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宋书·本纪

卷三

  武帝下

  永初元年夏六月丁卯,设坛于南郊,即皇帝位,柴燎告天。策曰:

  皇帝臣讳,敢用玄牡,昭告后天后帝。晋帝以卜世告终,历数有归,钦若景运, 以命于讳。夫树君宰世,天下为公,德充帝王,乐推攸集。越俶唐、虞,降暨汉、 魏,靡不以上哲格文祖,元勋陟帝位,故能大拯黔首,垂训无穷。晋自东迁,四维 不振,宰辅凭依,为日已久。难棘隆安,祸成元兴,遂至帝主迁播,宗礼堙灭。讳 虽地非齐、晋,众无一旅,仰愤时难,俯悼横流,投袂一援,则皇祀克复。及危而 能持,颠而能扶,奸宄具歼,僭伪必灭。诚兴废有期,否终有数。至于大造晋室, 拨乱济民,因藉时来,实尸其重。加以殊俗慕义,重译来庭,正朔所暨,咸服声教。 至乃三灵垂象,山川告祥,人神协祉,岁月滋著。是以群公卿士,亿兆夷人,佥曰 皇灵降鉴于上,晋朝款诚于下,天命不可以久淹,宸极不可以暂旷。遂逼群议,恭 兹大礼。猥以寡德,托于兆民之上,虽仰畏天威,略是小节,顾深永怀,祗惧若霣。 敬简元辰,升坛受禅,告类上帝,用酬万国之情。克隆天保,永祚于有宋。惟明灵 是飨。

  礼毕,备法驾幸建康宫,临太极前殿。诏曰:“夫世代迭兴,承天统极。虽遭 遇异途,因革殊事,若乃功济区宇,道振生民,兴废所阶,异世一揆。朕以寡薄, 属当艰运,藉否终之期,因士民之力,用获拯溺,匡世揆乱,安国宁民,业未半古, 功参曩烈。晋氏以多难仍遘,历运已移,钦若前王,宪章令轨,用集大命于朕躬。 惟德匪嗣,辞不获申,遂祗顺三灵,飨兹景祚,燔柴于南郊,受终于文祖。猥当与 能之期,爰集乐推之运,嘉祚肇开,隆庆惟始,思俾休嘉,惠兹兆庶。其大赦天下。 改晋元熙二年为永初元年。赐民爵二级。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人谷五斛。逋租宿 债勿复收。其有犯乡论清议、赃污淫盗,一皆荡涤洗除,与之更始。长徒之身,特 皆原遣。亡官失爵,禁锢夺劳,一依旧准。”

  封晋帝为零陵王,全食一郡。载天子旌旗,乘五时副车,行晋正朔,郊祀天地 礼乐制度,皆用晋典。上书不为表,答表勿称诏。追尊皇考为孝穆皇帝,皇妣为穆 皇后,尊王太后为皇太后。诏曰:“夫微禹之感,叹深后昆,盛德必祀,道隆百世。 晋氏封爵,咸随运改,至于德参微管,勋济苍生,爱人怀树,犹或勿翦,虽在异代, 义无泯绝。降杀之仪,一依前典。可降始兴公封始兴县公,庐陵公封柴桑县公,各 千户;始安公封荔浦县侯,长沙公封醴陵县侯,康乐公可即封县侯,各五百户:以 奉晋故丞相王导、太傅谢安、大将军温峤、大司马陶侃、车骑将军谢玄之祀。其宣 力义熙,豫同艰难者,一仍本秩,无所减降。”封晋临川王司马宝为西丰县侯,食 邑千户。

  庚午,以司空道怜为太尉,封长沙王。追封司徒道规为临川王。尚书仆射徐羡 之加镇军将军,右卫将军谢晦为中领军,宋国领军檀道济为护军将军,中领军刘义 欣为青州刺史。立南郡公义庆为临川王。又诏曰:“夫铭功纪劳,有国之要典,慎 终追旧,在心之所隆。自大业创基,十有七载,世路迍邅,戎车岁动,自东徂西, 靡有宁日。实赖将帅竭心,文武尽效;宁内拓外,迄用有成。威灵远著,寇逆消荡, 遂当揖让之礼,猥飨天人之祚。念功简劳,无忘鉴寐,凡厥诚勤,宜同国庆。其酬 赏复除之科,以时论举。战亡之身,厚加复赠。”乙亥,立桂阳公义真为庐陵王, 彭城公义隆为宜都王,第四皇子义康为彭城王。

