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经注

卷二十八

  沔水又东过堵阳县,堵水出自上粉县,北流注之。

  堵水出建平郡界故亭谷,东历新城郡。郡,故汉中之房陵县也。世祖建武元年,封邓晨为侯国。汉末以为房陵郡。魏文帝合房陵、上庸、西城,立以为新城郡,以盂达为太守,治房陵故县。有粉水,县居其上,故曰上粉县也。堵水之旁有别溪,岸侧土色鲜黄,乃云可啖。有言饮此水者,令人无病而寿,岂有信乎?又有白马山,山石似马,望之逼真。侧水谓之白马塞。盂达为守,登之而叹曰:刘封、申耽据金城千里,而更失之乎!为《上堵吟》,音韵哀切,有恻人心,今水次尚歌之。堵水又东北径上庸郡,故庸国也。《春秋》文公十六年,楚人、秦人、巴人灭庸。庸,小国,附楚,楚有灾不救,举群蛮以叛,故灭之以为县,属汉中郡。汉末又分为上庸郡,城三面际水。堵水又东径方城亭南,东北历山下,而北径堵阳县南,北流注于汉,谓之堵口。汉水又东,谓之涝滩,冬则水浅,而下多大石。又东为净滩,夏水急盛,川多湍洑,行旅苦之。故谚曰:冬涝夏净,断官使命。言二滩阻碍。又东过郧乡南,汉水又东径郧乡县南之西山,上有石虾蟆,仓卒看之,与真不别。汉水又东径郧乡县故城南,谓之郧乡滩。县故黎也,即长利之郧乡矣。《地理志》曰:有郧关,李奇以为郧子国。晋太康五年,立以为县。汉水又东径琵琶谷口,梁、益二州,分境于此,故谓之琵琶界也。

  又东北流,又屈东南,过武当县东北,县西北四十里,汉水中有洲,名沧浪洲。庾仲雍《汉水记》谓之千龄洲,非也。是世俗语讹,音与字变矣。《地说》曰:水出荆山,东南流,为沧浪之水,是近楚都。故渔父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余按《尚书。禹贡》言,导漾水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不言过而言为者,明非他水决入也,盖汉沔水自下有沧浪通称耳。缠络鄢郢,地连纪鄀。咸楚都矣。渔父歌之,不违水地,考按经传,宜以《尚书》为正耳。汉水又东为佷子潭,潭中有石碛洲,长六十丈,广十八丈,世亦以此洲为佷子葬父于斯,故潭得厥目焉,所未详也。汉水又东南径武当县故城北,世祖封邓晨子棠为侯国。内有一碑,文字磨灭,不可复识,俗相传言是《华君铭》,亦不详华君何代之士。汉水又东,平阳川水注之。水出县北伏亲山,南历平阳川,径平阳故城下,又南流注于沔。沔水又东南径武当县故城东,又东,曾水注之。水导源县南武当山,一曰太和山,亦曰上山,山形特秀,又曰仙室。《荆州图副记》曰:山形特秀,异于众岳,峰首状博山香炉,亭亭远出,药食延年者萃焉。晋咸和中,历阳谢允,舍罗邑宰,隐遁斯山,故亦曰谢罗山焉。曾水发源山麓,径越山阴,东北流注于沔,谓之曾口。沔水又东径龙巢山下。山在沔水中,高十五丈,广员一里二百三十步,山形峻峭,其上秀林茂木,隆冬不凋。

  又东南过涉都城东北,故乡名也。按《郡国志》,筑阳县有涉都乡者也。汉武帝元封元年,封南海守降侯子嘉为侯国。均水于县人酒,谓之均口也。

  又东南过酇县之西南,县治故城南临沔水,谓之酇头。汉高帝五年,封萧何为侯国也。薛瓒曰:今南乡酇头是也。《茂陵书》曰在南阳,王莽更名南庚者也。

  又南过谷城东,又南过阴县之西,沔水东径谷城南,而不径其东矣。城在谷城山上,《春秋》谷伯绥之邑也。墉闽颓毁,基堑亦存。沔水又东南径阴县故城西,故下阴也。《春秋》昭公十九年,楚工尹赤迁阴于下阴是也。县东有冢。县令济南刘熹,字德怡。魏时宰县,雅好博古,教学立碑,载生徒百有余人,不终业而天者,因葬其地,号曰生坟。沔水又东南得洛溪口,水出县西北集池陂,东南流,径洛阳城,北枕洛溪,溪水东南注沔水也。

  又南过筑阳县东,筑水出自房陵县,东过其县,南流注之。

  沔水又南,泛水注之。水出粱州阆阳县。魏遣夏侯渊与张沔下巴西,进军宕渠。刘备军泛口,即是水所出也。张飞自别道袭张于此水,败,弃马升山,走还汉中。泛水又东径巴西,历巴渠北新城、上庸,东径泛阳县故城南,晋分筑阳立。自县以上,山深水急,在渚崩湍,水陆径绝。又东径学城南,梁州大路所由也。旧说,昔者有人立学都于此,值世荒乱,生徒罔依,遂共立城以御难,故城得厥名矣。泛水又东流注于沔,谓之泛口也。沔水又南径阙林山东,本郡陆道之所由。山东有二碑,其一即记阙林山,文曰:君国者不跻高堙下,先时或断山冈,以通平道,民多病,守长冠军张仲瑜乃与邦人筑断故山道,作此铭。其一《郭先生碑》,先生名辅,字甫成,有孝友悦学之美,其女为立碑于此,无年号,皆不知何代人也。沔水又南径筑阳县东,又南,筑水注之。杜预以为彭水也。水出梁州新城郡魏昌县界,县以黄初中分房陵立。筑水东南流径筑阳县,水中有孤石挺出,其下澄潭,时有见此石根,如竹根而黄色,见者多凶,相与号为承受石,所未详也。筑水又东径筑阳县故城南,县故楚附庸也。秦平鄢郢,立以为县。王莽更名之曰宜禾也。建武二十八年,世祖封吴盱为侯国。筑水又东流注于沔,谓之筑口。沔水又南径高亭山东,山有灵焉,士民奉之,所请有验。沔水又东为漆滩,新野郡山都县与顺阳,筑阳分界于斯滩矣。

