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宋史·本纪

卷四十二

  ○理宗二

  端平二年正月丁酉,太阴行犯太白。甲寅,诏议胡瑗、孙明复、邵雍、欧阳修、 周敦颐、司马光、苏轼、张载、程颢、程颐等十人从祀孔子庙庭,升孔伋十哲。丙 辰,诏主管侍卫马军孟珙黄州驻扎,措置边防。丁巳,孟珙入见。辛酉,以御前宁 淮军统制、借和州防御使程芾为大元通好使,从义郎王全副之,寻以武功郎杜显为 添差通好副使。

  二月甲子朔,日当亏不亏。癸酉,岁星守氐。壬午,太白、填星合于胃。

  三月乙未,诏太学生陈均编《宋长编纲目》,进士陈文蔚著《尚书解》,并补 迪功郎。丁酉,杨谷、杨石并升太师,寻辞免。乙巳,曾从龙兼同知枢密院事,真 德秀参知政事,兼给事中、兼侍读陈卓同签书枢密院事。

  夏四月甲子,诏:“前四川制置郑损,城池失守,且盗陕西五路府库财钜万, 削官二秩,谪居温州,簿录其家。”丁卯,都城火。丁亥,太白昼见。戊子,大阅。 有流星大如太白。

  五月乙未,雨雹。军民交哄,御前诸军都统制赵胜削三秩,罢,命韩昱代之。 丙申,大雨、雹。甲辰,真德秀薨,赠银青光禄大夫,谥文忠。庚戌,以乔行简兼 参知政事。

  六月壬申,太阴入氐。戊寅,以郑清之为特进、左丞相兼枢密使,乔行简金紫 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密使。己卯,葛洪资政殿大学士,予祠禄。庚辰,流星昼陨。 祈雨。壬午,以曾从龙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崔与之参知政事,郑性之同知枢密 院事,陈卓签书枢密院事。赐进士吴叔告以下四百五十四人及第、出身有差。己丑, 荧惑入太微垣。庚寅,诏郑损更削两秩,窜南剑州。

  秋七月丁酉,有流星大如太白。戊戌,太白经天。辛丑,流星昼陨。丙午,太 白入东井。庚申,礼部尚书魏了翁上十事,不报。闰七月戊寅,诏录开禧蜀难死事 之臣,大安知军杨震仲孙忠孙补下州文学;利州路常平干官刘当可母王氏义不降曦, 投江而死,追赠和义郡夫人,当可与升官差除。乙酉,赐少师、特进、银青光禄大 夫赵方谥忠肃。丙戌,故保宁军节度使、鲁国公安丙谥忠定。丁亥,全子才、刘子 澄坐唐州之役弃兵宵遁,子才削二秩,谪居衡州,子澄削二秩,谪居瑞州。

  八月癸巳,岁星入氐。乙卯,以太师赵汝愚配享宁宗庙庭,仍图像于昭勋崇德 之阁。丁巳,太白犯太微垣右执法。

  九月癸未,崇国公主薨。

  冬十月辛卯,有流星大如太白。己未,填星犯毕,岁星、太白合于心。

  十一月乙丑,以曾从龙为枢密使、督视江淮军马,魏了翁同签书枢密院事、督 视京湖军马,郑性之兼权参知政事。戊辰,诏两督府各给金千两、银五万两、度牒 千、缗钱五百万为随军资。台臣李鸣复论曾从龙、魏了翁督府事,不允。戊子,安 南国贡方物。十二月庚寅,曾从龙六疏乞寝枢密使命,依旧知枢密院事、督视江淮 军马。诏许辞枢密使。以魏了翁兼督视江淮军马。癸巳,四川制置司遣将斩叛军首 贼蒲世兴于万州。己亥,填星守天街星。庚子,诏官告院制修武郎以下告身给督视 府。太阴入井。壬寅,魏了翁陛辞,诏事干机速,许便宜行之。吴潜枢密都承旨、 督府参谋官,赵善瀚、马光祖督府参议官。甲辰,曾从龙薨,赠少师。余嵘同签书 枢密院事。庚戌,故参知政事李壁谥文懿。辛亥,雷。

  三年春正月己未朔,以星行失度,雷发非时,罢天基节宴。诏劝农桑。赐安南 国王封爵、袭衣、金带。丁卯,填星犯毕。壬申,大元兵连攻洪山,张顺、翁大成 等以兵捍御之。

  二月甲午,诏以大元兵攻江陵,统制李复明奋勇战没,其赠三秩,仍官其二子。 死伤士卒,趣具姓名来上。壬寅,诏侍从、台谏、给舍条具边防事宜。甲辰,起居 郎吴泳上疏论淮、蜀、京、襄捍御十事,不报。诏魏了翁依旧端明殿学士、签书枢 密院事,其速赴阙。诏史嵩之淮西制置使兼副使。辛亥,日晕周匝。甲寅,左曹郎 官赵以夫上备边十策。

  三月乙亥,吴潜赴阙。是月,襄阳北军主将王旻、李伯渊焚城郭仓库,相继降 北。时城中官民兵四万七千有奇,其财粟三十万、军器二十四库皆亡,金银盐钞不 与焉。南军主将李虎乘火纵掠,襄阳为空。制置使赵范坐失抚御,致南北军交争造 乱,诏削官三秩,落龙图阁学士,姑仍制置职任。阶、岷、叠、宕十八族降。有谍 者以檄招曹友闻军降,友闻斩之以闻。

  夏四月丙申,太阴入太微垣。己酉,魏了翁乞归田里,诏不允,以资政殿学士 知潭州。癸丑,诏悔开边,责己,其京湖、兴、沔州军县镇见系囚情理轻者释之。

  五月戊寅,提举万寿观洪咨夔依旧兼侍读。己卯,有流星出心,大如太白。辛 巳,太阴入毕。甲申,赵葵华文阁直学士、淮东安抚制置使兼知扬州。

  六月丁亥,流星夕陨。己亥,洪咨夔卒,诏与执政恩例,赠二秩,谥忠文。癸 卯,荧惑、填星合于毕。丙午,荧惑犯填星。庚戌,大雨、雹。

  秋七月丁巳,祈睛。诏权徐州国安用力战役而殁,已赠顺昌军节度使,仍官其 子国兴承节郎。庚申,以赵范失襄城,罪重罚轻,诏罢职奉祠。辛酉,太阴入氐。 丁卯,以郑性之参知政事,李呜复签书枢密院事,戊辰,监察御史杜范、吴昌裔以 言事不报,上疏乞罢官,诏改授范太常少卿,昌裔太常卿。庚午,荧惑入井。戊寅, 太阴入东井。甲申,雨血。

  八月丙戌,诏赵范更削两秩、谪居建宁府,李虎削三秩、落刺史,罢御器械, 各令任责捍御自效。癸卯,诏前龙图阁学士、光禄大夫、赠开府仪同三司傅伯成谥 忠简。

  九月庚申,太白、岁星合于尾。庚午,雷。辛未,祀明堂,大赦。雷雨。乙亥, 左丞相兼枢密使郑清之罢为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兼侍读,右丞相兼枢密使乔行 简罢为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兼侍读。以崔与之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壬午,骁卫 大将军、利州驻扎御前诸军统制曹友闻与大元兵大战于大安军阳平关,兵败,死之。 诏赠龙图阁学士、大中大夫,谥毅节,立庙曰褒忠,官其二子承务郎。

  冬十月乙酉,诏:“殿前司将胡斌,曩死邵武之寇,赠武节大夫,有司为立后 授官,因旧庙赐额。宗室师礻贾死尤溪之战,赠武节郎,官其一子进义校尉,立庙 林岭。”甲午,诏:“沿江制置使陈韡应援淮东,授淮西制置使兼沿江制置副使史 嵩之应援江陵、峡州江面上流。”壬寅,大元兵破固始县,淮西将吕文信、杜林率 溃兵数万叛,六安、霍丘皆为群盗所据。丙午,安南国贡方物,诏授金紫光禄大夫、 静海军节度、观察等使,赐袭衣、金银带。大元太子阔端兵离成都,大元兵破文州, 守臣刘锐、通判赵汝曏死之。