  丁丑,诏曰:“古之王者,巡狩省方,躬览民物,搜扬幽隐,拯灾恤患,用能 风泽遐被,远至迩安。朕以寡暗,道谢前哲,因受终之期,托兆庶之上,鉴寐属虑, 思求民瘼。才弱事艰,若无津济,夕惕永念,心驰遐域。可遣大使分行四方,旌贤 举善,问所疾苦。其有狱讼亏滥,政刑乖愆,伤化扰治,未允民听者,皆当具以事 闻。万事之宜,无失厥中。暢朝迁乃眷之旨,宣下民壅隔之情。”戊寅,诏曰: “百官事殷俸薄,禄不代耕。虽国储未丰,要令公私周济。诸供纳昔减半者,可悉 复旧。六军见禄粗可,不在此例。其余官僚,或自本俸素少者,亦畴量增之。”乙 卯,改晋《泰始历》为《永初历》。

  秋七月丁亥,原放劫贼余口没在台府者,诸徙家并听还本土。又运舟材及运船, 不复下诸郡输出,悉委都水别量。台府所须,皆别遣主帅与民和市,即时裨直,不 复责租民求办。又停废虏车牛,不得以官威假借。又以市税繁苦,优量减降。从征 关、洛,殒身战场,幽没不反者,赡赐其家。己丑,陈留王曹虔嗣薨。辛卯,复置 五校三将官,增殿中将军员二十人,余在员外。戊戌,后将军、雍州刺史赵伦之进 号安北将军;征虏将军、北徐州刺史刘怀慎进号平北将军;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 三司杨盛进号车骑大将军。甲辰,镇西将军李歆进号征西将军,平西将军乞佛炽盘 进号安西大将军,征东将军高句骊王高琏进号征东大将军,镇东将军百济王扶余映 进号镇东大将军。置东宫冗从仆射、旅贲中郎将官。戊申,迁神主于太庙,车驾亲 奉。壬子,诏曰:“往者军国务殷,事有权制,劫科峻重,施之一时。今王道维新, 政和法简,可一除之,还遵旧条。反叛淫盗三犯补冶士,本谓一事三犯,终无悛革。 主者顷多并数众事,合而为三,甚违立制之旨,普更申明。”

  八月戊午,西中郎将、荆州刺史宜都王讳进号镇西将军。辛酉,开亡叛赦,限 内首出,蠲租布二年。先有资状、黄籍犹存者,听复本注。诸旧郡县以北为名者, 悉除;寓方于南者,听以南为号。又制有无故自残伤者补冶士,实由政刑烦苛,民 不堪命,可除此条。罢青州并兗州。戊辰,诏曰:“彭、沛、下邳三郡,首事所基, 情义缱绻,事由情奖,古今所同。彭城桑梓本乡,加隆攸在,优复之制,宜同丰、 沛。其沛郡、下邳可复租布三十年。”辛未,追谥妃臧氏为敬皇后。癸酉,立王太 子为皇太子。乙亥,诏曰:“朕承历受终,猥飨天命。荷积善之祚,藉士民之力, 率由令范。先后祗严宣训,七庙肇建,情敬无违。加以储宫备礼,皇基弥固,国庆 家礼,爰集旬日,岂予一人,独荷兹庆。其见刑罪无轻重,可悉原赦。限百日,以 今为始。先因军事所发奴僮,各还本主;若死亡及勋劳破免,亦依限还直。”

  闰月壬午朔,诏曰:“晋世帝后及籓王诸陵守卫,宜便置格。其名贤先哲,见 优前代,或立德著节,或宁乱庇民,坟茔未远,并宜洒扫。主者具条以闻。”丁酉, 特进、左光禄大夫孔季恭加开府仪同三司。辛丑,诏曰:“主者处案虽多所谘详, 若众官命议,宜令明审。自顷或总称参详,于文漫略。自今有厝意者,皆当指名其 人;所见不同,依旧继启。”又诏曰:“诸处冬使,或遣或不,事役宜省,今可悉 停。唯元正大庆,不在其例。郡县遣冬使诣州及都督府,亦停之。”九月壬子朔, 置东宫殿中将军十人,员外二十人。壬申,置都官尚书。冬十月辛卯,改晋所用王 肃祥禫二十六月仪,依郑玄二十七月而后除。十二月辛巳朔,车驾临延贤堂听讼。

