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齐书·列传

卷三十二

  王琨 张岱 褚炫 何戢 王延之 阮韬

  王琨,琅邪临沂人也。祖荟,晋卫将军。父怿,不慧,侍婢生琨,名为昆仑。怿后娶南阳乐玄女,无子,改琨名,立以为嗣。琨少谨笃,为从伯司徒谧所爱。宋永初中,武帝以其娶桓脩女,除郎中,驸马都尉,奉朝请。元嘉初,从兄侍中华有权宠,以门户衰弱,待琨如亲,数相称荐。为尚书仪曹郎,州治中。累至左军谘议,领录事,出为宣城太守,司徒从事中郎,义兴太守。历任皆廉约。还为北中郎长史,黄门郎,宁朔将军,东阳太守。孝建初,迁廷尉卿,竟陵王骠骑长史,加临淮太守,转吏部郎。吏曹选局,贵要多所属请,琨自公卿下至士大夫,例为用两门生。江夏王义恭尝属琨用二人,后复遣属琨,答不许。

  出为持节、都督广交二州军事、建威将军、平越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南土沃实,在任者常致巨富,世云“广州刺史但经城门一过,便得三千万”也。琨无所取纳,表献禄俸之半。州镇旧有鼓吹,又启输还。及罢任,孝武知其清,问还资多少?琨曰:“臣买宅百三十万,余物称之。”帝悦其对。为廷尉,加给事中,转宁朔将军长史、历阳内史。上以琨忠实,徙为宠子新安王东中郎长史,加辅国将军,迁右卫将军,度支尚书。出为永嘉王左军、始安王征虏二府长史,加辅国将军、广陵太守,皆孝武诸子。泰始元年,迁度支尚书,寻加光禄大夫。

  初,从兄华孙长袭华爵为新建侯,嗜酒多愆失。琨上表曰:“臣门侄不休,从孙长是故左卫将军嗣息,少资常猥,犹冀晚进。顷更昏酣,业身无检。故卫将军华忠肃奉国,善及世祀;而长负衅承对,将倾基绪。嗣小息佟闲立保退,不乖素风,如蒙拯立,则存亡荷荣,私禄更构。”出为冠军将军、吴郡太守,迁中领军。坐在郡用朝舍钱三十六万营饷二宫诸王及作绛袄奉献军用,左迁光禄大夫,寻加太常及金紫,加散骑常侍。廷尉虞龢议社稷合为一神,琨案旧纠驳。时龢深被亲宠,朝廷多琨强正。

  明帝临崩,出为督会稽东阳新安临海永嘉五郡军事、左军将军、会稽太守,常侍如故。坐误竟囚,降号冠军。元徽中,迁金紫光禄,弘训太仆,常侍如故。本州中正,加特进。顺帝即位,进右光禄大夫,常侍余如故。顺帝逊位,琨陪位及辞庙,皆流涕。

  太祖即位,领武陵王师,加侍中,给亲信二十人。时王俭为宰相,属琨用东海郡迎吏。琨谓信人曰:“语郎,三台五省,皆是郎用人;外方小郡,当乞寒贱,省官何容复夺之。”遂不过其事。

  琨性既古慎,而俭啬过甚,家人杂事,皆手自操执。公事朝会,必夙夜早起,简阅衣裳,料数冠帻,如此数四,世以此笑之。寻解王师。

  建元四年,太祖崩,琨闻国讳,牛不在宅,去台数里,遂步行入宫。朝士皆谓琨曰:“故宜待车,有损国望。”琨曰:“今日奔赴,皆应尔。”遂得病,卒。赠左光禄大夫,余如故。年八十四。

  张岱,字景山,吴郡吴人也。祖敞,晋度支尚书。父茂度,宋金紫光禄大夫。岱少与兄太子中舍人寅、新安太守镜、征北将军永、弟广州刺史辨俱知名,谓之张氏五龙。镜少与光禄大夫颜延之邻居,颜谈议饮酒,喧呼不绝;而镜静翳无言声。后延之于篱边闻其与客语,取胡床坐听,辞义清玄,延之心服,谓宾客曰:“彼有人焉。”由此不复酣叫。寅、镜名最高,永、辨、岱不及也。

