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经注

卷十九

  又东过槐里县南,又东,涝水从南来注之。

  渭水径县之故城南。《汉书集注》,李奇谓之小槐里。县之西城也。又东与芒水枝流合,水受芒水于竹圃。东北流,又屈而北入于渭。渭水又东北径黄山宫南,即《地理志》所谓县有黄山宫,惠帝二年起者也。《东方朔传》曰:武帝微行,西至黄山宫,故世谓之游城也。就水注之。水出南山就谷,北径大陵西。世谓之老子陵。昔李耳为周柱史,以世衰入戎,于此有冢,事非经证。然庄周著书云:老聃死,秦失吊之,三号而出。是非不死之言。人禀五行之精气,阴阳有终变,亦无不化之理。以是推之,或复如传。古人许以传疑。故两存耳。就水历竹圃,北与黑水合。水上承三泉,就水之右,三泉奇发,言归一渎,北流左注就水,就水又北流注于渭。渭水又东合田溪水,水出南山田谷,北流径长杨宫西,又北径盩厔县故城西。又东北与一水合,水上承盩厔县南源,北径其县东。又北径思乡城西,又北注田溪。田溪水又北流注于渭水也。县北有蒙笼渠,上承渭水于郿县东,径武功县为成林渠。东径县北,亦曰灵轵渠,《河渠书》以为引堵水。徐广曰:一作诸川,是也。渭水又东径槐里县故城南。县,古犬丘邑也,周懿王都之。秦以为废丘,亦曰舒丘。中平元年,灵帝封左中郎将皇甫嵩为侯国。县南对渭水,北背通渠。《史记。秦本纪》云:秦武王三年,渭水赤三日。秦昭王三十四年,渭水又大赤三日。《洪范五行传》云:赤者,火色也,水尽赤,以火沴水也。渭水,秦大川也,阴阳乱,秦用严刑败乱之象。后项羽入秦,封司马欣为塞王,都栎阳;董翳为翟王,都高奴;章邯为雍王,都废丘,为三秦。汉祖北定三秦,引水灌城,遂灭章邯。三年,改曰槐里。王莽更名槐治也,世谓之为大槐里。晋太康中,始平郡治也。其城递带防陆,旧渠尚存,即《汉书》所谓槐里环堤者也。东有漏水,出南山赤谷。东北流径长杨宫东,宫有长杨树,因以为名,漏水又北历苇圃西,亦谓之仙泽。又北径望仙宫。又东北,耿谷水注之,水发南山耿谷,北流与柳泉合。东北径五柞宫西。长杨、五柞二宫,相去八里,并以树名宫,亦犹陶氏以五柳立称。故张晏曰:宫有五柞树。在盩厔县西。其水北径仙泽东,又北径望仙宫东,又北与赤水会,又北径思乡城东,又北注渭水。渭水又东合甘水,水出南山甘谷,北径秦文王萯阳宫西,又北径五柞宫东,又北径甘亭西。在水东鄠县。昔夏启伐有扈,作誓于是亭。故马融曰:甘有扈南郊地名也。甘水又东得涝水口。水出南山涝谷,北径汉宜春观东,又北径鄠县故城西。涝水际城北出,合美陂水。水出宜春观北。东北流注涝水。涝水北注甘水而乱流入于渭。即上林故地也。《东方朔传》称:武帝建元中微行,北至池阳,西至黄山,南猎长杨,东游宜春,夜漏十刻乃出,与侍中、常侍武骑、待诏及陇西、北地良家子能骑射者,期诸殿下,故有期门之号。且明入山下,驰射鹿豕狐兔,手格熊罴。上大欢乐之。上乃使大中大夫虞邱寿王与待诏能用算者,举籍;阿城以南,盩厔以东,宜春以西,提封顷亩及其贾直,属之南山以为上林苑。东方朔谏,秦起阿房而天下乱,因陈泰阶六符之事。上乃拜大中大夫、给事中,赐黄金百斤。卒起上林苑。故相如请为天子游猎之赋,称乌有先生、亡是公而奏《上林》也。

  又东,丰水从南来注之。  丰水出丰溪西,北流分为二水,一水东北流为枝津,一水西北流又北交,水自东入焉。又北,昆明池水注之,又北径灵台西,又北至石墩,注于渭。《地说》云:渭水又东,与丰水会于短阴山内。水会,无他高山异峦,所有惟原阜石激而已。水上旧有便门桥,与便门对直,武帝建元三年造。张昌曰:桥在长安西北,茂陵东。如淳曰,去长安四十里。渭水又径太公庙北。庙前有太公碑,文字虢缺,今无可寻。渭水又东北与鄗水合,水上承鄗池于昆明池北。周武王之所都也。故《诗》云:考卜维王,宅是鄗京,维龟正之,武王成之。自汉武帝穿昆明池于是地,基构沦虢,今无可究。《春秋后传》曰:使者郑容入柏谷关,至平舒置,见华山有素车白马,问郑容安之?答曰:之咸阳。车上人曰:吾华山君使,愿托书致鄗池君。子之咸阳,过鄗池,见大梓下有文石,取以款列梓,当有应者,以书与之。勿妄发,致之得所欲。郑容行至鄗池,见一梓下,果有文石,取以款梓。应曰:诺。郑容如睡,觉而见宫阙,若王者之居焉。谒者出,受书,入,有顷,闻语声言:祖为死。神道茫昧,理难辨测,故无以精其幽致矣。鄗水又北流,西北注,与盩厔池合。水出鄗池西,而北流入于鄗。《毛诗》云:鄗,流貌也。而世传以为水名矣。郑玄曰:丰鄗之间,水北流也。鄗水北径清泠台西,又径磁石门西。门在阿房前,悉以磁石为之,故专其目。令四夷朝者,有隐甲怀刃入门而胁之以示神,故亦曰胡门也。鄗水又北,注于渭。渭水北有杜邮亭,去咸阳十七里、今名孝里亭,中有白起祠。嗟乎!有制胜之功,惭尹、商之仁,是地即其伏剑处也。渭水又东北径渭城南,文颖以为故咸阳矣。秦孝公之所居高宫也。献公都栎阳,天雨金。周太史儋见献公曰:周故与秦国合而别,别五百岁复合,合七十岁而霸王出。至孝公作咸阳,筑冀阙,而徙都之。故《西京赋》曰:秦里其朔,实为咸阳。太史公曰:长安,故咸阳也。汉高帝更名新城。武帝元鼎三年别为渭城,在长安西北,渭水之阳。王莽之京城也。始隶扶风,后并长安。南有鄗水注之,水上承皇子陂于樊川,其地即杜之樊乡也。汉祖至栎阳,以将军樊哙灌废丘,最赐邑于此乡也。其水西北流径杜县之杜京西,西北流径杜伯冢南。杜伯与其友左儒仕宣王,儒无罪见害,杜伯死之,终能报恨于宣王。故成公子安五言诗曰:谁谓鬼无知,杜伯射宣王。鄗水又西北径下杜城,即杜伯国也。鄗水又西北,枝合故渠,渠有二流,上承交水。合于高阳原,而北径河池陂东,而北注鄗水。鄗水又北与昆明故池会,又北径秦通六基东。又北径鄗水陂东,又北得陂水。水上承其陂,东北流入于鄗水。鄗水又北径长安城西,与昆明池水合。水上承池于昆明台,故王仲都所屠也。桓谭《新论》称,元帝被病,广求方士。汉中送道士王仲都,诏问所能。对曰:能忍寒暑。乃以隆冬盛寒日,令袒,载驷马,于上林昆明池上环冰而驰。御者厚衣狐裘寒战,而仲都独无变色,卧于池台上,曛然自若。夏大暑日,使曝坐,环以十炉火。不言热,又身不汗。池水北径鄗京东,秦阿房宫西。《史记》曰:秦始皇三十五年,以咸阳人多,先王之宫小,乃作朝宫于渭南,亦曰阿城也。始皇先作前殿阿房,可坐万人,下可建五丈旗,周驰为阁道,自殿直抵南山。表山巅为阙。为复道自阿房度渭,属之咸阳,象天极阁道,绝汉抵营室也。《关中记》曰:阿房殿在长安西南二十里。殿东西千步,南北三百步,庭中受十万人。其水又屈而径其北.东北流注堨水陂。陂水北出,径汉武帝建章宫东,于凤阙南,东注泬水。泬水又北径凤阙东。《三辅黄图》曰:建章宫,汉武帝造,周二十余里,千门万户。其东凤阙,高七丈五尺,俗言贞女楼,非也。《汉武帝故事》云:阙高二十丈。《关中记》曰:建章宫圆阙,临北道,有金凤在阙上,高丈余,故号凤阙也。故繁钦《建章凤阙赋叙》曰:秦汉规模,廓然毁泯,惟建章凤阙,岿然独存。虽非象魏之制,亦一代之巨观也。泬水又北,分为二水,一水东北流,一水北径神明台东。《傅子。宫室》曰:上于建章中作神明台、并于楼,咸高五十余丈,皆作悬阁,辇道相属焉。《三辅黄图》曰:神明台在建章宫中,上有九室,今人谓之九子台,即实非也。泬水又径渐台东。《汉武帝故事》曰:建章宫北有太液池,池中有渐台,高三十丈。渐,浸也,为池水所渐。一说,星名也。南有璧门三层,高三十余丈、中殿十二间,阶陛咸以玉为之。铸铜凤,高五丈,饰以黄金,楼屋上。椽首,薄以玉璧,因曰璧玉门也。泬水又北流注渭,亦谓是水为泬水也。故吕忱曰:泬水出杜陵县。《汉书音义》曰:泬,水声,而非水也。亦曰高都水。前汉之末,王氏五侯大治池宅,引泬水入长安城,故百姓歌之曰:五侯初起,曲阳最怒。坏决高都,竟连五杜。土山渐台,像西白虎。即是水也。

