乃益嘉焉。后除淮阳太守,未赴任,复为右骁卫将 军。

  五年,卒,时年五十八。帝深悼惜之,赗赠甚厚。后突厥围雁门,帝叹曰: “向使长孙晟在,不令匈奴至此!”晟好奇计,务功名。性至孝,居忧毁瘠,为朝 士所称。贞观中,追赠司空、上柱国、齐国公,谥曰献。少子无忌嗣。

  其长子行布,亦多谋略,有父风。起家汉王谅库真,甚见亲狎。后遇谅于并州 起逆,率众南拒官军,乃留行布城守,遂与豆卢毓等闭门拒谅,城陷,遇害。次子 恆安,以兄功授鹰扬郎将。

  史臣曰:长孙氏爰自代阴,来仪京洛,门传锺鼎,家誓山河。汉代八王,无以 方其茂绩;张氏七叶,不能譬此重光。览独擅雄辨,炽早称爽俊,俱司礼阁,并统 师旅,且公且侯 ,文武不坠。晟体资英武,兼包奇略,因机制变,怀彼戎夷。倾 巢尽落,屈膝稽颡,塞垣绝鸣镝之旅,渭桥有单于之拜。惠流边朔,功光王府,保 兹爵禄,不亦宜乎!

【译文】

  长孙览,字休因,河南洛阳人。
  祖父长孙稚,西魏太师、假黄钺、上党文宣王。
  父亲长孙绍远,北周小宗伯、上党郡公。
  长孙览生性弘雅,有器量,略涉书记,尤通音律。
  西魏大统中(535~551),他开始任东宫亲信。
  北周明帝时,任大都督。
  周武帝任藩王时,与长孙览亲近,即位后,对他更加礼遇,越级提拔他当车骑大将军。
  每每公卿们上奏,必让他先读一读。
  长孙览有口才,声气俱壮,凡是他宣读诏书,百官都看着他,皇上每每赞赏他。
  长孙览起初名叫长孙善,皇帝对他说:“我让你先览奏章。”于是赐他名“览”。
  到杀宇文护后,因功晋封薛国公。
  其后历任小司空。
  随皇上平定齐国,进位任柱国,封他第二个儿子长孙宽为管国公。
  北周宣帝时,升任上柱国、大司徒,不久历任同、泾二州刺史。
  高祖为北周丞相时,转任宜州刺史。
  开皇二年(582),隋国将进攻江南,调长孙览当东南道行军元帅,统领八大总管出兵寿阳,水陆并进。
  军临长江,陈国人十分惊恐。
  适逢陈宣帝去世,长孙览想乘机消灭陈国,监军高赹以礼不伐丧而退军。
  高祖曾让长孙览与安德王杨雄、上柱国元谐、李充、左仆射高赹、右卫大奖军虞庆则、吴州总管贺若弼等一同饮宴。
  皇上说:“我过去在北周时,备展诚节,但苦于被猜忌,每每寒心。
  为臣下的到了这地步,怎么能受得了?我对各位,道义上是君臣,恩情上像父子,我当与各位共享福气,如非造反之罪,概不追究。
  我也知你十分忠诚,特将太子交给你,你应多帮助他,庶几得以渐渐亲近。
  我对大臣们的厚望,实在在你身上,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对他的恩典礼遇就是这样。
  皇上又为蜀王杨秀纳长孙览之女为王妃。
  其后因遭母丧而离职。
  一年多后,让他复职。
  不久他转任泾州刺史,所在之处,均有政绩。
  在官任上去世。
  他儿子长孙洪继承爵禄,历任宋州顺州临州三州刺史、司农少卿、北平太守。
  长孙炽,字仲光,上党文宣王长孙稚的曾孙。
  祖父长孙裕,西魏太常卿、冀州刺史。
  父亲长孙兕,北周开府仪同三司、熊绛二州刺史、平原侯。
  长孙炽生性敏慧,容貌漂亮,颇读群书,兼善武艺。
  北周建德初,周武帝崇尚道法,尤其喜欢玄学,求取那些兼通经史、善于谈论的人,为通道馆学士。