  郡举岱上计掾,不行,州辟从事。累迁南平王右军主簿,尚书水部郎。出补东迁令。时殷冲为吴兴,谓人曰:“张东迁亲贫须养,所以栖迟下邑。然名器方显,终当大至。”随王诞于会稽起义,以岱为建威将军,辅国长史,行县事。事平,为司徒左西曹。母年八十,籍注未满,岱便去官从实还养,有司以岱违制,将欲纠举。宋孝武曰:“观过可以知仁,不须案也。”累迁抚军谘议参军,领山阴令,职事闲理。

  巴陵王休若为北徐州,未亲政事,以岱为冠军谘议参军,领彭城太守,行府、州、国事。后临海王为征虏广州,豫章王为车骑扬州,晋安王为征虏南兖州,岱历为三府谘议、三王行事,与典签主帅共事,事举而情得。或谓岱曰:“主王既幼,执事多门,而每能缉和公私,云何致此?”岱曰:“古人言一心可以事百君。我为政端平,待物以礼,悔吝之事,无由而及。明暗短长,更是才用之多少耳。”入为黄门郎,迁骠骑长史,领广陵太守。新安王子鸾以盛宠为南徐州,割吴郡属焉。高选佐史,孝武帝召岱谓之曰:“卿美效夙著,兼资宦已多。今欲用卿为子鸾别驾,总刺史之任,无谓小屈,终当大伸也。”帝崩,累迁吏部郎。

  明帝初,四方反,帝以岱堪干旧才,除使持节、督西豫州诸军事、辅国将军、西豫州刺史。寻徙为冠军将军、北徐州刺史,都督北讨诸军事,并不之官。泰始末,为吴兴太守。元徽中,迁使持节、督益宁二州军事、冠军将军、益州刺史。数年,益土安其政。征侍中,领长水校尉,度支尚书,领左军,迁吏部尚书。王俭为吏部郎,时专断曹事,岱每相违执,及俭为宰相,以此颇不相善。

  兄子瑰、弟恕诛吴郡太守刘遐,太祖欲以恕为晋陵郡,岱曰:“恕未闲从政,美锦不宜滥裁。”太祖曰:“恕为人,我所悉。且又与瑰同勋,自应有赏。”岱曰:“若以家贫赐禄,此所不论,语功推事,臣门之耻。”寻加散骑常侍。建元元年,出为左将军、吴郡太守。太祖知岱历任清直,至郡未几,手敕岱曰:“大邦任重,乃未欲回换,但总戎务殷,宜须望实,今用卿为护军。”加给事中。岱拜竟,诏以家为府。陈疾,明年,迁金紫光禄大夫,领鄱阳王师。

  世祖即位,复以岱为散骑常侍、吴兴太守,秩中二千石。岱晚节在吴兴,更以宽恕著名。迁使持节、监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后将军、南兖州刺史,常侍如故。未拜,卒。年七十一。岱初作遗命,分张家财,封置箱中,家业张减,随复改易,如此十数年。赠本官,谥贞子。

  褚炫,字彦绪,河南阳翟人也。祖秀之,宋太常。父法显,鄱阳太守。兄炤,字彦宣,少秉高节,一目眇,官至国子博士,不拜。常非从兄渊身事二代,闻渊拜司徒,叹曰:“使渊作中书郎而死,不当是一名士邪?名德不昌,遂令有期颐之寿。”炫少清简,为从舅王景文所知。从兄渊谓人曰:“从弟廉胜独立,乃十倍于我也。”宋义阳王昶为太常,板炫补五官,累迁太子舍人,抚军车骑记室,正员郎。

  从宋明帝射雉,至日中,无所得。帝甚猜羞,召问侍臣曰:“吾旦来如皋,遂空行,可笑。”座者莫答。炫独曰:“今节候虽适,而云雾尚凝,故斯翚之禽,骄心未警。但得神驾游豫,群情便为载欢。”帝意解,乃于雉场置酒。迁中书侍郎,司徒右长史。