  又东过长安县北,渭水东分为二水。《广雅》曰:水自渭出为泶,其犹河之有雍也。此渎东北流,径《魏雍州刺史郭淮碑》南。又东南合一水,径两石人北。秦始皇造桥,铁镦重不能胜,故刻石作力士孟贲等像以祭之,镦乃可移动也。又东径阳侯祠北,涨辄祠之。此神能为大波,故配食河伯也。后人以为邓艾祠。悲哉!谗胜道消,专忠受害矣。此水又东注渭水。水上有梁,谓之渭桥,秦制也,亦曰便门桥。秦始皇作离宫于渭水南北,以象天宫。故《三辅黄图》曰: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度以法牵牛。南有长乐宫,北有咸阳宫,欲通二宫之间,故造此桥,广六丈,南北三百八十步,六十八间,七百五十柱,百二十二梁,桥之南北有堤激,立石柱,柱南,京兆主之,柱北,冯翊主之,有令丞,各领徒千五百人,桥之北首,垒石水中,故谓之石柱桥也。旧有忖留神像。此神尝与鲁班语,班令其人出。忖留曰:我貌很丑,卿善图物容,我不能出。班于是拱手与言曰:出头见我。忖留乃出首,班于是以脚画地,忖留觉之,便还没水,故置其像于水,惟背以上立水上。后董卓入关,遂焚此桥。魏武帝更修之,桥广三丈六尺。忖留之像,曹公乘马见之,惊,又命下之。《燕丹子》曰:燕太子丹质于秦,秦王遇之无礼,乃求归。秦王为机发之桥,欲以陷丹,丹过之,桥不为发。又一说,交龙扶舆而机不发。但言今不知其故处也。渭水又东与泬水枝津合,水上承泬水,东北流径邓艾祠南,又东分为二水,一水东入逍遥园,注藕池。池中有台观,莲荷被浦,秀实可玩。其一水,北流注于渭。渭水又东径长安城北。汉惠帝元年筑,六年成,即咸阳也。秦离宫无城,故城之。王莽更名常安。十二门,东出北头第一门,本名宣平门,王莽更名春王门正月亭,一曰东都门,其郭门亦曰东都门,即逢萌挂冠处也。第二门本名清明门,一曰凯门,王莽更名宣德门布恩亭。内有藉田仓,亦曰藉田门。第三门本名霸城门,王莽更名仁寿门无疆亭。民见门色青,又名青城门,或曰青绮门,亦曰青门。门外旧出好瓜。昔广陵人邵平为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种瓜此门,瓜美,故世谓之东陵瓜。是以阮籍《咏怀诗》云:昔闻东陵瓜,近在青门外,连畛拒阡陌,子母相钩带。指谓此门也。南出东头第一门,本名覆盎门,王莽更名永清门长茂亭。其南有下杜城。应劭曰:故杜陵之下聚落也,故曰下杜门。又曰端门,北对长乐宫。第二门本名安门,亦曰鼎路门,王莽更名光礼门显乐亭。北对武库。第三门本名平门,又曰便门,王莽更名信平门诚正亭。一曰西安门,北对未央宫。西出南头第一门,本名章门,王莽更名万秋门亿年亭,亦曰光华门也。第二门本名直门,王莽更名直道门端路亭,故龙楼门也。张晏曰:门楼有铜龙。《三辅黄图》曰:长安西出第二门即此门也。第三门本名西城门,亦曰雍门,王莽更名章义门著义亭。其水北入,有函里,民名曰函里门,亦曰突门。北出西头第一门,本名横门,王莽更名霸都门左幽亭。如淳曰:横音光,故曰光门。其外郭有都门,有棘门。徐广曰:棘门在渭北。孟康曰:在长安北,秦时宫门也。如淳曰:《三辅黄图》曰棘门,在横门外。按《汉书》,徐厉军于此,备匈奴。又有通门、亥门也。第二门,本名厨门,又曰朝门,王莽更名建子门广世亭,一曰高门。苏林曰:高门,长安城北门也。其内有长安厨官在东,故名曰厨门也。如淳曰:今名广门也。第三门本名杜门,亦曰利城门,王莽更名进和门临水亭。其外有客舍,故民曰客舍门,又曰洛门也。凡此诸门,皆通逵九达,三途洞开,隐以金椎,周以林木,左出右入,为往来之径。行280者升降,有上下之别。汉成帝之为太子,元帝尝急召之。太子出龙楼门,不敢绝驰道,西至直城门,方乃得度。上怪迟,问其故,以状对。上悦,乃著令,令太子得绝驰道也。渭水东合昆明故渠,渠上承昆明池东口,东径河池陂北,亦曰女观陂。又东合泬水,亦曰漕渠。又东径长安县南,东径明堂南。旧引水为辟雍处,在鼎路门东南七里。其制上圆下方,九宫十二堂,四向五室。堂北三百步,有灵台,是汉平帝元始四年立。渠南有汉故圜丘,成帝建始二年罢雍五峙,始祀皇天上帝于长安南郊。应劭曰:天郊在长安南。即此也。故渠之北,有白亭、博望苑,汉武帝为太子立,使通宾客,从所好也。太子巫蛊事发,斫杜门东出。史良娣死,葬于苑北,宣帝以为戾园,以倡优千人乐思后园庙,故亦曰千乡。故渠又东而北屈,径青门外,与泬水枝渠会,渠上承泬水于章门西。飞渠引水入城。东为仓池,池在未央宫西。池中有渐台,汉兵起,王莽死于此台。又东径未央宫北。高祖在关东,令萧何成未央宫。何斩龙首山而营之。山长六十余里,头临渭水,尾达樊川。头高二十丈,尾渐下高五六丈,土色赤而坚,云昔有黑龙从南山出,饮渭水,其行道因山成迹,山即基,阙不假筑,高出长安城。北有玄武阙,即北阙也。东有苍龙阙,阙内有阊阖、止车诸门。未央殿东有宣室、玉堂、麒麟、含章、白虎、凤皇、朱雀、鹓鸾、昭阳诸殿,天禄、石渠、麒麟三阁。未央宫北即桂宫也,周十余里,内有明光殿、走狗台、柏梁台,旧乘复道,用相径通。故张衡《西京赋》曰:钩陈之外,阁道穹隆属长乐与明光,径北通于桂宫。故渠出二宫之间,谓之明渠也。又东历武库北。旧樗里子葬于此,樗里子名疾,秦惠王异母弟也,滑稽多智,秦人号曰智囊,葬于昭王庙西,渭南阴乡樗里,故俗谓之樗里子。云:我百岁后,是有天于之宫夹我墓。疾以昭王七年卒,葬于渭南章台东。至汉,长乐宫在其东,未央宫在其西,武库直其墓。秦人喭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是也。明渠又东径汉高祖长乐宫北,本秦之长乐宫也,周二十里,殿前列铜人,殿西有长信、长秋、永寿、永昌诸殿。殿之东北有池,池北有层台,俗谓是池为酒池,非也。故渠北有楼,竖汉京兆尹司马文预碑。故渠又东出城,分为二渠,即《汉书》所谓王渠者也。苏林曰:王渠,官渠也,犹今御沟矣。晋灼曰:渠名也,在城东覆盎门外。一水径杨桥下,即青门桥也。侧城北,径邓艾祠西,而北注渭,今无水。其一水,右入昆明故渠,东径奉明县广城乡之廉明苑南。史皇孙及工夫人葬于郭北,宣帝迁苑南,卜以为悼园,益园民千六百家,立奉明县以奉二园。园在东部门。昌邑王贺自霸御法驾;郎中令龚遂骏乘,至广明东都门是也。故渠东北径汉太尉夏侯婴冢西。葬日,柩马悲鸣,轻车罔进,下得石椁,铭云:于嗟滕公居此室!故遂葬焉。冢在城东八里,饮马桥南四里,故时人谓之马冢。故渠又北,分为二渠,一水东径虎圈南,而东入霸,一水北合渭,今无水。