  长孙炽应其选,与英才们一起,读书更多。
  建德二年(573),授他雍州仓城县令,不久转任周至县令。
  连任两县县令,政绩连连最突出,迁任崤郡太守。
  入京为御正上士。
  隋高祖为北周丞相时,提拔他任丞相府功曹参军,加封大都督,封为阳平县子爵,食邑二百户。
  升任稍伯下大夫。
  这年王谦反叛,长孙炽随信州总管王长述溯江而上。
  王长述以长孙炽为前锋,打破王谦所辖一镇,平定楚州、合州等五州,俘虏伪总管荆山公元振。
  他因功拜授仪同三司。
  到隋高祖受周禅让时,长孙炽率领部下先进宫中,清除杂人,即日授他内史舍人、上仪同三司。
  不久以本官兼任东宫右庶子,出入两宫,很被重用。
  加上他做事很周密,高祖每每称赞他。
  授他左领军长史,持节出使到东南道的三十六州,废置州郡,巡视风俗民情。
  还京后,授他太子仆,加任谏议大夫,兼任长安县令。
  他与大兴县令梁毗,都很称职。
  但梁毗以严正出名,长孙炽以宽厚公平出名,为政虽然不同,所辖地区都治得很好。
  不久任右常平监,升任雍州赞治,改封饶良县子爵。
  后升任鸿胪少卿。
  几年后,转任太常少卿,升任开府仪同三司。
  又持节任河南道二十八州的巡省大使,在路上被授为吏部侍郎。
  大业元年(605),任大理卿,又为西南道巡省大使,巡视各地风俗。
  提拔当户部尚书。
  吐谷浑进犯张扌夜,令长孙炽率骑兵五千打跑他们,追到青海而还,以功授银青光禄大夫。
  大业六年,炀帝幸江都行宫,留长孙炽在东都留守,仍执掌左侯卫将军事。
  这年在官任上去世,时年六十二岁。
  谥号叫“静”。
  儿子长孙安世,任通事谒者。
  长孙晟,字季晟,生性通敏,略涉书史,善于骑射,矫捷过人。
  当时周朝崇尚武艺,贵族子弟都因有武艺而觉得了不起,每每与他骑马射箭,那些人都在他之下。
  十八岁,任司卫上士,初不出名,人们还不认识他。
  只有隋高祖一见他,就嗟叹不已,于是携起他的手而对人们说:“长孙郎武艺超群,刚与他交谈,他又有很多奇策。
  以后的名将,难道不是他吗?”北周宣帝时,突厥的摄图请求与北周通婚和亲,朝廷以赵王宇文招之女嫁给他为妻。
  但北周与摄图各相夸耀实力,都选拔骁勇之士以作使者,北周因派长孙晟为汝南公宇文神的副使,送千金公主到摄图的牙旗之下。
  前后使者数十人,摄图多不礼遇,独对长孙晟特别喜爱,每每与他一起游猎,留他在突厥到年底。
  曾有二雕飞着争肉吃,摄图给长孙晟两支箭,说:“请射取它们。”长孙晟于是弯弓奔去,遇雕相夺,于是一发而射穿两雕。
  摄图欢喜,让各位子弟贵人都与他亲近,以学习弹射。
  摄图的弟弟处罗侯名叫突利设,尤得众心,但被摄图忌恨,因此密派心腹,偷偷与长孙晟结盟。
  长孙晟和他一起游猎,因便考察山川形势、部众强弱,全都知道了。
  当时隋高祖为北周丞相,长孙晟把情况告诉高祖。
  高祖大喜,升他当奉车都尉。
  到开皇元年(581),摄图说:“我是周家的亲戚,现在隋公自立为帝,我不能制服他,又有什么面目见人呢?”因此与高宝宁攻陷临渝镇,与各部落相约,一起南侵。
  高祖刚刚登基,因此很害怕,就修筑长城,发兵屯驻北境,命令阴寿镇守幽州,虞庆则镇守并州,屯兵几万人以为防备。
