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经注

卷二十二

  颍水出颍川阳城县西北少室山,秦始皇十七年,灭韩,以其地为颍川郡,盖因水以著称者也。汉高帝二年,以为韩国。王莽之左队也。《山海经》曰:颍水出少室山。《地理志》曰:出阳城县阳乾山,今颍水有三源奇发,右水出阳乾山之颍谷。《春秋》颍考叔为其封人。其水东北流。中水导源少室通阜,东南流,径负黍亭东。《春秋》定公六年,郑伐冯、滑、负黍者也。冯敬通《显志赋》曰:求善卷之所在,遇许由于负黍。京相璠曰:负黍在颍川阳城县西南二十七里。世谓之黄城也。亦或谓是水为本,东与右水合。左水出少室南溪,东合颍水,故作者互举二山,言水所发也。《吕氏春秋》曰:卞随耻受汤让,自投此水而死。张显《逸民传》、嵇叔夜《高士传》并言投泂水而死,未知其孰是也。东南过其县南,颍水又东,五渡水注之。其水导源崈高县东北太室东溪。县,汉武帝置,以奉太室山,俗谓之崧阳城。及春夏雨泛,水自山顶而迭相灌澍,崿流相承,为二十八浦也。旸旱辍津,而石潭不耗,道路游憩者,惟得餐饮而已,无敢澡盥其中,苟不如法,必数日不豫,是以行者惮之。山下大潭周数里,而清深肃洁。水中有立石,高十余丈,广二十许步,上甚平整。缁素之士,多泛舟升陟,取畅幽情。其水东南径阳城西,石溜萦委,溯者五涉,故亦谓之五渡水。东南流入颍水。颀水径其县故城南。昔舜禅禹,禹避商均,伯益避启,并于此也。亦周公以上圭测日景处。汉成帝永始元年,封赵临为侯国也。县南对箕山,山上有许由冢,尧所封也。故太史公曰:余登箕山,其上有许由墓焉。山下有牵牛墟。侧颍水有犊泉,是巢父还牛处也。石上犊迹存焉。又有许由庙,碑阙尚存,是汉颍川大守朱宠所立。颍水径其北,东与龙渊水合,其水导源龙渊,东南流,径阳城北,又东南入于颍。颍水又东,平洛溪水注之。水发玉女台下平洛涧,世谓之平洛水。吕忧所谓勺水出阳城山,盖斯水也。又东甫流,注于颍。颍水又东出阳关,历康城南。魏明帝封尚书右仆射卫臻为康乡侯。此即臻封邑也。

  又东南过阳翟县北。

  颍水东南流,径阳关聚,聚夹水相对,俗谓之东西二土城也。颍水又径上棘城西,又屈径其城南。《春秋左传》襄公十八年,楚师代郑,城上棘以涉颍者也。县西有故堰,堰石崩褫,颓基尚存,旧遏颍水枝流所出也,其故渎东南径三封山北,今无水。渠中又有泉流出焉。时人谓之嵎水,东径三封山东,东南历大陵西连山,、亦曰启筮亭,启享神于大陵之上,即钩台也。《春秋左传》曰夏启有钩台之飨是也。杜预曰;河南阳翟县南有钩台,其水又东南流,水积为陂,陂方十里,俗谓之钩台陂,盖陂指台取名也。又西南流,径夏亭城西,又屈而东南,为郏之靡陂,颍水自堨东径阳翟县故城北。夏禹始封子此,为夏国。故武王至周曰:吾其有夏之居乎?遂营洛邑。徐广曰:河南阳城,阳翟则夏地也。《春秋经》书,秋,郑伯突入于栎。《左传》桓公十五318年,突杀檀怕而居之。服虔曰:檀伯,郑守栎大夫,栎,郑之大都。宋忠曰:今阳翟也。周未,韩景侯自新郑徙都之。王隐曰:阳翟,本栎也。故颍川郡治也。城西有《郭奉孝碑》,侧水有《九山祠碑》。丛柏犹茂,北枕川流也。又东南过颍阳县西,又东南过颍阴县西南。应劭曰:县在颍水之阳,故邑氏之。按《东观汉记》,汉封车骑将军马防为侯国。防,城门校尉,位在九卿上,绝席。颍水又南径颍乡城西。颍朗县故城在东北,旧许昌典农都尉治也。后改为县,魏明帝封侍中辛毗为侯国也。颍水又东南径柏祠曲东,历冈丘城南,故汾丘城也。《春秋左传》襄公十八年,楚子庚治兵于汾。司马彪曰:襄城县有汾丘。杜预曰:在襄城县之东北也。径繁昌故县北,曲蠡之繁阳亭也。《魏书。国志》曰:文帝以汉献帝延康元年,行至曲蠡,登坛受禅于是地,改元黄初,其年以颍阴之繁阳亭为繁昌县。城内有三台,时人谓之繁昌台。坛前有二碑。昔魏文帝受禅于此,自坛而降。曰:舜禹之事,吾知之矣!故其石铭曰遂于繁昌筑灵坛也。于后其碑六字生金;论者以为司马金行,故曹氏六世,迁魏而事晋也。颍水又东南流,径青陵亭城北。北对青陵陂,陂纵广二十里,颍水径其北,枝入为陂,陂西则漷水注之,水出囊城县之邑城下,东流注于陂,陂水又东人临颍县之狼陂。颍水又东南流,而历临颍县也。

  又东南过临颍县南,又东南过汝甫强县北,洧水从河南密县东流注之。

  临颍,旧县也。颍水自县西注,小水出焉。《尔雅》曰:颍别为沙。

  郭景纯曰:皆大水溢出,别为小水之名也。亦犹江别为沱也。颍水又东南,径皋城北。郎古皋城亭矣。《春秋经》书,公及诸侯盟于皋鼬者也。皋、泽字相似,名与字乖耳。颖水又东径阳城南。《竹书纪年》曰:孙何取阳。强城在东北,颍水不得径其北也。颍水又东南,水入焉,非洧水也。

  又东过西华县北,王莽更名之曰华望也,有东故言西矣。世祖光武皇帝建武中,封邓晨为侯国。汉济北戴封,字平仲,为西华令,遇天旱,慨治功无感,乃积柴坐其上以自焚,火起而大雨暴至,远近叹服。永元十二年,征太常焉。县北有习阳城,颍水径其南,《经》所谓洧水流注之也。

  又南过女阳县北。

  县故城南有汝水枝流,故县得厥称矣。阚駰曰:本汝水别流,其后枯竭,号曰死汝水,故其字无水。余按汝、女乃方俗之音,故字随读改,未必一如阚氏之说,以穷通损字也。颍水又东,大水注之。又东南径博阳县故城东。城在南顿县北四十里,汉宣帝封邴吉为侯国,王莽更名乐嘉。

  又东南过南顿县北,水从西来流注之。

  水于乐嘉县入颍,不至于顿。顿,故顿子国也,周之同姓。、《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楚伐陈,纳顿子于顿是也。俗谓之颍阴城,非也。颍水又东南径陈县南,又东南左会交口者也。

  又东南至新阳县北,范渠水从西北来注之。

  《经》云蒗渠者,百尺沟之名别也。颍水南合交口,新沟自是东出。

  颍上有堰,谓之新阳堰,俗谓之山阳堨,非也。新沟自颍北东出,县在水北,故应劭曰:县在新水之阳。今县故城在东,明颍水不出其北,盖:《经》误耳。颍水自堰东南派,径项县故城北。《春秋》僖公十七年,鲁灭项是矣。颍水又东,右合谷水,水上承平乡诸陂,东北径南顿县故城南,侧城东注。《春秋左传》所谓顿迫于陈而奔楚,自顿徒南,故曰南顿也。今其城在顿南三十余里。又东径项城中,楚襄王所郭,以为别都。都内西南小城,项县故城也。旧颍州治。谷水径小城北,又东径魏豫州刺史贾逵祠北。王隐言祠在城北,非也,庙在小城东。昔王凌为宣王司马懿所执,届庙而叹曰:贾梁道王凌,魏之忠臣,惟汝有灵知之。遂仰鸩而死。庙前有碑,碑石金生。干宝曰:黄金可采,为晋中兴之瑞。谷水又东流,出城东注颍。颍水又东,侧颍有公路城。袁术所筑也,故世因以术字名城矣。颍水又东,径临颍城北。城临水,阙南面。又东径云阳二城间,南北翼水,并非所具。又东径丘头。丘头南枕水,《魏书。郡国志》曰:宣王军次丘头,王凌面缚水次,故号武丘矣。颍水又东南流,于故城北,细水注之。水上承阳都陂,陂水枝分,东南出为细水,东径新阳县故城北,又东南径宋县故城北。县即所谓郪丘者也,秦伐魏娶郪丘,谓是邑矣。汉成帝绥和元年,诏封殷后于沛,以存三统。平帝元始四年,改曰来公。章帝建初四年。徙邑于此,故号新郪,为宋公国也,王莽之新延矣。细水又甫径细阳县,新沟水注之。沟首受交口,东北径新阳县故城南。汉高帝六年,封吕青为侯国、王莽更名曰新明也,故应劭曰:县在新水之阳。今无水,故渠旧道而已。东入泽渚,而散流入细。细水又东南径细阳县放城南。王莽更之曰乐庆也。世祖建武中,封岑彭子遵为侯国。细水又东南,积而为陂。谓之次塘,公私引裂,以供田溉。又东南流,屈而西南人颖。《地理志》曰:细水出细阳县东南入颍。颍水又东南流,径胡城东,故胡子国也。《春秋》定公十五年,楚灭胡,以胡子豹归是也。杜预《释地》曰:汝阴县西北有胡城也。颍水又东南,汝水枝津注之。水上承汝水别渎于奇洛,城东三十里,世谓之大水也。东南径召陵县故城南。《春秋左传》僖公四年,齐桓公师于召陵,责楚贡不入,即此处也。城内有大井,径数丈,水至清深。阚駰曰:召者,高也。其地丘墟,井深数丈,故以名焉。又东南径征羌县,故召陵县之安陵乡,安陵亭也。世祖建武十一年,以封中郎将来歙。歙以征定西羌功,故更名征羌也。阙駰引《战国策》,以为秦昭王欲易地,谓此非也。汝水别渎又东径公路台北,台临水方百步,袁术所筑也。汝水别沟又东径西门城,即南利也。汉宣帝封广陵厉王子刘昌为侯国。县北三十里有孰城,号曰北利。故渎出于二利之间,间关女阳之县,世名之死女。县取水名,故曰女阳也,又东径南顿县故城北,又东南径鲖阳城北,又东径邪乡城北,又东径固始县故城北。《地理志》:县,故寝也。寝丘在南,故藉丘名县矣。王莽更名之曰闰治。孙叔敖以土浸薄,取而为封,故能绵嗣。城北犹有《叔敖碑》。建武二年,司空李通,又慕叔敖受邑,故光武以嘉之,更名固始。别汝又东径蔡冈北。冈上有平阳侯相蔡昭冢。昭字叔明,周后稷之胄。冢有石阙,阙前有二碑,碑字论碎,不可复识。羊虎倾低,殆存而已。枝汝又东北流径胡城南”而东历女阴县故城西北。东人颍水。颍水又东径女阴县故城北。《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曰:高祖六年,封夏侯婴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汝坟也。县在汝水之阴,故以汝水纳称。城西有一城,故陶丘乡也,汝阴郡治。城外东北隅,有旧台,翼城若丘,俗谓之女郎台,虽经颓毁,犹自广崇,上有一井。疑故陶丘乡,所未详。又东南至慎县,东南入于淮。颍水东南流,左合上吴、百尺二水,俱承次塘细陂,南流注于颖。颖水又东南,江肢水注之。水受大漴陂,陂水南流,积为江陂,南径慎城西,侧城南流入于颍。颍水又径慎县故城南,县故楚邑,白公所居以拒吴。《春秋左传》哀公十六年,吴人伐慎,白公败之。王莽之慎治也。世祖建武中,封刘赐为侯国。颍水又东南径蜩郭东,俗谓之郑城矣。又东南入于淮。《春秋》昭公十二年,楚子狩于州来,次于颍尾。盖颍水之会淮也。

  洧水出河南密县西南马领山,水出山下。亦言出颍川阳城山,山在阳城县之东北,盖马领之统目焉。洧水东南流,径一故台南,俗谓之阳子台。又东径马岭坞北,坞在山上,坞下泉流北注,亦谓洧别源也,而入于洧水。洧水东流,绥水会焉,水出方山绥溪,即《山海经》所谓浮戏之山也。东南流,径汉宏农太守张伯雅墓。茔域四周,垒石为垣,隅阿相降,列于绥水之阴庚门,表二石阙,夹对石兽于阙下,累前有石庙,列植三碑。碑云;德字伯雅,河南密人也。碑侧树两石人,有数石柱及诸石兽矣。旧引绥水南人茔域。而为池沼。沼在丑地,皆蟾蠩吐水,石隍承溜。池之南,又建石楼。石庙前,又翼列诸兽。但物谢时沦,调毁殆尽。夫富而非义,比之浮云,况复此乎?王孙、士安斯为达矣。绥水又东南流,径上郭亭南,东南注洧。洧水又东,囊荷水注之。水出北山子节溪,亦谓之子节水,东南流注于洧。洧水又东会沥滴泉,水出深溪之侧,泉流丈余,悬水散注。故世士以沥滴称,南流入洧水也。