  二年春正月辛酉,车驾祠南郊,大赦天下。丙寅,断金银涂。以扬州刺史庐陵 王义真为司徒,以尚书仆射、镇军将军徐羡之为尚书令、扬州刺史。丙子,南康揭 阳蛮反,郡县讨破之。己卯,禁丧事用铜钉。罢会稽郡府。二月己丑,车驾幸延贤 堂策试诸州郡秀才、孝廉。扬州秀才顾练、豫州秀才殷朗所对称旨,并以为著作佐 郎。戊申,制中二千石加公田一顷。三月乙丑,初限荆州府置将不得过二千人,吏 不得过一万人;州置将不得过五百人,吏不得过五千人。兵士不在此限。夏四月己 卯朔,诏曰:“淫祠惑民费财,前典所绝,可并下在所除诸房庙。其先贤及以勋德 立祠者,不在此例。”戊申,车驾于华林园听讼。己亥,以左卫将军王仲德为冀州 刺史。五月己酉,置东宫屯骑、步兵、翊军三校尉官。甲戌,车驾又幸华林园听讼。 六月壬寅,诏曰:“杖罚虽有旧科,然职务殷碎,推坐相寻。若皆有其实,则体所 不堪;文行而已,又非设罚之意。可筹量觕为中否之格。”车驾又于华林园听讼。 甲辰,制诸署敕吏四品以下,又府署所得辄罚者,听统府寺行四十杖。秋七月己巳, 地震。八月壬辰,车驾又于华林园听讼。九月己丑,零陵王薨。车驾三朝率百僚举 哀于朝堂,一依魏明帝服山阳公故事。太尉持节监护,葬以晋礼。冬十月丁酉,诏 曰:“兵制峻重,务在得宜。役身死叛,辄考傍亲,流迁弥广,未见其极。遂令冠 带之伦,沦陷非所。宜革以弘泰,去其密科。自今犯罪充兵合举户从役者,便付营 押领。其有户统及谪止一身者,不得复侵滥服亲,以相连染。”己亥,以凉州胡帅 大沮渠蒙逊为镇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凉州刺史。癸卯,车驾于延贤堂听讼。 以员外散骑常侍应袭为宁州刺史。

  三年春正月甲辰朔,诏刑罚无轻重,悉皆原降。壬子,以前冀州刺史王仲德为 徐州刺史。癸丑,以尚书令、扬州刺史徐羡之为司空、录尚书事,刺史如故。抚军 将军、江州刺史王弘进号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太子詹事傅亮为尚书仆射,中领 军谢晦为领军将军。乙卯,以辅国将军毛德祖为司州刺史。乙丑,诏曰:“古之建 国,教学为先,弘风训世,莫尚于此;发蒙启滞,咸必由之。故爰自盛王,迄于近 代,莫不敦崇学艺,修建庠序。自昔多故,戎马在郊,旌旗卷舒,日不暇给。遂令 学校荒废,讲诵蔑闻,军旅日陈,俎豆藏器,训诱之风,将坠于地。后生大惧于墙 面,故老窃叹于子衿。此《国风》所以永思,《小雅》所以怀古。今王略远届,华 域载清,仰风之士,日月以冀。便宜博延胄子,陶奖童蒙,选备儒官,弘振国学。 主者考详旧典,以时施行。”二月丁丑,诏曰:“豫州南临江浒,北接河、洛,民 荒境旷,转输艰远,抚莅之宜,各有其便。淮西诸郡,可立为豫州;自淮以东,为 南豫州。”以豫州刺史彭城王义康为南豫州刺史,征虏将军刘粹为豫州刺史。又分 荆州十郡还立湘州,左卫将军张纪为湘州刺史。戊寅,以徐州之梁,还属豫州。三 月,上不豫。太尉长沙王道怜、司空徐羡之、尚书仆射傅亮、领军将军谢晦、护军 将军檀道济并入侍医药。群臣请祈祷神祇,上不许,唯使侍中谢方明以疾告庙而已。 丁未,以司徒庐陵王义真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刺史。上疾瘳,己未, 大赦天下。时秦雍流户悉南入梁州。庚申,送珝绢万匹,荆、雍州运米,委州刺史 随宜赋给。辛酉,亡命刁弥攻京城,得入,太尉留府司马陆仲元讨斩之。夏四月乙 亥,封仇池公杨盛为武都王,平南将军杨抚进号安南将军。丁亥,以车骑司马徐琰 为兗州刺史。庚寅,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孔季恭薨。五月,上疾甚,召太子 诫之曰:“檀道济虽有干略,而无远志,非如兄韶有难御之气也。徐羡之、傅亮当 无异图。谢晦数从征伐,颇识机变,若有同异,必此人也。小却,可以会稽、江州 处之。”又为手诏曰:“朝廷不须复有别府,宰相带扬州,可置甲士千人。若大臣 中任要,宜有爪牙以备不祥人者,可以台见队给之。有征讨悉配以台见军队,行还 复旧。后世若有幼主,朝事一委宰相,母后不烦临朝。仗既不许入台殿门,要重人 可详给班剑。”癸亥,上崩于西殿,时年六十。秋七月己酉,葬丹阳建康县蒋山初 宁陵。