  十一月戊午,诏嗣秀王师弥授少师。丙寅,以乔行简为特进、左丞相兼枢密使, 封肃国公。大元兵围光州,诏史嵩之援光,赵葵援合肥,陈韡遏和州,为淮西声援。 戊辰,魏了翁依旧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浙东安抚使,吴潜、袁甫、徐清叟赴阙。 壬申,诏侍从、两省、台谏、卿监、宰掾、枢属、郎官、钤辖,各陈防边方略。甲 戌,太阴入太微垣。戊寅,复成都府。十二月戎戌,以吴渊户部侍郎、淮东总领财 赋兼知镇江府。壬寅,诏改明年为嘉熙元年。癸卯,郑清之辞免观文殿大学士、醴 泉观使兼侍读,诏仍旧观文殿大学士、提举洞霄宫。丁未,宣缯薨,以定策功,赠 太师,谥忠靖。甲寅,池州都统赵邦永以援滁州功,诏邦永转左武大夫,其余立功 将士具等第、姓名推赏。

  嘉熙元年春正月乙卯,以魏了翁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丁巳,诏京西兵马都监、 随州驻扎程再暹官三转,带行阁门宣赞舍人、京西钤辖兼知随州,赏其洪山战功, 余有功将士趣以名上。辛酉,以李同知枢密院事、四川宣抚使。甲子,诏:“两 淮、荆襄之民,避地江南,沿江州县,间有招集振恤,尚虑恩惠不周,流离失所。 江阴、镇江、建宁、太平、池、江、兴国、鄂、岳、江陵境内流民,其计口给米, 期十日竣事以闻。”癸酉,荧惑守鬼宿。壬午,流星大如太白。

  二月癸未朔,以郑性之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邹应龙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 院事,李宗勉同签书枢密院事。李呜复罢,以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乙酉,葛洪薨。 壬寅,雨雹。丙申,诏忠义选锋张顺、屈伸等,以舟师战公安县之巴芒有功,各官 一转,余推恩有差。癸卯,诏以朱熹《通鉴纲目》下国子监,并进经筵。己酉,太 白昼见,日晕周匝。

  三月癸亥,日生背气。己巳,诏阵韡、史嵩之、赵葵各官两转。乙亥,魏了翁 薨,赠少师,赐谥文靖。以孟珙为忠州团练使、知江陵府、京西湖北安抚副使,别 之杰宝章阁待制、知太平州。

  夏四月壬午朔,以李同知枢密院事、四川宣抚使、知成都府。壬辰,弟贵谦 保康军节度使,仍奉朝请,进封天水郡开国侯,加食邑;与芮武康军节度使、提举 万寿观,仍奉朝请,进封开国子。丙申,诏:“两淮策应军战宣化,两军杀伤相当, 陈亡将校李仙、王海、李雄、廖雷各赠武翼大夫,余赠官有差。”庚子,荧惑犯权 星。丙午,诏:“沔州诸镇将帅,昨以大元兵压境,皆弃官遁。夔路钤辖、知恩州 田兴隆,独自大安德胜堡至潼川,逆战数合,虽兵寡不敌,而忠节可尚,特与官一 转。”五月丙辰,袁韶薨。太阴犯荧惑。壬申,京城大火。丙子,荧惑犯将星。

  六月壬辰,诏赏蕲州都统制万文胜、知州徐守城之功,将士在行间者,论功 补官有差。癸巳,以邹应龙为资政殿学士、知庆元府、沿海制置使。乙未,太白、 填星合于井。甲辰,祈雨。丙午,以吴潜为工部侍郎、知庆元府兼沿海制置使。知 黄州兼淮西安抚使、本路提刑李寿朋一被命三月,不即便途之官,遂还私舍,诏削 三秩,送建昌军居住。诏建内小学,择宗子十岁以下资质美者二三人,置师教之。

  秋七月壬子,湖北提举董槐朝辞,奏楮币物价重轻之弊。己未,枢密院言: “大元兵自光州、信阳抵合肥,制司参议官李曾伯、庐州守臣赵胜、都统王福战守, 俱有劳效。”诏曾伯等十一人各官一转。辛酉,太阴犯岁星、填星入井,庚午,岁 星守建星。壬申,日生背气。癸酉,太阴入井。

  八月甲申,太师、秦国公汝愚追封福王。乙酉,填星犯井,癸巳,以李鸣复参 知政事,李宗勉签书枢密院事。甲辰,诏:蜀鸡冠隘都统王宣战殁,其总管吴桂弃 所守走,又纵部伍剽劫,削三官勒停。

  九月壬子,填星留于井。癸丑,有流星出七公西星,至浊没。丁巳,雷。

  冬十月戊戌,有流星大如桃。

  十一月戊辰,诏陈韡、史嵩之、赵葵于沿江、淮、汉州军,备舟师战具,防遏 冲要堡隘。辛未,太史言十二月朔日食将既,日与金、木、水、火四星俱缠于斗。 诏损膳避朝,庶图消弭,其令有司检会故实以闻。十二月戊寅朔,日有食之。

  二年春正月戊申朔,诏令侍从、台谏、卿监、郎官、帅臣、监司、前宰执侍从 举晓畅兵财各二人,三衙、诸军统制举将材二人。己未,诏史嵩之、赵葵应援黄州、 安丰,其立功将士等第,亟具名以闻;光州、信阳二城,共图克复。辛酉,诏史嵩 之进端明殿学士,视执政恩数;赵葵刑部尚书,制置并如旧;余玠知招信军兼淮东 制置司参议官,进三秩;孟珙宁远军承宣使,依旧带御器械。史嵩之端明殿学士, 依是京湖安抚制置使兼沿江制置副使兼知鄂州,召赴阙。甲子,两浙转运判官王野 察访江面还,进对,劾吴潜知平江府不法厉民数事。诏野直华文阁、知建宁府。

  二月甲申,大理少卿朱扬祖充押伴使,借章服、金鱼。庚寅,诏吏嵩之以参知 政事督视京西荆湖南北路、江西军马,置司鄂州。癸己,大宗正丞贾似道奏言: “北使将至,地界、名称、岁例,宜有成说。”又奏:“裕财之道,莫急于去赃吏, 艺祖治赃吏,杖杀朝堂,孝宗真决刺面,今日行之,则财自裕。”戊戌,诏:“近 览李奏,知蜀渐次收复,然创残之余,绥抚为急,宜施荡宥之泽。淮西被兵,恩 泽亦如之。其降德音,谕朕轸恤之意。”大元再遣王楫来。辛丑,楫还,以朱扬祖 充送伴使。癸卯,以孟珙为京湖安抚制置副使,置司松滋县。

  三月己丑,命将作监周次说为大元通好使。壬子,以李心传为秘书少监、史馆 修撰,修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国史实录。癸丑,以高定子为中书舍人、京 湖江西督视参赞军事。庚申,诏史嵩之兼督视光、蕲、黄、夔、施州军马。戊辰, 发行都会子二百万、并湖广九百万,下都督参政行府犒师。乙亥,诏四川被兵州、 军、府、县、镇并转输劳役之所,见禁囚人情理轻者释之。诏四川帅臣招集流民复 业,给种与牛,优与振赡。

  夏四月癸未,以李同签书枢密院事,督视江淮、京湖军马。己酉,雨土。太 阴入太微垣。

  闰月丁未,太阴入井。甲子,有流星大如太白。壬申,赐礼部进士周坦以下四 百二十二人及第、出身有差。

  五月辛巳,太白昼见。癸未,以李鸣复知枢密院事,李宗勉参知政事,余天锡 签书枢密院事。甲申,乔行简请“以兵事委李鸣复,财用委李宗勉,楮币委余天锡, 当会议者,臣则参酌行之”。诏允所请。诏严州布衣钱时、成忠郎吴如愚以隐居著 书,并选为秘阁校勘。丙戌诏崔与之提举洞霄宫,任便居住,李鸣复复参知政事。 壬寅,岁星犯壁垒阵。