  东南过其县南。

  流水又东南流,与承云二水合,俱出承云山,二源双导,东南流注于洧。世谓之东、西承云水。情水又东,微水注之。水出微山,东北流入于洧。洧水又东径密县故城南。《春秋》谓之新城。《左传》僖公六年,会诸侯伐郑,围新密,郑所以不时城也。今县城东门南侧,有汉密令卓茂祠。茂字子康,南阳宛人。温仁宽雅,恭而有札,人有认其马者,茂与之,曰:若非公马,幸至丞相府归我。遂挽车而去。后马主得马,谢而还之。任汉黄门郎,迁密令,举善而教,口无恶言,教化大行,道不拾遗,蝗不入境,百姓为之立祠,享祀不辍矣。洧水又左会璅泉水,水出玉亭西,北流注于洧水。洧水又东南与马关水合,水出玉亭下,东北流历马关,谓之马关水。又东北注于洧。洧水又东合武定水,水北出武定冈,西南流,又屈而东南流,径零鸟坞西,侧坞东南流。坞侧有水,悬流赴壑,一匹有余,直注涧下,沦积成渊。嬉游者瞩望,奇为佳观。俗人睹此水挂于坞侧,遂目之为零鸟水。东南流入于洧。洧水又东与虎牍山水合,水发南山虎牍溪,东北流入洧。洧水又东南,赤涧水注之。水出武定冈,东南流径皇台冈下。又历冈东,东南流注于洧。南水又东南流,潧水注之。洧水又东南径郐城南。《世本》曰:陆终娶于鬼方氏之妹,谓之女聩,是生六子,孕三年,启其左胁,三人出焉。破其右胁,三人出焉。其四曰莱言,是为郐人,郐人者,郑是也。郑桓公问于史伯曰:王室多难,予安逃死乎?史伯曰:虢、郐,公之民,迁之可也。郑氏东迁,虢、郐献十邑焉。刘桢云:郐在豫州外方之北,北邻于虢,都荣之南,左济右洛,居两水之间,食溱、洧焉。徐广曰:郐在密县,妘姓矣,不得在外方之北也。洧水又东径阴权北,水有梁焉,俗谓是济为参辰口。《左传》襄公九年,晋代郑,济于阴坂,次于阴口而还是也。杜预曰:阴坂,洧津也。服虔曰:水南曰阴。口者,水口也。参、阴声相近,盖传呼之谬耳。又晋居参之分,实沈之土。郑处大辰之野,阙伯之地,军师所次,故济得其名也。又东过郑县南,潧水从西北来注之。

  洧水又东径新郑县故城中。《左传》襄公元年,晋韩厥、荀偃帅诸侯伐郑,入其郛,败其徒兵于洧上是也。《竹书纪年》:晋文侯二年,周惠王子多父伐郐,克之,乃居郑父之丘,名之曰郑,是曰桓公。皇甫士安《帝王世纪》云:或言县故有熊氏之墟,黄帝之所都也。郑氏徙居之,故曰新郑矣。城内有遗祠,名曰章乘是也,洧水又东,为洧渊水。《春秋传》曰:龙斗于时门之外洧渊,即此潭也。今洧水自郑城西北入,而东南流,径郑城南。城之南门内,旧外蛇与内蛇斗,内蛇死。六年,大夫傅瑕杀郑子纳厉公,是其征也。水南有郑庄公望母台。庄姜恶公寤生,与段京居。段不弟,姜氏无训。庄公居夫人于城颍。誓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故成台以望母,用伸在心之思,感考叔之言,忻大隧之赋:泄泄之慈有嘉,融融之孝得常矣。洧水又东与黄水合,《经》所谓潧水,非也。黄水出太山南黄泉,东南流径华城西。史伯谓郑桓公曰:华,君之土也。韦昭曰:华,国名矣。《史记》秦昭王三十三年,白起攻魏,拔华阳,走芒卯,斩首十五万。可马彪曰:华阳,亭名,在密县。嵇叔夜常采药于山泽。学琴于古人,即此亭也。黄水东南流,又与一水合。水出华城南冈,一源两分,泉流派别,东为七虎涧水,西流即是水也。其水西南流,注于黄水,黄即《春秋》之所谓黄崖也。故杜预云:苑陵县西有黄水者也。又东南流,水侧有二台,谓之积粟台,台东即二水之会也。捕獐山水注之,水东出捕獐山,西流注于黄水。黄水又南至郑城北,东转于城之东北,与黄沟合。水出捕獐山,东南流至郑城东,北入黄水。黄水又东南,径龙渊东南,七里沟水注之,水出隙候亭东南平地,东注,又屈而南流,径升城东,又南历烛城西,即郑大夫烛之武邑也。又南流注于洧水也。

  又东南过长社县北,洧水东南流,南濮、北濮二水人焉,濮音仆。洧水又东南与龙渊水合,水出长社县西北,有故沟,上承洧水,水盛则通注龙渊,水减则律渠辍流。其渎中泉,南注东转为渊,绿水平潭,清洁澄深,俯视游鱼,类若乘空矣,所谓渊无潜鳞也,又东径长社县故城北,郑之长葛邑也。《春秋》隐公五年,宋人伐郑,围长葛是也。后社树暴长,故曰长社,魏颖川郡治也。余以景明中出宰兹郡,于南城西侧,修立客馆。版筑既兴,于土下得一树根,甚壮大,疑是故社怪长暴茂者也。稽之故说,县无龙渊水名,盖出近世矣。京相璠《春秋土地名》曰:长社北界有禀水。但是水导于隍堑之中,非北界之所谓。又按京、社地名,并云:长社县北有长葛乡。斯乃县徙于南矣。然则是水即禀水也。其水又东南径棘城北。《左传》所谓楚子伐郑,救齐,次于棘泽者也。禀水又东,左注洧水。洧水又东南,分为二水,其枝水东北流庄沙,一水东径许昌县。故许男国也,姜姓。四岳之后矣。《穆天子传》所谓天子见许男于洧上者也。汉章帝建初四年,封马光为侯国。《春秋佐助期》曰:汉以许失天下。及魏承汉历,遂改名许昌也。城内有景福殿基,魏朗帝太和中造,准价八百余万。洧水又东,人汶仓城内,俗以是水为汶水,故有汶仓之名,非也,盖洧水之邸阁耳。洧水又东径鄢陵县故城南。李奇曰:六国为安陵也。昔秦求易地,唐且受使于此。汉高帝十二年,封都尉朱濞为侯国。王莽更名左亭。洧水又东,鄢陵陂水注之,水出鄢陵南陂东,西南流,注于洧水也。又东南过新汲县东北,洧水自鄢陵东径桐丘南,俗谓之天井陵,又曰冈,非也。洧水又屈而南流,水上有梁,谓之桐门桥,藉桐丘以取称,亦言取桐门亭而著目焉。然不知亭之所在,未之详也。洧水又东南,径桐丘城。《春秋左传》庄公二十八年,楚代郑。郑人将奔桐丘,即此城也。杜预《春秋释地》曰:颖川,许昌城东北,京相璠曰:郑地也。今图无,而城见存,西南去许昌故城可三十五里。俗名之曰堤,其城南即长堤,固洧水之北防也。西面桐丘,其城邪长而不方,盖凭丘之称,即城之名矣。洧水又东径新汲县故城北。汉宣帝神雀二年。置于许之汲乡曲洧城,以河内有汲县,故加新也。城在洧水南堤上。又东,洧水右迤为濩陂。洧水又径匡城南,扶沟之匡亭也。又东,洧水左迤为鸭子陂,谓之大穴口也。又东南过茅城邑之东北。洧水自大穴口,东南径洧阳城,西南径茅城东北又南,左合甲庚沟。沟水上承洧水于大穴口,东北枝分,东径洧阳故城南,俗谓之复阳城,非也。盖洧、复字类音读变。汉建安中,封司空祭酒郭奉孝为侯国,其水又东南,为鸭子陂。陂广十五里,余波南入甲庚沟,西注洧,东北泻沙。洧水又南径一故城西,世谓之思乡城,西去洧水十五里,洧水又右合濩陂水,水上承洧水于新汲县,南径新汲县故城东,又南积而为陂。陂之西北,即长社城。陂水东翼洧堤。西面茅邑,自城北门列筑堤道,迄于此冈,世尚谓之茅冈。即《经》所谓茅城邑也。陂水北出,东入洧津,西北纳异流。

  又东过习阳城西,折入于颍。

  洧水又东南径辰亭东,俗谓之田城,非也。盖田、辰声相近,城亭音韵联故也。《经》书:鲁宣公十一年,楚子、陈侯、郑伯盟于辰陵也。京相璠曰:颍川长平有故辰亭。杜预曰:长平县东南有辰亭。今此城在长平城西北,长平城在东南,或杜氏之谬,《传》书之误耳。长平东南涝陂北畔,有一阜,东西减里,南北五十许步,俗谓之新亭台。又疑是杜氏所谓辰亭,而未之详也。洧水又南径长平县故城西,王莽之长正也。洧水又南,分为二水,枝分东出,谓之五梁沟,径习阳城北,又东径赭丘南,丘上有故城。《郡国志》曰:长平故属汝南县,有赭丘城,即此城也。又东径长平城南,东注涝陂。洧水南出,谓之鸡笼水,故水会有笼口之名矣。洧水又东径习阳城西,西南折入颍,《地理志》曰:洧水东南至长平县入颍者也。

  潩水出河南密县大騩山,大騩即具茨山也。黄帝登具茨之山,升于洪堤上,受《神芝图》于华盖童子,即是山也。潩水出其阿流而为陂,俗谓之玉女池。东径怪山北,《史记》魏襄王六年,败楚于陉山者也。山上有郑祭仲家。冢西有子产墓,累石为方坟,坟东有庙,并东北向郑城。杜元凯言不忘本。际庙旧有一枯柏树,其尘根故株之上,多生稚柏成林,列秀青青,望之,奇可嘉矣。潩水又东南径长社城西北,甫濮、北濮二水出焉。刘澄之著《永初记》云:《水经》,濮水源出大騩山,东北流注泗,卫灵闻音于水上。殊为乖矣。余按《水经》为潩水,不为濮也。是水首受潩水,川渠双引,俱东注洧。洧与之过沙,枝流派乱,互得通称。是以《春秋》昭公九年,迁城父人于陈,以夷濮西田益之。京相璠曰:以夷之濮西田益也。杜预亦言,以夷田在濮水西者与城父人。服虔曰。濮,水名也。且字类音同,津澜邈别,不得为北濮上源。师氏传音于其上矣。潩水又南径钟亭西,又东南径皇台西,又东南径关亭西,又东南径宛亭西,郑大夫宛射犬之故邑也。潩水又南,分为二水,一水南出径胡城东,故颍阴县之狐人亭也。其水南结为陂,谓之胡城陂。潩水自枝渠东径曲强城东,皇陂水注之。水出西北皇台七女冈北,皇陂即古长社县之浊泽也。《史记》魏惠王元年,韩懿侯与赵成侯合军伐魏,战于浊泽是也。其肢北对鸡鸣城,即长社县之浊城也。陂水东南流、径胡泉城北,故颍阴县之狐宗乡也。又东合胡城陂水,水上承皇陂,而东南流注于黄水,谓之合作口。而东径曲强城北,东流入潩水。时人谓之敕水,非也。敕、潩音相类,故字从声变耳。潩水又径东西武亭间,两城相对,疑是古之岸门,史迁所谓走犀首于岸门者也。徐广曰颍阴有岸亭,未知是否。潩水又南径射大城东,即郑公孙射犬城也,盖俗谬耳。潩水又南,径颍阴县故城西。魏明帝封司空陈群为侯国。其水又东南径许昌城南,又东南,与宣梁陂水合,陂上承狼陂。于颍阴城西南,陂南北二十里,东西十里。《春秋左传》曰楚子伐郑,师于狼渊是也。其水东南入许昌县,径巨陵城北,郑地也。《春秋左氏传》庄公十四年,郑厉公获傅瑕于大陵。京相璠曰:颍川临颖县东北二十五里,有故巨陵亭,古大陵也。其水又东积而为陂,谓之宣梁陂也。陂水又东南人潩水。潩水又西南流径陶城西,又东南径陶陂东。

  东南入于颍。

  潧水出郑县西北平地,潧水出郐城西北鸡络坞下,东南流,径贾复城西。东南流,左合水,水出贾复城东,南流注于潧。潧水又南,左会承云山水,水出西北承云山,东南历浑子冈东注,世谓冈峡为五鸣口,东南流,注于潧。潧水又东南流,历下田川,径郐城西,渭之为柳泉水也。故史伯答桓公曰:君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若克虢、郐,君之土也。如前华后河,右洛左济,主芣騩而食潧洧,修典刑以守之,可以少固,即谓此矣。潧水又南,悬流奔壑,崩注丈余,其下积水成潭,广口十许步,渊深难测,又南注于洧,《诗》所谓溱与洧者也,世亦谓之为郐水也。

