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经注

卷三十

  淮水出南阳平氏县胎替山,东北过桐柏山,《山海经》曰:淮出余山,在朝阳东,义乡西。《尚书》:导淮自桐柏。《地理志》曰,南阳平氏县,王莽之平善也。《风俗通》曰:南阳平氏县桐柏大复山在东南,淮水所出也。淮,均也。《春秋说题辞》曰:淮者,均其势也。《释名》曰:淮,韦也。韦绕扬州北界,东至于海也。《尔雅》曰:淮为浒。然淮水与醴水同源俱导,西流为醴,东流为淮。潜流地下,三十许里,东出桐柏之大复山南,谓之阳口。水南即复阳县也。阚駰言复阳县,胡阳之乐乡也。元帝元延二年置,在桐柏大复山之阳,故曰复阳也。《东观汉记》曰:朱祐少孤,归外家复阳刘氏。山南有淮源庙,庙前有碑,是南阳郭苞立。又二碑,并是汉延熹中守、令所造,文辞鄙拙,殆不可观。故《经》云东北过桐柏也。淮水又东径义阳县,县南对固成山。山有水,注流数丈,洪涛灌山,遂成巨井,谓之石泉水,北流注于淮。淮水又径义阳县故城南,义阳郡治也,世谓之白茅城,其城圆而不方。阚駰言晋太始中,割南阳东鄙之安昌、平林、平氏、义阳四县,置义阳郡于安昌城。又《太康记》、《晋书地道记》,并有义阳郡,以南阳属县为名。汉武帝无狩四年,封北地都尉卫山为侯国也。有九渡水注之,水出鸡翅山,溪涧潆委,沿溯九渡矣。其犹零阳之为九渡水,故亦谓之为九渡焉。于溪之东山有一水,发自山椒下数丈,素湍直注,颓波委壑,可数百丈,望之若霏幅练矣,下注九渡水,九渡水又北流注于淮。

  东过江夏平春县北,淮水又东,油水注之。水出县西南油溪,东北流径平春县故城南。汉章帝建初四年,封子全力王国。油水又东曲,岸北有一土穴,径尺,泉流下注,沿波三丈,入于油水,乱流南屈,又东北注于淮。淮水又东北径城阳县故城南,汉高帝十二年,封定侯奚意为侯国。王莽之新利也。魏城阳郡治。淮水又东北与大木水合,水西出大木山,山即晋车骑将军祖逖自陈留将家避难所居也。其水东径城阳县北,而东入于淮。淮水又东北流,左会湖水,傍川西南出,穷溪得其源也,淮水又东径安阳县故城南,江国也,赢姓矣。今其地有江亭。《春秋》文公四年,楚人灭江,秦伯降服出次,曰:同盟灭,虽不能救,敢不矜乎?汉乃县之。文帝八年,封淮南厉王子刘勃为侯国。王莽之均夏也。淮水又东,得溮口水源,南出大溃山,东北流,翼带三川,乱流北注溮水。又北径贤首山西,又北出,东南屈,径仁顺城南,故义阳郡治,分南阳置也。晋太始初,以封安平献王罕长子望,本治在石城山上,因梁希侵逼,徙洽此城。梁司州刺史马仙琕不守,魏置郢州也。昔常珍奇自悬瓠遣三千骑援义阳行事庞定光,屯于溮水者也。溮水东南流,历金山北,山无树木,峻峭层峙。溮水又东径义阳故城北,城在山上,因倚陵岭,周回三里,是郡昔所旧治城。城南十五步,对门有天井,周百余步,深一丈。东径钟武县故城南,本江夏之属县也。主莽之当利县矣。又东径石城山北,山甚高峻。《史记》曰:魏攻冥阨。《音义》曰:冥阨或育在县葙山也。案《吕氏春秋》九塞,其一也。溮水径县故城南,建武中,世祖封邓邯为侯。案苏林曰:音盲。狮水又东径七井冈南,又东北注于淮。淮水又东至谷口。谷水甫出鲜金山,北流,瑟水注之。水出西南具山,东北径光淹城东,而北径青山东,罗山西,俗谓之仙居水,东北流注于谷水。谷水东北人于淮。

  又东过新息县南,淮水东径故息城南。《春秋左传》隐公十一年,郑、息有违言,息侯伐郑,郑伯败之者也。淮水又东径浮光山北,亦曰扶光山,即弋阳山也。出名玉及黑石,堪为棋。其山俯映长淮,每有光辉。淮水又东,径新息县故城南。应劭曰:息后徙东,故加新也。王莽之新德也。光武十九年,封马援为侯国。外城北门内有新息长贾彪庙,庙前有碑。面南又有《魏妆南太守程晓碑》。魏太和中,蛮田益宗效诚,立东豫州,以益宗为刺史。淮水又东合慎水。水出慎阳县西,而东径慎阳县故城南,县取名焉。汉高帝十一年,封栾说为侯国。颍阴刘陶为县长,政化大行,道不拾遗,以病去官。童谣歌曰:悒然不乐,思我刘君,何时复来,安此下民?见思如此。应劭曰:慎水所出,东北入淮。慎水又东流,积为慎陂。陂水又东南流为上慎陂,又东为中慎陂,又东南为下慎陂,皆与鸿部陂水散流。其破首受淮川,左结鸿陂。汉成帝时,翟方进奏毁之。建武中,汝南太守邓晨欲修复之,知许伟君晓知水脉,召与议之。伟君言:成帝用方进言毁之,寻而梦上天,天帝怒曰:何敢败我濯龙渊?是后民失其利,时有童谣曰:败我陂,翟子威,反乎覆,陂当复。明府兴复废业,童谣之言,将有征矣。遂署都水掾,起塘四百余里,百姓得其利。肢水散流,下合慎水,而东南径息城北,又东南入淮。谓之慎口。淮水又东,与申陂水合。水上承申陂于新息县北,东南流,分为二水。一水径深丘西,又屈径其南,南派为莲湖,水南流注于淮。淮水又左迤流结两湖,谓之东、西莲湖矣。淮水又东,右合壑水。水出白沙山,东北径柴亭西,俗谓之柴水。又东北流,与潭溪水合。水发潭谷,东北流,右会柴水。柴水又东径黄城西,故弋阳县也。城内有二城,西即黄城也。柴水又东北入于淮。谓之柴口也。淮水又东北,申陂枝水注之。水首受陂水于深丘北,东径钓台南。台在水曲之中,台北有琴台。又东径阳亭南,东南合淮。淮水又东径淮阴亭北,又东径白城南,楚白公胜之邑也。东北去白亭十里。淮水又东径长陵戍南,又东,青陂水注之。分青陂东渎,东南径白亭西,又南于长陵戍东,东南入于淮,淮水又东北合黄水,水出黄武山,东北流,本陵关水注之。水导源木陵山,西北流注于黄水。黄水又东径晋西阳城南,又东径光城南,光城左郡治。又东北径高城南,故弦国也。又东北径弋阳郡,东有虞丘郭,南有子肯庙。黄水又东北入于淮,谓之黄口。淮水又东北径褒信县故城南,而东流注也。

  又东过期思县北,县故蒋国周公之后也。《春秋》文公十年,楚王田于孟诸,期思公复遂为右司马,楚灭之以为县。汉高帝十二年,以封贲赫为侯国。城之西北隅,有楚相孙叔敖庙,庙前有碑。淮水又东北,淠水注之。水出戈阳县南垂山,西北流历阴山关,径二城间。旧有贼难,军所顿防。西北出山,又东北流,径新城戍东。又东北得诏虞水口,西北去弋阳虞丘郭二十五里。水出南山,东北流。径诏虞亭东,而北入淠水。又东北注淮,俗曰白鹭水。