  六月甲辰朔,流星昼陨。戊申,吴渊知太平州、措置采石江防。以吴潜为淮东 总领财赋、知镇江府。丙寅,李薨,特赠资政殿大学士。

  秋七月壬午,以霖雨不止,烈风大作,诏避殿、减膳、彻乐,令中外之臣极言 阙失。辛卯,有流星大如太白。壬寅,荧惑犯鬼,积尸气。

  八月辛酉,太白昼见,经天。癸亥,流星昼陨。

  九月壬午,荧惑犯权星。子维生。甲申,封宫人谢氏为永宁郡夫人。乙未,有 流星大如太白。

  冬十月庚戌,雷。丁卯,吴潜言:“宗子赵时更集真、滁、丰、濠四郡流民 十余万,团结十七砦。其强壮二万可籍为兵,近调五百援合肥,宜补时更官。又 沙上芦场田可得二十余万亩,卖之以赡流民,以佐砦兵。”从之。荧惑入太微垣。 戊辰,太白入于氐。己巳,日生黑子。辛未,复光州。

  十一月甲申,子维薨,追封祁王,谥冲昭。十二月丙午,光州守臣董尧臣伏诛, 司户柳臣举配雷州。乙卯,诏四川诸州县盐酒榷额,自明年始更减免三年,其四路 合发总所纲运者亦免。戊辰,诏诸路和籴给时直,平概量,毋科抑,申严收租苛取 之禁。己巳,出祠牒、会子共七百万纸,给四川制司为三年生券。

  三年春正月癸酉,以乔行简为少傅、平章军国重事,封益国公;李宗勉为左丞 相兼枢密使;史嵩之右丞相兼枢密使,督视两淮、四川、京湖军马;余天锡参知政 事;游似同签书枢院事。

  二月丙午,诏史嵩之依旧兼都督江西、湖南军马。丁卯,又命嵩之都督江淮、 京湖、四川军马。己巳,窜赵邦永,坐救滁不进兵。

  三月辛未朔,以吴潜为敷文阁直学士、沿海制置使兼知庆元府。甲戌,以别之 杰权兵部尚书,依旧沿江制置安抚使兼都督行府参赞军事,李曾伯兼都督行府参议 官,孟珙兼都督行府参谋官。流星昼陨。辛卯,雨土。

  夏四月壬寅,祈雨。癸卯,以吴渊权工部尚书、沿江制置副使、知江州。

  五月辛未,荧惑犯太微垣执法星。戊寅,以吴潜为兵部尚书、浙西制置使、知 镇江府。辛卯,乔行简五疏乞罢机政,诏不允。

  秋七月庚午,以董槐知江州兼都督行府参议官。甲申,以吴渊兼都督行府参赞 军事。

  八月戊戌朔,以浙江潮患,告天地、宗庙、社稷。以游似参知政事,许应龙签 书枢密院事,林略同签书枢密院事。己亥,荧惑入氐。辛丑,太阴入氐。有流星大 如太白。丁亥,荧惑犯房宿。

  九月辛巳,祀明堂,大赦。壬午,淮西敢勇将官陆旺、李威特与官三转,同出 战二百人官两转,以赏庐州磨店北之功,其阵没者优与抚恤。

  冬十月丁未,故太师鲁王谢深甫赐谥惠正。己未,出祠牒百给济处州。秉义郎 李良守鄂州长寿县,没于战阵,诏赠官三转。癸亥,荧惑、太白合于斗。乙丑,虹 见。

  十一月丙子,以范钟签书枢密院事。十二月己未,观文殿大学士崔与之薨,赠 少师,谥清献。辛酉,太白昼见。甲子,复夔州,录荆鄂都统张顺、孟璋等将士战 功。

  四年春正月辛未,彗星出营室。庚辰,以星变,下诏罪己。辛巳,有流星大如 太白。甲午,彗星犯王良第二星。

  二月丙申朔,日生背气。戊戌,大赦。辛丑,流星昼陨。白虹贯日。丁未,太 白昼见。癸丑,以孟珙为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节制归、峡、鼎、澧州军马。丙辰, 白气亘天。

  三月辛未,诏四川安抚制置副使彭大雅削三秩。彗星消伏。乙酉,流星昼陨。

  夏四月壬寅,前潼川运判吴申进对,因论蜀事,为上言:“郑损弃边郡不守, 桂如渊启溃卒为乱,赵彦呐忌忠勇不救,彭大雅险谲变诈,殊费关防。宜进孟珙于 夔门。夔事力固乏,东南能助之,则夔足以自立。”又言:“张祥有保全赵彦呐、 杨恢两制置之功,敌人惮其果毅,宜见录用。”上嘉纳之。乙巳,诏史嵩之进三秩, 依前右丞相兼枢密使,即日彻都督局。

  五月庚午,太阴入太微垣,岁星、太白合于娄。甲戌,太阴入氐。乙亥,子寿 国公薨。戊子,命吴潜兼侍读,李性传兼侍讲。

  六月甲午朔,江、浙、福建大旱,蝗。乙未,祈雨。己亥,太白犯毕。辛丑, 追封阆州签厅陈承己妻彭氏为恭人,赐庙阆州,以强寇入奉国县市,承己为贼所创, 彭骂贼死之。辛亥,追赠儒林郎王巩为通直郎,官其一子为文学,以丙申蜀破,巩 阖门死于兵。癸丑,太白犯天关星。戊午,有流星大如太白。

  秋七月乙丑,诏:“今夏六月恒阳,飞蝗为孽,朕德未修,民瘼尤甚,中外臣 僚其直言阙失毋隐。”又诏有司振灾恤刑。太白入井。甲戌,太白、荧惑合于井。 己丑,荧惑、太白合于鬼。

  八月己酉,荧惑、填星合于柳,太白犯权星大星。癸丑,荧惑犯填星。

  九月乙丑,诏余玠进三秩,直华文阁、淮东提刑、节制招信军屯戍军马。以玠 昨帅舟师渡淮入河抵汴,所向有功,全师而还。至是,论功定赏,是役将士,趣以 名上所司议推恩。

  冬十月癸巳,诏改明年为淳祐元年。丁巳,命余玠兼节制应天府、泗、宿、永、 海、邳、徐、涟水屯戍军马。

  十一月甲子,荧惑入太微垣。己巳,荧惑犯太微垣左执法星。癸酉,诏武功大 夫、荆鄂都统制张顺以私钱招襄、汉溃卒,创忠义、虎翼两军,及援安庆、池州有 功,特与官两转。丙子,与芮妻钱氏封安康郡夫人。辛巳,荧惑犯太微上相垣。十 二月甲辰,奉国军节度使、提举万寿观多谟薨。丙辰,地震。己未,诏求直言。闰 十二月丙寅,李宗勉薨,赠少师,赐谥文清。以游似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范钟 参知政事,徐荣叟签书枢密院事。庚午,诏系囚情理轻者释之。乙亥,诏民间赋输 仍用钱会中半,其会半以十八界直纳,半以十七界纽纳。戊寅,以吴潜为福建安抚 使,史宅之为浙东安抚使。

  淳祐元年春正月庚寅朔,诏举文武才。庚子,雷。甲辰,诏:“朕惟孔子之道, 自孟轲后不得其传,至我朝周惇颐、张载、程颢、程颐,真见实践,深探圣域,千 载绝学,始有指归。中兴以来,又得朱熹精思明辨,表里浑融,使《大学》、《论》、 《孟》、《中庸》之书,本末洞彻,孔子之道,益以大明于世。朕每观五臣论著, 启沃良多,今视学有日,其令学官列诸从祀,以示崇奖之意。”寻以王安石谓“天 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为万世罪人,岂宜从祀孔子庙庭,黜之。 丙午,封周惇颐为汝南伯,张载郿伯,程颢河南伯,程颐伊阳伯。丁未,太阴入氐。 戊申,幸太学谒孔子,遂御崇化堂,命祭酒曹觱讲《礼记·大学》篇,监学官各进 一秩,诸生推恩锡帛有差。制《道统十三赞》,就赐国子监宣示诸生。

