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宋书·志

卷二十四

  天文二

  晋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北大裂。按刘向说:“天裂,阳不足;地动,阴有 余。”是时人主拱默,妇后专制。

  元康三年四月,荧惑守太微六十日。占曰:“诸侯三公谋其上,必有斩臣。” 一曰:“天子亡国。”是春,太白守毕,至是百余日。占曰:“有急令之忧。”一 曰:“相亡。又为边境不安。”是年,镇、岁、太白三星聚于毕昴。占曰:“为兵 丧。毕昴,赵地也。”后贾后陷杀太子,赵王废后,又杀之,斩张华、裴頠,遂篡 位,废帝为太上皇。天下从此遘乱连祸。

  元康五年四月,有星孛于奎,至轩辕、太微,经三台、大陵。占曰:“奎为鲁, 又为库兵,轩辕为后宫,太微天子廷,三台为三司,大陵有积尸死丧之事。”明年, 武库火,西羌反。后五年,司空张华遇祸,贾后废死,鲁公贾谧诛。又明年,赵王 俭篡位。于是三王兴兵讨伦,士民战死十余万人。

  元康六年六月丙午夜,有枉矢自斗魁东南行。按占曰:“以乱伐乱。北斗主执 杀,出斗魁,居中执杀者不直象也。”十月,太白昼见。后赵王杀张、裴,废贾后, 以理太子之冤,因自篡盗,以至屠灭。以乱伐乱,兵丧臣强之应也。

  元康九年二月,荧惑守心。占曰:“王者恶之。”八月,荧惑入羽林。占曰: “禁兵大起。”后二年,惠帝见废为太上皇,俄而三王起兵讨伦。伦悉遣中军兵, 相距累月。

  晋惠帝永康元年三月,妖星见南方,中台星坼,太白昼见。占曰:“妖星出, 天下大兵将起。台星失常,三公忧。太白昼见为不臣。”是月,贾后杀太子,赵王 伦寻废杀后及司空张华,又废帝自立。于是三王并起,迭总大权。永康元年五月, 荧惑入南斗。占曰:“宰相死,兵大起。斗又吴分也。”是时赵王伦为相,明年篡 位,三王兴师诛之。太安二年,石冰破扬州。永康元年八月,荧惑入箕。占曰: “人主失位,兵起。”十二月,彗出牵牛之西,指天市。占曰:“牛者七政始,彗 出之,改元易号之象也。”天市一名天府,一名天子禖,帝座在其中。明年,赵王 篡位,改元,寻为大兵所灭。

  永康二年二月,太白出西方,逆行入东井。占曰:“国失政,臣为乱。”四月, 彗星见齐分。占曰:“齐有兵丧。”是时齐王冏起兵讨赵王伦。伦灭,冏拥兵不朝, 专权淫侈,明年诛死。

  晋惠帝永宁元年,自正月至于闰月,五星互经天。《星传》曰:“日阳,君道 也。星阴,臣道也。日出则星亡,臣不得专也。昼而星见午上者为经天,其占为不 臣,为更王。今五星悉经天,天变所未有也。”石氏说曰:“辰星昼见,其国不亡, 则大乱。”是后台鼎方伯,互秉大权。二帝流亡,遂至六夷强,迭据华夏,亦载籍 所未有也。永宁元年五月,太白昼见。占同前条。七月,岁星守虚危。占曰:“木 守虚危,有兵忧。”一曰:“守虚饥;守危徭役烦,下屈竭。”辰星入太微。占曰: “为内乱。”一曰:“群臣相杀。”太白守右掖门。占曰:“为兵,为乱,为贼。” 八月戊午,镇星犯左执法,又犯上相。占曰:“上相忧。”荧惑守昴。占曰:“赵、 魏有灾。”辰星守舆鬼。占曰:“秦有灾。”九月丁未,月犯左角。占曰:“人主 忧。”一曰:“左将军死,天下有兵。”

  二年四月癸酉,岁星昼见。占曰:“为臣强。”十月,荧惑太白斗于虚危。占 曰:“大兵起,破军杀将。虚危,又齐分也。”十二月,荧惑袭太白于营室。占曰: “天下兵起,亡君之戒。”一曰:“易相。”初齐王冏定京都,因留辅政,遂专慠 无君。是月,成都、河间檄长沙王乂讨之。冏、乂交战,攻焚宫阙。冏兵败夷灭, 又杀其兄上军将军实以下二十余人。太安二年,成都攻长沙,于是公私饥困,百姓 力屈。

  晋惠帝太安二年二月,太白入昴。占曰:“天下扰,兵大起。”三月,彗星见 东方,指三台。占曰:“兵丧之象。三台为三公。”七月,荧惑入东井。占曰: “兵起国乱。”是秋,太白守太微上将。占曰:“上将将以兵亡。”是年冬,成都、 河间攻洛阳。三年正月,东海王越执长沙王乂,张方又杀之。太安二年八月,长沙 王奉帝出距二王,庚午,舍于玄武馆。是日,天中裂为二,有声如雷。三占同元康, 臣下专僭之象也。是时长沙王擅权,后成都、河间、东海又迭专威命,是其应也。 太安二年十一月辛巳,有星昼陨中天,北下有声如雷。按占:“名曰荧首,营首所 在,下有大兵流血。”明年,刘渊、石勒攻略并州,多所残灭。王浚起燕、代,引 鲜卑攻掠鄴中,百姓涂地。有声如雷,怒之象也。

  太安二年十一月庚辰,岁星入月中。占曰:“国有逐相。”十二月壬寅,太白 犯月。占曰:“天下有兵。”太安三年正月己卯,月犯太白,占同青龙。荧惑入南 斗,占同永康。是月,荧惑又犯岁星。占曰:“有大战。”七月,左卫将军陈 率众奉帝伐成都,六军败绩,兵逼乘舆。九月,王浚又攻成都于鄴,鄴溃,成都王 由是丧亡。帝还洛,张方胁如长安。是时天下盗贼群起,张昌尤盛。后二年,惠帝 崩。

  晋惠帝永兴元年五月,客星守毕。占曰:“天子绝嗣。”一曰:“大臣有诛。” 七月庚申,太白犯角、亢,经房、心,历尾、箕。九月,入南斗。占曰:“犯角, 天下大战;犯亢,有大兵,人君忧;入房、心,为兵丧;犯尾,将军与民人为变; 犯箕,女主忧。”一曰:“天下乱。入南斗,有兵丧。”一曰:“将军为乱。”其 所犯守,又兗、豫、幽、冀、扬州之分也。是年七月,有荡阴之役。九月,王浚杀 幽州刺史和演,攻鄴,鄴溃。于是兗、豫为天下兵冲。陈敏又乱扬土,刘渊、石勒、 李雄等并起微贱,跨有州郡。皇后羊氏数被幽废。光熙元年,惠帝崩,终无继嗣。 永兴元年七月乙丑,星陨有声。二年十月,星又陨有声。按刘向说,民去其土之象 也。是后遂亡中夏。永兴元年十二月壬寅夜,赤气亘天,砰隐有声。二年十月丁丑, 赤气见在北方,东西竟天。占曰:“并为大兵。砰隐有声,怒之象也。”是后四海 云扰,九服交兵。

  永兴二年四月丙子,太白犯狼星。占曰:“大兵起。”九月,岁星守东井。占 曰:“有兵。井又秦分也。”是年,苟晞破公师籓,张方破范阳王虓,关西诸将攻 河间王颙,颙奔走,东海王迎杀之。永兴二年八月,星孛于昴、毕。占曰:“为兵 丧。”昴、毕,又赵、魏分也。十月丁丑,有星孛于北斗。占曰:“璇玑更授,天 子出走。”又曰:“强国发兵,诸侯争权。”是后皆有其应。明年,惠帝崩。

  晋惠帝光熙元年四月,太白失行,自翼入尾、箕。占曰:“太白失行而北,是 谓返生。不有破军,必有屠城。”五月,汲桑攻鄴,魏郡太守冯嵩出战大败,桑遂 害东燕王腾,杀万余人,焚烧魏时宫室皆尽。光熙元年五月,枉矢西南流。占曰: “以乱伐乱之象也。”是时司马越西破河间,奉迎大驾。寻收缪胤、何绥等,肆其 无君之心,天下恶之。死而石勒焚其尸柩,是其应也。光熙元年九月丁未,荧惑守 心。占曰:“王者恶之。”己亥,填星守房、心,又犯岁星。占曰:“土守房,多 祸丧。守心,国内乱,天下赦。”又曰:“填与岁合为内乱。”是时司马越秉权, 终以无礼破灭,内乱之应也。十一月,惠帝崩,怀帝即位,大赦天下。

  光熙元年十二月癸未,太白犯填星。占曰:“为内兵,有大战。”是后河间王 为东海王越所杀。明年正月,东海王越杀诸葛玫等。五月,汲桑破冯嵩,杀东燕王。 八月,苟晞大破汲桑。光熙元年十二月甲申,有白气若虹,中天北下至地,夜见五 日乃灭。占曰:“大兵起。”明年,王弥起青、徐,汲桑乱河北,毒流天下。