  升明初,炫以清尚,与刘俣、谢朏、江斅入殿侍文义,号为“四友”。迁黄门郎,太祖骠骑长史,迁侍中,复为长史。齐台建,复为侍中,领步兵校尉。以家贫,建元初,出补东阳太守,加秩中二千石。还,复为侍中,领步兵。凡三为侍中。出为竟陵王征北长史,加辅国将军,寻徙为冠军长史、江夏内史,将军如故。

  永明元年,为吏部尚书。炫居身清立,非吊问不杂交游,论者以为美。及在选部,门庭萧索,宾客罕至。出行,左右捧黄纸帽箱,风吹纸剥殆尽。罢江夏还,得钱十七万,于石头并分与亲族,病无以市药。表自陈解,改授散骑常侍,领安成王师。国学建,以本官领博士,未拜,卒,无以殡敛。时年四十一。赠太常,谥曰贞子。

  何戢,字慧景,庐江灊人也。祖尚之,宋司空。父偃,金紫光禄大夫,被遇于宋武。选戢尚山阴公主,拜驸马都尉。解褐秘书郎,太子中舍人,司徒主簿,新安王文学,秘书丞,中书郎。

  景和世,山阴主就帝求吏部郎褚渊入内侍己,渊见拘逼,终不肯从,与戢同居止月余日,由是特申情好。明帝立,迁司徒从事中郎,从建安王休仁征赭圻,板转戢司马,除黄门郎,出为宣威将军、东阳太守,吏部郎。元徽初,褚渊参朝政,引戢为侍中,时年二十九。戢以年未三十,苦辞内侍,表疏屡上,时议许之。改授司徒左长史。

  太祖为领军,与戢来往,数置欢宴。上好水引饼,戢令妇女躬自执事以设上焉。久之,复为侍中,迁安成王车骑长史,加辅国将军、济阴太守,行府、州事。出为吴郡太守,以疾归。为侍中,秘书监,仍转中书令,太祖相国左长史。建元元年,迁散骑常侍,太子詹事,寻改侍中,詹事如故。上欲转戢领选,问尚书令褚渊,以戢资重,欲加常侍。渊曰:“宋世王球从侍中中书令单作吏部尚书,资与戢相似,顷选职方昔小轻,不容顿加常侍。圣旨每以蝉冕不宜过多,臣与王俭既已左珥,若复加戢,则八座便有三貂。若帖以骁、游亦为不少。”乃以戢为吏部尚书,加骁骑将军。戢美容仪,动止与褚渊相慕,时人呼为“小褚公”。家业富盛,性又华侈,衣被服饰,极为奢丽。三年,出为左将军、吴兴太守。

  上颇好画扇,宋孝武赐戢蝉雀扇,善画者顾景秀所画。时陆探微、顾彦先皆能画,叹其巧绝。戢因王晏献之,上令晏厚酬其意。四年,卒。时年三十六。赠散骑常侍、抚军,太守如故。谥懿子。女为郁林王后,又赠侍中、光禄大夫。

  王延之,字希季,琅邪临沂人也。祖裕,宋左光禄仪同三司。父升之,都官尚书。延之出继伯父秀才粲之。延之少而静默,不交人事。州辟主簿,不就。举秀才。除北中郎法曹行参军。转署外兵尚书外兵部,司空主簿,并不就。除中军建平王主簿、记室,仍度司空、北中郎二府,转秘书丞,西阳王抚军谘议,州别驾,寻阳王冠军、安陆王后军司马,加振武将军,出为安远护军,武陵内史,不拜。宋明帝为卫军,延之转为长史,加宣威将军。司徒建安王休仁征赭圻,转延之为左长史,加宁朔将军。

  延之清贫,居宇穿漏。褚渊往候之,见其如此,具启明帝,帝即敕材官为起三间斋屋。迁侍中,领射声校尉,未拜,出为吴郡太守。罢郡还,家产无所增益。除吏部尚书,侍中,领右军,并不拜。复为吏部尚书,领骁骑将军,出为后军将军、吴兴太守。迁都督浙东五郡、会稽太守。转侍中,秘书监,晋熙王师。迁中书令,师如故。未拜,转右仆射。升明二年,转左仆射。

  宋德既衰,太祖辅政,朝野之情,人怀彼此。延之与尚书令王僧虔中立无所去就,时人为之语曰:“二王持平,不送不迎。”太祖以此善之。三年,出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豫州之新蔡晋熙二郡诸军事、安南将军、江州刺史。建元二年,进号镇南将军。

