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齐书·列传

卷五十三

  良政

  傅琰 虞愿 刘怀慰 裴昭明 沈宪 李圭 孔琇之

  太祖承宋氏奢纵,风移百城,辅立幼主,思振民瘼。为政未期,擢山阴令傅琰 为益州刺史。乃捐华反朴,恭己南面,导民以躬,意存勿扰。以山阴大邑,狱讼繁 滋,建元三年别置狱丞,与建康为比。永明继运,垂心治术。杖威善断,犹多漏网, 长吏犯法,封刃行诛。郡县居职,以三周为小满。水旱之灾,辄加赈恤。明帝自在 布衣,晓达吏事,君临意兆,专务刀笔,未尝枉法申恩,守宰以之肃震。

  永明之世十许年中,百姓无鸡鸣犬吠之警,都邑之盛,士女富逸,歌声舞节, 袨服华妆,桃花绿水之间,秋月春风之下,盖以百数。及建武之兴,虏难猋急,征 役连岁,不遑启居,军国糜耗,从此衰矣。

  齐世善政著名表绩无几焉,位次迁升,非直止乎城邑。今取其清察有迹者,余 则随以附焉。

  傅琰,字季圭,北地灵州人也。祖邵,员外郎。父僧佑,安东录事参军。琰美 姿仪,解褐宁蛮参军,本州主簿,宁蛮功曹。宋永光元年,补诸暨武康令,广威将 军,除尚书左民郎,又为武康令,将军如故。除吴兴郡丞。泰始六年,迁山阴令。 山阴,东土大县,难为长官,僧祐在县有称,琰尤明察,又著能名。其年爵新亭侯。 元徽初,迁尚书右丞。

  遭母丧,居南岸,邻家失火,延烧琰屋,琰抱柩不动,邻人竞来赴救,乃得俱 全。琰股髀之间,已被烟焰。服阕,除邵陵王左军谘议,江夏王录事参军。

  太祖辅政,以山阴狱讼烦积,复以琰为山阴令。卖针卖糖老姥争团丝,来诣琰, 琰不辨核,缚团丝于柱鞭之,密视有铁屑,乃罚卖糖者。二野父争鸡,琰各问“何 以食鸡”。一人云“粟”,一人云“豆”,乃破鸡得粟,罪言豆者。县内称神明, 无敢复为偷盗。琰父子并著奇绩,江左鲜有。世云诸傅有《治县谱》,子孙相传, 不以示人。

  升明二年,太祖擢为假节、督益宁二州军事、建威将军、益州刺史、宋宁太守。 建元元年,进号宁朔将军。四年,征骁骑将军,黄门郎。永明二年,迁建威将军、 安陆王北中郎长史,改宁朔将军。明年,徙庐陵王安西长史、南郡内史,行荆州事。 五年,卒。琰丧西还,有诏出临。

  临淮刘玄明亦有吏能,为山阴令,大著名绩。琰子翙问之,玄明曰:“我临 去当告卿。”将别,谓之曰:“作县唯日食一升飰,而莫饮酒。”

  虞愿,字士恭,会稽余姚人也。祖赉,给事中,监利侯。父望之,早卒。赉中 庭橘树冬熟,子孙竞来取之,愿年数岁,独不取,赉及家人皆异之。元嘉末为国子 生,再迁湘东王国常侍,转浔阳王府墨曹参军。明帝立,以愿儒吏学涉,兼蕃国旧 恩,意遇甚厚。除太常丞,尚书祠部郎,通直散骑侍郎,领五郡中正,祠部郎如故。 帝性猜忌,体肥憎风,夏月常著皮小衣,拜左右二人为司风令史,风起方面,辄先 启闻。星文灾变,不信太史,不听外奏,敕灵台知星二人给愿,常直内省,有异先 启,以相检察。

  帝以故宅起湘宫寺,费极奢侈。以孝武庄严刹七层,帝欲起十层,不可立,分 为两刹,各五层。新安太守巢尚之罢郡还,见帝,曰:“卿至湘宫寺未?我起此寺, 是大功德。”愿在侧曰:“陛下起此寺,皆是百姓卖儿贴妇钱,佛若有知,当悲哭 哀愍。罪高佛图,有何功德?”尚书令袁粲在坐,为之失色。帝乃怒,使人驱下殿, 愿徐去无异容。以旧恩,少日中,已复召入。

  帝好围棋,甚拙,去格七八道,物议共欺为第三品。与第一品王抗围棋,依品 赌戏,抗每饶借之,曰:“皇帝飞棋,臣抗不能断。”帝终不觉,以为信然,好之 愈笃。愿又曰:“尧以此教丹朱,非人主所宜好也。”虽数忤旨,而蒙赏赐犹异余 人。迁兼中书郎。