  孝怀帝永嘉元年九月辛亥,有大星自西南流于东北,小者如升相随,天尽赤, 声如雷。占曰:“流星为贵使。”是年五月,汲桑杀东燕王腾,遂据河北。十一月, 始遣和郁为征北将军镇鄴,而田甄等大破汲桑,斩于乐陵。于是以甄为汲郡太守, 弟兰钜鹿太守。小星相随,小将别帅之象也。司马越忿魏郡以东,平原南,皆党于 桑,悉以赏甄等,于是侵略赤地,有声如雷,怒之象也。永嘉元年十二月丁亥,星 流震散。案刘向说:“天官列宿,在位之象,小星无名者,庶民之类。此百官庶民 将流散之象也。”是后天下大乱,百官万民,流移转死矣。

  永嘉二年正月庚午,太白伏不见。二月庚子,始晨见东方。是谓当见不见,占 同上条。其后破军杀将,不可胜数。帝崩虏庭,中夏沦覆。

  永嘉三年正月庚子,荧惑犯紫微。占曰:“当有野死之王。又为火烧宫。”是 时太史令高堂冲奏,乘舆宜迁幸,不然必无洛阳。五年六月,刘曜、王弥入京都, 烧宫庙,帝崩于平阳。永嘉三年,镇星久守南斗。占曰:“镇星所居者,其国有福。” 是时安东琅邪王始有扬土。其年十一月,地动,陈卓以为是地动应也。永嘉三年十 二月乙亥,有白气如带出东南北方各二,起地至天,贯参伐。占曰:“天下大兵起。” 四年三月,司马越收缪胤、缪播等;又三方云扰,攻战不休。五年三月,司马越死 于宁平城,石勒攻破其众,死者十余万人。六月,京都焚灭,帝劫虏庭。

  永嘉五年十月,荧惑守心。后二年,帝崩于虏庭。

  永嘉六年七月,荧惑、岁星、镇星、太白聚牛女之间,裴回进退。按占曰: “牛,扬州分。”是后两都倾覆,而元帝中兴扬土,是其应也。愍帝建武元年五月 癸未,太白荧惑合于东井。占曰:“金火合曰烁,为丧。”是时帝虽劫于平阳,天 下犹未敢居其虚位,灾在帝也。六月丁卯,太白犯太微。占曰:“兵入天子廷,王 者恶之。”七月,愍帝崩于寇庭,天下行服大临。

  晋元帝太兴元年七月,太白犯南斗。占曰:“吴、越有兵,大人忧。”二年二 月甲申,荧惑犯东井。占曰:“兵起,贵臣相戮。”八月己卯,太白犯轩辕大星。 占曰:“后宫忧。”乙未,太白犯岁星,在翼。占曰:“为兵乱。”三年四月壬辰, 枉矢出虚、危,没翼、轸。占曰:“枉矢所触,天下之所伐。翼、轸,荆州之分也。” 五月戊子,太白入太微,又犯上将。占曰:“天子自将,上将诛。”六月丙辰,太 白与岁星合于房。占曰:“为兵饥。”九月,太白犯南斗,占同元年。十月己亥, 荧惑在东井,居五诸侯南,踟蹰留止,积三十日。占曰:“荧惑守井二十日以上, 大人忧;守五诸侯,诸侯有诛者。”十二月己未,太白入月,在斗。郭景纯曰: “月属坎,阴府法象也。太白金行而来犯之,天意若曰刑理失中,自毁其法也。” 四年十二月丁亥,月犯岁星在房。占曰:“其国兵饥,民流亡。”永昌元年三月, 王敦率江、荆之众,来攻京都,六军距战,败绩。于是杀护军将军周顗、尚书令刁 协,骠骑将军刘隗出奔。四月,又杀湘州刺史谯王承、镇南将军甘卓。闰十二月, 元帝崩。间一年,敦亦枭夷,枉矢触翼之应也。十月,石他入豫州,略城父、霡二 县民以北,刺史祖约遣军追之,为其所没,遂退守寿春。

  明帝太宁三年正月,荧惑逆行入太微。占曰:“为兵丧,王者恶之。”闰八月, 帝崩。咸和二年,苏峻反,攻宫室,太后以忧逼崩,天子幽劫于石头,远近兵乱, 至四年乃息。

  成帝咸和四年七月,有星孛于西北,二十三日灭。占曰:“为兵乱。”十二月, 郭默杀江州刺史刘胤,荆州刺史陶侃讨默,明年,斩之。是时,石勒又始僭号。

  咸和六年正月丙辰,月入南斗。占曰:“有兵。”一曰:“有大赦。”是月胡 贼杀略娄、武进二县民,于是遣戍中洲。明年,胡贼又略南沙、海虞民。是年正月, 大赦,伐淮南,讨襄阳,平之。咸和六年十一月,荧惑守胃、昴。占曰:“赵、魏 有兵。”八年七月,石勒死,石虎自立,多所残灭。是时虽勒、虎僭号,而其强弱 常占于昴,不关太微紫宫也。

  咸和八年三月己巳,月入南斗,与六年占同。其年七月,石勒死,彭彪以谯, 石生以长安,郭权以秦州,并归从。于是遣督护高球率众救彪,彪败球退。又石虎、 石斌攻灭生、权。咸康元年正月,大赦。咸和八年七月,荧惑入昴。占曰:“胡王 死。”石虎多所攻灭。八月,月犯昴。占曰:“胡不安。”九年六月,月又犯昴。 是时石弘虽袭勒位,而石虎擅威暴横。十月,废弘自立,遂幽杀之。

  咸和九年三月己亥,荧惑入舆鬼,犯积尸。占曰:“兵在西北,有没军死将。” 四月,镇西将军、雍州刺史郭权始以秦州归从,寻为石斌所灭,徙其众于青、徐。

  晋成帝咸康元年二月己亥,太白犯昴。占曰:“兵起,岁大旱。”四月,石虎 掠骑至历阳。朝廷虑其众也,加司徒王导大司马,治兵动众。又遣慈湖、牛渚、芜 湖三戍。五月乃罢。是时胡贼又围襄阳,征西将军庾亮遣宁距退之。六月,旱。咸 康元年八月戊戌,荧惑入东井。占曰:“无兵兵起;有兵兵止。”是年夏,发众列 戍。加王导大司马,以备胡贼。咸康元年三月丙戌,月入昴。占曰:“胡王死。” 十一月,月犯昴。二年八月,月又犯昴。占同。咸和三年,石虎发众七万,四年二 月,自袭段辽于蓟,辽奔败。又攻慕容皝于棘城,不克引退。皝追之,杀数百人。 虎留其将麻秋屯令支,皝破秋,并虏辽杀之。

  咸康二年正月辛巳,彗星夕见西方,在奎。占曰:“为兵丧。奎又为边兵。” 四年,石虎伐慕容皝不克,皝追击之,又破麻秋。时皝称蕃,边兵之应也。咸康二 年正月辛卯,月犯房南第二星。占曰:“将相有忧。”五年七月,丞相王导薨。八 月,太尉郗鉴薨。六年正月,征西大将军庾亮薨。咸康二年九月庚寅,太白犯南斗, 因昼见。占曰:“斗为宰相,又扬州分,金犯之,死丧象。昼见为不臣,又为兵丧。” 三年,石虎僭称天王。四年,虎灭段辽而败于慕容皝。皝,国蕃臣。五年,王导薨。

  咸康三年六月辛未,有流星大如二斗魁,色青,赤光耀地,出奎中,没娄北。 案占为饥,五谷不藏。是月,大旱。咸康三年八月,荧惑入舆鬼,犯积尸。占曰: “贵人忧。”三年八月甲戌,月犯东井距星。占曰:“国有忧,将死。”三年九月 戊子,月犯建星。占曰:“易相。”一曰:“大将死。”五年,丞相王导薨,庾冰 代辅政。太尉郗鉴、征西大将军庾亮薨。咸康三年十一月乙丑,太白犯岁星。占曰: “为兵饥。”四年二月,石虎破幽州,迁其人万余家。李寿杀李期。五年,胡众五 万寇沔南,略七千余家而去。又骑二万围陷邾城,杀略五千余人。

  咸康四年四月己巳,太白昼见在柳。占曰:“为兵,为不臣。”七月乙巳,月 掩太白。占曰:“王者亡地,大兵起。”明年,胡贼大寇沔南,陷邾城,豫州刺史 毛宝、西阳太守樊峻皆弃城投江死。于是内外戒严,左卫桓监、匡术等诸军至武昌, 乃退。七年,慕容皝自称为燕王。咸康四年五月戊午,荧惑犯右执法。占曰:“大 臣死,执政者忧。”九月,太白犯右执法。案占,“五星灾同,金火尤甚。”十一 月戊子,太白犯房上星。占曰:“上相忧。”五年七月己酉,月犯房上星,亦同占。 是月庚申,丞相王导薨。