  东过其县北,又东南过其县东,又南入于洧水。自郐、潧东南,更无别渎,不得径新郑而会洧也。郑城东人洧者,黄崖水也。盖《经》误证耳。渠出荥阳北河,东南过中牟县之北。

  《风俗通》曰:渠者,水所居也,渠水自河与济乱流,东径荥泽北,东南分济,历中牟县之圃田泽北,与阳武分水。泽多麻黄草,故《述征记》曰:践县境便睹斯卉,穷则知逾界。今虽不能,然谅亦非谬。《诗》所谓东有圃草也。皇武子曰: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圃。泽在中牟县西,西限长城,东极官渡,北佩渠水,东西四十许里,南北二十许里。中有沙冈,上下二十四浦,津流径通,渊潭相接,各有名焉。有大渐、小渐、大灰、小灰、义鲁、练秋、大白杨、小白杨、散吓、禹中、羊圈、大鹄。小鹄、龙泽、蜜罗、大哀、小哀、大长、小长、大缩、小缩、伯丘、大盖、牛眼等浦,水盛则北注,渠溢则南播,故《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年,入河水干甫田,又为大沟而引甫水者也。又有一读,自酸枣受河,导自濮读,历酸枣,径阳武县南出,世谓之十字沟,而属于渠。或谓是读为梁惠之年所开,而不能详也。斯浦乃水泽之所钟,为郑隰之渊薮矣。渠水右合五池沟。沟上承泽水,下流注渠,谓之五池口。魏嘉平三年,司马懿帅中军讨太尉王凌于寿春,自彼而还,帝使侍中韦诞劳军于五池者也。今其地为五池乡矣。渠水又东,不家沟水注之,水出京县东南梅山北溪。《春秋》襄公十八年,楚子冯、公子格率锐师侵费,右回梅山。杜预曰:在密东北。即是山也。其水自溪东北流,径管城西。故管国也,周武王以封管叔矣。成王幼弱,周公摄政,管叔流言曰:公将不利于孺子。公赋《鸱鴞》以伐之,即东山之师是也。《左传》宣公十二年,晋师救郑,楚次管以待之。杜预曰京县东北有管城者是也。俗谓之为管水。又东北分为二水,一水东北流,注黄雀沟,谓之黄渊,渊周百步。其一水东越长城,东北流,水积为渊,南北二里,东西百步,谓之百尺水。北入圃田泽,分为二水。一水东北径东武强城北。《汉书。曹参传》:击羽婴于昆阳,追至叶,还攻武强,因至荥阳:薛瓒云,按武强城在阳武县。即斯城也。汉高帝六年,封骑将庄不识为侯国。又东北流,左注于渠,为不家水口也。一水东流,又屈而甫转,东南注白沟也。渠水又东,清池水注之。水出清阳亭西南平地,东北流,径清阳亭南,东流,即故清人城也。《诗》所谓清人在彭,彭为高克邑也。故杜预《春秋释地》云中牟县西有清阳亭是也。清水又屈而北流,至清口泽,七虎涧水注之。水出华城南冈,一源两派,律川趣别,西人黄雀沟,东为七虎溪,亦谓之为华水也。又东北流,紫光沟水注之,水出华阳城东北,而东流,俗名曰紫光涧。又东北注华水。华水又东径棐城北,即北林亭也。《春秋》丈公与郑伯宴于棐林,子家赋《鸿雁》者也。《春秋》宣公元年,诸侯会于棐林以伐郑,楚救郑,遇于北林。服虔曰:北林,郑南地也。京相璠曰:今荣阳苑陵县有故林乡,在新郑北,故曰北林也。余按林乡故城,在新郑东如北七十许里,苑陵故城在东南五十许里,不得在新郑北也。考京、服之说,并为疏矣。杜预云:荥阳中牟县西南,有林亭,在郑北。今是亭南去新郑县故城四十许里。盖以南有林乡亭,故杜预据是为北林,最为密矣。又以林乡为棐,亦或疑焉。诸侯会棐楚遇于此,宁得知不在是而更指他处也?积古之传,事或不谬矣。又东北径鹿台南冈,北出为七虎涧,东流,期水注之。水出期城西北平地,世号龙渊水。东北流,又北径期城西,又北与七虎涧合,谓之虎溪水,乱流东注,径期城北,东会清口水。司马彪《郡国志》曰:中牟有清口水。即是水也。清水又东北,白沟水注之。水有二源,北水出密之梅山东南,而东径靖城南,与南水合。南水出大山,西北流至靖城南,左注北水,即承水也。《山海经》曰:承水出太山之阴,东北流,注于役水者也。世亦谓之靖涧水。又东北流,大水注之。水出大山东平地。《山海经》曰:太水出于大山之阳,而东南流注于役水,世谓之礼水也。东北径武陵城西,东北流,注于承水。承水又东北人黄瓮涧,北径中阳城西。城内有旧台甚秀,台侧有陂池,池水清深。涧水又东,屈径其城北。《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七年,郑釐侯来朝中阳者也。其水东北流,为白沟,又东北径伯禽城北,盖伯禽之鲁往径所由也。屈而南流,东注于清水,即潘岳《都乡碑》所谓自中牟故县以西,西至于清沟,指是水也。乱流东径中牟宰鲁恭祠南,汉和帝时,右扶风鲁恭,字仲康,以大尉掾迁中牟令。政专德化,不任刑罚,吏民敬信,蝗不入境。河南尹袁安疑不实,使部掾肥亲按行之,恭随亲行阡陌,坐桑树下,雉止其旁。有小儿,亲曰:儿何不击雉?曰:将雏。亲起曰:虫不入境,一异;化及鸟鲁,二异;竖子怀仁,三异。久留非优贤,请还。是年,嘉禾生县庭。安美其治,以状上之。征博士、恃中,车驾每出,恭常陪乘。上顾问民政,无所隐讳。故能遗爱自古,祠享来今矣。清沟水又东北径沈清亭,疑即博浪亭也。服虔曰:博浪,阳武南地名也。今有亭,所未详也。历博浪泽,昔张良为韩报仇于秦,以金椎击秦始皇,不中,中其副车于此。又北分为二水,枝津东注清水。清水自枝流北注渠,谓之清沟口。渠水又左径阳武县故城南,东为官渡水,又径曹大祖垒北。有高台,谓之官渡台,渡在中牟,故世又谓之中牟台。建安五年,太祖营官渡,袁绍保阳武。绍连营稍前,依沙堆为屯,东西数十里。公亦分营相御,合战不利。绍进临官渡,起土山地道以逼垒,公亦起高台以捍之,即中牟台也。今台北土山犹在,山之东悉绍旧营,遗基并存。渠水又东径田丰祠北,袁本初惭不纳其言,害之。时人嘉其诚谋,无辜见戮,故立祠于是,用表袁氏覆灭之宜矣。又东,役水注之。水出苑陵县西,隙候亭东。世谓此亭为郤城,非也,盖隙、隙声相近耳。中平陂,世名之埿泉也,即古役水矣。《山海经》曰:役山,役水所出,北流注于河。疑是水也。东北流径苑陵县故城北、东北流径焦城东,阳丘亭西,世谓之焦沟水。《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六年,秦公孙壮率师伐郑。围焦城,不克,即此城也。俗谓之驿城,非也。役水自阳丘亭东流,径山民城北,为高榆渊。《竹书纪年》,梁惠成壬十六年,秦公孙壮率师城上积、安陵山民者也。又东北为酢沟,又东北,鲁沟水出焉。役水又东北,埿沟水出焉。又东北为八丈沟,又东,清水枝律注之,水自沈城东派,注于役水。役水又东径曹公垒南,东与沫水合。《山海经》云:沫山,沫水所出,北流注于役。今是水出中牟城西南,疑即沫水也。东北流,径中牟县故城西。昔赵献侯自耿都此。班固云:赵自邯郸徙焉。赵襄子时,佛胖以中牟叛,置鼎于庭,不与己者烹之,田英将寨裳赴鼎处也。薛瓒注《汉书》云:中牟在春秋之时,为郑之堰也。及三卿分晋,则在魏之邦土,赵自漳北,不及此也。《春秋传》曰:卫侯如晋,过中牟,非卫适晋之次也。《汲郡古文》曰:齐师伐赵东鄙,围中牟。此中牟不在赵之东也。按中牟当在漯水之上矣。按《春秋》齐伐晋夷仪,晋车千乘在中牟,卫侯过中牟,中牟人欲伐之。卫褚师圃亡在中牟,曰:卫虽小,其君在,未可胜也。齐师克城而骄,遇之必败,乃败齐师。服虔不列中牟所在。杜预曰今荥阳有中牟,回远,疑为非也。然地理参差,土无常域,随其强弱,自相吞并,疆里流移,宁可一也?兵车所指,径纡难知。自魏徙大梁,赵以中牟易魏。故赵之南界,极于浮水,匪直专漳也。赵自西取后止中牟。齐师伐其东鄙,于宜无嫌,而瓒径指漯水,空言中牟所在,非论证也。汉高帝十一年,封单父圣为侯国。沫水又东北,注于役水。昔魏太祖之背董卓也,间行出中牟,为亭长所录。郭长公《世语》云:为县所拘,功曹请释焉。役水又东北径中牟泽,即郑太叔攻萑蒲之盗于是泽也。其水东流,北屈注渠。《续述征记》所谓自酱魁城到酢沟十里者也,渠水又东流而左会渊水,其水上承圣女陂,陂周二百余步,水无耗竭,湛然清满,而南流注于渠。

  渠水又东南而注大梁也:又东至浚仪县,渠水东南径赤城北,戴延之所谓西北有大梁亭,非也。《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二十八年,穰疵率师及郑孔夜战于梁赫,郑师败逋,即此城也。左则故渎出焉。秦始皇二十二年,王责断故渠,引水东南出以灌大梁,谓之梁沟。又东径大梁城南,本春秋之阳武高阳乡也,于战国为大梁,周梁伯之故居矣。梁伯好土功,大其城,号曰新里。民疲而溃,秦遂取焉。后魏惠王自安邑徙都之,故曰梁耳。《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六年四月甲寅,徙都于大梁是也。秦灭魏以为县。汉文帝封孝王于梁,孝王以土地下湿,东都睢阳,又改曰梁。自是置县,似大梁城广,居其东城夷门之东。夷门,即侯赢抱关处也。《续述征记》以此城为师旷城,言:郭缘生曾游此邑,践夷门,升吹台,终古之迹,缅焉尽在。余谓此乃梁氏之台门,魏惠之都居,非吹台也,当是误证耳。《西征记》论仪封人即此县,又非也。《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三十一年三月,为大沟于北郛,以行圃田之水。《陈留风俗传》曰:县北有浚水,像而仪之,故曰浚仪。余谓故汳沙为阴沟矣。浚之故曰浚,其犹《春秋》之浚诛乎?汉氏之浚仪水,无他也,皆变名矣。其国多池沼,时池中出神剑,到今其民像而作之,号大梁氏之剑也。渠水又北屈,分为二水。《续述征记》曰:汳沙到浚仪而分也。汳东注,沙南流。其水更南流,径梁王吹台东。《陈留风俗传》曰:县有仓颉、师旷城,上有列仙之吹台、北有牧泽,泽中出兰蒲,上多俊髦,衿带牧泽,方十五里,俗谓之蒲关泽,即谓此矣。梁王增筑以为吹台,城隍夷灭,略存故迹。今层台孤立于牧泽之右矣,其台方百许步,即阮嗣宗《咏怀诗》所谓驾言发魏都,南向望吹台,萧管有遗音;梁王安在哉?晋世丧乱,乞活凭居,削堕,故基,遂成二层。上基犹方四五十步,高一丈余,世谓之乞活台,又谓之繁台城。渠水于此,有阴沟、鸿沟之称焉。项羽与汉高分王,指是水以为东西之别。苏秦说魏襄王曰:大王之地,南有鸿沟是也。故尉氏县有波乡波亭,鸿沟乡鸿沟亭,皆藉水以立称也。今萧县西亦有鸿沟亭,梁国难阳县东,有鸿口亭,先后谈者,亦指此以为楚,汉之分王,非也。盖《春秋》之所谓红泽者矣。渠水右与氾水合,水上承役水于苑陵县。县。故郑都也。王莽之左亭县也。役水枝津,东派为埿水者也,而世俗谓之氾沟水也。《春秋左传》僖公三十年,晋侯、秦伯围郑。晋军函陵,秦军氾南,所谓东氾者也。其水又东北径中牟县南,又东北径中牟泽,与渊水合,水出中牟县故城北,城有层台。按郭长公《世语》及干宝《晋纪》,并言:中牟县故魏任城玉台下池中,有汉时铁锥,长六尺,入地三尺,头西南指不可动,正月朔自正,以为晋氏中兴之瑞,而今不知所在。或言在中阳城池台,未知焉是。渊水自池西出,屈径其城西,而东南流注于汜。氾水又东径大梁亭南,又东径梁台南,东注渠。渠水又东南流,径开封、县,睢、涣二水出焉。右则新沟注之。其水出逢池,池上承役水于苑陵县,别为鲁沟水,东南流,径开封县故城北。汉高帝十一年,封陶舍为侯国也。《陈留志》称:阮简,字茂宏,为开封令。县侧有劫贼,外白甚急数,简方围棋长啸。吏云:劫急。简曰:局上有劫亦甚急。其耽乐如是。故《语林》曰:王中郎以围棋为坐隐,或亦谓之为手谈,又谓之为棋圣。鲁沟南际富城,东南入百尺陂,即古之逢泽也。徐广《史记音义》曰:秦使公于少官率师会诸侯逢泽,汲郡墓《竹书纪年》作秦孝公会诸侯于逢泽,斯其处也。故应德琏《西征赋》曰:驾衡东指,弭节逢泽。其水东北流为新沟。新沟又东北流,径牛首乡北,谓之牛建城。又东北注渠,即沙水也。音蔡,许慎正作沙音,言水散石也。从水少,水少沙见矣。楚东有沙水,谓此水也。

  又屈南至扶沟县北,沙水又东南,径牛首乡东南,鲁沟水出焉,亦谓之宋沟也。又径陈留县故城南。孟康曰:留,郑邑也。后为陈所并,故曰陈留矣。鲁沟水又东南,径圉县故城北。县苦楚难,修其干戈,以圉其患,故曰圉也。或曰边陲之号矣。历万人散。王莽之篡也,东郡太守翟义兴兵讨莽,莽遣奋威将军孙建,击之于圉北,义师大败,尸积万数,血流溢道,号其处为万人散,百姓哀而祠之。又历鲁沟亭,又东南至阳夏县故城西。汉高祖六年,封陈豨为侯国。鲁沟又南人涡,今无水也。沙水又东南径斗城西。《左传》襄公三十年,于产殡伯有尸,其臣葬之于是也。沙水又东南径牛首亭东。《左传》桓公十四年,来人与诸侯伐郑东郊,取牛首者也,俗谓之车牛城矣。沙水又东南,八里沟水出焉。又东南径陈留县裘氏乡裘氏亭西,又径澹台子羽冢东,与八里沟合。按《陈留风俗传》曰:陈留县襄氏乡,有澹台子羽冢,又有子羽祠,民祈祷焉。京相璠曰:今泰山南武城县,有澹台子羽冢,县人也。未知孰是。因其方志所叙,就记缠络焉。沟水上承沙河,而西南流,径牛首亭南,与百尺陂水合。其水自陂,南径开封城东三里冈,左屈而西流南转,注八里沟。又南得野兔水口。水上承西南兔氏亭北野兔陂。郑地也。《春秋传》云:郑伯劳屈生于兔氏者也。陂水东北入八里沟,八里沟水又南径石仓城西,又南径兔氏亭东,又南径召陵亭西,东入沙水。沙水南径扶沟县故城东。县,即颍川之谷平乡也。有扶亭,又有洧水沟,故县有扶沟之名焉。建武元年,汉光武封平狄将军朱鲔为侯国。沙水又东与康沟水合,水首受洧水于长社县东,东北径向冈西,即郑之向乡也。后人遏其上口,今水盛则北注,水耗则辍流。又有长明沟水注之,水出苑陵县故城西北,县有二城,此则西城也。二城以东,悉多陂泽,即古制泽也。京相璠曰:郑地。杜预曰:泽在荥阳苑陵县东,即《春秋》之制田也。故城西北平地出泉,谓之龙渊泉。泉水流径陵丘亭西,又西,重泉水注之,水出城西北平地。泉涌南流,径陵丘亭西,西南注龙渊水。龙渊水又东南,径凡阳亭西,而南入白雁陂。陂在长社县东北,东西七里,南北十里,在林乡之西南。司马彪《郡国志》曰:苑陵有林乡亭。白雁陂又引渎南流,谓之长明沟,东转北屈,又东径向城北,城侧有向冈,《左传》襄公十一年,诸侯伐郑师于向者也,又东,右迤为染泽陂,而东注于蔡泽陂。长明沟水又东径尉氏县故城南,圈称云:尉氏,郑国之东鄙。弊狱官名也。郑大夫尉氏之邑。故栾盈曰:盈将归死于尉氏也。沟渎自是三分,北分为康沟,东径平陆县故城北。高后元年,封楚元王子礼为侯国。建武元年,以户不满三千,罢为尉氏县之陵树乡。又有陵树亭,汉建安中,封尚书苟攸为陵树乡侯。故《陈留风格传》曰:陵树乡,故平陆县也。北有大泽,名曰长乐厩。康沟又东径扶沟县之白亭北。《陈留风俗传》曰:扶沟县有帛乡帛亭,名在七乡十二亭中。康沟又东径少曲亭。《陈留风俗传》曰:尉氏县有少曲亭,俗谓之小城也。又东南径扶沟县故城东。而东南注沙水。沙水又南会南水。其水南流,又分为二永。一水南径关亭东,又东南流,与左水合。其水自枝渎南径召陵亭西,疑即扶沟之亭也。而东南合右水,世以是水与鄢陵陂水双导,亦谓之双沟。又东南人沙水,沙水南与蔡泽陂水合。水出鄢陵城西北。《春秋》成公十六年,晋、楚相遇于鄢陵,吕錡射中共王目,王召养由基,使射杀之。亦子反醉酒自毙处也。陂东西五里,南北十里。陂水东径匡城北,城在新汲县之东北,即扶沟之匡亭也,亭在匡城乡。《春秋》文公元年,诸侯朝晋,卫成公不朝,使孔达侵郑,伐绵訾及匡,即此邑也。今陈留、长垣县南有匡城,即平丘之匡亭也。襄邑又有承匡城,然匡居陈、卫之间,亦往往有异邑矣。陂水又东南至扶沟城北,又东南入沙水。沙水又南,径小扶城西,而东南流也。城即扶沟县之平周亭,东汉和帝永元中,封陈敬王子参为侯国。沙水又东南径大扶城西,城即扶乐故城也。城北二里有《袁良碑》,云:良,陈国扶乐人。后汉世祖建武十六年,更封刘隆为扶乐侯,即此城也。涡水于是分焉,不得在扶沟北,便分为二水也。

