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经注

卷十二

  圣水出上谷,故燕地,秦始皇二十三年,置上谷郡。王隐《晋书地道志》曰:郡在谷之头,故因以上谷名焉。王莽更名朔调也。水出郡之西南圣水谷,东南流径大防岭之东首,山下有石穴,东北洞开,高广四五丈,入穴转更崇深,穴中有水。耆旧传言,昔有沙门释惠弥者,好精物隐,尝篝火寻之,傍水入穴三里,有余穴分为二:一穴殊小,西北出,不知趣诣;一穴西南出,入穴经五六日方还,又不测穷深。其水夏冷冬温,春秋有白鱼出穴,数日而返,人有采捕食者,美珍常味,盖亦丙穴嘉鱼之类也。是水东北流入圣水。圣水又东径玉石山,谓之玉石口,山多珉玉、燕石,故以玉石名之。其水伏流里余,潜源东出,又东。颓波泻涧,一丈有余,屈而南流也。  东过良乡县南,圣水南流,历县西转,又南径良乡县故城西,王莽之广阳也,有防水注之,水出县西北大防山南,而东南流径羊头阜下,俗谓之羊头溪。其水又东南流,至县东入圣水。圣水又南与乐水合,水出县西北大防山南,东南流,历县西而东南流注圣水。圣水又东径其县故城南,又东径圣聚南,盖藉水而怀称也。又东与侠河合,水出良乡县西甘泉原东谷,东径西乡县故城北,王莽之移风也,世谓之都乡城。案《地理志》,涿郡有西乡县而无都乡城,盖世传之非也。又东径良乡城南,又东北注圣水,世谓之侠活河,又名之曰非理之沟也。  又东过阳乡县北,圣水自涿县东与桃水合,水首受涞水于徐城东南良乡,西分垣水,世谓之南沙沟,即桃水也。东径逎县北,又东径涿县故城下与涿水合,世以为涿水,又亦谓之桃水,出涿县故城西南奇沟东八里大坎下,数泉同发,东径桃仁墟北,或曰因水以名墟,则是桃水也,或曰终仁之故居,非桃仁也。余案《地理志》,桃水上承涞水,此水所发,不与《志》同,谓终为是。又东北与乐堆泉合,水出堆东,东南流注于涿水。涿水又东北径涿县故城西注于桃。应劭曰:涿郡,故燕,汉高帝六年置,其南有涿水郡,盖氏焉。阚駰亦言是矣。今于涿城南无水以应之,所有惟西南有是水矣。应劭又云:涿水出上谷涿鹿县,余案涿水自涿鹿东注漯水。漯水东南径广阳郡与涿郡分水,汉高祖六年,分燕置涿郡,涿之为名;当受涿水通称矣,故郡、县氏之。但物理潜通,所在分发,故在匈奴为涿耶水,山川阻阔,并无沿注之理,所在受名者,皆是经隐显相关,遥情受用,以此推之,事或近矣,而非所安也。桃水又东径涿县故城北,王莽更名垣翰,晋大始元年,改曰范阳郡。今郡理涿县故城,城内东北角有晋康王碑,城东有范阳王司马虓庙碑。桃水又东北与垣水会,水上承涞水,于良乡县分桃水,世谓之北沙沟。故应劭曰:垣水出良乡,东径垣县故城北。《史记音义》曰:河间有武垣县,涿有垣县。汉景帝中三年,封匈奴降王赐为侯国,王莽之垣翰亭矣,世渭之顷城,非也。又东径顷,亦地名也,故有顷上言,世名之顷前河。又东,洛水注之,水上承鸣泽渚,渚方十五里。汉武帝元封四年,行幸鸣泽者也。服虔曰:泽名,在逎县北界。即此泽矣。西则独树水注之,水出逎县北山,东入渚。北有甘泉水注之,水出良乡西山,东南径西乡城西,而南注鸣泽渚。渚水东出为洛水,又东径西乡城南,又东径垣县而南入垣水。垣水又东径涿县北,东流注于桃。故应劭曰:垣水东入桃。阚駰曰:至阳乡注之。今案经脉而不能届也。桃水东径阳乡,东注圣水。圣水又东,广阳水注之,水出小广阳西山,东径广阳县故城北;又东,福禄水注焉。水出西山,东南径广阳县故城南,东入广阳水,乱流东南至阳乡县,右注圣水。圣水又东南径阳乡城西,不径其北矣。县,故涿之阳亭也。《地理风俗记》曰:涿县东五十里有阳乡亭,后分为县。王莽时,更名章武,即长乡县也。案《太康地记》,涿有长乡而无阳乡矣。圣水又东径长兴城南,又东径方城县故城北.李牧伐燕取方城是也,魏封刘放为侯国。圣水又东,左会白祀沟,沟水出广阳县之娄城东,东南流,左合娄城水,水出平地。导源东南流,右注白祀水,乱流东南径常道城西。故乡亭也,西去长乡城四十里,魏少帝璜甘露三年所封也。又东南入圣水。圣水又东南径韩城东。《诗。韩奕章》曰:溥彼韩城,燕师所完,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郑玄曰:周封韩侯,居韩城为侯伯,言为猃夷所逼,稍稍东迁也。王肃曰:今涿郡方城县有韩侯城,世谓之寒号城,非也。圣水又东南流,右会清淀水,水发西淀,东流注圣水,谓之刘公口也。