  延之与金紫光禄大夫阮韬,俱宋领军刘湛外甥,并有早誉。湛甚爱之,曰:“韬后当为第一,延之为次也。”延之甚不平。每致饷下都,韬与朝士同例。太祖闻其如此,与延之书曰:“韬云卿未尝有别意,当缘刘家月旦故邪?”在州禄俸以外,一无所纳,独处斋内,吏民罕得见者。

  四年,迁中书令,右光禄大夫,本州大中正。转左仆射,光禄、中正如故。寻领竟陵王师。永明二年,陈疾解职,世祖许之。转特进,右光禄大夫,王师、中正如故。其年卒,年六十四。追赠散骑常侍,右光禄大夫、特进如故。谥简子。

  延之家训方严,不妄见子弟,虽节岁问讯,皆先克日。子伦之,见儿子亦然。永明中,为侍中。世祖幸琅邪城,伦之与光禄大夫全景文等二十一人坐不参承,为有司所奏。诏伦之亲为陪侍之职,而同外惰慢,免官,景文等赎论。建武中,至侍中,领前军将军,都官尚书,领游击将军,卒。

  阮韬,字长明,陈留人,晋金紫光禄大夫裕玄孙也。韬少历清官,为南兖州别驾,刺史江夏王刘义恭逆求资费钱,韬曰:“此朝廷物。”执不与。

  宋孝武选侍中四人,并以风貌。王彧、谢庄为一双,韬与何偃为一双。常充兼假。泰始末,为征南江州长史。桂阳王休范在镇,数出行游,韬性方峙,未尝随从。至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领始兴王师。永明二年,卒。

  史臣曰:内侍枢近,世为华选。金榼颎耀,朝之丽服,久忘儒艺,专授名家。加以简择少姿,簪貂冠冕,基荫所通,后才先貌,事同谒者,以形骸为官,斯违旧矣。辟强之在汉朝,幼有妙察;仲宣之处魏国,见贬容陋。何戢之让,虽未能深识前古之美,与夫尸官靦服者,何等级哉!

  赞曰:万石祗慎,琨既为伦。五龙一氏,张亦继荀。炫清褚族,戢遗何姻。延之居简,名峻王臣。

【译文】

  王琨,琅笽临沂人。祖父王荟,晋朝任卫将军。父亲王怿,不聪慧,与侍婢生王琨,名为昆仑。王怿后来娶南阳乐玄的女儿,无子,改王琨名字,立为子嗣。

  王琨少时拘谨笃重,为堂伯父司徒王谧所喜爱。宋朝永初年间(420~422),武帝因其娶了桓修女儿,授他郎中、驸马都尉、奉朝请。元嘉初年,堂兄侍中王华权重受宠,因门户衰弱,待王琨如亲兄弟,多次荐举他。后任尚书仪曹郎,州治中。累官至左军谘议,领录事,出京任宣城太守,司徒从事中郎,义兴太守。历任都很廉洁。还都任北中郎长史,黄门郎,宁朔将军,东阳太守。孝建初年,迁任廷尉卿,竟陵王骠骑长史,加授临淮太守,又转为吏部郎。吏部选官,朝中权贵往往要来开后门,王琨规定从公卿到士大夫,以例任用两门生。江夏王刘义恭曾要王琨照顾两个人,后又派来给王琨做下属,王琨回答说不行。

  出都任持节、都督广、交二州军事、建威将军、平越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南方富实肥沃,在任者往往能聚敛巨富,世人称“广州刺史但凡从城门一过,便可得三千万”。王琨不仅分文不取,还上表献上俸禄的一半。州镇原有鼓吹一部,他也上启送还朝廷。及卸任,孝武帝知道他清廉,问他还有多少资?王琨说:“臣买房用了一百三十万,别的东西就是应得的了。”皇帝很满意他的回答。后任廷尉,加任给事中,又转任宁朔将军长史、历阳内史。

  皇上因王琨忠厚老实,调他任宠子新安王东中郎长史,加任辅国将军,调任右卫将军,度支尚书。出任永嘉王左军、始安王征虏二府长史,加任辅国将军、广陵太守,都是孝武帝的几个儿子。泰始元年(465),迁任度支尚书,不久加光禄大夫。