  又东过原鹿县南,汝水从西北来注之。

  县即《春秋》之鹿上也。《左传》情公二十一年,宋人为鹿上之盟,以求诸侯于楚。建武十五年,世祖更封侍中、执金吾、阴乡侯阴识为侯国者也。又东过庐江安丰县东北,决水从北来注之。

  庐江,故淮南也。汉文帝十六年,别以为国。应劭曰:故庐子国也。决水自舒寥北注,不于北来也。安丰东北注淮者,穷水矣,又非决水,皆误耳。淮水又东,谷水入焉。水上承富水,东南流,世谓之谷水也。东径原鹿县故城北,城侧水南。谷水又东径富肢县故城北,俗谓之成闾亭,非也。《地理志》:汝南郡有富肢县。建武二年,世祖改封平乡侯,王霸为富陂侯。《十三州志》曰:汉和帝永元九年,分汝阴置,多陂塘以溉稻,故曰富陂县也。谷水又东,于汝阴城东南注淮。淮水又东北,左会润水,水首受富陂,东南流为高塘陂,又东,积而为陂水,东注焦陵陂。陂水北出为慎陂,肢水潭涨,引读北注汝阴,四周隍堑,下注颍水。焦湖东注,谓之润水。径汝阴县东,径荆亭北,而东入淮。淮水又东北,穷水入焉。水出六安国安风县穷谷。《春秋左传》楚救灊,司马沈尹戍与吴师遇于穷者也。川流泄注于决水之右,北灌安风之左,世谓之安风水,亦曰穷水。音戎,并声相近,字随读转。流结为陂,谓之穷陂。塘堰虽沦,犹用不辍,陂水四分,农事用康。北流注于淮。京相璠曰:今安风有穷水,北入淮。淮水又东为安风津。水南有城,故安风都尉治。后立霍丘戍,淮中有洲,俗号关洲,盖津关所在,故斯洲纳称焉。《魏书》、《国志》有曰:司马景王征田丘俭,使镇东将军、豫州刺史诸葛诞从安风津先至寿春。俭败,与小弟秀藏水草中。安风津都尉部民张属斩之,传首京都。即斯津也。

  又东北至九江寿春县西,沘水、泄水合北注之,又东,颍水从西北来流注之。

  淮水又东,左合批口。又东径中阳亭北,为中阳渡,水流浅碛,可以厉也。淮水又东流与颍口会。东南径苍陵城北,又东北流径寿春县故城西,县即楚考烈王自陈徙此。秦始皇立九江郡,治此,兼得庐江、豫章之地,故以九江名郡。汉高帝四年为淮南国,孝武元狩六年复为九江焉。文颖曰:《史记。货殖传》曰:淮以北,沛、陈、汝南、南郡为西楚,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为东楚。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长沙为南楚。是为三楚者也。淮水又北,左合椒水。水上承淮水,东北流径她城南,又历其城东,亦谓之清水,东北流注于淮水,谓之清水口者,是此水焉。

  又东过寿春县北,肥水从县东北流注之。

  淮水于寿阳县西北,肥水从城西而北入于淮,谓之肥口。淮水又北,夏肥水注之。水上承沙水于城父县、右出东南流径城父县故城南,王莽之思善也。县故焦夷之地,《春秋左传》昭公九年,楚公子弃疾迁许于夷,寔城父矣。取州来淮北之田以益之,伍举授许男田。杜预曰:此时改城父为夷,故《传》寔之者也。然丹迁城父人于陈,以夷濮西田益之,言夷田在濮水西者也。然则濮水即沙水之兼称,得夏肥之通目矣。汉桓帝永寿元年,封大将军梁冀孙桃为侯国也。夏肥水自县,又东径思善县之故城南,汉章帝章和三年分城父立。夏肥水又东为高陂,又东为大慎陂。水出分为二流,南为夏肥水,北为鸡陂。夏肥水东流,左合鸡水,水出鸡陂,东流为黄陂,又东南流,积为茅陂,又东为鸡水。《吕氏春秋》曰:宋人有取道者,其马不进,投之鸡水是也。鸡水右会夏肥水而乱流东注,俱入于淮。淮水又北径山硖中,谓之硖石。对岸山上,结二城,以防津要。西岸山上有马迹,世传淮南王乘马升仙所在也。今山之东南石上,有大小马迹十余所,仍今存焉。淮水又北径下蔡县故城东,本州来之城也。吴季札始封延陵,后邑州来,故曰延州来矣。《春秋》哀公二年,蔡昭侯自新蔡迁于州来,谓之下蔡也。淮之东岸,又有一城,即下蔡新城也。二城对据。翼带淮濆。淮水东径八公山北,山上有老子庙。淮水历潘城南。置潘溪戍。戍东侧潘溪,吐川纳淮,更相引注。又东径梁城,临侧淮川,川左有湄城。淮水左迤为湄湖。淮水又右纳洛川于西曲阳县北,水分阎溪,北绝横塘。又北径萧亭东,又北,鹊甫溪水人焉。水山东鹊甫谷,西北流径鹊甫亭南,西北流注于洛水。北径西曲阳县故城东,王莽之延平亭也。应劭曰:具在淮曲之阳,下邳有曲阳,故是加西也。洛涧北历秦墟,下注淮,谓之洛口。《经》所谓淮水径寿春县北,肥水从县东北注者也,盖《经》之谬矣。考川定土,即实为非,是曰洛涧,非肥水也。淮水又北径莫邪山西,山南有阴陵县故城。汉高祖五年,项羽自该下,从数百骑,夜驰渡淮,至阴陵,迷失道左,陷大泽,汉令骑将灌婴以五千骑追及之于斯县者也。案《地理志》,王莽之阴陆也。后汉九江郡治。时多虎灾,百姓苦之,南阳宗均为守,退贪残,进忠良,虎悉东渡江。

