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隋书·列传

卷十五

  ○宇文庆

  宇文庆,字神庆,河南洛阳人也。祖金殿,魏征南大将军,仕历五州刺史、安 吉侯。父显和,夏州刺史。庆沉深有器局,少以聪敏见知。周初,受业东观,颇涉 经史。既而谓人曰:“书足记姓名而已,安能久事笔砚,为腐儒之业!”于时文州 民夷相聚为乱,庆应募从征。贼据保岩谷,径路悬绝,庆束马而进,袭破之,以功 授都督。卫王直之镇山南也,引为左右。庆善射,有胆气,好格猛兽,直甚壮之。 稍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柱国府掾。及诛宇文护,庆有谋焉,进授骠骑大将军, 加开府。后从武帝攻河阴,先登攀堞,与贼短兵接战,良久,中石乃坠,绝而后苏。 帝劳之曰:“卿之馀勇,可以贾人也。”复从武帝拔晋州。其后齐师大至,庆与宇 文宪轻骑而觇,卒与贼相遇,为贼所窘。宪挺身而遁,庆退据汾桥,众贼争进,庆 引弓射之,所中人马必倒,贼乃稍却。及破高纬,拔高壁,克并州,下信都,禽高 湝,功并居最。周武帝诏曰:“庆勋庸早著,英望华远,出内之绩,简在朕心。戎 车自西,俱总行阵,东夏荡定,实有茂功。高位缛礼,宜崇荣册。”于是进位大将 军,封汝南郡公,邑千六百户。寻以行军总管击延安反胡,平之,拜延州总管。俄 转宁州总管。高祖为丞相,复以行军总管南征江表。师次白帝,征还,以劳进位上 大将军。高祖与庆有旧,甚见亲待,令督丞相军事,委以心腹。寻加柱国。开皇初, 拜左武卫将军,进位上柱国。数年,出除凉州总管。岁余,征还,不任以职。

  初,上潜龙时,尝从容与庆言及天下事,上谓庆曰:“天元实无积德,视其相 貌,寿亦不长。加以法令繁苛,耽恣声色,以吾观之,殆将不久。又复诸侯微弱, 各令就国,曾无深根固本之计。羽翮既剪,何能及远哉!尉迥贵戚,早著声望,国 家有衅,必为乱阶。然智量庸浅,子弟轻佻,贪而少惠,终致亡灭。司马消难反覆 之虏,亦非池内之物,变成俄顷,但轻薄无谋,未能为害,不过自窜江南耳。庸、 蜀险隘,易生艰阻,王谦愚蠢,素无筹略,但恐为人所误,不足为虞。”未几,上 言皆验。及此,庆恐上遗忘,不复收用,欲见旧蒙恩顾,具录前言为表而奏之曰: “臣闻智侔造化,二仪无以隐其灵;明同日月,万象不能藏其状。先天弗违,实圣 人之体道;未萌见兆,谅达节之神机。伏惟陛下特挺生知,徇齐诞御,怀五岳其犹 轻,吞八荒而不梗,蕴妙见于胸襟,运奇谟于掌握。臣以微贱,早逢天眷,不以庸 下,亲蒙推赤。所奉成规,纤毫弗舛,寻惟圣虑,妙出蓍龟,验一人之庆有徵,实 天子之言无戏。臣亲闻亲见,实荣实喜。”上省表大悦,下诏曰:“朕之与公,本 来亲密,怀抱委曲,无所不尽。话言岁久,尚能记忆,今览表奏,方悟昔谈。何谓 此言,遂成实录。古人之先知祸福,明可信也,朕言之验,自是偶然。公乃不忘, 弥表诚节,深感至意,嘉尚无已。”自是上每加优礼。卒于家。

  子静礼,初为太子千牛备身,寻尚高祖女广平公主,授仪同,安德县公,邑千 五百户,后为熊州刺史。先庆卒。

  子协,历武贲郎将、右翊卫将军,宇文化及之乱遇害。

  协弟皛,字婆罗门,大业之世,少养宫中。后为千牛左右,炀帝甚亲昵之。每 有游宴,皛必侍从,至于出入卧内,伺察六宫,往来不限门禁,其恩幸如此。时人 号曰宇文三郎。皛与宫人淫乱,至于妃嫔公主,亦有丑声。萧后言于帝,皛闻而惧, 数日不敢见。其兄协因奏曰:“皛今已壮,不可在宫掖。”帝曰:“皛安在?”协 曰:“在朝堂。”帝不之罪,因召入,待之如初。宇文化及弑逆之际,皛时在玄览 门,觉变,将入奏,为门司所遏,不得时进。会日瞑,宫门闭,退还所守。俄而难 作,皛与五十人赴之,为乱兵所害。

  ○李礼成

  李礼成,字孝谐,陇西狄道人也。凉王暠之六世孙。祖延实,魏司徒。父彧, 侍中。礼成年七岁,与姑之子兰陵太守荥阳郑颢随魏武帝入关。颢母每谓所亲曰: “此兒平生未尝回顾,当为重器耳。”及长,沉深有行检,不妄通宾客。魏大统中, 释褐著作郎,迁太子洗马、员外散骑常侍。周受禅,拜平东将军、散骑常侍。于时 贵公子皆竞习弓马,被服多为军容。礼成虽善骑射,而从容儒服,不失素望。后以 军功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赐爵修阳县侯,拜迁州刺史。时朝廷有所征发,礼 成度以蛮夷不可扰,扰必为乱,上表固谏。周武帝从之。伐齐之役,从帝围晋阳, 礼成以兵击南门,齐将席毗罗率精甲数千拒帝,礼成力战,击退之。加开府,进封 冠军县公,拜北徐州刺史。未几,征为民部中大夫。

