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经注

卷十五

  洛水出京兆上洛县遭举山,《地理志》曰:洛出冢岭山。《山海经》曰:出上洛西山。又曰:讙举之山,洛水出焉。东与丹水合,水出西北竹山东,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尸水注之,水北发尸山,南流入洛。洛水又东得乳水,水北出良余山,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会于龙余之水,水出蛊尾之山,东流入洛。洛水又东至阳虚山,合玄扈之水。《山海经》曰:洛水东北流,注于玄扈之水是也。又曰自鹿蹄之山以至玄扈之山,凡九山,玄扈亦山名也,而通与讙举,为九山之次焉。故《山海经》曰:此二山者洛间也。是知玄扈之水,出于玄扈之山,盖山水兼受其目矣。其水径于阳虚之下。《山海经》又曰:阳虚之山,临于玄扈之水,是为洛汭也。《河图玉版》曰:仓颌为帝,南巡,登阳虚之山,临于玄扈洛汭之水。灵龟负书,丹甲青文以授之,即于此水也。洛水又东历清他山,东合武里水,水南出武里山,东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门水出焉。《尔雅》所谓洛别为波也。洛水又东,要水入焉,水南出三要山,东北径拒阳城西,而东北流入于洛。洛水又东与获水合,水南出获舆山,俗谓之备水也。东北径获舆川,世名之为舆川,东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径熊耳山北,《禹贡》所谓导洛自熊耳。《博物志》曰:洛出熊耳,盖开其源者是也。东北过卢氏县南,洛水径隖渠关北,隖渠水南出隖渠山,即荀渠山也。其水一源两分,川流半解,一水西北流,屈而东北,入于洛。《山海经》曰:熊耳之山,浮豪之水出焉,西北流注于洛。疑即是水也。荀渠,盖熊耳之殊称,若太行之归山也。故《他说》曰:熊耳之山,地门也,洛水出其间。是亦总名矣。其一水东北径隖渠城西,故关城也。其水东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径卢氏县故城南。《竹书纪年》,晋出公十九年,晋韩龙取卢氏城。王莽之昌富也。有卢氏川水注之,水北出卢氏山,东南流径卢氏城东,东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翼合三川,并出县之南山,东北注洛。《开山图》曰:卢氏山宜五谷,可避水灾,亦通谓之石城山。山在宜阳山西南,千名之山,咸处其内,陵阜原隰,易以度身者也。又有葛蔓谷水,自南山流注洛水。洛水又东径高门城南,即《宋书》所谓后军外兵庞季明入卢氏进达高门木城者也。洛水东与高门水合,水出北山,东南流合洛水枝津,水上承洛水,东北流径石勒城北,又东径高门城北,东入高门水,乱流南注洛。洛水又东,松阳溪水注之,水出松阳山,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径黄亭南,又东合黄亭溪水,水出鹈鹕山。山有二峰,峻极于天,高崖云举,亢石无阶,猿徒丧其捷巧,鼯族谢其轻工,及其长霄昌岭,层霞冠峰,方乃就辨优劣耳,故有大,小鹈鹕之名矣。溪水东南流历亭下,谓之黄亭溪水,又东南入于洛水。洛水又东得荀公溪口,水出南山荀公涧,即庞季明所入荀公谷者也。其水历谷东北流,注于洛水。洛水又东径檀山南,其山四绝孤峙,山上有坞聚,俗谓之檀山坞。义熙中,刘公西入长安,舟师所届,次于洛阳,命参军戴延之与府舍人虞道元即舟溯流,穷览洛川,欲知水军可至之处。延之届此而返,竟不达其源也。洛水又东,库谷水注之,水自宜阳山南。三川并发,合为一溪,东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得鹈鹕水口,水北发鹈鹕涧,东南流入千洛。洛水又径仆谷亭北,左合北水,水出北山,东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侯谷水出南山,北流入于洛。洛水又东径龙骧城北,龙骧将军王镇恶,从刘公西入长安,陆行所由,故城得其名。洛水又东,左合宜阳北山水,水自北溪南流注洛。洛水又东,广由涧水注之,水出南山由溪,北流径龙骧城东,而北流入于洛。洛水又东,右得直谷水,水出南山,北径屯城。西北流注于洛水也。

  又东北过蠡城邑之南,城西有坞水,出北四里山上,原高二十五丈,故邑池县治,南对金门坞,水南五里,旧宜阳县治也。洛水右会金门溪水,水南出金门山,北径金门坞,西北流入于洛。洛水又东合款水,其水二源并发,两川径引,谓之大款水也,合而东南入于洛。洛水又东,黍良谷水入焉,水南出金门山。《开山图》曰:山多重固在韩。建武二年,强弩大将军陈俊转击金门、白马,皆破之,即此也,而东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左合北溪,南流入于洛也。

  又东过阳市邑南,又东北过于父邑之南,大阴谷水南出太阴溪,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合白马溪水,水出宜阳山,涧有大石,厥状似马,故溪涧以物色受名也。溪水东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有昌涧水注之,水出西北宜阳山,而东南流,径宜阳故郡南,旧阳市邑也,故洛阳都典农治,此后改为郡。其水又南注于洛。洛水又东径一合坞南,城在川北原上,高二十丈,南、北、东三箱,天险峭绝,惟筑西面即为固,一合之名,起于是矣。刘曜之将攻河南也,晋将军魏该奔于此,故于父邑也。洛水又东合杜阳涧水,水出西北杜阳溪,东南径一合坞,东与槃谷水合,乱流东南入洛。洛水又东,渠谷水出宜阳县南女几山,东北流径云中坞,左上迢遰层峻,流烟半垂,缨带山阜,故坞受其名。渠谷水又东北入洛水。臧荣绪《晋书》称,孙登尝经宜阳山,作炭人见之与语,登不应,作炭者觉其情神非常,咸共传说。太祖闻之,使阮籍往观,与语,亦不应,籍因大啸,登笑曰:复作向声,又为啸。求与俱出,登不肯,籍因别去。登上峰行且啸,如萧韶笙簧之音,声振山谷。籍怪而问作炭人,作炭人曰:故是向人声。籍更求之,不知所止,推问久之,乃知姓名。余按孙绰之叙《高士传》,言在苏门山,又别作《登传》。孙盛《魏春秋》亦言在苏门山,又不列姓名。阮嗣宗感之,著《大人先生论》,言吾不知其人,既神游自得,不与物交。阮氏尚不能动其英操,复不识何人而能得其姓名。

  又东北过宜阳县南,洛水之北有熊耳山,双峦竞举,状同熊耳,此自别山,不与《禹贡》导洛自熊耳同也。昔汉光武破赤眉樊崇,积甲仗与熊耳平,即是山也。山际有池,池水东南流,水侧有一池,世谓之渑池矣。又东南径宜阳县故城西,谓之西度水,又东南流入于洛。洛水又东径宜阳县故城南。秦武王以甘茂为左丞相,曰:寡人欲通三川、窥周室,死不朽矣。茂请约魏以攻韩,斩首六万,遂拔宜阳城,故韩地也,后乃县之。汉哀帝封息夫躬为侯国,城之西门,赤眉樊崇与盆子及大将等,奉玺绶剑壁处。世祖不即见,明日,陈兵于洛水见盆子等,谓盆子丞相徐宣曰:不悔乎?宣曰:不悔。上叹曰:卿庸中皦皦,铁中铮铮也。洛水又东与厌染之水合,水出县北傅山大陂,山无草木,其水自陂北流,屈而东南注,世谓之五延水。又东南流径宜阳县故城东,东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南,黄中涧水出北阜,二源奇发,总成一川,东流注于洛。洛水又东,禄泉水注之,其水北出近溪。洛水又东,共水入焉,水北出长石之山,山无草木,其西有谷焉,厥名井谷,共水出焉。南流得尹溪口,水出西北尹谷,东南往之,共水又西南与左涧水会,水东出近川,西流注于共水。共水又南与李谷水合,水出西北李溪,东南注蓁水。蓁水发源蓁谷,西南流与李谷水合,而西南流入共水。共水,世谓之石头泉,而南流注于洛。洛水又东,黑涧水南出陆浑西山,历于黑涧,西北入洛。洛水又东,临亭川水注之,水出西北近溪,东南与长涧水会,水出北山南人临亭水,又东南历九曲西,而南入洛水也。