  帝寝疾,愿常侍医药。帝素能食,尤好逐夷,以银钵盛蜜渍之,一食数钵。谓 扬州刺史王景文曰:“此是奇味,卿颇足不?”景文曰:“臣夙好此物,贫素致之 甚难。”帝甚悦。食逐夷积多,胸腹痞胀,气将绝。左右启饮数升酢酒,乃消。疾 大困,一食汁滓犹至三升,水患积久,药不复效。大渐日,正坐,呼道人,合掌便 绝。愿以侍疾久,转正员郎。

  出为晋平太守,在郡不治生产。前政与民交关,质录其儿妇,愿遣人于道夺取 将还。在郡立学堂教授。郡旧出髯蛇胆,可为药,有饷愿蛇者,愿不忍杀,放二十 里外山中,一夜蛇还床下。复送四十里外山,经宿,复还故处。愿更令远,乃不复 归,论者以为仁心所致也。海边有越王石,常隐云雾。相传云“清廉太守乃得见”, 愿往观视,清彻无隐蔽。后琅邪王秀之为郡,与朝士书曰:“此郡承虞公之后,善 政犹存,遗风易遵,差得无事。”以母老解职,除后军将军。褚渊常诣愿,不在, 见其眠床上积尘埃,有书数帙。渊叹曰:“虞君之清,一至于此。”令人扫地拂床 而去。

  迁中书郎,领东观祭酒。兄季为上虞令,卒,愿从省步还家,不待诏便归东。 除骁骑将军,迁廷尉,祭酒如故。愿尝事宋明帝,齐初宋神主迁汝阴庙,愿拜辞流 涕。建元元年卒,年五十四。愿著《五经论问》,撰《会稽记》,文翰数十篇。

  刘怀慰,字彦泰,平原平原人也。祖奉伯,元嘉中为冠军长史。父乘民,冀州 刺史。怀慰初为桂阳王征北板行参军。乘民死于义嘉事难,怀慰持丧,不食醯酱, 冬月不絮衣。养孤弟妹,事寡叔母,皆有恩义。复除邵陵王南中郎参军,广德令, 尚书驾部郎。怀慰宗从善明等为太祖心腹,怀慰亦豫焉。沈攸之有旧,令为书戒喻 攸之,太祖省之称善。除步兵校尉。

  齐国建,上欲置齐郡于京邑,议者以江右土沃,流民所归,乃治瓜步,以怀慰 为辅国将军、齐郡太守。上谓怀慰曰:“齐邦是王业所基,吾方以为显任。经理之 事,一以委卿。”又手敕曰:“有文事者,必有武备。今赐卿玉环刀一口。”怀慰 至郡,修治城郭,安集居民,垦废田二百顷,决沈湖灌溉。不受礼谒,民有饷其新 米一斛者,怀慰出所食麦饭示之,曰:“旦食有余,幸不烦此。”因著《廉吏论》 以达其意。太祖闻之,手敕褒赏。进督秦、沛二郡。妻子在都,赐米三百斛。兖州 刺史柳世隆与怀慰书曰:“胶东流化,颍川致美,以今方古,曾何足云。”在郡二 年,迁正员郎,领青冀二州中正。

  怀慰本名闻慰,世祖即位,以与舅氏名同,敕改之。出监东阳郡,为吏民所安。 还兼安陆王北中郎司马。永明九年卒,年四十五。明帝即位,谓仆射徐孝嗣曰: “刘怀慰若在,朝廷不忧无清吏也。”怀慰与济阳江淹、陈郡袁彖善,亦著文翰。 永明初,献《皇德论》云。

  裴昭明,河东闻喜人,宋太中大夫松之孙也。父骃,南中郎参军。昭明少传儒 史之业,泰始中,为太学博士。有司奏:“太子婚,纳征用玉璧虎皮,未详何所准 据。”昭明议:“礼纳征,俪皮为庭实,鹿皮也。晋太子纳妃注‘以虎皮二’。太 元中,公主纳征,虎豹皮各一。岂其谓婚礼不详。王公之差,故取虎豹文蔚以尊其 事。虎豹虽文,而征礼所不言;熊罴虽古,而婚礼所不及;圭璋虽美,或为用各异。 今宜准的经诰。凡诸僻谬,一皆详正。”于是有司参议,加圭璋,豹熊罴皮各二。

