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经注

卷二十九

  沔水与江合流,又东过彭蠡泽,《尚书。禹贡》汇泽也。郑玄曰:汇,回也。汉与江斗,转东成其泽矣。又东北出居巢县南,古巢国也。汤伐桀,桀奔南巢,即巢泽也。《尚书》周有巢伯来朝。《春秋》文公十二年,夏,楚人围巢。巢,群舒国也。舒叛,故围之。永平元年,汉明帝更封菑丘侯刘般为侯国也。江水自濡须口又东,左会栅口,水导巢湖,东径乌上城北,又东径南谯侨郡城南,又东绝塘径附农山北,又东,左会清溪水,水出东北马子砚之清溪也。东径清溪城南,屈而西南,历山西南流,注栅水,谓之清溪口。栅水又东,左会白石山水,水发白石山西,径李鹊城南,西南注栅水。栅水又东南,积而为窦湖,中有洲,湖东有韩综山,山上有城。山北湖水东出,为后塘北湖,湖南即塘也。塘上有颖川侨郡故城也。窦湖水东出,谓之窦湖口。东径刺史山北,历韩综山南,径流二山之间,出王武子城北,城在刺史山上。湖水又东径右塘穴北,为中塘,塘在四水中。水出格虎山北,山上有虎山城,有郭僧坎城,水北有赵祖悦城,并故东关城也。昔诸葛恪帅师作东兴堤,以遏巢湖,傍山筑城,使将军全端、留略等,各以千人守之。魏遣司马昭督镇东诸葛诞,率众攻东关三城,将毁堤遏,诸军作浮梁,陈堤上,分兵攻城。恪遣冠军丁奉等,登塘鼓噪奋击,朱异等以水军攻浮梁。魏征东胡遵军士争渡,梁坏,投水而死者数千。塘即东兴堤,城亦关城也。栅水又东南径高江产城南,胡景略城北,又东南径张祖禧城南,东南流,屈而北径郑卫尉城西。魏事已久,难用取悉,推旧访新,略究如此。又北委折蒲,浦出焉。栅水又东南流注于大江,谓之栅口。

  又东过牛渚县南,又东至石城县,《经》所谓石城县者,即宣城郡之石城县也。牛渚在姑熟、乌江两县界中,于石城东北减五百许里,安得径牛渚而方届石城也?盖《经》之谬误也。分为二:其一东北流,其一又过毗陵县北,为北江。《地理志》,毗陵县,会稽之属县也。丹徒县北二百步有故城,本毗陵郡治也。旧去江三里,岸稍毁,遂至城下。城北有扬州刺史刘繇墓,沦于江。江即北江也,《经》书为北江则可,又言东至余姚则非,考其径流,知《经》之误矣。《地理志》曰:江水自石城东出,径吴国南,为南江。江水自石城东入为贵口,东径石城县北。晋太康元年立,隶宣城郡。东合大溪。溪水首受江北,径其县故城东,又北入南江。南江又东,与贵长池水合。水出县南郎山,北流为贵长池。池水又北注于南江。南江又东,径宣城之临城县南,又东合泾水,南江又东,与桐水合。又东径安吴县,号曰安吴溪。又东,旋溪水注之。水出陵阳山下,径陵阳县西,为旋溪水。昔县人阳子明钓得白龙处。后三年,龙迎子明上陵阳山,山去地千余丈。后百余年,呼山下人,令上山半,与语溪中。子安问子明钓车所在。后二十年,子安死,山下有黄鹤栖其冢树,鸣常呼子安,故县取名焉。晋咸康四年,改曰广阳县。溪水又北,合东溪水,水出南里山,北径其县东。桑钦曰:淮水出县之东南,北入大江。其水又北历蜀由山,又北,左合旋溪,北径安吴县东。晋太康元年分宛陵立。县南有落星山,山有悬水,五十余丈,下为深潭。潭水东北流,左入旋溪,而同注南江。南江之北,即宛陵县界也。南江又东径宁国县南。晋太康元年分宛陵置。南江又东径故鄣县南,安吉县北。光和之末,天下大乱,此乡保险守节,汉朝嘉之。中平二年,分故鄣之南乡以为安吉县。县南有钓头泉,悬涌一仞,乃流于川。川水下合南江,南江又东北为长渎历湖口。南江东注于具区,谓之五湖口。五湖谓长荡湖、太湖、射湖、贵湖、滆湖也。郭景纯《江赋》曰:注五湖以漫漭。盖言江水经纬五湖而苞注太湖也。是以左丘明述《国语》曰:越伐吴,战于五湖是也。又云范蠡灭吴返,至五湖而辞越,斯乃太湖之兼摄通称也。虞翻曰:是湖有五道,放曰五湖。韦昭曰:五湖,今太湖也,《尚书》谓之震泽;《尔雅》以为具区,方圆五百里,湖有苞山,《春秋》谓之夫椒山,有洞室,入地潜行,北通琅邪冢武县,俗谓之洞庭。旁有青山,一各夏架山,山有洞穴,潜通洞庭。山土有石鼓,长丈余,鸣则有兵。故《吴记》曰:太湖有苞山,在国西百余里,居者数百家,出弓弩材。旁有小山,山有石穴,南通洞庭,深远莫知所极。三苗之国,左洞庭,右彭蠡,今宫亭湖也。以太湖之洞庭对彭蠡则左右可知也。余接二湖俱以洞庭为目者,亦分为左右也,但以趣瞩为方耳。既据三苗,宜以湘江为正,是以郭景纯之《江赋》云:爱有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潜达旁通,幽岫窈窕。《山海经》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区,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谢康乐云:《山海经》浮玉之山,在句余东五百里,便是句余县之东山,乃应入海。句余,今在余姚鸟道山西北,何由北望具区也?以为郭于地理甚昧矣。言洞庭南口有罗浮山,高三千六百丈。浮山东石楼下,有两石鼓,叩之清越,所谓神钲者也。事备《罗浮山记》。会稽山宜直湖南,又有山阴溪水入焉。山阴西四十里,有二溪:东溪广一丈九尺,冬暖夏冷;西溪广三丈五尺,冬冷夏暖。二溪北出,行三里,至徐村,合成一溪,广五丈余,而温凉又杂,盖《山海经》所谓苕水也。北径罗浮山,而下注于太湖,故言出其阴,入于具区也。湖中有大雷、小雷三山,亦谓之三山湖,又谓之洞庭湖。杨泉《五湖赋》曰:头首无锡,足蹄松江,负乌程于背上,怀太吴以当胸,昨岭崔嵬,穹隆纡曲。大雷、小雷湍波相逐,用言湖之苞极也。太湖之东,吴国西十八里,有岞岭山。俗说此山本在太湖中,禹治水,移进近吴。又东及西南有两小山,皆有石如卷笮,俗云禹所用牵山也。太湖中有浅地,长老云是笮岭山蹠。自此以东差深,言是牵山之沟。此山去太湖三十余里,东则松江出焉,上承太湖,更径笠泽,在吴南松江左右也。《国语》曰:越伐吴,吴御之笠泽,越军江南,吴军江北者也。虞氏曰:松江北去吴国五十里,江侧有丞、胥二山,山各有庙。鲁哀公十三年,越使二大夫畴无余、讴阳等伐吴,吴人败之,获二大夫,大夫死,故立庙于山上,号曰丞、胥二王也。胥山上今有坛石,长老云,胥神所治也。下有九折路,南出太湖,阖闾造,以游姑胥之台以望太湖也。松江自湖东北流,径七十里,江水歧分,谓之三江口。《吴越春秋》称:范蠡去越,乘舟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者也。此亦别为三江五湖,虽名称相乱,不与《职方》同。庾仲初《扬都赋注》曰:今太湖东注为松江,下七十里有水口。分流:东北入海为娄江,东南入海为东江,与松江而三也。《吴记》曰:一江东南行七十里,入小湖,为次溪,自湖东南出,谓之谷水。谷水出吴小湖,径由卷县故城下。《神异传》曰:由卷县,秦时长水县也。始皇时,县有童谣曰:城门当有血,城陷没为湖。有老妪闻之,忧惧,旦往窥城门,门侍欲缚之,妪言其故。妪去后,门侍杀犬,以血涂门。妪又在见血,走去不敢顾。忽有大水长,欲没县。主簿令干入白令,令见干,曰:何忽作鱼?于又曰:明府亦作鱼。遂乃沦陷为谷矣。因目长长城水曰谷水也。《吴记》曰:谷中有城,故由卷县治也,即吴之柴辟亭,故就李乡槜李之地,秦始皇恶其势王,令囚徒十余万人污其土,表以污恶名,改曰囚卷,亦曰由卷也。吴黄龙三年,有嘉禾生卷县,改曰禾兴。后太子讳和,改为嘉兴,《春秋》之槜李城也。谷水又东南径嘉兴县城西。谷水又东南径盐官县故城南,旧吴海昌都尉治。晋太康中分嘉兴立。《太康地道记》吴有盐官县。乐资《九州志》曰:县有秦延山,秦始皇径此,美人死,葬于山上,山下有美人庙。谷水之右有马皋城,故司盐都尉城,吴王濞煮海为盐,于此县也。是以《汉书。地理志》曰:县有盐官。东出五十里有武原乡,放越地也,秦于其地置海盐县。《地理志》曰:县故武原乡也。后县沦为柘湖,又徙治武原乡,改曰武原县。王莽名之展武。汉安帝时,武原之地又沦为湖,今之当湖也,后乃移此。县南有秦望山,秦始皇所登以望东海,故山得其名焉。谷水于县出为澉浦,以通巨海。光熙元年,有毛民三人,集于县,盖泛于风也。