  礼成妻窦氏早没,知高祖有非常之表,遂聘高祖妹为继室,情契甚欢。及高祖 为丞相,进位上大将军,迁司武上大夫,委以心膂。及受禅,拜陕州刺史,进封绛 郡公,赏赐优洽。寻征为左卫将军,迁右武卫大将军。岁馀,出拜襄州总管,称有 惠政。后数载,复为左卫大将军。时突厥屡为寇患,缘边要害,多委重臣,由是拜 宁州刺史。岁馀,以疾征还京师,终于家。其子世师,官至度支侍郎。

  ○元孝矩弟褒

  元孝矩,河南洛阳人也。祖修义,父子均,并为魏尚书仆射。孝矩西魏时袭爵 始平县公,拜南丰州刺史。时见周太祖专政,将危元氏,孝矩每慨然有兴复社稷之 志,阴谓昆季曰:“昔汉氏有诸吕之变,硃虚、东牟,卒安刘氏。今宇文之心,路 人所见,颠而不扶,焉用宗子?盍将图之?”为兄则所遏,孝矩乃止。其后周太祖 为兄子晋公护娶孝矩妹为妻,情好甚密。及闵帝受禅,护总百揆,孝矩之宠益隆。 及护诛,坐徙蜀。数战,征还京师,拜益州总管司马,转司宪大夫。

  高祖重其门地,娶其女为房陵王妃。及高祖为丞相,拜少冢宰,进位柱国,赐 爵洵阳郡公。时房陵王镇洛阳,及上受禅,立为皇太子,令孝矩代镇。既而立其女 为皇太子妃,亲礼弥厚。俄拜寿州总管,赐孝矩玺书曰:“扬、越氛昆,侵轶边鄙, 争桑兴役,不识大猷。以公志存远略,今故镇边服,怀柔以礼,称朕意焉。”时陈 将任蛮奴等屡寇江北,复以孝矩领行军总管,屯兵于江上。后数载,自以年老,筋 力渐衰,不堪军旅,上表乞骸骨。转泾州刺史,高祖下书曰:“知执谦捴,请归初 服。恭膺宝命,实赖元功,方欲委裘,寄以分陕,何容便请高蹈,独为君子者乎! 若以边境务烦,即宜徙节泾郡,养德卧治也。”在州岁馀,卒官,年五十九。谥曰 简。子无竭嗣。

  孝矩兄子文郁,见《诚节传》。孝矩次弟雅,字孝方,有文武干用。开皇中, 历左领左右将军、集沁二州刺史,封顺阳郡公。季弟褒,最知名。

  褒字孝整,便弓马,少有成人之量。年十岁而孤,为诸兄所鞠养。性友悌,善 事诸兄。诸兄议欲别居,褒泣谏不得,家素富,多金宝,褒无所受,脱身而出,为 州里所称。及长,宽仁大度,涉猎书史。仕周,官至开府、北平县公、赵州刺史。 及高祖为丞相,从韦孝宽击尉迥,以功超拜柱国,进封河间郡公,邑二千户。开皇 二年,拜安州总管。岁馀,徙原州总管。有商人为贼所劫,其人疑同宿者而执之, 褒察其色冤而辞正,遂舍之。商人诣阙讼褒受金纵贼,上遣使穷治之。使者簿责褒 曰:“何故利金而舍盗也?”褒便即引咎,初无异词。使者与褒俱诣京师,遂坐免 官。其盗寻发于他所,上谓褒曰:“公朝廷旧人,位望隆重,受金舍盗非善事,何 至自诬也?”对曰:“臣受委一州,不能息盗贼,臣之罪一也。州民为人所谤,不 付法司,悬即放免,臣之罪二也。牵率愚诚,无顾形迹,不恃文书约束,至令为物 所疑,臣之罪三也。臣有三罪,何所逃责?臣又不言受赂,使者复将有所穷究,然 则缧绁横及良善,重臣之罪,是以自诬。”上叹异之,称为长者。十四年,以行军 总管屯兵备边。辽东之役,复以行军总管从汉王至柳城而还。仁寿初,嘉州夷、獠 为寇,褒率步骑二万击平之。炀帝即位,拜齐州刺史,寻改为齐郡太守,吏民安之。 及兴辽东之役,郡官督事者前后相属,有西曹掾当行,诈疾,褒诘之,掾理屈,褒 杖之,掾遂大言曰:“我将诣行在所,欲有所告。”褒大怒,因杖百馀,数日而死, 坐是免官。卒于家,时年七十三。

  ○郭荣

  郭荣,字长荣,自云太原人也。父徽,魏大统末为同州司马。时武元皇帝为刺 史,由是与高祖有旧。徽后官至洵州刺史、安城县公。及高祖受禅,拜太仆卿,数 年,卒官。荣容貌魁岸,外疏内密,与其交者多爱之。周大冢宰宇文护引为亲信。 护察荣谨厚,擢为中外府水曹参军。时齐寇屡侵,护令荣于汾州观贼形势。时汾州 与姚襄镇相去悬远,荣以为二城孤迥,势不相救,请于州镇之间更筑一城,以相控 摄,护从之。俄而齐将段孝先攻陷姚襄、汾州二城,唯荣所立者独能自守。护作浮 桥,出兵渡河,与孝先战。孝先于上流纵大筏以击浮桥,护令荣督便水者引取其筏。 以功授大都督。护又以稽胡数为寇乱,使荣绥集之。荣于上郡、延安筑周昌、弘信、 广安、招远、咸宁等五城,以遏其要路,稽胡由是不能为寇。武帝亲总万机,拜宣 纳中士。后从帝平齐,以战功,赐马二十匹,绵绢六百段,封平阳县男,迁司水大 夫。