  又东过当涂县北,水从西北来注之。

  淮水自莫邪山,东北径马头城北,魏马头郡治也,故当涂县之故城也。

  《吕氏春秋》曰:禹娶涂山氏女,不以私害公,自辛至甲四日,复往治水。故江淮之俗,以辛壬癸甲为嫁娶日也。禹墟在山西南,县即其地也。《地理志》曰:当涂,侯国也。魏不害以图守尉,捕淮阳反者公孙勇等,汉以封之。王莽更名山聚也。淮水又东北,濠水注之,水出莫邪山东北溪。溪水西北引渎,径禹墟北,又西流注于淮。淮水又北,沙水注之,《经》所谓蒗渠也。淮之西有平阿县故城,王莽之平宁也。建武十三年,世祖更封耿阜为侯国。《郡国志》曰:平阿县有涂山。淮出于荆山之左,当涂之右,奔流二山之间而扬涛北注也。《春秋左传》哀公十年,大夫对孟孙曰: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王帛者万国。杜预曰:涂山在寿春东北。非也。余按《国语》曰:吴伐楚,堕会稽,获骨焉,节专车。吴子使来聘,且问之。客执骨而问曰:敢问骨何为大?仲尼曰:丘闻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之,其骨专车,此为大也。盖丘明亲承圣旨,录为实证矣。又案刘向《说苑。辨物》,王肃之叙孔子什二世孙孔猛所出先人书《家语》,并出此事,故涂山有会稽之名。考校群韦及方土之目,疑非此矣,盖周穆之所会矣,淮水于荆山北,水东南注之,又东北径沛郡义城县东。司马彪曰:后隶九江也。
  又东过钟离县北,《世本》曰:钟离,赢姓也。应劭曰:县故钟离子国也,楚灭之以为县。《春秋左传》所谓吴公子光伐楚,拔钟离者也。王莽之蚕富也。豪水出阴陵县之阳亭北,小屈,有石穴,不测所穷。言穴出钟乳,所未详也。豪水东北流,径其县西,又屈而南,转东,径其城南,又北历其城东,径小城而北流,注于淮。淮水又东,径夏丘县南,又东,涣水入焉。水首受蒗渠于开封县。《史记》韩釐王二十一年,使暴救魏,为秦所败,走开封者也。东南流径陈留北,又东南,西入九里注之。涣水又东南流,径雍丘县故城南,又东径承匡城,又东径襄邑县故城南,故宋之承匡襄牛之地,宋襄公之所葬,故号襄陵矣。《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七年,宋景鄯卫公孙仓会齐师,围我襄陵。十八年,惠成王以韩师败诸侯师于襄陵。齐侯使楚景舍来求成,即于此也。西有承匡城,《春秋》会于承匡者也。秦始皇以承匡卑湿,徙县于襄陵,更为襄邑。王莽以为襄平也。汉桓帝建和元年,封梁冀子胡狗为侯国。《陈留风俗传》曰:县南有涣水,故《传》曰:睢、涣之间出文章,天子郊庙御服出焉,《尚书》所谓厥篚织文者也。涣水又东南径已吾县故城南,又东径鄫城北。《春秋》襄公元年,《经》书,晋韩厥帅师伐郑,鲁仲孙蔑会齐、曹、邾、杞,次于鄫。杜预曰:陈留囊邑县东南有鄫城。涣水又东南径邵城北,新城南,又东南,左合明沟,沟水自蓬洪陂东南流,谓之明沟,下入涣水。又径毫城北。《帝王世记》曰:谷熟为南毫,即汤都也。《十三州志》曰:汉武帝分谷熟置。《春秋》庄公十二年,宋公子御说奔毫者也。涣水东径谷熟城南。汉光武建武二年,封更始子歆为侯国。又东径杨亭北。《春秋左氏传》襄公十二年,楚子囊、秦庶长无地,伐宋师于杨梁,以报晋之取郑也。京相璠曰:宋地矣。今睢阳东南三十里,有故杨梁城,今曰阳亭也,俗名之曰缘城,非矣。西北去梁国八十里。涣水又东径沛郡之建平县故城南,汉武帝元凤元年,封杜延年为侯国,王莽之田平也。又东径酂县故城南。《春秋》襄公十年,公会诸侯及齐世子光于。今其地聚是也,玉莽之酇治矣。涣水又东南径费亭南。汉建和元年,封中常侍沛国曹腾为侯国。腾,字季兴,谯人也。永初中,定桓帝策,封亭侯,此城即其所食之邑也。涣水又东径銍县故城南。昔吴广之起兵也,使葛婴下之。涣水又东,苞水注之。水出谯城北白汀陂。陂水东流径酇县南,又东,径郸县故城南。汉景帝中元年,封周应为侯国。王莽更之曰单城也。音多。又东径嵇山北,秘氏故居。嵇康本姓奚,会稽人也。先人自会稽迁于谯之酇县,改为嵇氏。取嵇字之上以为姓,盖志本也。《嵇氏谱》曰:谯有嵇山,家于其侧,遂以为氏。县,魏黄初中,文帝以酇城父、山桑、銍置谯郡,故隶谯焉。苞水东流入涣,涣水又东南径蕲县故城南。《地理志》曰:故甀乡也。汉高帝破黥布于此县,旧都尉治,王莽之蕲城也。水上有古石梁处,遗基尚存。涣水又东径谷阳县,左会八丈故渎。渎上承洨水,南流注于涣。涣水又东径谷阳戍南,又东南径谷阳故城东北,右与解水会。水上承县西南解塘,东北流径谷阳城南,即谷水也。应肋曰:城在谷水之阳,又东北流注于涣。涣水又东南径白石戍南,又径虹城南,洨水注之。水首受蕲水于蕲县,东南流径谷阳县,八丈故渎出焉。又东合长直故沟。沟上承蕲水,南会于洨。位水又东南流,径洨县故城北。县有垓下聚,汉高祖破项羽所在也。王莽更名其县曰肴城。应劭曰:洨水所出,音绞,《经》之绞也。洨水又东南,与涣水乱流而入于淮,故应劭曰:洨水南入淮。淮水又东至巉石山,潼水注之。水首受潼县西南潼陂。县故临淮郡之属县,王莽改曰成信矣。南径沛国夏丘县,绝蕲水,又南径夏丘县故城西,王莽改曰归思也。又东南流,径临潼戍西,又东南至巉石,西南入淮。淮水又东径浮山。山北对巉石山,梁氏天监中,立堰于二山之间,逆天地之心,乖民神之望,自然水溃坏矣。淮水又东径徐县南,历涧水注之。导徐城西北徐陂,陂水南流,绝蕲水。径历涧戍西,东南流注于淮。淮水又东,池水注之。水出东城县,东北流,径东城县故城南。汉以数干骑追羽,羽帅二十八骑引东城因四聩山,斩将而去,即此处也。《史记》:孝文帝八年,封淮南厉王子刘良为侯国。《地理志》:王莽更名之曰武城也。池水又东北,流历二山间,东北入于淮,谓之池河口也。淮水又东,薪水注之。水首受睢水于谷熟城东北,东径建城县故城北。汉武帝元朔四年,封长沙定王子刘拾为侯国。王莽之多聚也。蕲水又东南,径蕲县。县有大泽乡,陈涉起兵于此,篝火为狐鸣处也。南则江水出焉。薪水又东南,北八丈故读出焉。又东流,长直故沟出焉。又东入夏丘县,东绝潼水,径夏丘县故城北,又东南径潼县南,又东流入徐县,东绝历涧,又东径大徐县故城南,又东注于淮。淮水又东历客山,径盱胎县故城南。《地理志》曰:都尉治。汉武帝元朔元年,封江都易王子刘蒙之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匡武。淮水又东径广陵淮阳城南,城北临泗水,阻于二水之间。《述征记》淮阳太守治,自后置戍,县亦有时废兴也。又东北至下邳淮阴县西,泗水从西北来流往之。淮、泗之会,即角城也。左右两川,翼夹二水,决入之所,所谓泗口也。

  又东过淮阴县北,中渎水出白马湖,东北注之。淮水右岸,即淮阴也。

  城西二里有公路浦。昔袁术向九江,将东奔袁谭。路出斯浦,因以为名焉。又东径淮阴县故城北。北临淮水,汉高帝六年,封韩信为侯国。王莽之嘉信也。昔韩信去下乡面钓于此处也。城东有两冢,西者,即漂母冢也。周回数百步,高十余丈。昔漂母食信于淮阴,信王下邳,盖投金增陵以报母矣。东一陵即信母冢也。县有中渎水,首受江于广陵郡之江都县。县城临江,应劭《地理风俗记》曰:县为一都之会,故曰江都也。县有江水祠,俗谓之伍相庙也。子胥但配食耳。岁三祭,与五岳同。旧江水道也。昔吴将伐齐,北霸中国,自广陵城东南筑邗城,城下掘深沟,谓之韩江,亦曰邗溟沟,自江东北通射阳湖。《地理志》所谓渠水也,西北至未口入淮。自永和中,江都水断:其水上承欧阳埭,引江入埭,六十里至广陵城。楚、汉之间为东阳郡,高祖六年力荆国,十一年为吴城,即吴王濞所筑也。景帝四年,更名江都。武帝元狩三年,更曰广陵。王莽更名郡曰江平,县曰定安。城东水上有梁,谓之洛桥。中读水自广陵北出武广湖东、陆阳湖西。二湖东西相直五里;水出其间,不注樊梁湖。旧道东北出,至博芝、射阳二湖。西北出夹邪,乃至山阳矣。至永和中,患湖道多风,陈敏因穿樊梁湖北口,下注津湖径渡,渡十二哩,方达北口,直至夹邪。兴宁中,复以津湖多风,又自湖之南口,沿东岸二十里,穿渠入北口,自后行者不复由湖。故蒋济《三州论》曰,淮湖纡远,水陆异路,山阳不通,陈敏穿沟,更凿马濑,百里渡湖者也。自广陵出山阳白马湖,径山阳城西,即射阳县之故城也。应劭曰:在射水之阳。汉高祖六年,封楚左令尹项缠为侯国也。王莽更之曰监淮亭。世租建武十五年,封子荆为山阳公,治此,十七年为王国。城本北中郎将庾希所镇。中渎水又东,谓之山阳浦,又东入淮,谓之山阳口者也。