  又东至会稽余姚县,东入于海。谢灵运云:具区在余暨,然则余暨是余姚之别名也。今余暨之南,余姚西北,浙江与浦阳江同会归海。但水名已殊,非班固所谓南江也。郭景纯曰:三江者,岷江、松江、浙江也。然浙江出南蛮中,不与岷江同。作者述志,多言江水至山阴为浙江。今江南枝分历乌程县,南通余杭县,则与浙江合。故阚駰《十三州志》曰:江水至会稽与浙江合。浙江自临平湖,南通浦阳江,又于余暨东,合浦阳江,自秦望分派,东至余姚县又为江也。东与车箱水合,水出车箱山,乘高瀑布,四十余丈,虽有水旱,而澍无增减。江水又东径黄桥下。临江有汉蜀郡太守黄昌宅,桥本昌创建也,昌为州书佐,妻遇贼相失,后会于蜀,复修旧好。江水又东径赭山南。虞翻尝登此山四望,诫子孙可居江北,世有禄位,居江南则不昌也。然住江北者,相继代兴,时在江南者辄多沦替。仲翔之言为有征矣。江水又经官仓,仓即日南太守虞国旧宅,号曰西虞,以其兄光居县东故也。是地即其双雁送故处,江水又东径余姚县故城南,县城是吴将朱然所筑,南临江津,北背巨海,夫子所谓沧海浩浩,万里之渊也。县西去会稽百四十里,因句余山以名县。山在余姚之南,句章之北也。江水又东径穴湖塘,湖水沃其一县,并为良畴矣。江水又东注于海,是所谓三江者也。故子胥曰:吴越之国,三江环之,民无所移矣。但东南地卑,万流所凑,涛湖泛决,触地成川,枝津交渠,世家分伙,故川旧渎,难以取悉,虽粗依县地,缉综所缠,亦未必一得其实也。

  潜水出巴郡宕渠县,潜水盖汉水棱分潜出,故受其称耳。今爰有大穴,潜水入焉。通冈山下,西南潜出,谓之伏水,或以为古之潜水。郑玄曰:汉别为潜,其穴本小,水积成泽,流与汉合,大禹自导汉疏通,即为西汉水也。故《书》曰:沱潜既道。刘澄之称白水入潜,然白水与羌水合入汉,是犹汉水也。县以延熙中分巴立宕渠郡,盖古责国也,今有责城。县有渝水,夹水上下;皆责民所居。汉祖入关,从定三奏,其人勇健,好歌舞,高祖爱习之,今《巴渝舞》是也。县西北有余曹水,南径其县,下注潜水。县有车骑将军冯绲、桂阳大守李温冢。二子之灵,常以三月还乡,汉水暴长,郡县吏民,莫不于水上祭之,今所谓冯李也。