  又东过霸陵县北,霸水从县西北流注之。  霸者,水上地名也。古曰滋水矣,秦穆公霸世,更名滋水为霸水,以显霸功。水出蓝田县蓝田谷,所谓多玉者也。西北有铜谷水,次东有辋谷水,二水合而西注,又西流入埿水。埿水又西径峣关北,历峣柳城。东西有二城,魏置青埿军于城内,世亦谓之青埿城也。秦二世三年,汉祖入自武关,攻秦,赵高遣将距于峣关者也。《土地记》曰:蓝田县南有峣关,地名晓柳,道通荆州。《晋地道记》曰:关当282上洛县西北。埿水又西北流入霸。霸水又北历蓝田川,径蓝田县东。《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三年,秦子向命力蓝君,盖子向之故邑也。川有汉临江王荣冢。景帝以罪征之,将行,祖于江陵北门,车轴折,父老泣曰:吾王不反矣!荣至,中尉郅都急切责王,王年少,恐而自杀,葬于是川。有燕数万,衔土置冢上,百姓矜之。霸水又左合浐水,历白鹿原东,即霸川之西故芷阳矣。《史记》,秦襄王葬芷阳者是也,谓之霸上。汉文帝葬其上,谓之霸陵。上有四出道以泻水,在长安东南三十里。故王仲宣赋诗云: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长安。汉文帝尝欲从霸陵上,西驰下峻坂。袁盎揽辔于此处。上曰:将军怯也?盎曰:臣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立不倚衡。圣人不乘危。今驰不测,如马惊车败,奈高庙何?上乃止。霸水又北,长水注之。水出杜县白鹿原,其水西北流,渭之荆溪。又西北,左合狗枷川水,水有二源。西川上承磈山之斫槃谷,次东有苦谷,二水合而东北流,径风凉原西。《关中图》曰:丽山之西,川中有阜,名曰风凉原,在磈山之阴,雍州之福地。即是原也。其水傍溪北注,原上有汉武帝祠。其水右合东川,水出南山之石门谷,次东有孟谷,次东有大谷,次东有雀谷,次东有土门谷,五水北出谷,西北历风凉原东,又北与西川会,原为二水之会,乱流北径宣帝许后陵东北,去杜陵十里。斯川于是有狗枷之名。川东亦曰白鹿原也。上有狗枷堡,《三秦记》曰:丽山西有白鹿原,原上有狗枷堡,秦襄公时有大狗来下,有贼则狗吠之,一堡无患,故川得厥目焉。川水又北径杜陵东。元帝初元元年,葬宣帝社陵,北去长安五十里。陵之西北,有杜县故城。秦武公十一年县之。汉宣帝元康元年,以社东原上为初陵,更名杜县为杜陵。王莽之饶安也。其水又北注荆溪,荆溪水又北径霸县,又有温泉入焉。水发自原下,入荆溪水,乱流注于霸,俗谓之浐水,非也。《史记。封禅书》,文帝出长门,《注》云:在霸陵县。有故亭,即《郡国志》所谓长门亭也。《史记》曰:霸、浐、长水也,虽不在祠典,以近咸阳秦、汉都,泾、渭、长水,尽得比大川之礼。昔文帝居霸陵,北临厕,指新丰路示慎夫人曰:此走邯郸道也。因使慎夫人鼓瑟,上自倚瑟而歌,凄怆悲怀,顾谓群巨曰:以北山石为椁,用纻絮斫陈漆其间,岂可动哉?释之曰:使其中有可欲,虽锢南山,犹有隙;使无可欲,虽无石椁,又何戚焉?文帝曰:善!拜廷尉。韦昭曰:高岸夹水为厕。今斯原夹二水也。霸水又北会两川,又北,故渠右出焉。霸水又北径王莽九庙南。王莽地皇元年,博征天下工匠,坏撤西苑、建章诸宫馆十余所,取材瓦以起九庙,算及吏民,以义入钱谷,助成九庙。庙殿皆重屋。太初祖庙,东西南北各四十丈,高十七丈,余庙半之。为铜薄栌,饰以金银雕文,穷极百工之巧,褫高增下,功费数百巨万,卒死者万数。霸水又北径帜道,在长安县东十三里。王莽九庙在其南。汉世,有白蛾群飞,自东都门过枳道,吕后拔除于霸上,还见仓狗戟胁于斯道也。水上有桥,谓之霸桥。地皇三年,霸桥木灾,自东起,卒数千以水泛沃救不灭,晨焚夕尽。王莽恶之,下书曰:甲午火桥,乙未,立春之日也。予以神明圣祖黄虞遗统受命,至于地皇四年为十五年,正以三年终冬,绝灭霸驳之桥,欲以兴成新室,统一长存之道。其名霸桥,为长存桥。霸水又北,左纳漕渠,绝霸右出焉。东径霸城北,又东径子楚陵北。皇甫谧曰:秦庄王葬于芷阳之丽山。京兆东南霸陵山,刘向曰:庄王大其名,立坟者也。《战国策》曰:庄王字异人,更名子楚,故世人犹以子楚名陵。又东径新丰县,右会故渠。渠上承霸水,东北径霸城县故城南。汉文帝之霸陵县也,王莽更之曰水章。魏明帝景初元年,徙长安金狄,重不可致,因留霸城南。人有见蓟子训与父老共摩铜人曰:正见铸此时,计尔日已近五百年矣。故渠又东北径刘更始冢西。更始三年,为赤眉所杀,故侍中刘恭,夜往,取而埋之。光武使司徒邓禹收葬于霸陵县。更始尚书仆射、行大将军事鲍永,持节安集河东,闻更始死,归世祖,累迁司隶校尉。行县,经更始墓,遂下拜,哭尽哀而去。帝问公卿,大中大夫张湛曰:仁不遗旧,忠不忘君,行之高者。帝乃释。又东北径新丰县,右合漕渠,汉大司农郑当时所开也。以渭水难漕,命齐水工徐伯发卒穿渠引渭。其渠自昆明池南傍山原,东至于河,且田且漕,大以为便。今无水。霸水又北径秦虎圈东。《列士传》曰:秦昭王会魏王,魏王不行,使朱亥奉壁一双。秦王大怒,置朱亥虎圈中。亥瞋目视虎,毗裂,血出溅虎,虎不敢动,即是处也。霸水又北,入于渭水。渭水又东,会成国故渠。渠,魏尚书左仆射卫臻征蜀所开也。号成国渠,引以浇田。其渎上承汧水于陈仓东,东径郿及武功、槐里县北。渠左有安定梁严冢,碑碣尚存。又东径汉武帝茂陵南,故槐里之茂乡也。应劭曰:帝自为陵,在长安西北八十余里。《汉武帝故事》曰:帝崩后,见形谓陵令薛平曰:吾虽失势,犹为汝君,奈何令吏卒上吾陵磨刀剑乎?自今以后可禁之。平顿首谢,因不见。推问陵旁,果有方石,可以为砺,吏卒常盗磨刀剑,霍光欲斩之。张安世曰:神道茫昧,不宜为法。乃止。故阮公《咏怀诗》曰:失势在须臾,带剑上吾丘。陵之西而北一里,即李夫人冢。冢形三成,世谓之英陵。夫人兄延年知音,尤善歌舞,帝爱之。每为新声变曲,闻者莫不感动。常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复倾国,佳人难再得!上曰:世岂有此人乎?平阳主曰:延年女弟。上召见之,妖丽,善歌舞,得幸,早卒。上悯念之,以后礼葬,悲思不已,赋诗悼伤。故渠又东径茂陵县故城南。武帝建元二年置。《地理志》曰:宣帝县焉,王莽之宣成也。故渠又东径龙泉北,今人谓之温泉,非也。渠北故坂北即龙渊庙。如淳曰:《三辅黄图》有龙渊宫,今长安城西有其庙处,盖宫之遗也。故渠又东径姜原北。渠北有汉昭帝陵,东南去长安七十里。又东径平陵县故城南。《地理志》曰:昭帝置。王莽之广利也。故渠之南有窦氏泉,北有徘徊庙。又东径汉大将军魏其侯窦婴冢南,又东径成帝延陵南,陵之东北五里,即平帝康陵坂也。故渠又东,径渭陵南。元帝永光四年,以渭城寿陵亭原上为初陵,诏不立县邑。又东径哀帝义陵南。又东径惠帝安陵南,陵北有安陵县故城。《地理志》曰:惠帝置,王莽之嘉平也。渠侧有杜邮亭。又东,径渭城北。《地理志》曰:县有兰池宫。秦始皇微行,逢盗于兰池,今不知所在。又东径长陵南,亦曰长山也。秦名天子冢曰山,汉曰陵,故通曰山陵矣。《风俗通》曰:陵者,天生自然者也,今王公坟垅称陵。《春秋左传》曰:南陵,夏后皋之墓也。《春秋说题辞》曰:丘者,墓也,冢者,种也,种墓也。罗倚于山,分卑尊之名者也。故渠又东径汉丞相周勃冢南,冢北有亚夫冢。故渠东南谓之周氏曲,又东南径汉景帝阳陵南,又东南注于渭,今无水。渭水又东,径霸城县北,与高陵分水。水南有定陶恭王庙、傅太后陵。元帝崩,傅昭仪随王归国,称定陶太后。286后十年,恭王薨,子代为王。征为太子,太子即帝位,立恭王寝庙于京师,比宣帝父悼皇故事。元寿元年,傅后崩,合葬渭陵。潘岳《关中记》,汉帝后同茔则为合葬,不共陵也,诸侯皆如之。恭王庙在霸城西北,庙西北即傅太后陵。不与元帝同茔,渭陵非谓元帝陵也,盖在渭水之南,故曰渭陵也。陵与元帝齐者,谓同十二丈也。王莽奏毁傅太后冢,冢崩,压杀数百人。开棺,臭闻数里。公卿在位,皆阿莽旨,入钱帛,遣子弟,及诸生四夷凡十余万人,操持作具,助将作掘傅后冢,二旬皆平,周棘其处,以为世戒。今其处积土犹高,世谓之增墀,又亦谓之增阜,俗亦谓之成帝初陵处,所未详也。渭水又径平阿侯王谭墓北,冢次有碑。左则泾水注之。渭水又东,径鄣县西,盖陇西郡之鄣徙也。渭水又东,得白渠技口,又东与五丈渠合。水出云阳县石门山,谓之清水。东南流,径黄嵌山西,又南入祋祤县,历原南出,谓之清水口。东南流,绝郑渠,又东南,入高陵县,径黄白城西,本曲梁宫也。南绝白渠,屈而东流,谓之曲梁水。又东南,径高陵县故城北,东南绝白渠枝渎,又东南,入万年县,谓之五丈渠。又径藕原东,东南流,注于渭。渭水右径新丰县故城北,东与鱼池水会。水出丽山东北,本导源北流,后秦始皇葬于山北,水过而曲行,东注北转。始皇造陵取土,其地污深,水积成池,谓之鱼池也。在秦皇陵东北五里,周围四里。池水西北流,径始皇冢北。秦始皇大兴厚葬,营建冢扩于丽戎之山,一名蓝田,其阴多金,其阳多玉。始皇贪其美名,因而葬焉。斩山凿石,下锢三泉。以铜为椁,旁行周回三十余里。上画天文星宿之象,下以水银为四渎百川,五岳九州,具地理之势。宫观百官,奇器珍宝,充满其中。令匠作机弩,有所穿近,辄射之。以人鱼膏为灯烛,取其不灭者,久之,后宫无子者,皆使殉葬,甚众。坟高五丈,周回五里余。作者七十万人,积年方成。而周章百万之师已至其下,乃使章邯领作者以御难,弗能禁。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能穷。关东盗贼,销椁取铜。牧人寻羊,烧之,火延九十日,不能灭。北对鸿门十里。池水又西北流,水之西南有温泉,世以疗疾。《三秦记》曰:丽山西北有温水,祭则得入,不祭则烂人肉。俗云:始皇与神女游而忤其旨,神女唾之生疮,始皇谢之,神女为出温水,后人因以浇洗疮。张衡《温泉赋序》曰:余出丽山,观温泉,浴神井,嘉洪泽之普施,乃为之赋云。此汤也,不使的人形体矣。池水又径鸿门西,又径新丰县故城东,故丽戎地也。高祖王关中,太上皇思东归,故象旧里,制兹新邑,立城社,树枌榆,令街庭若一,分置丰民,以实兹邑,故名之为新丰也。汉灵帝建宁三年,改为都乡,封段颎为侯国。后立阴槃城。其水际城北出,世谓是水为阴槃水,又北绝漕渠,北注于渭。渭水又东,径鸿门北,旧大道北下坂口名也。右有鸿亭。《汉书》:高祖将见项羽。《楚汉春秋》曰:项王在鸿门,亚父曰:吾使人望沛公,其气冲天,五色采相缪,或似龙,或似云,非人臣之气,可诛之。高祖会项羽,范增目羽,羽不应。樊哙杖盾撞人入,食豕肩于此,羽壮之。《郡国志》曰:新丰县东有鸿门亭者也。郭缘生《述征记》,或云,霸城南门曰鸿门也。项羽将因会危高祖,羽仁而弗断。范增谋而不纳,项伯终护高祖以获免。既抵霸上,遂封汉王。按《汉书注》,鸿门在新丰东十七里,则霸上应百里。按《史记》,项伯夜驰告张良,良与俱见高祖,仍使夜返。考其道里,不容得尔。今父老传在霸城南门数288十里,于理为得。按缘生此记,虽历览《史》、《汉》,述行涂经见,可谓学而不思矣。今新丰县故城东三里有坂,长二里余,堑原通道,南北洞开,有同门状,谓之鸿门。孟康言在新丰东十七里,无之。盖指县治而言,非谓城也。自新丰故城西,至霸城五十里,霸城西十里,则霸水,西二十里则长安城。应劭曰:霸水上地名,在长安东三十里,即霸城是也。高租旧停军处,东去新丰既远,何由项伯夜与张良共见高祖乎?推此言之,知缘生此记乖矣!渭水又东,石川水南注焉。渭水又东,戏水注之。水出丽山冯公谷,东北流,又北径丽戎城东。《春秋》晋献公五年,伐之,获丽姬于是邑。丽戎,男国也,姬姓。秦之丽邑矣。又北,右总三川,径鸿门东,又北径戏亭东。应劭曰:戏,宏农湖县西界也。地隔诸县,不得为湖县西。苏林曰:戏,邑名,在新丰东南四十里。盂康曰:乃水名也,今戏亭是也。昔周幽王悦褒拟,姒不笑,王乃击鼓举烽,以征诸侯。诸侯至,无寇,褒姒乃笑,王甚悦之。及犬戎至,王又举烽以征诸侯,诸侯不至,遂败幽王于戏水之上,身死于丽山之北。故《国语》曰:幽灭者也。汉成帝建始二年,造延陵为初陵,以为非吉,于霸曲亭南更营之。鸿嘉元年,于新丰戏乡为昌陵县,以奉初陵。永始元年,诏以昌陵卑下,客土疏恶,不可为万岁居,其罢陵作,令吏民反故,徙将作大匠解万年燉煌。《关中记》曰:昌陵在霸城东二十里,取土东山,与粟同价,所费巨万,积年无成,即此处也。戏水又北分为二水,并注渭水。渭水又东,泠水入焉。水南出肺浮山,盖丽山连麓而异名也。北会三川,统归一壑,历阴槃、新丰两原之间,北流注于渭。渭水又东,酋水南出倒虎山,西总五水,单流径秦步高宫东,世名市丘城。历新丰原东,而北径步寿宫西,又北入渭。渭水又东得西阳水,又东得东阳水,并南出广乡原北垂,俱北入渭。渭水又东径下邦县故城南。秦伐邦,置邦戎于此,有上邦,故加下也。渭水又东与竹水合。水南出竹山,北径媚加谷,历广乡原东,俗谓之大赤水,北流注于渭。渭水又东得白渠口。大始二年,赵国中大夫白公,奏穿渠。引泾水,首起谷口,出于郑渠南,名曰白渠。民歌之曰:田于何所,池阳谷口。郑国在前,白渠起后。即水所始也。东径宜春城南,又东南径池阳城北,枝渎出焉,东南历藕原下,又东径鄣县故城北,东南入渭。今无水。白渠又东,枝渠出焉。东南径高陵县故城北。《地理志》曰:左辅都尉治,王莽之千春也。《太康地记》谓之曰高陆也。车频《秦书》曰:苻坚建元十四年,高陆县民穿井,得龟,大二尺六寸,背文负八卦古字,坚以石为池,养之,十六年而死,取其骨以问吉凶,名为客龟。大卜佐高鲁梦客龟言,我将归江南,不遇,死于秦。鲁于梦中自解曰:龟三万六千岁而终,终必亡国之征也。为谢玄破于淮肥,自缢新城浮图中,秦祚因即沦矣。又东径栎阳城北。《史记》,秦献公二年,城栎阳,自雍徙居之。十八年雨金于是处也。项羽以封司马欣为塞王。按《汉书》,高帝克关中,始都之,王莽之师亭也。后汉建武二年,封骠骑大将军景丹为侯国。丹让,世祖曰:富贵不还故乡,如衣锦夜行,故以封卿。白渠又东,径秦孝公陵北,又东南径居陵城北,莲芍城南,又东注金氏陂,又东南注于渭。故《汉书。沟洫志》曰白渠首起谷口,尾入栎阳是也。今无水。