  其一者,东南过陈县北。

  沙水又东南径东华城西,又东南,沙水枝渎,西南达洧,谓之甲庚沟,今无水。沙水又南与广漕渠合,上承庞官陂,云邓艾所开也。虽水流废兴,沟渎尚伙。昔贾逵为魏豫州刺史,通运渠二百里余,亦所谓贾侯渠也。而川渠径复,交锗畛陌,无以辨之。沙水又东径长平县故城北,又东南径陈城北,故陈国也,伏羲、神农并都之。城东北三十许里,犹有羲城实中,舜后妫满,为周陶正。武王赖其器用,妻以元女大姬,而封诸陈,以备三格。太姬好祭祀,故《诗》所谓坎其击鼓,宛丘之下。宛丘在陈城南道东。王隐云:渐欲平,今不知所在矣。楚讨陈,杀夏征舒于栗门,以为夏州后。城之东门内有池,池水东西七十步,南北八十许步,水至清洁而不耗竭,不生鱼草。水中有故台处,《诗》所谓东门之池也。城内有《汉相王君造四县邸碑》,文字剥缺,不可悉识。其略曰:惟兹陈国,故曰淮阳郡云云,清惠著闻,为百姓畏爱,求贤养士,千有余人,赐与田宅。吏舍,自损俸钱,助之成邸。五官掾西华陈骐等二百五人,以延熹二年云云,故其颂曰:修德立功,四县回附。今碑之左右,遗塘尚存,基础犹在。时人不复寻其碑证,云孔子庙学,非也。后楚襄王为秦所灭,徙都于此。丈颖曰西楚矣,三楚斯其一焉。城南郭里,又有一城,名曰淮阳城,子产所置也。汉高祖十一年,以为淮阳国。王莽更名郡为新平,县曰陈陵,故豫州治。王隐《晋书地道记》云,城北有故沙,名之为死沙。而今水流津通,漕运所由矣。沙水又东而南屈,径陈城东,谓之百尺沟。又南分为二水,新沟水出焉。沟水东南流,书水注之,水源上承涝陂。陂在陈城西北,南暨荦城,皆为陂矣。陂水东流,谓之谷水,东径涝城北,王隐曰荦北有谷水是也。牵即怪矣。《经》书公会齐、宋于桂者也。社预曰:柽即牵也,在陈县西北,为非。柽,小城也,在陈郡西南。谷水又东径陈城南,又东流入于新沟水,又东南注于颍,谓之交口,水次有大堰,即古百尺堰也。《魏书》:《国志》曰,司马宣王讨太尉王凌,大军掩至百尺堨,即此堨也。今俗呼之为山阳堰,非也。盖新水首受颖于百尺沟,故堰兼有新阳之名也,以是推之,悟故俗谓之非矣。

  又东南至汝南新阳县北,沙水自百尺沟,东径宁平县之故城南。《晋阳秋》称:晋太傅东海王越之东奔也,石勒追之,焚尸于此。数十万众,敛手受害,勒纵骑围射,尸积如山。王夷甫死焉。余谓俊者所以智胜群情,辨者所以丈身袪惑,夷甫虽体荷俊令,口擅雌黄,污辱君亲,获罪羯勒,史官方之华、王,谅为褒矣。沙水又东,积而为陂,谓之阳都陂。明水注之,水上承沙水枝津,东出径汝南郡之宜禄县故城北,王莽之赏都亭也。明水又东北流注于陂,陂水东南流,谓之细水。又东径新阳县北,又东,高陂水东出焉。沙水又东,分为二水,即《春秋》所谓夷濮之水也。枝津北径谯县故城西,侧城人涡。沙水东南径城父县西南,枝津出焉,俗谓之章水。一水东注,即濮水也。俗谓之艾水,东径城父县之故城南,东流注也。

  又东南过山桑县北,山桑故城在涡水北,沙水不得径其北明矣,《经》言过北,误也。又东南过龙亢县南,沙水径故城北,又东南径白鹿城北,而东注也。又东南过义成县西,南纻入于淮。

  义成县故属沛,后隶九江。沙水东流,注于淮,谓之沙汭。京相璠曰:楚东地也。《春秋左传》昭公二十六年,楚令尹子常以舟师及沙汭而还。社预曰:沙,水名也。

【译文】

  颖水发源于颖川郡阳城县西北方的少室山,

  秦始皇十七年(前230 )灭了韩国,在那里设置颖川郡,是以水来命名的。汉高帝二年(前205 ) ,立为韩国,王莽时改名为左队。《 山海经》 说:颖水发源于少室山。《 地理志》 说:发源于阳城县阳乾山。颖水有三个源头,右边的一条发源于阳乾山的颖谷。《 春秋》 记载,颖考叔任颖谷封人之职。水往东北流。中间一条发源于少室山的通阜,往东南流经负黍亭东边。《 春秋》 :定公六年(前504 ) ,郑国攻打冯、滑、负黍等地。冯敬通《 显志赋》 说:寻求高士善卷所在的地方,在负黍遇到许由。京相潘说:负黍在颖川郡阳城县西南二十七里,人们称为黄城。也有人称这条水为滁水,东流与右边那条水汇合。左边的一条发源于少室山的南溪,东流与颖水汇合。因此,各家作者在提到颖水的发源地时,都互举上述这两座山。《 吕氏春秋》 说:卞随以接受汤的让位为耻,自投颖水而死。张显《 逸民传》 、稽叔夜《 高士传》 都说卞随投洞水而死,不知道哪种说法正确。

  往东南流过县南,

  颖水又往东流,五渡水注入。五渡水发源于岔高县东北的太室山东溪。金高县是汉武帝时为奉祀太室山而设置,俗称裕阳城。每逢春夏多雨时,一条又一条的山泉从山顶流泻而下,崖水和溪流相接,形成二十八浦。干旱季节山涧溪流断水,但石潭仍不干涸,过路行人游客在此歇息,只能舀点水喝罢了,没有人敢在潭水洗澡或洗手,如果有人不遵守这个规矩,一定有好几天不得安宁,因此行人都有点畏惧。山下有个大潭,周围数里,潭水清深洁净,水中有一块屹立的巨石,高十余丈,顶端非常平整,宽广二十来步。僧俗人士常划船到那里,爬到顶岩上,情怀为之一畅。五渡水往东南流经阳城西边,石涧萦回曲折,过往行人要反复涉水,因此也叫五渡水。水往东南流,注入颖水。颖水流经岔高县旧城南边,从前舜让位给禹,禹避让商均,伯益又避让启,都是在这里;这里也是周公用土圭测日影的地方。汉成帝永始元年(前16 ) ,把这地方封给赵临,立为侯国。县城南对箕山,山上有许由墓,是尧时筑的。因此太史公说:我登箕山,山上有许由墓。山下有牵牛墟。在颖水旁有一条犊泉,是巢父还牛的地方,岩石上牛的足迹还在。还有许由庙,石碑墓网都还在,是汉朝颖川太守朱宠建立的。颖水流经庙北,东流与龙渊水汇合。龙渊水发源于龙渊,往东南流经阳城北边,又往东南注入颖水。颖水又东流,平洛溪水注入。溪水发源于玉女台下的平洛涧,世人称为平洛水。吕忱所说的勺水发源于阳城山,就是这条水。又往东南流,注入颖水。颖水又往东流出阳关,流经康城南边,魏明帝封尚书右仆射卫臻为康乡侯,这里就是他的封邑。

  又往东南流过阳翟县北边,

  颖水往东南流经阳关聚,阳关聚夹水相对,俗称东土城和西土城。颖水又流经上棘城西边,又拐弯流经城南。《 春秋左传》 :襄公十八年(前555 ) ,楚国军队攻打郑国,修筑了上棘城,以便渡过颖水。县西有旧堰,堰石已崩毁,但残破的堰基还在,从前这道堤堰是拦截颖水、引水由支流分出处。旧水道往东南通过三封山北边,今天已无水了。渠道中又有泉流涌出,当时人们称为唱水,往东流经三封山东边,往东南流经大陵西面的连山,又称启盆亭。启在大陵上祭神,那就是钧台。《 春秋左传》 说:夏启在钧台祭神。杜预说:河南阳翟县有钧台。水往东南流,水流积聚成破塘一,方圆十里,俗称钧台破,就是以台来取名的。又往西南流经夏亭城西边,又拐弯转向东南,形成郑县的靡阪。颖水从堰坝往东流经阳翟县旧城北边,夏禹最初封在这里,称夏国,所以武王到周时说:我还是住到夏的老家去好吧?于是,就开始营建洛邑。徐广说:夏住在河南阳城,阳翟是夏的地方。《 春秋经》 记载;秋天,郑伯突进入栋。《 左传》 说:桓公十五年(前697 ) ,突杀了檀柏,就在栋居住下来。服虔说:檀柏是郑国守卫栋的大夫,栋是郑国的大都。宋忠说:栋就是今天的阳翟。周朝末年,韩景侯自新郑迁都到这里。王隐说;阳翟原来是栋的地方,是旧时颖川郡的治所。城西有郭奉孝碑,水旁有九山祠碑,柏树丛林还很茂密,北面紧靠川流。

  又往东南流过颖阳县西边,又往东南流过颖阴县西南,应劭说:县城在颖水之阳,因此以颖阳作为县名。根据《 东观汉记》 ,汉朝时把这里封给车骑将军马防,立为侯国。马防当城门校尉,地位在九卿之上,不与人同席。颖水又往南流经颖乡城西边。颖阴县旧城在东北,过去是许昌典农都尉的治所。后来改为县,魏明帝时把这地方封给侍中辛毗,立为侯国。颖水又往东南流经柏祠曲东边,流过冈丘城南,这就是过去的汾丘城。《 春秋左传》 :襄公十八年(前555 ) ,楚子庚在汾练兵。司马彪说:襄城县有汾丘。杜预说:汾在襄城县东北。颖水流经繁昌旧县城北边,就是曲氢的繁阳亭。《 魏书 国志》 说:文帝在汉献帝延康元年( 220 )巡行到曲鑫,在此地登坛接受了帝位,改元黄初。同年,把颖阴的繁阳亭改为繁昌县。城内有三座台,当时人称为繁昌台。坛前有两块石碑。当年魏文帝在此受禅,从坛上走下来说:舜、禹的事情我知道了。所以石碑上的铭文说:于是就在繁昌修筑了灵坛。后来石碑上的六个字长了金,评论者认为司马氏五行属金,所以曹氏六世而魏亡晋立。颖水又往东南流经青陵亭城北边,此城北对青陵破,破塘南北宽二十里,题水流绎破北,支流注入成为破塘。破西有都水注入。榔水发源于襄城县的邑城下,东流注入破中。破水又往东流,注入临颖县的狼阪。颖水又往东南流经临颖县。

  又往东南流过临颖县南边,又往东南流过汝南郡滩强县北边,淆水从河南郡密县东流注人。

  临颖是个旧县。颖水从县西流过,小滁水在这里流出。《 尔雅》 说:颖水分支为沙水。郭景纯说:都是大河溢出,分为小支流的名称。也正如江水分支成为沱水一样。颖水又往东南流经泽城北边,就是古时的皋城亭。《 春秋经》 记载:定公和诸侯会盟于皋融。皋、泽字形相似,因而造成了名与字不相一致。颖水又往东流经滁阳城南边,《 竹书纪年》 说:孙何攻取滁阳。滁癫在东北,颖水是不可能流经此城以北的。颖水又往东南流,误水注入,并非清水。

  又往东流过西华县北边,

  西华县,王莽改名为华望。因为有东华,所以此城称西华。世祖光武帝建武年间(25 - 56 ) ,把这地方封给邓晨,立为侯国。汉朝济北戴封,字平仲,当西华县县令,有一年天大早,他慨叹自己政绩平庸,没有感动上天,就堆起柴垛,坐在上面自焚,火点燃后暴雨骤降,远近都赞叹佩服他。永元十三年(101 ) ,他被朝廷征召担任太常之职。县北有习阳城,颖水流经城南,这就是《 水经》 中所说的消水流注于颖水的地方。