  咸康五年四月辛未,月犯岁星,在胃。占曰:“国饥民流。”乙未,月犯毕距 星。占曰:“兵起。”是夜,月又犯岁星,在昴。及冬,有沔南、邾城之败,百姓 流亡万余家。

  咸康六年二月庚午朔,流星大如斗,光耀地,出天市,西行入太微。占曰: “大人当之。”乙未,太白入月。占曰:“人主死。”四月甲午,月犯太白。占曰: “人主恶之。”八年六月,成帝崩。咸康六年三月甲寅,荧惑从行犯太微上将星。 占曰:“上将忧。”四月丁丑,荧惑犯右执法。占曰:“执法者忧。”六月乙亥, 月犯牵牛中央星。占曰:“大将忧。”是时尚书令何充为执法,有谴欲避其咎,明 年,求为中书令。建元二年,庾冰薨,皆大将执政之应也。是岁正月,征西将军庾 亮薨。三月,而荧惑犯上将。九月,石虎大将夔安死。庾冰后积年方薨。岂冰能修 德,移祸于夔安乎?咸康六年四月丙午,太白犯毕距星。占曰:“兵革起。”一曰: “女主忧。”六月乙卯,太白犯轩辕大星。占曰:“女主忧。”七年三月,皇后杜 氏崩。

  咸康七年三月壬午,月犯房。占曰:“将相忧。”八年六月,荧惑犯房上第二 星。占曰:“次相忧。”建元二年,车骑将军江州刺史庾冰薨。是时骠骑将军何充 居内,冰为次相也。咸康七年四月己丑,太白入舆鬼。占曰:“兵革起。”五月, 太白昼见。以晷度推之,非秦、魏,则楚也。占曰:“为臣强,为有兵。”八月辛 丑,月犯舆鬼。占曰:“人主忧。”八年六月,成帝崩。

  咸康八年八月壬寅,月犯毕赤星。占曰:“下犯上,兵革起。”十月,月又掩 毕赤星,占同。己酉,太白犯荧惑。占曰:“大兵起。”其后庾翼大发兵谋伐胡, 专制上流,朝廷惮之。

  康帝建元元年正月壬午,太白入昴。占曰:“赵地有兵。”又曰:“天下兵起。” 四月乙酉,太白昼见。八月丁未,太白犯岁星。占曰:“有大兵。”是年,石虎杀 其太子遂及其妻子徒属二百余人。又遣将刘宁寇没狄道,又使将张举将万余人屯蓟 东,谋慕容皝。建元元年十一月六日,彗星见亢,长七尺,尾白色。占曰:“亢为 朝廷,主兵丧。”二年九月,康帝崩。建元元年,岁星犯天关。安西将军庾翼与兄 冰书曰:“岁星犯天关,占云:‘关梁当涩。’比来江东无他故,江道亦不艰难; 而石虎频年再闭关不通信使,此复是天公愦愦无皁白之征也。”

  建元二年闰月乙酉,太白犯斗。占曰:“为丧,天下受爵禄。”九月,康帝崩, 太子立,大赦赐爵也。

  晋穆帝永和元年正月丁丑,月入毕。占曰:“兵大起。”戊寅,月犯天关。占 曰:“有乱臣更天子之法。”五月辛巳,太白昼见,在东井。占曰:“为臣强,秦 有兵。”六月辛丑,入太微,犯屏西南。占曰:“辅臣有免罢者。”七、八月,月 皆犯毕。占同正月。己未,月犯舆鬼。占曰:“大臣有诛。”九月庚戌,月又犯毕。 是年初,庾翼在襄阳,七月,翼疾将终,辄以子爰之为荆州刺史,代己任;爰之寻 被废。明年,桓温又辄率众伐蜀,执李势,送至京都。蜀本秦地也。

  永和二年二月壬子,月犯房上星。四月丙戌,月又犯房上星。占同前。八月壬 申,太白犯左执法。是岁,司徒蔡谟被废。

  永和三年正月壬午,月犯南斗第五星。占曰:“将军死,近臣去。”五月壬申, 月犯南斗第四星,因入魁。占曰:“有兵。”一曰:“有大赦。”六月,月犯东井 距星。占曰:“将死,国有忧。”戊戌,月犯五诸侯。占曰:“诸侯有诛。”九月 庚寅,太白犯南斗第五星。占曰:“为丧兵。”四年七月丙申,太白犯左执法。甲 寅,月犯房。丁巳,月入南斗犯第二星。乙丑,太白犯左执法。占悉同上。十月甲 戌,月犯亢。占曰:“兵起,军将死”。十一月戊戌,犯上将星。三年六月,大赦。 是月,陈逵征寿春,败而还。七月,氐蜀余寇反乱益土。九月,石虎伐凉州,不克。

  永和四年四月,太白入昴。五月,荧惑入娄,犯镇星。七月,太白犯轩辕。占 在赵,及为兵丧,女主忧。其年八月,石虎太子宣杀弟韬,宣亦死。五年正月,石 虎僭称皇帝,寻病死。是年,褚裒北伐丧众,又寻薨,太后素服。六年正月,朝会 废乐。

  永和五年四月丁未,太白犯东井。占曰:“秦有兵。九月戊戌,太白犯左角。 占曰:“为兵。”十月,月犯昴。占曰:“朝廷有忧,军将死。”十一月乙卯,彗 星见于亢,芒西向,色白,长一丈。占曰:“为兵丧。”是年八月,褚裒北征兵败。 十月,关中二十余壁举兵归从,石遵攻没南阳。十一月,冉闵杀石遵,又尽杀胡十 余万人,于是中土大乱。十二月,褚裒薨。八年,刘显、苻健、慕容俊并僭号。殷 浩北伐败,见废。

  永和六年二月辛酉,月犯心大星。占曰:“大人忧。心豫州分也。”丁丑,月 犯房。占曰:“将相忧。”三月戊戌,荧惑犯岁星。占曰:“为战。”六月己丑, 月犯昴。占同上。乙未,月犯五诸侯。占同三年。七月壬寅,月始出西方,犯左角。 占曰:“大将军死。”一曰:“天下有兵。”丁未,月犯箕。占曰:“军将死。” 丙寅,荧惑犯钺星。占曰:“大臣有诛。”八月辛卯,月犯左角,太白昼见,在南 斗。月犯右执法,占并同上。七年二月,太白犯昴,占同上。乙卯,荧惑舆鬼,犯 积尸。占曰:“贵人忧。”五月乙未,荧惑犯轩辕大星。占曰:“女主忧。”太白 入毕口,犯左股。占曰:“将相当之。”六月乙亥,月犯箕。丙子,月犯斗。丁丑, 荧惑入太微,犯右执法。八月庚午,太白犯轩辕。戊子,太白犯右执法。占悉同上。 七年,刘显杀石祗及诸胡帅,中土大乱,戎、晋十万数,各还旧土,互相侵略及疾 疫死亡,能达者十二三。是年,桓温辄以大众求浮江入淮北伐,朝廷震惧。八年, 豫州刺史谢尚讨张遇,为苻雄所败。殷浩北伐败,被废。十年,桓温伐苻健,不克 而还。

  永和八年三月戊戌,月犯轩辕大星。癸丑,月入南斗犯第二星。五月,月犯心 星。四月癸酉,月犯房。六月辛巳,日未入,有流星如三斗魁,从辰巳上东南行。 晷度推之,在箕、斗之间,盖燕分也。案占为营首,营首之下,流血滂沲。七月壬 子,岁星犯东井距星。占曰:“内乱兵起。”八月戊戌,荧惑入舆鬼。占曰:“忠 臣戮死。”丙辰,太白入南斗,犯第四星。占曰:“将为乱。”一曰:“丞相免。” 九年二月乙巳,入南斗,犯第三星。三月戊辰,月犯房。八月,岁星犯舆鬼东南星。 占:“东南星主兵,兵起”。十二月,月在东井,犯岁星。占曰:“秦饥民流。” 是时帝主幼冲,母后称制,将相有隙,兵革连起。慕容俊僭称大燕,攻伐无已,故 灾异数见,殷浩见废也。

  永和十年正月乙卯,月食昴。占曰:“赵、魏有兵。”癸酉,填星奄钺星。占 曰:“斧钺用。”二月甲申,月犯心大星。占曰:“王者恶之。”四月癸未,流星 大如斗,色赤黄,出织女,没造父,有声如雷。占曰:“燕、齐有兵,民流。”戊 午,月犯心大星。七月庚午,太白昼见。晷度推之,灾在秦、郑。九月辛酉,太白 犯左执法。十一月,月奄填星,在舆鬼。占曰:“秦有兵。”十一年三月辛亥,月 奄轩辕。占同上。四月庚寅,月犯牛宿南星。占曰:“国有忧。”八月己未,太白 犯天江。占曰:“河津不通。”十二年六月庚子,太白昼见,在东井,占如上。己 未,月犯钺星。七月丁卯,太白犯填星,在柳。占曰:“周地有大兵。”八月癸酉, 月奄建星。九月戊寅,荧惑入太微,犯西蕃上将星。十一月丁丑,荧惑犯太微东蕃 上相。十年四月,桓温伐苻健,破其尧柳众军。健壁长安,温退。十二月,慕容恪 攻齐。十二年八月,桓温破姚襄于伊水,定周地。十一月,齐城陷,执段龛,杀三 千余人。永和末,鲜卑侵略河、冀,升平元年,慕容俊遂据临漳,尽有幽、并、青、 冀之地。缘河诸将渐奔散,河津隔绝矣。三年,会稽王以郗昙、谢万败绩,求自贬 三等。是时权在方伯,九服交兵,故谴象仍见。