  长孙晟早就知道摄图、玷厥、阿波、突利等叔侄兄弟各统强兵,都号可汗,分居四面,内怀猜忌,外示和好。
  对他们难以力征,容易离间。
  因此上书高祖说:“我听说,丧乱到极点,必然招致升平。
  因此上天启其机运,圣人成其要务。
  皇帝陛下正在百王之末,遇千载之期,中原虽然安定,但戎敌尚为梗阻。
  这时发兵讨敌,还不是时候;放着他们不管,又会遭到侵扰。
  所以应该秘密策划,渐渐攘除他们。
  计策失当则百姓不宁,计策合适则是万代之福。
  吉凶所系,诚请详思。
  我在北周末年,曾经忝列外使,匈奴实情,我都知道。
  玷厥与摄图相比,兵强但位下,表面上属摄图管,内地里矛盾已很突出。
  如鼓动他的不平之情,他们必将打内战。
  另外,处罗侯是摄图的弟弟,奸诈多谋而势力弱小,他曲己迎众,国人喜欢他,因此被摄图忌恨,他的心里很不安定,迹象已显示出矛盾,他心里实际上很是疑惧。
  又,阿波是个首鼠两端的人,他在几个人中间,很怕摄图,受到他的牵制,谁强大他就跟谁,没有一个定心。
  现在应该远交近攻,离间强者,而联合他们中的弱者,派使者到玷厥那里去,与阿波联合,那么,摄图就会回兵,自防其右边的地盘。
  另引导处罗侯,让他连结奚人、靅人,那么摄图就会又分兵马,去防备他左边的地盘。
  摄图首尾猜疑,心腹离心,十几年后,我国再乘机讨伐,必可一举歼敌了。”皇上看表大喜,因此召长孙晟来和他说话。
  长孙晟又口述形势,手画山川,写出突厥的虚实,都了如指掌。
  皇上叹赏不已,全部采纳他的计谋。
  朝廷因此派太仆元晖出伊吾道,让他拜访玷厥,赐给他狼头纛,假装对他很钦敬,对他很礼貌。
  玷厥的使者来朝,让他处在摄图的使者之上。
  反间之计既已推行,突厥果然互相猜忌。
  朝廷任长孙晟为车骑将军,出黄龙道,送一些钱给奚人、靅人、契丹人,让他们当向导,得以到处罗侯的住处,与他深深交好,引诱他,让他内附朝廷。
  开皇二年(582),摄图的四十万骑兵从兰州入侵,到了周盘,打败达奚长孺的部队,还想南侵。
  玷厥不同意,带兵而去。
  当时长孙晟,又游说染干,让他假告摄图说:“铁勒等谋反,想袭击你的牙地。”摄图于是很害怕,带兵出塞去了。
  几个月后,突厥人大举入侵。
  朝廷派八道元帅分兵拒敌。
  阿波到了凉州,与窦荣定交战,贼帅屡屡败北。
  当时长孙晟是偏将,窦荣定派他对阿波说:“摄图每次来打仗,都获得很大的胜利。
  阿波才到内地,就被打败了。
  这是突厥人的耻辱,难道你心里不惭愧吗?而且摄图与阿波,兵力本来差不多。
  现在摄图天天取胜,被众人推崇,阿波出师不利,为国家带来耻辱。
  摄图肯定会把罪过归结到阿波头上,成就他早有的计谋,消灭你这一支北牙。
  请你好好想一想,你能对付摄图吗?”阿波的使者来了,长孙晟又对他说:“现在,达头已与我隋国联合,但摄图却拿他没办法。
  可汗何不依附隋国天子,连结达头,互相联合,成为强者,这是万全之计。
  何必丧失兵马,自遭罪过,归去在摄图手下,受他的凌辱和杀戮呢?”阿波采纳了这个建议,因而留兵塞上,派人随长孙晟入朝。
  摄图与卫王的军队相遇,在白道一带作战,败走到碛。
  他听说阿波心怀二意,于是掩袭北牙,全部俘虏了阿波的部众,杀了阿波的母亲。