  二月戊寅,日生晕。壬午,乔行简薨,谥文惠。

  夏四月丁丑,诏以与芮为开府仪同三司、万寿观使、嗣荣王,贵谦开府仪同三 司、嗣沂王。辛巳,以贾似道为太府少卿、湖广总领财赋。

  五月庚寅,以少师、保宁军节度使、判大宗正事、嗣秀王师弥为太子少保,奉 国军节度使充万寿观使师贡为少师。己亥,诏沿江淮西制置使别之杰任责边防。戊 申,赐礼部进士徐俨夫以下三百六十七人及第、出身有差。

  六月庚申,太白昼见。螟。癸酉,有流星大如太白。己卯,流星昼陨。丙戌, 荧惑入氐。

  秋七月壬辰,祈雨。

  八月辛巳,杨石薨,赠太师。

  冬十月庚辰,太白入氐。

  十一月戊戌,太白昼见。己亥,淮东提刑余玠以舟师解安丰之围。己巳,太白 经天,昼见。十二月丁卯,余天锡薨,赠太师,赐谥忠惠。丁丑,侍御史金渊言: 彭大雅贪黩残忍,蜀人衔怨,罪重罚轻,乞更窜责。诏除名、赣州居住。

  二年春正月甲申朔,诏作新吏治。戊戌,右丞相史嵩之等进《玉牒》及《中兴 四朝国史》、《孝宗经武要略》、《宁宗玉牒》《日历》《会要实录》。

  二月甲戌,以游似知绍兴府、浙东安抚使,请祠禄,诏提举洞霄宫。范钟知枢 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徐荣叟参知政事,赵葵赐进士出身、同知枢密院事,别之杰签 书枢密院事。

  三月戊子,诏和州、无为军、安庆府,并听沿江制置司节制。诏今后州县官有 罪,诸帅司毋辄加杖责。

  夏四月甲寅,白气亘天。壬申,雨雹。

  五月己亥,淮东制置副使余玠进对。戊申,台臣言知建宁府吴潜有三罪。诏夺 职,罢新任。己酉,以赵葵为湖南安抚使、知潭州。

  六月壬子朔,徐荣叟乞归田里,从之。丁巳,诏以余玠为四川宣谕使,事干机 速,许同制臣共议措置,先行后奏,仍给金字符、黄榜各十,以备招抚。丙寅,以 别之杰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高定子签书枢密院事,杜范同签书枢密院事。 是月盛夏积雨,浙右大水。丁丑。岁星犯井。

  秋七月辛巳朔,常、润、建康大水,两淮尤甚。

  八月丁卯,诏淮东先锋马军邓淳、李海等扬州挞扒店之战,宣劳居多,各官两 转,余推恩有差。

  九月庚辰朔,日有食之。己丑,雷。辛卯,祀明堂,大赦。癸巳,诏:“淮东 忠勇军统领王温等二十四人战天长县东,众寡不敌,皆没于阵,赠温武翼大夫、吉 州刺史,其子兴国补保义郎,更官其一子承信郎,厚赐其家。余人恤典有差。”冬 十月甲寅,史嵩之进封永国公。乙丑,大元兵大入通州。

  十一月辛卯,诏谕两淮节制李曾伯,毋以通州被兵之故,不安厥职,其督励诸 将,勉图后功。己亥,日南至,雷电交作,诏避殿减膳,求直言。癸卯,诏决中外 系囚。十二月己未,诏:“通州守臣杜霆,兵至弃城弗守,载其私帑渡江以遁,遂 致民被屠戮,虽已夺三秩,厥罚犹轻。其追毁出身以来文字,窜南雄州。”壬戌, 太白昼见。癸亥,大元兵连攻叙州,帐前都统杨大全等水陆并进,自卯至午,战十 数合,殁于行伍。诏赠武节大夫、眉州防御使,官其二子承节郎。丙寅,以孟珙为 检校少保,依旧宁武军节度使、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夔路策应大使,余玠权资政殿 学士、湖南安抚大使兼知潭州,赵葵资政殿大学士、福建安抚使、知福州。

  三年春正月戊寅朔,以高定子兼参知政事。庚辰,荧惑入氐。乙未,以李曾伯 为华文阁待制,依旧淮东西制置使、知扬州;杜杲敷文阁学士,依旧沿江制置使、 知建康府;董槐秘阁修撰,依旧沿江制置副使、知江州、主管江西安抚司事。辛丑, 诏安南国王陈日煚元赐功臣号,特增“守义”二字。

  二月乙丑,以吕文德为福州观察使、侍卫马军副都指挥使,总统两淮出战军马, 捍御边陲。庚午,以郢州推官黄从龙死节,诏赠通直郎,一子补下州文学。

  三月丁丑朔,日有食之。

  夏四月癸丑,左武卫中郎将、濠州措置捍御王烈,阁门宣赞、淮西路钤王杰, 阁门祗候、江东路钤李季实往马帅王鉴军前议事,遇大元兵战死,赠官,仍各官其 二子。乙卯,嘉定守臣程立之固守,诏官一转。丙辰,安丰军统领陈友直以王家堈 战功,与官两转,壬申,布衣王与之进所著《周礼订议》,补下州文学。

  五月庚子,诏施州创筑郡城及关隘六十余所,本州将士及忠州戍卒执役三年者, 各补转一官。

  六月甲戌,有流星大如太白,出于氐。

  秋七月丁亥,诏海州屯驻借补保义郎申政,密州之役先登陷阵,后以战没,特 赠保义郎,官其子进勇副尉。太白入井。壬辰,四川制司言:大元兵破大安军,忠 义副总管杨世威坚守鱼孔隘,孤垒不降,有特立之操,可任责边防。诏以世威就知 大安军。甲午,日生格气。己亥,太白经天,昼见。

  八月乙卯,流星昼陨。癸亥,诏福州延祥、荻芦两砦并置武济水军,摘本州厢 禁习水者充,千五百人为额。

  闰月丁丑,四川总领余玠言,知巴州向牷、钤辖谭渊白土坪等战有功。诏佺等 十八人各官三转,余转官有差。其中创人各给缗钱百,阵没者趣上姓名,赠恤其家。 太白犯权星。壬寅,太白、填星合于翼。

  九月壬申,诏蠲高邮民耕荒田租。

  冬十月丙戌,太白入于氐。

  十二月己丑,史嵩之五请祠,不允。

【译文】

  端平二年(1235 )正月初三,月亮侵犯太白星。二十日,下诏讨论胡缓、孙明复、邵雍、欧阳修、周敦颐、司马光、苏轼、张载、程颖、程颐等十人从祀孔子庙庭,升孔极十哲。二十二日,下诏主管侍卫马军孟琪黄州驻扎,措置边务。二十三日,孟琪朝见理宗。二十七日,以御前宁淮军统制、借和州防御使程莆为大元通好使,从义郎王全为副使,不久以武功郎杜显为添差通好副使。

  二月初一,日当亏而未亏。初十,岁星守氏宿。十九日,太白星、填星合于胃宿。

  三月初二,下诏:太学生陈均编宋长编纲目》 ,进士陈文蔚著《 尚书解,都补迪功郎。初四,杨谷、杨石都升为太师,不久辞免。十二日,曾从龙兼同知枢密院事,真德秀为参知政事,兼给事中、兼侍读陈卓同签书枢密院事。夏四月初二,下诏:前四川制置郑损,城池失守,并且盗窃陕西五路府库财产高达巨万,削夺官二秩,贬滴温州,簿录其家。初五,都城发生火灾。二十五日,太白星白天出现。二十六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