  又东过山都县东北,河南有固城,城侧沔川,即新野山都县治也。旧南阳之赤乡矣,秦以为县。汉高后四年,封卫将军王恬启为侯国。沔北有和城,即《郡国志》所谓武当县之和城聚,山都县旧尝治此,故亦谓是处为故县滩。沔水北岸数里,有大石激,名曰五女激。或言:女父为人所害,居固城,五女思复父怨,故立激以攻城。城北今沦于水。亦云:有人葬沔北,墓宅将为水毁,其人五女无男,皆悉巨富,共修此激以全坟宅。然激作甚工。又云:女嫁为阴县佷子妇,家赀万金,而自少小不从父语。父临亡,意欲葬山上,恐儿不从,故倒言葬我著渚下石碛上。佷子曰:我由来不奉教,今从语。遂尽散家财,作石冢,积土绕之,成一洲,长数百步。元康中,始为水所坏,今石皆如半榻许,数百枚聚在水中。佷子是前汉人。襄阳太守胡烈有惠化,补塞堤决,民赖其利。景元四年九月,百姓刊石铭之,树碑于此。沔水又东,偏浅,冬月可涉渡,谓之交湖。兵戎之交,多自此济。晋太康中得鸣石于此水,撞之,声闻数里。沔水又东径乐山北,昔诸葛亮好为《梁甫吟》,每所登游,故俗以乐山为名。酒水又东径隆中,历孔明旧宅北。亮语刘禅云:先帝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即此宅也。车骑沛国刘季和之镇襄阳也,与犍为人李安,共观此宅,命安作《宅铭》云:天子命我于沔之阳,听鼓鞞而永思,庶先哲之遗光。后六十余年,永平之五年,习凿齿又为其宅铭焉。又东过襄阳县北,沔水又东径万山北,山上有《邹恢碑》,鲁宗之所立也。山下潭中,有《杜元凯碑》,元凯好尚后名,作两碑,并述己功,一碑沉之岘山水中,一碑下之于此潭,曰百年之后,何知不深谷为陵也。山下水曲之隈,云汉女昔游处也。故张衡《南部赋》曰:游女弄珠于汉皋之曲。汉皋即万山之异名也。沔水又东合檀溪水。水出县西柳子山下,东为鸭湖,湖在马鞍山东北,武陵王爱其峰秀,改曰望楚山,溪水自湖两分,北渠即溪水所导也。北径汉阴台西,临流望远,按眺农圃,情邈灌蔬,意寄汉阴,故因名台矣。又北径檀溪,谓之檀溪水。水侧有沙门释道安寺,即溪之名,以表寺目也。溪之阳有徐元直、崔州平故宅,悉人居。故习凿齿《与谢安书》云:每省家舅,纵目檀溪,念崔、徐之交,未尝不抚膺踌躇,惆怅终日矣。溪水傍城北注,昔刘备为景升所谋,乘的颅马西走,坠于斯溪。西去城里余,北流注于沔。一水东南出。应劭曰:城在襄水之阳,故曰襄阳。是水当即襄水也。城北枕沔水,即襄阳县之故城也。王莽之相阳矣。楚之北津戍也,今大城西垒是也。其土,古鄢、鄀、卢、罗之地,秦灭楚,置南郡,号此为北部。建安十三年,魏武平荆州,分南郡,立为襄阳郡。荆州刺史治,邑居殷赈,冠盖相望,一都之会也。城南门道东有三碑,一碑是《晋太傅羊祜碑》,一碑是《镇南将军杜预碑》,一碑是《安南将军刘俨碑》,并是学生所立。城东门外二百步刘表墓,太康中为人所发,见表夫妻,其尸严然,颜色不异,犹如平生。墓中香气远闻,三四里中,经月不歇。今坟冢及祠堂犹高显整顿。城北枕沔水,水中常苦蛟害。襄阳太守邓遐,负其气果,拔剑入水,蛟绕其足,遐挥剑斩蛟,流血丹水,自后患除,无复蛟难矣。昔张公遇害,亦亡剑于是水。后雷氏为建安从事;径践濑溪,所留之剑,忽于其怀跃出落水,初犹是剑,后变为龙,做吴均《剑骑诗》云:剑是两蛟龙。张华之言,不孤为验矣。沔水又径平鲁城南。城,鲁宗之所筑也,故城得厥名矣。东对樊城。樊,仲山甫所封也。《汉晋春秋》称:桓帝幸樊城,百姓莫不观,有一老父,独耕不辍。议郎张温使问焉,父笑而不答,温因与之言,问其姓名,不告而去。城周四里,南半沦水,建安中关羽围于禁于此城,会沔水泛溢三丈有余,城陷,禁降。庞德奋剑乘舟,投命于东冈。魏武曰:吾知于禁三十余载,至临危授命,更不如庞德矣。城西南有曹仁记水碑,杜元凯重刊其后,书伐吴之事也。

  又从县东屈西南,淯水从北来注之。

  襄阳城东有东白沙,白沙北有三洲,东北有宛口,即淯水所入也。沔水中有鱼梁洲,庞德公所居。士元居汉之阴,在南白沙,世故谓是地为白沙曲矣。司马德操宅洲之阳,望衡对字,欢情自接,泛舟褰裳,率尔休畅,岂待还桂柁于千里,贡深心于永思哉。水南有层台,号曰景升台,盖刘表治襄阳之所筑也。言表盛游于此,常所止憩。表性好鹰,尝登此台,歌《野鹰来曲》,其声韵似孟达《上堵吟》矣。沔水又径桃林亭东,又径岘山东,山上有桓宣所筑城,孙坚死于此。又有《桓宣碑》。羊祜之镇襄阳也,与邹润甫尝登之,及祜薨,后人立碑于故处,望者悲感,杜元凯谓之堕泪碑。山上又有《征南将军胡罴碑》,又有《征西将军周访碑》,山下水中,杜元凯沉碑处。沔水又东南径蔡洲,汉长水校尉蔡瑁居之,故名蔡洲。洲东岸西有洄湖,停水数十亩,长数里,广减百步,水色常绿。杨仪居上洄,杨顒居下洄,与蔡洲相对,在岘山南广昌里。又与襄阳湖水合,水上承鸭湖,东南流径岘山西,又东南流注白马陂水。又东入侍中襄阳侯习郁鱼池。郁依范蠡养鱼法,作大陂,陂长六十步,广四十步,池中起钓台。池北亭,郁墓所在也。列植松篁于池侧,沔水上郁所居也。又作石洑逗,引大池水于宅北,作小鱼池,池长七十步,广二十步。西枕大道,东北二边,限以高堤,楸竹夹植,莲芡覆水,是游宴之名处也。山季伦之镇襄阳,每临此池,未尝不大醉而还,恒言此是我高阳池。故时人为之歌曰:山公出何去,往至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其水下入沔。沔水西又有孝子墓。河南秦氏,性至孝,事亲无倦,亲没之后,负土成坟,常泣血墓侧。人有咏《蓼莪》,氏为泣涕,悲不自胜。于墓所得病,不能食,虎常乳之,百余日卒。今林木幽茂,号曰孝子墓也。其南有蔡瑁冢,冢前刻石为大鹿,状甚大,头高九尺,制作甚工。沔水又东南径邑城北,习郁襄阳侯之封邑也,故曰邑城矣。沔水又东合洞口,水出安昌县故城东北大父山,西南流,谓之白水。又南径安昌故城东,屈径其县南,县,故蔡阳之白水乡也。汉元帝以长沙卑湿,分白水、上唐二乡为春陵县。光武即帝位,改为章陵县,置园庙焉。魏黄初二年,更从今名,故义阳郡治也。白水又西南流,而左会昆水。水导源城东南小山,西流径金山北,又西南流径县南,西流注于白水。水北有白水陂,其阳有汉光武故宅,基址存焉,所谓白水乡也。苏伯阿望气处也。光武之征秦丰,幸旧邑,置酒极懽。张平子以为真人南巡,观旧里焉。《东观汉记》曰:明帝幸南阳,祀旧宅,召校官子弟作雅乐,奏《鹿鸣》,上自御埙篪和之,以娱宾客,又于此宅矣。白水又西合浕水,水出于襄乡县东北阳中山,西径襄乡县之故城北。按《郡国志》,是南阳之属县也。浕水又西径蔡阳县故城东,西南流注于白水,又西径其城南。建武十三年,世祖封城阳王祉世子本为侯国。应劭曰:蔡水出蔡阳,东入淮。今于此城南,更无别水,惟是水可以当之。川流西注,苦其不东,且淮源阻碍,山河无相入之理,盖应氏之误耳。洞水又西南流注于沔水。又东过中庐县东,维水自房陵县维山东流注之。

  县,即春秋庐戎之国也。县故城南,有水出西山。山有石穴出马,谓之马穴山。汉时,有数百匹马出其中,马形小,似巴滇马。三国时,陆逊攻襄阳于此穴,又得马数十匹,送建业。蜀使至,有家在滇池者,识其马毛色,云其父所乘,马对之流涕。其水东流百四十里,径城南,名曰浴马港。言初得此马,洗之于此,因以名之。亦云乘出沔次浴之,又曰洗马厩。渡沔宿处,名之曰骑亭。然候水诸蛮,北遏是水,南壅维川,以周田溉,下流入沔。沔水东南流,径犁丘故城西,其城下对缮州,秦丰居之,故更名秦洲。王莽之败也,秦丰阻兵于犁丘。犁丘城在观城西二里。建武三年,光武遣征南岑彭击丰,四年朱祐自观城擒丰子犁丘是也。沔水又南与疏水合,水出中庐县西南,东流至具北界,东入沔水,谓之疏口也。水中有物,如三四岁小儿,鳞甲如鲮鲤,射之不可入。七八月中好在碛上自曝,膝头似虎,掌爪常没水中,出膝头,小儿不知,欲取弄戏,便杀人。或曰人有生得者,摘其皋厌可小小使,名为水虎者也。