  又东北出散关南,洛水东径九曲南,其地十里,有坂九曲。《穆天子传》所谓天子西征,升于九阿,此是也。洛水又东与豪水会,水出新安县密山,南流历九曲东,而南流入于洛。洛水之侧有石墨山,山石尽黑,可以书疏,故以石墨名山矣。洛水又东,枝渎左出焉。东出关,绝惠水,又径清女冢南,冢在北山上。《耆旧传》云:斯女清贞秀古,迹表来今矣。枝渎又东径周山,上有周灵王冢。《皇览》曰:周灵王葬于河南城西南周山上,盖以王生而神,效谥曰灵。其冢,人祠之不绝。又东北径柏亭南,《皇览》曰周山在柏亭西北,谓斯亭也。又东北径三王陵东北出,三王,或言周景玉、悼王、定王也。魏司徒公崔浩注《西征赋》云:定当为敬,子朝作难,西周政弱人荒,悼、敬二王,与景王俱葬于此,故世以三王名陵。《帝王世纪》曰:景王葬于翟泉,今洛阳太仓中大冢是也。而复传言在此,所未详矣。又悼、敬二王,稽诸史传,复无葬处。今陵东有石碑,录赧王以上世王名号,考之碑记,周墓明矣。枝渎东北历制乡,径河南县王城西,历郊鄏陌。杜预《释地》曰:县西有郏鄏陌,谓此也。枝渎又北入谷,盖经始周启,渎久废不修矣。洛水自枝渎又东出关,惠水右注之,世谓之八关水。戴延之《西征记》谓之八关泽,即《经》所谓散关,鄣自南山,横洛水,北属于河,皆关塞也,即杨仆家僮所筑矣。惠水出白石山之阳。东南流与瞻水合,水东出娄涿之山,而南流入惠水。惠水又东南,谢水北出瞻诸之山;东南流,又有交触之水,北出廆山,南流,俱合惠水。惠水又南流径关城北,二十里者也。其城西阻塞垣,东枕惠水。灵帝中平元年,以河南尹何进为大将军,率五营士屯都亭,置函谷、广城、伊阙、大谷、轘辕、旋门、小平津,盂津等八关,都尉官治此,函谷为之首,在八关之限,故世人总其统目,有八关之名矣。其水又南流入于洛水。《山海经》曰:白石之山惠水出其阳,而南流注于洛。谓是水也。洛水又与虢水会,水出扶猪之山,北流注于洛水。之南,则鹿蹄之山也,世谓之非山。其山阴则峻绝百仞,阳则原阜隆平,甘水发于东麓,北流注于洛水也。

  又东北过河南县南,《周书》称周公将致政,乃作大邑成周于中土,南系于洛水,北因于郏山,以为天下之大凑。《孝经援神契》曰:八方之广,周洛为中,谓之洛邑。《竹书纪年》,晋定公二十年,洛绝于周。魏襄王九年,洛入成周,山水大出。南有甘洛城,《郡国志》所谓甘城也。《地记》曰:洛水东北过五零陪尾,北与涧、瀍合,是二水,东入千金渠,故渎存焉。又东过洛阳县南,伊水从西来往之。

  洛阳,周公所营洛邑也,故《洛浩》曰:我卜瀍水东,亦惟洛食。其城方七百二十丈,南系于洛水,北因于郏山,以为天下之凑。方六百里,因西八百里,为千里。《春秋》昭公三十二年,晋合诸侯大夫戍成周之城,故亦曰成周也。司马迁《自序》云:太史公留滞周南。挚仲治曰:古之周南,今之洛阳,汉高祖始欲都之,感娄敬之言,不日而驾行矣。属光武中兴,宸居洛邑,逮于魏、晋,咸两宅焉。故《魏略》曰:汉火行忌水,故去其水而加佳,魏为土德,土水之牡也,水得上而流,土得水而柔,除佳加水。《长沙耆旧传》云:祝良,字召卿,为洛阳令。岁时亢旱,夭子祈雨不得,良乃曝身阶庭,告诚引罪,自晨至中,紫云水起,甘雨登降。人为歌曰:天久不雨,烝人失所,天王自出,祝令特苦,精符感应,滂沱下雨。则县司及河南尹治,司隶,周官也,汉武帝使领徒隶,董督京畿后,因名司州焉。《地记》曰:洛水东入于中提山间,东流会于伊是也。昔黄帝之时,天大雾三日,帝游洛水之上,见大鱼,杀五牲以蘸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鱼流,始得图书,今《河图视萌篇》是也。昔王子晋好吹凤笙,招延道士,与浮丘同游伊洛之浦,含始又受玉鸡之瑞于此水,亦洛神宓妃之所在也。洛水又东,合水南出半石之山,北径合水坞,而东北流注于公路涧。但世俗音讹,号之曰光禄涧,非也。上有袁木固,四周绝涧,迢递百仞,广四五里,有一水,渊而不流,故溪涧即其名也。合水北与刘水合,水出半石东山,西北流径刘聚,三面临涧,在猴氏西南,周畿内刘子国,故谓之刘涧。其水西北流注于合水,合水又北流注于洛水也。

  又东过偃师县南,洛水东径计素渚,中朝时,百国贡计所顿,故渚得其名。又直偃师故县南,与猴氏分水。又东,休水自南注之,其水导源少室山,西流径穴山南,而北与少室山水合,水出少室北溪,西南流注休水。休水又左会南溪水,水发大穴南山,北流入休水。休水又西南北屈,潜流地下,其故渎北屈出峡,谓之大穴口,北历覆釜堆东,盖以物象受名矣。又东届零星坞,水流潜通,重源又发,侧缑氏原,《开山图》谓之缑氏山也。亦云仙者升焉,言王子晋控鹄斯阜,灵王望而不得近,举手谢而去,其家得遗展,俗亦谓之为抚父堆,堆上有子晋祠。或言在九山非此,世代已远,莫能辨之。刘向《列仙传》云:世有萧管之声焉。休水又径延寿城南,缑氏县治,故滑费,《春秋》滑国所都也。王莽更名中亭,即缑氏城也。城有仙人祠,谓之仙人观。休水又西转北屈,径其城西。水之西南有司空密陵元侯郑袤庙碑,文缺不可复识。又有晋城门校尉昌原恭侯郑仲林碑,晋泰始六年立。休水又北流注于洛水。洛水又东径百谷坞北。戴延之《西征记》曰:坞在川南,因高为坞,高十余丈,刘武王西入长安,舟师所保也。洛水又北,阳渠水注之。《竹书纪年》,晋襄公六年,洛绝于涧。即此处也。洛水又北径偃师城东,东北历中,水南谓之南,亦曰上也。径訾城西,司马彪所谓皆聚也,而水注之,水出北山溪,其水南流,世谓之温泉水。水侧有僵人穴,穴中有僵尸,戴延之《从刘武王西征记》曰:有此尸,尸今犹在。夫物无不化之理,魄无不迁之道,而此尸无神识,事同木偶之状,喻其推移,未若正形之速迁矣。水又东南,于皆城西北东入洛水。故京相璠曰:今巩洛渡北,有谷水东入洛,谓之下。故有上、下之名,亦谓之北,于是有南、北之称矣。

  又有城,盖周大夫肸之旧邑。洛水又东径訾城北,又东,罗水注之,水出方山罗川,西北流,蒲他水注之,水南出蒲陂,西北流合罗水,谓之长罗川。亦曰罗中也,盖肸子罗之宿居,故川得其名耳。罗水又西北,白马溪水注之,水出嵩山北麓,径白马坞东,而北入罗水。西北流,白桐涧水注之,水出嵩麓桐溪,北流径九山东,又北,九山溪水入焉。水出百称山东谷,其山孤峰秀出,嶕峣分立。仲长统曰:昔密有卜成者,身游九山之上,放心不拘之境,谓是山也。山际有九山庙,庙前有碑云:九显灵府君者,太华之元子,阳九列名,号曰九山府君也。南据嵩岳,北带洛澨,晋元康二年九月,太岁在戌,帝遣殿中中郎将、关内侯樊广,缑氏令王与,主簿傅演,奉宣诏命,兴立庙殿焉。又有《百虫将军显灵碑》,碑云:将军姓伊氏,讳益,字隤敳,帝高阳之第二子伯益者也。晋元康五年七月七日,顺人吴义等建立堂庙,水平元年二月二十日刻石立颂,赞示后贤矣。其水东北流入白桐涧,又北径袁公坞东,盖公路始固有此也,故有袁公之名矣。北流注于罗水。罗水又西北径袁公坞北,又西北径潘岳父子墓前。有碑,岳父茈,琅琊太守,碑石破落,文字缺败。岳碑题云:给事黄门侍郎潘君之碑。碑云:君遇孙秀之难,阖门受祸,故门主感覆醢以增恸,乃树碑以记事。太常潘尼之辞也。罗水又于訾城东北入于洛水也。