  荣少与高祖亲狎,情契极欢,尝与高祖夜坐月下,因从容谓荣曰:“吾仰观玄 象,俯察人事,周历已尽,我其代之。”荣深自结纳。宣帝崩,高祖总百揆,召荣, 抚其背而笑曰:“吾言验未?”即拜相府乐曹参军。俄以本官复领蕃部大夫。高祖 受禅,引为内史舍人,以龙潜之旧,进爵蒲城郡公,加位上仪同。累迁通州刺史。 仁寿初,西南夷、獠多叛,诏荣领八州诸军事行军总管,率兵讨之。岁馀悉平,赐 奴婢三百馀口。

  炀帝即位,入为武候骠骑将军,以严正闻。后数岁,黔安首领田罗驹阻清江作 乱,夷陵诸郡,民夷多应者,诏荣击平之。迁左候卫将军。从帝西征吐谷浑,拜银 青光禄大夫。辽东之役,以功进位左光禄大夫。明年,帝复事辽东,荣以为中国疲 敝,万乘不宜屡动,乃言于帝曰:“戎狄失礼,臣下之事。臣闻千钧之弩不为鼷鼠 发机,岂有亲辱大驾以临小寇?”帝不纳。复从军攻辽东城,荣亲蒙矢石,昼夜不 释甲胄百馀日。帝每令人窥诸将所为,知荣如是,帝大悦,每劳勉之。九年,帝至 东都,谓荣曰:“公年德渐高,不宜久涉行阵,当与公一郡,任所选也。”荣不愿 违离,顿首陈让,辞情哀苦,有感帝心,于是拜为右候卫大将军。后数日,帝谓百 僚曰:“诚心纯至如郭荣者,固无比矣。”其见信如此。杨玄感之乱,帝令驰守太 原。明年,复从帝至柳城,遇疾,帝令存问动静,中使相望。卒于怀远镇,时年六 十八。帝为之废朝,赠兵部尚书,谥曰恭,赠物千段。有子福善。

  ○庞晃

  庞晃,字元显,榆林人也。父虬,周骠骑大将军。晃少以良家子,刺史杜达召 补州都督。周太祖既有关中,署晃大都督,领亲信兵,常置左右。晃因徙居关中。 后迁骠骑将军,袭爵比阳侯。卫王直出镇襄州,晃以本官从。寻与长湖公元定击江 南,孤军深入,遂没于阵。数年,卫王直遣晃弟车骑将军元俊赍绢八百匹赎焉,乃 得归朝。拜上仪同,赐彩二百段,复事卫王。

  时高祖出为随州刺史,路经襄阳,卫王令晃诣高祖。晃知高祖非常人,深自结 纳。及高祖去官归京师,晃迎见高祖于襄邑。高祖甚欢,晃因白高祖曰:“公相貌 非常,名在图箓。九五之日,幸愿不忘。”高祖笑曰:“何妄言也!”顷之,有一 雄雉鸣于庭,高祖命晃射之,曰:“中则有赏。然富贵之日,持以为验。”晃既射 而中,高祖抚掌大笑曰:“此是天意,公能感之而中也。”因以二婢赐之,情契甚 密。武帝时,晃为常山太守,高祖为定州总管,屡相往来。俄而高祖转亳州总管, 将行,意甚不悦。晃因白高祖曰:“燕、代精兵之处,今若动众,天下不足图也。” 高祖握晃手曰:“时未可也。”晃亦转为车骑将军。及高祖为扬州总管,奏晃同行。 既而高祖为丞相,进晃位开府,命督左右,甚见亲待。及践阼,谓晃曰:“射雉之 符,今日验不?”晃再拜曰:“陛下应天顺民,君临宇内,犹忆曩时之言,不胜庆 跃。”上笑曰:“公之此言,何得忘也!”寻加上开府,拜右卫将军,进爵为公, 邑千五百户。河间王弘之击突厥也,晃以行军总管从至马邑。别路出贺兰山,击贼 破之,斩首千馀级。

  晃性刚悍,时广平王雄当途用事,势倾朝廷,晃每陵侮之。尝于军中卧,见雄 不起,雄甚衔之。复与高颎有隙,二人屡谮晃。由是宿卫十余年,官不得进。出为 怀州刺史,数岁,迁原州总管。仁寿中卒官,年七十二。高祖为之废朝,赠物三百 段,米三百石,谥曰敬。子长寿,颇知名,官至骠骑将军。

  ○李安

  李安,字玄德,陇西狄道人也。父蔚,仕周为朔燕恆三州刺史、襄武县公。安 美姿仪,善骑射。周天和中,释褐右侍上士,袭爵襄武公。俄授仪同、少师右上士。 高祖作相,引之左右,迁职方中大夫。复拜安弟悊为仪同。安叔父梁州刺史璋,时 在京师,与周赵王谋害高祖,诱悊为内应。悊谓安曰:“寝之则不忠,言之则不义, 失忠与义,何以立身?”安曰:“丞相父也,其可背乎?”遂阴白之。及赵王等伏 诛,将加官赏,安顿首而言曰:“兄弟无汗马之劳,过蒙奖擢,合门竭节,无以酬 谢。不意叔父无状,为凶党之所蛊惑,覆宗绝嗣,其甘若荠。蒙全首领,为幸实多, 岂可将叔父之命以求官赏?”于是俯伏流涕,悲不自胜。高祖为之改容曰:“我为 汝特存璋子。”乃命有司罪止璋身,高祖亦为安隐其事而不言。寻授安开府,进封 赵郡公,悊上仪同、黄台县男。

