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齐书·志

卷十一

  乐

  南郊乐舞歌辞,二汉同用,见《前汉志》,五郊互奏之。魏歌舞不见,疑是用汉辞也。晋武帝泰始二年,郊祀明堂,诏礼遵用周室肇称殷祀之义,权用魏仪。后使傅玄造《祠天地五郊夕牲歌》诗一篇,《迎神歌》一篇。宋文帝使颜延之造《郊天夕牲》、《迎送神》、《飨神歌》诗三篇,是则宋初又仍晋也。建元二年,有司奏,郊庙雅乐歌辞旧使学士博士撰,搜简采用,请敕外,凡肄学者普令制立。参议:“太庙登歌宜用司徒褚渊,余悉用黄门郎谢超宗辞。”超宗所撰,多删颜延之、谢庄辞以为新曲,备改乐名。永明二年,太子步兵校尉伏曼容上表,宜集英儒,删纂雅乐。诏付外详,竟不行。

  群臣出入,奏《肃咸之乐》:

  夤承宝命,严恭帝绪。奄受敷锡,升中拓宇。亘地称皇,罄天作主。月域来宝,日际奉土。开元首正,礼交乐举。六典联事,九官列序。此下除四句。皆颜辞。

  牲出入,奏《引牲之乐》:

  皇乎敬矣,恭事上灵。昭教国祀,肃肃明明。有牲在涤,有洁在俎。以荐王衷,以答神祜。此上四句,颜辞。 陟配在京,降德在民。奔精望夜,高燎伫晨。

  荐豆呈毛血,奏《嘉荐之乐》:

  我恭我享,惟孟之春。以孝以敬,立我蒸民。青坛奄霭,翠幕端凝。嘉俎重荐,兼籍再升。设业设虡,展容玉庭。肇禋配祀,克对上灵。此一篇增损谢辞。

  右夕牲歌,并重奏。

  迎神,奏《昭夏之乐》:

  惟圣飨帝,惟孝飨亲。此下除二句。 礼行宗祀,敬达郊禋。金枝中树,广乐四陈。此下除八句。 月御案节,星驱扶轮。遥兴远驾,曜曜振振。告成大报,受厘元神。

  皇帝入坛东门,奏《永至之乐》:

  紫坛望灵,翠幕伫神。率天奉贽,罄地来宾。神贶并介,泯祗合祉。恭昭鉴享,肃光孝祀。威蔼四灵,洞曜三光。皇德全被,大礼流昌。

  皇帝升坛,奏登歌辞:

  报惟事天,祭实尊灵。史正嘉兆,神宅崇祯。五畤昭鬯,六宗彝序。介丘望尘,皇轩肃举。

  皇帝初献,奏《文德宣烈之乐》:

  营泰畤,定天衷。思心绪,谋筮从。此下除二句。 田烛置,雚火通。大孝昭,国礼融。此一句改,馀皆颜辞,此下又除二十二句。

  次奏《武德宣烈之乐》:

  功烛上宙,德耀中天。风移九域,礼饰八埏。四灵晨炳,五纬宵明。膺历缔运,道茂前声。

  太祖高皇帝配飨,奏《高德宣烈之乐》。此章永明二年造奏。尚书令王俭辞。

  飨帝严亲,则天光大。鋋弈前古,荣镜无外。日月宣华,卿云流霭。五汉同休,六幽咸泰。

  皇帝饮福酒,奏《嘉胙之乐》:

  鬯嘉礼,承休锡。盛德符景纬,昌华应帝策。圣蔼耀昌基,融祉晖世历。声正涵月轨,书文腾日迹。宝瑞昭神图,灵贶流瑞液。我皇崇晖祚,重芬冠往籍。

  送神,奏《昭夏之乐》:

  荐飨洽,礼乐该。神娱展,辰旆回。洞云路,拂璇阶。紫分蔼,青霄开。眷皇都,顾玉台。留昌德,结圣怀。

  皇帝就燎位,奏《昭远之乐》:

  天以德降,帝以礼报。牲樽俯陈,柴币仰燎。事展司采,敬达瑄芗。烟贽青昊,震扬紫场。陈馨示策,肃志宗禋。礼非物备,福唯诚陈。

  皇帝还便殿,奏《休成之乐》。重奏。

  昭事上祀,飨荐具陈。回銮转翠,拂景翔宸。缀县敷畅,锺石昭融。羽炫深晷,籥曀行风。肆序辍度,肃礼停文。四金耸卫,六驭齐轮。

  ──右南郊歌辞

  北郊乐歌辞,案《周颂·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是则周、汉以来,祭天地皆同辞矣。宋颜延之《飨地神辞》一篇,余与南郊同。齐北郊,群臣入奏《肃咸乐》;牲入,奏《引牲》;荐豆毛血,奏《嘉荐》;皇帝入坛东门,奏《永至》;饮福酒,奏《嘉胙》;还便殿,奏《休成》:辞并与南郊同。迎送神《昭夏》登歌异。

  迎地神,奏《昭夏之乐》:

  诏礼崇营,敬飨玄畤。灵正丹帷,月肃紫墀。展荐登华,风县凝锵。神惟戾止,郁葆遥庄。昭望岁芬,环游辰太。穆哉尚礼,横光秉蔼。

  皇帝升坛登歌:

  伫灵敬享,禋肃彝文。县动声仪,荐洁牲芬。阴祇以贶,昭司式庆。九服熙度,六农祥正。

  皇帝初献,奏《地德凯容之乐》:

  缮方丘,端国阴,掩圭晷,仰灵心。诏源委,遍丘林。此下除八句 礼献物,乐荐音。此下除二十二句余皆颜辞。

  次奏《昭德凯容之乐》:

  庆图浚邈,蕴祥秘瑶。伣天炳月,嫔光紫霄。邦化灵懋,阃则风调。俪德方仪,徽载以昭。

  送神,奏《昭夏之乐》:

  荐神升,享序楙。淹玉俎,停金奏。宝旆转,旒驾旋。溢素景,郁紫躔。灵心顾,留辰眷。洽外瀛,瑞中县。

  瘗埋,奏《隶幽之乐》:

  后皇嘉庆,定祗玄畤。承帝休图,祗敷灵祉。篚幂周序,轩朱凝会。牲币芬坛,精明伫盖。调川瑞昌,警岳祥泰。

  ──右北郊歌辞。

  明堂歌辞,祠五帝。汉郊祀歌皆四言,宋孝武使谢庄造辞,庄依五行数,木数用三,火数用七,土数用五,金数用九,水数用六。案《鸿范》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月令》木数八,火数七,土数五,金数九,水数六。蔡邕云:“东方有木三土五,故数八;南方有火二土五,故数七;西方有金四土五,故数九;北方有水一土五,故数六。”又纳音数,一言得土,三言得火,五言得水,七言得金,九言得木。若依《鸿范》木数用三,则应水一火二金四也。若依《月令》金九水六,则应木八火七也。当以《鸿范》一二之数,言不成文,故有取舍,而使两义并违,未详以数立言为何依据也。《周颂·我将》祀文王,言皆四,其一句五,一句七。谢庄歌宋太祖亦无定句。建元初,诏黄门郎谢超宗造明堂夕牲等辞,并采用庄辞。建武二年,雩祭明堂,谢朓造辞,一依谢庄,唯世祖四言也。

  宾出入,奏《肃咸乐》歌辞二章:

  彝承孝典,恭事严圣。浃天奉赆,罄壤齐庆。司仪且序,羽容夙章。芬枝扬烈,黼构周张。助宝尊轩,酎珍充庭。璆县凝会,琄朱伫声。先期选礼,肃若有承。祗对灵祉,皇庆昭膺。

  尊事威仪,辉容昭序。迅恭明神,洁盛牲俎。肃肃严宫,蔼蔼崇基。皇灵降止,百祇具司。戒诚望夜,端烈承朝。依微昭旦,物色轻霄。

  《青帝歌》:

  参映夕,驷昭晨。灵乘震,司青春。雁将向,桐始蕤。和风舞,暄光迟。萌动达,万品亲。润无际,泽无垠。

  《赤帝歌》:

  龙精初见大火中,朱光北至圭景同。帝在在离实司衡,雨水方降木堇荣。庶物盛长咸殷阜,恩泽四溟被九有。

  《黄帝歌》:

  履艮宅中宇,司绳总四方。裁化遍寒燠,布政司炎凉。此以下除八句。 至分乘经晷,闭启集恒度。帝晖缉万有,皇灵澄国步。

  《白帝歌》:

  百川若镜天地爽且明。云冲气举盛德在素精。此下除四句。 庶类收成岁功行欲宁。浃地奉渥罄宇承帝灵。

  《黑帝歌》:

  岁既暮日方驰。灵乘坎德司规。玄云合晦鸟蹊。白云繁亘天崖。此下除四句。

  晨晷促夕漏延。大阴极微阳宣。此下除二句 皇帝还东壁,受福酒,奏《嘉胙乐》歌辞太庙同用:

  礼荐洽,福祚昌。圣皇膺嘉佑,帝业凝休祥。居极乘景运,宅德瑞中王。澄明临四奥,精华延八飨。洞海同声惠,澈宇丽乾光。灵庆缠世祉,鸿烈永无疆。

  送神,奏《昭夏乐》歌辞宋谢庄辞:

  蕴礼容,余乐度。灵方留,景欲暮。开九重,肃五达。凤参差,龙已秣。云既动,河既梁。万里照,四空香。神之车,归清都。璇庭寂,玉殿虚。鸿化凝,孝风炽。顾灵心,结皇思。鸿庆遐鬯,嘉荐令芳。并帝明德,永祚深光增四句。

  牲出入,奏《引牲乐》歌诗:

  惟诚洁飨,维孝尊灵。敬芳黍稷,敬涤牺牲。骍茧在豢,载溢载丰。以承宗祀,以肃皇衷。萧芳四举,华火周传。神鉴孔昭,嘉足参牷。

  荐豆呈毛血,奏《嘉荐乐》歌诗二章:

  肇禋戒祀,礼容咸举。六典饰文,九司炤序。牲柔既昭,牺刚既陈。恭涤惟清,敬事惟神。加笾再御,兼俎兼荐。节动轩越,声流金县。

  奕奕閟幄,亹亹严闱。洁诚夕鉴,端服晨晖。圣灵戾止,翊我皇则。上绥四宇,下洋万国。永言孝飨,孝飨有容。傧僚赞列,肃肃雍雍。

  ──右夕牲辞

  迎神,奏《昭夏乐》歌辞:

  地纽谧,乾枢回。华盖动,紫微开。旌蔽日,车若云。驾六气,乘烟煴。烨帝景,耀天邑。圣祖降,五云集。此下除八句。 懋粢盛,洁牲牷。百礼肃,群司虔。皇德远,大孝昌。贯九幽,洞三光。神之安,解玉銮。昌福至,万宇欢。皆谢庄辞。

  皇帝升明堂。奏登歌辞:

  雍台辩朔,泽宫选辰。挈火夕照,明水朝陈。六瑚贲室,八羽华庭。昭事先圣,怀濡上灵。肆夏式敬,升歌发德。永固洪基,以绥万国。皆谢庄辞。

  初献,奏《凯容宣烈乐》歌辞太庙同:

  酾醴具登,嘉俎咸荐。飨洽诚陈,礼周乐遍。祝辞罢祼,序容辍县。跸动端庭,銮回严殿。神仪驻景,华汉高虚。八灵案卫,三祇解途。翠盖澄耀,罼纮凝晨。玉虡息节,金辂怀音。戒诚达孝,飐心肃感。追冯皇鉴,思承渊范。神锡懋祉,四纬昭明。仰福帝徽,俯齐庶生。

  ──右祠明堂歌辞。建元、永明中奏。

  雩祭歌辞:

  清明畅,礼乐新。候龙景,选贞辰。阳律亢,阴晷伏。秏下土,荐璟稑。震仪警,王度乾。嗟云汉,望昊天。张盛乐,奏《云舞》。集五精,延帝祖。雩有讽,勣有秩。珝鬯芬,圭瓒瑟。灵之来,帝阍开。车煜耀,吹徘徊。停龙牺,遍观此。冻雨飞,祥风靡。坛可临,奠可歆。对氓祉,鉴皇心。

  ──右迎神歌辞。依汉来郊歌三言。宋明堂迎神八解。

  浚哲维祖,长发其武。帝出自震,重光御宇。七德攸宣,九畴咸叙。静难荆舒,凝威蠡浦。昧旦丕承,夕惕刑政。化一车书,德香粢盛。昭星夜景,非云晓庆。衢室成阴,璧水如镜。礼充玉帛,乐被管弦。于铄在咏,陟配于天。自宫徂兆,靡爱牲牷。我将我享,永祚丰年。

  ──右歌世祖武皇帝依庙歌四言

  营翼日,鸟殷宵。凝冰泮,玄蛰昭。景阳阳,风习习。女夷歌,东皇集。奠春酒,秉青圭。命田祖,渥群黎。

  ──右歌青帝木生数三

  惟此夏德德恢台,雨龙既御炎精来。火景方中南讹秩,靡草云黄含桃实。族云蓊郁温风煽,兴雨祁祁黍苗遍。

  ──右歌赤帝火成数七

  禀火自高明,毓金挺刚克。凉燠资成化,群方载厚德。阳季勾萌达,炎徂溽暑融。商暮百工止,岁极凌阴冲。皇流疏已清,原隰甸已平。咸言祚惟亿,敦民保高京。

  ──右歌黄帝土成数五

  帝悦于兑执矩固司藏。百川收潦精景应徂商。嘉树离披榆关命宾鸟。夜月如霜秋风方袅袅。商阴肃杀万宝咸亦遒。劳哉望岁场功冀可收。

  ──右歌白帝金成数九

  白日短、玄夜深。招摇转、移太阴。霜锺鸣、冥陵起。星回天、月穷纪。听严风、来不息。望玄云、黝无色。曾冰洌、积羽幽。飞雪至、天山侧。关梁闭、方不巡。合国吹、飨蜡宾。充微阳、究终始。百礼洽、万祚臻。

  ──右歌黑帝水成数六

  敬如在,礼将周。神之驾,不少留。蹑龙镳,转金盖。纷上驰,云之外。警七曜,诏八神。排阊阖,渡天津。有渰兴,肤寸积。雨冥冥,又终夕。俾栖粮,惟万箱。皇情畅,景命昌。

  ──右送神歌辞

  太庙乐歌辞,《周颂·清庙》一篇,汉《安世歌》十七章是也。

  永平三年,东平王苍造光武庙登歌一章二十六句,其辞称述功德。

  建安十八年,魏国初建,侍中王粲作登歌《安世诗》,说神灵鉴飨之意。明帝时,侍中缪袭奏:“《安世诗》本故汉时歌名,今诗所歌,非往诗之文。袭案《周礼》志云,《安世乐》犹周房中乐也。往昔议者,以房中歌后妃之德,宜改《安世》名《正始之乐》,后读汉《安世歌》,亦说神来宴飨,无有后妃之言。思惟往者谓房中乐为后妃歌,恐失其意。方祭祀娱神,登歌先祖功德,下堂咏宴享,无事歌后妃之化也。”于是改《安世乐》曰《飨神歌》。散骑常侍王肃作宗庙诗颂十二篇,不入于乐。