  又东,两小水流注之。

  淮水左径泗水国南,故东海郡也。徐广《史记音义》曰:泗水,国名。

  汉武帝元鼎四年初置,都淩。封常山宪王子思王商为国。《地理志》曰:王莽更泗水郡为水顺,淩县为生淩,淩水注之,水出淩县,东流径其县故城东,而东南流注于淮,实曰淩口也。应劭曰淩水出县西南入淮,即《经》之所谓小水者也。

  又东至广陵淮浦县,人于海。

  应劭曰:淮崖也,盖临侧淮渎,故受此名。淮水径县故城东,王莽更名之曰淮敬。淮水于县枝分,北为游水,历朐县与沐合。又径朐山西,山侧有朐县故城。秦始皇三十五年,于胸县立石海上,以为秦之东门。崔琰《述初赋》曰:倚高舻以周眄兮,观秦门之将将者也。东北海中有大洲,谓之郁洲,《山海经》所谓郁山在海中者也。言是山自苍梧徙此,云山上犹有南方草木。今郁州治。故崔珪之叙《述初赋》,言郁州者,故苍梧之山也。心悦而怪之,闻其上有仙士石室也,乃往观焉。见一道人独处,休休然不谈不对,顾非已及也。邱其《赋》所云吾夕济于郁洲者也。游水又北径东海利成县故城东,故利乡也,汉武帝元朔四年,封城阳共王子婴为侯国。王莽更之曰流泉。游水又北,历羽山西,《地理志》曰:羽山在祝其县东南。《尚书》曰:尧畴咨四岳得舜,进十六族,殛鲧于羽山,是为梼机,与驩兜、三苗、共工同其罪,故世谓之四凶。鲧既死,其神化为黄熊,入于羽渊,是为夏郊,三代祀之。故《连山易》曰:有崇伯鲧,伏于羽山之野者是也。游水又北径祝其县故城西。《春秋经》书:夏,公会齐侯于夹多。《左传》定公十年,公及齐平,会于祝其,实夹谷也。服虔曰:地二名。王莽更之曰犹亭。县之东有夹口浦,游水左径琅邪计斤县故城之西。《地理志》曰:莒子始起于此,后徙莒,有盐官,故世谓之南莒也。游水又东北径赣榆县北,东侧巨海,有秦始皇碑在山上,去海百五十步,潮水至,加其上三丈,去则三尺,所见东北倾石,长一丈八尺,广五尺,厚三尺八寸,一行十二字。游水又东北径纪鄣故城南。《春秋》昭公十九年,齐伐莒,莒子奔纪鄣。莒之妇人,怒莒子之害其夫,老而托纺焉。取其绅而夜缒,缒绝,鼓噪,城上人亦噪。莒共公惧,启西门而出,齐遂入纪。故纪子帛之国。《谷梁传》曰:吾伯姬归于纪者也。杜预曰:纪鄣,地二名。东海赣榆县东北,有故纪城,即此城也。游水东北入海,旧吴之燕岱,常泛巨海,惮其涛险,更沿溯是渎,由是出。《地理志》曰:游水自淮浦北入海。《尔雅》曰:淮别为符。游水亦枝称者也。

【译文】

  淮水发源于南阳郡平氏县胎警山,往东北流过桐柏山,《 山海经》 说:淮水发源于余山,在朝阳东、义乡西。《 尚书》 提到在桐柏山疏导淮水。《 地理志》 说:南阳平氏县,就是王莽的平善。《 风俗通》 说:南阳平氏县的桐柏山,大复山在它的东南,是淮水的发源地。淮,是均衡的意思。《 春秋说题辞》 说:淮,就是使水势保持均衡。《 释名》 说:淮,意思是围,就是说围绕扬州北界,往东直达大海。《 尔雅》 说:淮,就是水滨。但淮水和酸水都从同一个源头流出,西流就是酸水,东流就是淮水。水在地卞潜流了三十余里,从桐柏山的大复山南麓东流而出,山口就叫阳口,水南就是复阳县。阐胭说:复阳县就是胡阳的乐乡,宣帝元康元年(前65 )设县,因位于桐柏山、大复山之南,所以称为复阳。《 东观汉记》 说:朱佑少时是孤儿,被送回复阳刘氏外公家抚养。山南有淮源庙,庙前有石碑,是南阳郭苞所立;此处还有两块碑,都是汉延熹年间(158 - 167 )的太守和县令所造,文辞粗鄙拙劣,几乎令人不能卒读。《 水经》 说:往东北流过桐柏山。淮水又往东流经义阳县。县城南对固成山,山上有水,奔泻直下数丈,波涛滚滚,倾注于山坞间,形成一口巨井,称为石泉水,北流注入淮水。淮水又流经义阳县老城南边,这是义阳郡的治所,世人称为白茅城,城呈圆形而不方正。阐胭说:晋泰(太)始年间(265 - 274 ) ,划出南阳郡东部边邑安昌、平林、平氏、义阳四县设置义阳郡,郡治在安昌城。《 太康记》 、《 晋书 地道记》 也都有义阳郡,就以南阳属县义阳为郡名。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 ) ,把这地方封给北地都尉卫山,立为侯国,有九渡水注入。九渡水发源于鸡翅山,溪涧弯弯曲曲,沿溪有九个渡口。很像零阳的九渡水,所以也叫九渡。溪东山上有一条水,从山顶下流出,宽约数丈的急流,从几百丈的高崖一泻而下,注入深渊,远望像是飞动的白绢。涧水往下注入九渡水;九渡水又往北流,注入淮水。

  往东流过江夏郡平春县北边,

  淮水继续往东流,汇合了油水。油水发源于县境西南的油.溪,往东北流经平春县老城南边。汉章帝建初四年(79 ) ,把这地方封给他的儿子刘全,立为王国。油水又转弯往东流,岸北有个土洞,口径约一尺,一道泉流滔滔地向下奔泻了三丈,流入油水;乱流折向南方,然后又往东北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北流,经过城阳县老城南边。汉高帝十二年(前195 ) ,把城阳封给定侯奚意,立为侯国,这就是王莽的新利,也就是魏城阳郡的治所。淮水又往东北流,与大木水汇合,大木水发源于西北的大木山,晋车骑将军祖遨从陈留携带家眷来避难,就住在这里。水往东流,经过城阳县北边,往东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北流,在左边汇合了湖水。沿着水边溯流往西南走,到山溪尽处,就是它的源头了‘淮水又往东流,经过安阳县老城南边。古时这里是江国,姓赢,现在那地方还有个江亭。《 春秋》 :文公四年(前623 ) ,楚人灭了江国,秦伯穿上白衣,搬出宫室住到郊外去,说道:盟国灭亡了,虽然不能相救,怎敢不起怜悯之心呢?到了汉时才设县。文帝八年(前172 ) ,把那地方封给淮南厉王的儿子刘勃,立为侯国,就是王莽的均夏。淮水又往东流,到狮口汇合狮水。狮水发源于南方的大溃山,往东北流,两边汇合三条支流,乱流往北注入狮水。狮水又往北流,经过贤首山西边,又往北流,折向东南,流经仁顺城南边,此城旧时是义阳郡的治所― 义阳郡是从南阳郡分出来的。晋泰(太)始(265 一274 )初年,把它封给安平献王司马孚的长子司马望。原治所在石城山上,因为梁害怕外敌侵逼才迁到这里。梁司州刺史马仙碑没有守住,被魏夺取,置为郑州。从前常珍奇从悬瓤派了三千兵马来援救义阳行事庞定光,屯兵于狮水。狮水往东南流经金山北边;金山上树木不生,峰峦层沓峻峭。狮水继续往东流,经过义阳老城北边,城在山上,凭倚山岭而建,周围三里,是该郡昔时的治所。城南十五步,城门对面有一乱天然井泉,周围百余步,深一丈。狮水往东流经钟武县老城南边,这原是江夏的属县,就是王莽的当利县。又往东流经石城山北边,山极高峻。《 史记》 说:魏进攻冥阪;《 音义》 说:冥随,有人说在郧县箱山;按《 吕氏春秋》 ,冥阪是九塞之一。狮水流经哪县老城南边。建武年间(25 一56 ) ,世祖封邓邯为郧侯。按苏林说:龟肠,音盲。濒水又往东流经七井冈南边,又往东北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流,到了谷口。谷水发源于南方的鲜金山,往北流,有瑟水注入。瑟水发源于西南方的具山,往北流经光淹城东边,然后往北流经青山以东、罗山以西― 民间叫仙居水― 往东北流,注入谷水。谷水往东北流,注入淮水。