  又东北过巩县东,又北入于河。

  洛水又东,明乐泉水注之,水出南原下,三泉并导,故世谓之五道泉,即古明溪泉也。《春秋》昭公二十二年,师次于明溪者也。洛水又东径巩县故城南,东南所居也,本周之畿内巩伯国也。《春秋左传》所谓尹文父涉于巩,即于此也。洛水又东,浊水注之。即古黄水也,水出南原。京相璠曰:訾城北三里有黄亭,即此亭也。《春秋》所谓次于黄者也。洛水又东北,涧水发南溪石泉,世亦名之为石泉水也。京相璠曰:巩东地名坎欲,在泂水东。疑即此水也。又径盘谷坞东,世又名之曰盘谷水。司马彪《郡国志》,巩有坎欿聚。《春秋》僖公二十四年,王出及坎欿。服虔亦以为巩东邑名也。今考厥文若状焉,而不能精辨耳。《晋太康地记》、《晋书地道记》,并言在巩西,非也。其水又北入洛,洛水又东北流,人于河。《山海经》曰:洛水,成皋西人河是也。谓之洛欿,即什谷也。故张仪说秦曰:下兵三川,塞什谷之口。谓此川也。《吏记音义》曰:巩县有谷水者也。黄帝东巡河,过洛,修坛沉壁,受《龙图》于河,《龟书》于洛,赤文绿字。尧帝又修坛河、洛,择良即沉,荣光出河,休气四塞,白云起,回风逝,赤文绿色,广袤九尺,负理平上,有列星之分,七政之度。《帝王录》记兴亡之数,以授之尧,又东沉书于日稷,赤光起,玄龟负书,背甲赤文成字,遂禅于舜。舜又习尧礼,沉书于日稷,赤光起,玄龟负书至于稷下,荣光休至,黄龙卷甲,舒图坛畔,赤文绿错以授舜。舜以禅禹,殷汤东观于洛,习礼尧坛,降璧三沉,荣光不起,黄鱼双跃,出济于坛。黑乌以浴,随鱼亦上,化为黑玉赤勒之书,黑龟赤文之题也,汤以伐桀,故《春秋说题辞》曰:河以道坤出天苞,洛以流川吐地符,王者沉礼焉,《竹书纪年》曰,洛伯用与河伯冯夷斗,盖洛水之神也。昔夏太康失政,为羿所逐,其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于是地矣。

  伊水出南阳鲁阳县西蔓渠山,《山海经》曰:蔓渠之山,伊水出焉。《淮南子》曰:伊水出上魏山。《地理志》曰:出熊耳山即麓大同,陵峦互别耳。伊水自熊耳东北径鸾川亭北,姦水出姦山,北流际其城东而北入伊水。世人谓伊水为姦水,姦水为交水,故名斯川为鸾川也。又东为渊潭,潭浑若沸,亦不测其深浅也。伊水又东北径东亭城南,又屈径其亭东,东北流者也。东北过郭落山,阳水出阳山阳溪,世人谓之太阳谷,水亦取名焉。东流入伊水,伊水又东,北鲜水入焉,水出鲜山,北流注于伊。伊水又与蛮水合,水出卢氏县之蛮谷,东流入于伊。

  又东北过陆浑县南,《山海经》曰:滽滽之水,出于厘山,南流注于伊水。今水出陆浑县之西南王母涧,涧北山上有王母祠,故世因以名溪,东流注于伊水,即滽滽之水也。伊水历崖口,山峡也。翼崖深高,壁立若阙,崖上有坞,伊水径其下,历峡北流,即古三涂山也。杜预《释地》曰:山在县南。阚駰《十三州志》云:山在东南。今是山在陆浑故城东南八十许里。《周书》,武王问太公曰:吾将因有夏之居,南望过于三涂,北瞻望于有河。《春秋》昭公四年,司马侯曰:四岳、三涂、阳城、太室、荆山、中南、九州之险也,服虔曰:三涂、大行、轘辕、崤、渑,非南望也。京相璠著《春秋土地名》,亦云:山名也。以服氏之说,涂,道也。准《周书》南望之文,或言宜为轘辕、大谷、伊阙,皆为非也。《春秋》,晋伐陆浑,请有事于三涂。知是山明矣。有七谷水注之,水西出女儿山之南七溪山,上有西王母祠,东南流注于伊水。又北,蚤谷水注之,水出女儿山之东谷,东径故亭南,东流入千伊水。伊水又东北径伏流岭东,岭上有昆仑祠,民犹祈焉。刘澄之《永初记》称,陆浑县西有伏流坂者也。今山在县南崖口北二十里许,西则非也。北与温泉水合,水出新城县之狼皋山西南阜下,西南流会于伊水。伊水又东北径伏睹岭,左纳焦涧水,水西出鹿髆山,东流径孤山南。其山介立丰上,单秀孤峙,故世谓之方山,即刘中书澄之所谓县有孤山者也。东历伏睹岭南,东流注于伊。伊水又东北,涓水注之,水出陆浑西山,即陆浑都也。寻郭文之故居,访胡昭之遗像,世去不停,莫识所在。其水有二源,俱导而东注虢略。在陆浑县西九十里也,司马彪《郡国志》曰县西虢略地,《春秋》所谓东尽虢略者也。北水东流合侯涧水,水出西北侯溪,东南流注于涓水。涓水又东径陆浑县故城北。平王东迁,辛有适伊川,见有被发而祭于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鲁僖公二十二年,秦、晋迁阶浑之戎于伊川,故县氏之也。涓水东南流,左合南水,水出西山七谷,亦谓之七谷水。阻涧东逝,历其县南,又东南左会北水,乱流,左合禅渚水,水上承陆浑县东禅渚,渚在原上,陂方十里,佳饶鱼苇,即《山海经》所谓南望禅渚,禹父之所化。郭景纯注云:禅,一音暖,鲧化羽渊而复在此然已变怪,亦无往而不化矣。世谓此泽为慎望陂,陂水南流注于涓水。涓水又东南注于伊水。昔有莘氏女采桑于伊川,得婴儿于空桑中,言其母孕于伊水之滨,梦神告之曰:臼水出而东走。母明视而见臼水出焉。告其邻居而走,顾望其邑,威为水矣。其母化为空桑,子在其中矣。莘女取而献之,命养于庖,长而有贤德,殷以为尹,曰伊尹也。

  又东北过新城县南,马怀桥长水出新城西山,东径晋使持节、征南将军宗均碑南。均字文平,县人也。其碑,太始三年十二月立。其水又东流入于伊。又有明水出梁县西狼皋山,俗谓之石涧水也。西北流径杨亮垒南,西北合康水,水亦出狼皋山,东北流径范坞北与明水合,又西南流入于伊。《山海经》曰:放皋之山,明水出焉,南流注于伊水是也。伊水又与大戟水会,水出梁县西,有二源,北水出广成泽,西南径杨志坞北与南水合,水源南出广成泽,西流径陆浑县南。《河南十二县境簿》曰:广成泽在新城县界黄阜。西北流,屈而东,径杨志坞南;又北屈径其坞东,又径坞北。同注老倒涧,俗谓之老倒涧水,西流入于伊。伊水又北径新城东与吴涧水会,水出县之西山,东流南屈,径其县故城西,又东转径其县南,故蛮子国也。县有鄤聚,今名蛮中是也,汉惠帝四年置县。其水又东北流,庄于伊水。伊水又北径当阶城西,大狂水入焉,水东出阳城县之大山。《山海经》曰:大之山多琈之玉。其阳,狂水出焉。西南流,其中多三足龟,人食之者无大疾,可以已肿。狂水又西径纶氏县故城南。《竹书纪年》曰:楚吾得帅师及秦伐郑围纶氏者也。左与倚薄山水合,水北出倚薄之山,南径黄城西,又南径纶氏县故城东,而南流注于狂水。狂水又西,八风溪水注之,水北出八风山,南流径纶氏县故城西,西南流入于狂水。狂水又西得三交水口,水有三源,各导一溪,并出山南流合舍,故世有三交之名也。石上菖蒲,一寸九节,为药最妙,服久化仙。其水西南流注于狂水。狂水又西径缶高山北,西南与湮水合,水出东北湮谷,西南流径武林亭东北,又屈径其亭南,其水又西南径湮阳亭东,盖藉水以名亭也,又东南流入于狂。狂水又西径湮阳城南。又西径当阶城南,而西流注于伊。伊水又北,土沟水出玄望山西,东径玄望山南,又东径新城县故城北,东流注于伊水。伊水又北,板桥水入焉,水出西山,东流入于伊水。伊水又北会厌涧水,水出西山,东流径邥垂亭南。《春秋左传》文公十六年,秋,周甘歜败戎于邥垂者也。服虔曰:邥垂在高都南。杜预《释地》曰:河南新城县北有邥垂亭。司马彪《郡国志》曰:新城有高都城。今亭在城南七里,遗基存焉。京相璠曰:旧说言邥垂在高都南,今上党有高都县。余谓京论疏远,未足以证,无如虔说之指密矣。其水又东注于伊水。伊水又北径高都城东。徐广《史记音义》曰:今河南新城县有高都城。《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六年,东周与郑高都利者也。又来儒之水出于半石之山,西南流径斌轮城北,西历艾涧,以其水西流,又谓之小狂水也。其水又西南径大石岭南,《开山图》所谓大石山也。山下有《大石岭碑》,河南隐士通明,以汉灵帝中平六年八月戊辰。于山堂立碑,文字浅鄙,殆不可寻。魏文帝猎于此山,虎超乘舆,孙礼拔剑投虎于是山。山在洛阳南,而刘澄之言在洛东北,非也。山阿有魏明帝高平陵,王隐《晋书》曰:惠帝使校尉陈总仲元诣洛阳山请雨,总尽除小祀,惟存大石而祈之,七日大雨。即是山也。来儒之水又西南径赤眉城南,又西至高都城东西入伊水,谓之曲水也。