  又南入于江。

  瘦仲雍云:垫江有别江,出晋寿县,即潜水也。其南源取道巴西,是西汉水也。湍水出郦县北芬山,南流过其县东,又甫过冠军县东,湍水出弘农界翼望山,水甚清彻,东南流径南阳郦县故城东,《史记》所谓下郦析也。仅武帝元朔元年,封左将黄同为侯国。湍水又南,菊水注之。水出西北石涧山芳菊溪,亦言出析谷,盖溪涧之异名也。源旁悉生菊草,潭涧滋液,极成甘美,云此谷之水土,餐挹长年。司空王畅、太傅袁隗、太尉胡广,并汲饮此水,以自绥养。是以君子留心,甘其臭尚矣。菊水东南流入于湍。湍水又径其县东南,历冠军县西北。有楚堨,高下相承八重,周十里,方塘蓄水,泽润不穷。湍水又径冠军县故城东,县本穰县之一阳乡、宛之临駣聚,汉武帝以霍去病功冠诸军,故立冠军县以封之。水西有《汉太尉长史邑人张敏碑》,碑之西有魏征南军司张詹墓。墓有碑,碑背刊云:白楸之棺,易朽之裳,钢铁不入,丹器不藏,嗟矣后人,幸勿我伤!自后古坟旧冢,莫不夷毁,而是墓至元嘉初,尚不见发。六年,大水,蛮饥,始被发掘。说者言:初开,金、银、铜、锡之器,朱漆雕刻之饰,烂然。有二朱漆棺,棺前垂竹帘,隐以金钉。墓不甚高,而内极宽大,虚设白揪之言,空负黄金之实。虽意铜南山,宁同寿乎?湍水又径穰县为六门肢。汉孝元之世,南阳太守邵信臣,似建昭五年断湍水,立穰西石塌。至元始五年,更开三门为六石门,故号六门竭也,溉穰、新野、昆阳三县五千余顷。汉未毁废,遂不修理。晋太康三年,镇南将军杜预复更开广,利加于民,今废不修矣。六门侧又有六门碑,是部曲主安阳亭侯邓达等,以太康五年立。湍水又径穰县故城北,又东南径魏武故城之西南,是建安三年,曹公攻张绣之所筑也。

  又东过白牛邑南,湍水自白牛邑南,建武中,世祖封刘嵩为侯国。东南径安众县故城南,县本宛之西乡,汉长沙定王子康侯丹之邑也。湍水东南流,涅水注之。水出涅阳县西北歧棘山,东南径涅阳县故城西。汉武帝元朔四年,封路最为侯国。王莽之所谓前亭也。应劭曰:在涅水之阳矣。县南有二碑,碑字紊灭,不可复识,云是《左伯豪碑》。涅水又东南径安众县,竭而为陂,谓之安众港。魏太祖破张绣于是处,与荀或书曰:绣遏吾归师,迫我死地。盖于二水之间以为沿涉之艰阻也。涅水又东南流注于湍水。

  又东南至新野县,湍水至县西北,东分为邓氏陂。汉太傅邓禹故宅,与奉朝请西华侯邓晨故宅隔陂,邓飏谓晨宅略存焉。

  东入于淯。均水出析县北山,南流过其县之东,均水发源弘农郡之声氏县熊耳山,山南即修阳、葛阳二县界也。双峰齐秀,望若熊耳,因以为名。齐桓公召陵之会,西望熊耳,即此山也。太史公司马迁皆尝登之。县即析具之北乡,故言出析县北山也。均水又东南流径其县下,南越南乡县,又南流与丹水合。

  又南当涉都邑北,南入于沔。

  均水南径顺阳县西,汉哀帝更为博山县,明帝复曰顺阳。应劭曰:县在顺水之阳,今于是县则无闻于顺水矣。章帝建初四年,封卫尉马廖为侯国。晋太康中,立为顺阳郡县。西有石山,南临均水。均水又南流注于沔水,谓之均口者也。

  故《地理志》谓之淯水,言熊耳之山,淯水出焉。又东南至顺阳,入于沔。粉水出房陵县,东流过郢邑南,粉水导源东流,径上粉县,取此水以渍粉,则皓耀鲜洁,有异众流,故县水皆取名焉。

  又东过谷邑南,东入于沔。

  粉水至筑阳县西而下注于沔水,谓之粉口。粉水旁有文将军冢,墓隧前有石虎、石柱,甚修丽。闾丘羡之为南阳,葬妇,墓侧,将平其域,夕忽梦文谏止,羡之不从。后羡之为杨佺期所害,论者以为文将军之祟也。

  白水出朝阳县西,东流过其县南,王莽更名朝阳为厉信县。应勘曰:县在朝水之阳。今朝水径其北而不出其南也。盖邑郭沦移,川渠状改,故名旧传,遗称在今也。

  又东至新野县南,东入于淯。

  比水出比阳东北太胡山,东南流过其县南,泄水从南来注之。

  太胡山在比阳北,如东,三十余里,广圆五六十里,张衡赋南都,所谓天封太狐者也。应劭曰:比水出比阳县,东入蔡。《经》云:泄水从南来注之。然比阳无泄水,盖误引寿春之沘泄耳。余以延昌四年,蒙除东荆州刺史,州治比阳县故城,城南有蔡水,出南磐石山,故亦曰磐石川,西北流注于比,非泄水也。《吕氏春秋》曰:齐令章子与韩、魏攻荆,荆使唐蔑应之,夹比而军,欲视水之深浅,荆人射之而莫知也。有刍者曰:兵盛则水浅矣。章子夜袭之,斩蔑于是水之上也。比水又西,澳水注之。水北出茈丘山,东流,屈而南转,又南入于比水。按《山海经》云:澳水又北入视,不注比水。余按吕忱《字林》及《难字》、《尔雅》,并言水在比阳,脉其川流所会,诊其水土津注,宜是水,音药也。比水又西南,历长冈旧月城北,比水右会马仁陂水,水出阴北山,泉流竞凑,水积成湖,盖地百顷,谓之马仁陂。陂水历其县下西南,堨之以溉田畴。公私引裂,水流遂断,故读尚存。比水又南径会口,与堵水枝津合。比水又南与渲水会。澧水源出于桐柏山,与淮同源,而别流西注,故亦谓水为派水。澧水西北流,径平氏县故城东北,王莽更名其县曰平善。城内有《南阳都乡正卫弹劝碑》。澧水又西北合浚水,水出湖阳北山。西流北屈,径平氏城西,而北入澧水。澧水又西注比水。比水自下,亦通谓之为派水。昔汉光武破甄阜、梁丘赐于比水西,斩之于斯水也。比水又甫,赵、醴二渠出焉:比水又西南流,谢水注之。水出谢城北,其源微小,至城渐大。城周回侧水,申伯之都邑,《诗》所谓申伯番番,既入于谢者也。世祖建武十三年,封樊重少子丹为谢阳侯,即其国也。然则是水即谢水也。高岸下深,浚流徐平,时人目之为淳水。城戍又以渟为目,非也。其城之西,旧棘阳县治,故亦谓之棘阳城也。谢水又东南径新都县,左注比水。比水又西南流,径新都县故城西,王莽更之曰新林。《郡国志》以为新野之东乡,故新都者也。