  元徽中,出为长沙郡丞,罢任,刺史王蕴谓之曰:“卿清贫,必无还资。湘中 人士有须一礼之命者,我不爱也。”昭明曰:“下官忝为邦佐,不能光益上府,岂 以鸿都之事仰累清风。”历祠部通直郎。

  永明三年使虏,世祖谓之曰:“以卿有将命之才,使还,当以一郡相赏。”还 为始安内史。郡民龚玄宣云神人与其玉印玉板书,不须笔,吹纸便成字,自称“龚 圣人”,以此惑众。前后郡守敬事之,昭明付狱治罪。及还,甚贫罄。世祖曰: “裴昭明罢郡还,遂无宅。我不谙书,不知古人中谁比?”迁射声校尉。九年,复 遣北使。

  建武初为王玄邈安北长史、广陵太守。明帝以其在事无所启奏,代还,责之。 昭明曰:“臣不欲竞执关楗故耳。”昭明历郡皆有勤绩,常谓人曰:“人生何事须 聚蓄,一身之外,亦复何须?子孙若不才,我聚彼散;若能自立,则不如一经。” 故终身不治产业。中兴二年卒。

  从祖弟顗,字彦齐。少有异操。泰始中于总明观听讲,不让刘秉席,秉用为参 军。升明末,为奉朝请。齐台建,世子裴妃须外戚谱,顗不与,遂分籍。太祖受禅, 上表诽谤,挂冠去,伏诛。

  沈宪,字彦璋,吴兴武康人也。祖说道,巴西梓潼二郡太守,父璞之,北中郎 行参军。宪初应州辟,为主簿。少有干局,历临首、余杭令,巴陵王府佐,带襄令, 除驾部郎。宋明帝与宪棋,谓宪曰:“卿,广州刺史才也。”补乌程令,甚著政绩。 太守褚渊叹之曰:“此人方员可施。”除通直郎,都水使者。长于吏事,居官有绩。 除正员郎,补吴令,尚书左丞。

  升明二年,西中郎将晃为豫州,太祖擢宪为晃长史,南梁太守,行州事。迁豫 章王谘议,未拜,坐事免官。复除安成王冠军、武陵王征虏参军,迁少府卿。少府 管掌市易,与民交关,有吏能者皆更此职。迁王俭镇军长史。

  武陵王晔为会稽,以宪为左军司马。太祖以山阴户众难治,欲分为两县。世祖 启曰:“县岂不可治,但用不得其人耳。”乃以宪带山阴令,政声大著。孔稚珪请 假东归,谓人曰:“沈令料事特有天才。”加宁朔将军。王敬则为会稽,宪仍留为 镇军长史,令如故。

  迁为冠军长史,行南豫州事,晋安王后军长史、广陵太守。西阳王子明代为南 兖州,宪仍留为冠军长史,太守如故,频行州府事。永明八年,子明典签刘道济取 府州五十人役自给,又役子明左右,及船仗赃私百万,为有司所奏,世祖怒,赐道 济死。宪坐不纠,免官。寻复为长史、辅国将军,以疾去官。除散骑常侍,未拜, 卒。当世称为良吏。

  宪同郡丘仲起,先是为晋平郡,清廉自立。褚渊叹曰:“见可欲心能不乱,此 杨公所以遗子孙也。”仲起字子震,少为宪从伯领军寅之所知。宋元徽中,为太子 领军长史,官至廷尉。卒。

  李圭之,字孔璋,江夏钟武人也。父祖皆为县令。圭之少辟州从事。宋泰始初, 蔡兴宗为郢州,以圭之为安西府佐,委以职事,清治见知。迁镇西中郎谘议,右军 将军,兼都水使者。圭之历职称为清能,除游击将军,兼使者如故。转兼少府,卒。

  先是,四年,荥阳毛惠素为少府卿,吏才强而治事清刻。敕市铜官碧青一千二 百斤供御画,用钱六十万。有谗惠素纳利者,世祖怒,敕尚书评贾,贵二十八万余, 有司奏之,伏诛。死后家徒四壁,上甚悔恨。

  孔琇之,会稽山阴人也。祖季恭,光禄大夫,父灵运,著作郎。琇之初为国子 生,举孝廉。除卫军行参军,员外郎,尚书三公郎。出为乌程令,有吏能。还迁通 直郎,补吴令。有小儿年十岁,偷刈邻家稻一束,琇之付狱治罪。或谏之,琇之曰: “十岁便能为盗,长大何所不为?”县中皆震肃。