  当初,堂兄王华的孙子王长承南齐书袭王华的爵位为新建侯,嗜酒过度多有失言。王琨上表说:“臣下的门侄作风不好,从孙王长是已故左卫将军的后裔,少时资质猥劣,指望长大有所长进。现在更是昏酣,毫不检点。故卫将军王华忠肃奉国,善行泽及后世;而王长承袭封爵,将败坏原来的基业。下面还有个小孙儿王佟品性端正谦退,很有祖风,如能被扶立为继嗣,则死者和生者都将感荷皇上给予的殊荣,并可保下私禄。”

  又出任冠军将军、吴郡太守,迁任中领军。在郡任时因用朝舍钱三十六万供给二宫诸王及作绛袄奉献军用,被降职为光禄大夫,不久加太常及金紫,加散骑常侍。廷尉虞和认为社稷应合为一神,王琨据典辩驳。当时虞和很得皇上亲宠,朝廷很多人钦佩王琨强正。

  明帝临崩时,王琨出京任督会稽、东阳、新安、临海、永嘉五郡军事、左军将军、会稽太守,常侍如故。因失误竟被关押起来,降号冠军。元徽年间(473~476),迁任金紫光禄、弘训宫太仆,常侍如故。任本州中正,加特进。顺帝即位,进号右光禄大夫,常侍等如故。顺帝逊位时,王琨陪同他交还帝位并辞别祖庙,都痛哭流涕。太祖即位,王琨领武陵王师,加侍中,配给亲从二十人。

  其时王俭为宰相,示意王琨用东海郡安排部下,王琨对传话的人说:“告诉他,中央的三台五省,都是他定人用人;外方小郡,应当让给寒贱人士,省官还能再剥夺去吗!”于是不答应这事。

  王琨性情古板谨慎,但过于俭啬,家人杂事,都要亲自操持。公事朝会,都是半夜就早早起来,检查衣裳,料理冠帻,如此再三再四,世人因此笑他。不久解去王师之职。

  建元四年(482),太祖驾崩,王琨闻这个噩耗时,牛车不在家,离朝有几里地,就步行入宫了。朝士都说王琨:“你实在应坐车,这样有损国家威严。”王琨说:“今日奔赴国丧,都应如此才是。”不久得病,亡故,追赠左光禄大夫,别的官爵名位如故。时年八十四岁。

  张岱字景山,是吴郡吴县人。祖父张敞,晋时曾任度支尚书,父亲张茂度,宋朝时任金紫光禄大夫。

  张岱少时与其兄太子中舍人张寅、新安太守张镜、征北将军张永、其弟广州刺史张辨都很知名,号称“张氏五龙”。张镜少时与光禄大夫颜延之做邻居,颜延之高谈阔论痛饮美酒,喧呼不休;而张镜静静地不大声说话。后来颜延之在篱边听见他和客人说话,拿个胡床坐篱边静听,听他辞义清玄,颜延之心服,对宾客说:“那边有个人物啊。”从此不再痛饮大嚷。张寅、张镜名气最大,张永、张辨、张岱不及。

  郡里荐举张岱为上计掾,没成行,州里聘他为从事。后来迁任南平王右军主簿,尚书水部郎。出京补东迁县令。

  当时殷冲为政吴兴,对人说:“张东迁家贫需奉养,因此暂时栖身小邑。但是名声才能已经显露,终当大有前途。”

  随王刘诞在会稽起义,任用张岱为建威将军、辅国长史,行县事。事平后,张岱任司徒左西曹。他母亲八十岁了,任职期未满,张岱便离职回去奉养,有司因张岱违反制度,想要惩罚他,宋孝武帝说:“看过失可知他的仁,不要追究了。”后来他先后迁任抚军谘议参军,领山阴令,他处理公事娴熟明白。