  阿波无法回家,往西跑到玷厥那里,借了十几万人马,向东袭击摄图,又得到了北牙失地,收到了散兵几万,与摄图作战。
  阿波屡屡得胜,其势力更大。
  摄图又派使者到隋朝来上贡,北周公主也请求改姓杨,乞求当高祖的女儿,皇上同意了。
  开皇四年(584),派长孙晟当虞庆则的副使,出使到摄图处,赐北周公主姓杨,改封她为大义公主。
  摄图奉诏,却不肯下拜。
  长孙晟上前说:“突厥与隋,都是大国天子,可汗不起身下拜,怎敢违逆你的意愿?但你的夫人是隋帝之女,那么你就是大隋的女婿,你为什么无礼,不孝敬你岳父呢?”摄图于是笑着对他的达官们说:“应该下拜岳父,我听就是了。”于是才下拜授受诏书。
  长孙晟出使突厥,能按圣旨办事,因此被授为仪同三司、左勋卫车骑将军。
  开皇七年(587),摄图死去。
  朝廷派长孙晟持节授他的弟弟处罗侯为莫何可汗,让他的儿子雍闾为叶护可汗。
  处罗侯请长孙晟上奏朝廷说:“阿波被老天爷所灭,只与五、六千骑兵在山谷间,愿听圣旨,当取他献给朝廷。”高祖于是召文武百官商议这事。
  乐安公元谐说:“请让他到阿波处,砍下阿波的头,以惩罚他的罪恶。”武阳公李充说:“请把他活捉入朝,当众杀他。”皇上对长孙晟说:“你以为如何?”长孙晟回答说:“若论突厥人背叛,那应该都予以施刑。
  现在,他们兄弟互相消灭。
  阿波有罪,但不是对国家。
  如在他穷困时捉来杀他,恐怕不是招致远人的办法。
  不如让阿波与处罗侯两存之。”皇上说:“好!”开皇八年,处罗侯死了,朝廷派长孙晟前往吊口言,并把陈国所献的宝物送给雍闾。
  开皇十三年(593),内地流放者杨钦逃到突厥,诈言彭公刘昶和宇文氏女谋划反隋,说是他们派他来突厥,秘密地告诉公主的。
  雍闾信了这话,就不向朝廷上贡了。
  朝廷又派长孙晟出使突厥,观察情况。
  公主见了长孙晟,出言不逊,又派她的相好的安遂迦与杨钦谋议,煽动迷惑雍闾。
  长孙晟回到京师,把情况全部报告朝廷。
  朝廷又派长孙晟去突厥要索杨钦。
  雍闾想不给,假装说:“查了客人,没有这个人。”长孙晟于是贿赂他的达官,知道杨钦所在之处,夜里掩袭,抓住了他,给雍闾看,就便还揭发了公主偷汉子的事,突厥人感到很耻辱。
  雍闾抓住安遂迦等人,都交给长孙晟。
  皇上大喜,加授长孙晟开府,仍派他到突厥,亲自督杀大义公主。
  雍闾又上表请求和亲通婚,朝廷将许可。
  长孙晟又上奏说:“我看雍闾,反复无常,没有信义,只因与玷厥有矛盾,所以才依附我们国家。
  即使与他联姻,最终肯定会反叛。
  现在,他若得以娶公主为妻,承借国家威力,玷厥、染干肯定又会受他制约。
  他强大以后再反叛,以后恐怕难以对付。
  而且那染干是处罗侯的儿子,他家一向忠诚,到现在有两代了。
  我此前与染干相见,也求与朝廷通婚,不如答应他,让他南迁,他兵少力弱,容易驯服,让他对付雍闾,以作边境的保卫。”皇上说:“好!”又派长孙晟告诉染干,同意他娶公主。
  开皇十七年(597),染干派五百骑兵随长孙晟来朝廷迎接公主。
  皇上以宗室之女封为安义公主,嫁给他。
  长孙晟劝染干率众南迁,住在度斤旧镇。
  雍闾很恨朝廷,动不动就来抢掠。
  染干得知动静,马上派人上奏朝廷,因此贼人南下,朝廷总是先有防备。