  又东过安次县南,东入于海。

  圣水又东径勃海安次县故城南。汉灵帝中平三年,封荆州刺史王敏为侯国。又东南流注于巨马河而不达于海也。

  巨马河出代郡广昌县涞山,即涞水也,有二源,俱发涞山,东径广昌县故城南,王莽之广屏矣,魏封乐进为侯国。滦水又东北径西射鱼城东南而东北流;又径东射鱼城南,又屈径其城东。《竹书纪年》曰:荀瑶伐中山取穷鱼之丘。穷、射字相类,疑即此城也,所未详矣。涞水又径三女亭西,又径楼亭北,左属白涧溪,水有二源,合注一川,川石皓然,望同积雪,故以物色受名。其水又东北流,谓之石槽水,伏流地下,溢则通津委注,谓之白涧口。涞水又东北,桑谷水注之,水南发桑溪,北注涞水。涞水又北径小黉东,又东径大黉南,盖霍原隐居教授处也。徐广云:原隐居广阳山,教授数千人,为王浚所害,虽千古世悬,犹表二黉之称,既无碑颂,竟不知定谁居也。涞水又东北历紫石溪口与紫水合,水北出圣人城北大亘下,东南流,左会磊砢溪水,盖山崩委涧,积石沦隍,故溪涧受其名矣。水出东北,西南流注紫石溪水。紫石溪水又径圣人城东,又东南,右会檐车水,水出檐车硎,东南流径圣人城南,南流注紫石水,又南注于涞水。涞水又东南径榆城南,又屈径其城东,谓之榆城河。涞水又南径藏刀山下,层岩壁立,直上干霄,远望崖侧,有若积刀,镮镮相比。咸悉西首。涞水东径徐城北,故渎出焉,世谓之沙沟水。又东,督亢沟出焉。一水东南流,即督亢沟也;一水西南出,即涞水之故渎矣。水盛则长津宏注,水耗则通波潜伏,重源显于逎县,则旧川矣。