  又往东流过新息县南边,

  淮水往东流,经过旧时的息城南边。《 春秋左传》 :隐公十一年(前712 ) ,郑、息不睦,息侯伐郑,被郑伯打败。淮水又往东流经浮光山北边。浮光山又名扶光山,就是弋阳山,出产名贵的宝玉及黑石,可以做棋子。山峰倒映于长淮,常有光辉。淮水又往东流,经过新息县老城南边。应劭说:息后来向东方迁徙,所以加新字叫新息,就是王莽的新德,光武帝十九年(43 )把这地方封给马援,立为侯国。外城北门内,有新息长贾彪庙,庙前有石碑:朝南还有魏汝南太守程晓碑。魏太和年间(477 - 499 ) ,蛮人田益宗归顺效忠,于是就设置东豫州,任命田益宗为刺史。淮水继续往东流,汇合了慎水。慎水发源于慎阳县西边,往东流经慎阳县老城南边,慎阳就是因水而得名的。汉高帝十一年(前196 )将慎阳封给栗说,立为侯国。颖阴刘陶当县长时,大力推行政事和教化,因而道不拾遗。后来刘陶因病辞官,童谣唱道:心里郁郁不乐,怀念我们的刘君。他什么时候再来呵?使我们百姓安宁!他是如此受到人民的怀念。应肋说:慎水发源于此,往东北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流,汇聚成憔破;阪水又往东南流,就是上慎破;又往东流是中慎破;又往东南流是下慎破,都同鸿却破的水一起散流。这片破塘上口引入淮水,左边连结鸿破。汉成帝时,翟方进上奏朝廷毁去此破。建武年间(25 一56 ) ,汝南太守邓晨立意修复,知道许伟君熟悉水脉,就请他来商议。许伟君说:成帝采纳翟方进建议毁堤后,不久就梦见自己上了天,天帝发怒道:你怎敢毁坏我洗龙的深潭!从此老百姓就得不到水利的好处了。当时童谣说:有个翟子威,毁坏我塘堤。一反又一覆,塘堤该修复。贤明的知府兴工修复废弃的破塘,童谣里的话就要应验了。于是指派了都水椽筑塘四百余里,百姓都受到水利之益。塘水散流,往下与慎水汇合,然后往东南流经息城北边,又往东南注入淮水,汇流处叫慎口。淮水继续往东流,与申破水汇合。此水上口在新息县承接申阪,往东南流,分成两条:一条流经深丘西边,然后转弯流经丘南;南支即莲湖水,往南流注入淮水。淮水又向左岸分支流出,把两口湖连结起来,称为东莲湖和西莲湖。淮水又往东流,在右边汇合了壑水。壑水发源于台沙山,往东北流过柴亭西边,俗称柴水;又往东北流,与潭溪水汇合。潭溪水发源于潭谷,往东北流,在右边与柴水汇合。柴水又往东流经黄城西边,就是旧时的弋阳县。城内又有二城,西边就是黄城。柴水又往东北流,注入淮水,汇流处叫柴口。淮水又往东北流,有申破的支流注入。这条支流上口在深丘以北引入破水,往东流经钓台南边,钓台就在水湾中间,北面是琴台。又往东流经阳亭南边,往东南与淮水汇合。淮水又往东流过淮阴亭北边;又往东流经白城南边,这里原是楚国白胜公的食邑,东北离白亭十里。淮水又往东流经长陵戍南边,又往东流,有青破水注入。阪水分出青破东读,往东南流经白亭西边,又往南流,在长陵戍东边往东南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北流,汇合了黄水。黄水发源于黄武山,往东北流,有木陵关水注入;木陵关水发源于木陵山,往西北流,注入黄水。黄水又往东流经晋西阳城南边,又往东流经光城南边,这是光城左郡的治所。又往东北流经高城南边,这里是昔时的弦国。又往东北流经弋阳郡东边,这里有虞丘,城南有子青庙。黄水又往东北注入淮水,汇流处叫黄口。淮水又往东北流,经过褒信县旧城南边,往东方流去。

  又往东流过期思县北边,

  期思县就是旧时的蒋国,是周公后裔的居地。《 春秋》 :文公十年(前617 ) ,楚王在孟诸打猎,期思公复遂当右司马。楚国并吞了蒋国,设置为县。汉高帝十二年(前195 ) ,把这地方封给责赫,立为侯国。城内西北角,有楚国宰相孙叔敖庙,庙前有碑。淮水又往东北流,有得水注入,溟水发源于弋阳县南垂山,往西北流经阴山关,流过二城中间。从前因盗匪为患,有军队在这里驻防。溪涧往西北流出山间,然后转向东北,流经新城戍东边;又往东北流,有诏虞水口,水口西北距弋阳虞丘郭二十五里。诏虞水发源于南山,往东北流经诏虞亭东边,往北注入溟水。又往东北流,注入淮水,俗称白鹭水。

  又往东流过原鹿县南边,汝水从西北流来注人。

  原鹿县就是《 春秋》 所说的鹿上。《 左传》 :僖公二十一年(前639 ) ,宋人召集鹿上之盟,要求楚国同意诸侯参加。建武十五年( 39 ) ,世祖将该县改封给侍中、执金吾阴乡侯阴识,立为候国。又往东流过庐江郡安丰县东北,决水从北方流来注人。