  巴陵王刘休若任北徐州刺史时,还没能亲理政事,任张岱为冠军谘议参军,领彭城太守,行府、州、国事。后来临海王为征虏将军广州刺史,豫章王为车骑将军扬州刺史,晋安王为征虏将军南兖州刺史,张岱历任三府谘议、三王行事,和典签主帅共事,办事成功,关系融洽。有人对张岱说:“主王年幼,管事的又很多,而你总能调和公私关系,是怎样做到的?”张岱说:“古人说一心可以事奉百君。我为政端正公平,以礼待物,不好的事自然不会发生。政事的清明昏暗长长短短,更是才能大小的体现啊。”

  还都任黄门郎,迁任骠骑长史,领广陵太守。新安王刘子鸾非常受宠因而被任为南徐州刺史,又把吴郡划给南徐州。帝严格挑选僚佐。孝武帝召见张岱对他说:“卿美誉一直很高,且资宦已经很多了。现在欲让卿作子鸾别驾,总管刺史之事,不要说屈才,最终会让你大展身手。”孝武帝驾崩后,张岱迁任吏部郎。

  明帝执政初期,四方造反。明帝因张岱干练可靠,任他为持节、督西豫州诸军事、辅国将军,西豫州刺史。不久移任冠军将军、北徐州刺史、都督北讨诸军事,都没去到官。泰始末年,任吴兴太守。元徽年间(473~477),迁任使持节、督益、宁二州军事、冠军将军、益州刺史。数年间,益州被治理得社会安定。又调任侍中,领长水校尉,度支尚书,领左军,升任吏部尚书。王俭当时任吏部郎,时时专断吏部的事,张岱每每和他意见不一致,后来王俭做了宰相,以此对岱颇不友好。

  其兄之子张环、弟张恕,诛杀吴郡太守刘遐。太祖欲使张恕为南齐书政晋陵郡,张岱说:“张恕不宜从政,美锦不宜滥裁。”太祖说:“张恕的为人我很清楚。并且又和张环立了同样的大功,自当有赏。”张岱说:“如果因家贫赏赐俸禄,这另当别论;若说因功勋而获此任,这是臣家门之耻。”

  不久张岱加任散骑常侍。建元元年(479),出京任左将军、吴郡太守。太祖知张岱历任官职都很清廉正直,到郡里不久,亲笔下敕给张岱说:“吴郡乃是大郡,责任重大,因此不想再换别人,但总管的军事政务很繁多,应当名符其实,现任命卿为护军。”加给事中。张岱拜官完毕,朝廷诏命他以家为府。张岱向朝廷报告自己的病情。第二年,迁任金紫光禄大夫,领鄱阳王师。

  世祖即位,又任张岱为散骑常侍、吴兴太守,俸禄待遇级别为二千石。张岱晚年在吴兴,更以宽厚仁恕著名。迁任使持节监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后将军、南兖州刺史,常侍如故。未拜官,亡故。其时七十一岁。张岱当初有遗命,将家财分封于箱子里,随家业的增减而有所改变,如此执行十几年。追赠本官,谥号“贞子”。

  褚炫字彦绪,河南阳翟人。祖父褚秀之,在宋朝任太常。父亲褚法显,曾任鄱阳太守。其兄褚火召,字彦直,少有高风亮节,一只眼盲,官至国子博士,没拜受。常非议堂兄褚渊身事奉两朝君主,听说褚渊拜受司徒之职,叹息说:“如果褚渊在中书郎职位上死去,不就是名士了吗!如果不能光大名德,还不如图个高寿呢。”

  褚炫少年时就很清简,被堂舅王景文所赏识。堂兄褚渊对人说:“堂弟廉正独立,胜我十倍。”宋义阳王刘昶为太常,补褚炫五官之职,历任太子舍人,抚军车骑记室,正员郎。

  他曾跟从宋明帝打野鸡,到中午也没有收获。明帝便猜疑羞愧,召问侍臣们说:“我一早就出来打猎,还是空跑一趟,让人见笑。”在座的没人能答。只有褚炫说:“现在季节虽然合适,但云露尚凝,因此雉鸡等飞禽,还很骄慢不驯。只要圣驾游玩得高兴,我们心里也就高兴了。”明帝心情才好起来。于是在猎场摆酒设宴。后来褚炫迁任中书侍郎、司徒右长史。