  又东过郑县北,渭水又东径峦都城北,故蕃邑,殷契之所居。《世本》曰:290契居著。阚駰曰:蕃在郑西。然则今峦城是矣,俗名之赤城,水曰赤水,非也。苻健入秦,据此城以抗杜洪。小赤水即《山海经》之灌水也,水出石脆之山,北径萧加谷于孤柏原西,东北流与禺水合,水出英山,北流与招水相得,乱流西北注于灌。灌水又北注于渭,渭水又东,西石桥水南出马岭山,积石据其东,丽山距其西,源泉上通,悬流数十,与华岳同体。其水北径郑城西,水上有桥,桥虽崩褫,旧迹犹存,东去郑城十里,故世以桥名水也。而北流注于渭,阚駰谓之新郑水。渭水又东径郑县故城北。《史记》,秦武公十一年,县之。郑桓公友之故邑也。《汉书》薛瓒《注》言,周自穆王已下,都于西郑,不得以封桓公也。幽王既败,虢、侩又灭,迁居其地,国于郑父之丘,是为郑桓公。无封京兆之文。余按迁《史记》,考《春秋》、《国语》、《世本》言,周宣王二十二年,封庶弟友于郑。又《春秋》、《国语》并言桓公为周司徒,以王室将乱,谋于史伯而寄帑与贿于虢侩之间。幽王霣于戏,郑桓公死之。平王东迁,郑武公辅王室,灭虢、侩而兼其土。故周桓公言于王曰:我周之东迁,晋、郑是依。乃迁封于彼。《左传》隐公十一年,郑伯谓公孙获曰:吾先君新邑于此,其能与许争乎?是指新郑为言矣。然班固、应劭、郑玄、皇甫谧、裴頠、王隐、阚駰及诸述作者,咸以西郑为友之始封,贤于薛瓒之单说也,无宜违正经而从逸录矣。赤盾樊崇于郭北设坛,把城阳景王,而尊右挍卒史刘侠卿牧牛儿盆子为帝。年十五,被发徒跣,为具蜂单衣,半头赤帻,直綦履。顾见众人拜,恐畏欲啼,号年建世。后月余,乘白盖小车,与崇及尚书一人相随,向郑,北渡渭水,即此处也。城南山北有五部神庙,东南向华岳。庙前有碑,后汉光和四年郑县令河东裴毕字君先立。渭水又东与东石桥水会,故沈水也。水南出马岭山,北流径武平城东。按《地理志》,左冯翊有武城县,王莽之桓城也。石桥水又径郑城东,水有故石梁。《述征记》曰郑城东西十四里,各有石梁者也。又北径沈阳城北,注于渭。《汉书。地理志》,左冯翊有沈阳县,王莽更之曰制昌也。盖藉水以取称矣。渭水又东,敷水注之。水南出石山之敷谷,北径告平城东。耆旧所传,言武王代纣,告太平于此,故城得厥名,非所详也。敷水又北径集灵宫西。《地理志》曰:华阴县有集灵宫,武帝起。故张昶《华岳碑》称汉武慕其灵,筑宫在其后。而北流注于渭。渭水又东,粮余水注之。水南出粮余山之阴,北流入于渭,俗谓之宣水也。渭水又东,合黄酸之水,世名之为千渠水。水南出升山,北流注于渭。渭水又东径平舒城北。城侧枕渭滨,半破沦水,南面通衢。昔秦始皇之将亡也,江神素车白马,道华山下,返壁于华阴平舒道,曰:为遗镐池君。使者致之,乃二十八年渡江所沉壁也。即江神返壁处也。渭水之阳,即怀德县界也。城在渭水之北,沙苑之南。即怀德县故城也,世谓之高阳城,非矣。《地理志》曰:《禹贡》北条荆山,在南,山下有荆渠。即夏后铸九鼎处也。王莽更县曰德驩。渭水又东,径长城北,长涧水注之。水南出太华之山,侧长城东而北流,注于渭水。《史记》,秦孝公元年,楚、魏与秦接界。魏筑长城,自郑滨洛者也。

  又东过华阴县北,洛水人焉,阚駰以为漆沮之水也。《曹瞒传》曰:操与马超隔渭水,每渡渭,辄为超骑所冲突。地多沙,不可筑城。娄子怕说:今寒,可起沙为城,以水灌之,一宿而成。操乃多作缣囊以堙水,夜汲作城,比明,城立于是水之次也。渭水径具故城北,《春秋》之阴晋也。秦惠文王五年,改曰宁秦。汉高帝八年,更名华阴。王莽之华坛也。县有华山。《山海经》曰:其高五千仞,削成而四方,远而望之,又若华状,西南有小华山也。韩子曰:秦昭王令工施钩梯,上华山,以节柏之心为博箭,长八尺,棋长八寸,而勒之曰:昭王尝与天神博于是。《神仙传》曰:中山卫叔卿尝乘云车,驾白鹿,见汉武帝,帝将臣之,叔卿不言而去。武帝悔,求得其子度世,令追其父。度世登华山,见父与数人博于石上,勅度世令还。山层云秀,故能怀灵抱异耳。山上有二泉,东西分流,至若山雨滂湃,洪津泛洒,挂溜腾虚,直泻山下。有汉文帝庙,庙有石阙数碑。一碑是建安中立,汉镇远将军段煨更修祠堂。碑文,汉给事黄门侍郎张昶造,昶自书之,文帝又刊其二十余字,二书存垂名海内。又刊侍中、司隶校尉钟繇,宏农太守田丘俭姓名,广六行,郁然修平。是太康八年,宏农太守河东卫叔始为华阴令,河东裴仲恂,役其逸力,修立坛庙,夹道树柏,迄于山阴,事见永兴元年华百石所造碑。渭水又东,沙渠水注之。水出南山,北流,西北入长城。城自华山,北达于河。《华岳铭》曰:秦、晋争其祠,立城建其左者也。郭著《述征记》,指证魏之立长城,长城在后,不得在斯,斯为非矣。渠水又北注于渭。《三秦记》曰:长城北有平原,广数百里,民井汲巢居,井深五十尺。渭水又东,径定城北。《西征记》曰:城因原立。《述征记》曰:定城去潼关三十里,夹道各一城。渭水又东,泥泉水注之。水出南山灵谷,而北流注于渭水也。渭水又东合沙渠水,水即符禺之水也。南出符石,又径符禺之山,北流入于渭。东入于河。《春秋》之渭油也。《左传》闵公二年,虢公败犬戎于渭队。服虔曰:队谓汭也。杜预曰:水之限曲曰汭。王肃云:汭,入也。吕忱云:汭者,水相入也。水会即船司空所在矣。《地理志》曰:渭水东至船司空入河。服虔曰:县名,都官。《三辅黄图》有船库官,后改为县。王莽之船利者也。

【译文】

  又往东流过槐里县南边,又往东流,涝水从南方流来注人。渭水流经槐里县老城南边。按《 汉书集注》 ,李奇称为小槐里,是槐里县的西城。又往东流,与芒水的支流汇合。这条支流在竹圃承接芒水,往东北流,又转弯向北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北流经黄山宫南边,《 地理志》 说:县里有黄山宫,建于惠帝二年(前193 ) ,就指那座宫殿。《 东方朔传.) )说:武帝微服出游,西至黄山宫,所以人们称为游城。就水注入渭水。就水发源于南山就谷,往北流经大陵西边,人们称为老子陵。从前李耳在周当柱史,因为世道衰微,避世进入戎族地区,因此这里有他的坟。关于这一点并无确实证据,但庄周著书说:老聊死后,秦失去吊悼他,号哭了三次方才出来。这里没有说他不死;而且人承受了五行的精气,阴阳也总有终结的变化,当然也没有不死的道理。照此推断,或许流传下来的说法是可信的。古人容许存疑,所以把两种说法都记下来备查。就水流经竹圃北边,与黑水汇合。黑水上流承接三泉,在就水右边,三条源泉一齐涌出,合为一条,北流向左注入就水;就水又往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汇合了田溪水。田溪水发源于南山田谷,往北流经长杨宫西边,又往北流经盐屋县老城西边,又往东北流,与一水汇合。这条水上流承接盐屋县南源,往北流经县东,又往北流经思乡城西边,又往北流注入田溪。田溪水又往北流,注入渭水。县北有蒙笼渠,上流在郡县承接渭水,往东流经武功县,就是成林渠;往东流经县北,又叫灵积渠。《 河渠书》 以为是从堵水引水的。徐广说,此渠又叫诸川。水又往东流经槐里县老城南边。槐里县,就是古时的大丘邑,露王曾建都于此;秦时称为废丘,又叫舒丘。帝把这地方封给左中郎将皇甫篙,中平元年(184 ) ,立为侯国。槐里县南对渭水,北靠通渠。《 史记 秦本纪》 说:秦武王三年(前308 ) ,渭水发红了三日;秦昭王三十四年(前273 ) ,渭水又大红了三日。《 洪范五行传》 说:红是火的颜色,水完全变红,是火克水的表现。渭水是秦的一条大河,阴阳错乱,这是秦用严刑导致败乱的征兆。后来项羽入秦,封司马欣为塞王,定都于栋阳;封董鬓为翟王,定都高奴;封章邯为雍王,定都废丘。这就是三秦。汉高祖北征,平定三秦,引水灌城,于是灭了章邯。三年(前204 ) ,改名为槐里,王莽又改为槐治,世人都叫大槐里;晋太康年间(280 一289 ) ,这是始平郡的治所。槐里城有环绕如带的堤道,旧渠至今仍在,就是《 汉书》 所谓槐里环堤。东有漏水,发源于南山赤谷,往东北流经长杨宫东边。宫中有长杨树,于是就以树命名了。漏水又往北流经苇圃西边,也叫仙泽。又往北流经望仙宫;又往东北流,有耿谷水注入。耿谷水发源于南山耿谷,往北流与柳泉汇合,往东北流经五柞宫西边。长杨宫与五柞宫相距八里,都是以树为名,正像陶渊明以五柳为名一样。所以张宴说:宫里有五柞树,宫在盐屋县西边。耿谷水往北流经仙泽东边,又往北流经望仙宫东边,又往北流与赤水汇合,又往北流经思乡城东边,又往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东流,汇合了甘水。甘水发源于南山甘谷,往北流经秦文王贫阳宫西边,又往北流经五柞宫东边。又往北流经甘亭西边,亭在甘水东岸的鄂县。从前夏启讨伐有启,就在此亭宣誓。所以马融说:甘是有启南郊的地名。甘水又往东流,到了涝水口。涝水发源于南山涝谷,往北流经汉宜春观东边,又往北流经鄂县老城西边,涝水沿着城边北流,与美破水汇合。美破水从宜春观北面流出,往东北流,注入涝水。涝水北流,注入甘水,然后乱流注入渭水。这就是上林苑的故址。东方朔说,武帝在建元年间(前140 ~前135 )微服巡行,北到池阳,西到黄山,南在长杨狩猎,东在宜春游览。夜间漏下十刻,就出去和侍中、常侍、武骑、待诏及陇西、北地能骑射的良家子弟约会(期)于殿下,所以有期门之名。天明后,就在山下乘马奔驰,射猎鹿、野猪、狐和兔,又徒手与熊署格斗,皇上非常高兴。于是皇上派遣大中大夫虞丘寿王和能运算的待诏,登记阿城以南,盐座以东,宜春以西所辖田亩及其售价,把这片土地划为上林苑,与南山连在一起。东方朔以秦建阿房宫而天下大乱的历史教训来进谏,陈述了按泰阶六符观察天象预卜吉凶变化的道理,皇上于是封他为大中大夫、给事中,赏赐黄金百斤。最后造了上林苑。因而司马相如做了一篇天子游猎的赋,托称乌有先生、亡是公,在上林苑呈递给武帝。又东流,丰水从南方流来注人。