  五月初三,降冰雹。军民交相哄闹,御前诸军都统制赵胜削夺三官,罢免,命令韩星代替他。初四,降大冰雹。十二日,真德秀去世,赠银青光禄大夫,溢号为忠。十八日,以乔行简为参知政事。六月十一日,月亮进人氏宿。十七日,以郑清之为特进、左承相兼枢密使,乔行简为金紫光禄大夫、右承相兼枢密使。十八日,葛洪为资政殿大学士,给予祠禄官。十九日,流星白天陨落。祈祷降雨。二十一日,以曾从龙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崔与之为参知政事,郑性之为同知枢密院事,陈卓为签书枢密院事。赐进士吴叔告以下四百五十四人及第、出身不等。二十八日,荧惑星进人太微垣。二十九日,诏令郑损再削夺两秩,贬窜南剑州。

  秋七月初六,有流星大如太白星。初七,太白星经天。初十,流星白天坠落。十五日,太白星进人东井。二十九日,礼部尚书魏了翁奏上十件事情,没有得到回答。

  闰七月十七日,下诏录用开禧时川蜀死难之臣后代,大安知军杨震仲孙杨忠孙补下州文学,利州路常平干官刘当可母王氏讲大义不投降吴曦,投江而死,追赠和义郡夫人,刘当可升官差除。二十四日,赐少师、特进、银青光禄大夫赵方溢号忠肃。二十五日,赐已故保宁军节度使、鲁国公安丙溢号忠定。二十六日,全子才、刘子澄因唐州之战弃兵逃跑,都被削夺二官,分别滴居衡州和瑞州。

  八月初三,岁星进人氏宿。二十五日,以太师赵汝愚配享宁宗庙庭,图像挂在昭勋崇德阁。二十七日,太白星侵犯太微垣右执法。

  九月二十三日,崇国公主去世。冬十月初二,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三十日,填星侵犯毕宿,岁星和太白星合于心宿。

  十一月初六,以曾从龙为枢密使、督视江淮军马,魏了翁为同签书枢密院事、督视京湖军马,郑性之兼代理参知政事。初九,诏令两督府分别供给金千两、银五万两、度碟千道、络钱五百万,作为随军费用。台臣李鸣复论曾从龙、魏了翁督府事,理宗没有理会。二十九日,安南国进贡土特产。

  十二月初二,曾从龙六次上疏请求停发任枢密使的命令,依旧知枢密院事和督视江淮军马。下诏允许辞去枢密使。任命魏了翁兼督视江淮军马。初五,四川制置司派遣将领斩杀叛军首贼蒲世兴于万州。十一日,填星守天街星。十二日,下诏官告院制作修武郎以下空白任命书交给督视府。月亮进人井宿。十四日,魏了翁到朝廷辞行,诏令他事关机密,允许不上奏自行处理。吴潜为枢密都承旨、督府参谋官,赵善瀚、马光祖为督府参议官。十六日,曾从龙去世,赠少师。余嵘为同签书枢密院事。二十二日,已故参知政事李壁溢号文爵。二十三日,打雷。

  端平三年春正月初一,以星行失度,雷发非时,罢除天基节宴会。下诏劝农桑。赐安南国王封爵、衣服、金带。初九,填星侵犯毕宿。十四日,大元兵攻洪山,张顺、翁大成等率兵抵抗元军。二月初七,下诏因大元兵进攻江陵,统制李复明奋勇战死,赠三秩,并给其二子官。死伤士卒,赶快开列姓名报上来。初九,下诏侍从、台谏、给舍官陈述边防事宜。十一日,起居郎吴泳上疏论淮、蜀、京、襄抵御元军十项事情,没有得到回答。下诏魏了翁依旧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迅速赶到朝廷。下诏史篙之为淮西制置使兼副使。十八日,太阳周围光圈环绕。二十一日,左曹郎官赵以夫呈上边备十策。

  三月十八日,吴潜到朝廷。这个月,襄阳北军主将王、李伯渊焚城廓仓库,相继投降元军。当时城中官民兵共四万七千多人,财粟三十万和军器二十四库都散亡,金银盐钞不计在内。南军主将李虎乘火纵掠,襄阳为之一空。制置使赵范因失于抚御,致使南北军交争造乱,下诏削夺官三秩,免龙图阁学士,暂且任命他继续担任制置职务。阶、山民、叠、宕十八族降服。有间谍发布檄文招降曹友闻军,曹友闻斩杀了他然后上报。

  夏四月初十,月亮进人太微垣。二十三日,魏了翁请求解职归田,下诏不允,以资政殿学士知潭州。二十七日,理宗诏悔开边,责备自己,京湖、洒州州军县镇现在押囚犯中情节较轻者释放。五月二十三日,提举万寿观洪咨夔依旧兼侍读。二十四日,有流星出现在心宿,大如太白星。二十六日,月亮进人毕宿。二十九日,赵葵为华文阁直学士、淮东安抚制置使兼扬州知州。

  六月初二,流星夜晚陨落。十四日,洪咨夔去世,诏令给予执政待遇,赠二秩,溢号忠文。十八日,荧惑星、填星合于毕宿。二十一日,荧惑星侵犯填星。二十五日,大降冰雹。

  秋七月初二,祈求天晴。下诏:代理徐州国安用力战而死,除赠为顺昌军节度使外,再给其子国兴官承节郎。初五,赵范因失守襄城,罪重罚轻,下诏罢职奉祠。初六,月亮进人氏宿。十二日,以郑性之为参知政事,李鸣复签书枢密院事。十三日,监察御史杜范、吴昌裔因言事没得到回答,上疏请求罢官,诏令改授杜范为太常少卿,吴昌裔为太常卿。十五日,荧惑星进人井宿。二十三日,月亮进人东井。二十九日,下雨。

  八月初二,诏令赵范再削夺二级官职,贬滴建宁府,李虎削夺官三级,免刺史,罢御器械,分别命令他们率军抗敌,改过自新。十九日,下诏前龙图阁学士、光禄大夫、赠开府仪同三司傅伯成溢号“忠简”。

  九月初六,太白星、岁星合于尾宿。十六日,打雷。十七日,祭祀明堂,大赦。雷雨交作。二十一日,左承相兼枢密使郑清之罢为观文殿大学士、醛泉观使兼侍读,右承相兼枢密使乔行简罢为观文殿大学士、醛泉观使兼侍读。任命崔与之为右承相兼枢密使。二十八日,晓卫大将军、利州驻扎御前诸军统制曹友闻与元军在大安军阳平关交战,兵败,战死。诏令赠龙图阁学士、大中大夫,溢号毅节,立庙为褒忠,任命他的两个儿子为承务郎。

  冬十月初一,下诏:“殿前司将胡斌,原来死于邵武寇贼之手,赠武节大夫,有关部门为之立后授官,为其旧庙赐给匾额。宗室赵少耐贾死于尤溪之战,赠武节郎,任其一子为进义校尉,立庙林岭。”初十,下诏:“沿江制置使陈擎应援淮东,授淮西制置使兼沿江制置副使史篙之应援江陵、峡州江面上游。”十八日,元军攻破固始县,淮西将领吕文信、杜林率领数万溃兵叛变,六安、霍丘都被群盗占据。二十二日,安南国进贡士特产,下诏授为金紫光禄大夫、静海军节度使、观察使,赐给衣服一套和金银带。元朝太子阔端兵离开成都,大元军攻破文州,守臣刘锐、通判赵汝战死。