  上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未尝视珠玉舆马之饰,后庭无纨绮丝竹之音。宁州 尝献虎魄枕,光色甚丽。时将北征,以虎魄治金创,上大悦,命捣碎分付诸将。平 关中,得姚兴从女,有盛宠,以之废事。谢晦谏,即时遣出。财帛皆在外府,内无 私藏。宋台既建,有司奏东西堂施局脚床、银涂钉,上不许;使用直脚床,钉用铁。 诸主出适,遣送不过二十万,无锦绣金玉。内外奉禁,莫不节俭。性尤简易,常著 连齿木履,好出神虎门逍遥,左右从者不过十余人。时徐羡之住西州,尝思羡之, 便步出西掖门;羽仪络绎追随,已出西明门矣。诸子旦问起居,入皞,脱公服,止 著裙帽,如家人之礼。孝武大明中,坏上所居阴室,于其处起玉烛殿,与群臣观之。 床头有土鄣,壁上挂葛灯笼、麻绳拂。侍中袁鳷盛称上俭素之德。孝武不答,独曰: “田舍公得此,以为过矣。”故能光有天下,克成大业者焉。

  史臣曰:汉氏载祀四百,比胙隆周,虽复四海横溃,而民系刘氏,惵惵黔首, 未有迁奉之心。魏武直以兵威服众,故能坐移天历;鼎运虽改,而民未忘汉。及魏 室衰孤,怨非结下。晋籍宰辅之柄,因皇族之微,世擅重权,用基王业。至于宋祖 受命,义越前模。晋自社庙南迁,禄去王室,朝权国命,递归台辅。君道虽存,主 威久谢。桓温雄才盖世,勋高一时,移鼎之业已成,天人之望将改。自斯以后,晋 道弥昏,道子开其祸端,元显成其末衅,桓玄藉运乘时,加以先父之业,因基革命, 人无异心。高祖地非桓、文,众无一旅,曾不浃旬,夷凶翦暴,祀晋配天,不失旧 物,诛内清外,功格区宇。至于钟石变声,柴天改物,民已去晋,异于延康之初, 功实静乱,又殊咸熙之末。所以恭皇高逊,殆均释负。若夫乐推所归,讴歌所集, 魏、晋采其名,高祖收其实矣。盛哉!