  迁尚书左丞,又以职事知名。转前军将军,兼少府。迁骁骑将军,少府如故。 出为宁朔将军、高宗冠军征虏长史、江夏内史。还为正员常侍,兼左民尚书、廷尉 卿。出为临海太守,在任清约,罢郡还,献干姜二十斤,世祖嫌少,及知琇之清, 乃叹息。除武陵王前军长史,未拜,仍出为辅国将军,监吴兴郡,寻拜太守,治称 清严。

  高宗辅政,防制诸蕃,致密旨于上佐。隆昌元年,迁琇之为宁朔将军、晋熙王 冠军长史,行郢州事,江夏内史。琇之辞,不许。未拜,卒。

  史臣曰:琴瑟不调,必解而更张也。魏晋为吏,稍与汉乖,苛猛之风虽衰,而 仁爱之情亦减。局以峻法,限以常条,以必世之仁未及宣理,而期月之望已求治术。 先公后私,在己未易;割民奉国,于物非难;期之救过,所利苟免。且目见可欲, 嗜好方流,贪以败官,取与违义,吏之不臧,罔非由此。擿奸辩伪,诚俟异识,垂 名著绩,唯有廉平。今世之治民,未有出于此也。

  赞曰:蒸蒸小民,吏职长亲。棼乱须理,恤隐归仁。枉直交瞀,宽猛代陈。伊 何导物,贵在清身。

【译文】

  齐太祖当政时,刘宋朝的风气奢侈放纵,他在全国倡导移风易俗,辅佐宋幼主,关心民生疾苦。执政不满一年,便提拔山阴县令傅琰作益州刺史。于是减少奢华,归于俭朴。当他南面称帝后,更亲自作榜样以导引民风,立意不要过于侵扰百姓。由于山阴是大都市,打官司的事情很多,所以在建元三年,比照建康的样子,另外设置了狱丞。齐武帝继承大位后,特别注重治理天下的方法。依靠威势,善于决断,官员犯法,敕令严惩,尚多有漏网的。郡县官员任职,以三年为期限。每逢灾荒,必定开仓赈济抚恤灾民。齐太祖还未做官时便已经通晓为官之事,当他为帝君临天下时,便专门注意考察官吏办案,从来没有徇私枉法来表示恩宠,所以各级官员都受到震动而小心慎重。

  齐武帝永明时,十多年中,百姓连小小的鸡鸣狗吠的警报都没有,城市繁荣,士女们富有而闲适,在桃花绿水的美景之中,在秋月春风的良辰之下,穿着鲜丽的服装,打扮得妖冶华艳,载歌载舞的,常常有上百家。到明帝建武年间,敌虏侵略形势急迫,连年战争,百姓不能安居乐业,军费国力消耗太大,国运从此衰落。

  善于理政有著名业绩的官吏没有多少,加上职位的变化升迁,所以不一定都在郡县任职。现在仅取那些能明察有政绩的写入《传》中,其余的则附载其后。

  傅琰字季珪,北地灵州人。祖父傅邵,曾任员外郎。父亲傅僧佑,任安东绿事参军。傅琰容貌很美,仪表堂堂,出仕为宁蛮参军,本州主簿,宁蛮功曹。宋永光元年,补任诸暨郡武康县令,广威将军,授任为尚书左民郎,又为武康县令,将军衔照旧。又授任为吴兴郡丞。

  宋泰始六年,转官为山阴县令。山阴,是东方的大县,作官很困难,傅僧佑在县任职时便受人称道,而傅琰则更加明察,以特别干练而闻名于世。这一年受封为新亭侯。元徽初年,转任尚书右丞。

  遇到母亲亡故,住在南岸守丧。邻居家失火,火势蔓延烧着了傅琰住的房屋傅琰抱着母亲的棺柩不动,幸亏邻居争相跑来救援,才得以保全性命。傅琰的大腿已被火焰烧伤了。服完丧,傅琰被拜官为邵陵王左军谘议。江夏王录事参军。  

  齐太祖萧道成辅佐宋朝政事期间,因为山阴县案狱诉讼积累很多,又以傅琰舄山阴县令。有两个老太婆,一个卖针,一个卖糖,为一团丝线争执不下,来见傅琰请求判定,傅琰并不分辨核查,衹是把丝团绑在柱子上用鞭抽打,仔细观察见有铁屑,于是便责罚卖糖的老太婆。有两位乡村老人争一只鸡,傅琰分别询问他们“用什么东西喂鸡”,一人说“用粟”,一人说“用豆”,于是杀鸡,在肠内得到粟,便责罚那个说用豆喂鶸的村民。因此县裹都称赞他神明,没人敢再去做偷盗之事。傅琰父子两人都创造了奇绩,逭在辽墓是少有的。世人传说“姓傅的家有《治县谱》,子孙相传,不拿给外人看”。