  又南过县东北,沔水之左,有骑城,周回二里余,高一丈六尺,即骑亭也。县,故楚邑也。秦以为县,汉高帝十一年,封黄极忠为侯国。县南有黄家墓,墓前有双石阙,雕制甚工,俗谓之黄公阙。黄公名尚,为汉司徒。沔水又东径猪兰桥。桥本名木兰桥,桥之左右,丰蒿荻,于桥东刘季和大养猪,襄阳大守曰:此中作猪屎臭,可易名猪兰桥。百姓遂以为名矣。桥北有习郁宅,宅侧有鱼池,池不假功,自然通洫,长六七十步,广十丈,常出名鱼。沔水又南,得木里水会。楚时,于宜城东,穿渠上口,去城三里。汉南郡太守王宠又凿之,引蛮水灌田,谓之木里沟,径宜城东而东北入于沔,谓之木里水口也。

  又南过宜城县东,夷水出自房陵,东流注之。

  夷水,蛮水也。桓温父名夷,改曰蛮水。夷水导源中庐县界康狼山,山与荆山相邻。其水东南流,历宜城西山,谓之夷溪。又东南径罗卅城,故罗国也。又谓之鄢水,《春秋》所谓楚人伐罗渡鄢者也。夷水又东南流,与零水合,零水即沶水也。上通梁州没阳县之默城山,司马懿出沮之所由。其水东径新城郡之沶乡县,县,分房陵立,谓之沶水。又东历軨乡,谓之軨水。晋武帝平吴,割临沮之北乡,中庐之南乡,立上黄县,治軨乡。沶水又东历宜城西山,谓之沶溪。东流合于夷水,谓之沶口也。与夷水乱流东出,谓之淇水。径蛮城南,城在宜城南三十里,《春秋》莫敖自罗败退,及鄢,乱次以济淇水是也。夷水又东注于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长谷水,即是水也。旧堨去城百许里,水从城西,灌城东入,注为渊,今熨斗陂是也。水溃城东北角,百姓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城东皆臭,因名其陂为臭池。后人因其渠流,以结陂田。城西陂谓之新陂,覆地数十顷。西北又为土门陂,从平路渠以北,木兰桥以南,西极土门山,东跨大道,水流周通。其水自新陂东入城。城,故鄢郢之旧都,秦以为县,汉惠帝三年,改曰宜城。其水历大城中,径汉南阳太守秦颉墓北,墓前有二碑。颉,鄀人也,以江夏都尉出为南阳太守。径宜城中,见一家东向,颉住车视之,曰:此居处可作冢。后卒于南阳,丧还至昔住车处,车不肯进,故吏为市此宅,葬之,孤坟尚整。城南有宋玉宅。玉,邑人,隽才辩给,善属文而识音也。其水又径金城前,县南门有古碑,犹存。其水又东出城,东注臭池。臭池溉田,陂水散流,又人朱湖陂,朱湖陂亦下灌诸田,余水又下入木里沟。木里沟是汉南郡太守王宠所凿,故渠引鄢水也,灌田七百顷,白起渠溉三千顷,膏良肥美,更为沃壤也。县有太山,山下有庙,汉末名士居其中,刺史二千石卿长数十人,朱轩华盖,同会于庙下。荆州刺史行部见之,雅叹其盛,号为冠盖里,而刻石铭之。此碑于永嘉中始为人所毁,其余文尚有可传者。其辞曰:峨峨南岳,烈烈离明。实敷俊义,君子以生。惟此君子,作汉之英。德为龙光,声化鹤鸣。此山以建安三年崩,声闻五六十里,雉皆屋雊。县人恶之,以问侍中庞季,季云山崩川竭,国土将亡之占也。十三年,魏武平荆州,沔南雕散。沔水又径鄀县故城南,古鄀子之国也。秦、楚之间,自商、密迁此,为楚附庸,楚灭之以为邑。县南临沔律,津南有石山,上有古烽火台。县北有大城,楚昭王为吴所迫,自纪郢徙都之,即所谓鄢、鄀、卢、罗之地也,秦以为县。沔水又东,敖水往之。水出新市县东北,又西南径太阳山,西南流径新市县北,又西南而右合枝水,水出大洪山而西南流,径襄阳鄀县界西南,径狄城东南,左注敖水。敖水又西南流注于沔,寔曰敖口。沔水又南径石城西,城因山为固,晋太傅羊祜镇荆州立。晋惠帝元康九年,分江夏西部,置竟陵郡。治此。沔水又东南与臼水合,水出竟陵县东北聊屈山,一名卢屈山,西流注于沔。鲁定公四年,吴师入郢,昭王奔随,济于成臼。谓是水者也。

  又东过荆城东,沔水自荆城东南流,径当阳县之章山东。山上有故城,太尉陶侃伐杜曾所筑也。《禹贡》所谓内方至于大别者也。既携带沔流,寔会《尚韦》之文矣。沔水又东,右会权口。水出章山,东南流径权城北,古之权国也。《春秋》鲁庄公十八年,楚武王克权,极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是也。东南有那口城。权水又东入于沔。沔水又东南与扬口合,水上承江陵县赤湖。江陵西北有纪南城,楚文王自丹阳徙此,平王城之。班固言:楚之郢都也。城西南有赤坂冈,冈下有渎水,东北流入城,名曰子胥渎,盖吴师入郢所开也,谓之西京湖。又东北出城西南,注于龙陂,陂,古天井水也,广圆二百余步,在灵溪东,江堤内。水至渊深,有龙见于其中,故曰龙陂。陂北有楚庄王钓台,高三丈四尺,南北六丈,东西九丈。陂水又径郢城南,冻北流,谓之扬水。又东北,路白湖水注之。湖在大港北,港南曰中湖,南堤下曰昏官湖,三湖合为一水,东通荒谷,荒谷东岸有冶父城,《春秋传》曰:莫敖缢于荒谷,群帅囚于冶父。谓此处也。春夏水盛,则南通大江,否则南迄江堤,北径方城西。方城即南蛮府也。又北与三湖会,故盛弘之曰:南蛮府东有三湖,源同一水,盖徙治西府也。宋元嘉中,通路白湖下注扬水,以广运漕。扬水又东历天井北,井在方城北里余,广圆二里,其深不测。井有潜室,见辄兵。西岸有天井台,因基旧堤,临际水湄,游憩之佳处也。扬水又东北流,东得赤湖水口,湖周五十里,城下陂池,皆来会同。湖东北有大暑台,高六丈余,纵广八尺,一名清暑台,秀宇层明,通望周博,游者登之,以畅远情。扬水又东入华容县,有灵溪水,西通赤湖水口,已下多湖,周五十里,城下陂他,皆来会同。又有子胥渎,盖人郢所开也。水东人离湖,湖在县东七十五里,《国语》所谓楚灵王阙为石郭陂,汉以象帝舜者也。湖侧有章华台,台高十丈,基广十五丈。左丘明曰:楚筑台于章华之上。韦昭以为,章华亦地名也。王与伍举登之。举曰:台高不过望国之氛祥,大不过容宴之俎豆。盖讥其奢而谏其失也。言此渎,灵王立台之曰漕运所由也。其水北流注于扬水,扬水又东北与柞溪水合,水出江陵县北,盖诸池散流、咸所会合,积以成川。东流径启宗之垒南,当驿路,水上有大桥,隆安三年,桓玄袭殷仲堪于江陵,仲堪北奔,缢于此桥。柞溪又东注船官湖,湖水又东北入女观湖,湖水又东入于扬水。扬水又北径竟陵县西,又北纳巾、吐柘,柘水即下扬水也。巾水出县东百九十里,西径巾城。城下置巾水戍,晋元熙二年,竟陵郡巾水戍得铜钟七口,言之上府。巾水又西径竟陵县北,西注扬水,谓之巾口。水西有古竟陵大城,古郧国也。郧公辛所治,所谓郧乡矣。昔白起拔郢,东至竟陵,即此也。秦以为县,王莽之寄平矣。世祖建武十三年,更封刘隆为侯国。城旁有甘鱼陂,《左传》昭公十三年,公子黑肱为令尹,次于鱼陂者也。扬水又北注于沔,谓之扬口,中夏口也。曹太祖之追刘备于当阳也,张飞按矛于长坂,备得与数骑斜趋汉津,遂济夏口是也。沔水又东得浐口,其水承大浐、马骨诸猢水,周三四百里,及其夏水来同,渺若沧海,洪潭巨浪,萦连江沔。故郭景纯《江赋》云:其旁则有朱浐、丹漅是也。