【译文】

  永初元年夏六月丁卯,在南郊设立祭坛,登上皇帝位,烧柴祭告上天。策书说:皇帝臣刘裕,使用黑公畜,昭告皇天后土。晋朝国运告终,天命转移,谨奉天命,裕即帝位。上天立君治民,天下为公,谁德可为帝,众人就推其为帝。上自唐、虞,下至选、垦,开国之君无不以可比唐尧之圣明,由首功登上帝位,所以能够拯救百姓,留芳后世。东晋以来,礼义廉耻不振,宰相辅臣无所依赖,时间已经很久了。艰难起于隆室年间,祸患养成于互垒年间,以至于君主流亡,宗庙祭祀断绝。刘裕虽然没有齐、置之地,部不多,上愤时事危难,下伤心局势动荡,挺身而出则国家得以复兴。至危而不亡,颠覆而能扶正,奸猾的人全部歼灭,僭伪一定铲除,实在足因为兴衰有期,终结有定数。至于创建晋室,治理乱世救济民众,凭藉时机,实在承受着重任。加之荒远地带羡慕仁义,外邦来朝,国家历法所行之处,都服从教化。以致曰月星辰显示迹象,山川呈现祥瑞,民众神灵协合福祉,随岁月而昭著。所以公卿百官,百姓夷人,都说天命在上,晋朝在下归附,天命不可久违,皇位不可一空缺。于是受众议所迫,恭敬实行这个大礼。愧以微薄的德行,托身于万民之上,虽然敬畏上天威严,忽略这一小节,但顾虑深重常在心怀,恭敬畏惧如坠深渊。敬选吉利的时曰,登坛接受禅让,祭告上帝,来报答万国的心愿.隆盛国运,永远赐福于有宋。恭请神灵享受祭祀。礼仪完毕,备齐车驾前往建康宫,到太极前殿。下诏说:“世代更迭兴起,禀承天命统治天下,虽然经历不同,时代不同,但功济天下,拯救民众,有兴有废则历代都一样。我以微薄的德行才能,遇上艰难的时运,凭藉前代终结的期限,利用官吏民众的力量,而得以拯救落难的人,匡扶社会治理乱世,安定国家宁静民众,事业不及古人的一半,功绩和从前豪杰相等。晋氏因众多灾难接连而至,天命已经转移,敬顺前代君王,效法美好的法则,聚集天命到我身上。自思德行不够,辞而不准,于是恭敬顺从天地人,接受逭一大运,在南郊烧柴祭天,在前朝宗庙中接受禅让的帝位。愧处推举贤能的时期,汇聚乐意推举的时运,美好的赐福初起,大庆开始,思虑使这一喜事,恩惠施及百姓。现大赦天下。改置互感二年为丞匆元年。赐予民爵二级。鳏寡孤独生计无着落者,每人赐谷五斛。拖欠的田租旧债不再征收。有违犯乡间公正的评论、贪污淫乱盗窃,全都免于治罪,让他们重新开始。长期服刑的人,特予宽恕释放。失去官职爵位,勒令不准做官被剥夺劳绩者,全依旧日准则。”

  封置壶为零堕王,给予一郡租税。使用天子旌旗,乘五时副车,用晋朝历法,祭祀天地的礼乐制度,都按置塑法典。给皇帝上书不称表,皇帝批覆表文不称诏.追尊皇帝的父亲为孝穆皇帝,皇帝的母亲为穆皇后,尊崇王太后为皇太后。韶令说:“圣人对杰出人物的感慨,深入后世人心,对大德之人必加祭祀,使道义隆盛于百代。置氐的封爵,都随国运改变,军于道德与卓绝人物相同,救济民众者,怀念行仁政者之树尚且不伐,即使朝代不同,按理不应泯灭。下降的事宜,一律依照前代法典。可把始兴公降为始兴题公,庐陆公降为柴桑县公,各封一千户;始安公封为荔浦县侯,垦业公封为醴陵县侯,尘銮公可就地封为县侯,各五百户:让他们供奉晋朝前丞相王导、太傅谢安、大将军温崤、大司马陶侃、车骑将军谢玄的祭祀。凡在义熙年间效力,一同艰难起事的,一概因袭本来的品级,不予下降。”封晋朝的临川王司马宝为西丰县侯,食邑一千户。

  庚午,任命司空道怜为太尉,封长沙王。追封司徒道规为临川王。尚书仆射徐羡之加授镇军将军,右卫将军谢晦为中领军,宋国领军将军檀道济为护军将军,中领军刘义欣为青州刺史。立南郡公义庆为临川王。又下诏说:“铭刻功勋记载劳绩,是国家的重要法典,慎重办理丧事追怀旧人,是内心的隆重事宜。自从大业创立,十七年了,世道艰难,战事逐年进行,自束到西,没有安宁的日子。实在依赖于将帅竭尽心力,文武官员拼死效命,安宁内部开拓境外,迄今有所成就。声威远布,敌寇叛贼消灭荡除,我因此承受禅让的礼仪,愧获天人的福禄。思念功勋评定劳绩,日夜不忘,凡是忠诚辛勤的人,都应同享国家的庆典。赏赐和免除租税的条例,及时讨论确定。对战死的人,免除租税予以追赠。”乙亥。立桂阳公盏真为庐陵王,堑越公盏隆为宣昼胆,第四个皇子义康为彭城王。

  丁丑,诏令说:“古代的君王,巡视各地,亲自观察人物,搜寻被埋没的人才,拯救灾难抚恤祸患,因此能恩泽远布,远处归附近处平安。我以微德暗才,道义不及前代贤人,在受终之时,托身于万民之上,日夜思虑,想寻求民众的疾苦。然而才能微小事情艰难,如无渡口可过,常怀恐惧之念,心中遥想远方区域。可派遣大员巡视四方,表彰贤明推举良善,询问民众疾苦。凡是案件判处不公,政策刑罚失误,损伤教化扰乱政治,不合民心者,都应该上奏。万事的合适标准,在于不失去中道,通畅朝廷眷顾的旨意,宣泄下民壅塞阻隔的心情。”戊寅,诏令说:“百官事多而俸禄少,不够生活之用。虽然国库并不充裕,仍以公私兼顾为好。所有从前减半供给的,可全部恢复旧制。六军俸禄大致尚可,不在此例。其余的官员,如俸禄一向很少的,也酌情增加。”