  晋泰始中,傅玄造《庙夕牲昭夏》歌一篇,《迎送神肆夏》歌诗一篇,登歌七庙七篇。玄云:“登歌歌盛德之功烈,故庙异其文。至于飨神,犹《周颂》之《有瞽》及《雍》,但说祭飨神明礼乐之盛,七庙飨神皆用之。”夏侯湛又造宗庙歌十三篇。

  宋世王韶之造七庙登歌七篇。升明中,太祖为齐王,令司空褚渊造太庙登歌二章。建元初,诏黄门侍郎谢超宗造庙乐歌诗十六章。

  永明二年,尚书殿中曹奏:“太祖高皇帝庙神室奏《高德宣烈之舞》,未有歌诗,郊应须歌辞。穆皇后庙神室,亦未有歌辞。案傅玄云:‘登歌庙异其文,飨神七室同辞。’此议为允。又寻汉世歌篇多少无定,皆称事立文,并多八句,然后转韵。时有两三韵而转,其例甚寡。张华、夏侯湛亦同前式。傅玄改韵颇数,更伤简节之美。近世王韶之、颜延之并四韵乃转,得赊促之中。颜延之、谢庄作三庙歌,皆各三章章八句,此于序述功业详略为宜,今宜依之。郊配之日,改降尊作主,礼殊宗庙;穆后母仪之化,事异经纶。此二歌为一章八句,别奏事御奉行。”诏“可”。尚书令王俭造太庙二室及郊配辞。

  群臣出入,奏《肃咸乐》歌辞:

  洁诚飐孝,孝感烟霜。夤仪饰序,肃礼绵张。金华树藻,肃哲腾光。殷殷升奏,严严阶庠。匪椒匪玉,是降是将。懋分神衷,翊佑传昌。

  牲出入,奏《引牲乐》歌辞:

  肇祀严灵,恭礼尊国。达敬敷典,结孝陈则。芬涤既肃,牺牷既整。耸诚流思,端仪选景。肆礼伫夜,绵乐望晨。崇席皇鉴,用飨明神。

  荐豆呈毛血,奏《嘉荐乐》歌辞:

  清思眑眑,纻寝微微。恭言载感,肃若有希。芬俎具陈,嘉荐兼列。凝馨烟飏,分照星晰。睿灵式降,协我帝道。上澄五纬,下陶八表。

  ──右夕牲歌辞

  迎神,奏《昭夏乐》歌辞:

  涓辰选气,展礼恭祗。重闱月洞,层牖烟施。载虚玉鬯,载受金枝。天歌折飨,云舞罄仪。神惟降止,泛景凝羲。帝华永蔼,泯藻方摛。

  皇帝入庙北门,奏《永至乐》歌辞:

  戏繇惟则,姬经式序。九司联事,八方承宇。銮迾静陈,缦乐具举。凝旒若慕,倾璜载伫。振振璇卫,穆穆礼容。载蔼皇步,式敷帝踪。

  太祝祼地,奏登歌辞:

  清明既鬯,大孝乃熙。天仪睟怆,皇心俨思。既芬房豆,载洁牷牲。郁祼升礼,鋗玉登声。茂对幽严,式奉徽灵。以享以祀,惟感惟诚。

  皇祖广陵丞府君神室奏《凯容乐》歌辞:

  国昭惟茂,帝穆惟崇。登祥纬远,缔世景融。纷纶睿绪,菴蔚王风。明进厥始,浚哲文终。

  皇祖太中大夫府君神室奏《凯容乐》歌辞:

  璇条夤蔚,琼源浚照。懋矣皇烈,载挺明劭。永言敬思,式恭惟教。休途良鳷,荣光有耀。

  皇祖淮阴令府君神室奏《凯容乐》歌辞:

  严宗正典,崇飨肇禋。九章既饰,三清既陈。昭恭皇祖,承假徽神。贞佑伊协,卿蔼是邻。

  皇曾祖即丘令府君神室奏《凯容乐》歌辞:

  肃惟敬祀,洁事参芗。环袨像缀,缅密丝簧。明明烈祖,尚锡龙光。粤《雅》于姬,伊《颂》在商。

  皇祖太常卿府君神室奏《凯容乐》歌辞:

  神宫懋邺,明寝昌基。德凝羽缀,道鬯容辞。假我帝绪,懿我皇维。昭大之载,国齐之祺。

  皇考宣皇神室奏《宣德凯容乐》歌辞:

  道纻期运,义开藏用。皇矣睿祖,至哉攸纵。循规烈照,袭矩重芬。德溢轩羲,道懋炎云。

  昭皇后神室奏《凯容乐》歌辞:

  月灵诞庆,云瑞开祥。道茂渊柔,德表徽章。粹训宸中,仪形宙外。容蹈凝华,金羽传蔼。

  皇帝还东壁上福酒,奏《永祚乐》歌辞:

  构宸抗宇,合轸齐文。万灵载溢,百礼以殷。朱弦绕风,翠羽停云。桂樽既涤,瑶俎既薰。升荐惟诚,昭礼惟芬。降祉遥裔,集庆氤氲。

  送神,奏《肆夏乐》歌辞:

  礼既升,乐以愉。昭序溢,幽飨余。人祗鬯,敬教敷。申光动,灵驾翔。芬九垓,镜八乡。福无届,祚无疆。

  皇帝诣便殿,奏《休成乐》歌辞:

  睿孝式鬯,飨敬爰遍。谛容辍序,佾文静县。辰仪耸跸,宵卫浮銮。旒帟云舒,翠华景抟。恭惟尚烈,休明再缠。国猷远蔼,昌图聿宣。

  太庙登歌辞二章:

  惟王建国,设庙凝灵。月荐流典,时祀晖经。瞻辰僾思,雨露追情。简日筮晷,纻奠升文。金罍渟桂,冲幄舒薰。备僚肃列,驻景开云。

  至飨攸极,睿孝惇礼。具物咸洁,声香合体。气昭扶幽,眇慕缠远。迎丝惊促,迭佾留晚。圣衷践候,节改增怆。妙感崇深,英徽弥亮。

  太祖高皇帝神室奏《高德宣烈乐》歌辞:

  悠悠草昧,穆穆经纶。乃文乃武,乃圣乃神。动龛危乱,静比斯民。诞应休命,奄有八夤。握机肇运,光启禹服。义满天渊,礼昭地轴。泽靡不怀,威无不肃。戎夷竭欢,象来致福。偃风裁化,恒日敷祥。信星含曜,秬草流芳。七庙观德,六乐宣章。惟先惟敬,是飨是将。

  穆皇后神室奏《穆德凯容之乐》歌辞:

  大姒嫔周,涂山俪禹。我后嗣徽,重规叠矩。肃肃纻宫,翔翔《云舞》。有飨德馨,无绝终古。

  高宗明皇帝神室奏《明德凯容之乐》歌辞:

  多难固业,殷忧启圣。帝宗缵武,惟时执竞。起柳献祥,百堵兴咏。义虽祀夏,功符受命。远无不怀,迩无不肃。其仪济济,其容穆穆。赫矣君临,昭哉嗣服。允王维后,膺此多福。礼以昭事,乐以感灵。八簋陈室,六舞充庭。观德在庙,象德在形。四海来祭,万国咸宁。

  藉田歌辞,汉章帝元和元年,玄武司马班固奏用《周颂·载芟》祠先农。晋傅玄作《祀先农先蚕夕牲歌诗》一篇八句,《迎送神》一篇,飨社稷、先农、先圣、先蚕歌诗三篇,前一篇十二句,中一篇十六句,后一篇十二句,辞皆叙田农事。胡道安《先农飨神诗》一篇,并八句。乐府相传旧歌三章。永明四年藉田,诏骁骑将军江淹造《藉田歌》。淹制二章,不依胡、傅,世祖口敕付太乐歌之。

  祀先农迎送神升歌:

  羽銮从动,金驾时游。教腾义镜,乐缀礼修。率先丹耦,躬遵绿畴。灵之圣之,岁殷泽柔。

  飨神歌辞:

  琼斝既饰,绣簋以陈。方燮嘉种,永毓宵民。

  元会大飨四厢乐歌辞,晋泰始五年太仆傅玄撰。正旦大会行礼歌诗四章,寿酒诗一章,食举东西厢乐十三章,黄门郎张华作。上寿食举行礼诗十八章,中书监荀勖、侍郎成公绥,言数各异。宋黄门郎王韶之造《肆夏》四章,行礼一章,上寿一章,登歌三章,食举十章,前后舞歌一章。齐微改革,多仍旧辞。其前后舞二章新改。其临轩乐,亦奏《肆夏·于铄》四章。

  《肆夏乐》歌辞:

  於铄我皇,体仁苞元。齐明日月,比景乾坤。陶甄百王,稽则黄轩。讦谟定命,辰告四蕃。

  右一曲,客入,四厢奏。

  将将蕃后,翼翼群僚。盛服待晨,明发来朝。飨以八珍,乐以《九韶》。仰祗天颜,厥猷孔昭。

  右一曲,皇帝当阳,四厢奏。皇帝入变服,四厢并奏前二曲。

  法章既设,初筵长舒。济济列辟,端委皇除。饮和无盈,威仪有余。温恭在位,敬终如初。

  九功既歌,六代惟时。被德在乐,宣道以诗。穆矣大和,品物咸熙。庆积自远,告成在兹。

  右二曲,皇帝入变服,黄钟太蔟二厢奏。

  大会行礼歌辞:

  大哉皇齐,长发其祥:祚隆姬夏,道迈虞唐。德之克明,休有烈光。配天作极,辰居四方。

  皇矣我后,圣德通灵:有命自天,诞授休祯。龙飞紫极,造我齐京;光宅宇宙,赫赫明明。

  右二曲,姑洗厢奏。

  上寿歌辞:

  献寿爵,庆圣皇。灵祚穷二仪,休明等三光。

  右一曲,黄钟厢奏。

  殿前登歌辞:

  明明齐国,缉熙皇道。则天垂化,光定天保。天保既定,肆觐万方。礼繁乐富,穆穆皇皇。

  沔彼流水,朝宗天池。洋洋贡职,抑抑威仪。既习威仪,亦闲礼容。一人有则,作孚万邦。

  烝哉我皇,实灵诞圣。履端惟始,对越休庆。如天斯崇,如日斯盛。介兹景福,永固洪命。

  右三曲,别用金石,太乐令跪奏。

  食举歌辞:

  晨仪载焕,万物咸睹。嘉庆三朝,礼乐备举。元正肇始,典章徽明。万方来贺,华夷充庭。多士盈九德,俯仰观玉声。恂恂俯仰,载烂其晖。锺鼓震天区,礼容塞皇闱。思乐穷休庆,福履同所归。

  五玉既献,三帛是荐。尔公尔侯,鸣玉华殿。皇皇圣后,降礼南面。元首纳嘉礼,万邦同钦愿。休哉休哉,君臣熙宴。建五旗,列四县。乐有文,礼无倦。融王风,穷一变。

  礼至和,感阴阳。德无不柔,系休祥。瑞徵辟,应嘉锺。舞云凤,跃潜龙。景星见,甘露坠。木连理,禾同穗。玄化洽,仁泽敷。极祯瑞,穷灵符。

  怀荒远,绥齐民。荷天佑,靡不宾。靡不宾,长世盛。昭明有融,繁嘉庆。繁嘉庆,熙帝载。含气感和,苍生欣戴。三灵协瑞,惟新皇代。

  王道四达,流仁德。穷理咏乾元,垂训从帝则。灵化侔四时,幽诚通玄默。德泽被八纮,礼章轨万国。

  皇猷缉,咸熙泰。礼仪焕帝庭,要荒服遐外。被发袭缨冕,右衽回衿带。天覆地载,泽流汪濊。声教布濩,德光大。

  开元辰,毕来王。奉贡职,朝后皇。鸣珩佩,观典章。乐王庆,悦徽芳。陶盛化,游大康。惟昌明,永克昌。

  惟建元,德丕显。齐七政,敷五典。彝伦序,洪化阐。

  王泽流,太平始。树灵祗,恭明祀。介景祚,膺嘉祉。礼有容,乐有仪。金石陈,干羽施。迈《武》《濩》,均《咸池》。歌《南风》,德永称。文明焕,颂声兴。

  王道纯,德弥淑。宁八表,康九服。导礼让,移风俗。移风俗,永克融。歌盛美,告成功。咏休烈,邈无穷。

  右黄钟先奏《晨仪》篇,太蔟奏《五玉》篇,余八篇二厢更奏之。

  《前舞》阶步歌辞新辞 :

  天挺圣哲,三方维纲。川岳伊宁,七耀重光。茂育万物,众庶咸康。道用潜通,仁施遐扬。德厚巛极,功高昊苍。舞象盛容,德以歌章。八音既节,龙跃凤翔。皇基永树,二仪等长。

  《前舞凯容》歌诗旧辞 :

  於赫景命,天鉴是临。乐来伊阳,礼作惟阴。歌自德富,舞由功深。庭列宫县,陛罗瑟琴。翿籥繁会,笙磬谐音。《箫韶》虽古,九奏在今。导志和声,德音孔宣。光我帝基,协灵配乾。仪形六合,化穆自宣。如彼云汉,为章于天。熙熙万类,陶和当年。击辕中韶,永世弗骞。

  《后舞》阶步歌辞新辞 :

  皇皇我后,绍业盛明。涤拂除秽,宇宙载清。允执中和,以莅苍生。玄化远被,兆世轨形。何以崇德,乃作九成。妍步恂恂,雅曲芬馨。八风清鼓,应以祥祯。泽浩天下,功齐百灵。

  《后舞凯容》歌辞旧辞 :

  假乐圣后,实天诞德。积美自中,王猷四塞。龙飞在天,仪形万国。钦明惟神,临朝渊默。不言之化,品物咸得。告成于天,铭勋是勒。翼翼厥猷,亹亹其仁。从命创制,因定和神。海外有截,九国无尘。冕旒司契,垂拱临民。乃舞《凯容》,钦若天人。纯嘏孔休,万载弥新。