  高祖即位,授安内史侍郎,转尚书左丞、黄门侍郎。平陈之役,以为杨素司马, 仍领行军总管,率蜀兵顺流东下。时陈人屯白沙,安谓诸将曰:“水战非北人所长。 今陈人依险泊船,必轻我而无备。以夜袭之,贼可破也。”诸将以为然。安率众先 锋,大破陈师。高祖嘉之,诏书劳曰:“陈贼之意,自言水战为长,险隘之间,弥 谓官军所惮。开府亲将所部,夜动舟师,摧破贼徒,生擒虏众,益官军之气,破贼 人之胆,副朕所委,闻以欣然。”进位上大将军,除郢州刺史。数日,转邓州刺史。 安请为内职,高祖重违其意,除左领左右将军。俄迁右领军大将军,复拜悊开府仪 同三司、备身将军。兄弟俱典禁卫,恩信甚重。八年,突厥犯塞,以安为行军总管, 从杨素击之。安别出长川,会虏渡河,与战破之。仁寿元年,出安为宁州刺史,悊 为卫州刺史。安子琼,悊子玮,始自襁褓,乳养宫中,至是年八九岁,始命归家。 其见亲顾如是。

  高祖尝言及作相时事,因愍安兄弟灭亲奉国,乃下诏曰:“先王立教,以义断 恩,割亲爱之情,尽事君之道,用能弘奖大节,体此至公。往者周历既穷,天命将 及,朕登庸惟始,王业初基,承此浇季,实繁奸宄。上大将军、宁州刺史、赵郡公 李安,其叔璋潜结籓枝,扇惑犹子,包藏不逞,祸机将发。安与弟开府仪同三司、 卫州刺史、黄台县男悊,深知逆顺,披露丹心,凶谋既彰,罪人斯得。朕每念诚节, 嘉之无已,懋庸册赏,宜不逾时。但以事涉其亲,犹有疑惑,欲使安等名教之方, 自处有地,朕常为思审,遂致淹年。今更详按圣典,求诸往事,父子天性,诚孝犹 不并立,况复叔侄恩轻,情礼本有差降,忘私奉国,深得正理,宜录旧勋,重弘赏 命。”于是拜安、悊俱为柱国,赐缣各五千匹,马百匹,羊千口。复以悊为备身将 军,进封顺阳郡公。安谓亲族曰:“虽家门获全,而叔父遭祸,今奉此诏,悲愧交 怀。”因歔欷悲感,不能自胜。先患水病,于是疾甚而卒,时年五十三。谥曰怀。 子琼嗣。少子孝恭,最有名。悊后坐事除名,配防岭南,道病卒。

  史臣曰:宇文庆等,龙潜惟旧,畴昔亲姻,或素尽平生之言,或早有腹心之托。 沾云雨之馀润,照日月之末光,骋步天衢,与时升降。高位厚秩,贻厥后昆,优矣! 皛幼养宫中,未闻教义,炀帝爱之不以礼,其能不及于此乎?安、悊之于高祖,未 有君臣之分,陷其骨肉,使就诛夷,大义灭亲,所闻异于此矣。虽有悲悼,何损于 侃。