  又东北过伊阙中,伊水径前亭西。《左传》昭公二十二年,晋箕遗、乐征、右行诡济师,取前城者也。京相璠曰:今洛阳西南五十里伊阙外前亭矣。服虔曰:前读为泉,周地也。伊水又北入伊阙,昔大禹疏以通水,两山相对,望之若阙,伊水历其间北流,故谓之伊阙矣,《春秋》之阙塞也。昭公二十六年,赵鞅使女宽守阙塞是也。陆机云:洛有四阙,斯其一焉。东岩西岭,并镌石开轩,高甍架峰,西侧灵岩下,泉流东注,入于伊水。傅毅《反都赋》曰:因龙门以畅化,开伊阙以达聪也。阙左壁有石铭云:黄初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辛巳,大出水,举高四丈五尺,齐此已下。盖记水之涨减也。右壁又有石铭云:元康五年,河南府君循大禹之轨,部督邮辛曜、新城令王琨,部监作掾董猗、李褒,斩岸开石,平通伊阙,石文尚存也。

  又东北至洛阳县南,北入于洛。

  伊水自阙东北流,枝津右出焉。东北引溉,东会合水,同注公路涧,入于洛,今无水。《战国策》曰:东周欲为田,西周不下水,苏子见西周君曰,今不下水,所以富东周也,民皆种他种,欲贫之,不如下水以病之,东周必复种稻,种稻而复夺之,是东周受命于君矣。西周遂下水,即是水之故渠也。伊水又东北,枝渠左出焉,水积成湖,北流注于洛,今无水。伊水又东北至洛阳县南,径圜丘东,大魏郊天之所准汉故事建之。《后汉书。郊祀志》曰:建武二年,初制郊兆于洛阳城南七里,为圜坛八陛,中又为重坛,天地位其上,皆南向,其外坛,上为五帝位,其外为谴,重营皆紫,以像紫宫。按《礼》,天子大裘而冕,祭皞天上帝于此,今兖冕也。坛壝无复紫矣。伊水又东北流,注于洛水。《广志》曰:鲵鱼声如小儿啼,有四足,形如鲮鳢,可以治牛,出伊水也。司马迁谓之人鱼,故其著《史记》曰:始皇帝之葬也,以人鱼膏为烛。徐广曰:人鱼似鲇而四足,即鲵鱼也。

  瀍水出河南谷城县北山,县北有朁亭,瀍水出其北梓泽中,梓泽,地名也。泽北对原阜,即裴氏墓茔所在,碑阙存焉。其水历泽东南流,水西有一原,其上平敞,古朁亭之处也。即潘安仁《西征赋》所谓越街邮者也。

  东与千金渠合,《周书》曰:我卜瀍水西。谓斯水也。东南流,水西南有帛仲理墓,墓前有碑,题云:真人帛君之表。仲理名护,益州巴郡人,晋永宁二年十一月立。瀍水又东南流,注于谷。谷水自千金堨东注,谓之千金渠也。

  又东过洛阳县南,又东过偃师县,又东入于洛。

  涧水出新安县南白石山,《山海经》曰:白石之山,惠水出于其阳,东南注于洛,涧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谷。世谓是山曰广阳山,水曰赤岸水,亦曰石子涧。《地理志》曰:涧水在新安县,东南入洛。是为密矣。东北流历函谷东坂东,谓之八特板。东南入于洛。

  孔安国曰:涧水出渑池山,今新安县西北有一水,北出渑池界,东南流径新安县,而东南流入于谷水。安国所言当斯水也。然谷水出渑池,下合涧水,得其通称,或亦指之为涧水也。并未之祥耳。今孝水东十里有水,世谓之慈涧,又谓之涧水。按《山海经》则少水也,而非涧水,盖习俗之误耳。又按河南有离山水,谓之为涧水,水西北出离山,东南流历郏山,于谷城东而南流注于谷,旧与谷水乱流,南人于洛。今谷水东入千金渠,涧水与之俱,东入洛矣。或以是水并为周公之所相卜也。吕忱曰:今河南死水。疑其是此水也。然意所未详,故并书存之耳。

【译文】

  洛水发源于京兆郡上洛县的灌举山,

  《 地理志》 说:洛水发源于家岭山。《 山海经》 说:发源于上洛西山。还有一说:洛水发源于灌举之山,东流与丹水汇合。丹水发源于西北方竹山的东面,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尸水注入。尸水发源于北方的尸山,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汇合了乳水。乳水发源于北方的良余山,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汇合了龙余之水,这条水发源于蛊尾之山,东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到阳虚山汇合玄启之水。《 山海经》 说:洛水往东北流,注入玄息之水。又说:从鹿蹄之山到玄息之山,共有九座山。玄启也是山名,与灌举山一同构成九山的序列。因此《 山海经》 说:这两座山夹着洛水。可知玄启之水发源于玄息之山,山和水就都得了这个名称了。洛水流经阳虚山下。《 山海经》 又说:阳虚之山俯临玄息之水,这就是洛呐。《 河图 玉版》 说:仓领为黄帝南巡时,登上阳虚之山,来到了玄肩和洛呐的水滨。一只灵龟背着宝书交给他,在红甲上以青文写成。就是在这条水上。洛水又往东流经清池山旁,佳东流汇合了武里水。武里水发源于南方的武里山,往东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门水分支流出。《 尔雅》 所说的从洛水分出成为波水,就指此水。洛水又东流,要水注入。要水发源于南方的三要山,往东北流经拒阳城西面,然后往东北流入洛水。洛水又东流,与获水汇合。获水发源于南方的获舆山,俗称备水,往东北流经获舆川,世人称为却川,往东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熊耳山北面。《 禹贡》 说,从熊耳山疏导洛水。《 博物志》 说:洛水发源于熊耳山,是指开通它的源头。往东北流过卢氏县南面,

  洛水流经鸥渠关北面,鸣渠水发源于南方的鸥渠山,也就是荀渠山。鸣渠水一个源头分为两条,一条往西北流,折向东北,注入洛水。《 山海经》 说:浮豪之水发源于熊耳之山,往西北流,注入洛水,说的可能就是此水。荀渠山就是熊耳山的别名,正如太行山也叫归山一样。因此《 地说》 说:熊耳之山是地门。洛水从这里流出,所以也是个总名。另一条往东北流经鹃渠城西面,这是个老关城。此水往东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卢氏县老城南面。《 竹书纪年》 :晋出公十九年(前456 ) ,晋韩龙夺取卢氏城,就是王莽时的昌富。卢氏川水在这里注入。川水发源于北面的卢氏山,往东南流经卢氏城东面,往东南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两边汇合三条小溪,这些小溪都发源于卢氏县的南山,往东北注入洛水。《 开山图》 说:卢氏山也通称石城山。适宜种五谷,可免遭水灾。此山位于宜阳山西南,其中包括着许许多多的山名。这片丘陵高地和低湿地带,是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的。说的就是这地方。又有葛蔓谷水从南山流来,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高门城南面,《 宋书》 所说后军外兵庞季明入卢氏县,进抵高门木城,指的就是这地方。洛水又东流,与高门水汇合。高门水发源于北山,往东南流,汇合了洛水的支流,这条支流的上流承接洛水,往东北流经石勒城北面,又往东流经高门城北面,往东注入高门水,乱流往南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有松阳溪水注入。溪水发源于松阳山,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黄亭南面,又往东流,汇合了黄亭溪水。这条溪水发源于鹏鹏山,山上有两座险峰,陡峻地耸入天际,高崖直上云霄,绝无立足之地,即使矫捷如猿猴,轻巧如黯鼠,也难以施展它们飞腾跳跃的本领;到了云气蒸腾,升上山巅,彩霞缤纷,笼罩着峰顶的时候,才能见出它们的高低。因此有大鹊鹏和小鸭鹏之称。溪水往东南流过亭下,称为黄亭溪水,又往东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到了荀公溪口,这里的溪流发源于南山荀公涧,就是庞季明进兵时所经的荀公谷。溪水穿过峡谷往东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檀山南面。这座山四周没有丘陵相连,独自耸立着,山上有个村庄,俗称檀山坞。义熙年间(405 一418 ) ,刘裕西入长安,率领水军驻扎在洛阳,命令参军戴延之与府舍人虞道元乘船溯流而上,考察洛水的上下流,想查明水军船只能到达的地方。戴延之到了这里就回去了,竟没有到达源头。洛水又东流,库谷水注入。库谷水出自宜阳山南麓,三条课涧同流而出,汇合成一流,往东北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到了鹑鹏水口。鹏鹏水发源于北面的鹑鹏涧,往东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流经仆谷亭北面,左边汇合北水,北水发源于北山,往东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侯谷水出自南山,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龙壤城北面。龙嚷将军王镇恶,跟随刘裕西入长安,从陆路经过这里,因而得名。洛水又东流,左边汇合宜阳北山水。这条水出自北溪,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广由涧水注入。涧水发源于南山由溪,往北流经龙骤城东面,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右边汇合了直谷水。直谷水发源于南山,往北流经屯城西面,北流注入洛水。