  又往南流过女阳县北边,女阳县旧城南边有汝水支流,因此该县得到女阳的县名。阐胭说:这条水原是汝水支流,后来枯竭了,称为死汝水,因而女阳的女字偏旁无水。按:汝、女方言读音相近,所以字也随着读音而改了,未必就像阐氏所说的那样,因水枯不通而削去原字偏旁的。颖水又东流,大滁水注入;又往东南流过博阳县旧城东边,此城在南顿县以北四十里,汉宣帝把它封给郁吉,立为侯国,王莽改名为乐嘉。

  又往东南流过南顿县北边,滁水丛西方流来注入。

  滁水在乐嘉县注入颖水,并没有流到南顿县。顿,从前是顿子国,与周同姓。《 春秋》 :傅公二十五年(前635 ) ,楚国讨伐陈国,把顿子送回到顿去。俗称顿为颖阴城,其实不对。颖水又往东南流经陈县南边,又往东南流,向左边在交口汇合一条水。又往东南流到新阳县北边,菠蕊渠水从西北流来注人。《 水经》 说:菠蔼渠是百尺沟的别名。颖水往南流,汇合交口,新沟从这里向东分支流出。颖水上有堰,称为新阳堰,俗称山阳竭,是错误的。新沟从颖永北岸向东流出。新阳县在新沟水以北,所以应韵说:新阳县在新水之阳。今天旧县城在东边,显然颖水不可能流经该县北边,《 水经》 是搞错了。颖水从新阳堰往东南流经项县旧城北边。《 春秋》 :僖公十七年(前643 ) ,鲁国灭了项国。颖水又东流,右边与谷水汇合,谷水上源承接平乡诸破,往东北流经南顿县旧城南边,从城旁向东流去。《 春秋左传》 说,顿受到陈的胁迫而投奔楚国,从顿南迁,所以称南顿。现在此城在顿南三十余里。水又往东流经项城中,楚襄王修筑外城,把项城作为别都,都内西南的小城就是项县的旧城,从前是颖州的治所。谷水流经小城北边,又往东流经魏豫州刺史贾建祠北。王隐说:祠在城北。说得不对。庙在小城东面。从前王凌被宣王司马兹抓住,到了此庙叹息道:贾梁道啊,王凌是魏的忠臣,只有你有灵才知道我啊!于是就饮毒酒而死。庙前有一块石碑,碑石上生出黄金。干宝说:黄金能采下来,这是晋朝中兴的吉祥征兆。谷水又东流出城,往东注入颖水。颖水又东流,岸边有公路城,是袁术所筑,所以世人用袁术的字。公路来命名。颖水又往东流经临颖城北边,此城濒水,南面没有城墙。又往东流经云阳二城之间,二城位于颖水南北两岸,城墙都不完全。颖水继续往东流经丘头,丘头南面濒水。《 魏书 郡国志》 说:宣王军队驻扎丘头,王凌在颖水旁自缚投降,所以又称武丘。颖水又往东南流,在旧城北边,细水注入。细水上流承接阳都阪。破水分支流出,往东南流的就是细水,往东流经新阳县旧城北边,又往东南流经宋县旧城北边。宋县就是所谓郭丘,秦国进攻魏国,夺取了都丘,说的就是这座城。汉成帝绥和元年(前8 ) ,下诏将沛封给殷的后代,以便保存三统。平帝元始四年(4 ) ,改称宋公。章帝建初四年(79 ) ,把封邑迁到这里,因此称新郭,是宋公国,就是王莽时的新延。细水又往南流经细阳县,新沟水在此注入。新沟水上口承接交口,往东北流经新阳县旧城南边。汉高帝六年(前201 ) ,把这地方封给吕青,立为侯国,王莽时改名为新明。所以应劫说:新阳县在新水之阳,现在已经无水,只不过还留有旧渠道而已。新沟水往东注入沼泽,然后散流汇入细水。细水又往东南流经细阳县旧城南边,王莽改名为乐庆。世祖建武年间(25一56 ) ,把这地方封给岑彭的儿子岑遵,立为侯国。细水又往东南流,积水成为破塘,称为次塘,公田和私田都开渠引水灌溉。又往东南流,拐弯转向西南注入颖水。《 地理志》 说:细水发源于细阳县,往东南注入颖水。颖水又往东南流经胡城东边,这里从前是胡子国。《 春秋》 :定公十五年(前495 ) ,楚国灭了胡子国,俘获胡子豹回来。杜预《 释地》 说:汝阴县西北有胡城。颖水又往东南流,汝水支流注入,这条支流上流承接奇洛城东三十里的汝水分支,世人称为大滁水。此水往东南流经召陵县旧城南边,《 春秋左传》 :僖公四年(前656 ) , 齐桓公率军到了召陵,责问楚国不纳贡赋,就在这里。城内有一口大井,直径数丈,水极清幽。阐胭说:召,是高的意思。这一带空寂荒凉,有数丈深的大井,所以名为召陵。此水又往东南流经征羌县,这是从前召陵县的安陵乡,就是安陵亭。世祖建武十一年(35 ) ,把这里封给中郎将来敦,来款因出征定西羌有功,所以改地名为征羌。阐驹引《 战国策》 认为:秦昭王想调换土地而改名,其实不是如此。汝水支流又往东流经公路台北边,此台临水,方圆百步,是袁术所筑。汝水支流又往东流经西门城,就是南利。汉宣帝将这地方封给广陵厉王的儿子刘昌,立为侯国。县北三十里有孰城,又称北利。旧河道穿过南利和北利之间,辗转流经女阳县,世人称为死汝。该县是因水取名的,所以叫女阳。又往东流经南顿县旧城北边,又往东南流经绸阳城北边,又往东流经邸乡城北边,又往东流经固始县旧城北边。《 地理志》 说:固始县是从前的寝。因为寝丘在县南,所以按丘名来取县名。王莽时改名为闰治。孙叔敖因为这里土地潮湿贫痔,领了它作为封地,所以能使后代绵延不绝。城北还有叔敖碑。建武二年(26 ) ,司空李通也敬慕孙叔敖,领受这地方为封邑,所以光武帝嘉奖他,并改地名为固始。汝水支流又往东流经蔡冈北边,冈上有平阳侯宰相蔡昭的坟墓。蔡昭字叔明,是周朝先祖后樱的后代。坟墓有石网,石网前有两块石碑,碑上文字已剥蚀破碎,不能辨认了,墓前的石羊石虎也已倾倒,只不过还留着罢了。汝水支流又往东北流经胡城南边,又往东流经女阴县旧城西北,往东注入颖水。颖水又往东流经女阴县旧城北边,《 史记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说:高祖六年(前201 ) ,把这地方封给夏侯婴,立为侯国,王莽改名为汝溃。该县在汝水南面,是因汝水而得名的。城西有一座城,是从前的陶丘乡,也是汝阴郡的治所。城外东北角有座旧台,靠着城边,像小丘一样,俗称女郎台,虽然已经颓毁,但旧基还很高大,上面还有一口井。推想起来可能这就是以前的陶丘乡,但不很清楚。

  又往东南流,到了慎县东面,往南注人淮水。

  颖水往东南流,左边汇合了上吴、百尺两条水,这两条水都承接次塘细破,往南流注入颖水。颖水又往东南流,江破水注入。江破水接纳了大不涤破,阪水往南流,积聚成江破,往南流经慎城西边,沿着城旁南流注入颖水。颖水又流经慎县旧城南边,慎县是从前的楚邑,白公据守在这里,抗拒吴国。《 春秋左传》 :哀公十六年(前479 ) ,吴人攻慎,白公打败了他们。王莽时叫慎治。世祖建武年间(25- 56 ) ,把这地方封给刘赐,立为侯国。颖水又往东南流经绸燎郭东边,民间称为郑城;又往东南流,注入淮水。《 春秋》 :昭公十二年(前530 ) ,楚子在州来狩猎,在颖尾住宿,这是颖水和淮水的汇流处。

  洧水发源于河南郡密县西南的马领山,

  洧水发源于马领山下,也有说发源于颖川阳城山,阳城山在阳城县东北,是包括马领山在内的总山名。洧水往东南流经一座旧台南边,俗称阳子台;又往东流经马领坞北边,这个坞在山上,坞下的山泉往北流,有人说这是洧水的另一个源头,注入洧水。洧水东流,绥水汇入。绥水发源于方山绥溪,就是《 山海经》 所说的浮戏之山。水往东南流经汉时弘农太守张伯雅墓,墓地四周用石块砌成围墙,沿山坡巡通而下,坐落在绥水的南岸。西门有两座石阀,石网两边有两只石兽,墓前有石庙,排着三块石碑。碑文上说:张德字伯雅,河南密县人。碑旁立着两座石人,还有几根石柱和一些石兽。从前引了绥水往南流入墓园,蓄水造成池沼,池在墓园中央,池上有石雕蛤蟆吐水,泻入石池中。池沼南面又建了石楼。石庙前面两旁排列着各种石兽,但因年代久远,物换星移,差不多都已风化剥蚀了。不义而来的富贵,正如烟云过眼,好景不常,更何况这些东西呢?杨王孙裸葬,皇甫士安以竹席裹尸,可说旷达了。绥水又往东南流经上郭亭南,往东南注入消水。洧水又东流,襄荷水注入。襄荷水发源于北山子节溪,也称子节水,往东南流,注入洧水。洧水又往东流,汇合了沥滴泉水。此水从深溪旁流出,从一丈多高的岩头散流而下,所以文人把它称为沥滴泉,南流注入洧水。

  往东南流过县南,

  洧水又往东南流,与从承云山流出的两条山泉汇合,这两条山泉都往东南流,注入洧水,世人称为东承云水与西承云水。洧水又往东流,微水注入。微水发源于微山,往东北流,注入洧水。洧水又往东流经密县老城南边。密县,《 春秋》 称为新城。《 左传》 :僖六年(前654 ) ,与诸侯会师讨伐郑国,围困了新密,因郑兴工筑城不得其时,所以兴师讨伐。现在县城东门南侧,有汉时密县县令卓茂祠。卓茂字子康,南阳宛人,为人温雅宽厚,待人谦恭有礼。一次,有个人误认他的马是自己的,卓茂就把马给他,说:这马如果不是您的,请您送到皿相府还我。说罢拉着车就走了。后来那个人找回了自己的马,就把马送还了卓茂,并向他道歉。卓茂曾任汉朝黄门郎,调任密县县令,他以美德来教育人,口里不出恶言,于是社会风气大为改良,道不拾遗,连蝗虫也不侵入境内。百姓为他立祠,享受祭祀从没有停止过。洧水又在左边与瑛泉汇合。瑛泉水发源于玉亭西边,北流注入洧水。洧水又往东南流,与马关水汇合。马关水发源于玉亭下,往东北流经马关,称为马关水;又往东北流,注入洧水。洧水又东流,与武定水汇合。武定水发源于北方的武定冈,往西南流,又拐弯转向东南,流经零鸟坞西边,沿着坞边往东南流。坞旁有一挂瀑布,凌空飞泻而下,高达四丈余,直注山涧下,积成一个大深潭。游人眺望,无不称为奇观;当地百姓见此水挂在坞侧,就把它称为零鸟水,水往东南流,注入洧水。洧水又东流,与虎犊山水汇合。此水发源于南山的虎犊溪,往东北流注入洧水。洧水又往东南流,赤涧水注入,此水发源于武定冈,往东南流经皇台冈下,又流经冈东,往东南流注入洧水。洧水又往东南流,僧水注入。洧水又往东南流经部城南边,《 世本》 说:陆终娶了鬼方氏的妹妹女馈为妻,女馈怀孕三年生了六个儿子:打开她的左腋生出三个婴孩,打开右腋又生出三个婴孩。第四个儿子名莱,就是部人的祖先,邻人的居地就是郑。郑桓公问史伯:王室多患难,我能到那里去逃命呢?史伯说:藐、邻两地都是您的百姓,您可以迁到那边去。于是郑氏东迁,貌、会体献出了十座城。刘祯说:邹在豫州外方以北,北面与貌相邻,都城在荣泽南面,左边有济水,右边是洛水,居于两水之间,以漆、清为封地。徐广说:部在密县,会巧人姓坛,不可能在外方以北。洧水又往东流经阴坂北边,水上有桥,民间称这渡口为参辰口。《 左传》 :襄公九年(前564 ) ,晋攻郑,在阴坂渡水,在阴口驻扎了几天退回。杜预说:阴坂是洧水上的渡口。服虔说:水的南面称阴,口是指水口,参、阴音相近,是由于口头相传的错误。此外,晋国地处商宿和参宿的分野,属于实沈之星的地域;郑国地处大辰星的分野,是阔伯的土地。晋军在这里驻扎过,渡口因此得名。