  十一月初五,诏令嗣秀王赵师弥授为少师。十三日,以乔行简为特进、左承相兼枢密使,封为肃国公。元军围攻光州,下诏史篙之援救光州,赵葵救援合肥,陈擎在和州阻击,为淮西声援。十五日,魏了翁依旧为资政殿大学士,知绍兴府、浙东安抚使,吴潜、袁甫、徐清雯到朝廷。十九日,下诏侍从、两省、台谏、卿监、宰椽、枢属、郎官、铃辖,分别向朝廷陈述防边策略。二十一日,月亮进人太微垣。二十五日,收复成都府。十二月十五日,以吴渊为户部侍郎、淮东总领财赋兼知镇江府。十九日,下诏改明年为嘉熙元年。二十日,郑清之辞去观文殿大学士、醛泉观使兼侍读。下诏郑清之仍旧为观文殿大学士、提举洞霄宫。二十四日,宣增去世,因定策之功,赠太师,溢号为忠靖。甲寅日,池州都统赵邦永因援救滁州之功,下诏赵邦永转为左武大夫,其余立功将士,开列等第、姓名施加恩赏。

  嘉熙元年(1237 )春正月初三,任命魏了翁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初五,下诏京西兵马都监、随州驻扎程再逞转三官,带行阎门宣赞舍人、京西铃辖兼知随少l . l ,赏其洪山战功,其余有功将士赶快上报姓名。初九,以李皇同知枢密院事、四川宣抚使。十二日,下诏:“两淮、荆襄之民,避地江南,沿江州县,经常招集贩恤,仍然怀疑恩惠不周,致使百姓流离失所。江阴、镇江、建宁、太平、池、江、兴国、鄂、岳、江陵境内流民,计口给米,十日之内完成任务上报朝廷。”二十一日,荧惑星守鬼宿。三十日,流星大如太白星。二月初一,以郑性之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邹应龙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李宗勉为同签书枢密院事。李鸣复被罢免,以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初三,葛洪逝世。二十日,降冰雹。丙申日,下诏:“忠义选锋张顺、屈伸等,率领舟师在公安县巴芒作战有功,各转一官,其余施加恩惠不等。”二十一日,诏令以朱熹通鉴纲目》 下给国子监,并进呈给经筵。二十七日,太白星白天出现,太阳周围有光圈环绕。

  三月十二日,太阳生出背气。十八日,下诏陈酥史篙之、赵葵各转两官。二十四日,魏了翁去世,赠少师,赐给溢号文靖。任命孟琪为忠州团练使、江陵知府、京西湖北安抚副使,别之杰为宝章阁待制、知太平州。

  夏四月初一,以李皇为同知枢密院事、四川宣抚使、成都知府。十一日,弟赵贵谦为保康军节度使,逢一日、五日朝见皇帝,进封为天水郡开国侯,加食邑;赵与丙为武康军节度使、提举万寿观,逢一日、五日朝见皇帝,进封为开国子。十五日,下诏:“两淮策应军在宣化作战,两军杀伤相当,阵亡将校李仙、王海、李雄、廖雷各赠武翼大夫,其余赠官不等。”十九日,荧惑星侵犯权星。二十五日,下诏:“洒洲各镇将帅,近因元军大兵压境,都弃官逃跑。夔路铃辖、恩州知州田兴隆,一个人从大安军德胜堡至撞川,抵抗多次,虽然兵少不敌,但忠节可尚,特与转一官。”

  五月初六,袁韶去世。月亮侵犯荧惑星。二十二日,京城发生大火灾。二十六日,荧惑星侵犯将星。

  六月十三日,下诏赏赐薪州都统制万文胜、知州徐镐守城之功,将士在战阵者,论功补官不等。十四日,任命邹应龙为资政殿学士、知庆元府、沿海制置使。十六日,太白星、填星合于井宿。二十五日,祈求降雨。二十七日,以吴潜为工部侍郎、知庆元府兼沿海制置使。知黄州兼淮西安抚使、本路提刑李寿朋,接到命令三个月,没有到任,于是回到私舍,下诏削夺三秩,送到建昌军居住。下诏建皇宫小学,选择宗室子十岁以下资质优者二三人,设师教之。

  秋七月初三,湖北提举董槐到朝廷告辞,奏疏褚币物价重轻弊端。初十,枢密院说:“大元兵从光州、信阳到合肥,制司参议官李曾伯、庐州守臣赵胜、都统王福战守,都有功劳。”下诏李曾伯等十一人各转一官。十二日,月亮侵犯岁星、填星进人井宿。二十一日,岁星守建星。二十三日,太阳旁边出现背气。二十四日,月亮进人井宿。

  八月初六,太师、秦国公赵汝愚追封为福王。初七,填星进犯井宿。十五日,以李鸣复为参知政事,李宗勉为签书枢密院事。二十六日,下诏:川蜀鸡冠隘都统王宣战死,其总管吴桂弃守地逃跑,又纵所部士兵劫掠,削夺三官,勒令停职。九月初四,填星停留在井宿。初五,有流星出现在七公西星,到浊星消失。初九,打雷。

  冬十月二十日,有流星大如桃。十一月二十一日,下诏陈擎、史篙之、赵葵在江、淮、汉州军,准备舟师战船,防守要冲堡隘。二十四日,太史说十二月初一将出现日全食,太阳与金、木、水、火四星都盘绕斗星。下诏减膳避朝,希望消灭灾异现象,并命令有关部门检查过去这方面的情况上报朝廷。

  十二月初一,日食。

  嘉熙二年春正月初一,下诏侍从、台谏、卿监、郎官、帅臣、监司、前任宰执侍从官举荐通晓军事财政者各二人,三衙和各军统制举荐将才二人。十二日,下诏史篙之、赵葵应援黄州和安丰,立功将士等等,迅速开列姓名上报;光州、信阳二城要一同收复。十四日,下诏史篙之升为端明殿学士,享受执政待遇;赵葵为刑部尚书,制置仍如旧;余知招信军兼淮东制置司参议官,进三秩;孟琪为宁远军承宣使,依旧带御器械。史篙之为端明殿学士,依旧为京湖安抚制置使兼沿江制置副使、兼鄂州知州,召前往朝廷。十七日,两浙转运判官王眺察访江面回朝,进对,弹勃吴潜知平江府不法苛民数事。下诏王眺直华文阁、知建宁府。二月初八,大理少卿朱扬祖担任押伴使,借章服、金鱼。十四日,下诏史篙之以参知政事督视京西、荆湖南北路、江西军马,置司鄂州。十七日,大宗正承贾似道上奏:“元军使臣将至,地界、名称、岁例,应该有一个统一的意见。”又上奏说:“使财富充足的办法,最急切的是除掉赃吏,太祖惩治赃吏,杖杀前堂,孝宗真决刺面,今天如果按此实行,那么财富自然可以充裕。”二十二日,下诏:“近日观看李皇奏疏,得知川蜀逐渐收复,然而这些地区在遭受兵火破坏之后,紧要的事情是安定抚恤,应该向这些地区施加恩惠。淮西遭受兵火之祸,也应该如此。颁降德音,以示肤的抚恤之意。”元军再次派哺绪来。二十五日,哺绪回国,以朱扬祖担任送伴使。二十七日,以孟琪为京湖安抚制置副使,置司松滋县。三月己丑日,命令将作监周次说为大元通好使。初六,以李心传为秘书少监、史馆修撰,修撰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咽史、侠录。初七,以高定子为中书舍人、京湖江西督视参赞军事。十四日,下诏史篙之兼督视光、薪、黄、夔、施州军马。二十二日,发行都会子二百万、湖广九百万。下都督参政行府搞师。二十九日,下诏四川遭受兵火州县军府镇并为转输劳役之所,现在押囚犯情节轻者释放。下诏四川帅臣招集流民回到农业生产上来,供给种子和耕牛,优给贩济。

  夏四月初八,以李野同签书枢密院事,督视江、淮和京湖军马。己酉日,降土。月亮进人太微垣。

  闰四月初二,月亮进人井宿。十九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二十七日,赐礼部进士周坦以下四百二十二人及第、出身不等。