  庐江,就是旧时的淮南。汉文帝十六年(前164 ) ,分立为国。应肋说:就是旧时的庐子国。决水是从舒萝往北流注,而不是从北方流来的。在安丰往东北注入淮水的是穷水,也不是决水,《 水经》 都弄错了。淮水又往东流,谷水注入。谷水上流承接富水,往东南流,世人称为谷水。往东流经原鹿县老城北边,城在南岸水滨。谷水又往东流,经过富破县老城北边,俗称成间亭,是搞错了的。按《 地理志》 ,汝南郡有富肢县,建武二年(26 ) ,世祖改封平乡侯王霸为富破侯。《 十三州志》 说:汉和帝永元九年(97 ) ,分汝阴而置,因为破塘很多,可以灌溉水稻,所以称为富肢县。谷水又往东流,在汝阴城东南注入淮水。淮水义往东北流,在左边汇合了润水。润水上口引入富破的水,往东南流就是高塘破,又往东流,积聚成破塘。水流往东注入焦陵破,破水北出就是酮破。破水上涨时,循水渠往北流向汝阴,流经四周的护城河,然后注入颖水。焦湖往东流,称为润水,流经汝阴县东边,流过荆亭北边,往东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北流,有穷水注入。穷水发源于六安国安风县的穷谷。《 春秋左传》 ;楚国援救潜,司马沈尹戍与吴军在穷相遇。川流泄注于决水的右岸,往北灌溉安风县左边,世人称为安风水,又叫穷水。穷,音戎,读音相近,于是字也随读音而转了。水流积聚成破塘,称为穷破。堤塘虽然湮没了,但水仍在发挥作用。破水四方分用,耕作农田带来丰收。塘水往北流,注入淮水。京相瑶说:现在安风有穷水,往北流入淮水。淮水又往东流,就是安风津。水南有城,是旧时安风都尉的治所,后来建立了霍丘戍。淮水中央有个沙洲,俗称关洲,因为设有水路关口,洲也因而得名。《 魏书 国志》 有一段话说:司马景王征讨母丘俭,派遣镇东将军、豫州刺史诸葛诞从安风津先到寿春。母丘俭战败,和小弟秀躲藏在水草里。安风津都尉管区平民张属杀了他,把首级传送到京城。这件事就发生在这个渡口。

  又往东北到九江郡寿春县西边,此水、泄水汇合后往北注人。又往东流,颖水从西北方流来注人。

  淮水继续往东流,左岸在批口汇合了批水;又往东流经中阳亭北边,就是中阳渡,石滩水浅,可以涉水过河。淮水又往东流,汇合于颖口,往东南流经苍陵城北边,又往东北流经寿春县老城西边。楚考烈王就是从陈迁到这里的。秦始皇设置九江郡,治所就在寿春县,因为还有庐江、豫章等地划入该郡,因而以九江为郡名。汉高帝四年(前203 ) ,这里是淮南国;孝武帝元狩六年(前117 ) ,又恢复为九江。文颖说:《 史记 货殖列传》 说:淮水以北,沛、陈、汝南、南郡是西楚;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是东楚;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长沙是南楚;这就是三楚。淮水又往北流,在左边汇合了椒水。椒水上流承接淮水,往东北流经她城南边,又流过城东,也叫清水,然后往东北流去,注入淮水。清水口一名,就是因此而来的。

  又往东流过寿春县北边,肥水从该县东北流来注人。

  淮水流到寿阳县西北,肥水从城西而来,往北注入淮水,汇流处叫肥口。淮水又往北流,夏肥水注入。夏肥水上流从城父县承接沙水,向右边流出,往东南流经城父县老城南边。城父就是王莽的思善。城父县从前是焦夷的地区。《 春秋左传》 :昭公九年(前533 ) ,楚公子弃疾把许人迁徙到夷,以充实城父的人口。他划过州来、淮北的田来添补城父,伍举把田分给许男。杜预说:那时把城父改名为夷,所以《 左传》 要交代一下。然丹把城父人迁到陈,划过夷淮西的田来添补它― 这里说的是夷在淮水以西的田亩。照此看来,淮水也就是沙水的别名,而夏肥则是通称了。汉桓帝永寿元年(155 )将城父封给大将军梁冀的孙子梁桃,立为侯国。夏肥水又从城父县往东流,经过思善县老城南边,思善县是汉章帝章和三年从城父分出设县的。夏肥水又往东流是高破,又往东流是大涤破,出破后水流分为两条:南流是夏肥水,北流是鸡破。夏肥水往东流,在左边汇合了鸡水。鸡水出自鸡破,往东流就是黄破,又往东南流,积聚成为茅破,又往东流就是鸡水。《 吕氏春秋》 说:宋人有个过路的,所乘的马不肯前进,就把它投入鸡水。鸡水在右边与夏肥水汇合,乱流往东奔泻,都注入淮水。淮水继续往北流,穿过山峡,称为砍石。两边对岸山上,筑了两座城来防守这航道上的要地。西岸山上有马脚印,民间传说这是淮南王乘马升仙的地方。如今山岭东南岩上,有大大小小的马脚印十多处仍然存在。淮水又往北流,经过下蔡县老城东边,这本是州来的城。吴季札初封于延陵,以后又封于州来,所以叫延州来。《 春秋》 哀公二年(前493 ) ,蔡昭侯自新蔡迁到州来,于是又叫下蔡。淮水东岸还有一座城,就是下蔡新城。这两座城互相对峙,各据于淮水的两岸。淮水往东流经八公山北边,山上有老子庙。淮水流经潘城南边,设有潘城戍。这个边防城堡东濒潘溪,潘溪下注淮水,淮水升涨则倒灌,顺逆往来交互相通。又往东流经梁城,城在淮水旁,水左有泥城;淮水向左分支流出就是循湖。到西曲阳县北,淮水又在右边接纳了洛川。川流分出一条叫阎溪,北流穿过横塘,又往北流经萧亭东面,又往北流,有鹊甫溪水注入。

  鹊甫溪水发源于东鹊甫谷,往西北流经鹊甫亭南边,往西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往北流经西曲阳县老城东边,就是王莽的延平亭。应肋说:西曲阳县是在淮曲之阳;因为下邢也有曲阳,所以称为西曲阳。洛涧往北流经秦墟,往下注入淮水,汇流处叫洛口。《 水经》 说淮水流经寿春县北边,肥水从县城东北注入,却弄错了。核查河流及其所经的地域,与实地相对照并非如此― 这是洛涧,不是肥水。淮水又往北流经莫邪山西边,山南有阴陵县老城。汉高祖五年(前202 ) ,项羽从该下带了几百人马连夜奔驰渡淮,到阴陵迷了路,往左行陷入大泽。汉将灌婴带了五千人马直追到该县方才追上。按《 地理志》 ,这就是王莽的阴陆,也是后汉九江郡的治所。当时多虎灾,百姓深以为苦。南阳宗均当太守,赶走贪官暴吏,任用忠良之士,于是老虎全都渡江东去。又往东流过当涂县北边,泗水从西北流来注人。

  淮水从莫邪山往东北流经马头城北,这是魏马头郡的治所,也是旧时当涂的老城。《 吕氏春秋》 说:禹娶涂山氏的女儿,不以私事妨碍公事,自辛至甲,一连四日为治水而往来奔走。所以江淮一带的风俗,以辛、壬、癸、甲这四日作为嫁女娶亲的日子。禹墟在山的西南面,当涂县就在那地方。《 地理志》 说:当涂是侯国,魏不害在困当守尉,追捕淮阳谋反的公孙勇等人,汉就把这地方封给他;王莽改名为山聚。淮水又往东北流,有壕水注入,壕水发源于莫邪山东北的溪涧,溪水往西北引入沟水,流经禹墟北面,又往西流,注入淮水。淮水继续往北流,有沙水注入,就是《 水经》 所说的菠蔼渠。淮水西有平阿县老城,就是王莽的平宁。建武十三年(37 ) ,世祖把这地方改封给耿阜,立为侯国。《 郡国志》 说:平阿县有涂山,淮水从荆山左边、当涂右边流出,在两山之间奔流,激起滚滚波涛往北流去。《 春秋左传》 :哀公十年(前485 ) , 大夫对孟孙说:禹在涂山大会诸侯,手执玉帛的与会者多达万国。杜预说:涂山在寿春东北。他弄错了。我按《 国语》 说:吴攻楚,掘毁会稽,获得大骨,骨节可以装一辆车子。吴子的使者前来修好和问候,客人握着骨头间道:请问哪种骨头最大?仲尼说:我听说古时禹在会稽山召集群神,防风氏迟到,禹把他杀了,他的骨头可以装满一辆车子,这骨头算是很大了。左丘明亲耳听到圣人的话,他的记载是确凿的证据。又按刘向《 说苑 辨物》 ,王肃叙述孔子廿二世孙孔猛出示祖先的《 家语》 ,也提到这件事。所以涂山也有会稽这名字,但考证各种典籍及地方上的土名,又怀疑并非此地。这可能是周穆王会战的地方。淮水流到荆山北面,泄水往东南注入淮水。又往东北流,经过沛郡义城县东边。司马彪说:义城县以后隶属九江郡。