  文往东北流经鑫城邑南面,

  蠢城西面有坞水,发源于北面四里的山上,山高二十五丈。旧时龟池县治就设在蠢城,南面与金门坞相望。坞水以南五里是旧宜阳县治所。洛水右边汇合金门溪,溪水发源于南面的金门山,往北流经金门坞西面,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汇合了款水。款水有两个源头一齐流出,称为大款水,汇合后往东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黍良谷水汇入。这条水发源于南面的金门山。《 开山图》 说:山上多竹,可制箫笛。建武二年(26 ) ,强弩大将军陈俊回军攻打金门,白马,都攻下了。说的就是这地方。水往东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左边汇合北溪,南流注入洛水。又往东流过阳市邑南面,又往东北流过于父邑南面,

  太阴谷水发源于南方的太阴溪,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与白马溪水汇合。白马溪水发源于宜阳山,溪中有一块大石,形状像马,所以这条溪涧是因了岩石的形状而得名的。溪水往东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有昌涧水注入。昌涧水发源于西北方的宜阳山,往东南流经旧时的宜阳郡南面,就是旧阳市邑。从前洛阳都典农的治所就设在这里,后来才改为郡。水又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一合坞南面,这是一座小城堡,位于洛水北岸的高地上,高二十丈,是一处禾险,南、北、东三面都是极陡峻的峭壁,只要在西面筑一道城墙,就是坚不可摧的堡垒了,一合之名就是这样来的。刘耀将要攻打河南时,晋朝将军魏该赶到这里,这座城就是旧时的于父邑。洛水又东流,汇合了杜阳涧水。杜阳涧水发源于西北方的杜阳溪,往东南流经一合坞,东流与架谷水汇合,往东南乱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有渠谷水发源于宜阳县南面的女几山,往东北流经云中坞的左面。这里地势高峻,山腰烟雾缭绕,因此有云中坞之称。渠谷水又往东北注入洛水。减荣绪《 晋书》 说:孙登曾经过宜阳山,烧炭人见了他,想和他说话,孙登却不答话。烧炭人觉得他神态不同常人,就纷纷传开了。晋太祖听到后,派阮籍前去看个究竟。阮籍向他招呼,他也不答话。阮籍于是高声长啸起来。孙登笑着说:再啸一下看看。阮籍又长啸起来,并请他一起出山,但孙登不肯。阮籍于是和他作别而去。孙登向山顶走去,边走边长啸,有如箫管笙簧齐奏,响声震荡着山谷。阮籍很惊奇,去问烧炭人,烧炭人说:那人先前也是发出这样的声音的。阮籍再去寻他,却不知去向了,四处打听,才知道他的姓名。我按孙绰写作《 高士传》 ,说孙登隐于苏门山;又另有一篇《 孙登传》 。孙盛《 魏春秋》 也说是在苏门山,但没有举出姓名。阮嗣宗心有所感,就撰写了《 大人先生论》 ,说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他既神游自得,不与人交往,连阮籍也不能动摇他超拔绝俗的情操,不知道还有谁能得知他的姓名。又往东北流过宜阳县南面,

  洛水的北岸有熊耳山,双峰并起,样子像熊的耳朵。这与《 禹贡》 所说从熊耳山疏导洛水的那座山不同,而是另一座山。从前汉光武帝大败樊崇的赤眉军,缴获的恺甲兵器堆得与熊耳山一样高,讲的就是这座山。山边有池,池水往东南流,旁边还有一个水池,人们称为绳池。又往东南流经宜阳县老城西南,叫西度水;又往东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宜阳县老城南面。秦武王以甘茂为左垂相,说:我想打通三川,窥伺周朝王室,这样死了也会不朽了。甘茂请他联合魏国攻打韩国,一战杀敌六万,就攻下了宜阳城。宜阳原属韩国,后来才设县。汉哀帝将这地方封给息夫躬,立为侯国。城的西门,就是赤眉军首领樊崇与刘盆子以及各大将军等,捧着王印、兵器、玉璧来投降的地方。光武帝不立即见他们,第二天,集合兵士,列队于洛水之滨,才来接见刘盆子等人。他对刘盆子的尽相徐宣说:你不后悔吗?徐宣说:不后悔。光武帝感叹地说:你真是庸夫中的佼佼者,硬汉中的铮铮者。’洛冰又东流,与厌染之水汇合。这条水发源于县北傅山一个很大的破湖中。山上不生草木,水自湖中往北流,然后折向东南流去,世人称为五延水。又往东南流经宜阳县老城东面,往东南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南流,黄中涧水发源于北阜,两个源头合成一流,往东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禄泉水注入。禄泉水出自北面附近的小溪。洛水又东流,共水注入。共水发源于北面的长石山,山上不长草木,西边有个山谷,名叫共谷,共水就在这里流出。共水往南流,到了尹溪口。溪水发源于西北的尹谷,往东南注入共水。共水又往西南流,和左涧水汇合。左涧水发源于东边附近的小溪,西流注入共水。共水又南流,与李谷水汇合、。李谷水出自西北方的李溪,往东南注入秦水。秦水发源于秦谷,往西南流,与李谷水汇合,然后往西南流入共水。共水,人们也叫石头泉,往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黑涧水源出南方的陆浑西山,流经黑涧,往西北注入洛水。洛水又东流,临亭川水注入。临亭川水出自西北附近的小溪,往东南流,与长涧水汇合。长涧水源出北山,往南注入临亭水,又往东南流经九曲西面,南流注入洛水。又往东北流,从散关南面流出,

  洛水往东流经九曲南面,那地方十里之间有一条山坡,曲曲折折共有九道弯子。《 穆天子传》 所说的天子西行时登上九阿,指的就是这地方。洛水又东流,与豪水汇合。豪水出自新安县密山,往南流经九曲东,又往南注入洛水。洛水旁有石墨山,山上岩石都是黑的,可以当墨写字,因此称山为石墨山。洛水又东流,左边分出一条支渠,东流出关,穿过惠水,又流经清女墓南面,墓在北山上。据老人们传说:这个女子坚贞纯洁,为古代的精英,她的事迹可作当今和后世的表率。支渠又往东流经周山,山上有周灵王墓。《 皇览》 说:周灵王葬在河南城西南的周山上。因为这位君王生来就有点神异,所以用灵字作为溢号,到他的坟前来祭祀的人络绎不绝。支流又往东北流经柏亭南面。《 皇览》 说:周山在柏亭西北,说的就是此亭。又往东北流经三王陵,往东北流去。三王,有人说是指周朝的景王、悼王、定王。魏司徒公崔浩注《 西征赋》 说:定王应为敬王。子朝作乱时,西周政权衰落,人才短缺,悼王、敬王与景王都葬在这里,因此世人称为三王陵。《 帝王世纪》 说:景王葬于翟泉,现在洛阳太仓中的大坟就是景王家。可是又有传说以为陵在这里,那就不清楚了。此外,关于悼王和敬王,查考史籍和传记都没有提到所葬何处。现在王陵东面有石碑,载有报王以上各代君主的名号,考证碑记,很清楚,那是周朝的坟墓。支渠往东北流经制乡,流过河南县王城西面,流过郊娜陌。杜预《 释地》 说:县城西面有部娜陌,说的就是这里。支渠又往北注入谷水,但自周朝开始开凿这条渠道以来,久已废弃,没有浚治过了。洛水从支渠分出处又东流出关,惠水从右边注入,世人称为八关水。戴延之《 西征记》 叫八关泽,就是《 水经》 所说的散关。城墙从南山横跨洛水,往北直到黄河,这一带都是关隘要塞,是杨仆家的憧仆所筑。惠水发源于白石山南麓,往东南流,与瞻水汇合。瞻水发源于东面的娄琢之山,往南流,注入惠水。惠水又往东南流,谢水发源于北方的瞻诸之山,往东南流;又有交触之水发源于北方的鹿山,往南流,这两条水一齐汇入惠水。惠水又往南流经关城以北。关城西面有关塞城墙的阻隔,东边临近惠水。灵帝中平元年(184 ) ,以河南尹何进为大将军,率领五营部队驻扎在都亭,设置函谷、广城、伊阀、大谷、辍辕、旋门、小平津及孟津等八关,都尉官的治所就设在这里。函谷关是第一关,在八关之列,因此人们就将它作为八关的总称。惠水又南流注入洛水。《 山海经》 说:惠水发源于白石之山的南麓,南流注入洛水。说的就是此水。洛水又与掳水汇合。藐水发源于扶猪之山,北流注入洛水。南边就是鹿蹄之山,世人称为非山。山的北坡异常险峻,绝壁百初,南坡则是平缓的高地丘陵。甘水发源于东麓,北流注入洛水。