  己卯,改晋朝《泰始历》为《永初历》。

  秋七月丁亥,宽大释放被没台府的劫贼家属,所有迁徙者都可回原籍。另外造船材料以及运输船,不再令各郡输出,都委托都水台另外筹备。台府所需物品,都另外派遣主帅与民众公平交易,当即付钱,不再要求租民办理。禁止抓车抓牛,不能凭官府之势强行征用。又因市场税收繁重,予以减轻。随从征伐关中、洛阳,死在战场,尸体没运回的,赡养其家。己丑,陈留王曹虔嗣逝世。

  辛卯,又设置五校三将官,增加殿中将军名额二十人,其余的不算正式名额。戊戌,后将军、雍州刺史赵伦之升为安北将军,征虏将军、北徐州刺史刘怀慎升为平北将军,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杨盛升军号为车骑大将军。甲辰,镇西将军奎趑升军号为征西将军,平西将军乞佛图邀升单号为安西大将军,征束将军高句骊王产堕升军号为征束大将军,镇东将军百济王扶余迭升军号为镇束大将军。设置东宫冗从仆射、旅贲中郎将宫。

  戊申,把祖先牌位迁到太庙,皇帝亲自侍奉。

  壬子,诏令说:“先前军国事多,事事有权宜之计,巧取豪夺,一时成风。现在王道维新,政治清明法令宽简,严刑一律废除,仍遵旧例.反叛、淫乱、盗窃三项同犯,充作铸工,本是指一种事三次犯法,终究不改过。主管者近来多合并几种事,合而为三,很违背确立制度的旨意,特另外普遍地申明。”

  八月戊午,西中郎将、荆州刺史宜都王义隆升为镇西将军。

  辛酉,赦免逃亡叛变者,在期限内自首的,免二年的田租布帛。原先有案可查、户籍仍然保存的,恢复土地所有权。各郡县的名称中凡加了“北”字的一律去掉;侨立在南方的,准许以“南”为名。又有无故自残者罚作铸工的规定,这实是由于政治苛刻,民不堪命所致,这一规定应予以废除。

  罢除青州并入兖州。

  戊辰,诏令说:“彭、沛、下邳三郡,是首举义师之地,情谊深厚,诸事因情理而奖励,是古今相同的。彭城是我的故乡,是施以重恩的地方,优待免税应该和丰县、沛县相同。沛郡、下邳可免除田租布帛三十年。”

  辛未,追谧妃子臧氏为敬皇后。癸酉,立王太子为皇太子。乙亥,诏令说:“我继承历运获取帝位,愧得天命。承积善之福,藉士民之力,七庙礼仪完备,都依美好的规范。先代皇后恭敬严明,得入宣训宫,祭祀初建,不失恩情敬意。加上太子宫室礼仪完备,皇朝根基更加牢固,国家吉庆家族礼仪,都在十来天汇集,岂仅我一人,独享这一喜事。现有罪犯不论轻重,全部赦免。限定一百天办理完毕,以今日为第一天。原先因军队事务所调发的奴仆,各自归还给本来的主人;如果死亡以及因功免去奴仆身份的,也依例偿还价钱。”

  闰月壬午初一,诏令说:“晋朝皇帝皇后以及藩王陵墓的守卫,应马上确立条例。著名贤士先代豪杰,在前代受优待,有的树立德行标举气节,有的平定叛乱庇护民众,坟墓不远,都应洒水扫除。丰管者都列举上报。”丁酉,特进、左光禄大夫孔季恭加授开府仪同三司。

  辛丑,诏令说:“主管部门处理文书虽然多方面咨询,如果众官员下令议论,应使文书明确精审。近来有的统称详细,在文书中随意省略。从现在起凡是着意之处,都应指出何人提出;见解不相同的,依旧继续咨询。”又下诏说:“各地的冬季使者,有的派有的不派,事情宜少,现可全部停止。惟独正月初一的大庆,不在此例。郡县派遣冬季使者前往州中和都督府,也要停止。”