  丰水源出丰溪,往西北流,分成两条:一条往东北流,是支流;一条往西北流,接着又往北流,有交水从东边注入;又往北流,有昆明池水注入;又往北流经灵台西;又往北流,到石墩注入渭水。《 地理志》 说:渭水又东流,与丰水汇合于短阴山内,二水汇合处并无别的高山奇岭,唯有原野丘陵和石堤而已。水上旧时有便门桥,正对便门,建于武帝建元三年(前138 )。张昌说:桥在长安西北,茂陵东边。如淳说:桥离长安四十里。渭水又流经太公庙北,庙前有太公碑,文字残缺,现在已无法辨认了。渭水又往东北流,与部水汇合。部水上流在昆明池北承接部池,就是周武王建都的地方。所以《 得经》 说;武王前来卜卦,建都选定镐京,灵龟昭示大吉,武王都城建成。自从汉武帝在这里开凿昆明池,周都基址已遭毁坏,现在已无处探寻了。《 春秋后传》 说:使者郑容进了柏谷关,到平舒置时,看见华山有素车白马,车上人间郑容到哪里去,郑容答道:去咸阳。车上人说:我是华山君的使者,想请你带封信给部池君。你到咸阳去,要经过部池。看到大梓树下面有块有花纹的石头,你去拿来敲一下梓树,就会有人来迎接你的。你把信交给他,但切勿乱拆。信交到后,你可以得到你所想望的东西。郑容到了高「池,看见一棵梓树下果然有一块有花纹的石头。他拿起石头敲了一下梓树,有人回答道:来了!郑容就恍如睡梦中一般,清醒过来时,他看到一座宫阔,样子像是帝王的住所。一个侍者出来了,接过信到里面去了。过了一会儿,听到里面有说话声,说是祖龙死了。神明的事暗昧渺茫,是难以照常理来推想的,所以也无从细究它的秘奥了。高「水又北流,往西北与浇池汇合。浇池的水是从高「池西边出来的,西北流注入部水。《 毛诗》 说:浇,是水流动时的波浪。但世人相传,却以为是水名。郑玄说:丰、高下之间,水往北流。高笋水往北流经清冷台西边,又流经磁石门西边。磁石门在阿房宫前,全都用磁石砌成,所以就以磁石为门名。四方外族入朝的人,如果身上暗藏着刀剑恺甲进门,就会觉察到,可以责令他出示神明,所以也叫却胡门。部水又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北岸有杜邮亭,离咸阳十七里,现在叫孝里亭,里面有白起祠。白起作战有克敌制胜的本领,却愧无尹商的仁德,这里就是他自勿g 的地方,岂不可悲!渭水又往东北流经渭城南边,文颖以为就是旧时的咸阳,是秦孝公所居住的离宫。献公建都栋阳,天上纷纷落下金子。周太史檐去见献公,说:从前周与秦国由合而分,分后五百年又合,合后七十年才出霸王。到孝公建咸阳,筑冀网,才迁都到这里来。所以《 西京赋》 说:秦的居处在北方,就是咸阳。太史公说:长安,就是旧时的咸阳。汉高帝改名为新城,武帝元鼎三年(前114 ) ,另建渭城,城在长安西北渭水的北岸,就是王莽的京城。渭城开始时隶属扶风,以后并入长安。渭水南边有忱水注入。汰水上流在樊川承接皇子破,那地方就是杜县的樊乡。汉高祖到了栋阳,因将军樊啥以水淹废丘城功劳最为卓著,就以此乡赐给他作食邑。沈水往西北流经杜县的杜京西边;往西北流经杜伯墓南。杜伯和他的朋友左儒在宣王朝中做官,左儒无罪被杀,杜伯也为他而死,最后向宣王报了仇。所以成公子安《 五言诗》 说:谁谓鬼无知?杜伯射宣王。汰水又往西北流经下杜城,就是杜伯国。沈水又往西北流,与旧渠相汇合。旧渠有两条水,上流承接交水,在高阳原汇合,往北流经河池酸东边,往北注入沈水:沈水又北流,与昆明故池汇合,又往北流经秦通六基东边,又往北流经竭水破东边,又往北流,接纳了破水。破水上流承接该破,往东北流,注入沈水。汰水又往北流经长安城,西流与昆明池水汇合。池水上流在昆明台承接昆明池,从前王仲都就住在昆明台_胜。桓谭《 新论》 提到元帝患病,征求天下方士,于是汉中送来道士王仲都。元帝下诏间他有什么本领,答道:能经得起冷热。于是在严冬极冷的日子,叫他赤膊坐在马车上,在上林昆明池上环绕结冰的池水奔驰。驾车人穿着厚厚的狐皮衣还冷得发抖,只有王仲都一人却面不改色,躺在池台上若无其事似的。夏天酷热的日子,叫他坐在太阳底下晒,四面围上十只火炉,他也不说热,而且身上不出汗。池水往北流经部京东边,秦阿房宫西边,《 史记》 说: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 )因咸阳人多,先王的宫殿小,于是在渭南建筑朝宫,也叫阿城。秦始皇先修建了前殿阿房宫,殿上可坐一万人,殿下可以竖立五丈高的旗。四周绕以阁道,从殿里一直通到南山;在山巅建阀,从阿房宫修建复道跨过渭水,与咸阳相连;以咸阳象征天极,阁道则表示跨过天汉,通到营室星。《 关中记》 说:阿房殿在长安西南二十里,东西长一千步,南北宽三百步,庭中可容十万人。昆明池水又转向阿房宫北面流过,往东北流注入竭水破。破水从北面流出,经汉武帝建章宫东,在凤阀南边往东注入沈水。汰水又往北流经凤网东边。《 三辅黄图》 说:建章宫,汉武帝建,周围二十余里,宫内有成千上万的门窗。东边是凤网,高七丈五尺,俗名贞女楼,其实不是。《 汉武帝故事》 说:阀高二十丈。《 关中记》 说:建章宫圆形的门网,面对北道,上面有金凤,高丈余,所以叫凤网。繁钦《 建章凤阀赋》 说:秦汉时的规模,已荡然无存了,只有建章宫的凤网,还独自屹立着,虽然不是宫外张贴告示的象魏的规制,但也可算是一代伟大的楼观了。谊水又北流,分为两条:一条往东北流,一条往北流经神明台东边。《 傅子 宫室》 说:皇上在建章宫中筑了神明台、井干楼,高度都有五十余丈,上面都建了悬阁,下面有车路相通。《 三辅黄图》 说:神明台在建章宫里面,台上有九个房间,现在人们称为九子台,其实不是。沈水又流经渐台东。《 汉武帝故事》 说:建章宫北有太掖池,池中有渐台,高三十丈。渐,是浸的意思,就是就被池水所浸;还有丫个说法,以为渐是星名。南有璧门三层,高三十余丈;中殿十二间,台阶都用玉砌成。铸了铜凤一只,高五丈,以黄金作为装饰;楼屋上方的椽头上贴着玉璧,因此叫璧玉门。汰水又往北流,注入渭水。汰水又名濡水,所以吕忱说:濡水发源王杜陵县。《 汉书音义》 说:濡是水声,并不是水名。此水又叫高都水。前汉末年,王氏五侯大规模开池建宅,把汰水引入长安城。所以老百姓的歌谣道:五侯开始兴起,曲阳最为盛富。毁堤毁去高都,水流连结五杜。筑成土山、渐台,象征西方白虎。说的就是这条水。

  又往东流过长安县北边,

  渭水东流,分成两条。《 广雅》 说:从渭水分出的支流就是汞水,正像河有雍水一样。这条水渠往东北流经魏雍州刺史郭淮碑南边,又往东南流,汇合了一条水,流经两座石人的北面。秦始皇造桥时,千斤椎太重,拿都拿不动,因而用石块雕刻成大力士孟贵等人像,向他们致祭,这样,千斤椎才拿得动了。水又往东流经阳侯祠北边,水涨时就要去祭祀。这位水神能掀起大浪,所以与河伯一起享祭。但后世人们却错当成是邓艾祠,真是可悲!谗人得志,世道沦亡,忠良就要受害了!水又东流,注入渭水。水上有桥,称为渭桥,秦时所建,也叫便门桥。秦始皇在渭水南北都建了离宫,以象征天宫,所以《 三辅黄图》 说:渭水穿过都城,象征天汉;跨河建桥通往南岸,以仿牵牛星。南岸有长乐宫,北岸有咸阳宫,为使两宫间可以相通,因此建造了这座桥。桥宽六丈,南北三百八十步,桥上建屋六十八间,有柱七百五十根,有梁一百二十二爷。桥的南北两头有堤,立石柱。柱南由京兆尹主管,柱北由左冯诩主管;设有令承等官,各带役徒一千五百人。桥的北端,在水中堆垒石块,所以石柱桥。旧时有忖留神像。此神曾和鲁班谈话,鲁班叫他出来。忖留说:我的相貌很丑陋,你善于描画人物容貌,我不能出来。鲁班于是拱手作揖,对他说:请你把头露出来和我相见吧。于是忖留露出头来,鲁班就以脚画地。忖留觉察到了,就重新没入水中。所以他的像是放在水上的,只有背部以上露出水面。后来董卓入关,烧掉这座桥梁;魏武帝重修,桥宽三丈六尺。忖留的像,因曹公骑马时看到吃了一惊,又命令把它拿掉。《 燕丹子》 说:燕太子丹留秦作人质,秦王待他无礼,就要求回国。秦王造了一座装了机关的桥,想用来谋害他,但在太子丹过桥时,机关却没有触发。还有一种说法,说是两龙相交,抬起他的车子,所以机关不发。但现在已弄不清原来的地点了。渭水又东流,与沈水支流汇合。这条支流上流承接沈水,往东北流经邓艾祠南边,又东流分成二条。一条往东流入逍遥园,注入藕池。池中有高台和楼阁,水上盖满碧荷,荷花和莲实可供玩赏。另一条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经长安城北边。长安城于汉惠帝元年(前194 )开始修筑,六年(前189 )建成,这就是咸阳城。秦时的离宫是没有城的,所以给它造城。王莽改名为常安。长安城有十二座城门。从东边出城,北端第一门原名宣平门,王莽改名春王门、正月亭,又名东都门;外城城门也叫东都门,就是逢萌挂冠弃官而去的地方。第二门原名清明门,又叫凯门,王莽改名为宣德门、布恩亭;内有藉田仓,又称藉田门。第三叮原名霸城门,王莽改名为仁寿门、无疆亭;人们看到城门是青色的,又叫青城门,或名青绮门,又叫青门。旧时门外出产好瓜。从前广陵人邵平是秦时的东陵侯,秦亡后做了平民百姓,在这座城门外种瓜,瓜很甜美,所以人们称为东陵瓜。阮籍《 咏怀诗》 说:从前听说有东陵瓜,就在青门外近畔。瓜田一畦接着一畦,大瓜小瓜相连成串。诗里说的就是此门。从南边出城,东端第一门原名覆盎门,王莽改名为永清门、长茂亭。此门以南有下杜城。应劭说:下杜城就是旧时杜陵的下聚落,所以叫下杜门,又叫端门,北与长乐宫相望。第二门原名安门,又称鼎路门,王莽改名为光礼门、显乐亭,北对武库。第三门原名平门,又叫便门,王莽改名为信平门、诚正亭。又叫西安门,北与未央宫相望。从西边出城,南端第一门原名章门 ,王莽改名为万秋门、亿年亭,_又叫光华门。第二门原名直门,王莽改名直道门、端路亭,就是旧时的龙楼门。张宴说:门楼上有铜龙。《 三辅黄图》 说:这是长安西出第二门,说的就是此门。第三门原名西城门,又叫雍门.王莽改名为章义门、著义亭。水从城北流入,有函里,人们称为函里门,又叫侠门。从北边出城,西端第一门原名横门,王莽改名霸都门、左幽亭。横,如淳说:音光,所以叫光门。外城有都门、棘门。徐广说:棘门在渭北。孟康说;在长安北,是秦时的宫门。如淳说:《 三辅黄图》 称,棘门在横门外。按《 汉书》 ,徐厉曾驻军于此,以防匈奴。又有通门、亥门。第二门原名厨门,又叫朝门,王莽改名为建子门、广世亭,又叫高门。苏林说:高门是长安城北门。门内有长安厨官在东边,所以叫厨门。如淳说:现在叫广门。第三门原名杜门,又日L !利城门,王莽改名为进和门、临水亭。城门外有客舍,所以人们称为客舍门,又叫洛门。所有这些城门都有通衙大道四通八达,每座大开的城门各有三条大路穿过。修建大路时以大铁锤夯土,两边种植林木。左边出门,右边进门,往来有一定的路径;行人出入,有上行道和下行道的分别。汉成帝做太子时,元帝曾有急事要他速去,太子出龙楼门,不敢横穿御道,就一直往西到直城门才得过去。他这么久才到、皇上心里觉得奇怪,间他是什么缘故。太子把情况讲给他听,皇上很高兴,于是下了诏令,特许太子可以横穿御道。渭水往东流,与昆明旧渠汇合。旧渠上流承接昆明池东口,往东流经河池破北― 也叫女观破,又往东流,与沈水汇合,此渠又叫嘈渠。渠水又往东流经长安县南边,往东流经明堂南边。明堂就是从前引水围绕最高学府辟雍处,地址在鼎路门东南七里。辟雍的规范建筑形式上圆下方,内有九宫十二堂,四向有五个房间。堂北三百步,有观察天象的灵台,是汉平帝元始四年(4 )所建。水渠南岸有汉时原来祭天的圆丘,成帝建始二年(前31 ) ,废除了雍五峙,才开始在长安南郊祭祀皇天上帝。应肋说:天郊在长安南面,就是这个圆丘。旧渠北有白亭、博望苑,是汉武帝为太子而建的,依他的爱好,让他在那里可与宾客交游。太子弄巫术害人一案被揭发后,砍开杜门向东出逃,史良娣被杀,葬开苑北,宣帝称为庚园;又因有戏子千人在思后的园庙里作乐,所以又叫千乡。旧渠又东流,接着北转流经青门外,与沈水的支渠汇合。支渠上流在章门西承按汰水,渠道引水入城,东边是仓池。池在未央宫西,池中有渐台,汉兵兴起后,王莽死于此台。渠水又往东流经未央宫北边。高祖在关东时,命令萧何去兴建未央宫,萧何就开辟龙首山来营建这座宫殿。山长六十余里,山头俯临渭水,山尾伸到樊川;山头高二十丈,山尾渐低,高五六丈;土壤呈红色,很坚硬。传说从前有黑龙从南山出来,去饮渭水,所经过的路线依山而形成痕迹。建宫依山为基,门阀也不须再筑台址,就已高出长安城之上了。北有玄武阀,就是北网。东有苍龙网,网内有阎阖、止车诸门。未央殿东有宣室、玉堂、麒麟、含章、白虎、凤凰、朱雀、鹤莺、昭阳诸殿,天禄、石渠、麒麟三阁。未央宫以北,就是桂宫,周围十余里,里面有明光殿、走狗台、柏梁台,从前有复道相通。所以张衡《 西京赋》 说:后宫之外,漫长的阁道弯弯曲曲,通往长乐宫和明光殿,往北通到桂宫。旧渠在二宫之间流过,称为明渠。又东经武库北,从前擂里子葬在这里。槽里子名疾,是秦惠王的异母弟,为人滑稽而富于智谋,秦人称他为智囊。他葬在昭王庙西边,即渭南阴乡的搏里,所以民间称他为擂里子。他曾说:我百年之后,在我坟墓西边会夹建起天子的宫殿。赢疾死于昭王七年(前300 ) , 葬于渭南章台东边。到了汉时,长乐宫在他墓东,未央宫在他墓西相继修建起来,武库则正对着他的坟墓。秦人谚语说:力气要数任鄙,智慧要数得里。明渠又往东流经汉高祖长乐宫北边,就是原来秦时的长乐宫。此宫周围二十里,殿前排列着铜人,殿西有长信、长秋、永寿、永昌诸殿;宫殿泊匕有池,池北有层台,民间称此池为酒池,实则不是。旧渠北面有楼,立着汉京兆司马文预碑。旧渠又东流出城,分为两条,就是《 汉书》 所说的王渠。苏林说:王渠就是官渠,正如现在所说的御沟。晋灼说:王渠是渠名,在城东覆盎门处。一条流经杨桥下-一就是青门桥,傍着城边往北流经邓艾祠西边,往北注入渭水,现在已经无水了;另一条向右边注入昆明旧渠,往东流经奉明县广城乡的廉明苑南边。史皇孙及王夫人葬在城北,宣帝把他们迁葬到苑南,经占卜选为修建悼园的地址,迁了一千六百家民户进来,以补充人口,并设置奉明县以照管两座墓园。墓园在东都门。昌邑王贺自霸驾驭着皇帝的车驾,郎中令龚遂陪乘,到广明东都门,就是此门。旧渠往东北流经汉太尉夏侯婴墓西边。夏侯婴殡葬那天,驾枢车的马悲鸣,轻车不能前进。地下掘出石榔,铭文说:唉!让滕公就住在这间房子里吧!于是就在这里安葬。墓在城东八里,饮马桥以南四里,所以当时人称为马家。旧渠又北流,分成两条:一条往东流经虎圈南边,往东注入霸水;一条往北流与渭水汇合,现在已经无水了。