  晋穆帝升平元年四月壬子,太白入舆鬼。丁亥,月奄东井南辕西头第二星。占 曰:“秦地有兵。”一曰:“将死。”六月戊戌,太白昼见,在轸,占同上。轸, 楚分也。壬子,月犯毕。占曰:“为边兵。”七月辛巳,荧惑犯天江。占曰:“河 津不通。”十一月,岁星犯房。壬午,月奄岁星,在房。占曰:“民饥。”一曰: “豫州有灾。”二年二月辛卯,填星犯轩辕大星。甲午,月犯东井。闰月乙亥,月 犯岁星,在房。占悉同上。五月丁亥,彗出天船,在胃度中。彗为兵丧,除旧布新, 出天船,外夷陵。一曰:“为大水。”六月辛酉,月犯房。八月戊午,荧惑犯填星, 在张。占曰:“兵大起。张,三河分。”十月己未,太白犯哭星。十二月,枉矢自 东南流于西北,其长半天。三年正月壬辰,荧惑犯楗闭。案占:“人主忧。”三月 乙酉,荧惑逆行犯钅句钤。案占:“王者恶之。”月犯太白,在昴。占曰:“人君 死。”一曰:“赵地有兵,朝廷不安。”六月,太白犯东井。七月乙酉,荧惑犯天 江。丙戌,太白犯舆鬼。占悉同上。戊子,月犯牵牛中央大星。占曰:“牵牛,天 将也。犯中央星,大将军死。”八月丁未,太白犯轩辕大星。甲子,月犯毕大星。 占曰:“为边兵。”一曰:“下犯上。”庚午,太白犯填星,在太微中。占曰: “王者恶之。”二年五月,关中氐帅杀苻生立坚。十二月,慕容俊入屯鄴。八月, 安西将军、豫州刺史谢奕薨。三年十月,诸葛攸舟军入河,败绩。豫州刺史谢万入 颍,众溃而归,除名为民。十一月,司徒会稽王以二镇败,求自贬三等。四年正月, 慕容俊死,子暐代立。慕容恪杀其尚书令阳鹜等。五月,天下大水。五年五月,穆 帝崩。

  升平四年正月乙亥,月犯牵牛中央大星。占曰:“大将死。”六月辛亥,辰星 犯轩辕。占曰:“女主忧。”己未,太白入太微右掖门,从端门出。占曰:“贵夺 势。”一曰:“有兵。”又曰:“出端门,臣不臣。”八月戊申,太白犯氐。占曰: “国有忧。”丙辰,荧惑犯太微西蕃上将。九月壬午,太白入南斗口,犯第四星。 占曰:“为丧,有赦,天下受爵禄。”十月庚戌,天狗见西南。占曰:“有大兵流 血。”十二月甲寅,荧惑犯房。丙寅,太白昼见。庚寅,月犯楗闭。占曰:“人君 恶之。”五年正月乙巳,填星逆行犯太微。乙丑辰时,月在危宿奄太白。占曰: “天下民靡散。”三月丁未,月犯填星在轸。占曰:“为大丧。”五月壬寅,月犯 太微。庚戌,月犯建星。占曰:“大臣相谮。”辛亥,月犯牵牛宿。占曰:“国有 忧。”五年正月,北中郎将郗昙薨。五月,穆帝崩,哀帝立,大赦赐爵,褚后失势。 七月,慕容恪攻冀州刺史吕护于野王,拔之,护奔荥阳。是时桓温以大众次宛,闻 护败乃退。

  升平五年六月癸酉,月奄氐东北星。占曰:“大将当之。”九月乙酉,奄毕。 占曰:“有边兵。”十月丁卯,荧惑犯岁星,在营室。占曰:“大臣有匿谋。”一 曰:“卫地有兵。”丁未,月犯毕赤星。占曰:“下犯上。”又曰:“有边兵。” 八月,范汪废。隆和元年,慕容暐遣傅末波寇河阴,陈佑危逼。

  晋哀帝兴宁元年八月,星孛大角亢,入天市。按占:“为兵丧”。三年正月, 皇后王氏崩。二月,哀帝崩。三月,慕容恪攻洛阳,沈劲等战死。兴宁元年十月丙 戌,月奄太白,在须女。占曰:“天下民靡散。”一曰:“灾在扬州。”三年,洛 阳没。其后桓温倾扬州资实,讨鲜卑败绩,死亡太半。及征袁真,淮南残破。后氐 及东胡侵逼,兵役无已。

  兴宁三年正月乙卯,月奄岁星,在参。参,益州分也。六月,镇西将军、益州 刺史周抚薨。十月,梁州刺史司马勋入益州以叛,硃序率众助刺史周楚讨平之。兴 宁三年七月庚戌,月犯南斗。占曰:“女主忧。”岁星犯舆鬼。占曰:“人君忧。” 十月,太白昼见,在亢。占曰:“亢为朝廷,有兵丧,为臣强。”哀帝是年二月崩, 其灾皆在海西也。明年五月,皇后庾氏崩。

  晋海西太和元年二月丙子,月奄荧惑,在参。占曰:“为内乱。”一曰:“参, 魏地。”二年正月,太白入昴。五年,慕容暐为苻坚所灭,司、冀、幽、并四州并 属氐。

  太和二年八月戊午,太白犯岁星,在太微。三年六月甲寅,太白奄荧惑,在太 微端门中。六年,海西公废。

  太和四年二月,客星见紫宫西垣,至七月乃灭。占曰:“客星守紫宫,臣杀主。” 闰月乙亥,月晕轸,复有白晕贯月,北晕斗柄三星。占曰:“王者恶之。”六年, 桓温废帝。太和四年十月壬申,有大流星西下,声如雷。按占:“流星为贵使,星 大者使大。”明年,遣使免袁真为庶人。桓温征寿春,真病死,息瑾代立,求救于 苻坚,温破氐军。六年,寿春城陷,声如雷,将士怒之象也。

  太和六年闰月,荧惑守太微端门。占曰:“天子亡国。”又曰:“诸侯三公谋 其上。”一曰:“有斩臣。”辛卯,月犯心大星。占曰:“王者恶之。”十一月, 桓温废帝,并奏诛武陵王,简文不许,温乃徙之新安。

【译文】

  晋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北大裂。刘向说:“天裂表示阳不足;地动表示阴有余。”当时帝拱手无言听命于人,妇后专制。

  元康三年四月,火星守于太微垣六十天。占辞说:“诸侯、三公图谋皇上,必有大臣被杀。”另一说:“此天象预示天子将亡国。”同年春天,金星守毕宿百余曰。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急难之忧。”另一说:“宰相将死。又表示边境将不安宁。”同年,土星、木星、金星聚于毕宿、昴宿。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战乱。毕昴二宿与趟地对应。”后来贾后陷害杀死太子,赵王废买后后又杀之,斩张华、裴頠,接着篡夺皇位,废惠帝为太上皇。天下从此祸乱不断。

  元康五年四月,有彗星出现于奎宿,后到达轩辕、太微垣,经过三台星、大陵星。占辞说:“奎代表鲁地,同时又代表武库兵器,轩辕代表后宫,太微代表天子之廷,三台代表三公,彗星过大陵表示将有大量人员死亡及丧乱发生。”明年,武器库失火,西羌反叛。后五年,司空张茎被杀,置后被废后又被杀,鲁公买谧被杀。又一年,叠迗司马伦篡夺皇位。当时三王兴兵,讨伐赵王司马伦,士民因战而死者十余万人。

  元康六年六月丙午之夜,有枉矢出现于斗魁而向东南方向运行。考查占辞说:“此为将有乱臣相互征伐之征兆。北斗星掌管执法杀戮之事,枉矢出斗魁表示掌管执法刑杀之臣不公正。”十月,金星白天出现。后来赵王杀张华、裴颢,废买后,以伸太子被杀之冤,因此而自己篡夺盗取皇位,最后也被消灭。乱臣相伐即战争、国乱及臣强的应验。

  元康九年二月,火星守心宿。占辞说:“此天象王者交恶。”八月,火星入羽林。占辞说:“此天象预示禁兵将有大的行动。”后二年,惠帝被废为太上皇。不久三王起兵讨伐司马伦,司马伦派遣所有的中军兵与之相拒多月。

  晋惠帝永康元年三月,妖星出现于南方,中台星分裂,金星白天出现。占辞说:“妖星出现预示将有人规模军事行动。台星失常则三公有忧患。金星白天出现预示有反叛之臣。”当月,贾后杀太子,赵王司马伦不久废杀贾后及司空亟萎,又废帝自立。于是三王起兵,更迭总揽国家大权。

  永康元年五月,火星入南斗。占辞说:“此预示宰相将死,将有大规模军事行动。斗宿又舆吴地对应。”当时趟王司马伦为宰相,第二年篡皇位,被三王起兵诛杀。太安二年,石冰攻破扬蛆。

  永康元年八月,火星入箕宿。占辞说:“皇帝将失去皇位,将有军事行动。”十二月,彗星出于牵牛的西面而指向天市。占辞说:“牵牛属七政之始,彗星从中出现是王位变更的天象。”天市称为天府又称为天子梅,帝座包含于其中。第二年,赵玉篡夺皇位,改变年号,不久被三工大兵所灭。