  东过逎县北,涞水上承故渎于县北垂,重源再发,结为长潭,潭广百许步,长数百步,左右翼带涓流,控引众水,自成渊渚。长川漫下十许里,东南流径逎县故城东。汉景帝中三年,以封匈奴降王隆疆为侯国,王莽更名逎屏也。谓之巨马河,亦曰渠水也。又东南流,袁本初遣别将崔巨业攻固安不下,退还,公孙瓒追击之于巨马水,死者六七千人,即此水也。又东南径范阳县故城北,易水注之。  又东南过容城县北,巨马水又东,郦亭沟水注之,水上承督亢沟水于逎县东,东南流,历紫渊东。余六世祖乐浪府君,自涿之先贤乡爰宅其阴,西带巨川,东翼兹水,枝流津通,缠络墟圃,匪直田渔之赡可怀,信为游神之胜处也。其水东南流,又名之为郦亭沟。其水又西南转,历大利亭南入巨马水。又东径容城县故城北。又东,督亢沟水注之,水上承涞水于涞谷,引之则长津委注,遏之则微川辍流,水德含和,变通在我。东南流径逎县北,又东径涿县郦亭楼桑里南,即刘备之旧里也。又东径督亢泽,泽苞方城县,县故属广阳,后隶于涿。《郡国志》曰:县有督亢亭。孙畅之《述画》有《督亢地图》,言燕太子丹使荆轲赍入秦,秦王杀轲,图亦绝灭。《地理书上古圣贤冢地记》曰,督亢地在涿郡。今故安县南有督亢陌,幽州南界也。《风俗通》曰:沆,漭也。言乎淫淫漭漭,无崖际也。沆泽之无水,斥卤之谓也。其水自泽枝分,东径涿县故城南,又东径汉侍中卢植墓南,又东,散为泽渚,督亢泽也。北屈注于桃水。督亢水又南,谓之白沟水,南径广阳亭西,而南合枝沟,沟水西受巨马河,东出为枝沟,又东注白沟,白沟又南,入于巨马河。巨马河又东南径益昌县,护淀水右注之,水上承护陂于临乡县故城西,东南径临乡城南,汉封广阳顷王千云为侯国。《地理风俗记》曰:方城南十里有临乡城,故县也。淀水又东南径益昌县故城西,南入巨马水。巨马水东径益昌县故城南,汉封广阳顷王子婴为侯国,王莽之有秩也。《地理风俗记》曰:方城县东八十里有益昌城,故县也。又东,八丈沟水注之,水出安次县东北平地,东南径安次城东,东南径泉州县故城西,又南,右合滹沱河枯沟,沟自安次西北,东径常道城东、安次县故城西,晋司空刘琨所守以拒石勒也。又东南至泉州县西南,东入八丈沟,又南入巨马河,乱流东注也。

  又东过勃海东平舒县北,东入于海。

  《地理志》曰:涞水东南至容城入于河。河,即濡水也,盖互以明会矣。巨马水于平舒城北,南入于滹沱,而同归于海也。

【译文】

  圣水发源于上谷,

  上谷是旧时燕国的领土,秦始皇二十三年(前224 ) ,在这里设置上谷郡。王卿《晋书 地道志》 说:郡治在河谷的上头,因此以上谷为郡名。王莽时改名朔调郡。圣水发源于该郡西南的圣水谷,往东南流经大防岭东端。山下有个石洞,洞口朝向东北,高、宽都有四五丈,进洞后变得更高了,直向纵深伸展,洞中有水。据老人相传,过去有个叫惠弥的和尚,对隐秘的事物喜欢寻根究底,曾举着火把去探寻。顺着水流走了三里多,洞穴一分为二:一个很小,向西北延伸,不知通到哪里;另一个通向西南,进去走了五六天还不见尽头,只好回来,也不知到底有多探。洞里的水冬暖夏凉,春秋季节洞内有白鱼游出,几天后又游回洞内,有人捕到这种鱼吃过,异常鲜美,大概也是丙穴嘉鱼一类。水往东北流,注入圣水。圣水又往东流经玉石山,那山口叫玉石日。因山上多氓玉、燕石,因此以玉石为名。圣水到了这里潜入地下流了一里多,又在东边流出地面。水继续向东流去,从一丈多高的山涧泻下,折向南流。

  往东流过良乡县南面,

  圣水往南流经良乡县,折向西边,又南流,从良乡县旧城西面流过― 良乡县就是王莽时的广阳县― 有防水注入。防水发源于良乡县西北的大防山南麓,往东南从羊头阜下流过,俗称羊头溪;又往东南流,到了县城往东注入圣水。圣水又往南流,与乐水汇合。乐水发源于良乡县西北的大防山南麓,往东南流经县西,流向东南注入圣水。圣水又往东流经旧县城南面,又往东流经圣聚南面。圣聚就是因圣水而得名的。圣水又东流,与侠河汇合。侠河发源于良乡县西部的甘泉原东谷,往东流经西乡县旧城北面,就是王莽时的移风,世人称都乡城。据《 地理志》 ,琢郡有个西乡县,却没有都乡城,这大概是世间口头相传造成的错误。侠河又往东流,经良乡城南,又往东北注入圣水,世人称为侠活河,又叫非理之沟。