  九月壬子初一,设东宫殿中将军十人,正员之外二十人。壬申,设都官尚书。

  冬十一月辛卯,废止晋朝所用王肃的为父母服丧二十六个月之仪,实行郑玄的服丧二十七个月之礼。

  十二月辛巳初一,皇帝到延贤堂听讼。

  二年春正月辛酉,皇帝祭祀南郊,大赦天下。丙寅,禁止用金银作涂料。任命扬州刺史庐盐工羞真为司徒,任命尚书仆射、镇军将军徐羞之为尚书令、扬州刺史。丙子,南康揭阳蛮反叛,郡县讨伐打败他们。己卯,禁止丧葬中用铜钉。撤销会稽郡府。

  二月己丑,皇帝前往延贤堂策试各州郡的秀才、孝廉。曲‘秀才顾练、豫州秀才殷朗的应对合乎旨意,都任命为著作佐郎。戊申,规定中二千石官员增加一顷公田。

  三月乙丑,开始限令荆州府设将官不得超过二千人,吏员不得超过一万人;州设将官不得超过五百人,吏员不得超过五千人。兵士不受此限。

  夏四月己卯初一,诏令说:“淫祠惑民伤财,向为前代所禁止,可下令各处拆除各祭庙。先代贤人和因功勋德行立庙的,不在此例。”戊申,皇帝在茎挞厘听讼。己亥,任命左卫将军王仲德为冀州刺史。

  五月己酉,设置束宫屯骑、步兵、翊军三个校尉官职。甲戌,皇帝又前往华林园听讼。

  六月壬寅,诏令说:“杖刑虽列入旧的例条,然而职务琐碎,追查不断。如果真打,谁也受不了;如不认真,又违背杖刑的本意。可酌订适中的条例.”皇帝又在华林园听讼。甲辰,规定四品以下官员,以及各府署所能自行责罚的,准许总管的官署责罚四十棒。秋七月己巳,发生地震。八月王辰,皇帝又在华林园听讼。

  九月己丑,昼壁王逝世。皇帝三个早晨率领百官在朝堂举哀,一律依照曲胆壶为业坠公服丧的旧例。太尉持节护灵,采用晋朝丧礼。

  冬十月丁酉,诏令说:“兵制太严厉,应该使其适中。服役者叛逃,就拷问旁支亲属,牵扯广泛,没有限制。致使豪门大族,沦落到不该去的地方。应该以宽阔的胸怀加以革除,去掉苛刻的条文。从现在起因犯罪当兵及全家服役的,交付军营管理。凡有户籍以及责罚仅一人的,不再牵连其亲属,以免互相牵连。”己亥,任命凉州胡人首领大沮渠蒙逊为镇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凉州刺史。癸卯,皇帝在延贤堂听讼,任命员外散骑常侍应袭为宁州刺史。

  三年春正月甲辰初一,诏令刑罚无论轻重,均予以减轻。壬子,任命前冀州刺史王仲德为徐州刺史。癸丑,任命尚书令、扬州刺史徐羡之为司空、绿尚书事,刺史照旧。抚军将军、江州刺史王弘升军号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太子詹事垡袁为尚书仆射,中领军谢晦为领军将军。乙卯,任命辅国将军毛德祖为司州刺史。乙丑,诏令说:“古代建国,以教育为先,弘扬风尚引导世人,没有比这更重要的,启蒙答疑,都一定经由这条途径。所以自古代至近代,无不崇尚学术,修建学校。此前多故,战马遍及京郊,旌旗飞舞,事务繁多而时间不足。致使学校荒废,听不到读书声,军营遍地,祭器收起,教训诱导的风气,将要坠落于地。后生以读书为苦,老者以学子为可叹。造就是《国风》之所以咏叹,《小雅》之所以怀古的原因。现在国家政策达到遥远地区,华夏太平无事,仰慕风尚的士子,每El每月期待着。应广聘国子学生,教育少年,选拔儒学官员,振兴学术。主管部门详细查考旧章,及时施行”

  二月丁丑,诏令说:“邀丛南临昼辽,北连童回、渣丞,民少而疆域大,转运艰难遥远,治理的事宜,各有便利。进以西各郡,可设辽州;进周以东,为直辽业。”任命邃业刺史室狸王义康为南豫州刺史,征虏将军刘粹为豫州刺史。又分出荆州十郡另设湘州,左卫将军张邵任渔业刺史。戊寅,将涂业的凿锂,仍划归逸业。