  永康二年二月,金星出现于西方,再逆行入束井之宿。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国政混乱,臣作乱。”四月,彗星出现于与齐地对应之处。占辞说:“此预示查地将有战争及丧乱。”当时齐王司马冈起兵讨伐鱼丝司马伦。丑区俭被消灭后,司马同拥兵而不朝见皇帝,专权淫奢,第二年被处死。

  晋惠帝永宁元年,从正月到闰月之间,五大行星交互南北。《星传》上说:“太阳属阳,代表君道。星属阴代表臣道。太阳出则星消失,表示臣子不得专权。行星白天出现于午之上被称为经天,预示将有反叛之臣及王位更替。现在五大行星全部经天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反常天象。”石氏说:“水星白天出现,国不亡则有大乱。”此后三公、诸侯互掌大权,二帝流亡,遂使得少数民族变强,交替占据华夏,这是历史上所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永宁元年五月,金星白天出现。其占辞同前条。七月,木星守虚、危二宿。占辞说:“木星守虚、危二宿预示将有战争之忧。”另一说:“木星守虚宿预示将有饥荒;守危宿预示徭役烦多,民众财力竭尽。”水星入太微。占辞说:“此为内乱之兆。”另一说:“为群臣相互残杀之兆。”金星守右掖门。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内乱及反贼。”八月戊午,土星先犯左执法星,后又犯上相之星。占辞说:“上相有忧患。”火星守昴宿。占辞说:“此是赵、魏之地将有灾的征兆。”水星守舆鬼宿。占辞说:“此秦地将有灾之兆。”九月丁未,月犯左角。占辞说:“此君主将有忧患之征兆。”另一说:“此预示左将军将死,天下将有战争。”

  二年四月癸酉,木星白天出现。占辞说:“此天象表示臣太强。”十月,火星与金星斗于虚宿、危宿。占辞说:“此预示将有大的军事行动,军队被打败将领被杀。虚、危二宿又与齐地对应。”十二月,火星袭金星于营室。占辞说:“此为天下将有军事行动,君主将亡的警戒。”另一说:“将变更宰相。”起初齐王司马同子定京都,因而留下辅政,遂专权傲慢、目中无君。同月,盛趟王、河间王传檄长沙王司马义讨伐变王.司马同、丛交战,进攻焚烧宫阙。司马同兵败被消灭,又杀其兄上军将军司马洼以下二十余人。左塞二年,盛都王进攻昼业主,当时朝野饥困,百姓力竭。

  晋惠帝太安二年二月,金星入昴宿。占辞说:“此预示天下被扰乱,战争纷起。”三月,彗星出现于东方,指向三台之星。占辞说:“此为预示将有战争及丧乱的天象。三台星代表三公。”七月,火星入东井之宿。占辞说:“此预示将有战事、国家变乱。”同年秋,金星守太微垣上将星。占辞说:“国之上将将因战争而死。”同年冬天,成都王、河间王进攻洛阳。三年正月,束海王司马越抓获长沙王司马义,接着被张方所杀。

  太安二年八月,长沙王侍奉惠帝一起领兵出而拒二王,庚午日,宿于玄武馆。当日,天从中裂而为二,有声如雷。占辞同元康年间,即臣下专权僭越的天象。当时长沙王专权,后来成都王、河间王、束海王又交替专权即为其应验。

  太安二年十一月辛巳,有星白天从中天向北陨落且有声如雷。考查占书可知:“其名为营首,营首所在之下有大的战争流血事件发生。”明年,刘渊、石勒进攻掠夺并州,残酷屠杀甚多。王浚起兵于燕、代之地,引鲜卑攻掠邺中,使得百姓死亡、极端困苦。有声如雷,即为发怒的象征。

  太安二年十一月庚辰,木星入月中。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国家将有放逐宰相之事。”十二月壬寅,金星犯月。占辞说:“此天下将有战争的天象。”太安三年正月己卯,月犯金星,占辞同壹垄年间相应的天象。火星入南斗,其占辞与丞尘年间相同。同月,火星又犯木星。占辞说:“此预示将有大的战争。”七月,左卫将军陈畛率军侍奉塞壶讨伐盛壹旺,六军大败,敌兵逼近惠童。九月,王逡又进攻盛都王于邺,邺崩溃,盛昼眨因此丧亡。蛊壶想回盗屋却被亟立胁迫到垦玄。当时天下强盗反贼蜂拥而起,张昌尤为猖獗。后二年,惠帝逝世。

  晋惠帝永兴元年五月,客星守毕宿。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天子绝后。”另一说:“大臣有被诛杀者。”七月庚申,金星犯角宿、亢宿,经房宿、心宿,历尾宿、箕宿。九月,入南斗之宿。占辞说:“金星犯角宿则天下有大战;犯亢宿则将有大兵起,君主有忧患;入房宿、心宿则预示将有战争及国丧;犯尾宿则将有将军与民众变乱;犯箕宿则女主有忧患。”另一说:“天下将乱。入南斗预示将有战争及国丧。”又一说:“将军将作乱。”金星所犯所守之宿又属兖、豫、幽、冀、荡州之地的分野。同年七月,有荡阴之战。九月,王逡杀堂妙刺史扭演,进攻邺,邺崩溃。当时兖、豫二州为天下兵家必争之地。陈敏又乱扬州之地,刘渊、石勒、李雄等并起于微贱而占有州郡。皇后羊氏多次被幽禁废弃。光熙元年,惠帝逝世,终无继嗣之子。

  永兴元年七月乙丑,有星陨落且伴随着声音。二年十月,又有星陨落且有声。按刘向的观点,这是民众离开其家乡的象征。此后晋室果然失去中夏。

  永兴元年十二月壬寅之夜,赤气横贯天空且砰隐有声。二年十月丁丑,有赤气在北方出现,东西竞天。占辞说:“此都预示将有大的战争。砰隐有声乃是愤怒的征兆。”此后天下纷扰,各地割据者相互交战。

  永兴二年四月丙子,金星犯狼星。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大的军事行动。”九月,木星守柬井之宿。占辞说:“将有战争。井宿又属秦地分野。”同年,苟晞破公师藩,张方破范阳王司区游,挝酉诸将进攻河间王]剧巨,司马颇逃奔,被束海王迎战并将其杀死。

  永兴二年八月,彗星出现在昴、毕二宿。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及丧事。”昴宿、毕宿又属赵、魏之地分野。十月丁丑,有彗星出现在北斗之宿。占辞说:“此预示皇位更替,天子被迫出走。”又说:“强国发兵,诸侯争权。”此后都有应验。明年,惠帝逝世。

  晋惠帝光熙元年四月,金星不按常规运行,从翼宿入尾宿、箕宿。占辞说:“金星不按常规运行且向北称为返生。没有军队被击破,必有屠城之事。”五月,汲桑进攻邺,魏郡太守冯嵩出战大败,返垩遂杀塞游王司马腾及万余人,烧尽魏时宫室。

  帝光熙元年五月,有枉矢向西南流。占辞说:“此为叛乱者相互征伐之象。”当时司马越向西攻破河间王,奉迎置壹。不久收伏缪胤、何绥等,放纵其无君之心而为天下人厌恶。死后石勒焚烧其尸体灵柩,即其应验。

  光熙元年九月丁未,火星守心宿。占辞说:“此天象于王者不利。”己亥,土星守房、心二宿,又犯木星。占辞说:“土星守房宿则多有祸乱丧事。守心宿则国有内乱,天下赦。”又说:“土星与木星合则有内乱。”当时旦墨越专权,终因无礼被灭,此即内乱之应。十一月,塞童去世,]面即位,大赦天下。

  光熙元年十二月癸未,金星犯土星。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国内有兵相争,有大战。”此后河间王被束海王司马越所杀。明年正月,塞违王司马越杀诸葛玫等。五月,垩破驴。杀塞游王。八月,苞肿大破。

  光熙元年十二月甲申,有像虹一样的白气从中天北下至地,夜裹出现,五天后消失。占辞说:“此预示将有大的战事。”明年,王弥起兵于青、徐二州,汲桑乱河北,毒流天下。

  孝怀帝永嘉元年九月辛亥,有大星从西南流于东北且有小如升者与之相随,天尽赤有声如雷。占辞说:“流星代表贵使。”当年五月,汲桑杀墓基王司马腾,遂占据周韭。十一月,帝派遣翅郁为征北将军镇守邺,而田甄等大破汲桑,斩之于碧避。于是以旦题为逛逊太守,其弟旦菌为堑尘太守。小星相随代表小将别帅。司马越愤恨秀鳄以东与卫愿以南都阿附于,所以在坦垩战败被杀后把这些地方都赏赐给田甄等人,当时相互攻杀,血流染红大地,有声如雷即为愤怒之兆。

  永嘉元年十二月厂亥,有星流且震散。考查塑咆的观点:“天上的星官列宿代表在位的王公大臣,无名的小星则代表一般的老百姓。这是百官及民众将流散之象。”后来天下大乱,百官万民流离辗转,死者众多。

  永嘉二年正月庚午,金星伏而不出现。二月庚子,早晨出现于东方。这称为应当出现而不出现,占辞与前面相应的天象相同。其后破军杀将,不可尽数。帝逝世于胡虏之庭,中夏沦落倾覆于异族。