【译文】

○宇文庆
  宇文庆,字神庆,是河南洛阳人。
  祖父宇文金殿是北魏的征南大将军,历任五州刺史,被封为安吉侯。
  父亲宇文显和,夏州刺史。
  宇文庆性格深沉,有器度,从小就以聪明敏捷出名。
  北周初年,受业于东观,很读了一些经书和史书。
  不久,他对人说:“读书只不过记个姓名而已,我怎么能长久和笔墨纸砚打交道,做迂腐儒生的职业呢?”那时文州的夷民聚集起来叛乱,宇文庆应召入伍,跟随部队打仗。
  贼兵据守险要的岸谷,没有道路可进去,宇文庆把马蹄裹起来秘密前进,出其不意地打败了贼兵,因为战功被授为都督。
  卫王宇文直镇守华山之南,召引宇文庆当近臣。
  宇文庆善长射箭,有胆略有气概,喜欢和凶猛的野兽格斗,卫王宇文直认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壮士,不久就迁升他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做柱国府的属官。
  到诛杀宇文护,宇文庆曾参与谋划,升为骠骑大将军,加授开府。
  后来跟从武帝攻打河阴,他率先攀登城上的矮墙,和敌人短兵相接。
  过了好久,被城上石块击中坠落,昏死,后又苏醒过来。
  武帝慰问他说:“你表现得很出色,真可谓余勇可嘉!”宇文庆又跟从武帝攻克晋州,不久北齐的大部队到来,宇文庆和宇文宪率轻骑侦察敌情,猝然和敌兵相遇,被敌人包围,形势窘迫。
  宇文宪脱身而逃,宇文庆退守汾桥,敌人争相前进,宇文庆拉开弓射击,射一个倒一个,敌人这才渐渐退却。
  宇文庆在攻破高纬、拿下高壁、攻克并州、夺取信都、擒住高氵皆这些战斗中,功劳最大。
  周武帝下诏说:“宇文庆功勋卓著,杰出的名望像日光一样照得很远,他所创建的业绩一一在我内心。
  自从部队从西出发,他总是总领部队。
  东夏被平定,确实有丰功伟绩。
  应该册封他高位,给予他重礼。”于是升官为大将军,封为汝南郡公,食邑一千六百户。
  不久,又以行军总管的身份攻打延安反叛的胡人,平定了叛乱,于是授给他延州总管的官职。
  不久转任宁州总管。
  高祖当丞相后,宇文庆又以行军总管的职务征讨江南,驻军白帝,被调回,因功劳升为上大将军。
  高祖和宇文庆有老交情,因此对他很亲近,令他掌管丞相府的军中事务,当作自己的心腹,不久加官为柱国。
  开皇初年,授职为左武卫将军,升任上柱国,几年以后,出任凉州总管,一年多后被征还朝,没有任命他官职。
  当初,高祖还没有登基的时候,曾经和宇文庆闲谈天下大事,高祖对宇文庆说:“天元帝没有积什么德,以面相来看他的寿命也不会长,再加上他的法令制度条款又多又苛刻,他又纵情声色,依我看来,他的皇位大概不会长久。
  再加上诸侯力量微弱,又让他们都到封地去,并无使国家根基稳固的计策,皇上这些羽翼既被翦除,怎么能长久享国呢?尉迟迥是贵戚,早著声望,国家一旦有什么争端,他必定会成为乱臣,但是他的才智肤浅,子弟们轻薄,对老百姓贪婪而缺少恩惠,最终也将灭亡。
  司马消难是反复无常的家伙,也不是甘心当池中之鱼的人,时刻都有可能叛变,但是此人轻薄无谋,不足以成为大的祸害,只不过会自己逃窜到长江以南罢了。
  庸关、蜀地险要狭隘,很容易成为坚固的屏障,但是身居那里的王谦愚蠢,一向不会筹划方略,只不过怕被别人所利用,他本人不值得担心什么。”不久,高祖的话被一一应验了。
  现在,宇文庆怕高祖忘掉了这些话,再不任用他了,想使皇上看在老交情的份上再宠信自己,于是将高祖以前说的话记下来写成表章,呈给皇上,说:“我听说一个人的智慧如果同自然造化相等齐,那么天地就没法隐埋他的灵气,他像日月一样明亮,世间万物不能隐藏他的形状。
  上天的意志是不能违背的,是圣人能够体验到的,事情没显现出来就能看出它的迹象,您确实明白神机的关键。
  您具有独特的性情和杰出的智慧,超人的敏捷聪颖可以统治天下,胸怀五岳还嫌轻微,气吞八荒而不梗塞,胸中装满雄才伟略,运筹帷幄如举手之劳。
  我本来微贱,早就承蒙陛下对我恩宠眷顾,不因为我庸俗低下,却向我推心置腹。
  您所奉行的成规,一点也没有差错,寻思您的预测,比占卦还要神妙,检验一个人的吉庆是有征兆的,实在是天子无戏言啊!可见您当天子是天意,我亲自看见了这些事的验证,实在是荣幸和高兴。”皇上看了奏章后非常喜悦,下诏书说:“我与你,本来就很亲密,当时我心中的抱负和心里话,没有什么不对你讲的。
  但说这些话是多年以前,你还能记在心中,今天看了表奏,我才回忆起昔日的交谈。
  怎么说的那些话,现在都成了实录。
  古代的人预先知道吉凶祸福,确实是可信的,我的话被验证了,自当属于偶然。
  你却没有忘记,充分表现了你对我的忠诚,我深深感觉得到你对我的好意,对你嘉尚是没有止境的。”从这以后,皇上常常给予他优厚的待遇。
  后来,宇文庆死在家中。
○李礼成
  李礼成,字孝谐,陇西狄道人,是凉王李嵩的第六代孙。
  他祖父李延实,是魏国的司徒。
  他父亲李彧,是侍中。
  礼成七岁时,与姑妈的儿子、兰陵太守荥阳人郑颢,随魏武帝入关。
  郑颢的母亲常对亲近的人说:“礼成这孩子,平生不曾回头,以后当为国家的栋梁。”礼成长大后,深沉而行为检点,不随便交结人。