  又往东北流过河南县南面,

  《 周书》 说:周公将把政权交还成王的时候,就在中原地区建立了大城成周,南临洛水,北接郊山,作为天下的中枢。《 孝经援神契》 说:天下八方极其广大,周洛则是中心点,称为洛邑。《 竹书纪年》 :晋定公二十年(前492 ) ,洛水在周境断流。魏襄王九年(前310 ) ,山洪暴发,洛水漫入成周城。南面有甘洛城,就是《 郡国志》 所说的甘城。《 地记》 说:洛水往东北流经五零陪尾北面,与涧水及漓水汇合。这两条水往东注入干金渠,旧河道至今仍在。又往东流过洛阳县南面,伊水从西面流来注人。

  一洛阳就是周公时所建的洛邑。因此《 洛浩》 说:我在攘水东岸占卜,也只有洛邑可以定都。洛邑城方七百二十丈,南临洛水。北连郊山,作为天下的中枢。周朝天下方圆六百里,连西部八百里,则是千里。《 春秋》 :昭公三十二年(前510 ) ,晋联合诸侯大夫防守成周城,因此又称成周。司马迁《 自序》 说:太史公滞留在周南。挚仲治说:古代的周南,就是今天的洛阳。汉高祖开始想在这里建都,听了娄敬的话,不久就动身走了。光武中兴时,才定都洛邑,直到魏、晋也都建都洛阳。因此《 魏略》 说:汉在五行中属火忌水,因此将洛字去掉水旁而加佳字。魏朝属土,土是水的依托,水有了土才会流动,土有了水才会变柔,于是又去掉佳旁而加水旁。《 长沙眷旧传》 说:祝良字召卿,他当洛阳令时,有一年大旱,天子去求雨却没求到,祝良顶着烈日,赤膊站在阶下的庭院里,诚心诚意地向天公请罪,从早晨直到中午。于是紫云团团涌起,顷刻降下一阵甘霖。有人编了一首歌谣:天公久晴不雨,百姓流离失所,天子亲自出马,祝令更是辛苦,精诚感应上天,降下谤沱大雨。洛阳县是司州和河南尹的治所,司隶是周时的官职,汉武帝时,以司隶统领役夫囚犯,巡察京城,后世称司州。《 地记》 说:洛水往东流进中提山里,东流汇合伊水。古代黄帝时,连续三天大雾,黄帝在洛水上游览,看到一条大鱼,于是杀了五牲来祭祀,天就连下七天七夜大雨,大鱼能游动了才得到图书,这就是今天的《 河图 视萌篇》 。从前王子晋喜欢吹凤笙,招纳道士,与浮丘公一起在伊水、洛水之滨同游。汉高帝的母亲含始也在洛水上接受了玉鸡衔来的吉祥物,同时这也是洛神毖妃所在的地方。洛水又东流,合水发源于南方的半石之山,往北流经合水坞,然后往东北流,注入公路涧。袁术,字公路,所以山涧是袁术而得名的,但民间口传音讹,称为光禄涧,其实不对。上面有个堡垒,叫袁术固,堡垒四周围绕着深涧,地势险峻,高达百初,方圆四五里;有一条水,积聚不流,因此溪涧也因这座堡垒而得名了。合水北流与刘水汇合。刘水发源于半石东山,往西北流经刘聚。刘聚三面临涧,在缎氏西南面,是周时王瓷以内的刘子国,因此叫刘涧。水往西北流,注入合水;合水又往北流,注入洛水。

  又往东流过堰师县南面,

  洛水又往东流经计素诸。中朝时,各国计官进京朝贡,途中都要在这里留宿,因而得名。又流经堰师老县城南面,堰师与缎氏二县就以此水为分界。洛水又东流,休水从南方流来注入。休水发源于少室山,往西流经穴山南面,北流与少室山水汇合。少室山水源出少室北溪,往西南流,注入休水。休水又在左边汇合南溪水。南溪水发源于大穴南山,北流注入休水。休水又往西南流,转向北方,潜入地下,旧河道向北转弯出峡,出口处称为大穴口,往北流经覆釜堆东,这地方是因岩石形状而得名的。又往东流到零星坞,地下水流到缎氏原的旁边,又重新冒出地面。缎氏原,《 开山图》 称为缎氏山,又说,有仙人在这里升天。说是王子晋乘鹊停驻在这座山顶,灵王遥望着他却不能接近,他向灵王挥手告别飞升而去了。他的家人拾到了他留下的一双鞋子,民间又把这地方叫做抚父堆,堆上有子晋祠。有人说祠在九山,不在这里,但因年代久远,已搞不清了。刘向《 列仙传》 说:这里时常有箫管的声音。休水又流经延寿城南,缎氏县的治所就在这里;也是古时的滑费,《 春秋》 里的滑国在这里建都。王莽时改名为中亭,就是猴氏城。城内有仙人祠,称仙人观。休水又向西转、向北弯,流经城西。休水的西南面有司空密陵元侯郑裹庙碑,但碑文已风蚀残缺,无法辨认了。又有晋城门校尉昌原恭侯郑仲林碑,是晋泰始六年(270 )所立。休水又北流,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流经百谷坞北面。戴延之《 西征记》 说:这座城堡在水南,是利用这块高地的地势而筑的,高十余丈。刘武王西入长安时,水军就驻守在这里。洛水又北流,阳渠水注入。《 竹书纪年扒晋襄公六年(前622 ) ,洛水至洞断流。指的就是这地方。洛水又往北流经堰师城东面,往东北流过那中,洛水南岸称南那,又叫上那;流经誉城西― 就是司马彪所说的警聚,那水在这里注入。郭水发源于北山的郭溪,水往南流,世人称为温泉水,水边有僵人洞,洞中有僵尸。戴延之跟随刘武王,作《 西征记》 说:洞中确有僵尸,至今仍在。事物没有不灭的道理,魂魄没有不散的理由,然而这具僵尸并无精神和知觉,情况就同木偶差不多,它的变化也不像正常的躯体那样迅速腐朽了。邵水又往东南流,到了警城西北,往东注入洛水。因此京相潘说:现在从巩洛渡水向北去,有那谷水,东流注入洛水,那地方称为下邵,于是就有了上那、下那的地名;这里又叫北那,于是又有了南那、北那的名称。又有邵城,是从前周朝大夫那肚的封邑。洛水又往东流经警城北面,又东流,罗水注入。罗水源出方山罗川,往西北流,有蒲池水注入。蒲池水源出南方的蒲破,往西北流,与罗水汇合,叫长罗川,又名罗中。那是胖子邵罗的故居,水也因他而得名了。罗水又往西北流,白马溪水注入。白马溪水发源于篙山北麓,流经白马坞东面,往北注入罗水。罗水又往西北流,白桐涧水注入。白桐涧水出自篙麓桐溪,往北流经九山东,又往北流,九山溪水注入。九山溪水发源于百称山东谷,这座山孤峰挺秀,高峭峻险,不与众山相连。仲长统说:古代密县有个叫卜成的人,他身在九山上游览,精神则在无拘无束的境界里驰骋,说的就是这座山。山边有九山庙,庙前有一块石碑,碑文说:九显灵府君,是太华山的长子,阳九列名,号称九山府君。南方凭依着篙岳,北方环绕着洛噬。晋元康二年(292 )九月,太岁在戌,皇上派遣殿中中郎将关内侯樊广、缎氏令王与、主簿傅演,奉命颁布诏令,建造祠庙殿宇。又有百虫将军显灵碑,碑文说:将军姓伊,名益,字馈鼓,是高阳帝的二子伯益。晋元康五年(295 )七月七日,顺人吴义等建立庙堂。永平元年(291 )二月二十日,刻碑立颂,以示后世贤者。溪水往东北流,注入白桐涧。白桐涧水又往北流经袁公坞东,因为袁公路开始筑堡时占有这地方,所以有袁公坞之名。涧水北流,注入罗水,罗水又往西北流经袁公坞北面,又往西北流经潘岳父子墓前。墓前有石碑,潘岳的父亲名花,做过琅娜太守。但碑石破败,文字已残缺了。潘岳碑的标题是:给事黄门侍郎潘君之碑。碑文说:先生惨遭孙秀陷害,以致全家被杀。门下学生追思惨祸,倍加悲痛,因而立碑记述这一事件。碑文是太常潘尼所写。罗水又在警城东北注入洛水。又往东北流过巩县东面,又北流注人河水。