  永嘉三年正月庚子,火星犯紫微。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死于京都之外的帝王。又有皇宫被烧。”当时太史令毫堂冲奏请帝应迁幸,否则必失洛阳。五年六月,刘曜、王弥入京都洛阳,焚烧宫室、宗庙,帝崩逝于平阳。

  永嘉三年,土星长时间守南斗之宿。占辞说:“土星所居处对应之国有福。”当时安束琅邪王始有扬州之地。同年十一月,地震,陈卓认为地震应验了上面的天象。

  永嘉三年十二月乙亥,各有两条如带子一样的白气在南北方向出现,下起于地而延至天,贯参伐之宿。占辞说:“天下将有大的战事。”四年三月,司马越收伏缪胤、缪播等;同时三方扰乱,相互攻战不休。五年三月,司马越死于宁平城,石勒打败其部众,死者十余万人。六月,京都被焚毁,晋帝被异族劫持。

  永嘉五年十月,火星守心宿。后二年,帝死于胡。

  永嘉六年七月,火星、木星、土星、金星聚于牛宿、女宿之间,徘徊进退。考查占书可知:“牛宿与扬州对应。”后来两都倾覆,而元帝中兴于扬州之地,此为其应验。

  愍帝建武元年五月癸未,金星与火星合于束井之宿。占辞说:“金与火合被称为烁,代表丧乱。”当时帝虽然被虏于平阳,天下还无他人敢称帝,所以灾在愍帝身上。六月丁卯,金星犯太微垣。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兵进入天子之廷,王者交恶。”七月,愍帝死于胡,天下孝服哀祭。

  晋元帝太兴元年七月,金星犯南斗之宿。占辞说:“此预示吴、越之地将有战争,王公大臣有忧患。”二年二月甲申,火星犯束井。占辞说:“将有军事行动,贵臣相互杀戮。”八月己卯,金星犯轩辕大星。占辞说:“后宫将有忧患。”乙未,金星犯木星,在翼宿。占辞说:“将有车队作乱。”三年四月壬辰,枉矢出于虚、危二宿而消失于翼、轸二宿。占辞说:“枉矢所对应之地即为军队征伐所在。翼、轸二宿与荆州对应。”五月戊子,金星入太微垣,又犯上将星。占辞说:“天子将亲自统率部队,上将被杀。”六月丙辰,金星与木星合于房宿。占辞说:“此为兵饥之兆。”九月,金星犯南斗,占辞与太兴元年天象相同。十月己亥,火星在柬井之宿,居于五诸侯之南,徘徊不进,积三十天。占辞说:“如果火星守井宿二十天以上,则王公大臣有忧患;守五诸侯,则诸侯有被杀者。”十二月己未,金星在斗宿入月。郭景纯认为:“月属坎,是阴曹地府的象征。金星运行而犯之,天意是说国家、刑理失之偏颇,自毁法则。”四年十二月丁亥,月在房宿犯木星。占辞说:“国家兵饥,民流亡。”永昌元年三月,王敦率江、荆之军进攻京都,六军拒战而大败。于是王敦杀护军将军周题、尚书令刁协,骠骑将军刘隗逃亡。四月,又杀湘州刺史谯王司马承、镇南将军甘卓。闰十二月,元帝去世。一年后王敦亦被杀,此乃枉矢触翼宿的应验。十月,石他进入豫州,掠夺城丝、绖二县民众向北,刺史祖约遣军追之而为其所败,遂退守寿春。

  明帝太宁三年正月,火星逆行入太微。占辞说:“此天象王者交恶,预示将有战争、国丧。”闰八月,帝去世。盛和二年,鏊哩反叛,进攻宫室,太后因忧逼而死,天子被幽禁于五垩,远近兵乱,到四年才子息。

  成帝咸和四年七月,有彗星出现于西北方向,二十三天后消失。占辞说:“此为战乱之兆。”十二月,郭逖杀红州刺史刘皿,翅业刺史迪惺征讨整默,明年,斩整麸。当时亘勤始僭越自立为王。

  咸和六年正月丙辰,月入南斗之宿。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另一说:“有大赦。”当月胡贼杀掠娄、娄进二县民众,于是遣军戍守中洲。明年,胡贼又掠南沙、海虞民众。同年正月,大赦,征伐淮南,讨伐襄阳而平定之。

  咸和六年十一月,火星守胃、昴二宿。占辞说:“此预示赵、魏之地将有战争。”八年七月,石勒死,石虎自立,残杀甚多。当时石勒、石虎虽自立为王,但其强弱变化常与昴宿天象有关,而不涉及太微、紫微二宫。

  咸和八年三月己巳,月入南斗,与咸和六年时的占辞相同。同年七月,石勒死,彭彪以谯,石生以长安,郭权以秦州一并归顺束晋。当时派遣督护高球率军救援彭彪,彭彪战败而高球撤退。又石虎、石斌攻灭石生、郭权。咸康元年正月,大赦。  咸和八年七月,火星入昴宿。占辞说:“此预示胡王将死。”石虎攻减甚多。八月,月犯昴宿。占辞说:“胡不安宁。”九年六月,月又犯昴宿。当时互丛虽然承袭互勤的王位,而五卢作威暴戾蛮横。十月,废石弘自立,接着秘密杀死石弘。

  咸和九年三月己亥,火星入舆鬼之宿,犯积尸。占辞说:“此天象预示战争在西北方向。有军队陷没将领死亡之事发生。”四月,镇西将军、壅业刺史堑护起初以豢业归从置,不久被互避消灭,迁徙其部众于青、徐二州。

  晋成帝咸康元年二月己亥,金星犯昴宿。占辞说:“此预示将有军事行动,本年大旱。”四月,互虚率骑兵至压屋。朝廷考虑到其人数众多,加封司徒工遵为大司马,整治军队。又派兵戍卫茎溯、生渣、墓迩。五月乃罢。当时胡贼又围塞盐,被征西将军座壹派遣座空拒退。六月,旱。

  咸康元年八月戊戌,火星入东井之宿。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如果当时没有军事行动则将有军事行动;如果有军事行动则将停止。”当年夏天,发军守戍。加封旦遵为大司马,以防备胡贼。

  咸康元年三月丙戌,月入昴宿。占辞说:“此预示翅王将死。”十一月,月犯昴宿。二年八月,月又犯昴宿。占辞同上。咸和三年,石虎发兵七万,四年,亲自袭击壁辽于蓟,段辽奔逃。又进攻慕容铣于夔继,不克而退,被慕容铣追杀数百人。亘虚留其部将庭挞屯于全直,被蔓容铣所破,并虏获段辽而杀之。

  咸康二年正月辛巳,彗星傍晚时出现于西方之奎宿。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及丧乱。奎宿又表示边境有战事。”四年,石虎征伐慕容铣不克,反被追击,又破其部将麻秋。当时慕容就称臣于晋,所以上述战争又为边境有战事的应验。

  咸康二年正月辛卯,月犯房宿南第二星。占辞说:“此预示将相有忧患。”五年七月,丞相王导去世。八月,太尉郗鉴去世。六年正月,征西大将军庾亮去世。

  咸康二年九月庚寅,金星犯南斗,接着白天出现。占辞说:“斗宿代表宰相,又与扬州对应,金星犯之,乃是死丧的天象。白天出现表示有反臣,又预示将有战争、丧乱。”三年,石虎僭越自称天王。四年,石虎消灭段辽而败于慕容凯。慕窒铣乃晋国之藩臣。五年,王导去世。

  咸康三年六月辛未,有流星与二斗魁一样大,色青,红光耀地,出于奎宿之中而消失于娄宿之北。考查占书可知,此天象表示将有饥荒,五谷不收。当月大旱。

  咸康三年八月,火星入舆鬼宿,犯积尸。占辞说:“此预示尊贵之人将有忧患。”三年八月甲戌,月犯束井宿之距星。占辞说:“国家将有忧患,将军死。”三年九月戊子,月犯建星。占辞说:“此预示将变换丞相。”另一说:“大将死。”五年,丞相王遵去世,座述代为辅政。太尉郗鉴、征西大将军庾亮去世。

  咸康三年十一月乙丑,金星犯木星。占辞说:“此天象代表战争、饥荒。”四年二月,石虎攻破幽丛,迁徙民众万余家。李寿杀李期。五年,胡兵五万侵掠沔南,掠走七干余家。又骑兵二万围陷邾城,杀死掠走共五千余人。

  咸康四年四月己巳,金星白天在柳宿出现。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及反臣。”七月乙巳,月掩金星。占辞说:“此天象预示王者失地.将有大规模军事行动。”明年,胡入侵掠迺南,攻陷邾城,豫州刺史毛实、西阳太守樊峻皆弃城投江而死。于是内外戒严,左卫桓监、匡术等各军进至武昌,胡兵才退走。七年,慕容姚自称燕王。

  咸康四年五月戊午,火星犯右执法星。占辞说:“此天象预示将有大臣死,执政之人有忧患。”九月,金星犯右执法星。考查占书可知,“五大行星犯执法星所预示的灾害相同,如果犯执法星的是金星火星,情况就更严重”。十一月戊子,金星犯房宿上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上相有忧患。”五年七月己酉,月犯房宿上星,占辞同上。当月庚申,丞相王导去世。

  咸康五年四月辛未,月在胃宿犯木星。占辞说:“这预示国家有饥荒,民众流亡。”乙未,月犯毕宿距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当夜,月又于昴宿犯木星。冬天,有沔南、邾城之败,百姓流亡者万余家。

  咸康六年二月庚午,即当月朔日,有流星如斗一样大,光亮照耀大地,出于天市垣而向西运行入太微垣。占辞说:“王公大臣应遣天象预示的灾祸。”乙未,金星入月。占辞说:“君主将死。”四月甲午,月犯金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君主交恶。”八年六月,成帝去世。

  盛咸六年三月甲寅,火星纵向运行犯太微上将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上将有忧患。”四月丁丑,火星犯右执法星。占辞说:“此预示执法大臣有忧患。”六月乙亥,月犯牵牛宿中央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大将有忧患。”当时尚书令何查为执法之人,被谴责而想逃避其罪责,因此第二年请求为中书令。建元二年,庾冰去世,这些都是大将、执政大臣有忧患的应验。当年正月,征西将军座亳去世。三月而火星犯上将星。九月,亘虚大将夔室死。厘逮多年后才死。这难道是因座速能修德,所以上天移祸于夔安吗?