  三月,皇帝患病。太尉长沙王道怜、司空徐羡之、尚书仆射傅亮、领军将军谢晦、护军将军檀道济都入宫侍奉。群臣请求求神祇,皇帝不准,仅派侍中谢方明将病情报告宗庙。丁未,任命司徒庐陵王义真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刺史。皇帝病愈。己未,大赦天下。当时秦州、雍州的流民都南去梁州。庚申,运送粗绢一万匹,荆州、雍州运送稻米,交给州中刺史依据情况赐子。辛酉,亡命之徒刁弥攻打京城,得以进城,太尉留府司马陆仲元讨伐斩杀了他。

  夏四月乙亥,封仇迤公握盛为武垫王,平南将军扰翅升为安南将军。丁亥,任命车骑司马途茔为查州刺史。庚寅,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孔季茎逝世。

  五月,皇帝病重,召太子告诫他说:“檀道济虽然有才干谋略,而没有远大的志向。不如他的哥哥檀韶有气概。徐羡之、傅亮应当没有二心。谢晦多次跟随我征伐,比较懂得权变,如有不顺从的人,必定是这个人。稍过一段时间,可用盒稽、辽蛆来安置他。”又写亲笔诏书说:“朝廷不必另设别府,宰相兼管扬州,可设兵士一千人。如果大臣中有人担任重要职事,应有壮士用以防备不测的,可用朝廷现有兵士供给。有外出征讨者都配备朝廷现有的军队,出征返回后恢复旧制。后世如有幼主即位,朝政一概交给宰相,母后不必临朝听政。仪仗不准进入朝廷殿门,重要人物可另赐予班剑。”癸亥,皇帝在西殿逝世,这年六十岁。秋七月己西,安葬在丹阳郡建康县蒋山的初宁陵。

  皇帝清静寡欲,严肃有法度,不曾注视珠玉车马的装饰,后宫不穿丝绸不用乐器。宁州曾经贡奉琥珀枕,光彩艳丽。当时将要北征,因琥珀可治刀伤,皇帝很高兴,命令捣碎分交各将领。平定关中,得到姚兴的侄女,很受宠爱,因之荒废了政务。谢晦规劝,当即放她出去。财货布帛都在外府,内室没有收藏。宋台建立,有关官员上奏东西堂放曲脚床、银涂钉,皇帝不准;使用直脚床,用铁钉子。公主出嫁,嫁妆费不超过二十万,没有锦绣金玉。内外奉行,无不节俭。性格随便,经常穿连齿木屐,爱出神虎门闲逛,随从不过十多人。当时徐羡之住在西州,曾前往羡之住处,步行而出西掖门,仪仗追赶上前,已经走出西明门了。儿子们早晨请安,进门后脱去官服,衹戴裙帽,如同家人之礼。孝武帝大明年间,拆除皇帝所住内室,在那个地方修建玉烛毖,和群臣观看。床头有土做的屏障,墙壁上挂着葛灯笼、麻绳掸子。侍中袁颉极力称赞皇帝勤俭朴素。孝武帝不回答,独自说:“种田的老头得到这些,以为过分了。”所以能够拥有天下。成就大业。

  史臣曰:汉朝延续四百年,其兴盛可比周伐,即使四海大乱,而民心不改,民众虽然胆小怕事,也没有改变的意思。魏武帝仅以军威服众,所以能使权力转移,但朝代虽改,而民众不忘莲塑。等到重睦衰微,怨仇不是同下层人结下。司马氏凭藉宰辅的权柄,利用皇族的衰微,世代独揽大权,奠定了帝王基业。至于宋祖接受禅让,道义超越前代。自束晋以来,福禄离开王室,朝中权力国家命运,归于宰辅大臣。君道虽然存在,威信早已失去。桓温雄才盖世,功高于一时,国运转移之势已经形成,神人的愿望将要改变。从此以后,晋朝更加昏暗,道子开其祸端,五千更进一步,弦凭藉时机,加上先父的业绩,改朝换代,人们没有异议。高祖地位不及齐桓公、置一塞公,部众仅有数百人,十来天之间,平定元凶剪灭残暴,祭祀晋庙以配上天.不改旧章,诛杀内奸肃清全境,功劳遍及天下。至于改变钟磬声调,柴燎祭天,那是因为民心已经离开置曲,不同于延尘初年,功绩在于平定动乱,又不同于盛凰的末年。所以晋恭帝的惮让,几乎如释重负。至于说民心所归,万众讽歌,那则是越、置得其名,塞直担得其实。可谓盛哉!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