  西魏大统中(535~551),开始为官,当著作郎,升任太子洗马、员外散骑常侍。
  北周受禅后,授他平东将军、散骑常侍。
  那时贵公子都竞相熟习弓马,服饰大多是军人打扮。
  礼成虽然很善于骑马射箭,却是一身儒士打扮,不失平素的声望。
  后因军功,拜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赐爵修阳县侯,授迁州刺史。
  当时朝廷调兵,李礼成估计,蛮夷人不可打扰,打扰他们,势必为乱,因此上表朝廷劝谏。
  周武帝听了他的。
  讨伐北齐,他随皇上包围晋阳,礼成率兵进攻南门,北齐将领席毗罗率精兵几千抵抗周武帝,礼成力战,打退齐军。
  加授礼成开府,晋爵为冠军县公,授他北徐州刺史。
  不久,调他当民部中大夫。
  李礼成的妻子窦氏,早就死了。
  他知隋高祖非同常人,于是娶高祖的妹妹为继室,夫妻俩感情很好。
  隋高祖为北周丞相后,升他为上大将军,升他当司武上大夫,委以心腹。
  高祖受禅为帝,授他为陕州刺史,晋爵为绛郡公,给他的赏赐优厚。
  继而调他当左卫将军,升任右武卫大将军。
  过了一年多,出京授他当襄州总管,人称有仁惠之政。
  几年后,又当左卫大将军。
  当时突厥屡屡进犯边塞,边疆的要害之处,大多交给重臣,因此授他为宁州刺史。
  过了一年多,因病调回京师,在家中去世。
  他的儿子李世师,官至度支侍郎。
○元孝矩
  元孝矩,河南洛阳人。
  祖父元修义,父亲元子均,都是西魏的尚书仆射。
  在西魏时,孝矩袭爵为始平县公,授为南丰州刺史。
  当时周太祖专权,将危及西魏元氏天下,孝矩常常慨然有兴复国家的壮志,私下里对众兄弟们说:“过去汉代有诸吕之变,朱虚、东牟最终安定了刘家天下。
  现在宇文氏的心,连过路人都知道。
  国家要完了,还不快扶持,还要我们这些宗室干什么?我们将要对付他。”被他兄长元则阻止,孝矩才作罢。
  此后,周太祖为他兄长之子晋公宇文护娶元孝矩的妹妹为妻。
  夫妻感情很好。
  到北周孝闵帝受西魏禅让后,宇文护总理万机,元孝矩更加得宠。
  宇文护被杀后,元孝矩坐罪流放到蜀。
  几年后,调回京师,授为益州总管司马,转任司宪大夫。
  隋高祖很看重元孝矩的门第,娶他女儿为房陵王的王妃。
  高祖为北周丞相后,授他为少冢宰,进位为柱国,赐爵为洵阳郡公。
  当时房陵王杨勇镇守洛阳,到高祖受北周禅让时,立为皇太子,令孝矩代太子镇守洛阳。
  继而立他女儿为皇太子妃,对他更加亲近礼遇。
  不久授他为寿州总管,赐他盖有玉玺的书信说:“扬州、越州一带,阴阳相侵,侵犯边疆,争夺桑叶,大动干戈,不识大体。
  因你心怀远略,所以让你镇守那里,请依礼怀柔,以符合我的心意。”当时陈国将领任蛮奴等人屡次进犯江北,于是又以元孝矩兼任行军总管,驻兵于江上。
  几年后,他自因年老,筋力渐衰,不堪军务,上表请求退休。
  转任泾州刺史。
  高祖下书说:“我知道你执意谦恭,因请求回到故里,我当天子,实在要靠你们这些元勋。
  正想委以重任,怎能让你这么早就赋闲,独自一个当谦谦君子呢?你若以为边境军务繁杂,就应迁到泾郡去,为我养德卧治泾州。”在泾州一年多,在官任上去世,时年五十九岁。
  谥号叫“简”。
  他儿子元无竭继承爵禄。
○元褒
  元褒字孝整,熟习弓马,年少即有成人的度量。
  十岁而成为孤儿,为各位兄长所抚养。
  他性情友悌,殷勤地侍奉各位兄长。
  兄长们商议,想让他分居,他哭泣劝谏,不成。
  元家一向富有,多有金宝,元褒一样都不要,只身离家,被州里称赞。
  长大后,元褒宽厚大度,涉猎书史。
  仕北周,官至开府、北平县公、赵州刺史。
  隋高祖为北周丞相后,元褒随韦孝宽进攻尉迟迥,因有军功,越级提升为柱国,晋爵为河间郡公,食邑二千户。
  开皇二年(582),授为安州总管。
  一年多后,调任原州总管。
  有个商人,被贼人偷窃,这个商人怀疑是一起住的人,而抓了他。
  元褒看他面有受冤之色而言辞正壮,于是放了他。
  商人到朝廷告元褒受金放贼,皇上派使者去穷究。
  使者责问元褒说:“你为什么贪财而放走窃贼呢?”元褒立即承认自己这么做了,没有异词。
  使者与元褒一起到京师,元褒因过错被免职。
  那个窃贼不久在别处被抓。
  皇上对元褒说:“你是朝廷的老臣,地位、声望都很高。
  受金放贼不是好事,你为什么自己诬陷自己呢?”元褒回答说:“我受托治理一州,不能平息盗贼,这是我的第一个罪过。
  州民被人诽谤,我不交给司法部门处理,就放了人,这是我的第二个罪过。
  我自以为心里诚实,不避嫌疑,不用文书约束,以至被人怀疑,这是我的第三个罪过。
  我有此三罪,怎能逃脱罪责?我如不说自己受贿,使者必然穷究,这样就会牵连很多好人,加重我的罪过。
  因此我自己诬陷自己。”皇上叹赏惊异很久,称赞他是忠厚的长者。
  开皇十四年,他以行军总管身份屯兵防守边疆。
  辽东战争中,他又以行军总管身份随汉王杨谅,到柳城而回。
  仁寿初,嘉州的夷人、獠人为寇,元褒率领二万步兵、骑兵,打平了他们。
  炀帝即位后,授他齐州刺史,继而改授齐郡太守,吏民很安定。