  咸康六年四月丙午,金星犯毕宿距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另一说:“皇后有忧患。”六月乙卯,金星犯轩辕大星。占辞说:“此预示皇后有忧患。”七年三月,皇后杜氏去世。

  咸康七年三月壬午,月犯房宿。占辞说:“遣天象预示将相有忧患。”八年六月,火星犯房宿上第二星。占辞说:“副丞相有忧患。”建元二年,车骑将军江州刺史庾冰去世。当时骠骑将军何充居内掌管政事,庾冰为副相。

  咸康七年四月己丑,金星入舆鬼之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将有战争。”五月,金星白天出现。按其出现时晷上度数推算,金星当时不是与秦、魏之地对应,而与楚地对应。占辞说:“此表示臣太强,将有战争。”八月辛丑,月犯舆鬼宿。占辞说:“君主有忧患。”八年六月,成帝去世。

  处康八年八月壬寅,月犯毕宿之赤星。占辞说:“这天象表示下犯上,将有军事行动。”十月,月又掩毕宿赤星。占辞同上。己酉,金星犯火星。占辞说:“此预示将有大的军事行动。”其后座玺大发兵图谋讨伐超军,专门控制长江上流,朝廷忌惮。

  康帝建元元年正月壬午,金星入昴宿。占辞说:“造天象预示赵地有战争。”又说:“天下将有军事行动。”四月乙酉,金星白天出现。八月丁未,金星犯木星。占辞说:“此预示将有大战。”同年,互虐杀其太子互邃及其妻子部属共二百余人。又派遣部将刘宁侵占狄道,使部将张举率万余人屯于蓟束以图谋征伐慕容铣。

  建五元年十一月六日,有彗星出现于亢宿,其长七尺,尾白色。占辞说:“亢宿代表朝廷,掌管战争及丧乱。”二年九月,康帝去世。

  建五元年,木星犯天关。安西将军庾翼在给其兄座逃的信上说:“木星犯天关,占书上说:‘这预示关口桥梁将不通畅。’近来江束没有其他事故,匡红水道也很畅通;而石虎这些年来一再闭关不通信使,这又是天公糊涂而是非不分的征兆。”

  建元二年闰月乙酉,金星犯斗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丧事,天下将封爵加俸禄。”九月,处童去世,太子继位,天下大赦,加官进爵。

  晋穆帝永和元年正月丁丑,月入毕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将有大规模军事行动。”戊寅,月犯天关。占辞说:“这天象表示有乱臣变更天子的法规。”五月辛巳,金星白天在束井宿出现。占辞说:“此表示臣太强,秦地将有战争。”六月辛丑,入太微垣,犯屏西南星。占辞说:“这天象表示辅佐大臣有被罢免者。”七、八月,月皆犯毕宿。占辞与同年正月时相同。己未,月犯舆鬼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大臣有被杀者。”九月庚戌,月又犯毕宿。同年初,庾翼在襄阳,七月,庾翼发病将死,擅自以自己的儿子庾爰之接替自己的荆州刺史之职,但不久被废。明年,桓温又擅自率众征伐蜀地,捕李势送至京都。蜀本属秦地。

  永和二年二月壬子,月犯房宿上星。四月丙戌,月又犯房宿上星。占辞与前面相同。八月壬申,金星犯左执法星。同年,司徒蔡谟被废黜。  永和三年正月壬午,月犯南斗第五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将军死,亲近之臣离去。”五月壬申,月犯南斗第四星,接着入魁。占辞说:“此预示将有战乱。”另一说:“有大赦。”六月,月犯束井宿距星。占辞说:“逭天象预示将军死,国有忧患。”戊戌,月犯五诸侯。占辞说:“此预示诸侯有被杀者。”九月庚寅,金星犯南斗第五星。占辞说:“将有丧乱战争。”四年七月丙申,金星犯左执法星。甲寅,月犯房宿。丁巳,月入南斗犯其第二星。乙丑,金星犯左执法星。占辞各与前面相应的天象相同。十月甲戌,月犯亢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将有战争,军中之将死。”十一月戊戌,犯上将星。三年六月,大赦。同月,速逵征伐画画,失败而回。七月,氐蜀余寇反叛而乱益业之地。九月,石虎征伐凉州,没有攻克。

  永和四年四月,金星入昴宿。五月,火星入娄宿,犯土星。七月,金星犯轩辕。按占书灾应在赵地,将有战乱,皇后有忧患。同年八月,石虐的太子亘亘杀弟互鳃,亘宣亦被杀。五年正月,互虚僭越自称皇帝,不久病死。同年,褚哀北伐失败丧师,不久后去世,太后因此而穿丧服。六年正月,取消朝会时的音乐。

  永和五年四月丁未,金星犯束井之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秦地将有战争。”九月戊戌,金星犯左角。占辞说:“遣预示将有战争。”十月,月犯昂宿。占辞说:“此预示朝廷有忧患,军中之将死。”十一月乙卯,有彗星出现于亢宿,其光芒指向西,色白,长一丈。占辞说:“这天象表示将有战争及丧乱。”同年八月,褚裒北征失败。十月,关中二十余处坚壁自保者投归晋室,互遵攻陷直墨。十一月,蛊理杀死互遵,接着又屠杀胡官员及军民十余万人,于是中原大乱。十二月,褚塞去世。八年,刘显、苻健、慕容俊都自立为王。殷浩北伐失败而被罢免。

  永和六年二月辛酉,月犯心宿大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王公大臣有忧患。心宿与豫州对应。”丁丑,月犯房宿。占辞说:“此表示将相有忧患.”三月戊戌,火星犯木星。占辞说:“这天象表示将有战争。”六月已丑,月犯昴宿。占辞同上。乙未,月犯五诸侯。占辞舆永和三年时天象相同。七月壬寅,月始出于西方,犯左角星。占辞说:“此表示大将军将死。”另一说:“天下将有战争。”丁未,月犯箕宿。占辞说:“此预示军中之将死。”丙寅,火星犯钹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大臣有被杀者。”八月辛卯,月犯左角星,金星白天出现在南斗,月犯右执法星。占辞各自与前面相应天象一样。七年二月。金星犯昂宿。占辞同上面相同天象一样。乙卯,火星入舆鬼宿犯积尸。占辞说:“这天象预示贵人有忧患。”五月乙未,火星犯轩辕大星。占辞说:“此预示皇后将有忧患。”金星入毕宿之。犯左股.占辞说:“预示将相有灾祸。”六月乙亥,月犯箕宿。丙子,月犯斗宿。丁丑,火星入太微垣犯右执法星。八月庚午,金星犯轩辕星。戊子,金星犯右执法星。占辞各自与前面相应天象一样.七年,型题杀亘抵及诸翅将帅,中原大乱,戎、置民众数十万各还归家乡,因互相侵掠及疾病瘟疫而死亡很多,能到达目的地者仅十分之二三而已。同年,但周擅自以大军过长江而进入淮地北伐,朝廷上下震惊恐惧。八年,豫州刺史谢尚讨伐张遇,被苻雄打败。殷浩北伐失败被废。十年,桓温征伐苻健,不克而回。

  永和八年三月戊戌,月犯轩辕大星。癸丑,月入南斗犯其第二星。五月,月犯心星。四月癸酉,月犯房宿。六月辛巳,太阳未入而有如三斗魁一样的流星从辰巳的上方向东南运行。以当时晷上的度数推算,此流星应在箕、斗二宿之间,与燕地对应。考查占书可知其为营首,营首对应之地,血流成河。七月壬子,木星犯东井宿距星。占辞说:“遣天象预示将有内乱、战争。”八月戊戌,火星入舆鬼宿。占辞说:“此预示忠臣被杀。”丙辰,金星入南斗犯其第四星。占辞说:“这天象表示将军作乱。”另一说:“丞相被罢免。”九年二月乙巳,入南斗犯其第三星。三月戊辰,月犯房宿。八月,木星犯舆鬼宿东南星。由占书可知“舆鬼东南星掌管军事,将有战争”。十二月,月在束井之宿犯木星。占辞说:“此预示秦地饥民流亡。”当时晋帝年幼,母后掌政,将相不和,战争连起。慕容俊僭越自称大燕皇帝,攻伐不停,所以灾异多次出现,殷浩被黜免。