  升明初年,褚炫因为人清高,和刘俣、谢月出、江学攴入殿为文学侍从,号为“四友”。后迁任黄门郎,太祖骠骑长史,又调任侍中,复为长史。齐王国设立建制时,又任他为侍中,领步兵校尉。因家贫,建元初年,出补东阳太守之职,加俸禄级别在二千石。还京,复任侍中,领步兵。如此三次任侍中。出任竟陵王征北长史、加授辅国将军,不久调任冠军长史、江夏内史,将军如故。

  永明元年(483),任吏部尚书。褚炫为人清正,除非参加必须的吊死问疾,一般不和别人来往,当时以为美谈。后在选部任职,门庭萧索,宾客罕至。出行时,左右侍从捧黄纸帽箱,风一吹纸几乎剥落殆尽。从江夏卸任回来,得钱十七万,在石头就全分给亲族,后来得病也没钱买药。他上表陈述病情请求解职,改任散骑常侍,领安成王师。国子学初建时,褚炫以本官任博士,未拜受,便去世了,竟没钱殡葬殓埋。其时四十一岁。追赠太常,谥号“贞子”。

  何戢字慧景,庐江灊人人。他祖父何尚之,是宋朝的司空。他父亲何偃,是金紫光禄大夫,被宋武帝赏识。选包毯匹配山阴公主,官拜驸马都尉。脱去百姓穿的布衣为秘书郎,太子中舍人,司徒主簿,新室王文学,秘书丞,中书郎。

  景和时,山阴公主到皇帝那襄请求由吏部郎宫侍奉自己,褚渊被强留受逼迫,但始终不肯依从,同何戢共同生活一个多月.由此产生了友情。明帝即皇帝位,何戢迁司徒从事中郎,跟随建安王体仁征伐赵组,书面转坦毯为司马,除黄门郎,外出为宣威将军、东阳太守,吏部郎。元徽初年,褚渊参预朝政,引荐何戢为侍中,那时何戢二十九岁。何戢因为自己年龄未到三十岁,苦辞内侍职,屡次上表疏向皇帝申请,当时商议答应了他。改授司徒左长史。

  太祖为领军时,同何戢往来交游,多次一起饮宴。皇上喜好一种称作水饮饼的食物,何戢让妻子女儿亲自操作安排侍奉皇上。时间长了,又让何戢为侍中,迁安成王车骑长史,加辅国将军、济阴太守,行府、州事。外出为吴郡太守,因患病返回京城。为侍中,秘书监,仍然转中书令,太祖相国左长史。建元元年,迁散骑常侍,太子詹事,不久改任侍中,詹事一职依前未变。皇上想转何戢领选局,询问尚书令褚渊,认为何戢资望大,想加何戢常侍。褚渊说:“前宋王球从侍中中书令仅做吏部尚书,资望同何戢相似。眼下选职同那时相比稍轻微些,不容许这么快加常侍。圣旨每每认为戴着用貂尾纹做修饰的蝉冠的人不宜过多,我与王俭既然已戴左珥的蝉冠,若再加何戢,那么五曹尚书、二仆射和一令,所谓八座之中就有三个戴珥貂蝉冠的了。假如由他兼骁、游一类职街,也不算少。”于是以何戢为吏部尚书,加封骁骑将军。

  何戢仪容漂亮,行为举动仰慕并仿效褚渊,当时人们称呼他为“小褚公”。他家业富有,性爱奢华,衣服装饰极为华丽。建元三年,出京任左将军、吴兴太守。

  皇上很喜好画扇,宋孝武帝曾赏赐何戢一把蝉雀扇,是擅长绘画的顾景秀画的。当时陆探遨、顾彦先都是绘画的能手,他们都感叹这把画扇的巧妙绝伦。何戢通过王晏把扇进献皇上,皇上让王晏从厚酬谢何戢献扇的心意。四年,逝世,时年三十六岁。追赠散骑常侍、抚军,太守依前不变。谧号懿子。后来他的女儿做郁林王后,又追赠侍中、光禄大夫。