  到发动辽东战争时,郡官督事前后相连。
  有个当西曹掾的应上前线,诈称有病,元褒质问他,西曹掾理屈,元褒让人用棍子打他,西曹掾于是大声说:“我将到行宫处去告你!”元褒大怒,因此打了他一百多棍。
  过了几天,西曹掾死了。
  元褒坐罪被免职,在家中去世,时年七十三岁。
  郭荣字长荣,自称是太原人。
  父亲郭徽,在西魏大统末年任同州司马。
  当时隋高祖的父亲武元皇帝任刺史,因此与高祖有旧。
  郭徽后来官至洵州刺史、安城县公。
  到隋高祖受北周禅让时,授郭徽太仆卿。
  几年后,在官任上去世。
  郭荣体貌魁伟,外表粗心,内实细密,与他父亲交往的人,大多喜欢他。
  北周的大冢宰宇文护把他当作亲信。
  宇文护发现郭荣谨慎忠厚,提拔他任中外府水曹参军。
  当时北齐屡屡犯边,宇文护让郭荣在汾州观察贼人的形势。
  当时汾州和姚襄镇相距甚远,郭荣认为两城孤立,不能互相援救,请在汾州和姚襄镇之间另筑一城,以便控制形势,宇文护接受了这一建议。
  不久齐将段孝先攻陷姚襄镇和汾州城,只有郭荣所筑之城独能自守。
  宇文护作浮桥,出兵渡过黄河,与段孝先作战。
  段孝先在黄河上游放大筏以撞击浮桥,宇文护让郭荣督促习水性者牵开大筏。
  郭荣因功被授大都督。
  宇文护又因稽胡屡为边患,派郭荣安抚召集他们。
  郭荣在上郡、延安修筑周昌、弘信、广安、招远、咸宁等五城,以遏其要路。
  稽胡从此不能为边患。
  周武帝亲统万机,拜郭荣为宣纳中士。
  后随武帝平定齐国,因为战功,赐马二十匹,绵绢六百段,被封为平阳县男,升任司水大夫。
  郭荣年少时与隋高祖亲近,感情很好,曾与高祖夜坐月下闲谈,高祖对郭荣说:“我仰观天象,俯察人事,周代将尽,我将取代他。”郭荣深深地与高祖结交。
  周宣帝去世后,高祖总揽朝政,召来郭荣,抚着他的背而笑着说:“我的话验证了没有?”就拜授郭荣为相府乐曹参军。
  不久又以本官兼任蕃部大夫。
  高祖受北周禅让,任郭荣为内史舍人,因他是高祖登基前的好友,晋封他为蒲城郡公,升任上仪同。
  累迁至通州刺史。
  仁寿(601~604)初,西南方的夷人、獠人大多背叛朝廷,下诏郭荣,让他任八州军事行军总管,率兵进剿。
  一年多后全部平定,赐郭荣奴婢三百多口。
  隋炀帝即位后,郭荣入京任武侯骠骑大将军,因为严厉正直而出名。
  几年后,黔安的首领田罗驹阻断清江而造反,夷陵各郡的百姓大多响应,下诏让郭荣击平了他们。
  郭荣升任左候卫将军。
  跟随隋炀帝西征吐谷浑,拜授银青光禄大夫。
  辽东战争中,郭荣因功升任左光禄大夫。
  次年,炀帝又征辽东,郭荣认为中原疲弊,皇上不应屡屡兴师,于是对炀帝说:“戎狄失礼,这是臣下的事。
  我听说,千钧大弩不为小小的鼷鼠发机,哪有皇帝亲动而临小寇的道理?”炀帝不采纳。
  郭荣又随炀帝进攻辽东城,郭荣亲自上阵,冒着箭矢、石头,日夜不解甲,达到一百多天。
  炀帝常常让人窥探诸将所为,知道郭荣如此,炀帝非常高兴,常常慰劳、鼓励他。
  大业九年(613),炀帝到东都,对郭荣说:“你年事渐高,不宜久自征战,我要给你一郡,任你挑选。”郭荣不愿离开炀帝,叩头陈请,言辞和感情都很哀苦,感动了炀帝,于是授郭荣为右侯卫大将军。
  几天后,炀帝对百官们说:“诚心诚意,像郭荣这样的,的确无人与他相比。”他就是这样被信任。
  杨玄感叛乱时,炀帝让郭荣驰守太原。
  次年,又随炀帝到柳城,遇上生病,炀帝让人问候他,使者相望于道,络绎不绝。
  郭荣在怀远镇去世,时年六十八岁。
  炀帝因郭荣去世而不临朝,追赠他为兵部尚书,谥号叫“恭”,赠物上千段。
○庞晃
  庞晃字元显,榆林人。
  父亲庞虬,北周骠骑大将军。
  庞晃年少时,因是良家子弟,刺史杜达召他补任州里的都督。
  北周太祖拥有关中后,任庞晃为大都督,率领亲兵,常在太祖左右。
  庞晃因此迁居关中。
  后升任骠骑大将军,袭爵任比阳侯。
  卫王宇文直出镇襄州,庞晃以本官身份相随。
  不久与长湖公元定进攻江南,孤军深入,于是被俘虏。
  几年后,卫王宇文直派庞晃的弟弟、车骑将军元隽带着八百匹绵绢,把他赎回,他才得以回到朝廷。
  朝廷授他上仪同,赐他采织二百段,让他仍然侍奉卫王。
  当时隋高祖出京任随州刺史,路经襄阳,卫王让庞晃拜访高祖。
  庞晃知道高祖非同常人,与他深深地结交。
  到高祖离任回京时,庞晃在襄阳迎见他,高祖很高兴,庞晃对高祖说:“你相貌非常,名在图录之上。
  你当上皇帝的那一天,请别忘了我。”高祖笑着说:“怎么乱说一气呢?”过了一会,有只公鸡在庭院里鸣叫,高祖让庞晃射它,说:“射中了有赏,富贵之日,拿这事作为应验。”庞晃射中了公鸡,高祖击掌大笑说:“这是天意,你能感应天意而射中。”因此赐他两个奴婢,与庞晃感情很好。
  北周武帝时,庞晃为常山太守,高祖为定州总管,二人屡相来往。
  不久高祖转任亳州总管,分别时,心里很不高兴。
  庞晃对高祖说:“燕、代是出精兵的地方,今若兴兵动众,天下简直不足以图谋。”高祖握着庞晃的手说:“时机还不成熟啊!”庞晃也转任车骑将军。
  高祖为扬州总管时,上奏朝廷,请让庞晃同去扬州。