  又西至新野县,南入于淯。

  比水于冈南,西南流,戍在冈上,比水又西南,与南长、坂门二水合。

  其水东北出湖阳东隆山。山之西侧有《汉日南大守胡著碑》。子珍,骑都尉,尚湖阳长公主,即光武之伯姊也。庙堂皆以青石为阶陛。庙北有石堂,珍之玄孙桂阳太守场,以延熹四年遭母忧,于墓次立石祠,勒铭于梁,石宇倾颓,而梁字无毁。盛弘之以为樊重之母畏雷室,盖传疑之谬也。隆山南有一小山,山权有两石虎相对夹隧道,虽处蛮荒,全无破毁,作制甚工,信为妙矣。世人因谓之为石虎山。其水西南流,径湖阳县故城南。《地理志》曰:故廖国也。《竹书纪年》曰:楚共王会宋平公于湖阳者矣。东城中有二碑,似是《樊重碑》,悉载故吏人名。司马彪曰:仲山甫封于樊,因氏国焉,爱自宅阳,徒居湖阳,能治田,殖至三百顷,广起庐舍,高楼连阁,波陂灌注,竹木成林,六畜放牧,鱼蠃梨果,檀棘桑麻,闭门成市。兵弩器械,赀至百万。其兴工造作,为无穷之功,巧不可言,富拟封君。世祖之少,数归外氏,及之长安受业,赍送甚至。世祖即位,追爵敬侯。诏湖阳为重立庙,置吏奉祠。巡词章陵,常幸重墓。其水四周城溉,城之东南,有若令樊萌、中常侍樊安碑。城南有数碑无字。又有石庙数间,依于墓侧,栋字崩毁,惟石壁而已,亦不知谁之胄族矣。其水南入大湖,湖阳之名县,藉兹而纳称也。湖水西南流,又与湖阳诸陂散水合,谓之板桥水。又西南与醴渠合,又有赵渠注之。二水上承派水。南径新都县故城东,两读双引,南合板桥水。板桥水又西南与南长水会。水上承唐子襄乡诸陂散流也。唐子陂在唐子山西南,有唐子亭。汉光武自新野屠唐子乡,杀湖阳尉于是地。陂水清深,光武后以为神渊。西南流于新野县,与板桥水合,西南注于比水。比水又西南流,注于淯水也。

【译文】

  沔水与江水合流,又往东流过彭蠢泽。

  彭氢泽就是《 尚书 禹贡》 里的汇泽。郑玄说:汇就是回的意思。汉水与江水相遇,转向东边形成沼泽。

  又往东北从居巢县南边流出,

  居巢县是古代的巢国,商汤讨伐夏柴,莱逃奔南巢,就是巢泽。《 尚书》 记载,周朝有巢伯来朝拜。《 春秋》 :文公十二年(前615 )夏天,楚人围困了巢国。巢是群舒的国家,因为舒人反叛,所以包围了它。永平元年(58 ) ,汉明帝把巢封给蓄丘侯刘般,立为侯国。江水从濡须口又往东流,在左面汇合栅口。栅水从巢湖流出,往东流经乌上城北,又往东流经南谁侨郡城南边,接着往东穿过一个水塘,流经附农山北面,又往东流,在左面汇合了清溪水。清溪水发源于东北面马子砚的清溪,往东流经清溪城南,然后拐弯转向西南,通过山间往西南流,注入栅水,汇流处称为清溪口。栅水又往东流,在左面汇合了白石山水。这条水发源于白石山,往西流经李鹊城南,往西南注入栅水。栅水又往东南流,积聚成为窦湖,湖中有个小洲,湖东有韩综山,山上有城。山北的湖水向东流出,形成后塘北湖,湖的南面就是塘,塘上有颖川侨郡旧城。窦湖水向东流出,水口称为窦湖口,向东流经刺史山北、韩综山南,流过两山之间,从王武子城北流出。这座城就建在刺史山上。湖水又往东流过右塘穴北,就是中塘,塘的四面都有水。此水发源于格虎山北,山上有虎山城和郭僧坎城,水北有赵祖悦城,这几座城都是旧时的东关城。从前诸葛恪率领军队修筑了东兴堤,以防巢湖的水,又依山筑城,派将军全端、留略等,各率军千人把守。魏派遣司马昭督战,由镇东将军诸葛诞率众军攻东关三城,将要毁堤时,各军制造浮桥,排列在堤上,分兵攻城。诸葛恪派遣冠军丁奉等登上堤岸,呐喊奋力进攻;朱异等率水军进攻浮桥。魏征东将军胡遵的士兵争先恐后地过桥,浮桥毁坏,落水而死的数千人。这条堤岸就是东兴堤,被攻的城就是关城。栅水又往东南流经高江产城南、胡景略城北;又往东南流经张祖禧城南;往东南流,转而向北,流经郑卫尉城西。魏时的史迹,已很久远,现在很难弄得清楚了,但查考前朝历史资料,研究当今近事,情况大致如此。栅水又曲折地往北流,蒲浦从这里分支流出;栅水又往东南流,注入大江,汇流处称为栅口。