  王延之字希季,是琅邪临沂县人。祖父王裕,在宋朝曾任左光禄仪同三司。父亲王升之,官都官尚书。王延之早年就过继给伯父秀才王粲之。

  王延之少年时就沉静寡言,不太与人往来。州里聘他做主簿,他不去。推举他当了秀才。被授予北中郎法曹行参军,转署为北中郎将府外兵曹参军,司空主簿,他都没接受。后被授为中军建平王主簿、记室,调入司空、北中郎二府,转任秘书丞,西阳王抚军谘议,州别驾,寻阳王冠军、安陆王后军司马,加授武将军,出任安远护军,武陵内史,都没拜受。宋明帝为卫军时,延之调任长史,加宣威将军。司徒建安王刘休仁征讨赭圻,调延之为左长史,加授宁朔将军。

  延之清贫,房屋破漏,褚渊去看望他,见此情况,禀告明帝,明帝立即命材官为他建三间斋屋。调他为侍中,兼射声校尉,未拜受,出任吴郡太守。离任还京时,家产一点没有增加。又被任命为吏部尚书,侍中,领右军,都不受。又任吏部尚书,领骁骑将军,出任后军将军、吴兴太守。又调任都督浙东五郡、会稽太守。转任侍中,秘书监,晋熙王师。调为中书令,师如故。未拜受。转任右仆射。升明二年(478),转左仆射。

  宋朝衰败,太祖辅政,朝野人心,所向不一。王延之和尚书令王僧虔保持中立不趋附任何一方,时人因此说:“二王持平,不送不迎。”太祖因此而喜欢他。升明三年(479),出任使持节、都督江州、豫州的新蔡、晋熙二郡诸军事、安南将军、江州刺史。建元二年(480),进号镇南将军。

  王延之和金紫光禄大夫阮韬,都是宋朝领军刘湛外甥,都是美誉早著。刘湛很喜欢他们,说:“阮韬以后当为第一,延之次之。”延之非常不服气。每次下面送饷来时,王延之都把阮韬和朝士一例对待。太祖听说他如此,写信给延之说:“阮韬说你没有格外看待他,应是因为刘家当初的评价吧!”在州俸禄以外,王延之一无所取,独处斋内,吏民很少见到他。

  建元四年(482),王延之调为中书令,右光禄大夫,本州大中正。又调任左仆射,光禄、中正如故。不久任竟陵王师。永明二年(484),王延之因病请求解职,世祖答应了他。又调为特进,右光禄大夫,王师、中正如故。这年去世,时六十四岁。追赠他散骑常侍,右光禄大夫、特进如故,谥号“简子”。

  王延之治家严格,不轻易见子弟,即使年节问讯,都先定好日期。其子王伦之,见儿子也是这样。永明年间(483~493),任侍中。世祖到琅笽城,伦之和光禄大夫金景文等二十一人因没参承,被有司检举,皇上下诏以伦之身为陪侍之职,而和外官一样惰慢,被免官,景文等人检讨认错。建武年间(494~498),官至侍中,领前军将军,都官尚书,领游击将军,后去世。

  阮韬字长明,陈留人,晋金紫光禄大夫堡巡的玄孙.阮韬年轻时历任政事清简的官职,做亩查蛆别驾,刺史江夏王刘义恭反向他支取资费钱,瞄舀说:“这是朝廷的财物。”坚决不给他。

  宋孝武帝选授侍中四个人,全都容貌风采出众。王或、谢庄为一双,阮韬与何偃为一双。常常充任兼假。泰始末年,为征南江州长史。桂阳王休范在江州镇治,几次出外巡游,阮韬性格正直孤傲,不曾跟随他去巡游。官做到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领始兴王师。永明二年逝世。

  史臣曰:朝廷的中枢近臣,历来被视为美缺,穿金戴玉富贵荣华,长期以来这些职位的人选已不讲究儒术,只是看重门第。加之不精,有权有势的人,关系通天,于是选人时先看面貌后看才能,其情形有如接待员,这是以模样为官,和以往的准则相去太大了!辟强在汉朝时,从小就很会观察人才;仲宣在魏国,则见贬于容陋。何戢的辞让,虽然不能和古人完全比美,但和那些尸官混职的相比,已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赞曰:万石号称谨慎,王琨可与他比伦。张氏一门五龙,张岱可以继荀。褚炫在其家族中最是清正,何戢则和王室保持了婚姻。王延之居官简静,是有名的严官王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