  开皇十九年(599),染干请长孙晟上奏,雍闾正在作攻城的器具,想攻打大同。
  下诏发六总管兵,都由汉王节度,分路出塞讨伐。
  雍闾十分恐惧,又与达头结盟,合力袭击染干,大战于长城之下。
  染干失败,雍闾杀了他兄弟子侄,部落都逃散了。
  染干与长孙晟只与五个骑兵连夜往南跑,天亮时,走了一百多里,收得几百骑兵,于是谋划道:“现在兵败入朝,只是一个降人罢了,大隋天子怎么会礼遇我?玷厥虽来袭击我,我们之间本无仇怨,如去投奔他,他必定会帮我。”长孙晟知道他心怀二志,于是秘密派随从到伏远镇,让他们快举烽火。
  染干见四个烽火都举起来了,问长孙晟说:“城上为何燃烧烽火呢?”长孙晟骗他说:“那里城池很高,必定是远远地看见贼人来了。
  我大隋国的办法是,如贼人少就举二烽,多了举三烽,很多举四烽。
  让人知道贼人又多又逼近罢了。”染干很害怕,对部众说:“追兵已经逼迫,我们暂且进城去罢。”进镇后,长孙晟留下染干的达官执室率领部众,自带染干由驿道回朝廷。
  皇上大喜,升长孙晟为左勋卫骠骑将军,让他持节保护染干。
  长孙晟让投降的突厥人侦察雍闾,知道雍闾的牙内屡有灾变,夜见赤虹,光照几百里,天狗星陨落,下了三天血雨,流星坠落在雍闾的营内,声音像打雷。
  突厥每天夜里都自相惊扰,说隋军将到了。
  长孙晟派人把这些都报告朝廷,仍请出兵讨伐突厥。
  都速等人归附染干,前后来的男女人口一万多。
  长孙晟安置好他们。
  由此突厥人很高兴内附朝廷。
  不久,朝廷让染干当意利珍豆启人可汗,赏他在武安殿上行射礼。
  选拔善射的十二个人,分为两队。
  启人可汗说:“我因长孙大使得以朝见天子,今天赐我射箭,我愿加入他那一队。”皇上同意。
  给长孙晟箭矢六侯,都射进了鹿,启人所在的这一队取胜了。
  当时有鸦在天上成群地飞,皇上说:“你善射箭,为我射取它们。”长孙晟十发俱中,鸟都随弹丸落下。
  这天百官得赏,长孙晟最多。
  不久派他率领五万人马,在朔州修筑大利城,以让染干居住。
  安义公主死了,长孙晟又持节送义城公主嫁给染干。
  长孙晟又上奏说:“染干的部落回来的多了,虽然住在长城之内,仍被雍闾抄略,跑来跑去很辛苦,不得安宁,请让他迁居五原,以黄河为险固,在夏州、胜州之间,从东往西到黄河,从南往北四百里,挖出大沟来,让他住在里头,随意放牧,免得被抄略,他的人马必定会安定下来。”皇上都听从了。
  开皇二十年(600),都蓝部落大乱,可汗被部下杀死。
  长孙晟因此上奏说:“现在王师面临突厥境地作战,屡有功勋,贼人内部离心,主子被杀。
  乘机招降,必然都来投降。
  请派染干的部下,分头去招降。”皇上同意,果然都来降附。
  达头恐怖,又大集兵马。
  下诏让长孙晟率领投降过来的突厥人,任秦川行军总管,归晋王杨广指挥,出兵讨敌。
  达头与晋王杨广相抗。
  长孙晟献计说:“突厥人饮水时,可以下毒。”因此在水上流下毒,达头的人畜饮水大多死去,于是大惊说:“老天爷下这种毒水,这是要灭亡我吧?”因此连夜逃走。
  长孙晟追赶敌人,斩首一千多级,活捉一百多人,得到几千头牲畜。
  晋王大喜,带长孙晟到内帐,一起饮酒,极其欢乐。