  又往东流过牛者县南面,又往东流到石城县。

  《 水经》 所说的石城县,就是宣城郡的石城县。牛清在姑熟、乌江两县边界上,距石城东北不到五百里,怎么会流经牛诸然后才流到石城呢?《 水经》 是搞错了。

  分为两条:其中一条往东北流,另一条又流过毗陵县北面,就是北江,

  按《 地理志》 ,毗陵县是会稽郡的属县。丹徒县城北二百步有一座旧城,本来是毗陵郡的治所,过去距江岸约三里,江岸逐渐崩塌,江流就移到城下了。城北有扬州刺史刘蒜墓,现在已沉陷在江中,这条江就是北江。《 水经》 说北江是可以的,又说江水东流到余姚,这却不对了。考察江流所经的地方,就可知《 水经》 的错误了。《 地理志》 说:江水从石城东流而出,经吴国南,称为南江。江水从石城东流而入,入口处叫贵口,往东流经石城县北。石城县在晋太康元年(280 )设立,属宣城郡。江水往东流与大溪汇合。溪水上口引入江水,往北流经石城县旧城东面。又往北流注入南江。南江又往东流,与贵长池水汇合。此水发源于县南的郎山,往北流形成贵长池,池水又往北注入南江。南江又往东流经宣城郡临城县南,又往东流与径水汇合。南江又往东流与桐水汇合,又往东流经安吴县,称为安吴溪;又往东流,旋溪水注入。旋溪水发源于陵阳山下,流经陵阳县西称为旋溪水。从前县人阳子明钓得二条白龙,就是这地方。三年后。白龙迎接子明上了陵阳山,山离地面千余丈。过了一百多年,子明叫山下人上半山来,在溪水中与他说话,子安问子明当年的钓车在什么地方。又过了二十年,子安死了,葬在山下,他坟头的树上栖着一只黄鹤,鸣叫时常呼子安的名字,该县因此得名。晋朝咸康四年(338 ) ,改称广阳县。溪水又往北流,与东溪水汇合。东溪水发源于南里山,往北流经该县东面。桑钦说:淮水发源于该县东南,往北流注入大江。溪水又往北流经蜀由山,又往北流,在左面与旋溪水汇合,往北流经安吴县东面,该县是晋太康元年(280 ) ,从宛陵分出来设立的。县南有落星山,山上有一条五十余丈的瀑布,下面形成一个深潭,潭水往东北流,从左面流入旋溪,一同注入南江。南江的北面,就是宛陵县边界。南江又往东流经宁国县南,这是晋太康元年从宛陵分出来的。南江又往东流经故郭县南边、安吉县北边,光和(178 一184 )末年,天下大乱,这个乡凭险固守,保持气节,受到汉朝的表彰,中平二年(185 ) ,划分故彰的南乡立为安吉县,县南有一条钓头泉,泉水凌空涌出一切,然后流到溪里,溪水向下流与南江汇合。南江又往东北流,称为长读,流经湖口;南江又往东注入具区,水口称为五湖口― 五湖是指长荡湖、太湖、射湖、贵湖、隔湖。郭景纯《 江赋》 说:注入五湖,一片茫茫,说的是江水连接五湖而后注入太湖。因此左丘明撰述《 国语》 时说:越国进攻吴国,在五湖交战。又说:范蠢灭掉吴国后,回来到了五湖,就离开越国。这表明太湖兼有五湖的通称。虞翻说:这个湖有五个水湾,所以称五湖。韦昭说:五湖就是今天的太湖。《 尚书》 称为震泽,《 尔雅》 叫做具区,方圆五百里。湖里有苞山,《 春秋》 称为夫椒山。有个洞穴,入洞经地下行走,北面通琅邪东武县,民间称为洞庭。旁边有青山,又名夏架山,山上有洞穴,暗通洞庭山。山上有石鼓,长一丈多,鼓响就有战事。所以《 吴记》 说,太湖有苞山,在吴县西面百余里,居民有几百家,那里出产制造弓弩的材料。声边有座小山,山上有个石洞,南通洞庭,极深,不知尽头在哪里。三苗之国,左面有洞庭湖,右面有彭暴湖,就是今天的宫亭湖。如果把太湖的洞庭与鼓氢对照起来看,那么它们位置的左右就可知道了。我按二湖都以洞庭为名,也可分出左方右方,这完全由你面朝哪个方向看而定。既然以三苗作为基点,那就应该以湘江为准了。因此郭景纯的《 江赋》 说:有包山的洞庭,巴陵的地道,暗经地下旁通,洞穴幽远深杳。《 山海经》 说:浮玉之山北望具区,曹水发源于山北,北流注入具区。谢康乐说:《 山海经》 浮玉之山在句余东面五百里,就是句余县的东山,这么远就该在大海里了。句余今天在余姚鸟道山西北,怎么可能北望具区呢?他认为郭景纯对于地理情况是很无知的。据说洞庭湖南口有罗浮山,高三千六百丈,浮山东面的石楼下,有两个石鼓,敲击时,声音清脆激越,这就是所说的神钮。这件事在《 罗浮山记》 里有详细记载。会稽山应在太湖正南,又有山阴溪水流入太湖。山阴西四十里有两条溪,东溪宽一丈九尺,溪水冬暖夏冷;西溪宽三丈五尺,溪水冬冷夏暖。两条溪向北流出三里,到徐村汇合成一条溪,宽五丈多,溪水冷暖不相混和,这条水就是《 山海经》 里所说的苔水。往北流经罗浮山而后往下注入太湖,所以说引若水流过山阴,注入具区。湖中有大雷、小雷等三座山,也称为三山湖,又叫洞庭湖。杨泉《 五湖赋》 说:头对无锡,脚踏松江,把太吴抱在怀里,把乌程驮在背上,咋岭巍峨耸立,弯隆山迂回曲折,大雷、小雷汹涌流急。这里说的是太湖范围的辽阔。太湖东面、吴国西面十八里,有一座昨岭山。民间传说,这座山本来在太湖中,大禹治水时把它移进来靠近吴国。太湖东面和西南面,有两座小山,山上都有像绞成竹索似的岩石,民间传说,这是大禹用来牵山的大缆。太湖中有一片低洼地,老人们说:从笔岭山脚开始,这片低地向东逐渐加深,据说是牵山时留下的地沟。这座山离太湖三十余里,松江就在东面流去。松江上口承接太湖水,往东流经笠泽,泽在吴南,是松江水浸淹南北两岸形成的。《 国语》 说:越国进攻吴国,吴国在笠泽抵御,越军驻扎在江南,吴军驻扎在江北。虞氏说:松江北距吴国五十里,江边有承山和青山,山上各有一座庙。鲁哀公十三年(前482 ) ,越国派遣畴无余、讴阳两位大夫去攻打吴国,吴军打败了他们,俘虏了两位大夫,两位大夫死后,人们在山上给他们立庙,称为皿、青二王。青山上今有一块坛石,老人说:这是青神管理的,一「面有一条九曲路,南通太湖,是阖间所筑,以便游览姑骨台,眺望太湖。松江从太湖往东北流了七十里后,江水分流,称为三江日。《 吴越春秋》 说,范氢离开越国,乘船从三江口出去,进入五湖中。这里又另外提出三江、五湖,虽然名称混淆,但与《 职方》 的三江则不同。庚仲初《 扬都赋 注》 说:现在太湖向东流出称松江,下游七十里处有水口,水分流,今流向东北入海的称娄江,向东南入海的称东江,加上松江就有三条。《 吴记》 说:一条江向东南流七十里,注入小湖,称为次溪,从湖东南流出的称为谷水。谷水从吴小湖流出后,经由卷县旧城下。《 神异传》 说:由卷县就是秦时的长水县。秦始皇时,县里有童谣道:城门当有血,城陷没为湖。有一个老太婆听了很害怕,大清早就偷偷去观看城门,城门卫兵要把她绑起来,老太婆说明了缘由。老太婆去后,城门卫兵杀了一只狗,把狗血涂在城门上,老太婆又来了,一见有血就头也不回地逃走了,忽然大水上涨,眼看要淹没县城了,有个名叫干的主簿令进府去察告县令,县令看见干说:你为什么忽然变成鱼了?干说:您也变成鱼了。于是城就陷落变为深谷了。因此就把长水城的水称为谷水了。《 吴记》 说:谷中有一座城,是旧由卷县的县城,就是吴的柴辟亭,从前属于就李乡携李地方。秦始皇憎恶这里有王气,命令十多万囚徒来此掘土,并给这地方取了个丑名,改称为囚卷,也叫由卷。吴黄龙三年(231 ) , 由卷县长出穗长粒粗的嘉禾,因此,改县名为禾兴。后因太子名和,为避讳,又改为嘉兴,就是《 春秋》 的携李城。谷水又往东南流经嘉兴县城西面,又往东南流经盐官县旧城南面,过去这是吴郡海昌都尉治,盐官县是晋朝太康年间(280 一289 )从嘉兴划分出来设立的二据《 太康地道记》 ,吴郡有盐官县。乐资《 九州志》 说:县里有秦延山。秦始皇经过这里,美人死了,安葬在山上,山下有一座美人庙。谷水右边有马皋城,过去是司盐都尉城,吴王潺在该县煮海水制盐。因此《 汉书 地理志》 说:县里有盐官,往东出城五十里有武原乡,是从前越国的地方。秦在这里设置了海盐县拭地埋志》 说:海盐县是从前的武原乡,后来县城沉陷为拓湖,又把县治迁到武原乡,改名为武原县,王莽改名为展武。汉安帝时,武原的地面又沉陷为湖了,这就是今天的当湖,后来就把县治移到这里。县南有秦望山,秦始皇在这里登山观望东海,山就因此得名。谷水流出该县后称为橄浦,通到大海。光熙元年( 306 ) ,有三个满身生毛的所谓毛民一起来到该县,他们是乘船从海上被风吹来的。