  永和十年正月乙卯,月食于昴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赵、魏之地有战争。”癸酉,土星掩绒星。占辞说:“将动用酷刑。”二月甲申,月犯心宿大星。占辞说:“这天象王者交恶。”四月癸未,有流星大如斗,色赤黄,出于织女星而消失于造父,伴有如雷之声。占辞说:“此表示燕、齐之地将有战争,民众流散。”戊午,月犯心宿大星.七月庚午,金星白天出现。以晷上度数推算,灾在秦、郑之地。九月辛酉,金星犯左执法星。十一月,月在舆鬼宿掩土星。占辞说:“此预示塞地有战争。”十一年三月辛亥,月掩轩辕星。占辞同上。四月庚寅,月犯牛宿南星。占辞说:“此预示国家有忧患。”八月己未,金星犯天江。占辞说:“此预示黄河渡口不通。”十二年六月庚子,金星白天在东井之宿出现。占辞同上。己未,月犯钹星。七月丁卯,金星在柳宿犯土星。占辞说:“遣天象预示周地有大战争”八月癸酉,月掩建星。九月戊寅,火星入太微垣犯西蕃上将星。十一月丁丑,火星犯太微垣东蕃上相星。十年四月,桓温征伐苻健,破其蛲柳众军。苻健筑壁于长安而桓温撤退。十二月,慕容恪进攻齐国。十二年八月,桓温在伊水破姚襄,平定周地。十一月,齐城被攻陷,抓获段龠,杀死三千余人。永和末年,鲜卑侵犯河、冀之地,升平元年,慕容俊据于临漳,占有幽、并、青、冀四州之地。沿黄河各将先后逃散,黄河渡口遂隔绝。三年,会稽王因为郗昙、谢万大败,请求自贬三等。当时权力掌握在各方诸侯之手,天卜战乱,所以多次出现表示谴责的天象。

  晋穆帝升平元年四月壬子,金星入舆鬼之宿。丁亥,月掩束井宿南辕西头第二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秦地有战争。”另一说:“将领死亡。”六月戊戌,金星白天在轸宿出现。占辞同上。轸宿与楚地对应。壬子,月犯毕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边境有战争。”七月辛巳,火星犯天江。占辞说:“此预示黄河渡口不通。”十一月,木星犯房宿。壬午,月在房宿掩木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民饥。”另一说:“此预示豫州有灾。”二年二月辛卯,土星犯轩辕大星。甲午,月犯东井宿。闰月乙亥,月于房宿犯木星。占辞各同前面相应天象。五月丁亥,彗星出于天船。在胃宿之中。彗星代表战争及丧乱,除旧布新,出天船表示外夷入侵。另一说:“这天象预示有大水。”六月辛酉,月犯房宿。八月戊午,火星在张宿犯土星。占辞说:“这天象表示将有大规模军事行动。张宿与三河对应。”十月己未。金星犯哭星。十二月,有枉矢从东南落于西北,其长半天。三年正月壬辰,火星犯楗闭。考查占书可知,“这天象预示君主有忧”。三月乙酉。火星逆行犯钩钤。考查占书可知,“这天象对王者不利”。月犯金星于昴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君主将死。”另一说:“赵地将有战争,朝廷不安宁。”六月,金星犯东井之宿。七月乙酉,火星犯天江。丙戌,金星犯舆鬼之宿。占辞与前面相应天象相同。戊子,月犯牵牛之宿中央大星。占辞说:“牵牛代表天将。犯中央大星表示大将军死。”八月丁未,金星犯轩辕大星。甲子,月犯毕宿大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边地有战争。”另一说:“这预示以下犯上。”庚午,金星犯土星于太微垣之中。占辞说:“这天象对王者不利。”二年五月,关中氐族帅杀苻生而立苻坚。十二月,慕容俊入屯于邺。八月,安西将军、豫州刺史谢奕死。三年十月,诸葛攸率水军进入黄河,大败。豫州刺史谢万进入颖,军队溃败而归,被解除官籍为百姓。十一月,司徒会稽王因二镇兵败而请求自贬三等。四年正月,慕容俊死,其子慕容啤继位。慕容恪杀其尚书令阳骛等。五月,天下大水。五年五月,穆帝去世。

  升平四年正月乙亥,月犯牵牛中央大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大将死。”六月辛亥,水星犯轩辕星。占辞说:“此预示皇后有忧患。”己未,金星入太微垣之右掖门,从端门出。占辞说:“这天象预示显贵者的权势被剥夺。”另一说:“将有战争。”又说:“金星出端门则臣反叛。”八月戊申,金星犯氐宿。占辞说:“此预示国家有忧患。”丙辰,火星犯太微垣西蕃上将星。九月壬午,金星入南斗之口而犯其第四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将有丧事,有大赦,天下加封爵禄。”十月庚戌,天狗出现于西南。占辞说:“此预示将有大的流血战争。”十二月甲寅。火星犯房宿。丙寅,金星白天出现。庚寅,月犯楗闭。占辞说:“这天象对君主不利。”五年正月乙巳。土星逆行犯太微垣。乙丑日辰时,月在危宿掩金星。占辞说:“这天象表示天下民众将流散。”三月丁未,月在轸宿犯土星。占辞说:“这预示将有大丧。”五月壬寅,月犯太微垣。庚戌,月犯建星。占辞说:“这预示大臣相害。”辛亥,月犯牵牛宿。占辞说:“这预示国家有忧患。”五年正月,北中郎将整昙死。五月,穆帝去世,哀帝继位,大赦且赐爵位,褚后失势。七月,慕容恪攻克曲刺史腿于蜓,鲢逃奔到曲。当时桓温大军驻于宛,听说吕护战败后撤退。

  升平五年六月癸酉,月掩氐宿东北星。占辞说:“大将应此兆。”九月乙酉,掩毕宿。占辞说:“这天象预示边地有战争。”十月丁卯,火星犯木星于营室。占辞说:“此预示大臣有阴谋。”另一说:“卫地有战争。”丁未,月犯毕宿赤星。占辞说:“这预示下犯上。”又说:“边地有战争。”八月,范汪被废黜。隆和元年,慕容帏派遣傅末波进攻河阴,陈佑危急。

  晋哀帝兴宁元年八月,有彗星出现于大角与亢宿之间,入天市垣。考查占书可知:“这天象预示战乱”。三年正月,皇后王氏去世。二月,哀帝去世.、三月,慕容恪进攻洛阳,沈劲等战死。

  兴宁元年十月丙戌,月在须女之宿掩金星。占辞说:“这天象预示天下民众流散。”另一说:“灾祸发生在扬州。”三年,洛阳陷落。其后桓温动用扬州全部物力、财力征讨鲜卑而大败,死亡大半,等到征讨袁真时淮南已残破不堪。后来氐族及东胡侵逼,连年征役不停。

  兴宁三年正月乙卯,月在参宿掩木星。参宿与益业对应。六月,镇西将军、益州刺史周抚去世。十月,莹出刺史司马勋入董业反叛,被塞庄率军帮助刺史周楚平定。

  兴宁三年七月庚戌,月犯南斗。占辞说:“逭天象预示皇后有忧患。”木星犯舆鬼宿。占辞说:“这预示君主有忧患。”十月,金星白天在亢宿出现。占辞说:“亢宿代表朝廷,将有战争及丧乱,臣太强。”直查当年二月去世,灾祸都应在避酉年间。第二年五月,皇后庾氏去世。

  晋海西太和元年二月丙子,月在参宿掩火星。占辞说:“此为内乱的征兆。”另一说:“参宿与魏地对应。”二年正月,金星入昴宿。万年,慕容啤被登坚消灭,司、冀、幽、差四州全部归属于氐族。

  太和二年八月戊午,金星在太微垣犯木星。三年六月甲寅,金星于太微垣端门之中犯火星。六年,海西公被废黜。

  太和四年二月,客星出现在紫宫西垣,到七月才消失。占辞说:“客星守紫宫预示臣杀君。”闰月乙亥,月晕于轸宿,再有白晕贯月,向北晕斗柄三星。占辞说:“这天象对王者不利。”六年,桓温废黜晋帝。

  太和四年十月壬申,有大流星向西落下,有声如雷。考查占书可知:“流星代表贵使,星大则使命也大。”第二年,派遣使者黜免袁真为百姓。但担征伐画画,.童真病死而其子直瑾继位,求救于苻坚,但苻坚救援部队被桓温所破。六年,画画城被攻陷,声如雷,表示将士愤怒的预兆。

  太和六年闰月,火星守太微垣端门。占辞说:“这表示天子亡国。”又说:“诸侯三公固谋皇上。”又一说:“有臣被斩杀。”辛卯,月犯心宿大星。占辞说:“造天象对王者不利。”十一月,担湿废黜置童,并奏请诛杀逮陵王,因简文童不同意,所以但温把武陵王迁徙至新安。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