  有突厥达官来投降,当时也在座,说:“突厥境内,很怕长孙总管,听到他的弓声,说是霹雳;见他跑马,说是闪电。”晋王笑着说:“将军发怒,威风震动域外,于是以雷霆为比,这是多么了不起啊!”官军班师,授长孙晟上开府仪同三司,又派人到大利城,安抚那些新近归附的突厥人。
  仁寿元年(601),长孙晟奉表上奏说:“我夜登城楼,望见碛北有赤气,长一百多里,都像雨足下垂于地一样,按验兵书,这叫下血雨,它下面的国家必将破亡。
  想灭匈奴,应在今日。”下诏杨素任行军元帅,长孙晟为受降使者,送染干北伐。
  仁寿二年,官军到北河,适逢贼帅思力俟斤等人领兵抗拒。
  长孙晟和大将军梁默打跑他们,转战六十多里,贼人大多投降。
  长孙晟又叫染干分头派遣使者,往北方的铁勒等部落招降。
  仁寿三年,有铁勒、思结、伏利具、浑、斛萨、阿拔、仆骨等十几个部落,都背叛达头,请求投降内附。
  达头的部众都溃散了,他往西投奔吐谷浑。
  长孙晟送染干,把他安置在碛口。
  事情完毕后,长孙晟入朝,遇上高祖去世,朝廷匿丧不发。
  炀帝把长孙晟带到高祖的灵柩前,委托他当内衙宿卫、知门禁事,即日拜授左领军将军。
  遇上杨谅造反,炀帝令长孙晟以本官身份兼任相州刺史,调发华山以东的兵马,与李雄等人一起共同经略相州。
  长孙晟推辞说:“我有个叫行布的儿子,现在在逆党所在的地方,我忽然承受这一重任,心里感到很不安。”炀帝说:“你的忠诚和勤勉,我很清楚。
  现在这相州地方,本是齐国故都,人情很薄,容易骚动。
  如发生动乱,贼人的势力就大了,我想能镇守那里的,只有你了。
  你对国家有深情,不会因儿子而害忠君大义,所以委托你去,你别推辞了。”于是派他任相州刺史。
  杨谅被打败后,让长孙晟还京,转任武卫将军。
  大业三年(607),炀帝巡幸榆林,欲出塞外,陈兵耀武,经过突厥,到达涿郡。
  担心染干惊恐,先派长孙晟往染干处说明此行用意,表达炀帝的意思。
  染干听了,召来所辖各国,奚、靅、室韦等部落几十个酋长都来集合。
  长孙晟因考虑到牙中草多而脏,想让染干亲自除草,给各部落看,以显示炀帝的威望,于是指着军帐前的草说:“这草根很香。”染干马上去闻,说:“一点都不香。”长孙晟说:“天子巡幸这里,诸侯应该亲自洒水扫地,清除御路,以表示至敬之心。
  如今这牙中芜秽,所以我说是留的香草罢了。”染干于是领悟说:“这是我这个奴才的罪过!我的骨肉,都是天子赐的,得以出点力气,岂敢推辞?只因边鄙之人不知法度罢了。
  幸有将军施恩,教导我,将军的恩惠,是奴才我的大幸啊!”于是拔出所佩带的刀,亲自砍除杂草,那些贵人和各部落的酋长,争着仿效。
  于是调发榆林北部的百姓,一直到其牙地,又东到蓟地,长三千里,宽百步,全国百姓都来割草开御道。
  炀帝听了长孙晟的计策,于是更加赞赏他。
  后授他为淮阳太守,没有赴任,又改任右骁卫将军。
  大业五年(609),长孙晟去世,时年五十八岁。
  炀帝十分痛惜,赠予很多东西。
  后来突厥人围困雁门,炀帝感叹说:“假使长孙晟在,不会让匈奴人猖狂到如此地步!”长孙晟爱出奇计,务求功名。
  生性孝顺,居丧时身体毁坏,为朝廷人士称赞。
  唐贞观中(627~649),追赠他为司空、上柱国、齐国公,谥号叫“献”。
  小儿子长孙无忌继承爵位。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