  又往东流过钟离县北边,

  《 世本》 说:钟离,姓赢。应肋说:钟离县是旧时钟离子国,楚把它灭了,设置为县。《 春秋左传》 就说到吴公子光伐楚,攻下钟离。钟离也就是王莽的蚕富。豪水发源于阴陵县的阳亭北边,小弯处有个石洞,深不可测,听说洞中有钟乳,详情不清楚。豪水往东北流经钟离县西边,又转向南方,往东流经城南,又往北流经城东,经过小城,北流注入淮水。淮水继续往东流,经过夏丘县南边;又往东流,有涣水注入,涣水上流在开封县承接菠蔼渠。《 史记》 :韩厘王二十一年(前275 ) ,派遣暴戴去援魏,被秦打败,暴载逃向开封。涣水往东南流经陈留北边,又往东南流,又有一条支流… … 注入。涣水又往东南流,经过雍丘县老城南边,又往东流经承匡城,又往东流经襄邑县老城南边。从前这是宋承匡、襄牛一带地方,宋襄公就葬在这里,所以叫襄陵。《 竹书纪年》 :梁惠成王十七年(前353 ) ,宋景截、卫公孙仓联合齐军包围我国襄陵。十八年(前352 ) ,惠成王因韩军在襄陵打败诸侯军,齐侯派遣楚景舍来求和,就是这地方。西边有承匡城,就是《 春秋》 所说的在承匡会合。秦始皇因承匡地势低洼潮湿,把县治迁到襄陵,改名为襄邑。王莽时称为襄平。汉桓帝建和元年(147 ) ,把襄陵封给梁冀的儿子胡狗,立为侯国。《 陈留风俗传》 说;县南有涣水。所以该书又说:睢水、涣水之间是创制礼乐法度的地方,皇帝的郊坛、宗庙、御服都是在这里制定出来的。就是《 尚书》 里所说的:竹篮里装的绩绵编织成花纹入贡。涣水又往东南流,经过巳吾县老城南边,又往东流过都城北边。《 春秋》 :襄公元年(前572 ) 《 经》 文里记载,晋国韩厥率兵征讨郑国,鲁国仲孙蔑与齐、曹、邻、祀诸侯军相会合,就在都歇宿。杜预说:陈留襄邑县东南有部城。涣水又往东南流过郡城北边、新城南边,又往东南流,在左边汇合明沟― 沟水从蓬洪破往东南流,称为明沟― 往下注入涣水。又流经毫城北边。《 帝王世纪》 说:毁熟即南毫,是商汤的国都。南毫,《 十三州志》 说:汉武帝分毁熟而设置。《 春秋》 :庄公十二年(前682 ) ,宋公子御说逃奔到毫,涣水往东流经毁熟城南。汉光武帝建武二年(26 ) ,把毁熟封给更始帝之子欲,立为侯国。又往东流过杨亭北边。《 春秋左氏传》 :襄公十二年(前561 ) , 楚子囊、秦庶长无地伐宋,进军杨梁,以报复晋国攻郑国。京相潘说:这是宋的地方。现在唯阳东南三十里还有杨梁旧城,今名阳亭。俗称缘城是不对的。此城西北距梁国八十里。涣水又往东流,经过沛郡建平县老城南边。汉昭帝元凤元年(前80 ) ,把建平封给杜延年,立为侯国,就是王莽的田平。又往东流过娜县老城南边。《 春秋》 :襄公十年(前563 ) ,襄公在都会见诸侯和齐世子光,那地方就是今天的都聚,也就是王莽的娜治。涣水又往东南流经费亭南。汉建和元年(147 ) ,把这地方封给中常侍沛国曹腾,立为侯国。曹腾字季兴,谁人。永初年间(107 - 113 ) ,确定桓帝的政策,封亭侯,此城就是他的食邑。涣水又往东流经锉县老城南边。从前吴广起兵,派遣葛婴攻下此城。涣水又往东流,有苞水注入。苞水发源于谁城北面的白汀破,破水往东流经嘟县南边,又往东流经郸县老城南边。汉景帝中元元年(前149 ) ,将这地方封给周应,立为侯国,王莽改名为单城― 单,读作多。又往东流经稽山北边,这是稽氏的故居。秘康本姓奚,会稽人。稽氏祖先从会稽迁徙到谁郡的锉县,改姓为稽,以稽字上部作为姓氏,以表示其原籍。《 稽氏谱》 说:谁有秘山,在山边定居下来,就以山为姓氏。魏黄初年间(220 -226 ) ,文帝以榔、城父、山桑、锤设置谁郡,所以锤县隶属于谁。苞水往东流注入涣水后,涣水继续往东南流,经过薪县老城的南边。薪县,《 地理志》 说:就是旧时的甄乡。汉高帝在这里打败了默布。薪县从前是都尉治所,就是王莽的薪城。古时水上有石桥,遗址还在。涣水又往东流经毁阳县,在左边汇合了八丈故读,此渠上承佼水,往南注入涣水。涣水又往东流经毁阳戍南,又往东南流经毁阳老城东北,在右边与解水汇合。解水上流承接毁阳县西南的解塘,往东北流经毁阳城南边,就是谷水。应劫说:城在谷水之阳。又往东北流,注入涣水。涣水又往东南流经白石戍南边,又流经虹城南边,汇合了佼水。佼水上流在薪县承接薪水,往东南流经毁阳县。八丈故读就从这里分支流出。又往东流,汇合了长直故沟。故沟上承薪水,南流与佼水汇合。佼水又往东南流过佼县老城北边。县内有该下聚,就是汉高祖大败项羽的地方。王莽改县名为肴城。应劭说;这是佼水的发源地。佼,音绞,把经纱绞合的绞。佼水再往东南流,与涣水一同乱流注入淮水。所以应劭说:佼水南流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流到蠕石山,有撞水注入。渔水上口承接渔县西南的撞破。撞县旧时是临淮郡的属县,王莽改名为成信。南流经沛国的夏丘县,横穿过薪水,又南流经夏丘县老城西边,王莽改名为归思。又往东南流经临撞戍西边;又往东南流到蠕石西边,然后南流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流过浮山。浮山北对峰石山。梁氏天监年间(502 一519 ) ,在两山间筑堰,违逆了天地的心意,背离了人神的愿望,当然要被洪水冲垮了。淮水又往东流经徐县南边,有历涧水注入。历涧水自徐城西北的徐破引出,南流横穿过薪水,经历涧戍西,往东南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流,有池水注入。

  池水发源于东城县,往东北流经东城县老城南边。汉军以骑兵数千追击项羽,项羽率领二十八名骑兵去东城,利用四馈山地势杀了几名汉将突围而去,就是这地方。《 史记》 孝文帝八年(前172 ) ,将它封给淮南厉王的儿子刘良,立为侯国。《 地理志》 :王莽将它改名为武城。池水往东北流经二山间,往东北注入淮水,汇流处叫池河口。淮水继续往东流,有薪水注入。薪水在毁熟城东北上承睢水,往东流经建城县老城北边。汉武帝元朔四年(前125 ) ,将这地方封给长沙定王的儿子刘拾,立为侯国.,就是王莽的多聚。薪水又往东南流经薪县,县内有大泽乡,陈涉在这里起兵,就是簧火发出狐鸣的地方。南面是佼水所出处。薪水又往东南流,北八丈故读从这里流出。又往东流,长直故沟从这里流出;又往东流入夏丘县,往东穿过渔水,流过夏丘老城北边,又转向东南流经渔县南边,又往东流进入徐县,东穿历涧,然后往东流经大徐县老城南边,往东注入淮水。淮水又往东流经客山,流过盯胎县老城南边。《 地理志》 说:盯胎是都尉治所。汉武帝元朔元年(前128 ) ,封给江都易王的儿子刘蒙之,立为侯国,王莽改名为匡武。淮水又往东流,经过广陵淮阳城南边。此城北频泗水,被阻隔于二水之间。《 述征记》 说:这是淮阳太守治所,以后设置边防城堡,县也时立时废。