  又往东流过郑县南边,曾水从西北流来注人。

  洧水又往东流经新郑县旧城中。《 左传》 :襄公元年(前572 ) ,晋国的韩厥、荀堰率领诸侯军攻打郑国,攻入城中,在洧水上打败了郑国的步兵。《 竹书纪年》 :晋文侯二年(前779 ) ,周惠王的儿子多父伐邻,攻克后就住在郑父之丘,取名为郑,这就是郑桓公。皇甫士安《 帝王世纪》 说:有人说该县的有熊氏之墟,是黄帝的都城,郑氏移居到那里,所以称新郑。城内还留有一座祠庙,名叫章乘。洧水又东流,称为洧渊水,《 春秋传》 说:龙在时门外的洧渊相斗,就是这个水潭。今天浦水从郑城西北流入,往东南流经郑城南边,城的南门内,从前外蛇与内蛇曾在这里相斗,内蛇斗死。六年,大夫傅瑕杀了郑子,接纳了厉公,蛇斗就是这件事的征兆。水南有郑庄公的望母台。庄姜十分讨厌庄公,因为庄姜生庄公时难产。她与段一起居住在京城里。段对待长兄庄公不好,姜氏又不管教,于是庄公把姜氏迁往城颖去居住,发誓说:不到黄泉,决不与她相见。后来庄公悔悟,所以筑台望母,表示自己内心的思念。他听了颖考叔一席话,于是在隧道中与母亲相见。母子作赋,表达了融融泄泄的慈母之情和孝子之心,母子关系得以恢复,值得称颂。洧水又东流,与黄水汇合,《 水经》 说是僧水,其实不对。黄水发源于太山南麓的黄泉,往东南流经华城西边。史伯对郑桓公说:华城原是您的土地。韦昭说:华是国名。《 史记》 :秦昭王三十三年(前274 ) ,白起进攻魏国,攻克华阳,直趋芒卯,杀了十五万人。司马彪说:华阳是亭名,在密县。稽叔夜常在山间和泽地采药,曾在这个亭里向古人的神灵学琴。黄水往东南流,又与一水汇合。这水发源于华城南冈,一条源流分为两条,东边一条叫七虎涧水,西边的就是这条水。水往西南流,注入黄水。黄,就是《 春秋》 所说的黄崖。所以杜预说:苑陵县西有一条黄水。黄水又往东南流,水旁有两座台,称为积粟台,台东就是这两条水的汇流处。接着,捕璋山水又注入,这水发源于东方的捕璋山,西流注入黄水。黄水又往南流到郑城北边,向东转,在郑城东北与黄沟汇合。黄沟发源于捕璋山,往东南流到郑城东边,往北注入黄水。黄水又往东南流经龙渊东南,七里沟水注入。这条水发源于隙候亭东南的平地,往东流,又转弯向南流经升城东边,又往南流经烛城西边,就是郑国大夫烛之武的封邑。又往南流注入洧水。

  又往东南流过长社县北边,

  洧水往东南流,南淮、北淮两水注入。淮音仆。洧水又往东南流,与龙渊水汇合。龙渊水发源于长社县西北,有一条旧沟,上口承接洧水,水大时就与龙渊相通,水浅时沟渠就断流。这条旧沟中间有一条谐泉,南流东转,形成一片深潭,绿水平波,澄洁深沉,俯视游鱼,有如在空中游动,所谓深潭里没有深藏不露的鱼,就指这情况。龙渊水又往东流经长社县旧城北边,这里原是郑国的长葛邑。《 春秋》 :隐公五年(前718 ) ,宋人攻打郑国,围困长葛,就指这里。后来社庙前有一株树突然长高了,所以称为长社。魏时,这里是颖川郡的治所。我于景明年间(500 - 503 ) ,出任该郡太守,在南城西侧修建客馆,正当兴工挖土筑墙时,从地下挖出一条树根,十分粗大,想来可能就是过去社庙前那棵暴长的怪树的根。查考旧时的有关记载,该县没有龙渊的水名,那是近代才出现的,京相潘《 春秋土地名》 说:长社北界有察水,但这条水流过深沟之中,并不是说在北界。又按京、杜《 地名》 都说,长社县北面有长葛乡,这表明县是向南迁移了。这样看来,这条水就是察水了。水又往东南流经棘城北边,《 左传》 说:楚子伐郑救齐,驻兵于棘泽,指的就是这里。察水又往东流,从左边注入洧水。洧水又往东南流,分为两条水:支流往东北流,注入沙水;另一条往东流经许昌县。许昌从前是男爵的封国,姓姜,是四岳的后代。《 穆天子传》 说:天子在消上会见许男。汉章帝建初四年(79 ) ,把这里封给马光,立为侯国。《 春秋佐助期》 说:汉因为许失了天下,到魏继汉而立,就改名为许昌。城内有景福殿旧基,景福殿建于魏明帝太和年间(227 一233 ) ,造价达八百多万。洧水又往东流入坟仓城内,民间把这条水叫汶水,所以有坟仓的名称,其实不对。那是清水的仓储城。清水又往东南流经鄙陵县旧城南边。李奇说:六国时称安陵,昔日秦国要求调换土地,唐且接受使命曾到过这里。汉高帝十二年(前195 ) ,将这里封给都尉朱滇,立为侯国,王莽改名为左亭。洧水又东流,都陵破水注入。此水出自都陵南破东边,往西南流,注入洧水。

  又往东南流经新汲县东北,

  洧水从都陵往东流经桐丘南,俗称天井陵,又称天井冈,都不对。洧水又转弯向南流,水上有桥,称为桐门桥,是按桐丘取名;也有人说是因桐门亭得名,但不知这亭在什么地方,这些也弄不清楚。清水又往东南流经桐丘城。《 春秋左传》 :庄公二十八年(前6 ) ,楚国攻打郑国,郑人逃奔到桐丘,就是此城。杜预《 春秋释地》 说:桐丘城在颖川许昌城东北。京相潘说:桐丘是郑的地方。今天地图上没有城,实际上却还在,西南距许昌旧城约三十五里,民间叫堤。城南就是长堤,是原来清水北岸的堤防。西边面对桐丘,城就是按此丘而取名的,城形呈斜长状,而不方正。洧水又往东流经新汲县旧城北边。汉宣帝神雀二年(前60 ) ,在许的汲乡曲淆城设县,因为河内已有汲县,所以称新汲。城座落在消水的南堤上。洧水又东流,向右分支流出,形成镬破。洧水又流经匡城南边,就是扶沟的匡亭。又往东流,洧水向左分支流出,形成鸭子破,出水口称为大穴口。

  又往东南流过茅城邑东北,

  洧水从大穴口往东南流经清阳城西边,往南流经茅城东北;又南流,在左边与甲庚沟汇合。沟水上流在大穴口承接洧水,往东北分出支流,往东流经淆阳旧城南边。洧阳城民间叫复阳城,其实不是,因为洧、复两字形近而误,读音也就随着字而改变了。汉朝建安年间(196 - 220 ) ,把这里封给司空祭酒郭奉孝,立为侯国。沟水又往东南流,形成了鸭子破,破宽广十五里,肢水向南注入甲庚沟;甲庚沟从东北导入沙水,往西注入淆水。消水又往南流经一座旧城西边,世人称为思乡城,西距洧水十五里。洧水又在右边与菠破水汇合。此水上口在新汲县承接清水,往南流经新汲县旧城东边,又往南流,积水成为破塘,破塘西北就是长社城。破水的东边有清水堤防翼护,西边面对茅邑。从城北门开始修筑堤道,直到山冈边,人们还称为茅冈。茅邑就是《 水经》 里所说的茅城邑。破水从北面流出,东流注入洧水。

  又往东流过习阳城西边,转弯注人颖水。

  洧水又往东南流经辰亭东边,俗称田城,说得不对。大概是田、辰音近,城、亭韵同而音讹的缘故。《 春秋经》 载,鲁宣公十一年(前598 ) ,楚子、陈侯、郑伯在辰陵会盟。京相潘说:颖川长平有旧辰亭。杜预说:长平县东南有辰亭。今天此城在长平城西北,长平城在东南,也许杜氏的差错是因《 传》 里记载失误引起的吧。长平东南淋破北岸有一座土丘;东西长近一里,南北宽五十来步,俗称新亭台,也许就是杜氏所说的辰亭了,但不大清楚。洧水又往南流经长平县旧城西边,王莽时称为长正。洧水又南流分为两条,向东分流的称为五梁沟,流经习阳城北边,又往东流经赫丘南边,丘上有旧城。《 郡国志》 说:长平从前属汝南郡,县里有储丘城,就指此城。淆水又往东流经长平城南边,往东注入涝破。洧水向南流出,称为鸡笼水,所以汇流处有笼口的地名。洧水又往东流经习阳城西边,转向西南注入颖水。《 地理志》 说:洧水往东南流到长平县注入颖水。

  澳水发源于河南郡密县的大騩山,

  大騩山就是具茨山。黄帝登上具茨山,爬到洪堤上,从华盖童子手里接受了《 神芝图》 ,就是在这座山上。潩水发源于山弯里,流出后积聚成破,俗称玉女池。池水往东流经隆山以北,《 史记》 载,魏襄王六年(前313 ) ,在隆山打败了楚军。山上有郑祭仲墓,墓西有子产墓,用石块垒砌成方坟,坟东有一座庙,都面向东北,朝着郑城。杜元凯说这是不忘本。庙旁原来有一株枯柏树,在它的旧根残株上,长出许多小柏树,郁然成丛,满眼青翠欲滴,可称是一种奇妙的美景。潩水又往东南流经长社城西北,南淮、北淮两条水都从这里流出。刘澄之著的《 永初记》 说:《 水经》 记载的濮水,发源于大騩山,往东北流,注入泗水。卫灵公曾在水上听到音乐。这是完全搞错了。我按《 水经》 ,发源于大魄山的是潩水而不是淮水。南、北淮水的上口都承接潩水,二渠并流,往东都注入洧水。洧水与淮水合流,又注入沙水,支流交错凌乱,所以可互相通称。《 春秋》 昭公九年(前533 ) ,把城父人迁到陈,划了一些夷淮以西的田亩添补给他们。京相潘说:以夷的淮西田亩添补给他们。杜预也说:把夷在淮水西的田地划给城父人。服虔说:淮是水名。师氏作靡靡之音的淮水与这条淮水,虽然字合音同,但此淮与彼淮互不相涉,它不是北淮的上源。潩水又往南流经钟亭西边,又往东南流经皇台西边,又往东南流经关亭西边,又往东南流经苑亭西边,这是郑国大夫宛射犬的旧邑。潩水又南流分为两条。一条向南流出,经过胡城东边,就是旧颖阻县的狐人亭。水,往南流,积聚成为破塘,称为胡城破。漯水从支渠往东流经曲强城东边,皇破水注入。皇破水发源于西北的皇台七女冈北麓, 皇破就是古时长社县的浊泽。《 史记》 载,魏惠王元年(前369 ) , 韩彭侯和赵成侯合兵进攻魏国,在浊泽开战。此破北面直对鸡鸣城,就是长社县的浊城。破水往东南流经胡泉城北边,这里是旧颖阴县的狐宗乡。又往东流,与胡城破水汇合。破水上口承接皇阪,往东南流,注入黄水,汇流处称合作口。汇合后往东流经曲强城北边,往东流注入潩水。当时人称为救水,这是不对的。救、澳二字音近,因此字就随音而变了。洪水又流经东武亭和西武亭之间,两城相对,这里可能就是古时的岸门,即史迁所说的,犀首在岸门败走的地方。徐广说:颖阴有岸亭,不知是否就是此处。潩水又往南流经犬城东边,就是郑公孙的射犬城,称犬城是民间的误传。潩水又往南流经颖阴县旧城西边,魏明帝把这里封给司空陈群,立为侯国。潩水又往东南流经许昌城南;又往东南流与宣梁阪水汇合。破水上口在颖阴城西南承接狼破,狼破南北二十里,东西十里。《 春秋左传》 说:楚子在狼渊攻打郑军。狼渊水往东南流入许昌县,流经巨陵城北边,这是郑的地域。《 春秋左氏传》 :庄公十四年(前680 ) ,郑厉公在大陵俘获傅瑕。京相潘说:颖以临颖县东北二十五里有旧巨陵亭,就是古时的大陵。狼酸水又东流,积水成破,称为宣梁破。破水又往东南注入潩水。潩水又往西南流经陶城西边,又往东南流经陶破东边。

  往东南注人颖水。

  潧水发源于郑县西北的平地上,僧水发源于邻城西北鸡络坞下,往东南流经贾复城西边,往东南流,在左边与谐水汇合。偕水发源于贾复城东边,往南流,注入僧水。僧水又往南流,左边与承云山水汇合。承云山水发源于西北方的承云山,往东南流过浑子冈,往东流去‘人们把冈峡叫做五鸣口,往东南流,注入僧水。僧水又往东南流经下田川,流过部城西边,称为柳泉水。史伯回答桓公道:您就凭着成周的兵力,伸张正义,讨伐有罪,如果攻克貌、邻,那地方就是您的土地了。到那时前有华山,后有河水,左据济水,右拥洛水,以茉骤山为家,靠僧、消二水养活;制订典章刑律来治理,国家就巩固了。说的就是这里。僧水又南流,从悬崖上奔泻入岩壑,崖高丈余,水声轰鸣,下面积水成潭,宽约四十步,水深莫测。此水又南流注入淆水。这就是《 诗经》 所说的漆水与消水。世人也称为部水。往东流过县北,又往东南流过县东,又往南注人消水。