  不久高祖为丞相,升任庞晃为开府,让他督察左右,很被高祖亲信。
  高祖登基为帝后,对庞晃说:“射公鸡的应验,今天得到证明了没有?”庞晃下拜说:“陛下应天顺民,君临天下,还能回忆往日说过的话,让我不胜欢欣。”皇上笑笑说:“你说的话,怎能忘记?”不久加封他为上开府,授他为右卫将军,晋爵位为公,食邑一千五百户。
  河间王杨弘进攻突厥时,庞晃以行军总管的身份,随王到马邑。
  另出贺兰山,打败贼人,斩首一千多级。
  庞晃生性刚烈,当时广平王杨雄当道,势力倾盖朝廷,庞晁每每侮辱杨雄。
  庞晃曾在军中睡觉,看见杨雄也不起来,杨雄很恨他。
  庞晃又与高赹有矛盾,杨、高二人屡屡在皇上面前进庞晃的谗言。
  因此,庞晃在宫中当了十几年的宿卫,也不能升官。
  后出京任怀州刺史,几年后,升任原州总管。
  仁寿中(601~604)在官任上去世,七十二岁。
  高祖因他去世而不临朝,赠他家布帛三百段,米三百石,谥号为“敬”。
  他的儿子庞长寿,很出名,官至骠骑将军。
○李安
  李安字玄德,陇西狄道人。
  父亲李蔚,仕北周为朔、燕、恒三州刺史,襄武县公。
  李安很漂亮,善骑马射箭。
  北周天和中(566~571),开始作官,任右侍上士,袭爵为襄武公。
  不久授仪同、少师右上士。
  隋高祖为北周丞相时,把他带到自己身边,升他为职方中大夫。
  又授李安的弟弟李胐为仪同。
  李安的叔父、梁州刺史李璋,当时在京师,与北周赵王谋害高祖,引诱李胐当内应。
  李胐对李安说:“这种事,不说吧又不忠,说了吧又不义,失去了忠和义,何以在世上安身立命?”李安说:“丞相像父亲,怎能背叛?”于是偷偷告诉高祖。
  到赵王等人被杀时,高祖将给李安兄弟加官晋爵,李安叩头说:“我们兄弟没有汗马功劳,过分地承蒙奖赏,即使我全家尽节,也无法酬谢。
  不料我叔父无行,被凶党迷惑,犯下了灭族之罪。
  如蒙保全他的性命,那我们就感到很幸运了。
  怎能用叔父的性命来换取官爵呢?”于是拜伏于地,流泪痛哭,悲不自胜。
  高祖为之动容,说:“我为你们特别留下李璋的儿子。”于是下令有关部门,只处罚李璋一个人,不及李家。
  高祖也为李安隐瞒了泄密之事。
  不久授李安开府,晋封为赵郡公;授李胐上仪同、黄台县男爵。
  隋高祖即位后,授李安内史侍郎,转任尚书左丞、黄门侍郎。
  在平定陈国的战争中,朝廷以李安为杨素的司马,仍兼任行军总管,让他率领蜀兵顺江流东下。
  当时陈国兵马屯驻在白沙,李安对诸将说:“打水战,不是北方人的长处。
  现在陈国人在险要处停船,必定轻视我们而无防备。
  在夜里袭击他们,贼人可以打破。”诸将以为然。
  李安率师为先锋,大破敌军。
  高祖嘉奖他,下诏书慰劳他说:“陈国贼人,自认为水战是其长处,在险要之处,更说是官军所害怕的。
  开府你亲率所部,夜动舟师,打败贼人,活捉敌人,增强了官军的士气,打破了贼人的胆,没辜负我的委托,听说消息后我很高兴。”升李安为上大将军、郢州刺史。
  过了几天,转任邓州刺史。
  李安请求在朝内任职,高祖再次改变本意,任李安为左右将军。
  不久,升他为右领军大将军。
  又授李胐开府仪同三司、备身将军。
  兄弟都掌管禁军,恩典和信任都很重。
  开皇八年(588),突厥人进犯边塞,朝廷以李安为行军总管,让他随杨素击讨他们。
  李安率部另出长川,刚好敌人正渡黄河,与敌作战,打败敌军。
  仁寿元年(601),让李安出京任宁州刺史,李胐为卫州刺史。
  李安子李琼、李胐子李玮刚开始还在襁褓之中,在宫中抚养,到这年八、九岁了,才让回家。
  他们就是这样被亲近看重。
  高祖曾说到为北周丞相时,因此怜爱李安兄弟灭亲奉国,于是下诏说:“先王立教,以义断恩,割舍亲爱之情,以尽事君之道,用以弘扬大节,体察至公。
  过去周道既尽,天命将及于我隋,我刚被重用,王业刚打基础,承着这季世,实在有很多奸诈之事。
  上大将军、宁州刺史、赵郡公爵李安,他叔父李璋阴结藩王,煽动迷惑小孩子,包藏祸心,将要作乱。
  李安和他弟弟、开府仪同三司、卫州刺史、黄台县男爵李胐,深知顺逆,披露忠心。
  凶谋既被披露,罪人这才被抓到。
  我每每念及他们的诚实气节,嘉奖不已。
  予以嘉奖,应不逾时。
  但因事情涉及到他的亲人,还有些疑惑,想使李安等人的名教之方,自处有地,我常为此思考,于是过了好多年。
  现在重又考察圣典,求之于往事,父子天性,忠孝尚难两全,何况还是叔侄恩轻,情理本来稍差,李安等忘私情、奉国家,深得正理。
  应该记载他们往日的大功,重重地加以赏赐。”于是拜授李安、李胐都当柱国,各赐缣绢五千匹、马百匹、羊千口。
  又以李胐为备身将军,晋封顺阳郡公。
  李安对亲族说:“虽然家门被保全,但叔父遭到祸乱,如今接到这一诏书,悲愧交集。”因此悲叹不已,不能自胜。
  此前李安患水病,于是病重而死,时年五十三岁。
  谥号叫“怀”。
  李安子李琼,继承父亲爵禄。
  小儿子李孝恭,最有名。
  李胐后来因事受牵连被除名,流放岭南,在路上病死。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