  升明二年,齐太祖提拔擢为假节,督益、宁二州军事,建威将军,益州刺史,宋宁太守。建元元年,进封号为宁朔将军。建元四年,征召为骁骑将军、黄门郎。永明二年,转任建威将军、安陆王北中郎长史,改任宁朔将军。第二年,又转为庐陵王安西畏史、南郡内史,行荆州事。永明五年去世。当傅琰的灵柩向西还都时,皇帝下诏书吊唁他。

  临淮人刘玄明也有做官的才能,他做山阴县令时,政绩卓著,名声很大。傅琰的儿子傅翩问他治理的方法,刘玄明说:“等我将要离任时会告诉你。”快要分别时,他告诉傅翩说:“做县令的要诀祇是每天吃一升米饭而不要喝酒。”

  虞愿字士恭,会稽余姚人。祖父虞赉,官至给事中,封监利侯。父亲虞望之早死。虞赍家庭院之中种有橘树,冬天橘子成熟时,子孙们都争着来采摘,当时虞愿年纪才几岁,祇有他不来摘取,祖父虞赍及家中人都觉得他与众不同。

  宋元嘉末年,虞愿为国子生,再升为湘束王国常侍,转官为浔阳王府墨曹参军。宋明帝登基,因为虞愿所学涉及儒学和吏治,加上原在藩国时与他有旧恩,所以对他很是厚爱。官拜太常丞、尚书祠部郎、通直散骑侍郎,领五郡中正,仍旧为祠部郎。明帝生性好猜忌,身体肥胖怕风,夏天常常内穿皮衫,任命左右亲信二人作司风令史,每当某方向将要刮大风,则事先奏闻。至于天文星象灾异变化,明帝不相信太史,不听大臣的奏报,敕命天文台派两个懂得星象的人归属,让他们长期在宫内官署值班,遇有奇异的事情先行报告,以此来检验监察大臣。

  虞愿在旧住宅上建造迩宣寺,所用钱物极为奢侈浪费。因为塞孝武帝的庄严刹有七层楼,明童想盖十层,但按礼不能超过孝逮帝,所以分成两座寺庙,每座各盖五层。新安太守巢尚之罢官还都,朝见明童,明帝对他说:。你去过湘宫寺没有?我建造这座寺院,这是很大的功德。”虞愿在旁边说:“陛下建造造座寺庙,用的都是百姓出卖儿女典当妻子的钱,佛如果有知,一定会悲哭哀伤。您的罪过比佛塔还高,有什么功德?”当时尚书令塞塞在座,闻言吓得变了脸色。明帝大怒,派人把卢厘赶出殿堂,卢墨面不改色缓缓离去。因为有旧时的恩情,所以没过几天,明帝又将虞愿召进宫中。

  虞愿喜欢下围棋,但很笨拙,离围棋的品位相差得很远,大家骗他说他的棋艺达到第三品。明帝和第一品位的王抗下围棋,并按照品位打赌玩,王抗每次都让他,说:“皇帝飞棋,臣王抗不能断开。”明帝始终没有醒悟,以为确实是这样,更加喜欢下围棋。虞愿又说:“尧用围棋来教育丹朱,这不是人君所应该爱好的游戏。”虞愿虽然多次违犯明帝的心意,但受到的赏赐仍然和别人不同。后升任兼中书郎。

  明帝卧病在床,虞愿常常为他侍奉医药。明帝平素食量很大,又特别喜欢吃河豚肉,用银钵装蜂蜜来浸泡它,一次吃好几钵。他对扬州刺史王景文说:“这是珍奇的美味,你吃得多不多?”王景文说:“我早就喜爱这种食品。但家境不富裕,要得到它很困难。”明帝听了很是高兴。吃了很多河豚肉难以消化,胸腹郁结胀合,呼吸困难。左右侍从弄开他的嘴灌下几升酷,症状才缓解。病得很严重了,但明帝一次还要喝下汤汁三升,这种因积水引发的病长期不愈,服药也无效了。病危时,明帝坐得端端正正,嘴裹呼叫道人,双手一合掌便断了气。虞愿因为服侍明帝养病时间很久,转为正员郎。