  又往东流到会稽郡余姚县,东流人海。

  谢灵运说:具区在余暨。那么余暨就是余姚的别名了,今天余暨的南面,余姚的西北,浙江与浦阳江汇合同归大海,但水名已不同,不是班固所说的南江了。郭景纯说:三江就是崛江、松江、浙江。然而浙江发源于南蛮中,不同于崛江,作者著述的方志,都说江水流到山阴称为浙江。今天江水南面的分支,流经乌程县,南面通余杭县,就与浙江相符合了。所以阐胭《 十三州志》 说:江水流到会稽与浙江汇合。浙江从临平湖南通浦阳江,又在余暨东与浦阳江汇合,从秦望山分流后,东流到余姚县,又是一条江了。江水东流与车箱水汇合。车箱水发源于车箱山,山上瀑布乘高而下,四十余丈。虽然有雨季或旱季,流量却不会增减,江水又往东流经黄桥下,临江有汉朝蜀郡太守黄昌的住宅,黄桥本是黄昌创建的。黄昌当州书佐,妻子遇盗贼与他失散,后来在蜀相逢,又重修旧好。江水又往东流经赫山南,虞翻曾登上此山观望四方,告诫子孙要住在江北,那么世世代代都会享有傣禄爵位;如果住在江南,家族就不会昌盛。于是住江北的,一代接一代兴旺发达;当时住在江南的,就大多没落衰败。仲翔的预言确是应验了。江水又流经官仓,官仓靠近日南太守虞国的旧宅,称为西虞,是因为他的哥哥虞光居住在县东的缘故。这地方就是他的两只雁为他送葬的地方。江水又往东流经余姚县旧城南,县城是吴将朱然修筑的,南临江水,北背大海,就是孔夫子所说的:沧海浩浩茫茫,是辽阔万里的深渊。县西距会稽一百四十里;以句余山名为县名,山在余姚南面,句章北面。江水又往东流经穴湖塘。湖水灌溉全县,都成为一片良田。江水又往东注入大海。这就是所谓三江。所以伍子青说:吴国越国有三江环绕,百姓没有地方迁移了。但东南方地势较低,千万条河流都汇集到这里,江湖泛滥决口,流到哪里都会变成河流,支流渠道纵横交错,豪门大族伙同分割,因此原来的旧河道很难完全搞清楚了。虽然大致上按照县的范围来理清河网,也未必能反映真实情况。

  潜水发源于巴郡宕渠县,潜水是汉水的分支,通过地下潜流而出,所以叫潜水。现在有一个水洞,潜水流入洞内,通过冈山下,向西南潜流涌出,称为伏水,有人认为就是古代的潜水。郑玄说:汉水的分支叫潜水。潜水原来的洞穴较小,水流积成一个大泽,泽水外流与汉水汇合,自从大禹把汉水疏通后,这条水就称为西汉水。所以《 尚书》 说:沱水、潜水疏通了。刘澄之说白水注入潜水,然而白水与羌水汇合后注入汉水,那么也还是汉水。宕渠县于延熙年间(238 一257 ) ,从巴郡分出立为宕渠郡,这里是古代的责国,现在还有责城。县里有渝水,渝水上下流两岸都居住着责民。汉高祖入关时,贵民随从他去平定三秦,责人勇敢健壮,爱好歌舞,汉高祖也喜欢学习,今天流传下来的《 巴渝舞》 就是。宕渠县西北有一条余曹水,往南流经县城下注入潜水。县内有车骑将军冯绿、桂阳太守李温的坟墓。他们两人的灵魂,常在每年三月还乡,那时汉水暴涨,郡县的官吏百姓无不在水上祭祀他们。这两座坟就是今天所说的冯李墓。