  邻水、僧水的东南方,再也没有别的河流了,僧水不可能流经新郑再与消水汇合的。在郑城往东注入谊水的是黄崖水,《 水经》 的记载是错误的。

  渠水出自荣阳北河,往东流过中牟县北边。

  《 风俗通》 说:渠就是水所存积的地方。渠水从河水分出与济水乱流,往东流经荣泽北边,往东南从济水分支而出,流经中牟县圃田泽,北边与阳武县以水为分界。泽中多麻黄草,所以《 述征记》 说:一踏进县境,到处都可以看见这种草,待到草完了时事就知道过了县界了。今天虽然不能分得这样清楚,但想来这话也不是乱说的。《 诗经》 里说的东有圃草,就指这种麻黄草。皇武子说:郑国有原圃,就像秦国有具囿一样。圃田泽在中牟县西边,西界长城,东到官渡,北连渠水,东西约四十里,南北约二十里。泽中有沙冈,上下有二十四浦,河渠相通,深潭相接,各浦都有名称:有大渐、小渐、大灰、刁二灰、义鲁、练秋、大白杨、小白杨、散吓、禺中、羊圈、大鸽、小鹊、龙泽、蜜罗、大哀、小哀、大长、小长、大缩、小缩、伯丘、大盖、牛眼等等。水涨时就向北流注,渠水满溢就向南宣泄,所以《 竹书纪年》 载,梁惠成王十年(前360 ) ,把河水引入甫田,又开凿大沟引入甫水。另一条渠道,经淮读从酸枣引入河水,经酸枣、阳武县向南流出,世人称为十字沟,而与渠水相连。有人说这条渠是在梁惠王时开凿的,但也弄不清楚。此浦是水泽汇聚的地方,是郑国低洼的丛林沼泽地带。渠水又在右边与五池沟汇合。五池沟上口承接泽水,往下注入渠水,汇流处称为五池口。魏嘉平三年(251 ) ,司马巍率中军在寿春讨伐太尉王凌,回师途中,皇帝派侍中韦诞在五池慰劳军队。今天这里已成为五池乡了。渠水又东流,不家沟水注入。此水发源于京县东南的梅山北溪。《 春秋》 :襄公十八年(前524 ) ,楚芳子冯,公子格率领精兵侵费,从右边绕过梅山。杜预说:梅山在密县东北,指的就是这座山。水从溪中往东北流经管城西边,这里是从前的管国,周武王把它封给管叔。当时成王年幼,周公摄政,管叔散布流言道:周公掌政将不利于幼王。周公作《 鸥鸦》 ,讨伐管叔,就是东山的军队。《 左传》 :宣公十二年(前597 ) ,晋军救郑,楚军屯驻于管,严阵以待。杜预说:京县东北有管城。就指此城。民间称这条水为管水。又往东北流,分为两条,一条往东北流,注入黄雀沟,称为黄渊,渊潭周围百步;另一条往东流,越过长城往东北流,积聚成渊,南北二里,东西百步,称为百尺水。北流注入圃田泽,又分为两条。一条往东北流经东武强城北边。《 汉书 曹参传》 说:曹参在昆阳攻打羽婴,追到叶,又折回攻打武强,由此到荣阳。薛珍说:按武强城在阳武县,就是这座城。汉膏帝六年(前201 ) 里封给骑将庄不识,立为侯国。水又往东北流,在左边注入汇流处称为不家水口。另一条东流,又向南转弯,往东南之沟。渠水又往东流,清池水注入。清池水发源于清阳亭西南平地上,往东北流经清阳亭南边,往东流,这里就是过去的清人城。《 诗经》 说到清人在彭。彭就是高克邑。因此杜预《 春秋释地》 说:中牟县西有清阳亭。清水又转弯往北流,到清口泽,七虎涧水注入。此水发源于华城南冈,一个源头分成两道水流,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西流的注入黄雀沟,东流的叫七虎溪,也称华水。华水又往东北流,紫光沟水注入。紫光沟水出自华阳城东北,往东流,俗称紫光涧。又往东北流,注入华水。华水又往东流经裴城北边,就是北林亭。《 春秋》 :文公与郑伯在裴会宴,子家作《 鸿雁》 赋,就是这地方。《 春秋》 :宣公元年(前608 ) ,诸侯为伐郑在裴会合;楚国去援救郑,在北林与诸侯军相遇。服虔说:北林是郑国南部地方。京相播说:今天荣阳苑陵县有旧时的林乡,因地处新郑以北,所以称北林。我按林乡旧城在新郑东偏北七十来里,在苑陵旧城东南五十来里,不可能在新郑北面。这样看来,京相潘、服虔的说法都有错误。杜预说:荣阳中牟县西南有林亭,在郑北部。今天此亭南距新郑县旧城四十来里,因为南面有林乡亭,所以杜预根据这一点以为是北林,这说法最为确切。又认为林乡就是裴,这又值得怀疑了。诸侯在桨会师,楚军在此与诸侯军相遇,哪里知道不在这里而另指别处呢?自古流传下来的记载,也许是不错的。华水又往东北流经鹿台南冈,往北流出后称为七虎涧;往东流,有期水注入。期水发源于期城西北的平地,世人称为龙渊水。往东北流,又往北流经期城西边,又北流与七虎涧水汇合,称为虎溪水,乱流往东奔泻,经过期城北边,东流与清口水汇合。司马彪《 郡国志》 说:中牟县有清口水,指的就是这条水。清水又往东北流,白沟水注入。白沟水有两个源头;北水发源于密县的梅山东南,往东流经靖城南与南水汇合。南水发源于太山,往西北流到靖城南,向左边注入北水,就是承水。《 山海经》 说:承水发源于太山北麓,往东北流,注入役水,世人称为靖涧水。又往东北流,太水注入。太水发源于太山东面的平地。《 山海经》 说:太水发源于太山南麓,往东南流,注入役水,世人称为礼水。往东北流经武陵城西边,往东北流注入承水。承水又往东北流,注入黄瓮涧,往北流经中阳城西边。城内有一座旧台,十分秀丽,台旁有池,池水清澈幽深。涧水又东流,转弯流经城北。《 竹书纪年》 :梁惠成王十七年(前353 ) ,郑厘侯来中阳城朝见。此水往东北流,称为白沟。又往东北流经伯禽城北边,那是伯禽赴鲁时所经过的地方。白沟水拐弯向南流,往东注入清水。潘岳《 都乡碑》 所说的,从中牟旧县以西到清沟。指的就是这条水。清沟水乱流东经中牟县县令鲁恭祠南边。汉和帝时,右扶风鲁恭,字仲康,从太尉椽调任中牟令,他致力于政事,以德进行教化,不轻施刑罚,官吏百姓都十分尊敬信仰他,连蝗虫都不飞入县境。河南府尹袁安怀疑所闻不实,派部属肥亲去巡察,鲁恭跟着肥亲走过田间小路,坐在一棵桑树下,这时有一只难鸡停息在树旁,还有一个小孩也在。肥亲问小孩道:你为什么不去打这只难鸡呢?小孩回答道:它正带着一群小难呢。肥亲站起来说:蝗虫不入县境,是一奇;教化及到鸟兽,是二奇;儿童怀有仁心,是三奇。久留并不是优待贤人的做法,让我回去吧。这一年县府庭院里长出一棵茎壮穗长的嘉禾,袁安赞赏他的政绩,写了奏状上呈朝廷,鲁恭被征聘为博士、侍中。皇上每次车驾出门,鲁恭常在旁陪伴,皇上问及民政诸事,他都直言不讳。所以自古以来,一直受到民间的爱戴,立祠享祭,至今从未中断过。清沟水又往东北流经沈清亭,可能就是博浪亭。服虔说:博浪是阳武以南的地名。今天有亭,但不知是否就是这个亭。清沟水流经博浪泽,从前张良为韩国向秦报仇,用铁锤投击秦始皇,没有击中,却击中了侍从的车,此事就发生在这里。清沟水又北流,分为两条,支流往东注入清水,清水从支流往北注入渠水,汇流处称清沟口。渠水左边流经阳武县旧城南边,东流称为官渡水;又流经曹太祖垒北边,这里有一座高台,称为官渡台,渡口在中牟,所以人们又称为中牟台。建安五年(200 ) ,太祖在官渡扎营,袁绍守在阳武,连营结寨逐渐向前推进,依傍沙堆为营地,东西连营达数十里。曹操也分兵抵御,交战失利。袁绍兵向东推进逼近官渡,筑土山,挖地道进逼曹操营垒;曹操也筑起高台来捍卫,这就是中牟台。今天台北的土山还在,山的东边都是袁绍的旧营垒,遗基也都还留着。渠水又往东流经田丰祠北边。袁本初(绍)不听田丰意见,以致战败,羞愤交加,竟把田丰杀了。当时人们赞赏田丰真心为袁绍谋划,却无辜被杀,特在此为他立祠,用以表示袁氏的覆灭是咎由自取。渠水又往东流,役水注入。役水发源于苑陵县以西、隙候亭以东,世人称此亭为却城,是不对的,那是由于隙、却两字读音相近而致误。中平破,世人称为坚泉,就是古时的役水。《 山海经》 说:役山是役水的发源地,北流注入河水。指的可能就是这条水。役水往东北流经苑陵县旧城北边,往东北流经焦城东边、阳丘亭西边,世人称为焦沟水。《 竹书纪年》 :梁惠成王十六年(前354 ) ,秦国公孙壮率军攻郑,包围了焦城,却没有攻下。指的就是此城。民间称为骚城,是不对的。役水从阳丘亭往东流经山民城北边,就到高榆渊。《 竹书纪年》 载,梁惠成王十六年,秦公孙壮率军修筑了上积、安陵、山民等城。役水又往东北流是醉沟。又往东北流,鲁沟水分支流出;又往东北流,分出坚沟水;又往东北流是八丈沟;又往东流,清水支流注入。这条支流从沈城分出,往东注入役水。役水又往东流经曹公垒南边,东流与沫水汇合。《 山海经》 说:沫山是沫水的发源地,北流注入役水。今天这条水发源于中牟城西南,可能就是沫水。役水往东北流经中牟县旧城西边,从前赵献侯从耿迁都到这里。班固说:赵从邯郸迁到这里。赵襄子的时候,佛肝在中牟反叛,把大锅放在庭院中,不跟他走的就投入大锅里煮,这里就是田英提起衣襟走向大锅的地方。薛攒注《 汉书》 说:中牟在春秋时是郑国的疆域,到三卿分晋时,则在魏的国境内;赵在潭水以北,国界不到这里。《 春秋传》 说:卫侯去晋,经过中牟,但不是说在从卫去晋的路上。《 汲郡古文》 说:齐国军队攻打赵国东部边境,围困中牟。这里的中牟不在赵国东边。按中牟应在漂水上。

  按《 春秋》 ,齐国攻打晋国夷仪,晋军千余辆兵车聚集在中牟;卫侯经过中牟的时候,中牟人想攻击他。卫国有个褚师固早先逃亡到中牟,他对中牟人说:卫国虽然是小国,但君主在,是不能取胜的。齐军攻克城邑,已经骄傲起来了,一交战就要打败仗。后来果然打败齐军。服虔没有指出中牟在什么地方。杜预说:今天荣阳有个中牟,路途迁回遥远,想来不是那个中牟。但地理状况很不一致,地域的范围又变化无常,随着各国力量的强弱消长,自相吞并,疆界也变动不定,怎么可以看作一成不变呢?当年兵车开往何处,故意迂回曲折地绕道走,也很难说。自从魏迁移到大梁后,赵用中牟与魏交换土地,所以赵的南疆直到浮水为止,而不止到漳水。赵国自从向西扩张后,到中牟为止,齐军侵犯它的东部边境,该是无可怀疑的。而薛攒却直捷地推定是在漂水,凭空断言中牟所在之处,这不是论证的方法。汉高帝十一年(前196 ) ,把这里封给单父圣,立为侯国。沫水又往东北流,注入役水。从前魏太祖离开董卓,抄小路逃出中牟,被亭长捉住。郭长公《 世语》 说;被县官拘捕,功曹请求释放他。役水又往东流经中牟泽,郑太叔就在这片泽地中进攻蓬蒲的盗贼。水往东流,折向北方,注入渠水。《 续述征记》 说从酱魁城到醉沟路程十里,这里的醉沟就指渠水。渠水又东流,在左面与渊水汇合。渊水上口承接圣女破,此破周围二百多步,破水从不干涸,常是清泉满池。池水南流注入渠水。渠水又往东南向着大梁流去。

  又往东流到浚仪县,

  渠水往东南流经赤城北边,戴延之以为西北的大梁亭就是赤城,这是搞错了。《 竹书纪年》 :梁惠成王二十八年(前342 ) ,魏将攘疵率兵与郑将孔夜在梁赫打了一仗,郑军败逃。就指此城。左边有旧渠道从这里流出。秦始皇二十年(前227 ) ,王责堵住这条旧渠道,引水流向东南,去淹大梁,形成的渠道叫梁沟。渠水又往东流经大梁城南边。这里原是《 春秋》 中说的阳武高阳乡,到战国时称为大梁,是周朝梁伯的故居。梁伯喜欢大兴土木,扩大此城的范围,称为新里。百姓不胜劳苦,纷纷逃亡,于是秦国就乘机夺取了此城。后来魏惠王从安邑迁都到这里,所以也称为梁。《 竹书纪年》 载,梁惠成王六年(前364 )四月甲寅日,迁都到大梁。秦灭魏后立为县。汉文帝把梁封给孝王,孝王因为这里地势低洼潮湿,把都城移到东面的唯阳,又改称梁。自此以后,就在这里立县。因为大梁城范围很大,就把县治设在东城夷门的东边。夷门就是当年侯赢守关的地方。《 续述征记》 以为此城就是师旷城,说郭缘生曾经游历过此城,到过夷门,登上吹台,这些从遥远的古代留下的遗迹,今天都还在。我以为这是梁氏的台门,魏惠王居住的地方,并不是吹台,郭氏是弄错了。《 西征记》 提到仪城封人,以为仪城就是此县,也不对。《 竹书纪年》 载,梁惠成王三十一年三月(前339 ) ,在北边外城开凿了大沟,以引圃田旧泽的水。《 陈留风俗传》 说:县北有浚水,以仪象测定位置,因此称为浚仪。我以为从前的饭沙水就是阴沟水,因为疏浚过,所以称为浚水,这也许就像《 春秋》 中的浚沫吧?汉朝的浚仪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都是异名罢了。这一带地方遍布池塘沼泽,当时池中捞出一把神剑,到今天当地人还仿它的式样制剑,称为大梁氏之剑。渠水又转向北流,分为二水。《 续述征记》 说:饭沙到浚仪而分流:饭水东注,沙水南流。渠水往南流经梁王吹台东边。《 陈留风俗传》 说:县有苍领、师旷城,城上有仙人们的吹台,北边有牧泽,泽中出产兰草和香蒲,这一带人才辈出。牧泽方圆十五里,俗称蒲关泽,就是指这里、。梁王扩建了吹台。城墙和护城河都已平毁了,只留下一点遗迹。现在那座层台还孤零零地耸立在牧泽的右边。层台大小约一百步见方,就是阮嗣宗《 咏怀诗》 里所写的:从魏都乘车出发,向南眺望着吹台。箫管的声音还能听到,可是梁王如今何在?晋朝战祸频仍,流民(乞活)聚居在这里,台基被挖掘破坏,于是就成为两层,上层还有四五十步见方,高一丈多,民间称为乞活台,又叫繁台城。渠水到这里,有阴沟、鸿沟之称。项羽与汉高祖分地称王,就以这条水作为东西两边的分界。苏秦游说魏襄王说:大王的土地南面有鸿沟。指的就是这里。旧尉氏县有波乡、波亭、鸿沟乡、鸿沟亭,都是以水命名的。今天萧县西也有鸿沟亭,梁国唯阳县东有鸿口亭,古今许多谈及鸿沟的人,也有认为此水是楚汉的分界,这是搞错了的。实际上这是《 春秋》 所说的红泽。渠水在西与泥水汇合,穿巳水上流在苑陵县承接役水。苑陵县是以前郑国的都城,就是王莽时的左亭县。役水支流向东分出称为犯水,民间则称为堡沟水。《 春秋左传》 :僖公三十年(前630 ) ,晋侯、秦伯包围了郑,晋军驻扎在函陵,秦军驻扎在沱南― 犯南就是所谓东犯。水又往东北流经中牟县南边,又往东北流经中牟泽与渊水汇合。渊水发源于中牟县旧城北边,城里有层台,按郭长公《 世语》 和干宝《 晋纪》 ,都说中牟县从前魏时任城玉台下的池中,有一把汉时的铁锥,长六尺,陷入地下三尺,锥头指向西南,扳也扳不动,但到正月初一,锥头却自动指正了方向。人们认为这是晋朝中兴的吉兆。但今天不知道这铁锥在什么地方了。有人说在中阳城池台,不知真否。渊水从池西流出,拐弯流经城西,往东南流,注入沮水。拿已水又往东流经大梁亭南边,又往东流经梁台南边,往东注入渠水。渠水又往东南流经开封县,维水和涣水在这里分出。右边有新沟水注入。新沟水从逢池流出,池水上源在苑陵县承接役水,分支流出,叫鲁沟水,往东南流经开封县旧城北边。汉高帝十一年(前196 ) ,把这里封给陶舍,立为侯国。《 陈留.志》 说:阮简,字茂弘,当开封县令。县旁有强盗抢劫,外面多次报告十分紧急,阮简正在下围棋,还长声吟啸。县吏说:抢劫情况紧急啊!阮简回答说:棋局上有劫,也很紧急啊!这位县令沉溺于娱乐竟到了这样的地步!所以《 语林》 说:王中郎把下围棋称为“坐隐”。也有人把它叫做手谈,又称善奕者为棋圣。鲁沟南面紧靠富城,往东南流,注入百尺破,就是古时的逢泽。徐广《 史记音义》 说:秦国派遣公子少官率领军队在逢泽与诸侯相会。汲郡坟墓里发掘出来的《 竹书纪年》 则载:秦孝公在逢泽与诸侯相会。所说的就是这地方。所以应德琏的《 西征赋》 说:皇上车驾东行,停车逗留于逢泽。这条水往东北流称为新沟,新沟又往东北流经牛首乡北边,有城叫牛建城;又往东北注入渠水,也就是沙水。沙,音蔡,许慎正音读作沙,意思是说中流冲散石子,偏旁从水,从少,水少沙也露出来了。楚国东部有沙水,就指这条水。