  五月初七,太白星白天显现。初九,以李鸣复为知枢密院事,李宗勉为参知政事,余天锡为签书枢密院事。初十,乔行简请求“以军队打仗事委托给李鸣复,财政开支收人事情委托给李宗勉,纸币委托给余天锡,应该集体商量的事情,臣则参酌实行。”下诏允许他的请求。下诏:严州布衣钱时、成忠郎吴如愚以隐居著书,都选为秘阁校勘。十二日,下诏崔与之提举洞霄宫,任其自由选择居住地,李鸣复再为参知政事。二十八日,岁星侵犯壁垒阵。

  六月初一,流星白天陨落。初五,吴渊知太平州,措置采石段长江防务。以吴潜为淮东总领财赋、镇江知府。二十三日,李野去世,特赠资政殿大学士。秋七月初九,因阴雨连绵不止,狂风大作,下诏避殿、减膳、撤乐,命令中外臣僚极言缺失。十八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二十九日,荧惑星侵犯鬼宿,积尸气。

  八月十九日,太白星白天显现经天。二十一日,流星白天陨落。

  九月初十,荧惑星侵犯权星。子赵维出生。十二日,封宫人谢氏为永宁郡夫人。二十三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冬十月初九,打雷。二十六日,吴潜说:“宗子赵时硬招集真、滁、丰、壕四郡流民十多万人,团结十七寨。其中强壮二万人可籍为兵,近日调遣五百人救援合肥,应该补赵时硬官职。又沙上芦场田可以获得二十多万亩,出售用来贩济流民,以佐寨兵。”理宗采纳了这个建议。荧惑星进人太微垣。二十七日,太白星进人氏宿。二十八日,太阳出现黑子。三十日,收复光州。

  十一月十三日,子赵维去世。追封为祁王,溢号冲昭。

  十二月初五,光州守臣董筐臣被处以死刑,司户柳臣举流放雷州。十四日,下诏:四川各州县盐酒榷额从明年开始再减免三年,这四路应该发往总领所的纲运也免除。二十七日,下诏:各路和来给付时值,平其斗解,不得科抑,申严收租时苛取的禁令。二十八日,出度碟、会子共七百万纸,给付四川制司为三年生券。

  嘉熙三年春正月初二,以乔行简为少傅、平章军国重事,封为益国公;李宗勉为左承相兼枢密使;史篙之为右承相兼枢密使,督视两淮、四川、京湖军马;余天锡为参知政事;游侣为同签书枢密院事。

  二月初六,下诏史篙之依旧兼都督江西、湖南军马。二十七日,又命令史篙之都督江淮、京湖、四川军马。二十九日,贬窜赵邦永,是因救援滁州没进兵。三月初一,以吴潜为敷文阁直学士、沿海制置使兼知庆元府。初四,以别之杰代理兵部尚书,依旧担任沿江制置安抚使兼都督行府参赞军事,李曾伯兼都督行府参议官,孟琪兼都督行府参谋官。流星白天陨落。二十一日,降土。夏四月初三,祈求降雨。初四,以吴渊代理工部尚书、沿江制置副使、江州知州。

  五月初二,荧惑星侵犯太微垣执法星。初九,以吴潜为兵部尚书、浙西制置使、镇江知府。二十二日,乔行简五次上疏请求罢除自己的职务,下诏不允。秋七月初三,以董槐知江州兼都督行府参议官。十七日,以吴渊兼都督行府参赞军事。

  八月初一,以浙江潮患,告诉天地、宗庙、社翟。以游侣为参知政事,许应龙为签书枢密院事。林略为同签书枢密院事。初二,荧惑星进人氏宿。初四,月亮进人氏宿。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丁亥日,荧惑星侵犯房宿。

  九月十五日,祭祀明堂,大赦。十六日,淮西敢勇将官陆旺、李威特给转三官,一同出战的二百人转两官,因赏赐庐州磨店北之功,其阵亡者优与抚恤。冬十月十一日,已故太师鲁王谢深甫赐给溢号惠正。二十三日,出度碟一百道接济处州。秉义郎李良守卫鄂州长寿县,死于战场,下诏赠转三官。二十七日,荧惑星、太白星合于斗宿。二十九日,虹显现。

  十一月十一日,以范钟为签书枢密院事。

  十二月二十四日,观文殿大学士崔与之去世,赠少师,溢号清献。二十六日,太白星白天出现。二十九日,收复夔州,录用荆鄂都统张顺、孟璋等将士战功。

  嘉熙四年春正月初六,彗星出现在营室。十五日,因星变下诏罪己。十六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二十九日,彗星侵犯王良第二星。

  二月初一,太阳生背气。初三,大赦。初六,流星白天陨落。白虹遮蔽太阳。十二日,太白星白天出现。十八日,以孟琪为四川宣抚使兼夔州知州,节制归、峡、鼎、遭州军马。白气贯穿天空。三月初七,下诏四川安抚制置副使彭大雅削夺三秩。彗星消失。二十一日,流星白天陨落。

  夏四月初八,前撞川运判吴申进对,因论蜀事,对理宗说:“郑损放弃边郡不守,桂如渊发动溃卒叛乱,赵彦呐忌妒忠勇不救,彭大雅阴险狡诈,都影响关防。应该把孟琪提拔到夔门担任守将。夔门力量固然贫乏,但借助东南的力量,那么夔门足以自立。”又说:“张样有保全赵彦呐、杨恢两制置之功,敌人害怕其果敢刚毅,应该予以录用。”理宗高兴地采纳了。十一日,下诏史篙之进官三级,依旧为右承相兼枢密使,当日撤除都督局。五月初七,月亮进人太微垣,岁星、太白星合于娄宿。十一日,月亮进人氏宿。十二日,子寿国公去世。二十五日,命令吴潜兼侍读,李性传兼侍讲。六月初一,江、浙、福建大早,蝗灾。初二,祈祷降雨。初六,太白星侵犯毕宿。初八,追封间州签厅陈承己妻彭氏为恭人,赐庙间州,因强寇进人奉国县时,陈承己为贼所伤,彭氏骂贼而死。十八日,追赠儒林郎王巩为通直郎,任其一子为文学官,因蜀被攻破时,王巩全家死于兵祸。二十日,太白星侵犯天关星。二十五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秋七月初三,下诏:“今年夏天六月阳恒,飞蝗为灾,肤德没有达到高的修养水平,民间疾苦甚为严重,中外臣僚直言缺失,不要隐瞒。”又下诏有关部门贩灾,慎用刑法。太白星进人井宿。十二日,太白星、荧惑星合于井宿。二十七日,荧惑星、太白星合于鬼宿。

  八月十八日,荧惑星、填星合于柳宿,太白星侵犯权星大星。二十二日,荧惑星侵犯填星。

  九月初四,下诏余进升三级,直华文阁、淮东提刑、节制招信军屯戍军马。因余前日率领水军逆淮河而上抵达汁京,所向立功,班师而回。至此,论功定赏,参加这些战役的将士督促将姓名上报有关部门,商议推赏。

  冬十月初三,下诏改明年为淳元年。二十七日,命令余兼节制应天府、泅、宿、永、海、邱、徐、涟水等地屯戍军马。

  十一月初五,荧惑星进人太微垣。初十,荧惑星侵犯太微垣左执法星。十四日,下诏:武功大夫、荆鄂都统制张顺,以自己的钱财招集襄、汉溃卒,创立忠义、虎翼两军和救援安庆、池州有功,特给转两官。十七日,赵与丙妻钱氏被封为安康郡夫人。二十二日,荧惑星侵犯太微上相垣。

  十二月十五日,奉国军节度使、提举万寿观赵多漠去世。二十七日,地震。三十日,下诏求直言。

  闰十二月初七,李宗勉去世,赠少师,赐给溢号文清。以游侣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范钟为参知政事,徐荣雯为签书枢密院事。十一日,下诏在押囚犯情节轻者释放。十六日,下诏民间输纳赋税仍然钱会各半,其中会子一半按十八界会子价值计算,一半按十七界会子计算。十九日,以吴潜为福建安抚使,史宅之为浙东安抚使。