  又往东流过翎陵县北边,翎水从县城西北流来注人。

  一霸,是水上地名,这条水古时叫滋水。秦穆公称霸于世时,把滋水改名为霸水,以显耀他称霸的功业。霸水发源于蓝田县的蓝田谷,就是以多玉而闻名的地方。西北有铜谷水,稍东有惘谷水,‘二水汇合后西流,又往西注入坚水。堡水又往西流经晓关,往北流经晓柳城,东西有两城并峙,魏在城内部署了青坚军,所以人们又称为青堡城。秦二世三年(前207 ) ,汉高祖从武关进来攻秦,赵高派遣大将在晓关抵抗。《 土地记》 说:蓝田县南有晓关,地名晓柳,有道路通荆州。《 晋地道记》 说:关在上洛县西北。堡水又往西北流,注入霸水。霸水又往北流经蓝田川,流过蓝田县东边。按《 竹书纪年》 梁惠成王三年(前367 ) ,秦子向赐名为蓝君,蓝田就是子向旧时的食邑。蓝田川有汉临江王刘荣墓。景帝因他有罪征召他,临行时在江陵北门饯别,车轴忽然断了,父老们哭泣道:我们的大王不会回来了!刘荣一到,中尉邪都就严厉地把他斥责了一顿,他年纪轻,胆子小,心里害怕,就自杀了,葬在这里。葬后有几万只燕子衔泥放在坟上,百姓都很怜悯他。霸水又在左边汇合了沪水,流经白鹿原东边,与霸川西岸相邻近,就是旧时的芷阳。按《 史记》 ,秦襄王葬在芷阳,称为霸上;汉文帝葬在这里,称为霸陵,在长安东三十里。陵上有四条排水道用以排水。所以王仲宣赋诗道:往南登上霸陵的高冈,回头遥望着长安。汉文帝曾想从霸陵上向西跑下陡坡,袁盎在这里勒住车驾的缪绳。文帝说:将军胆子也太小了!袁盎说:我听说,家有千金的人,不在堂前的檐下安坐,家有百金的人,不倚着楼殿的栏干站立,圣人是不会去冒险的。现在从这里下坡,难保不出事故,假使马惊车覆,怎么对得起高祖呢?于是文帝才作罢。霸水又北流,有长水注入。长水发源于杜县的白鹿原,水往西北流,称为荆溪;又往西北流,左边汇合了狗枷川水。狗枷川水有两个源头,西川上流承接魄山的研梁谷,稍东,有苦谷,两条水汇合后,往东北流经风凉原西边。《 关中图》 说:丽山以西,一片平川中有个山丘,名叫风凉原,位于瑰山北面,是雍州的福地。这里说的就是这片高地。此水沿着溪边北流,原上有汉武帝祠。水在右边汇合东川。东川发源于南山石门谷,稍东有孟谷,稍东有大谷,稍乐有雀谷,稍东有土门谷― 这五条水北流出谷,往西北流经风凉原东边,又北流与西川汇合。风凉原是二水的汇流处,汇合后又往北乱流,经过宣帝许后陵东北。许后陵离杜陵十里,水流到这里名为狗枷川;川东又名白鹿原,上有狗枷堡。《 三秦记》 说:丽山西有白鹿原,原上有狗枷堡。秦襄公时,有大狗来到这里,下面有贼,狗就向他狂吠,一堡赖以平安,所以川也因而得名了。川水又往北流经杜陵东边。元帝初元元年(前48 ) ,把宣帝葬在杜陵,北距长安五十里。杜陵西北有杜县老城,秦武公十一年(前687 )设县,汉宣帝元康元年(前65 ) ,把杜东原上作为初陵,于是把杜县改名为杜陵,就是王莽的饶安。狗枷川水又北流注入荆溪,荆溪水又往北流入霸县,有温泉注入。温泉水自原下流出,注入荆溪水后,就乱流注入霸水,俗称沪水是搞错了。《 史记音义》 ,文帝出安门,《 注》 说:在霸陵县。说:霸水、沪水,就是长水就是《 郡国志》 所说的长门亭。虽然没有列入祭祀的典籍之内,但因离秦汉都城咸阳很近,径、渭、长水也都受到可与大川相比的祭祀。从前文帝途中在霸陵休息,向北站在高岸边,指着去新丰的路告诉慎夫人说:这就是去邯郸的路。于是叫慎夫人鼓瑟,文帝亲自伴着乐曲歌唱,心里很感凄枪悲凉。他环顾着群臣说:以北山石做棺榔,用经麻棉絮浸了陈漆塞入缝间,难道撬得开吗?张释之说:如果墓内藏有人们所想的东西,即使把整座南山封得严严的,也还是有缝隙的;如果没有人们所想的东西,即使没有石棺,又愁什么呢丁文帝说:说得不错,就封他当廷尉。韦昭说:高岸两边夹水,叫厕;现在这片高地就夹在两水之间。霸水又北流,汇合了两条川流,又北流,旧渠从右边流出。霸水又往北流经王莽九庙南边。王莽地皇元年(20 ) ,广泛征集天下工匠,把西苑、建章等十余处宫馆拆毁,拿拆下的木材砖瓦来建造九庙,下吏百姓都要纳人头税,用捐献来的钱谷,以资助建成九庙。庙殿都是双层的,上古始祖的祠庙,东西南北各四十丈,高十七丈,其余的祠庙减半;做了铜的斗拱,用金银雕花装饰,把百工绝顶精巧的技艺全都使上了。截高补低,工程费用高达数百万,民佚死者以万计。霸水又往北流经积道。积道在长安东十三里,王莽的九庙在积道的南边。汉朝有白蛾成群而飞,从东都门飞过积道。吕后在霸上攘灾祈福,回来时看见一只青灰色的狗,扑上来用爪子抓她的胳肢窝。水上有桥,称为霸桥。地皇三年(22 ) ,霸桥遭火灾,东头先起火,兵卒数千人用水来浇,都不能扑灭;火从早晨烧起,到晚间整座桥都烧光了。王莽讨厌这场火灾,就下了一纸诏书说;甲午那天大火焚毁霸桥,乙未那天就是立春之日。我以神明的圣祖黄帝和虞舜后裔的身份受命作天子,到地皇四年(23 )已有十五年了。正好在三年冬尽的时日,毁去这座不正的桥梁,正是要振兴新朝,促进统一长存之道,就将霸桥改名为长存桥。霸水又北流,左边接纳了潜渠,水流穿过霸水,从右边流出。往东流经霸城北边,又往东流经子楚陵北边。皇甫谧说:秦庄王葬于芷阳的丽山。京兆东南的霸陵山,刘向说:庄王因山的名气大,就在那里筑墓。《 战国策》 说:庄王字异人,改名子楚,所以世人至今还称为子楚陵。又往东流经新丰县,在右边汇合了旧渠。旧渠上流承接霸水,往东北流经霸城县旧城南边。霸城县就是汉文帝的霸陵县,王莽改名为水章。魏明帝景初元年(2 37 ) ,想把长安的铜人搬过来,但因铜人太重,无法搬运,只得留在霸城以南。有人看见蓟子训和父老一起在抚摩铜人,说:我正好看到铸造铜人,算起来已近五百年了旧渠又往东北流经刘更始墓西面。更始帝于二年(24 )被赤眉所杀,前侍中刘恭乘夜去把他的尸体运回掩埋了,光武派遣司徒邓禹把他安葬于霸陵县。更始帝的尚书仆射、行大将军事鲍永,受命把军队结集在河东,听说更始帝已死,就投向世祖,一再升官,当上司隶校尉。他巡察京瓷时经过更始帝墓,就一 马拜哭,吊悼完毕,方才离去。光武帝去问公卿,大中大夫张湛说:仁爱的人不遗弃旧友,忠贞的人不忘记君主,这是德行崇高的人啊!于是光武帝心中的疑虑才消除了。又往东北流经新丰县,又向右流汇合了嘈渠,此渠是汉大司农郑当时所开。他因渭水难以运粮,就叫齐国的水利专家徐伯调派兵丁开渠,把渭水引进来。渠道从昆明池起,南边沿着山脚,往东通到大河,既有助于耕作,又可以运粮,利处很多,但现在已经无水了。霸水又往北流经秦虎圈东边。《 列士传》 :秦昭王约魏王会见,魏王不去,只派朱亥送了一对璧给他。秦王大怒,把朱亥关到虎栏里去。朱亥对着老虎怒目圆睁,眼角都睁裂了,血滴溅到老虎身上,老虎怕得动也不敢动,就是在这地方。霸水又往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与成国旧渠汇合。这条渠道是魏尚书左仆射卫臻征蜀时所开,号为成国渠,用以引水灌溉田亩。渠道上流在陈仓以东承接沂水,往东流经郡、武功、槐里县以北,渠左有安定梁严墓,现在还有碑褐存在。水又往东流经汉武帝茂陵南边,就是从前槐里的茂乡。应肋说:武帝亲自在长安西北八十余里建陵。