  又东南过江夏云杜县东,夏水从西来注之。

  即堵口也,为中夏水。县,故亭,《左传》若敖娶于是也。《禹贡》所谓云土梦作,故县取名焉。县有云梦城,城在东北。沔水又东径左桑,昔周昭王南征,船人胶舟以进之。昭王渡沔,中流而没,死于是水。齐、楚之会,齐侯曰: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屈完曰:君其问诸水滨。庾仲雍言:村老云:百姓佐昭王丧事于此,成礼而行,故曰佐丧。左桑,字失体耳。沔水又东合巨亮水口。水北承巨亮湖,南达于沔。沔水又东得合驿口,庾仲雍言:须导村耆旧云:朝廷驿使,合王丧于是,因以名焉。今须导村正有大敛口,言昭王于此殡敛矣。沔水又东,谓之横桑,言得昭王丧处也。沔水又东,谓之郑公潭,言郑武公与王同溺水于是。余谓世数既悬,为不近情矣。斯乃楚之郑乡,守邑大夫僭言公,故世以为郑公潭耳。沔水又东得死沔,言昭王济沔自是死,故有死沔之称,王尸岂逆流乎?但千古芒昧,难以昭知,推其事类,似是而非矣,沔水又东与力口合,有溾水,出竟陵郡新阳县西南池河山,东流径新阳县南,县治云杜故城,分云杜立。溾水又东南,流注宵城县南大湖,又南入于沔水,是曰力口。沔水又东南,溾水入焉。沔水又东径沌水口,水南通县之太白湖,湖水东南通江,又谓之沌口。沔水又东径沌阳县北,处沌水之阳也。沔水又东径临嶂故城北,晋建兴二年,太尉陶侃为荆州,镇此也。

  又南至江夏沙羡县北,南入于江。

  庾仲雍曰:夏口亦曰沔口矣。《尚书。禹贡》云:汉水南至大别入江。

  《春秋左传》定公四年,吴师伐郢,楚子常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京相璠《春秋土地名》曰:大别,汉东山名也,在安丰县南。杜预《释地》曰:二别近汉之名,无缘乃在安丰也。按《地说》言:汉水东行,触大别之阪。南与江合,则与《尚书》、杜预相符,但今不知所在矣。

【译文】

  又往东流过堵阳县,堵水发源于上粉县,北流注人。

  堵水发源于建平郡边界的故亭谷,往东流注新城郡。新城郡是从前汉中的房陵县。世祖建武元年(25 )把这地方封给邓晨,立为侯国。汉朝末年立为房陵郡,魏文帝把房陵、上庸、西城合并起来,立为新城郡,派孟达去当太守,郡治设在房陵县旧城。有粉、水,县城就在它的上游,所以称为上粉县。堵水旁边另有一条溪岸边的泥土颜色鲜黄,据说可以吃。有人说饮了这条溪里的水,能使人无病而且长寿,难道这是真的吗?附近又有白马山,山上有块岩石,形状像马,远远望去非常逼真。水旁有个白马塞,孟达当太守时,曾登临塞上慨叹道:刘封、申耽据有坚城,地方千里,难道可以又丢失吗?于是作《 上堵吟》 ,音韵哀婉凄切,听了使人枪然。现在水旁还有人歌唱。堵水又往东北流经上庸郡,这里是从前的庸国。《 春秋》 :文公十六年(前611 ) ,楚人、秦人、巴人灭掉庸国。庸是小国,原来依附于楚国;楚有灾难时,它不但不去援救,反而率领各蛮族反叛,因此被灭,设立为县,属汉中郡。汉末时又从汉中郡分出,立为上庸郡。郡城三面临水。堵水又往东流经方城亭南面,往东北流经岭山下,而后往北流经堵阳县南,北流注入汉水,汇流处称为堵口。汉水又往东流经涝滩,这里冬天水浅,河床里有很多大石块。又往东流经净滩,夏天溪水盛涨,水流湍急,激流中有很多漩涡,这就苦了过往行人。因此谚语说:冬涝夏净,官差送命。这是说两滩对交通的阻碍。

  又往东流过郧乡南面,

  汉水又往东流经郧乡县南面的西山,山上有石蛙,乍一看来,与真蛙没有什么区别。汉水又往东流经郧乡县旧城南面,有滩称郧乡滩。郧乡县从前是黎国,就是长利县的郧乡。《 地理志》 说:有郧关,李奇认为这就是古时的郧子国。晋太康五年( 284 )设立为县。汉水又往东流经琵琶谷口,梁州、益州在此分界,因而又称为琵琶界。

  又往东北流,又转向东南,流过武当县东北,

  武当县西北四十里,汉水中有一个沙洲,名叫沧浪洲。庚仲雍《 汉水记》 称为千龄洲,是不对的;这是民间口头相传造成的语讹,音与字都改变了的结果。《 地说》 说:水发源于荆山,往东南流,称为沧浪之水,这里临近楚国都城,因此《 渔父歌》 唱道:沧浪之水很澄清,可以洗我的帽缨;沧浪之水很混浊,可以洗我的脚。

  按《 尚书 禹贡》 说:疏导漾水,往东流称为汉水,再往东流称为沧浪水。这里不说经过而说称为,说明不是其他的水注入,而是汉浦水从这里以下有沧浪水的通称。水流绕过郡、郑,两地与纪、都相连,都是楚国的都城。渔人唱的歌,与河流和地点都没有违背,查考经传,我认为应当以《 尚书》 为准。汉水又往东流,有恨子潭,潭里有石债洲,长六十丈,宽十八丈,世人都认为这是恨子葬父的地方。因此潭就得了恨子潭的名称,不知是否如此。汉水又往东南流经武当县老城北面,世祖把这里封给邓晨的儿子邓棠,立为侯国。城内有一块石碑,文字已模糊不清,不能辨认了。民间相传是《 华君铭》 ,却又不知华君是哪个朝代的人。汉水又向东流,平阳川水注入。川水发源于县北的伏亲山,向南流经平阳川,流过平阳老城下,再往南流注入河水。沔水又向东南流、经过武当县老城东面,又往东流,曾水注入。曾水发源于县南的武当山,又名太和山,或叫修上山,山形秀美独特,又有仙室之称。《 荆州图副记》 说:山形秀美独特,不同于群峰,峰顶的形状像博山香炉,亭亭独立,远出众山之上,那些希望服药以延年益寿的人,都聚集在山上。晋朝咸和年间(326 一334 ) ,历阳的谢允,辞去罗邑的官职,隐居此山,因此又称谢罗山。曾水发源于山麓,流过山北,往东北流,注入河水,汇流处称为曾口。沔水又往东流经龙巢山下,山在酒水之中,高十五丈,方圆一里二百三十步,山形峻峭,山上林木茂密青翠,即使到子严冬也不凋零。

