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诗经·小雅·节南山之什

巧言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无罪无辜,乱如此幠。昊天已威,予慎无罪。昊天大幠,予慎无辜。

乱之初生,僭始既涵。乱之又生,君子信谗。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君子屡盟,乱是用长。君子信盗,乱是用暴。盗言孔甘,乱是用餤。匪其止共,维王之邛。

奕奕寝庙,君子作之。秩秩大猷,圣人莫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跃跃毚兔,遇犬获之。

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行言,心焉数之。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无拳无勇,职为乱阶。既微且尰,尔勇伊何?为犹将多,尔居徒几何?

【注释】

  高高远远那苍天,如同人之父与母。没有罪也没有过,竟遇大祸难免除。苍天已经大发威,但我确实没错处。苍天不察太疏忽,但我确实是无辜。
  祸乱当初刚生时,谗言已经受宽容。祸乱再次发生时,君子居然也听从。君子闻谗如怒责,祸乱速止不严重;君子如能任贤明,祸乱难成早已终。
  君子屡次立新盟,祸乱因此便增长。君子相信那盗贼,祸乱因此势暴狂。盗贼谗人话甜蜜,祸乱因此得滋养。谗人哪能尽职守,只能为王酿灾殃。
  巍然宫室与宗庙,君子将它来建起。典章制度有条理,圣人将它来订立。他人有心想谗毁,我能揣测能料及。蹦跳窜行那狡兔,遇上猎狗被击毙。
  娇柔袅娜好树木,君子自己所栽培。往来流传那谣言,心中辨别识真伪。夸夸其谈说大话,口中吐出力不费。巧言动听如鼓簧,厚颜无耻行为卑。
  究竟那是何等人?居住河岸水草边。没有勇力与勇气,只为祸乱造机缘。腿上生疮脚浮肿,你的勇气哪里见?诡计总有那么多,你的同伙剩几员?

【译文】

(1)昊天:老天,苍天。
(2)且(jū):语尾助词。
(3)幠(hū):大。
(4)威:暴虐、威怒。
(5)慎:确实。
(6)泰幠:太糊涂。泰,通太;幠,怠慢,疏忽。
(7)僭(jiàn):通”谮”,谗言。涵:容纳。
(8)怒:怒责谗人。
(9)庶:几乎。遄沮:迅速终止。
(10)祉:福,此指任用贤人以致福。
(11)盟:与谗人结盟。
(12)盗:盗贼,借指谗人。
(13)孔甘:很好听,很甜。
(14)餤(tán):原意为进食,引伸为增多。
(15)止共:尽职尽责。止,做到。共,通“恭”,忠于职责。
(16)邛:病。
(17)奕奕:高大貌。寝:宫室。庙:宗庙。
(18)秩秩大猷:多而有条理的典章制度。
(19)莫:制定。
(20)他人有心:谗人有心破坏。
(21)跃(tì)跃:跳跃的样子。毚(chán):狡猾。
(22)荏(rěn)染:柔弱貌。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谓“柔即善也,非泛言柔弱之木”。
(23)行言:流言,谣言。
(24)蛇(yí)蛇硕言:夸夸其谈的大话。蛇蛇,“訑訑”之假借;訑,欺。
(25)巧言如簧:说话像奏乐一样好听。簧,笙类乐器的簧片。
(26)麋(méi):通“湄”,水边。
(27)拳:勇。
(28)职:主要。乱阶:逐渐引出祸乱的一连串事件。阶,阶梯,此为比喻义。
(29)微:通“癓”,小腿生疮。尰(zhǒng):借为“瘇”,脚肿。
(30)犹:通“猷”,指诡计。
(31)居:语助词。徒:党徒。

赏析

  此诗主题在于忧谗忧谤,同时揭露了谗言惑国的卑鄙行径。《毛诗序》云:“《巧言》,刺幽王也。大夫伤于谗,故作是诗也。”   作者应是饱受谗言之苦,...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