  淳元年(l 241 )春正月初一,下诏举荐文武才能之人。十一日,打雷。十五日,下诏:“肤认为孔子之道,从孟子以后没人传承,到我宋朝周敦颐、张载、程颖、程颐,发挥圣学意蕴,亲自实践,千载绝学,始有指归。中兴以来,又有朱熹精思明辨,表里混融,使大学、沦语、孟予、《 中)氰之书本末洞彻,孔子之道,更加明白于世。肤每次阅读五臣论著,发挥甚多,今视学有日,命令学官将五臣列为从祀,以示崇敬褒奖之意。”不久,因王安石提出过“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而定他为万世罪人,怎么可以从祀孔子庙庭,罢除他。十七日,封周敦颐为汝南伯,张载为邵伯,程颖为河南伯,程颐为伊阳伯。十八日,月亮进人氏宿。十九日,到太学朝拜孔子,于是到崇化堂,命令祭酒曹醋讲解件[记• 大学篇,监学官各进升一级,诸生推恩赐帛不等。理宗亲自撰写道统十三赞,当即赐给国子监给诸生观看。二月二十日,太阳旁出现光环。二十四日,乔行简去世,溢号文惠。夏四月十九日,下诏任命赵与丙为开府仪同三司、万寿观使、嗣荣王,赵贵谦为开府仪同三司、嗣沂王。二十三日,任命贾似道为太府少卿、湖广总领财赋。五月初三,任命少师、保宁军节度使、判大宗正事、嗣秀王赵师弥为太子少保,奉国军节度使、担任万寿观使的赵师贡为少师。十二日,下诏沿江淮西制置使别之杰担任边防重任。二十一日,赐礼部进士徐俨夫等三百六十七人及第、出身不等。

  六月初三,太白星白天出现。螟灾。十六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二十二日,流星白天陨落。二十九日,荧惑星进人氏宿。

  秋七月初六,祈祷降雨。

  八月二十六日,杨石去世,赠太师。冬十月二十六日,太白星进人氏宿。十一月十五日,太白星白天出现。十六日,淮东提刑余率领水军解安丰之围。己巳日,太白星白天出现。十二月十四日,余天锡去世,赠太师,赐给溢号忠惠。二十四日,侍御史金渊说:“彭大雅贪默残忍,蜀人怨恨,罪重罚轻,请求再予贬降流放。”下诏除名,赣州居住。

  淳二年春正月初一,下诏制定新吏治。十五日,右承相史篙之等进呈医碟和《 中兴四朝国史、孝宗经武要略、泞宗玉牌、《 日厉、啥要、侠录。

  二月二十二日,任命游侣为绍兴知府、浙东安抚使,他请求祠禄官,下诏游侣提举洞霄宫。范钟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徐荣雯为参知政事,赵葵赐给进士出身、同知枢密院事,别之杰为签书枢密院事。

  三月初六,下诏和州、无为军、安庆府,都听从沿江制置司节制调遣。下诏今后州县官有罪,各帅司不得动不动就杖责。

  夏四月初二,白气贯穿天空。二十日,降冰雹。

  五月十八日,淮东制置副使知介进对。二十七日,台臣说建宁知府吴潜有三罪,下诏削夺官职,罢免新任职务。二十八日,以赵葵为湖南安抚使、潭州知州。

  六月初一,徐荣雯请求解职归田,理宗批准了他的请求。初六,下诏任命余分为四川宣谕使,事关机要,允许同制臣共同商议措置,先行后奏,仍给金字符、黄榜各十,以备招抚。十五日,任命别之杰同知枢密院事兼代理参知政事,高定子为签书枢密院事,杜范为同签书枢密院事。这个月盛夏积雨,浙右大水。二十六日,岁星侵犯井宿。

  秋七月初一,常、润、建康发生大水,两淮水灾尤其严重。

  八月十七日,下诏:淮东先锋马军邓淳、李海等在扬州挞扒店与敌军作战,功劳居多,各转两官,其余推恩不等。九月初一,日食。初十,打雷。十二日,祭祀明堂。大赦。十四日,下诏:“淮东忠勇军统领王温等二十四人在天长县东作战,众少不敌,都死于战场。赠王温武翼大夫、吉州刺史,其子王兴国补为保义郎,又另外任其一子为承信郎,厚厚地赏赐其家。其余人抚恤不等。”冬十月初五,史篙之进封永国公。十六日,元军大举进人通州。十一月十三日,诏谕两淮节制李曾伯,不得以通州遭受元军进攻的缘故,不安其职,要求督促各将领,勉励立功。二十一日,冬至,雷电交作,下诏避殿减膳,求寻直言。二十五日,下诏处理中外在押囚犯。

  十二月十一日,下诏:“通州守臣杜霆,元兵到达,弃城不守,载其私货渡江而逃,于是致使兵民被杀,虽已经削夺三秩,其罚仍然嫌轻。决定追毁出身以来文字,流放南雄州。”十四日,太白星白天显现。十五日,大元军队连攻叙州,帐前都统杨大全等水陆并进,从卯时至午时交战十几个回合,战死在战场。下诏赠杨大全武节大夫、眉州防御史,任其两个儿子为承节郎。十八日,以孟琪为检校少保,依旧为宁武军节度使、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夔路策应大使,余暂为资政殿学士、湖南安抚大使兼潭州知州,赵葵为资政殿大学士、福建安抚使、福州知州。淳三年春正月初一,任命高定子兼参知政事。初三,荧惑星进人氏宿。十八日,以李曾伯为华文阁待制,依旧为淮东西制置使、扬州知州;杜呆为敷文阁学士,依旧为沿江制置使、建康知府;董槐为秘阁修撰,依旧为沿江制置副使、江州知州,主管江西安抚司事。二十四日,下诏安南国王陈日砖在原赐功臣号基础上,特增加“守义”二字。

  二月十八日,以吕文德为福州观察使、侍卫马军副都指挥使,总统两淮出战军马,在边境抵抗元军。二十三日,以即州推官黄从龙为国捐躯,下诏赠给通直郎,一个儿子补为下州文学官。

  三月初一,日食。

  夏四月初七,左武卫中郎将、壕州措置抵抗王烈,间门宣赞、淮西路铃辖王杰,闯门抵候、江东路铃辖李季实,前往马帅王鉴军前商议军事,遇到元军战死,赠官,并且各有二个儿子任命为官。初九,嘉定守臣程立之固守城池,下诏转一官。初十,安丰军统领陈友直因王家冈战斗有功,转两官。二十六日,布衣王与之进呈所著凋礼订议,补为下州文学官。

  五月二十五日,下诏施州创筑郡城和关隘六十多所,本州将士和忠州戍卒执役三年者,各补转一官。

  六月二十九日,有流星大如太白星出现在氏宿。

  秋七月十二日,下诏海州屯驻借补保义郎申政,密州之役冲锋陷阵,后来战死,特赠保义郎,任其子为进勇副尉。太白星进井宿。十七日,四川制司说:“大元军攻破大安军,忠义副总管杨世威坚守鱼孔隘,孤垒不降,有超常操行,可任边防重担。”下诏任命杨世威为大安知军。十九日,太阳旁出现格气。二十四日,太白星白天显现,经天。八月十一日,流星白天坠落。十九日,下诏福建延样、荻芦两寨,都设置武济水军,选择本州厢军禁军熟习水性者充任,以一千五百人为定额。闰八月初三,四川总领余说,巴州知州向侄、铃辖谭渊,在白土坪作战有功,下诏向佳等十八人各转三官,其余转官不等,其中受伤者各给络钱一百,阵亡者赶快上报姓名,赠恤其家,太白星侵犯权星。二十八日,太白星和填星合于冀宿。

  九月二十九日,下诏免除高邮百姓耕垦荒田租税。

  冬十月十三日,太白星进人氏宿。十二月十七日,史篙之五次上疏请求祠禄官,没有被批准。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