  又往东北流,到下邱郡淮阴县西边,泗水从西北流来注人。淮水与泗水汇合的地方有城,就是角城。川流在角城左右两侧流过,城被夹在两水中间;泗水入淮的地方,就是所谓泅口。又往东流过淮阴县北边,中读水出自白马湖,往东北注人淮水。淮阴坐落在淮水右岸,城西二里有公路浦。从前袁术(字公路)去九江,即将往东投奔袁谭,途经此浦,因而得名。又往东流经淮阴县老城北边,此城北濒淮水。汉高帝六年(前201 ) ,将淮阴封给韩信,立为侯国,就是王莽的嘉信。从前韩信去下乡,曾在这里钓鱼。城东有两座坟,西面就是漂母坟,周围几百步,高十余丈。从前漂母在淮阴送饭给韩信吃,韩信封王于下邱时,赠金给漂母,又扩建她的坟墓,以报她的一饭之恩。东边是韩信母亲墓,县内有中读水,上口在广陵郡江都县承接江水,县城濒江。应肋《 地理风俗记》 说:江都县是一都中人文荟萃之地,所以叫江都。县内有江水祠,俗称伍相庙,不过伍子青在庙中只是处于附带享祭的地位。祭祀每年三次,与五岳相同。这是大江的旧水道。从前吴将伐齐,在北方称霸中国,就从广陵城东南筑邢城,在城下掘深沟,称为韩江,又叫邢溟沟,从大江往东北通射阳湖,就是《 地理志》 所渭渠水。此沟往西北流向末口,注入淮水。永和(345 - 356 )以后,江都水断流了。此水上流承接欧阳棣,把江水引入堰中,由此去广陵城六十里。广陵在楚、汉对峙时是东阳郡,高祖六年(前201 )是荆国,十一年(前196 )是吴城,城是吴王滇所筑。景帝四年(前153 )改名江都,武帝元狩三年(前120 )又改为广陵,王莽再次改名,郡称江平,县名定安。城东水上有桥,叫洛桥。中读水从广陵北面的武广湖东边、陆阳湖西边流过,两湖东西相距五里,水就从两湖中间流出,下注樊梁湖。旧水道向东北伸展,到博芝、射阳二湖,往西北从夹邪直通到山阳。到了永和年间(345 ? 356 ) ,苦于湖中水路多风,因此陈敏凿穿樊梁湖北口,往下注入津湖过渡,渡湖十二里,才到津湖北口,由此可直达夹邪。兴宁年间(363 一365 )又因津湖多风,又从湖的南口沿东岸二十里凿渠通北口,自此以后,行旅就不再从湖里走了。所以蒋济《 三州论》 说:淮水离津湖曲折而遥远,水行陆行道路不同,不能到达山阳,陈敏因而开凿运河,又凿马獭,百里渡湖。从广陵取道山阳白马湖,经过山阳城西边,就是射阳县老城。应劫说:城在射水北边。汉高祖元年(前206 ) ,将该县封给楚左令尹项缠,立为侯国。王莽改名为监淮亭。世祖建武十五年(39 ) ,封他的儿子刘荆为山阳公,治所就在这里,十七年升格为王国。此城原由北中郎将庚希镇守。中读水又往东流,经过一处地方叫山阳浦,又往东注入淮水,汇流处叫山阳口。

  又往东流,有两条小水流来注入。

  淮水左边流经泗水国南,就是旧时的东海郡。徐广《 史记音义》 说:泗水是国名,汉武帝元鼎四年(前113 )开始设置,定都于凌,封给常山宪王的儿子思王商,立为王国。《 地理志》 说:王莽把泗水郡改名为水顺,把凌县改名为生凌。凌水在这里注入。凌水发源于凌县,往东流经老城东边,然后往东南注入淮水,汇流处叫凌口。应韵说:凌水发源于凌县西南部,流注入淮水,就是《 水经》 里说的小水。

  又往东流到广陵郡淮浦县,注人大海。

  应肋说:淮浦就是淮水岸边,因为濒临淮水,所以叫淮浦。淮水流经淮浦县老城东边,王莽改名为淮敬。淮水在县内分出支流,北流的是游水,流过驹县与沐水汇合,又流经胸山西边,山旁有朐县老城。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 ) ,在朐县海上立石,作为秦的东门。崔淡《 述初赋》 说:凭倚着高高的船头环顾四方,眺望着巍峨雄伟的秦门。东北方海中有个大岛,称为郁洲。《 山海经》 说郁山坐落在大海之中,说此山是从苍梧移到这里来的,山上还有南方的草木。现在是郁州的治所,所以崔季硅在《 述初赋》 的序中,说郁洲从前是苍梧的山峰,心里喜欢它又感到好奇,闻说山上有修仙者的石室,于是就前往参观。看到有个道人悠然独处,不开口也不答话,看来是无法接近他的。这就是赋中所说的:晚间我渡海到郁洲。游水又往北流,经过东海郡利成县老城东边,就是旧时的利乡。汉武帝元朔四年(前125 ) ,将该县封给城阳共王的儿子婴,立为侯国,王莽改名流泉。游水又往北流经羽山西。《 地理志》 说:羽山在祝其县东南。《 尚书》 说:从前尧征询四岳,才得到舜,他起用十六族,在羽山杀了鲸― 就是祷机。鲸与骥兜、三苗、共工罪状相同,所以世人称为四凶。鲸死后灵魂化作黄熊,投入羽渊,是夏代郊祭的地方,三代都祭祀他。所以《 连山易》 说:有崇伯鲸潜伏在羽山的荒野。游水又往北流经祝其县老城西边。《 春秋经》 载:夏天,定公在夹谷会见齐侯。《 左传)) : 定公十年(前500 ) ,定公与齐议和,在祝其相会晤― 祝其就是夹谷。服虔说:这个地方有两个地名。王莽改名为犹亭。县东有夹口浦。游水左岸流经琅呀计斤县老城西边。《 地理志》 说:营子开始时是在这里兴起的,后来迁到营,那里驻有盐官,所以世人称为南苔。游水又往东北流过赣榆县北边,县城东濒大海。山上有秦始皇碑,离海一百五十步。潮水来时,涨到石碑上方三丈,潮退时降为三尺。看得见一块向东倾斜的石碑,长一丈八尺,宽五尺,厚三尺八寸,碑上刻有十二字,排成一行。游水又往东北流经纪郭老城南边。《 春秋》 昭公十九年(前523 ) ,齐伐营,苔子逃奔到纪郭。营有个女人愤恨苔子害了她的丈夫,到了老年,她寄身纪郭纺织,拿了麻,乘夜从城头放下,放到了头就呐喊起来,城上的人也跟着呐喊。营共公吓得打开西门逃走,于是齐军就进入纪郭城内。纪彰就是旧时纪子帛的封国。《 毁梁传》 说:我们的伯娅出嫁于纪。杜预说:纪彰,这地方有两个地名。东海赣榆县东北有个老纪城,就是这座城。游水往东北流,注入大海。从前吴国的燕岱常在大海划船,害怕波涛险恶,转而沿河来往,就是从这里出发的。《 地理志》 说:游水从淮浦北边入海。《 尔雅》 说:淮水分支流出是浒水。游水也是支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