  又转弯南流到扶沟县北边,

  沙水又往东南流经牛首山东南,鲁沟水从这里分出。鲁沟也称宋沟,又流经陈留县旧城南边。孟康说:留是郑国城邑,后来被陈国兼并,所以叫陈留。鲁沟水又往东南流经圃县旧城北边。圃县人民深受楚国侵扰之苦,打造兵器以防御(围)入侵,因此取名为围。也有人说圃就是边睡的意思。鲁沟水又流经万人散。王莽篡位时,东郡太守翟义兴兵讨伐王莽,王莽派遣奋威将军孙建在围县北拦击翟义。翟义的军队大败,被杀了万余人,道路上血流成河,因而把那地方叫万人散,百姓哀悼死难者,就为他们立祠。鲁沟水又流经鲁沟亭,又往东南流,到阳夏县旧城西边。汉高祖六年(前201 ) ,把这地方封给陈稀,立为侯国。鲁沟又往南注入涡水,今天已经没有水了。沙水又往东南流经斗城西边。《 左传》 :襄公三十年(前543 ) ,子产停放好伯有的尸体,又把伯有的臣僚葬在这里。沙水又往东南流经牛首亭东边。《 左传》 :桓公十四年(前698 ) ,宋人与诸侯攻打郑国东郊,攻占牛首,俗称牛车城。沙水又往东南流,八里沟水在这里分出;又往东南流经陈留县裘氏乡裘氏亭西边,又流经澹台子羽墓东边,与八里沟水汇合。按《 陈留风俗传》 说:陈留县裘氏乡有澹台子羽墓,又有子,羽祠,百姓都到祠里祈祷。京相蟠说:现在泰山南边的武城县有澹台子羽墓,子羽是本县人。不知哪一说法正确。这里只是根据地方志上的记载,把纠缠不清之处摘下来罢了。沟水上流承接沙河,往西南流经过牛首亭南边,与百尺破水汇合。百尺破水从破南流经开封城东面的三里冈,向左拐弯而西流南转,注入八里沟。八里沟水又南流,在野兔水口接纳了一条水。这条水上源承接西南方兔氏亭以北的野兔破,那是郑国地方。《 春秋传》 说:郑伯在兔氏慰劳屈生。阪水往东北注入八里沟。八里沟水又往南流经石仓城西边,又往南流经兔氏亭东边,又往南流经召陵亭西边,往东注入沙水。沙水往南流经扶沟县旧城东边。扶沟县就是颖川的谷平乡,有扶亭,又有清水沟,所以有扶沟县的名称。建武元年(25 ) ,汉光武帝把这里封给平狄将军朱鲸,立为侯国。沙水又往东流,与康沟水汇合。康沟水上口在长社县东面引入清水,往东北流经向冈西边,就是郑的向乡。后人堵塞了这条水的上口,现在水涨时就往北流,水浅时就断流。又有长明沟水注入。长明沟水发源于苑陵县旧城西北。苑陵县有两座城,旧城是西城。两座城以东一带,有很多破泽,这就是古时的制泽。京相瑶说:这是郑国地方。杜预说:泽在荣阳苑陵县东边,就是《 春秋》 中说的制田。旧城西北平地涌出泉水,称为龙渊泉。泉水流经陵丘亭西边,又西流,重泉水注入。重泉水发源于旧城西北的平地,泉水涌出,往南流经陵丘亭西边,往西南注入龙渊水。龙渊水又往东南流经凡阳亭西边,然后往南注入白雁破。白雁破在长社县东北,东西七里,南北十里,在林乡西南。司马彪《 郡国志》 说:苑陵有林乡亭。白雁破又有一条渠道引水南流,称为长明沟,沟水向东拐弯,又向北转,然后又往东流经向城北边。城旁有向冈。《 左传》 襄公十一年(前562 ) ,诸侯讨伐郑国,兵临于向。长明沟又东流,向右分流积成染泽破,往东注入蔡泽破。长明沟水又往东流经尉氏县旧城南边。圈称说:尉氏县是郑国东部边境。尉氏是执掌刑狱的官名,是郑大夫尉氏的封邑。所以栗盈说:我回去将死于尉氏之手了。长明沟在这里分为三条,北支叫康沟,往东流经平陆县旧城北边。高后元年(前187 ) ,把这里封给楚元王的儿子礼,立为侯国。建武元年(25 ) ,因平陆县人口不满三千户,撤县改为尉氏县的陵树乡。又有陵树亭,汉朝建安年间(196 、22 。),封尚书荀枚为陵树乡侯。因此《 陈留风俗传》 说:陵树乡是过去的平陆县。北边有大泽,名为长乐厩。康沟水又往东流经扶沟县的白亭北边。《 陈留风俗传》 说:扶沟县有帛乡、帛亭。地名在七乡十二亭之列。康沟水又往东流经少曲亭。《 陈留风俗传》 说:尉氏县有少曲亭,民间称为小城。又往东南流经扶沟县旧’城东边,往东南注入沙水。沙水又往南流,与南水汇合。此水南流又分为两条。一条往南流经关亭东边,又往东南流,与左水汇合。这条水从支渠往南流经召陵亭西一一召陵亭可能就是扶沟亭,往东南流,与右水汇合。世人因此水与郡陵破水并流,所以也称双沟。此水又往东南流,注入沙水。沙水南流与蔡泽破水汇合。破水出自郡陵城西北。《 春秋》 :成公十六年(前575 ) ,晋、楚两军在郡陵相遇,吕铸射中共王的眼睛,共王把养由基召来,要他将吕铸射死。这里也是子反醉酒而死的地方。蔡泽破东西五里,南北十里。破水往东流经匡城北边;城在新汲县东北,就是扶沟的匡亭。亭在匡城乡。《 春秋)) i 文公元年(前626 ) ,诸侯到晋国朝见,卫成公却不去朝见,还派遣孔达入侵郑国,攻打绵警和匡― 匡,就是匡城。现在陈留郡长垣县南有匡城,就是平丘的匡亭。襄邑又有承匡城。然而匡在陈、卫之间,又往往有好几个不同的城。破水又往东南流到扶沟城北,又往东南注入沙水。沙水又往南流经小扶城西边,然后转向东南流。小扶城就是扶沟县的平周.亭,东汉和帝永元年间(89 一105 ) ,把这里封给陈敬王的儿子参,立为侯国。沙水又往东南流经大扶城西边,这座城就是扶乐旧城。城北二里有袁良碑,碑上刻着:袁良,陈国扶乐人。后汉世祖建武十七年( 41 ) ,改封刘隆为扶乐侯,就是这座城。涡水在这里分出,不是在扶沟以北就分为两条支流的。

  其中一条往东南流过陈县北边,

  沙水又往东南流经东华城西边;又往东南流,沙水的一条支流往西南流到消水,称为甲庚沟,现在已经无水了。沙水又南流,与广潜渠汇合。广潜渠上源承接庞官破,据说是邓艾开凿的。虽然水流时断时通,沟渠还是很多的。从前贾逢当魏豫州刺史,疏、通了这条渠道二百余里,于是也叫贾侯渠。然而河流渠道像田间叶陌似的纵横交错,很难辨别哪些是他疏浚过的。沙水又往东流经长平县旧城北边,又往东南流经陈城北边,这里就是从前的陈国。伏羲、神农都在这里建都过。城东北三十来里,还有一座羲城,十分坚固。舜的后代妨满,当周朝的陶正,武王使用他所做的陶器,因而把自己的长女太姬嫁给他为妻,并把陈封给他为食邑,这样,武王分封前三朝帝王后裔这件事― 即所谓三格― 就都办妥了。太姬喜欢祭祀,所以《 诗经》 里写道:苑丘之下,鼓声咚咚。苑丘在陈城南边的路东。王隐说:苑丘逐渐被削平了,今天已不知它在什么地方了。楚国攻陈,在栗门杀了夏征舒,在陈设置夏州。城的东门内有个水池,池水东西七十步,南北约八十步,池水十分清净,从不干涸,而且也不生鱼虾水草,池心留有旧时亭台的遗址― 这就是《 诗经》 里所说的东门之池。城内有汉相王君造四县邸碑,碑上文字已剥落残缺,有些已看不清楚,大致意思是:现在的陈国,过去叫淮阳郡。又说:王君以清廉仁爱著称,受到百姓的敬畏爱戴。他求贤养士千余人,赐给他们田地住宅。他自己削减薪傣,帮助吏属修建房舍。五官椽西华、陈骥等二百零五人于延熹二年(159 ) ,等等。所以对他的颂词说:他修仁德,立功勋,四方各县百姓都来归附。今天碑的左右还遗留着断垣残壁,基础还在。当今人们不去寻遗碑为证,却说这是孔子庙学校,这是弄错了。后来楚襄王被秦国灭掉,迁都到这里来。文颖说:这就是西楚。所谓三楚,这就是其中之一。城南城郭里面,又有一座城,名叫淮阳城,是子产修筑的。汉高祖十一年(前196 ) ,立为淮阳国,王莽时改名,郡称新平,县叫陈陵,是先前豫州的治所。王隐《 晋书 地道记》 说:城北有从前的沙水旧道,名叫死沙,但今天水流畅通,是嘈运经过的地方。沙水又东流,转而向南,流经陈城东,称为百尺沟,又南流分为两条水,新沟水就在这里流出。沟水往东南流,谷水注入。谷水上流承接涝破,破在陈城西北,南达苹城,这一片都是湖泽。破水东流称为谷水,往东流经涝城北边。王隐说:牵城北有谷水。苹就是怪。《 春秋经》 载,僖公在怪与齐宋会盟。杜预说:怪就是苹,说在是陈县西北,却弄错了。怪是小城,在陈郡西南。谷水又往东流经陈城南边,又往东流注入新沟水,又往东南注入颖水,汇流处称为交口。水旁有一条大堤堰,就是古时的百尺堰。《 魏书 国志》 说:司马宣王讨伐太尉王凌,大军出其不意来到百尺竭,指的就是这条堤堰。今天俗称山阳堰,其实不是,因新水上口在百尺沟接纳了颖水,所以这条堰又兼有新阳堰的名称。根据这一点推断,可以明白民间的称呼是错误的。

  又往东南流,到了汝南郡新阳县北边,

  沙水从百尺沟往东流经宁平县旧城南边。《 晋阳秋》 说:晋朝太傅东海王越向东逃奔,石勒在后追击,在这里焚烧了他的尸体,部下数十万人都被围困在此,束手受戮。石勒纵马围射,尸积如山,王夷甫也死在这里。我想,才智出众的人是凭着机智胜过普通人,能言善辩的人长于文饰自己,祛除迷惑。王夷甫虽然身负英才俊士的美名,但嘴巴长于颠倒黑白,污辱君王,得罪了石勒,史官把他与华欲、王朗相比,实在还是抬高了他。沙水又东流,积水成破,称为阳都破,明水注入。明水上口承接沙水支流,往东流经汝南郡宜禄县旧城北边。宜禄县就是王莽时的赏都亭。明水又往东北流,注入阪中。破水往东南流,称为细水。又往东流经新阳县北边,又往东流,高破水从东流出。沙水又往东流,分为两条,就是《 春秋》 所说的夷淮水。支流往北流经谁县旧城西边,在城旁流过,注入涡水。沙水往东南流经城父县西南,又有一条支流在此分出,俗称章水。另一条水往东流,就是淮水,俗称艾水。往东流经城父县旧城南边,往东流去。

  又往东南流过山桑县北边,

  山桑县旧城在涡水以北,沙水不可能流经城北,这是明明白白的。《 水经》 却说流过县北,是搞错了。

  又往东南流过龙亢县南边,

  沙水流经旧城北边,又往东南流经白鹿城北边,然后往东流去。

  又往东南流过义城县西边,往南注人淮水。

  义成县从前属于沛郡,后来属于九江郡。沙水往东流,注入淮水,称为沙呐。京相蟠说:这里是楚国东部地域_。《 春秋左传》 :昭公二十七年(前515 ) ,楚国令尹子常把水军开到沙呐后又退了回去。杜预说:沙,是水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