  虞愿出任晋平太守,在任期间不治家产。前郡守因与百姓有事牵扯,便逮捕其儿媳作为人质,虞愿派人在途中夺取造名女子把她归还给百姓。虞愿在郡中设立学校教授生徒。郡中以前出产髯蛇胆,可以做药。有人赠送一条髯蛇给虞愿,虞愿不忍心杀它,把它放归在二十里外的山中。一天晚上,这条蛇回到虞愿的床下。虞愿又把它送到四十里以外的山中,隔夜。蛇又回到原来的地方。虞愿于是把它送到更远的地方,蛇才没有再回来。人们说这是因为虞愿有仁爱之心才会招致这样的事情。海边有一块越王石,经常隐没在云雾中。传说祇有清正廉明的太守才能见到它。虞愿前往观看,看得清清楚楚,毫无隐蔽。后来琅邪人王秀之作郡太守,在给朝中大臣的信裹说:“这个郡在虞公之后,还存在良好的政治环境,他留下的风尚使人很容易遵守,几乎没有发生什么事件。”虞愿因为母亲年老而解除郡守职务,被授为后军将军。褚渊经常拜访虞愿。一次虞愿不在,褚渊看见他床铺上积满灰尘,上面摆放着好几套书。褚渊慨叹说:“虞君的清廉,竟到了这样的地步。”命人扫地擦床,然后离去。

  虞愿升为中书郎,领东观祭酒。他的兄长虞季,为上虞县令,去世。虞愿便由中书省官署步行回家,不等诏书到来便束归奔丧。授为骁骑将军,升廷尉,仍旧兼任东观祭酒。虞愿曾经事奉过宋明帝,齐朝初期将宋朝的国君牌位移往汝阴庙时,虞愿泪流满面地向它拜别。齐建元元年,虞愿去世,终年五十四岁。虞愿着有《五经论问》,撰写了《会稽记》和各种文章数十篇。

  刘怀慰字彦泰,平原郡平原县人。祖父刘奉伯,宋元嘉年间为冠军长史。父亲刘乘民是冀州刺史。刘怀慰最初为桂阳王征北板行参军。刘乘民在义嘉事件中遇难,刘怀慰守丧,不吃醋酱等调味品,冬天不穿棉衣。抚养弟弟妹妹,事奉守寡的婶娘,都很有恩义。

  再拜为邵陵王南中郎参军,广德县令,尚书驾部郎。刘怀慰的同族人刘善明等,是齐太祖萧道成的心腹,所以刘怀慰也参舆其中。因和沈攸之有旧交情,齐太祖便令刘怀慰写信给沈攸之告诫劝导他。太祖看了刘怀慰所写的信后很是称好,任命他为步兵校尉。

  齐国建立,皇上想把齐郡设置在京都,大臣们都认为江束土地肥沃,是流徙的百姓所安居的地方,于是设齐郡治所于瓜步,以刘怀慰为辅国将军、齐郡太守。齐太祖对刘怀慰说:“齐邦是王业的根基,我凭藉它才发达起来。经营治理的事情,完全委托给你了。”又亲笔敕书说:“有文事者必有武备。现赐给你玉环刀一把。”刘怀慰来到齐郡,修理整治城郭,安抚百姓,开垦荒地二百顷,引沈湖的水来灌溉。他不接受百姓的礼赠,有人送给他新米一斛,刘怀慰便把自己吃的面食给他看,说:“每天的饭食都有剩余,希望你不要如此地烦劳。”并撰著《廉吏论》来表达自己的志向。太祖闻知这件事后,亲笔写敕书给与褒奖。升任督察秦、沛二郡。割怀慰的妻小在京都,太祖赐给他们三百斛米。兖州刺史柳世隆写信给刘怀慰说:“胶束、颖川能化育百姓致使风俗淳美,以你现在的政绩与古人相比,古人又哪裹值得夸耀呢。”刘德慰任郡守二年,升为正员郎,领青、冀二州中正。

  刘怀慰原名闻慰,齐世祖即位,因他的名字与世祖舅舅的名字相同,所以敕命他改名。刘怀慰出京师前往东阳郡视察,为各级官吏百姓所满意。回京后兼任安陆王北中郎司马。永明九年去世。终年四十五岁。明帝即位,对仆射徐孝嗣说:“刘怀慰如果还在,朝廷就不用担心没有清正的官吏。”刘怀慰与济阳人江淹、陈郡人袁彖相友善,在文坛也有名声。永明初年,刘怀慰还献上《皇德论》等文章。