  又往南注人江水。

  庚仲雍说:垫江在晋寿县分出一条支流,就是潜水。它的南源流经巴西,这就是西汉水。

  湍水发源于部县北芬山,往南流过县东,又往南流过冠军县东,湍水发源于弘农边界的翼望山,水异常清澈,往东南流经南哪县旧城东面,就是《 史记》 所说的下哪析。汉武帝元朔元年(前128 ) ,把这地方封给左将黄同,立为侯国。湍水又往南流,菊水注入。菊水发源于西北石涧山芳菊溪,也有说发源于析谷的,是溪涧的异名。源头旁长遍了菊草,由于涧水的滋润,菊花长得非常茂盛甘美。据说这山谷中的水长年饮用可以延年益寿,于是司空王畅、太傅袁魄,太尉胡广都汲饮此水来保养自己。因此上流人士都很关注此水,喜爱它的气味,这种风气也流传已久了。菊水往东南流入湍水。债水又流经该县东南,流经冠军县西面。北边有楚竭,又道堰坝高下相承,蓄水于方塘里,周围十里的田地,都靠这里的水灌溉,源源不绝。湍水又流经冠军县旧城东边,该县原是攘县的卢阳乡,宛县的临乳聚,汉武帝因为霍去病功高冠于诸军,所以设立冠军县封给他。水的西面有汉太尉长史邑人张敏碑,碑的西面有魏征南军司张詹墓,墓前有碑,墓碑背面刻着:没漆过的揪木棺材,容易腐朽的衣裳,铜器铁器都不放入,红漆的器皿也不入藏。暖哟,后世的人啊!请别把我毁伤!自那以后古坟旧墓没有免遭平毁之难的,而这座墓到元嘉(424 -453 )初年还没被盗掘过。六年(429 )发大水,蛮夷闹饥荒,才被发掘出来。据人们说:坟墓刚打开时,金银铜锡之类器具,涂着红漆,雕着各种花纹,光彩灿烂夺目。有两口红漆棺材,棺前挂着竹帘,棺上钉着金钉。坟墓不很高,但墓内极宽敞。墓碑上假意写了白揪棺材之类的虚言虚语,来掩盖以金银财宝厚葬的事实,虽然主意是想密封得像南山似的牢固,难道这就能和它一样长久了吗?湍水又流经攘县,形成六门破。汉朝孝元帝时,南阳太守邵信臣在建昭五年(前34 )堵断了湍水,修筑了攘西石堰,到了元始五年(5 ) , 又开了三道水门,成为六石门,所以称为六门竭。这项水利工程已灌溉攘、新野、昆阳三县五千余顷农田。汉朝末年石塘毁废,就没有再修复了。晋太康三年(282 ) ,镇南将军杜预又重新扩建,百姓受益更大;今天又废弃不修了。六门旁边又有六门碑,是部曲主安阳亭侯邓达等人在太康五年(284 )所立。湍水又流经攘县旧城北面,又往东南流经魏武旧城西南,这是建安三年(198 )曹操攻张绣时修筑的。

  又往东流过白牛邑南面,

  湍水从白牛邑往南流。建武年间(25 一56 ) ,世祖将这里封给刘篙,立为侯国。往东南经安众县老城南面。安众县原来是宛县的西乡,是汉朝长沙定王的儿子康侯丹的封邑。湍水往东南流,涅水注入。涅水发源于涅阳县西北的岐棘山,往东南流经涅阳县旧城西面。汉武帝元朔四年(前125 ) ,把这地方封给路最,立为侯国,王莽时称为前亭。应韵说:此城在涅水的北面。县南有两块碑,碑上文字磨灭,已经不可辨认了。据说是左伯豪碑。涅水又往东南流经安众县,人们在此筑堰成破,称为安众港。魏太祖在这里大破张绣,他在给荀或的信中说:张绣阻挡我军归路,想迫我于死地。因为有两条水阻隔着,过河涉水十分困难。涅水又往东南流,注入湍水。

  又往东南流到新野县,

  湍水流到新野县西北,向东分流形成邓氏破。汉朝太傅邓禹故宅和奉朝请华西侯邓晨故宅隔破相对。邓飏说,邓晨故宅墓址现在还保存着。

  往东注人淯水。

  均水发源于析县北山,往南流过县东,

  均水发源于弘农郡卢氏县的熊耳山,山的南面就是修阳、葛阳二县的边界。熊耳山上双峰并峙,远远望去很像一对熊耳,因而得名。齐桓公会盟召陵,向西遥望熊耳,就是此山。太史公司马迁也曾登临过。卢氏县就是析县的北乡,所以经文说均水发源析县北山。均水又往东南流经该县,往南流经南乡县,又往南流与丹水汇合。

  又往南流,到涉都邑北面,往南注人沔水。

  均水往南流经顺阳县西南,汉哀帝改名为博山县,明帝又称顺阳。应肋说:顺阳县在顺水之北。今天却没听说过顺阳县有一条顺水。章帝建初四年(79 ) ,把这里封给卫尉马廖,立为侯国。晋太康年间(280 - 289 ) ,立为顺阳郡。顺阳县西有石山,南临均水。均水又南流注入污水。汇流处称为均口。《 地理志》 称均水为淯水,说熊耳山是淯水的发源地。又往东南流到顺阳注入沔水。

  粉水发源于房陵县,往东流过郑邑南面,粉水发源后往东流经上粉县,人们用这溪水来浸麦磨粉就雪白光亮,鲜洁耀眼,与用别的水浸出的完全不同,所以县、水都以粉取名。

  又往东流过毅邑南面,往东注人沔水。

  粉水流到筑阳县西面,注入沔水,汇流处称为粉口。粉水旁边有文将军墓,墓道前有石虎、石柱,装饰美丽,间丘羡之在南阳做太守时,把妻子葬在文将军墓侧,要把墓地平掉,夜里忽然梦见文将军劝阻他,羡之不听。后来羡之被杨佳期谋害,后人说及此事,认为这是文将军在作祟。