  又往东南流过涉都城东北,涉都城是从前的乡名。据《 郡国志》 ,筑阳县有个涉都乡。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0 )把这里封给南海守降侯的儿子嘉,立为侯国。均水在该县注入酒水,汇流处称为均口。

  又往东南流过挪县西南,旧县城南濒沔水,称为嘟头,汉高帝五年(前202 ) ,把这里封给萧何,立为侯国。薛攒说:就是今天南乡的嘟头。《 茂陵书》 说:郑县在南阳,王莽改名为南庚。

  又往南流过毅城东面,又往南流过阴县西面,酒水往东流经毁城南而不是流经东面,城筑在毁城山上,是《 春秋》 鼓伯绥的封邑。现在城墙城门都已倾倒塌毁,而墙基和护城河仍还存在。沔水又往东南流经阴县旧城西面,这里是从前的下阴,《 春秋》 昭公十九年(前523 ) ,楚国的工尹赤把阴的戎人迁到下阴。该县东面有座坟墓。县令刘熹,字德怡,济南人,魏时治理此县。他极其爱好博通古事,亲自教授学生,立了一块石碑,碑上载着一百多个学生的名字,他们都是未完成学业而夭折的人,就安葬在这里,称为“生坟”。酒水又往东南流,有洛溪口。洛溪水发源于该县西北面的集池破,向东南流经洛阳城。洛阳城北面紧靠洛溪,溪水向东南流,注入沔水。

  又向南流过筑阳县东面,筑水发源于房陵县,往东流过县城,南流注人。

  河水又向南流,沉水注入。巩水发源于梁州间阳县。魏国派遣夏侯渊和张都南下巴西,进军宕渠,刘备的军队驻扎在巩口,就是这条水的出口。张飞走了另一条路,就在这条水上袭击张邻;张都战败,抛弃了战马,爬山逃回汉中。巩水又向东流经巴西,经过巴渠北面的新城、上庸,又向东流经沉阳县老城南面。该县是晋朝时从筑阳分出来设立的。从巩阳县起,沉水上游山深水急,水岸曲折,激流飞溅,水路陆路都断了。又往东流经学城南,这是梁州水路所经之地。旧时传说,从前有人在此设立学府,当时正遇上世道荒乱,学生无依无靠,就共同建立此城来防御盗寇,因此名为学城。巩水又往东流注入酒水,汇流处称为巩口。酒水又向南流经网林山东面,这里本来是郡中陆路所经过的地方;山的东面有两块石碑,其中一块就是记述厥林山的。碑文说:身负治国重任的君主,不登高,也不履深。从前,有人挖断山冈以通平路,当地很多百姓因此得病,地方长官冠军张仲瑜和当地人一起把山冈缺口重新填筑起来,堵断了旧山道,.因而作此铭文。另一块是郭先生碑。郭先生名辅,字甫成,有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和喜好学习的美德,他女儿为他在此处立碑。这两块碑都没有年号,不知两人是哪个朝代人。涌水又向南流经筑阳县东面,又往南流,筑水注入。杜预以为这条水是彭水。筑水发源于梁州新城郡魏昌县边界。该县是黄初年间(220 ? 226 )从房陵划分出来而设立的。筑水向东南流经筑阳县,水中有一块孤石拔起,下面是个清澈的水潭,有时会看见石根像黄色的竹根一样,看见的人大多会碰到灾祸,就都把它号为承受石,不知是否确实。筑水又往东流经筑县旧城南面,这里原是从前楚国的附庸,秦国平定郡郧后,把这地方设立为县,王莽时改名为宜禾。建武二十八年(52 ) , 世祖把这地方封给吴盯,立为侯国。筑水又往东流注入酒水,汇流处称为筑口。沔水又往南流经高亭山东面,此山有神灵,士大夫和庶民都敬奉它。向山神有所祈求都很灵验。涌水又东流,有漆滩,新野郡山都县和顺阳郡筑阳县,就以漆滩为分界。

  又往东流过山都县东北,河水南面有固城,城在酒水旁边,是新野郡山都县的治所。这里从前是南阳的赤乡,秦朝时把它设立为县,汉高后四年(前184 ) ,把这地方封给卫将军王恬启,立为侯国。河水北面有和城,就是《 郡国志》 所说的武当县和城聚。山都县过去曾在这里设立治所,因此又称故县滩。河水北岸数里处有一条大石堤,名叫五女激。据说五女的父亲被人谋害,仇人住在固城。五女一心想报父仇,因此修筑了这条石堤激水攻城。现在城北已沉陷于水中。又传说有人葬在酒水北岸,墓地将要被水冲毁,此人没有儿子,只有五个女儿,却都是巨富,她们共同筑了这条石堤来保护墓地。石堤的制作十分精细。还有一种说法,有人把女儿嫁给阴县恨子为妻,恨子家财万金,但从小起就一直不听父亲的话。父亲临死前希望自己葬在山上,又怕儿子不听他,故意反说希望儿子把他葬在水岸下面的石滩上。丁良子说:我从来不听父亲的话,今天一定听了。于是就散尽家财,用以修建石墓。他在石墓四周积土筑成一个洲诸,长数百步,元康年间(291 一299 )才被水冲坏。现在还能看到数百块像半张床那么大的巨石,堆集在水中。恨子是前汉人。襄阳太守胡烈以仁爱教化百姓,他堵塞了石堤的缺口,百姓都赖以受益,景元四年(263 )九月,百姓为纪念他,在此刻石立碑。酒水又往东流,水渐变浅,冬季这里可以涉水过河,称为交湖,作战时军队大多从这里过河。晋朝太康年间(280 一289 ) ,在这里捡到一块响石,敲击它发出的声音数里外都能听到。酒水又向东流经乐山北面。从前诸葛亮喜欢唱《 梁甫吟》 ,常来此登山游乐,所以民间称为乐山。、河水又往东流经隆中,流过孔明故居北面。诸葛亮曾对刘禅说:先帝三次到了我的草舍中来探望我,向我询问当时的大事。指的就是这座房子。车骑将军刘季和,沛国人,他镇守襄阳时,与键为人李安一起来参观故居,他叫李安作宅铭,文下说:天子在酒水之北指示我,要倾听战鼓的声音,永远思虑不息,以求把先哲的遗泽发扬光大。过了六十多年,到永平五年(62 ) ,习凿齿又为该宅作了铭文。