  洛水又东流,明乐泉水注入。泉水发源于南原下,五道山泉并流,因此世人称为五道泉,就是古时的明溪泉。《 春秋》 :昭公二十二年(前520 ) ,军队驻扎在明溪。洛水又往东流经巩县老城南面,此城为东周王室所居的地方,原是周时王瓷以内的巩伯国。《 春秋左传》 说,尹文父在巩涉水,指的就是这里。洛水又东流,浊水注入,这就是古时的黄水,黄水发源于南原。京相潘说:警城以北三里有黄亭。指的就是此亭。《 春秋》 说在黄屯宿,就指这地方。洛水又往东北流,字回水发源于南溪石泉,世人也把它叫做石泉水。京相播说:巩东有个地方名叫坎歌,位于洞水以东,可能就指此水。洞水又流经盘谷坞以东,世人又称为盘谷水。按司马彪《 郡国志》 :巩有坎欲聚。《 春秋》 :僖公二十四年(前636 ) :襄王出走,到了坎歌。服虔也以为巩东是城名。如今考证这条记载,情况倒有点相符,但还不能精确地分辨清楚。《 晋太康地记》 、《 晋书 地道记》 都说在巩西,这是不对的。洞水又往北注入洛水。洛水又往东北流,注入河水。《 山海经》 说:洛水从成皋以西流入河水。汇流处称为洛油,就是什谷。因此张仪游说秦王说:向三川进兵,把什谷之口封锁起来,就指此山。《 史记音义》 说:巩县有那谷水。黄帝到大河一带东巡,经过洛水,他修筑祭坛,沉璧入水致祭,在河上得到《 龙图》 ,在洛水得到《 龟书》 ,有红色的纹理,绿色的文字。尧帝又在河水、洛水修筑祭坛,选了个吉日,商议沉璧致祭。那天河中现出一派五色祥光,四周瑞气弥漫,白云升起,旋风上扬,龙马衔甲从河中出来,红的纹理,绿的颜色,里圆上平,宽达九尺,上有各星座的分布,治理天下的大法,以及关于帝王的记载和兴亡的定数。龙马就把这件神物交给尧。尧帝又往东来到日樱,将刻了字的玉璧沉入洛水中,于是水中升起一道红光,一只黑龟背着图出来,甲上红纹理组合成字,于是就将帝位禅让给舜。后来,。舜又遵照尧的礼仪,在日樱沉下刻字的玉璧,于是红光升起,黑龟背着图卷出来,游到樱下,五色祥光灿烂夺目,黄龙卷甲,在坛畔把图展开,上有红的字,绿的花纹,把它交给舜。于是舜又将帝位禅让给禹。殷汤往东去洛水视察,仿效尧设坛祭祀的礼仪,连续将三块璧玉沉入水中,但没有五色祥光升起,只见一对黄色的鱼成双跳跃,出水跳到坛前;还有一只黑乌鸦入水沐浴,也随着那鱼飞上来,化作一块刻着红字的黑玉和题着红文的黑龟甲。于是汤就凭着这些讨伐夏架。因此《 春秋说题辞》 说:河因与乾相通而推出天的秘藏,洛因在坤流动而吐出地的符命。所以帝王沉璧为祭礼。《 竹书纪年》 说:洛伯用因而与河伯冯夷相斗。这洛伯就是洛水的神灵。古时夏朝太康不理朝政,为界所驱逐,他的五个兄弟来到洛呐等着,在这里作《 五子之歌》 。

  伊水发源于南阳郡鲁阳县西面的蔓渠山,

  《 山海经》 说:蔓渠之山是伊水的发源地。《 淮南子》 说:伊水源出上魏山。《 地理志》 说:出自熊耳山。以上诸山山麓相连大致相同,不过峰峦互有区别而已。伊水从熊耳山东北流经莺川亭以北。墓水发源美山,往北流,沿着城东往北注入伊水。世人称伊水为莺水,墓水为交水,因此将这条川流称为莺川。伊水又东流,积成深潭,潭水喷涌如沸,也不知道深浅。伊水又往东北流经东亭城南,又转弯流经亭东,往东北流去。

  往东北流过郭落山,

  阳水发源于阳山的阳溪,世人称为太阳谷,水也依此取名,东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往东北流,鲜水注入。鲜水发源于鲜山,北流注入伊水。伊水又与蛮水汇合。蛮水发源于卢氏县的蛮谷,东流注入伊水。

  又往东北流过陆浑县南面,

  《 山海经》 说:墉墉水发源于厘山,南流注入伊水。如今这条水出自陆浑县西南的王母涧,涧北山上有王母祠,因此人们就把这条溪叫王母涧。水往东流,注入伊水,就是墉墉之水。伊水流经崖口,这里是个山峡。山峡两侧是很高的削壁,就像门户一般。崖上有一座城堡,伊水从下面流过,穿过山峡往北流― 这就是古时的三涂山。杜预《 释地》 说:三涂山在县南。阐胭《 十三州志》 说:山在县城东面。但实际上三涂山位于陆浑县老城东南八十多里。《 周书》 载,武王间太公道:我将承袭夏朝的旧都,朝南可祭三涂山,朝北可祭大河。《 春秋》 :昭公四年(前538 ) ,司马侯说:四岳、三涂、阳城、太室、荆山、中南,这些都是九州险要的地方。服虔说:三涂、太行、辑辕、蜻、绳都不能朝南望祭。京相潘著的《 春秋土地名》 也说三涂是山名。根据服虔的说法,涂就是道路。照《 周书》 朝南望祭的话看,有人就说应当是辑辕、大谷、伊网三条路,其实这都不对。《 春秋》 载,晋攻打陆浑时,先在三涂致祭,可见分明是山了。有七谷水在这里注入伊水。七谷水出自西方女几山以南的七溪,山上有西王母祠。水往东南流,注入伊水。

  伊水又北流,蚤谷水注入。蚤谷水出自女几山东谷,往东流经老亭南面,东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往东北流经伏流岭东面,岭上有昆仑祠,人们至今还到这里来祈祷。刘澄之《 永初记》 说:陆浑县以西有伏流坂。但实际上这座山却在县南崖口以北三十里左右,说在县西那就不对了。伊水又北流,与温泉水汇合。温泉水发源于新城县狼皋山西南的山下,往西南流,与伊水汇合。伊水又往东北流经伏睹岭,左边接纳了焦涧水。焦涧水发源于西面的鹿膊山,往东流经孤山南,此山顶上很宽广,孤峰秀丽而独立耸峙,因此世人称它为方山。就是中书刘澄之所讲的县内有孤山。涧水往东流经伏睹岭南麓,东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往东北流,有涓水注入。涓水发源于陆浑西山,就是陆浑都。寻觅郭文的故居,探访胡昭的遗迹,但都因年代久远,不知究竟在什么地方了。涓水有两个源头并流,往东流到貌略,貌略位于陆浑县以西九十里。司马彪《 郡国志》 说:县西有貌略地区,《 春秋》 所说的东到藐略为1 匕,就指这地方。涓水北支往东流,汇合侯涧水。侯涧水出自西北的侯溪,往东南流,注入涓水。涓水又往东流经陆浑县老城北面。周平王东迁时,辛有到了伊川,看见一个人披头散发在郊野祭祀,于是说;不到一百年,这里将是戎人的地方了吧?鲁僖公二十二年(前638 ) ,秦国和晋国把陆浑一带的戎人迁到伊川,因此县也就以陆浑为名了。涓水往东南流,左边汇合南水。南水源出西山七谷,又称七谷水,由于水流受阻,因而往东流经县城南面。又往东南流,左边汇合北水,乱流左边汇合禅诸水。禅诸水上流承接陆浑县以东的禅诸,这是一片沼泽,位于高地上,方圆十里,鱼类和芦苇很多。《 山海经》 说,南望禅清,就是禹的父亲变化的地方。郭景纯《 注》 说:禅,音暖,鲸是在羽渊化为黄熊的,可是又说是在这里,但既已变成精怪,那就不论到哪里都会变化了。世人把这片沼泽称为慎望破。泽水南流,注入涓水。涓水又往东南流,注入伊水。古代有萃氏的姑娘,在伊川采桑,在空心桑树洞中捡到一个婴儿。传说婴儿的母亲在伊水之滨怀了孕,梦见神告诉她说:看见石臼里漫出水来,你就向东走。第二天母亲果然见到石臼里漫出水来,告诉邻居后就跑了,回头一看,自己原来的家园,已成为一片汪洋了。母亲也就化为一棵空心桑树,婴儿就在树洞中。姑娘将婴儿抱回献给国王,国王把他交给厨子抚养,孩子长大后很有贤德,殷汤就任命他为尹,名叫伊尹。