  又往东流过阳乡县北面,

  圣水从琢县东流与桃水汇合。桃水上口承接沫水。沫水在徐城东南面、良乡西面分出一条垣水,世人称为南沙沟,这就是桃水。桃水往东流经遒县北面,又往东流经琢县旧城下与琢水汇合。世人把它叫琢水,又称桃水,发源于琢县旧城西南奇沟东八里的大坎下,几处源泉一同涌出,往东流经桃仁墟北面。有人说桃仁墟是因水而得名,那么此水就是桃水了;也有人说这原是终仁的故居,不是桃仁。我按《 地理志》 ,桃水上承沫水,但这条水发源与《 地理志》 所说不同,说终仁才对。此水又往东北流,与乐堆泉汇合。乐堆泉发源于乐堆东面,往东南注入琢水。琢水又往东北经过琢县旧城西流,注入桃水。应肋说:琢郡,原属燕国,汉高祖六年(前201 )在此设置琢郡,郡南有琢水,琢郡就是按水来命名的。阐胭也这样说。现在琢城南面却没有相应的水,只有西南面这条水。应肋又说:琢水发源于上谷琢鹿县,我查过琢水是在琢鹿县东边注入漂水的。漂水往东南流经广阳郡,与琢郡以水为分界。汉高祖六年(前201 )分出燕地另设琢郡。以琢字为郡名,应当是根据琢水,所以郡和县都是因水而得名的。但事物的联系’往往是隐而不露却又暗中相通的,在有的地方显露出来,所以在匈奴境内就发而为琢耶水。但山川阻隔,地域辽阔,是不可能一路流注的,而在各地却得到同一个名称,这是因为隐伏的水和显露的水互有关联,所以相距虽远,却也得了同名。照此推断,也许出入不大,但究竟不是稳妥的说法。桃水又往东流经琢县老城北面,王莽时改名为垣翰,晋泰(太)始元年(265 ) ,改琢郡为范阳郡,现在郡治就在琢县老城。城内东北角有晋康王碑,城东有范阳王司马墟庙碑。桃水又往东北流,与垣水汇合。垣水上流承接沫水,在良乡县分出桃水,世人称为北沙沟。因此,应劭说:垣水从良乡分出,往东流经垣县老城北面。《 史记音义》 说:河间郡有武垣县,琢郡有垣县。汉景帝中元三年(前147 ) ,把垣县封给降于汉的匈奴王赐,立为侯国,就是王莽时的垣翰亭;世人把它称为顷城,这是不对的。垣水又往东流经顷,顷也是地名,因此有顷上的称呼。于是人们又把垣水称顷前河。垣水又东流,洛水注入。洛水上口承接鸣泽清。这片沼泽方圆十五里,汉武帝在元封四年(前107 )出巡鸣泽。服虔说:这是个泽名,在遒县北部边界,指的就是这片沼泽。鸣泽西面又有独树水注入,独树水发源于遒县北山,东流注入泽中;北有甘泉水注入,甘泉水发源于良乡县的西山,往东南流经西乡城西面,往南注入鸣泽诸。从鸣泽诸往东流出的叫洛水,往东流经西乡城南面,又往东流经垣县,往南注入垣水。垣水又往东流经琢县北面,东流注入桃水。因此应动说:垣水东流注入桃水。阐胭也说:垣水流到阳乡注入桃水。现在按照典籍探寻水道,却不能到达阳乡。桃水往东流入阳乡,往东注入圣水。圣水又东流,汇合了广阳水。广阳水发源于小广阳西山,往东流经广阳县老城北面,又东流,福禄水注入。福禄水发源于西山,往东南流经广阳县老城南面,往东注入广阳水,乱流往东南到阳乡县,向右注入圣水。圣水又往东南流经阳乡县城西面,并不经过城北:阳乡县,原是旧时琢县的阳亭。《 地理志风俗记》 说:琢县东边五十里有阳乡亭,后来划分出来设置为县。王莽时改名为章武,就是长乡县。按照《 太康地记)) ,琢郡有个长乡县,却没有阳乡县。圣水又往东流经长兴城南面,又往东流过方城县老城北面,这就是李牧伐燕时夺取的方城。魏时把这地方封给刘放,立为侯国。圣水继续东流,在左边与白祀沟汇合。白祀沟从广阳县娄城东面流出,往东南流,在左边与娄城水汇合。娄城水从平地涌出,往东南流,从右边注入白祀水,乱流奔向东南,流经常道城西面― 这就是原来的乡亭。常道城西距长乡城四十里,魏甘露三年(258 ) ,少帝曹磺被封在这里。白祀水又往东南流注入圣水。圣水又往东南流经韩城东面。《 诗 韩奕》 一章说:那广大的韩城,是燕国军队所筑。周王封给韩侯,有追、貂等小国,拥有北方诸国领土。郑玄说:周朝分封韩侯,居留在韩城,称为侯伯,后为俨犹所逼,稍稍向东迁移。王肃说:现在琢郡方城县有韩侯城,世人称为寒号城,这是弄错了。圣水又往东南流,向右流与清淀水汇合。清淀水发源于西淀,东流注于圣水,汇流处叫刘公口。