  又往东流过襄阳县北面,

  沔水又往东流经万山北面,山上有鲁宗之所立的邹恢碑。山下水潭中有杜元凯碑。杜元凯喜欢身后留名,刻了两块石碑,记述自己的功绩,一块石碑沉在晚山水中,另一块沉在这个水潭中。他说:过了一百年后,怎么知道低谷不会变成山陵呢?山下水边,据说是从前汉女嬉游过的地方。因此张衡《 南都赋》 说:汉水上出游的姑娘在汉皋山的水弯玩珠子。汉皋山就是万山的异名。河水又东流,与檀溪水汇合,檀溪水发源于县西的柳子山下,往东流到鸭湖,湖在马鞍山东北面。武陵王喜欢此山峰峦秀丽,改名为望楚山。溪水从鸭湖分成两条,北边的分支就是溪水流过来的。此水向北流经汉阴台西面。台在水边;登台远望,俯视眼下那一片片园圃,就会有心飞到了汉阴,神往于种瓜浇菜的田园生活的感受,因此就名为汉阴台。又往北流经檀溪,称为檀溪水,水旁有和尚道安的寺院,就用溪名来作寺名。溪水北面有徐元直、崔州平的故居,现在都住着人,因而习凿齿在《 与谢安书》 中说:每次去探望家舅,纵目眺望檀溪,想起崔、徐二人的交情,都情不自禁地停步踌躇,感慨万端,甚至终日惆怅不已。溪水经城旁往北流去,昔日刘备被刘景升暗算,乘的颅马向西逃,跌落在这条溪中,这里西距襄阳城一里多。溪水北流注入酒水。另一条水往东南流出。应韵说:城在襄水之阳,所以叫襄阳,这条水该就是襄水了。城北濒酒水,就是襄阳县的旧城,王莽时改名为相阳;这也是楚国的北津戍,就是今天大城西边的堡垒。襄阳的疆域,古代是部、都、卢、罗等小国的地方,秦灭楚后,设置了南郡,把这一带称为北部。建安十三年(208 ) ,魏武帝平定了荆州,分出南郡的一部分设立襄阳郡,也是荆州刺史的治所。襄阳居民非常殷富,车马络绎不绝,是整个州郡的中心。城南门的路东有三块石碑,一块是晋太傅羊枯碑,另一块是镇南将军杜预碑,还有一块是安南将军刘俨碑,都是他们的学生立的。城东门外约二百步处有刘表墓,太康年间(280 一289 )被盗掘,看到刘表夫妻俩的尸体完好无损,容颜肤色与生时无异.墓中香气袭人,三四里外都能闻到,接连一整个月,还是余香不断。今天坟墓祠堂还完好地高高耸立着。城北濒酒水,常苦于水中蛟龙为害.襄阳太守邓遐自恃胆气和刚勇,拔剑跳入水中,蛟龙把他的脚紧紧缠住,邓遐挥剑斩蛟,流血染红了沔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蛟龙为害了。从前张华遇害,也是在这条水中失去宝剑的,后来雷氏当建安从事,涉水经过一片浅滩时飞所带的宝剑忽然从他怀里跳出,落入水中,刚掉到水里时还是剑,过了一会儿忽然变成龙。因此吴均的《 剑骑诗》 说:剑是两蛟龙。张华的话应验不止一个证据了。河水又流经平鲁城南,此城是鲁宗之修筑的,所以有此名。平鲁城东面与樊城相对,樊城是仲山甫的封邑。《 汉晋春秋》 说:桓帝临幸樊城,全城百姓没有不来观看的,只有一个老头子独自在耕田不歇。议郎张温派人问他,老头子笑而不答。张温因此与他攀谈,问他姓名,老头子不告诉他就走了。此城周围四里,南面一半已沉入水中。建安年间(196 - 220 ) ,关羽把于禁围困在此城,当时正逢沔水泛滥外溢,水深三丈余,城被攻陷,于禁投降,庞德挥剑奋战,乘船至东冈不屈而死。魏武帝说:我认识于禁已三十多年,到了生死关头,却远不如庞德了。城西南面有曹仁《 记水碑》 ,是杜元凯重刻的,里面记载了有关攻打吴国的事。

  又从县东转向西南,清水从北方流来注人。

  襄阳城东有东白沙,白沙北面有三洲,东北面有宛口,就是清水的入口处。酒水中有鱼梁洲,是庞德公居住的地方。庞士元住在汉水的南面,在南白沙。所以世人称这地方为白沙曲,司马德操居住在洲的南面。屋宇隔水相望,自然常常欢聚,荡舟或涉水相访,无牵无挂地自得安闲之乐,哪里会想远道奔走于千里之外,弹精竭虑为君主尽忠效命呢!南岸有层台,称作景升台,是刘表治理襄阳时修筑的。据说刘表很喜欢到这里游玩,常在这里逗留休息。刘表生性爱鹰,曾登上此台,高歌《 野鹰来曲》 。这首曲子声韵与孟达的《 上堵吟》 很相似。河水又流经桃林亭东面,又流经晚山东面,山上有一座桓宣修筑的城,孙坚就死在这里。又有一块桓宣碑,羊枯镇守襄阳的时候,曾与邹润甫登临山上。羊枯死后,后人在他旧游之处立了一块石碑,游人看到石碑,往往会感慨悲思,所以杜元凯称它为堕泪碑。山上还有征南将军胡黑碑及征西将军周访碑。山下的水中,就是杜元凯沉碑处。河水又向东南流经蔡洲,汉时长水校尉蔡帽住在这里,所以取名蔡洲。洲东岸西有个徊湖,积水面积数十亩,长数里,宽不到百步,水色常绿。杨仪住在上徊,杨颗住在下徊,与蔡洲相对七沔水在现山南的广昌里,又与襄阳湖水汇合,此水上流承接鸭湖,往东南流经观山西,又往东南流,注入白马破水。接着又往东派,注入侍中襄阳侯习郁的鱼池。习郁根据范蠢的养鱼法,选了个大池塘,塘长六十步,宽四十步,池中筑了钓台。池北的亭子,就是习郁墓所在的地方。甸也边的泻水岸边种了一片松林和竹林,这就是习郁的住处。他用石块砌了一条弯曲的暗沟,把大池中的水引到住宅北面,造了个小鱼池。小鱼池长七十步,宽二十步,西边紧靠大路,东北两边筑了高堤,堤岸两边种遍揪树和翠竹,池中莲芡覆盖着水面,真是游乐宴饮的好去处。山季伦镇守襄阳的时候,每次来到这里游乐,没有不喝得大醉才回去的。并且还经常说:这是我的高阳池。因此当时人作歌说:山公出门哪里去?去到高阳池。天晚倒载着回来,醉得什么也不知。水往下流,注入沔水。沔水西岸,又有孝子墓。河南秦氏生性极为孝顺,侍奉双亲从不知厌倦。父母亡故后,亲自背土筑坟,经常在墓旁悲哭。有人吟咏《 寥获》 ,秦氏听了涕泪交流,悲伤不已。他在墓地得了病,吃不下东西,有一只老虎常用乳来喂他,一百多天后他就死了。现在墓地林木幽深茂盛,人们称它为孝子墓。墓南有蔡唱墓,墓前有一头石刻巨鹿像,很大,头高九尺,制作极其精致。沔水又往东南流经邑城北面,是习郁襄阳侯的封邑,因此称邑城,河水又往东流与洞口汇合。洞水发源于安昌县旧城东北的大父山,向西南流,称为白水。又向南流经安昌旧城东面,拐弯向南流经县南,安昌县是从前蔡阳的白水乡,汉元帝以为长沙土地低洼潮湿,划分出白水、上唐两乡,设立了春陵县。光武帝即位后,改名为章陵县,在那里修筑了陵墓宗庙,魏黄初二年(221 ) ,又改为今名,是旧义阳郡的治所。白水又向西南流,在左面汇合了昆水。昆水发源于县城东南的小山,向西流经金山北,又向西南经县南,西流注入白水。白水北面有白水破,破北有汉光武帝故居,今天遗址还在。这就是所谓白水乡,是苏伯阿望气的地方。光武帝征讨秦丰的时候,临幸故乡,大摆酒宴,极其高兴。张平子把这件事描写成真人南巡来看看故乡。《 东观汉记》 说:明帝巡幸南阳,祭祀旧宅,召集校官子弟来助雅乐,演奏《 鹿鸣》 ,皇上亲自吹埙旎伴奏,以娱宾客,也是在这旧宅里。白水又往西流与烬水汇合。烬水发源于襄乡县东北的阳中山,向西流经襄乡县旧城北面。据《 郡国志》 ,这是南阳的属县。烬水又往西流经蔡阳县旧城东面,往西南流注入白水。白水又向西流经蔡阳城南边。建武十三年(37 )世祖把这里封给城阳王社的嫡长子本为侯国。应动说:蔡水发源于蔡阳,往东流注入淮水。今天,在此城南没有其它的水,只有这条水可以对得上。川流只向西流,就是不向东流,况且淮水的源流受地形的阻碍,山脉和河流也没有互相穿透的道理,这是应氏弄错了。洞水又向西南流,注入酒水。