  白水发源于朝阳县西,往东流过县南,

  王莽把朝阳县改名为厉信县。应劭说:朝阳县在朝水之北。但今天的朝水流经县北,而不是从县南流过。那大概是城邑迁移,河渠改道,而旧名却遗留至今的缘故吧。

  又往东流到新野县南面,往东注人淯水。

  比水发源于比阳县东北的太胡山,往东南流过县南,泄水从南方流来注人。

  太胡山在比阳北偏东三十多里处,周围五六十里。张衡作《 南都赋》 ,所谓天封太狐即指此山。应韵说:比水发源于比阳县,东流注入蔡水。《 水经》 说:泄水从南方流来注入。但比阳没有泄水,大概是误引了寿春的沘泄吧。我在延昌四年(515 )被任命为东荆州刺史,州治在比阳旧城,城南有蔡水,发源于南磐石山,所以也称磐石川,往西北流,注入比水,而不是泄水。《 吕氏春秋》 说:齐国令章子和韩、魏一起攻打荆国,荆国派唐蔑应战,唐蔑在比水两岸驻扎军队,想了解水的深浅,用箭射水却无法知道,有个割草的人说:兵多水就浅了。章子夜里来偷袭,在比水岸边斩了唐蔑。比水又往西流,澳水注入,澳水发源于北边的花丘山,往东流拐弯转向南流,又往南注入比水。按《 山海经》 说:澳水又往北流注入视水,而不注入比水。我按吕忱的《 字林》 及《 难字》 、《 尔雅》 都说:满水在比阳。考察当地诸水汇合、水道流注的状况,应是满水,满音药。比水又往西南流经长冈旧月城北面。比水在右面与马仁阪水汇合。马仁破水发源于抚阴北山,泉流竞相汇集,水积成湖,面积百顷,称为马仁破,破水流经比阳县境,在西南面筑了堤坝,用以灌溉农田,但公私争相引水灌田,水就因此断流了,不过旧河道还在。比水又往南流经会口,与堵水支流汇合。比水又往南流,与澄水汇合。遭水发源于桐柏山,与淮水同源而分道西流,所以也称为派水。澄水往西北流经平氏县老城东北,王莽把县名改为平善。城内有南阳都乡正卫弹劝碑。澄水又往西北流,与搜水汇合。搜水发源于湖阳北山,西流北转,流经平氏城西而后北注澄水。澄水又往西流注入比水。比水从此以下也通称派水了。昔日东汉光武帝在比水西大破甄阜、梁丘赐,并在比水上杀了他们。比水又往南流,赵渠、澄渠就在这里通出;比水又往西南流,谢水注入。谢水从谢城北方流出,源头水流细小,流到谢城水流渐大。城四周傍水,过去是申伯的都城。《 诗经》 里所谓:勇武的申伯,来到了谢,就指这地方。世祖建武十三年(37 ) ,封樊重的小儿子樊丹为谢阳侯,这里就是他的封国。那么这条水也就是谢水了。谢水岸高水深,水流平缓,当时人们称为停稽水,边防城堡又以停消为名,都是不对的。谢城西边,是旧棘阳县治所,所以也称为棘阳城。谢水又往东南流经新都县,向左面注入比水。比水又往西南流,经过新都县旧城西面,王莽改名为新林。《 郡国志》 认为这是新野县的东乡,也就是旧时的新都。

  又往西流到新野县,往南注人淯水。

  比水流到冈南,向西南流,边防城堡就筑在冈上。比水又往西南流,与南长水和坂门水汇合。这两条水发源于东北方湖阳东边的隆山,山的西面有汉日南太守胡著碑。他的儿子骑都尉胡珍,娶湖阳长公主,即光武帝的大姐。庙堂里的台阶都用青石砌成,庙北有石堂,胡珍的玄孙桂阳太守胡场,延熹四年(161 )母亡居丧,在墓旁立了一个石祠,在石梁上刻了铭文。石祠现在已经颓纪,而石梁上的字还完好无损。盛弘之认为这是樊重母亲因怕雷而修的石室,这大概是传闻造成的错误。隆山南有一座小山,山坡上有两只石虎,面对面地站在墓道两旁,虽处于荒僻遥远的地方,却完好无损,而且制作十分精致,确实可称美妙,世人因此称这座山为石虎山。水往西南流经湖阳县旧城南面。《 地理志》 说:这里过去是廖国。《 竹书纪年》 说:楚共王与宋平公在湖阳会晤。东城中有两块石碑,好像是樊重碑,碑上记着许多旧时官吏的姓名。司马彪说:仲山甫封于樊,就以国为姓氏。于是从宅阳迁居到湖阳,耕种农田三百多顷,扩建了许多房屋,高楼连阁,有湖池灌溉之利,竹木成林,六畜兴旺,又盛产鱼蚌梨果,檀枣桑麻,即使与世隔绝,也可自成一个市场。就连兵器弓箭也是无所不有,资产积聚到百余万。他兴工大搞建设,后效无穷,制作的东西都极精巧,财富可与封君相比。世祖少年时,多次去投靠外祖父家,直到在长安就学,外祖父还大量地接济他,世祖即位后,追封他为敬侯,下诏湖阳为外祖父樊重立庙,设官吏专管祠堂的祭祀。每当世祖巡视章陵祖祠,总要亲自去看看樊重的墓地。此水灌溉湖阳城四周田地。城的东南面,有若令樊萌、中常侍樊安碑,城南也有几块无字的碑。又有几间石庙,建在墓侧,庙宇栋梁都已崩塌,只留下光光的石壁了,也不知是哪个公侯世族后裔的祠庙。此水南流注入大湖,湖阳这县名就是因此湖而来的。湖水往西南流,又与湖阳各破池散流出来的水汇合,称为板桥水。板桥水又往西南流,与醛渠汇合。又有赵渠注入。这两条水的上口承接派水,往南流经新都县旧城东面,两条水渠并流南与板桥水汇合。板桥水又往西南流,与南长水汇合。南长水上口承接唐子、襄乡各破池散流的水。唐子破在唐子山西南,有唐子亭。汉光武帝从新野打过来,在唐子乡杀了很多人,湖阳尉也是在这里被杀的。破水又清又深,光武帝后来认为这是个神渊。南长水往西南流到新野县,与板桥水汇合,往西南注入比水。比水又往西南流,注入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