  又往东流过安次县南面,往东注人大海。

  圣水往东流经勃海安次县老城南面。汉灵帝中平三年( 186 ) ,把这里封给荆州刺史王敏,立为侯国。圣水又往东南流,注入巨马河,并不直接流入大海。

  巨马河发源于代郡广昌县的沫山,

  巨马河就是沫水,有两个源头,都出自沫山。往东流经广昌县老城南面,这就是王莽时的广屏。魏时把这些地方封给乐进,立为侯国。沫水又往东北流经西射鱼城东南,流向东北,又流经东射鱼城南面,又转弯流过城东。《 竹书纪年》 说:荀瑶讨伐中山,夺取穷鱼之丘。穷(窜)与射字形相似,可能就是此城,这也难说。沫水又流过三女亭西面,又流过楼亭北面,在左岸与白涧溪相通。溪水有两个源头,合流成为一溪,溪石呈白色,望去如同积雪一般,所以溪就以石色而得名了。水又向东北流,名叫石槽水,水到这里潜流到地下,只有水满时才能流通,注人沫水,汇流处叫白涧口。沫水又往东北流,有桑谷水注入。桑谷水发源于南方的桑溪,往北注入沫水。沫水又往北流经小簧岭东面,又东转,流经大簧岭南面。这里大概是霍原隐居教学的地方。徐广说:霍原隐居广阳山,教授弟子数千人,后来被王浚所害。虽然时代已经很遥远,至今还留着大簧小簧(学校)的名称,但却没有留下碑文颂辞,也就无从肯定到底是谁在这里隐居过了。沫水又往东北流到紫石溪口,与紫水汇合。紫水发源于圣人城北边的大亘山下,在东南流,在左岸汇合磊柯溪水。大概从前此处发生山崩,塌下的乱石堆满溪涧,所以溪水也就因此而得名了。磊呵溪水发源于东北,流向西南注入紫石溪水。紫石溪水又流经圣人城东,又往东南流,向右流与檐车水汇合。檐车水发源于檐车删,往东南流经圣人城南面,南流注入紫石水。紫石水又南流注入沫水。沫水又往东南流经榆城县南,又转弯从城东绕过,叫榆城河。沫水又往南流经藏刀山下。藏刀山层岩陡峭耸立,直插云霄,远望好像无数的刀堆在一起,刀环靠着刀环一把把排列着,刀头都朝向西方。沫水往东流经徐城北面,有一条旧河道在这里分出,人们称为沙沟水;又东流,分出督亢沟。一条往东南流,就是督亢沟;一条往西南流,就是沫水的旧河道。涨水时就长流滚滚;干枯时就潜入地下,到遒县后又重新流出地面,这就是旧河道了。往东流过遒县北面,