  又往东流过中庐县东面,维水从房陵县的维山东流注人。中庐县就是《 春秋》 的庐戎之国。该县旧城南有一条水,发源于西山,山里有个石洞曾跑出马来,你为马穴山。汉朝时洞里跑出数百匹马,这些马体型小,很像巴、滇的马。三国时,陆逊进攻襄阳,在这个石洞中又得了数十匹马送到建业。后来蜀使到了建业,其中有个家住滇池的人,认得他家那匹马的毛色,说这是他父亲所骑的马,因而对马落泪。这条水东流一百四十里经过城南,叫做浴马港,据说刚得到这些马时,在这里洗马,因此得名。也有说骑着这些马到河水岸边洗澡的,又名为洗马厩。渡酒水时留宿之处名为骑亭。但当地蛮族在北面堵了这条水,在南面又截断维川,引水来灌溉田亩。下流注入河水。河水往东南流经犁丘旧城西面,旧城下对缮洲,秦丰居住在这里,所以又改名为秦洲。王莽战败,秦丰拥兵于犁丘。犁丘城在观城西二里。建武三年( 27 ) ,光武帝派遣征南将军岑彭攻打秦丰。四年(28 )朱佑从观城进兵,在犁丘擒获了秦丰.沔水又向南流,与疏水汇合,疏水发源于中庐县西南,向东流到邓县北界,东流注入河水,汇流处称为疏口。水中有一种动物,像三四岁的小孩,身上有类似穿山甲的鳞,箭也射不进去,七八月间,喜欢在沙滩上晒太阳,膝头像虎,脚掌和爪子常没在水中,只露出膝头。小孩子不知道,想去拿来玩,它便会把人弄死。有人说,如果能捉住一只活的,把它的鼻子割下,就可以驯服它。这种动物叫水虎。

  又往南流过邓县东北,

  河水的左边有一座骑城,周围二里余,高一丈六尺,就是骑亭,邓县是从前楚国的城邑,秦时立为县。汉高帝十一年(前196 ) ,把这地方封给黄极忠,立为侯国,县南有黄家墓,墓前有一对石阀,雕刻极为精致,俗称黄公网。黄公名尚,是汉朝的司徒。河水又往东流经猪兰桥,原名木兰桥,桥的左右两边青篙芦荻很多。刘季和在桥东养了很多猪。襄阳太守说:这里猪屎很臭,可改名为猪兰桥。于是百姓也就这么叫了。桥北有习郁的住宅,屋旁有一个鱼池,这口池没有耗费人工,沟水自然流通。池长六七十步,宽十丈,常出产名鱼。河水又往南流,与木里水汇合,楚时在宜城东开凿了一条水渠,水渠上口距离宜城三里。汉朝南郡太守王宠又继续开凿,引过了蛮水来灌溉农田。这条水渠叫木里沟。沟水流经宜城东,而后往东北注入沔水,汇流处叫木里水口。又往南流过宜城县东,夷水发源于房陵县,往东流注人。夷水就是蛮水,桓温的父亲名夷,为避讳改名为蛮水。夷水发源于庐县边界的康狼山,山与荆山相邻,水往东南流,经过宜城西山,称为夷溪,又往东南流经罗川城,这里从前是罗国。夷溪也称为鄙水,《 春秋》 里所说的楚人伐罗,渡过郡水,就是这条水。夷水又往东南流,与零水汇合,零水就是泳水,上源通梁州没阳县的默城山,司马彭出沮水就取道于此山。泳水往东流经新城郡的标乡县,该县是从房陵县分出来而设立的,因而称此水为标水。泳水又往东流经转乡,称为转水。晋武帝平定吴国,把临沮的北乡、中卢的南乡分出来设立上黄县,县治在转乡。泳水又往东流经宜城西山,称为你溪;又东流与夷水汇合,汇流处称为标口。泳溪与夷水汇合后乱流东出,称为淇水,流经蜚城南,蛮城在宜城南面三十里。《 春秋》 莫敖在罗打了败仗,退到了郡,队伍混乱,渡过淇水。夷水又往东流,注入酒水。从前白起进攻楚国,引西山长谷水灌城,就是这条水。旧堰离城约百里,当时水从城西向东灌入城中,流注形成深潭,就是今天的熨斗破。水冲毁了城的东北角,百姓随水漂流,淹死在城东的有数十万。城东一带臭气熏天,因此把这片破塘称为臭池。后人就沿用这条渠道,筑成破塘,来浇灌城西的田亩。这个破塘称为新破,占地数十顷;西北又形成土门阪。从平路渠以北、木兰桥以南,西到土门山,东跨大路,水流四通八达,水从新破东流入城。此城是从前郡那的旧都,秦立为县。汉惠帝三年(192 )改名为宜城。新破水从大城中流过,经汉朝南阳太守秦领墓北,墓前有两块石碑。秦领是都人,从江夏都尉升任南阳太守,上任时经过宜城城内,看见一家朝东的房子,他停车观看,说:这个住人的地方可以筑墓。后来他死于南阳,运送灵枢回乡,到了昔日停车处,车子不肯前进。他的属吏购买了那所住宅,把他安葬了,现在那座孤坟还很完整。水南有宋玉的住宅。宋玉是本城人,才智出众,能言善辩,擅长写作而又精通音乐。这条水又流经金城前,县南门有一块古碑还在。水又往东流,出城后注入臭池。臭池灌溉农田,破水散流,又注入朱湖破。朱湖破引水灌溉各处农田,多余的水又排入木里沟。木里沟是汉朝南郡太守王宠开凿的旧渠道,引来郡水灌溉农田七百顷。白起渠灌溉三千顷,都是良田沃野,土壤更加肥美。该县有座太山,山下有庙。汉朝末年有很多士人,其中刺史、二千石卿长数十人,乘坐着豪华的车马,纷纷来庙下会聚。荆州刺史巡行时看到这种情景,对当时的盛况赞叹不已,就把这地方取名为冠盖里,而且刻石纪念。这块石碑到永嘉年间(307 一313 )才被人毁坏,但留下的文章还有值得传诵的地方。赞辞说:那巍峨的南山,在南天浮起巨影。这里英才济济,人杰应运而生。只有这些人杰呵,是大汉的精英!德行受君王宠遇,声音化作九霄鹤鸣。这座山于建安三年(198 )崩塌,轰鸣声传到五六十里以外,堆鸡都叫起来,当地百姓以为不吉而感到讨厌,就去询问侍中庞季。庞季说:山崩河干,这是国家将亡的征兆。十三年(208 )魏武帝平定了荆州,河南衰落下去,人民也逃散了。酒水又流经都县旧城南面,这里是古时的部子国。都子国在秦、楚之间,是从商、密迁到这里的,起初做楚的附庸,后来楚灭了它,成为楚邑。部县南临两水,水南有一座石山,山上有古时的烽火台,县北有大城,楚昭王被楚所迫,从纪邹迁都到这里。这就是所谓焉队部、庐、罗之地,秦朝时设立为县。河水又东流,敖水注入。敖水发源于新市县东北,又往西南流经太阳山西面,向南流经新市县北面。又往西南流,在右面汇合了一条支流,这条支流发源于大洪山,往西南流经襄阳都县边界,往西南流经狄城东南,从左面注入敖水。敖水又往东西南流,注入两水,汇流处称为敖口。酒水又往南流经石城西面,石城依山而筑,非常坚固,是晋太傅羊枯镇守荆州时所筑。晋惠帝元康九年(299 )划分出江夏西部设置了竟陵郡,郡治就在此城。河水又往东南流,与臼水汇合,臼水发源于竟陵县东北的聊屈山,又名卢屈山,向西流注于河水。鲁定公四年(前506 ) ,吴国军队攻入邹都,楚昭玉逃奔到随,渡过成臼,就是指这条水。