  裴昭明,河东郡闻喜县人,是宋太中大夫裴松之的孙子。其父裴驷任南中郎参军。

  裴昭明年轻时便传授儒学和史学,宋泰始年间任太学博士。有司奏报说:“太子结婚,纳征礼用的是玉璧和虎皮,不清楚造有什么根据。”裴昭明发表见解说:“周礼纳征,陈列俪皮于中庭。这俪皮就是鹿皮。晋《起居注)说太子纳妃‘用二张虎皮”。但晋太元年间公主结婚时的纳征礼,用了虎皮豹皮各一张。造大概是认为周礼中关于婚礼条款并不完备详尽。王公之礼应有等差,所以取虎皮豹皮纹彩深密而用之,为的是使公主的婚礼显得隆重。但是,虎豹皮虽有纹彩,征礼并没有说要用它;用熊熊作为礼物虽然很古雅,婚仪中并没有说要用它;珪璋虽然很美,其用途却各不相同。现在应当以古代的典籍为准则,凡是违反背离典籍的,都应当加以纠正。”于是有司又多次讨论,决定在礼品中增加珪璋和豹皮熊熊皮各二张。

  元徽年间,裴昭明出任长沙郡丞。罢职时,刺史王蕴对他说:“你很清贫,一定没有回去的路费。湘中人士中如果有馈赠礼物给你而求职的,我是不会吝啬的。”裴昭明说:“下官我愧为郡的辅佐,不能够对长官您有所帮助为您争光,怎能因为卖官鬻爵的事情连累您清正的名声呢。”历官至祠部通直郎。

  齐永明三年,裴昭明奉命出使北魏,齐世祖对他说:“因为你有承担重任的才能,出使回来之后,一定奖赏你作一个州郡的官员。”回来之后裴昭明作了始安内史。郡中有一个叫龚玄宣的百姓,说是神人传给他玉印玉板书,不须用笔,衹须对着纸吹气就能现出文字,自称“龚圣人”,以此来迷惑民众。前后任郡太守对他很恭敬,而裴昭明把他逮捕入狱治罪。等到裴昭明任满还都,贫困得几乎一无所有。齐世祖说:“裴昭明罢职回来,连住宅也没有。我不太熟悉历史,不知道古人中有谁能和他相比?”提升他为射声校尉。永明九年,又派他出使北魏。

  建武初年,裴昭明任王玄邈的安北长史、广陵太守。齐明帝因为他在任期间没有章表上奏,所以让人代替他的职位命他回京都,并且责备他。裴昭明说:“我是不想和别人争着执掌大权才这样做啊。”裴昭明历任过好几处郡官,都有勤劳的政绩,他常常对人说:“人生有什么事需要积蓄财物呢?除了自身之外,你还需要些什么呢?子孙如果没有才能,我积蓄财物会让他们给散失殆尽;子孙如果能够自立,则不如使他们精通一种经书。”所以裴昭明一辈子都不经营积聚产业。齐和帝中兴二年,裴昭明去世。

  裴昭明的堂弟裴颛,字彦齐。年轻时就有特殊的品格。宋明帝泰始年间,他在塑明观听讲,学业不比刘秉低,于是刘秉用他作参军。宋升明末年,他任奉朝请。萧道成被封为齐公,齐公府建立,裴家嫡子裴妃要外戚谱,裴颉不给他,于是便分成两籍。齐太祖萧道成接受宋朝禅让,裴颉上表抨击,挂冠离职,被诛杀。

  沈宪字彦璋,吴兴郡武康县人。祖父沈说道,是巴西、梓潼二郡太守,父亲沈璞之任北中郎行参军。

  沈宪起初接受州府的征召,为主簿。年轻时便有办事的才能、气度,历任临安、余杭县令,巴陵王府佐,带襄县令,官拜驾部郎。宋明帝和沈宪下棋,对沈宪说:“你有作广州刺史的才干。”补为乌程县令,政绩显著。太守褚渊赞叹他说:“这个人无论叫他干什么都能够施展才能。”官拜通直郎,都水使者。沈宪擅长处理官府事务,做官有政绩。拜正员郎,补为吴县令,尚书左丞。

  宋顺帝升明二年,西中郎将刘晃任豫州刺史,萧道成提拔沈宪为刘晃的长史,南梁太守,负责处理豫州事务。又改任豫章王谘议,还没有正式任命,他便因事牵连而被免官。沈宪又被任命为安成王冠军、武陵王征虏参军,改为少府卿。少府掌管市场贸易,和百姓打交道,凡有为官才能的人,都要改官担任这一职务。后沈宪又改任王俭的镇军长史。

  武陵王刘晔任会稽太守,以沈宪为左军司马。齐太祖因为山阴县户籍众多难于治理,想把它分成两县。萧赜上奏说:“山阴县怎么不能治理?衹不过用人不当罢了。”于是便任命沈宪兼山阴县令,他就任后政声卓著。孔稚珪请假回到束土,对人说:“沈县令料理事整特别有天才。”加封沈宪为宁朔将军。王敬则作会稽太守,沈宪仍旧留任镇军长史,依旧兼山阴县令。