  沫水在遒县北部边境承接旧河道,水源重新流出,积聚成为长潭,宽约一百步,长数百步,左七对边接纳了许多小支流,汇集成为深潭。潭水往下流十来里,往东南流经遒县老城东面。汉景帝中元三年(前147 ) ,将这地方封给投降汉朝的匈奴王隆疆,立为侯国,王莽时改名为遒屏。这条水称为巨马河,又叫渠水。沫水又往东南流,袁本初派遣别将崔巨业去攻打固安,但攻不下来。他退回时,公孙攒追击到巨马水,死了六七千人,说的就是这条水。沫水又往东南流经范阳老城北面,易水注入。

  又往东南流过容城县北面,

  巨马水又东流,丽肠亭沟水注入。丽吓亭沟上流在遒县东面承接督亢沟水,往东南流经紫渊东边。我的六世祖是乐浪太守,从琢县的先贤乡移到水南。住宅西边是巨马水,东面就是这条水,支流相通,弯弯曲曲地在田园间流过,不但有鱼米之富令人怀想,实在也是游览的胜地。这条水往东南流,又叫哪亭沟。又转向西南,经过大利亭,往南注入巨马水。巨马水又往东流经容城县老城北面,又东流,督亢沟水注入。督亢沟水上流在沫谷承接沫水,打开水口放水,便长流直下;堵住水口,就成为一缕细流以至断水。水性和顺,如何加以改造和利用,全靠我们自己。督亢沟水往东南流经遒县北面,又往东流经琢县哪亭楼桑里南面,这就是刘备的故乡。又往东流经督亢泽,这片沼泽把方城县环抱在里面。方城县原属广阳郡,后来划归琢郡。《 郡国志》 说:方城县有督亢亭。孙杨之的《 述画》 中有督亢地图,说到燕太子丹派荆柯到秦国献图,秦始皇杀了荆柯,图也从此亡佚了。地理书《 上古圣贤家地记》 说:督亢在琢郡,现在的故安县南面有督亢陌,是幽州的南界。《 风俗通》 说:伉,就是浩森。有烟波浩森无边无际的意思。无水的洼地叫沉,就是盐碱地。沟水从泽地分支流出,往东流经琢县老城南面,又往东流经汉侍中卢植墓南,又分散东流,形成沼泽,就是督亢泽,向北转弯注入桃水。督亢水又南流,叫白沟水,往南流经广阳亭西面,然后南流汇合了支沟。沟水西头引入巨马河水,向东分出成为支沟,又东流注入白沟。白沟又南流,汇入巨马河。巨马河又往东南流经益昌县,护淀水从右边注入,护淀水上流在临乡县老城西面承接护破,往东南流经临乡城南。汉时把这地方封给广阳顷王的儿子云,立为侯国。《 地理风俗记》 说:方城南面十里有临乡城,是一座旧县城。淀水又往东南流经益昌老城西南,流入巨马水。巨马水往东流经益昌县老城南面,汉朝把这里封给广阳顷王的儿子婴,立为侯国,就是王莽时的有秩。《 地理风俗记》 说:方城县东八十里有益昌城,是旧时的县城。巨马水又东流,八丈沟水注入。八丈沟水从安次县东北的平地上涌出,流向东南,经过安次城东面,往东南流经泉州县老城西面,又南流,在右边汇合淖沱河的枯沟。枯沟从安次县西北往东流经常道城以东、安次县老城以西,晋时司空刘垠驻守这里抗击石勒。枯沟又往东南流,到了泉州县西南,往东注入八丈沟;八丈沟又往南注入巨马河,乱流往东奔去。

  又往东流过勃海东平舒县北面,往东注人大海。

  《 地理志》 说:沫水往东南流,到容城入河。‘这里所说的河就是濡水,两水相互汇合。巨马河从平舒城北面,往南注入滹沱河,合流奔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