  又往东流过荆城东面,沔水从荆城向东南流,经过当阳县章山东面,山上有旧城,是太尉陶侃征伐杜曾时所筑。《 禹贡》 所说的内方山,至大别山,这里的内方山就是章山。两水既流经章山,那么与《 尚书》 的记载是相符的了。浦水又东流,在右面与权口汇合。权水发源于章山,往东南流经权城北面,这里是古时的权国。《 春秋》 :鲁庄公十八年(前676 ) ,楚武王攻克权国,权国反叛,武王包围了权国,杀了反叛者,并把权人迁到那处。东南有那口城。权水又往东流注入沔水,河水又往东南流,与扬口汇合。扬水上流承接江陵县赤湖,江陵县西北有纪南城,楚文王从丹阳迁到这里,平王修筑了这座城。班固说,这是楚国的邹都。城西南有赤板冈,冈下有一条水渠,往东北流入城内,名叫子肯读。是吴国军队入郑时开凿的,称为西京湖。渠水又向东北流出城外,向西南注入龙破。龙坡是古时的天井水,周围二百余步,在灵溪东边的江堤内,水极深,有龙出现在破塘中,因此称为龙破。破塘的北面有楚庄王的钓台,高三丈四尺,南北六丈,东西九丈。破水又流经郑城南,向东北流,叫扬水。又向东北流,路白湖水注入。湖在大港北面,港南叫中湖,南堤一下叫昏官湖,三湖汇合成一条水,东面通荒谷。荒谷东岸有座冶父城,《 春秋传》 说:莫敖溢死于荒谷,诸将帅被囚禁在冶父,说的就是此处。春夏水盛时,水就与南面的大江相通,否则,在南面水就到江堤为止,在北面则流经方城以西。方城就是南蛮府。又北流与三湖汇合,因此盛弘之说:南蛮府东有三湖,水源同属一条水,而方位不同,这是因为治所迁到西府的缘故。宋元嘉年间(424 一453 ) ,开通了路白湖,湖水流注入扬水,扩大了运粮河道。扬水又往东流经天井北面,井在方城北面一里余处,周围二里,深不可测,井水底下有房屋,出现时就有战祸。西岸有天井台,以旧堤作台基筑成,台临水岸,是游乐休息的好地方。扬水又往东北流,东面有赤湖水口,湖的周围五十里,城下的破池,都汇合到这里。湖东北有大暑台,高六丈余,长宽各八尺,又名清暑台,楼台秀丽明亮,视野开阔,遐远的情怀为之一畅。扬水又往东流入华容县境,有一条灵溪水,西通赤湖水口,下流湖泊很多,周围五十里,城下的破池都汇合到这里。又有一条子青读,是伍子骨入邹时开凿的。扬水东流注入离湖,湖在县东七十五里。《 国语》 说:楚灵王为自己凿石榔、堵汉水,使水绕墓地旋转,就像舜墓那样,指的就是此湖。离湖旁有章华台,台高十丈,台基宽十五丈。左丘明说:楚国在章华上建筑了一座高台。韦昭认为章华也是地名。有一次,楚灵王与伍举一起登上章华台,伍举说:台高度不过可望国家的凶吉之气;大小不过可放宴会的杯盘。他这样说,实际上是讥讽楚灵王的奢侈,规谏他的过失。据说这条渠道,在楚灵王造台时,是运粮所经的航道。渠水北流,注入扬水。扬水又向东北流,与柞溪水汇合,柞溪水发源于江陵县北面,是由各坡塘散流出的水汇集而成为一条溪流的。向东流经鲁宗之堡垒南面,这里正好是骚路所经,水上有大桥。隆安三年(399 ) ,桓玄在江陵袭击殷仲堪,殷仲堪向北逃奔,最后在这座桥上自统。柞溪又往东流注入船官湖,湖水又往东北注入女观湖;湖水又往东注入扬水。扬水又往北流经竟陵县西面,又往北流,汇入巾水,分出拓水― 拓水就是下扬水。巾水发源于竟陵县东面一百九十里,往西流经巾城,城下设置了巾水戍。晋朝元熙二年(420 ) , 在竟陵郡的巾水戍得到七口铜钟,报告了朝廷的府库。巾水又往西流经竟陵县北,向西注入扬水,汇流处称为巾口。扬水的西面有古时的竟陵大城,这是古代的郧国,是郧公辛所管辖的地方,就是所谓郧乡。从前白起攻克邹都,东面直打到竟陵,就是这里。秦时立为县,王莽时名为守平。世祖建武十三年(37 ) ,把这里改封给刘隆,立为侯国。城旁有个甘鱼破。《 左传》 :昭公十三年(前529 ) ,公子黑肚当令尹,在鱼破留宿,就指此肚。扬水又北流注入酒水,汇流处称为扬口,也就是中夏口。曹太祖在当阳追刘备,张飞横矛立马于长坂坡,刘备才得以和几个随从骑马斜插到汉津,渡过了夏口。河水又往东流,有沪口,这条水承接大沪、马骨等湖水,周围三四百里,到了夏水汇流进来,就变得像大海似的一片汪洋,水深浪阔,与江、污萦回曲折地连在一起了。所以郭景纯《 江赋》 说:旁近则有朱、沪、丹、漂诸水。

  又往东南流过江夏郡云杜县东面,夏水从西方流来注人。夏水注入处就是堵口,这条水也叫中夏水。云杜县就是过去的邓亭。《 左传》 说:若敖在邓娶妻。《 禹贡》 说:云梦泽一带也都可耕种了。所以取名为云杜县。该县东北有云梦城。酒水又往东流经左桑,从前周昭王南征,船夫把用胶粘合起来的船进献给他,昭王乘船渡河水,船到中流就沉没了,于是死于水中。齐、楚会盟时,齐侯说:昭王南征却没有回来,我要追查这件事的。屈完说:你们还是去追查水滨吧!庚仲雍说:村里的老人说,当地百姓在这里帮助料理昭王的丧事,丧礼完成后就启程,因此称为佐丧‘左桑是把字写错的结果。河水又往东流,与巨亮水口汇合,这条水承接北面的巨亮湖,南流到河水。沔水又往东流到合绎口。庚仲雍说:须导村的老人说,朝廷释使到这里会合,参加昭王的丧事,因此得了合绎的地名。今天须导村有大敛口,据说昭王就是在这里殡敛的。河水又往东流,有一处叫横桑,据说是找到昭王遗体的地方。河水又往东流到郑公潭,据说郑武公与昭王一同溺死在这里。我想武公与昭王时代相距很远,这说法太不近情理了。这里是楚的郑乡,守城大夫自封为公,所以民间把这地方称为郑公潭了。河水又往东流到死河,据说昭王渡河时在这里溺死,所以有死河的名称。难道昭王的尸体会逆流而上吗?远古的事渺茫得很,也很难弄得清楚;如果根据事理来推断,就令人觉得似是而非了。河水又往东流,与力口汇合,有魄水发源于竟陵郡新阳县西南的池河山,往东流经新阳县南,县治在云杜旧城,是从云杜县分出来设置的。魄水又往东南流,注入宵城县南面的大湖,又往南流注入河水,汇流处叫力口。酒水又往东南流,郧水注入。沔水文往东流经沌水口,沌水南通县内的太白湖,湖水往东南注入江水,又称沌口,河水又往东流经沌阳县北面,沌阳县坐落在沌水的北面。河水又往东流经临嶂旧城北,晋朝建兴二年( 314 ) ,太尉陶侃任荆州刺史,镇守在这里。

  又往南流到江夏郡沙羡县北面,南流注人江水。

  庚仲雍说:夏口又名两口。《 尚书 禹贡》 说:汉水往南流到大别山注入江水。《 春秋左传》 :定公四年(前506 ) ,吴国军队攻郧,楚子常渡过汉水布阵,从小别山到大别山。京相播《 春秋土地名》 说:大别是汉水东面的山名,在安丰县南。杜预《 释地》 说:大、小二别是由于靠近汉水而来的山名,不可能在安丰。按《 地说》 的说法,汉水东流触到大别山坡,南流与江水汇合。这和《 尚书》 、杜预的说法是相符的。但今天却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