  后来沈宪升为冠军长史,行南豫州事,晋安王后军长史、广陵太守。西阳王萧子明代理南兖州刺史,沈宪仍留任冠军长史,依旧为太守,多次掌管州府事务。齐世祖永明八年,萧王属下典签型道渣擅自取用州府差役五十人供自己役使,又役使萧子明的亲信,及私下使用其车船仪仗并贪污钱财百万,被有司奏报,齐世祖大怒,赐刘道济死。沈宪因不能纠察而受牵连,免去官职。不久又恢复为长史、辅国将军,因病离职。后又官拜散骑常侍,还没有举行正式任命的仪式,便亡故了。当时人们称赞他是良吏。

  沈宪同郡人丘仲起,起先作晋平郡太守,清廉自立。褚渊赞叹说:“看见物欲心却不被迷惑,造就是扰公留给子孙的好风尚啊。”丘仲起字子震,年轻时受到沈宪堂伯父领军沈宪之的知遇。宋元徽年间,任太子领军长史,宫至廷尉。去世。

  李珪之字孔璋,江夏郡钟武县人。父祖都是县令。李珪之年轻时被征召为州从事。宋泰始初年,蔡兴宗任郢州刺史,以李珪之为安西府佐,委托他处理本职事务,因为清正而受到知遇。升他为镇西中郎谘议,右军将军,兼都水使者。李珪之在历任的各种职位上都被称作清正干练,被授游击将军,依旧兼都水使者。转官兼职少府,去世。

  先前,永明四年,荣阳人毛惠素为少府卿,他管理才能很强而治理事情清正深入。皇上敕命他购买铜官碧青一千二百斤供给帝室绘画用,用钱六十万。有人诽谤毛惠素收受了钱财,齐世祖大怒,命尚书评议价格,毛惠素所买贵了二十八万多,有司奏报他,因此被杀。死后家徒四壁,世祖很是后悔和遗憾。

  孔璘之是会稽郡山阴县人。祖父孔季恭是光禄大夫,父亲孔灵运是著作郎。孔璘之起初为国子生,被举为孝廉。官拜卫军行参军,员外郎,尚书三公郎。他被外任为乌程县令,很有管理才能。回京转官为通直郎,补为吴县县令。他有一个十岁的儿子,偷割了邻居家一束稻,孔璘之便把他交给监狱治罪,有人劝谏他,孔璘之说:“十岁就能做盗贼,长大后什么坏事不会做呢?”县裹人都受到震动。

  孔璘之升为尚书左丞,又因为善于处理公务而闻名。转官为前军将军,兼少府。又升为骁骑将军,依旧任少府。外任宁朔将军、高宗冠军征虏长史、江夏内史。回京后为正员常侍,兼左民尚书、廷尉卿。又出任临海太守,在任上清正简约,罢郡职回京,衹献上干姜二十斤,齐世祖嫌少,等到了解到孔璘之清廉,才深为叹息。授孔璘之为武陵王前军长史,还没有正式拜授,依旧外任他为辅国将军,监吴兴郡,不久官拜吴兴太守,治理事务很是清正严明。

  高宗萧鸾辅政,防备限制各路藩王,下达秘密旨令给皇上的各位辅佐官。隆昌元年,提升孔迁琇为宁朔将军、晋熙王冠军长史,行晋熙王事,江夏内史。孔琇之推辞,不答应。远未拜官便亡故了。

  史臣曰:琴瑟不和,定要改弦更张。魏、晋时作官吏,与汉代略有差别,苛刻峻猛的风气虽然有所减弱,但仁爱之情也减少了。用严峻的法律、常规对人的行为加以限制,是因为历世的仁爱没来得及宣扬,而寄希望于年年求得治理的方法。先公后私,对自己来说要做到造点并不容易;取割民利以奉献国家,造件事做起来却不困难;期望这种人来救补世弊,实际上衹能暂时苟免过失而已。况且眼睛看见了物质利益,嗜欲便横流而不可节制,贪得无厌而败坏官风,取得和给予都违反了礼义,官吏的不良行为,没有哪一种不是由此而来。揭露奸邪辨别伪善,确实要有卓异的见识,衹有清廉公正,才能垂名史册政绩卓著。当今治理百姓的官吏,没有能超过这些人的。

  赞曰:众多的下民,是为官者所长期接近的。丝线混乱了就需要理清,怜悯百姓痛苦才能称为仁德。奸邪与正直交相错乱,就应当交替使用宽刑与峻法。用什么去引导民风民俗?可贵之处在于自身清正廉明。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