  又往东北流过新城县南面,

  马怀桥长水发源于新城县西山,往东流经晋使持节征南将军宗均碑南面。宗均字文平,新城县人。碑是泰(太)始三年( 267 )十二月所立。长水又东流,注入伊水。又有一条明水发源于梁县西的狼皋山,俗称石涧水,往西北流经杨亮垒以南,又往西北流,汇合了康水。康水也发源于狼皋山,往东北流经范坞以北,与明水汇合。明水又往西南流,注入伊水。《 山海经》 说:放皋之山是明水的发源地,南流注入伊水。伊水又与大戟水汇合。大戟水发源于梁县西面,有两个源头,北边一条源出广成泽,往西南流经杨志坞以北,与南边的一条汇合。南支出自南面的广成泽,往西流经陆浑县南面。《 河南十二县境簿》 说:广成泽位于新城县境内的黄阜,往西北流,转弯往东流经杨志坞南面,又向北转弯流经坞东,又流经坞北,注入老倒涧,俗称老倒涧水,西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往北流经新城东,和吴涧水汇合。吴涧水发源于新城县的西山,往东流,折向南方流经新城县老城西面,又向东转弯,流经县城南。这里原是旧时的蛮子国,县内有郧聚,现在叫蛮中的就是那地方。汉惠帝四年(前191 )设县。吴涧水又往东北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往北流经当阶城西,大狂水注入。大狂水发源于东方阳城县的大悲山。《 山海经》 说:大悲之山多产璋浮之玉,狂水发源于山的南麓,往西南流,水中有很多三足龟,人吃了就不会生大病,也可以消肿。狂水又往西流经纶氏县老城南面。《 竹书纪年》 说:楚国吾得率领军队和秦军一起攻打郑国,包围了纶氏。狂水向左流与倚薄山水汇合。这条水发源于北方的倚薄之山,往南流经黄城西面,又往南流经纶氏县老城东面,然后南流注入狂水。狂水又西流,八风溪水注入。这条水发源于北方的八风山,往南流经纶氏县老城西面,往西南注入狂水。狂水又西流,汇合三交水口。这条水有三个源头,各自从一条溪涧流过,出山后南流合为一条,因此有三交之名。这一带有一种生长在岩石上的葛蒲,一寸有九节,有很好的药用价值,长期服用可以成仙。水往西南流,注入狂水。狂水又往西流经击高山以北,往西南流与湮水汇合。湮水发源于东北方的湮谷,往西南流经武林亭东北,又转弯流过亭南;湮水又往西南流经湮阳亭东,亭是因水而得名的。湮水又往东南流,注入狂水。狂水又往西流经湮阳城南,又往西流经当阶城南,然后西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北流,土沟水源出玄望山以西,往东流经玄望山南面,又往东流经新城县老城北面,东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北流,板桥水注入。板桥水出自西山,东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北流,汇合了厌涧水。厌涧水出自西山,往东流经郊垂亭南面。《 春秋左传》 :文公十七年(前610 )秋,周甘敬在郊垂大败戎人。服虔说:郊垂在高都以南。杜预《 释地》 说:河南新城县北面,有个郊垂亭。司马彪《 郡国志》 说:新城,县有个高都城。现在此亭在城南七里,遗址还在。京相播说:照旧的说法,郊垂在高都南面,而现在上党却有个高都县。我认为京说不够填密,不能引以为证,不如服虔的说法正确。厌涧水又东流,注入伊水。伊水又往北流经高都城东面。徐广《 史记音义》 说:现在河南新城县有高都城。《 竹书纪年》 ,梁惠成王十七年(前353 ) ,东周把高都给与郑国。又有来儒水发源于半石之山,往西南流经斌轮城以北,西经艾涧,因为这条水往西流,又称小狂水。来儒水又往西南流经大石岭南面,就是《 开山图》 所说的大石山。山下有大石岭碑。河南隐士通明于汉灵帝中平六年( 189 )八月戊辰日在山堂立碑,碑文肤浅粗俗,已模糊不可辨认了。魏文帝在山上打猎,一只老虎跳上文帝的乘车,孙礼拔剑刺死老虎,就在这座山上。山在洛阳以南,但刘澄之却说在洛阳东北,他搞错了。山弯里有魏明帝的高平陵。王隐《 晋书》 说:惠帝派了校尉陈总仲元到洛阳山求雨,陈总把山上所有的小神、庙一概废除,只留下一块大石,向它祈祷,七天以后果然下起大雨。说的就是此山。来儒之水又往西南流经赤眉城南面,又往西流到高都城东面,西流注入伊水,称为曲水。

  又往东北流过伊阔中间,

  伊水流经前亭西面。《 左传》 :昭公二十二年(前520 ) ,晋国的箕遗、乐征、右行诡渡过伊水,夺取了前城。京相潘说:现在洛阳西南五十里,伊网外面的前亭,就是前城。服虔说:前,读作泉,是周的领地。伊水又往北流入伊网。古时大禹在这里疏浚河道通水,两座山峰两边相对,望去就像门网一般,伊水通过两山之间往北流,因此称为伊网。这就是《 春秋》 所说的阀塞。昭公二十六年(前516 ) ,赵鞍派女宽防守网塞,就指这里。陆机说:洛阳有四网,伊网是其中之一。东西两边的山岭上,凿石开出窗户,在山峰高建起窟室。西侧灵岩下,有一条泉水往东注入伊水。傅毅《 反都赋》 说:通过龙门来发扬教化,开启伊网来通达听闻。伊网左边石壁上刻着;黄初四年(223 )六月二十四日辛巳,涨大水,水位升高了四丈五尺,与此线相平。这是水位涨退的记录。右边石壁上也刻着:元康五年(295 ) ,河南府尹遵从大禹治水的法度,率领督邮辛耀,新城县令王馄,部监作椽董琦、李褒,开凿两岸岩石,使伊网水流畅通无阻。石上的文字都还在。

  又往东北流,到了洛阳县南面,往北注人洛水。

  伊水出了伊网往东北流,右岸分出一条支渠,引水流向东北灌溉农田,东流与合水汇合,一同注入公路涧,流进洛水。现在这条支渠已经断水了。《 战国策》 说:东周想种稻,西周不肯给下流放水。苏子去见西周国君说:现在不给下流放水,正好富了东周,那里的农民就都种麦,不种别的东西了。若要叫他们贫穷,不如放下水去进行破坏。这一来东周必定又会种稻,待他们种了稻,我们又不给他们水,那东周就会听您摆布了。于是西周就放水。水就是经过这条水的旧渠放的。伊水又往东北流,一条支渠从左岸分出。水积成湖,北流注入洛水。现在已断水了。伊水又往东北流,到洛阳县南,流经圈丘东面。这是大魏祭天的地方。是依照汉朝的旧例建造的。《 后汉书 郊祀志》 说:建武二年(26 ) ,开始在洛阳城南七里划定郊坛界址,修筑成一座圆形祭坛,共八道台阶,中央又建了双层祭坛,上面安放着天地的神位,都是坐北朝南,外层坛上是五帝的神位。坛外是围墙,围墙共两层,都涂成紫色,象征紫宫。按照礼制:天子身穿大皮衣,头戴冠冕,在这里祭祀昊天上帝。如今穿戴的是龙衣和冠冕,祭坛的围墙也不再是紫色的了。伊水又往东北流,注入洛水。《 广志》 说:貌鱼的声音很像小儿啼哭,有四只脚,形状像穿山甲,可以医治牛的瘟疫。这.种鱼产于伊水。司马迁称它为人鱼,因此他撰著《 史记》 时说:秦始皇下葬时,用人鱼膏做蜡烛。徐广说:人鱼像站鱼,有四条脚,就是鱿鱼。

  瀍水发源于河南郡毅城县北山,县北有个誉亭,瀍水出自亭北的梓泽。梓泽是地名。梓泽北面朝向山丘高地,裴氏的坟墓就在那里,墓碑和墓网都还在。瀍水经过梓泽往东南流,西岸有一片高地,上面开阔平坦,就是古时朁亭所在的地方。潘安仁《 西征赋》 中所说的走过街的邮差。

  东流与千金渠汇合。

  《 周书》 说:我在瀍水西岸占卜,说的就是这条水。往东南流,水的西南面有帛仲理墓,墓前有一块石碑,题着:真人帛君墓表。仲理名护,益州巴郡人。晋永宁二年(302 )十一月立。瀍水又往东南流,注入谷水。谷水自千金竭东流,称为千金渠。

  又往东流过洛阳县南面,又往东流经堰师县,又往东注人洛水。

  涧水发源于新安县以南的白石山,

  《 山海经》 说:白石之山,惠水发源于它的南坡,往东南注入洛水,涧水发源于北坡,北流注入谷水。世人称山为广阳山,称水为赤岸水,又叫石子涧。《 地理志》 说:涧水在新安县往东南注入洛水,说得很正确。涧水往东北流经函谷关东坂的东面,这道山坡称为八特坂。

  往东南注人洛水。

  孔安国说:涧水发源于绳池山。现在新安县西北有一条水,发源于北方的绳池县境,往东南流经新安县,往东南流入谷水。孔安国所说的应当就是这条水。然而谷水出自泥池,下游与涧水汇合,可以通称,于是有的人也就把它叫做涧水了,却没有搞清楚。现在孝水以东十里有一条水,人们称为慈涧,又叫涧水。照《 山海经》 ,那么应是少水,而不是涧水了,那是习俗的误称。又按河南有离山水,也称为涧水。这条水发源于西北的离山,往东南流,在毁城东面,流经郊山,然后南流注入谷水。从前与鼓水乱流,往南注入洛水。现在谷水往东流入千金渠,涧水就和它一起注入洛水。有人认为这条水也是周公来考察和占卜过的。吕忱说:现在河南的死水,可能就是这条水。然而倒底没有搞清楚,所以这里都记下来存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