  《 汉武帝故事》 说:武帝死后,显灵对陵令薛平说:我虽已失势,但到底还是你的君主,怎么可以让下吏兵卒之辈到我陵上来磨刀剑呢?从今以后,你要禁止他们。薛平叩头请罪,武帝忽然不见了。他去查问,果然陵墓旁边有一块方石,可以当磨石用,下吏兵卒常常偷偷地在那里磨刀剑。霍光想把那些人杀了,张安世说;神道之事幽渺难知,不宜作为执法的依据。于是才作罢。所以阮公《 咏怀诗》 说:片刻间就失去权势,让人们带剑走上我坟墓。陵墓西边偏北一里,就是李夫人墓,有三层,人们叫英陵。李夫人兄李延年懂音律,尤其善于歌舞,武帝很喜欢他;每当制作了新曲,听众无不受到感动。他常常在侍候武帝时跳舞,唱道:北方有一位美人,有举世无双绝色。看一眼会毁一座城,再一眼就亡一个国。难道你不知道毁城又亡国,绝世美人难再得!皇上说:世界上难道会有这样的人吗?平阳主说:有,就是李延年的妹妹。武帝召她进宫,‘见她艳丽迷人,善于歌舞,大为宠爱,但她不幸早死;武帝怜悯她,就以皇后之礼安葬她。武帝心里悲伤,时时刻刻思念着她,并作诗悼亡。旧渠往东流经茂陵县老城南边,茂陵县于武帝建元二年(前139 )设置。《 地理志》 说:宣帝设置为县,就是王莽的宣成。旧渠又往东流经龙泉北边,现在人们称为温泉,其实不对。渠北旧堤北边,就是龙渊庙。如淳说:《 三辅黄图》 有龙渊宫,现在长安城西有龙渊庙所在的地点,就是龙渊宫的遗址。旧渠又往东流经姜原以北,渠北有汉昭帝陵墓,东南距长安七十里。又往东流经平陵县老城南边。《 地理志》 说:平陵县是昭帝所置,就是王莽的广利。旧渠南有窦氏泉,北有徘徊庙。又往东流经汉大将军魏其侯窦婴墓南边;又往东流经成帝延陵南边。延陵东北五里,就是平帝康陵所在的山坡。旧渠又往东流经渭障南边。元帝永光四年(前40 ) ,以渭城寿陵亭原上作为初陵,下诏不设共城。又往东流经哀帝义陵南边;又往东流经惠帝安陵南边,陵北有安陵县旧城。《 地理志》 说:安陵县,惠帝置,就是王莽的嘉平。渠旁有杜邮亭。又往东流经渭城北边。《 地理志》 说:县里有兰池宫。秦始皇微服出行,在兰池遇到强盗,但现在已不知道在哪里了。又往东流经长陵南边,也叫长山。秦时称皇帝坟墓为山,汉时称陵,所以通称山陵。《 风俗通》 说:陵是天然生成的,现在王公坟墓称为陵。《 春秋左传》 说:南陵,是夏帝皋的坟墓。《 春秋说题辞》 说:丘,就是墓;家,就是肿,就是隆起的坟,依山罗列,分出尊卑的名分。旧渠又往东流经汉承相周勃墓南边,墓北又有周亚夫墓。旧渠东南称为周氏曲。又往东南流经汉景帝阳陵南边;又往东南流,注入渭水,现在已经无水了。渭水又往东流经霸城县北边,与高陵水为分界;水南有定陶恭王庙、傅太后陵。元帝死后,傅昭仪随恭王返回封国,称为定陶太后。十年后恭王死了,他的儿子嗣位为王,后来被征召为太子。太子即帝位后,参照宣帝父悼皇的先例,在京师建立恭王宗庙。元寿元年(前2 ) , 傅后死,合葬于渭陵。据潘岳《 关中记》 ,汉代皇帝皇后同墓地,就是合葬,但不共陵,诸侯也都援此例。恭王庙在霸城西北,庙的西北面就是傅太后陵。傅太后不与元帝同葬一墓,称渭陵,并不是说元帝陵,因在渭水以南,所以叫渭陵。太后陵与元帝陵平级,这是说高度都是十二丈。王莽上书拆毁傅太后墓,坟墓崩塌,压死数百人;开棺时臭气远扬,几里以外都能闻到。在位的公卿都迎合王莽的心意,送来钱币嫌帛,并派了子弟、诸生、四夷共十余万人,手持掘坟工具,帮助将作大匠去掘傅后墓,连掘二十天方才掘平,在周围种植荆棘,作为天下的戒鉴。现在那里泥土准得还很高,人们称为增埠,又叫增阜,民间又说是成帝初陵处,这些也弄不清楚。渭水又流经平阿侯王谭墓北,墓旁有碑,径水从左边注入。渭水又往东流经彰县西边,这是从陇西郡的彰县迁徙过来的。渭水又往东流,到了白渠枝口;又往东流,与五丈渠汇合。渠水发源于云阳县石门山,称为清水,往东南流经黄荻山西又往南流到投栩县,经平原往南流,称为清水口。水往东南流,穿过郑渠;又往东南流入高陵县,流经黄白城西― 旧时的曲梁宫就在这里― 往南穿过白渠,转弯往东流,称为曲梁水。又往东南流经高陵县老城北边,往东南穿过白渠读,又往东南流入万年县,称为五丈渠。又流经藕原东边,往东南流,注入渭水。渭水右边流经新丰县老城以北,东流与鱼池汇合。鱼池水发源于丽山东北,原来引水北流,后来秦始皇葬在山北,水到这里就绕弯前进,东流北转。秦始皇造陵时在那里取土,挖成很深的洼地,于是积水成池,称为鱼池。池在秦皇陵东北五里,周围四里,池水往西北流经秦始皇墓北。秦始皇大搞厚葬,在丽戎之山― 又名蓝田― 营建墓地。山北多金,山南多玉,秦始皇贪它的美名,因而葬在这里。他劈山凿石,在墓穴下面堵死三条地下水,用铜铸造棺榔;墓地周围三十余里,墓室上面画了天文星宿的图象,下面用水银模拟天下的四读、百川,五岳、九州,地理形势无不具备。墓内还置宫观百官,堆满奇器珍宝。又令工匠制作装置了机关的弩,有人入内行近,就发弩射死他。墓内用人鱼膏作灯烛,取其能久燃不灭。后宫没有生过儿子的妃殡,殉葬的极多。坟高五丈,周围五里余,筑陵动用了七十万人,接连好几年方才告成。但周章百万大军却已打到陵下了,于是派章邯率领筑陵役夫去抵抗,却约束不住这批人。项羽入关,掘开陵墓,用三十万人搬运墓内葬品,接连三十日还搬不完。关东盗贼熔化铜棺来取铜,牧人寻羊放火烧陵,大火延烧了九十日不能扑灭。陵墓北面与鸿门遥遥相对,相距十里。池水又往西北流,西南面有温泉,人们用以治病。《 三秦记》 说:丽山西北有温泉,致祭之后才可入水,不祭就会烫烂皮肉。民间传说称:秦始皇与神女同游,不听她的话,神女唾他,使他生疮;于是秦始皇向她谢罪,神女就为他变出温泉,因而后人就用它来洗疮。张衡《 温泉赋 序》 说:我经过丽山,参观了温泉,沐浴于神井,赞美这广大福泽遍施于人,于是为温泉作赋。这温泉,是不会烫坏人的身体了。池水又流经鸿门西面,又流经新丰县旧城东面,这里从前是丽戎的地区。高祖在关中称王,太上皇想回东方去,所以仿照故乡的风貌,来建造这座新城,建立土地庙,种植松树、榆树,使街道庭院,看来就和家乡一模一样;又把一部分丰县民众迁过来,补充城内人口,所以名为新丰。汉灵帝建宁三年(170 ) ,改为都乡,封给段顺,立为侯国。以后设立阴架城。水沿城边北流,人们称为阴架水;又往北穿过嘈渠,往北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经鸿门北边,这是旧时北下大道所经山坡缺口的地名,右边有鸿亭。《 汉书》 载,高祖将见项羽。《 楚汉春秋》 说:项羽在鸿门,亚父说:我叫人望沛公,他头上有一股气直冲天庭,五彩错杂相间,有的像龙,有的像云,这不是做臣子者的气,还是先杀了他好。高祖去会见项羽,范增向项羽使了个眼色,但项羽没有理会他。樊啥带了盾推开门卫闯了进来,在这里吃猪肘子,项羽夸他豪壮。《 郡国志》 说:新丰县东有鸿门亭。郭缘生《 述征记》 说:有人说霸城南门叫鸿门。项羽将利用与高祖的会见来加害他,但项羽心肠软,下不了决心;范增为他策划,却未被采纳,项伯终于护卫高祖,使他得免于难。高祖到了霸上后,就封为汉王。按《 汉书注》 ,鸿门在新丰东十七里,那么离霸上就应有一首里了。按《 史记》 ,项伯乘夜骑马去告诉张良,张良带他去见高祖,仍让他连夜回去。推究其间的里程,不可能这么远。现在父老相传,鸿门在霸城南门外数十里,从情理上是说得通的。郭缘生写这篇记虽然遍读《 史记》 、《 汉书》 ,但叙述一路所见,却可说读书不用脑子。现在新丰县老城东三里有一道山坡,长二里余,把它掘开以通道路,南北大开,有如门户,称为鸿门。孟康说:鸿门在新丰东十七里,但事实上却没有;大概他是指县治而言,不是说新丰城。从新丰老城西到霸城是五十里。霸城西十里是霸水,西二十里则是长安城。应肋说:霸,是水上地名,在长安东二十里,就是霸城。高祖过去屯兵的地方,东距新丰既然很远,项伯又怎能连夜与张良同见高祖呢?依此推断,可知缘生此记的谬误了。渭水又东流,有石川水南流注入。渭水又东流,有戏水注入。戏水发源于丽山冯公谷,往东北流,又往北流经丽戎城东。《 春秋》 :献公五年(前672 )伐丽戎,就在此城得到丽姬。丽戎是男爵一级的封国,姓姬,就是秦时的丽邑。戏水又北流,右边汇集了三条溪水,流经鸿门东边,又往北流经戏亭东边。应劭说:戏,是弘农湖县的西部边界。但这里和湖县隔了好几个县,不可能是湖县的西部。苏林说:戏是城名,在新丰东南四十里,孟康说:戏是水名,就是现在的戏亭水。从前周幽王想取悦褒姐,褒似不笑,幽王就敲起鼓,点起烽火来征召诸侯。‘诸侯都来了,但并没有敌人打进来,褒姐这才笑起来,幽王也非常高兴。后来犬戎真的来了,幽王又点起烽火征召诸侯,诸侯都不来,幽王就在戏水上打了败仗,在丽山以北被杀。所以《 国语》 说:幽王灭亡。汉成帝建始二年(前31 ) ,兴建延陵作为初陵,以为不吉,又在霸曲亭南改建。鸿嘉元年(前20 ) ,在新丰戏乡立昌陵县,以照管初陵。永始元年(前16 ) ,下诏说:昌陵地势低洼,地处偏远,环境恶劣,不可作为帝天安眠地方,着即停止建设工程,撤回官民,并把将作大匠解万年贬滴到墩煌。《 关中记》 说:昌陵在霸城东二十里,筑陵时要从东山运土,按运费计算,运到的泥土与稻谷等价,耗资巨万,接连多年还是建不起来。昌陵就在这地方。戏水又往北流,分为两条,都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有冷水注入。冷水发源于南方的肺浮山,山麓与丽山相连,但山名不同。冷水又往北流,汇合了三条溪流,并成一条,流经阴架、新丰两平原之间,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酋水发源于南方的倒虎山,西流汇集了五条溪水,并成一条,流经秦步高宫以东― 世人称为市丘城,经新丰原东边,往北流经步寿宫西边,又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接纳了西阳水;又往东流,接纳了东阳水;二水都发源于南方的广乡原北境,一同往北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经下卦县老城南边,秦伐郊,把卦戎安置在这里。因为有个上卦,所以称这里为下卦。渭水又往东流,与竹水汇合。竹水发源于南方的竹山,往北流经媚加谷,流过广乡原东边,民间称为大赤水,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东流,就到白渠口。太(大)始二年(前95 ) ,赵国中大夫白公上书建议开渠。引导径水,上端从谷口开始,从郑渠南边流出,名叫白渠。民间歌谣道:在哪里耕田?在池阳谷口。郑国渠在前,白渠开凿在后。民谣说的池阳谷口,就是白渠的起端。渠水往东流经宜春城南边,又往东南流经池阳城北边,有支渠流出。支渠往东南流经藕原下,又往东流经郭县老城北边,往东南注入渭水,现在已经无水了。白渠又东流,有支渠分出,往东南流经高陵县旧城北边。《 地理志》 说:高陵县是左辅都尉治所,就是王莽的千春。《 太康地记》 称为高陆。车频《 秦书》 说:符坚建元十四年(378 ) ,高陆县有人挖井,捉到一只大乌龟,长二尺六寸,背上有八卦古字,符坚用石块砌成水池来养。十六年后龟死,取龟骨来占卜吉凶,名为客龟。大卜佐高鲁梦见客龟说:我将回江南,但机遇不好,以致死于秦。高鲁梦中自己解梦说:龟活到三万六千岁才死,龟死必定是亡国的预兆。符坚在把水被谢玄打得大败,在新城佛塔内自溢而死,前秦于是也亡了。又往东流经栋阳城北。按《 史记》 ,秦献公二年(前383 ) ,在栋阳建城,从雍迁居到那里,十八年(前367 ) ,这里天降金雨。项羽把这里封给司马欣,号为塞王。按《 汉书》 ,高帝攻下关中才建都于此,就是王莽的师亭。后汉建武二年(26 ) ,把这里封给漂骑大将军景丹,立为侯国。景丹谦让,世祖说:做人有了荣华富贵而不回家乡,正如枉穿了漂亮的锦缎在黑夜里行走一样,所以把这桑梓之地封给你。白渠又往东流经秦孝公陵北,又往东南流经居陵城北、莲芍城南,又往东流,注入金氏破,最后往东南注入渭水。所以《 汉书 沟恤志》 说:白渠首端起于谷口,终端流人栋阳,现在此渠也已无水了。

  又往东流过郑县北边,渭水又往东流经峦都城北边,就是旧时的蕃邑,殷契就住在那里。《 世本》 说:契居于蕃。阐胭说:蕃在郑的西边。这样说来,那就是现在的峦城了。民间称为赤城,水叫赤水,都不对。符健入秦,守住此城抵抗杜洪。小赤水就是《 山海经》 的灌水,发源于石脆之山,在孤柏原西面往北流经萧加谷,又往东北流,与禺水汇合。禺水发源于英山,北流与招水相汇合,往西北乱流注入灌水。灌水又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东流,西石桥水发源于南方的马岭山,积石山盘踞于水东,丽山对峙于水西,源泉自山上直通而下,泻为数十条瀑布,山与华山连成一体。水往北流经郑城西边。水上原来有桥,虽然早已坍毁,但遗迹还在。此桥东距郑城十里,所以人们以桥为水名。水往北流,注入渭水,阐驹称为新郑水。渭水又往东流经郑县旧城北边。按《 史记》 ,秦武公十年(前688 )立县,这地方原来是郑桓公姬友的食邑。《 汉书》 薛攒《 注》 说:周从穆王以后就建都于西郑,不可能封给桓公。幽王既已败亡,貌、浍也都被灭不,迁居到那里,建都于郑父之丘的,就是郑桓公。没有封于京兆的说法。我查过司马迁的《 史记》 ,参考过《 春秋》 、《 国语》 、《 世本》 的说法,周宣王二十二年(前806 ) ,封异母弟姬友于郑。此外,《 春秋》 、《 国语》 都说桓公是周的司徒,因王室将乱,和史伯商议策划,把金库里所藏的钱帛货财寄存于貌、浍之间。幽王在戏水被杀,郑桓公也死了。平王东迁,郑武公辅佐王室,灭了貌、浍,兼并了两国的土地。所以周桓公对平王说:我们周室东迁,是依靠着晋、郑的。于是改封给两国。《 左传》 :隐公十一年(前712 ) ,郑伯对公孙获说:我祖先的新都在这里,能与许相争吗?这里是指新郑说的。但班固、应韵、郑玄、皇甫谧、户裴倾、王隐、阐胭等作者,都以为西郑是姬友的初封之地,这些都比薛攒独家的说法来得可靠。不应违背正史而以一些私家的记载为依据。赤眉樊崇在城北设坛,祭祀城阳景王,把右校卒史刘侠卿的放牛娃盆子尊奉为帝。盆子十五岁,披发赤脚,给他准备了红单衣、红头巾、绣花鞋。他看到许多人拜他,害怕得要哭了。于是建王朝,立年号。月余后他乘着白盖小车,与樊崇及随从的尚书一人,向郑而去,北渡渭水,就是这地方。城南山北有五部神庙,朝东南向着华岳;庙前有碑,是后汉光和四年(181 )郑县县令河东裴毕一一字君先-一所立。渭水又东流,与东石桥水汇合。这条水就是从前的沈水,发源于南方的马岭山,往北流经武平城东边。按《 地理志》 ,左冯诩有武城县,就是王莽的桓城。石桥水又流经郑城东边,水上有古石桥。《 述征记》 说郑城东西两边十四里都有石桥,此桥就是其中一座。又往北流经沈阳城北,注入渭水。据《 汉书 地理志》 ,左冯姗有沈阳县― 王莽改名为制昌― 是以水命名的。渭水又东流,有敷水注入。敷水发源于南边石山的敷谷,往北流经告平城东边。据老人们相传,说是武王伐封,在这里祭天,祝告天下太平_,所以城就得了告平的名字,事实如何不大清楚。敷水又往北流经集灵宫西边。《 地理志》 说:华阳县有集灵宫,武帝建,所以张超《 华岳碑》 说:汉武帝仰慕此山神灵,就在山后建宫。敷水又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东流,有粮余水注入。粮余水发源于南方的粮余山北麓,北流注入渭水,俗称宣水。渭水又东流,汇合了黄酸之水,世人称为千渠水,发源于南方的升山,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往东流经平舒城北边,城濒渭水之滨,城墙一半已经崩塌淹水,南边是通衙大道。从前秦始皇将死时,江神驾着素车白马,途经华山之下,把璧送回华阴平舒道,说道:请替我带给镐池君。使者把璧送去,原来是二十八年(前219 )渡江时所沉的璧。平舒城就是江神送璧归还的地方。渭水北岸就是怀德县的边界。城在渭水以北、沙苑以南,就是怀德县旧城。人们称为高阳城,这不对。《 地理志》 说:《 禹贡》 北条荆山在南,山下有荆渠,就是夏禹铸九鼎的地方。王莽改县名为德骥。渭水又往东流经长城北边,有长涧水注入。长涧水发源于南方的太华山,沿着长城东侧北流,注入渭水。据《 史记》 ,秦孝公元年(前361 ) ,楚、魏与秦接界,魏从郑开始,沿着洛水之滨修筑长城。

  又往东流过华阴县北边,

  洛水流入华阴县,阐胭以为是漆沮之水。《 曹瞒传》 说:曹操.与马超隔着渭水,每次渡渭水,就受到马超骑兵的冲击。那地方多沙,不能筑城。娄子伯说:现在天气很冷,可以堆沙浇水造城,一夜之间就可以筑成了。于是曹操做了许多绢袋来堵水,夜里汲水造城,到了天明,城就在水边赫然耸立起来了。渭水流经华阴县老城北边,这就是《 春秋》 的阴晋。秦惠文王五年(前333 ) ,改名宁秦;汉高帝八年(前199 ) ,改名华阴,就是王莽的华坛。县里有华山,《 山海经》 说:山高五千初,好像斧削而成,四面呈方形,远远望去却又像花,西南边有小华山。韩子说:秦昭王叫工匠用钩梯登上华山,用节柏的树心做成博箭,长八尺,棋长八寸。在上面刻道:昭王曾与天神在此博奕。《 神仙传》 说:中山卫叔卿曾乘云车、驾白鹿,去见汉武帝。武帝将把他当差役使用,卫叔卿不发一言就走了。武帝后悔,去寻他的儿子度世,要他把他父亲追回来。度世登上华山,看见他父亲和几人在岩头玩博戏,叫他回去。华山峰峦层沓,秀色映于云霄,所以能蕴藏灵异之气。山上有二泉,向东西两面分流,每逢山雨涝沱,山洪猛涨,瀑布也腾空飞洒,向山下奔泻。山中有汉文帝庙,庙前有石网和几块石碑,其中一块是建安年间(196 -220 )所立;载汉镇远将军段偎重修祠堂;碑文是汉给事黄门侍郎张艇所作,并由张艇亲自书写。文帝又刻了二十余字。这两种题刻都还在,海内享有盛名。又刻了侍中司隶校尉钟舔、弘农太守母丘俭姓名,宽六行,书法酣畅淋漓,匀称优美。太康八年(287 )弘农太守河东卫叔始、华阴县令河东裴仲询大力修筑坛庙,道路两旁都种上翠柏,直通到山北。关于这件事,在永兴元年(304 )华百石所立碑中有所记载。渭水又东流,有沙渠水注入。沙渠水发源于南山,往北流,又往西北流入长城,长城从华山往北直通到河水。《 华岳铭》 说:秦晋争祠,筑城立于祠左。郭著《 述征记》 指证魏造的长城在后面,不可能在这里,这说法却不对。渠水又北流,注入渭水。《 三秦记》 说:长城北有平原,广裹数百里,居民从井里汲水,在窑洞里居住,井深五十尺。渭水又往东流经定城北边。《 西征记》 说:城因平原而建立。《 述征记》 说:定城离渔关三十里,道路两边各有一城。渭水又东流,有泥泉水注入。’泥泉水发源于南山灵谷,北流注入渭水。渭水又东流,汇合了沙渠水,也就是符禺之水,发源于南方的符石。又流经符禺之山,北流注入渭水。

  往东流注人河水。

  入河处就是《 春秋》 中的渭呐。《 左传》 :阂公二年(前“0 ) , 貌公在渭队打败犬戎。服虔说:队,就是纳。杜预说:水的转弯处叫呐。王肃说:纳,就是入。吕忱说:纳是水相互注弃的意思。两水汇合之处,就是船司空的所在地。《 地理志》 说:渭水东流到了船司空,注入河水。服虔说:船司空是县名,有都司空官驻在这里。《 三辅黄图》 有船库官,后来改为县,就是王莽的船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