  《宣烈舞》,执干戚。郊庙奏,平冕,黑介帻,玄衣裳,白领袖、绛领袖中衣,绛合幅袴,绛袜。朝廷,则武冠,赤帻,生绛袍单衣,绢领袖,皂领袖中衣,虎文画合幅袴,白布彩,皆黑韦缇。周《大武舞》,秦改为《五行》。汉高造《武德舞》,执干戚,象天下乐己除乱。按《礼》云“朱干玉戚,冕而舞《大武》”,是则汉放此舞而立也。魏文帝改《五行》还为《大武》,而《武德》曰《武颂舞》。明帝改造《武始舞》。晋世仍旧。傅玄六代舞歌有《武》辞,此《武舞》非一也。宋孝建初,朝议以《凯容舞》为《韶舞》,《宣烈舞》为《武舞》。据《韶》为言,《宣烈》即是古之《大武》,非《武德》也。今世谚呼为武王伐纣。其冠服,魏明帝世尚书所奏定《武始舞》服,晋、宋承用,齐初仍旧,不改宋舞名。其舞人冠服,见魏尚书奏,后代相承用之。

  《凯容舞》,执羽籥。郊庙,冠委貌,服如前。朝廷,进贤冠,黑介帻,生黄袍单衣,白合幅袴,余如前。本舜《韶舞》,汉高改曰《文始》,魏复曰《大韶》。又造《咸熙》为《文舞》。晋傅玄六代舞有《虞韶舞》辞。宋以《凯容》继《韶》为《文舞》。相承用魏咸熙冠服。

  《前舞》、《后舞》,晋泰始九年造。《正德大豫舞》,傅玄、张华各为歌辞。宋元嘉中,改《正德》为《前舞》,《大豫》为《后舞》。

  ──右朝会乐辞

  舞曲,皆古辞雅音,称述功德,宴享所奏。傅玄歌辞云:“获罪于天,北徙朔方,坟墓谁扫,超若流光。”如此十余小曲,名为舞曲,疑非宴乐之辞。然舞曲总名起此矣。

  《明君》辞:

  明君创洪业,盛德在建元。受命君四海,圣皇应灵乾。五帝继三皇,三皇世所归。圣德应期运,天地不能违。仰之弥已高,犹天不可阶。将复结绳化,静拱天下齐。

  右一曲,汉章帝造《鼙舞歌》,云“关东有贤女”。魏明帝代汉曲云,“明明魏皇帝”。傅玄代魏曲作晋《洪业篇》云:“宣文创洪业,盛德存泰始。圣皇应灵符,受命君四海。”今前四句错综其辞,从“五帝”至“不可阶”六句全玄辞,后二句本云“将复御龙氏,凤皇在庭栖”,又改易焉。

  《圣主曲》辞:

  圣主受天命,应期则虞唐。升旒综万机,端扆驭八方。盈虚自然数,揖让归圣明。北化陵河塞,南威越沧溟。广德齐七政,敷教腾三辰。万宇必承庆,百福咸来臻。圣皇应福始,昌德洞佑先。

  《明君》辞:

  明君御四海,总鉴尽人灵。仰成恩已洽,竭忠身必荣。圣泽洞三灵,德教被八乡。草木变柯叶,川岳洞嘉祥。愉乐盛明运,舞蹈升泰时。微霜永昌命,轨心长欢怡。

  《铎舞》歌辞:

  黄《云门》,唐《咸池》,虞《韶舞》,夏《夏》殷《濩》,列代有五。振铎鸣金,延《大武》。清歌发唱,形为主。声和八音,协律吕。身不虚动,手不徒举。应节合度,周期序。时奏宫角,杂之以徵羽。乐以移风,礼相辅,安有出其所!

  ──右一曲,傅玄辞,以代魏《太和时》。“徵羽”下除“下厌众目,上从钟鼓”二句。

  《白鸠》辞:

  翩翩白鸠,再飞再鸣。怀我君德,来集君庭。

  ──右一曲,《舞叙》云:“《白符》或云《白符鸠舞》,出江南,吴人所造。其辞意言患孙皓虐政,慕政化也。其诗本云‘平平白符,思我君惠,集我金堂’。言白者金行,符,合也,鸠亦合也。符鸠虽异,其义是同。”

  《济济》辞:

  畅飞畅舞,气流芳。追念三五,大绮黄。

  ──右一曲,晋《济济舞歌》,六解,此是最后一解。

  《独禄》辞:

  独禄独禄,水深泥浊。泥浊尚可,水深杀我!

  ──右一曲,晋《独鹿舞歌》,六解,此是前一解。古辞《明君曲》后云:“勇安乐无慈,不问清与浊。清与无时浊,邪交与独禄。”《伎禄》云:“求禄求禄,清白不浊。清白尚可,贪污杀我!”晋歌为鹿字,古通用也。疑是风刺之辞。

  《碣石》辞:

  东临碍石,以观沧海。水河淡淡,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粲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言志。

  ──右一曲,魏武帝辞,晋以为《碣石舞歌》。诗四章,此是中一章。

  《淮南王》辞:

  淮南王,自言尊,百尺高楼与天连。我欲渡河河无梁,愿作双黄鹄,还故乡。

  ──右一曲,晋《淮南王舞歌》。六解,前是第一,后是第五。

  《齐世昌》辞:

  齐世昌,四海安乐齐太平。人命长,当结久。千秋万岁,皆老寿。

  ──右一曲,晋《杯槃歌》。十解,第三解云:“舞杯槃,何翩翩,举坐翻覆寿万年。”干宝云:“太康中有此舞。杯槃翻覆,至危之像。言晋世之士,苟贪饮食,智不及远。”其第一解首句云“晋世宁”,宋改为“宋世宁”。恶其杯槃翻覆,辞不复取。齐改为“齐世昌”。余辞同后一。

  《公莫》辞:

  吾不见公莫时 吾何婴公来 婴姥时吾 思君去时 吾何零 子以耶 思君去时 思来婴 吾云时母那 何去吾。

  ──右一曲,晋《公莫舞歌》,二十章,无定句。前是第一解,后是第十九、二十解。杂有三句,并不可晓解。建武初,明帝奏乐至此曲,言是似《永明乐》,流涕忆世祖云。

  《白纟宁》辞:

  阳春白日风花香,趋步明月舞瑶裳。情发金石媚笙簧,罗袿徐转红袖扬。清歌流响绕凤梁,如惊若思凝且翔。转眄流精艳辉光,将流将引双雁行。欢来何晚意何长,明君驭世永歌昌。

  ──右五曲,尚书令王俭造。《白纟宁歌》,周处《风土记》云:“吴黄龙中童谣云‘行白者君追汝句骊马’。后孙权征公孙渊,浮海乘舶,舶,白也。今歌和声犹云‘行白纟宁’焉。”

  《俳歌》辞:

  俳不言不语,呼俳噏所。俳适一起,狼率不止。生拔牛角,摩断肤耳。马无悬蹄,牛无上齿。骆駼无角,奋迅两耳。

  ──右侏儒导舞人自歌之。古辞俳歌八曲,此是前一篇。二十二句,今侏儒所歌,擿取之也。

  角抵、像形、杂伎,历代相承有也。其增损源起,事不可详,大略汉世张衡《西京赋》是其始也。魏世则事见陈思王乐府《宴乐篇》,晋世则见傅玄《元正篇》、《朝会赋》。江左咸康中,罢紫鹿、跂行、鳖食、笮鼠、齐王卷衣、绝倒、五案等伎,中朝所无,见《起居注》,并莫知所由也。太元中,苻坚败后,得关中檐橦胡伎,进太乐,今或有存亡,案此则可知矣。

  永明六年,赤城山云雾开朗,见石桥瀑布,从来所罕睹也。山道士朱僧标以闻,上遣主书董仲民案视,以为神瑞。太乐令郑义泰案孙兴公赋造天台山伎,作莓苔、石桥、道士扪翠屏之状,寻又省焉。

  皇齐启运从瑶玑。灵凤衔书集紫微。和乐既洽神所依。超商卷夏耀英辉。永世寿昌声华飞。

  ──右《凤皇衔书伎歌辞》,盖鱼龙之流也。元会日,侍中于殿前跪取其书。宋世辞云“大宋兴隆膺灵符。凤鸟感和衔素书。嘉乐之美通玄虚。惟新济济迈唐虞。巍巍荡荡道有余”。齐初诏中书郎江淹改。

  《永平乐歌》者,竟陵王子良与诸文士造奏之。人为十曲。道人释宝月辞颇美,上常被之管弦,而不列于乐官也。

  赞曰:综采六代,和平八风。殷荐宴享,舞德歌功。

【译文】

  南郊祭天乐舞歌辞,两汉所用相同,见于《前汉志》,五郊祭祀交互演奏。魏的歌舞辞未见记载,怀疑是采用汉的文辞。晋武帝泰始二年,郊祭明堂,诏令礼仪遵照当年周室沿袭殷祭祀的用意,权且采用魏的礼仪。后来让傅玄创作《祠天地五郊夕牲歌》诗一篇,《迎神歌》一篇。宋文帝让颜延之创作《郊天夕牲》、《迎送神》、《飨神歌》诗三篇,造就是说宋初又沿用晋辞。建元二年,主管部门上奏,郊祭庙祀所用雅乐歌辞,过去是让学士博士撰写,搜集选用,请下达诏令,凡是通达辞义研治学术者,都让他们创作。众人商量:太庙登歌应当采用司徒褚渊的辞,其余都用黄门郎谢超宗的辞。谢超宗所撰写的辞,大多删改颜延之、谢庄的辞作为新曲,尽改乐名。永明二年,太子步兵校尉伏曼容上表,认为应当集中杰出的儒士,删改编纂雅乐。诏令交付下面审议,竟然没有实行。

  群臣出入,演奏《肃咸之乐》:遵奉天命,恭奉帝业。普受天命,广施教化。登基告成,开拓四疆。在整个天地称皇称帝,遥远的日月之地也前来归依。新纪年伊始,行礼奏乐。六种法典联合治事,九等官职井然有序。此下减去四句。都是颜延之的辞。

  牺牲物出入,演奏《引牲之乐》:尊敬皇天,恭奉上帝。显扬教化,国家祭祀,严肃清明。有牺牲物在洗涤,干净地摆在案上。以此献上土的诚心,报答神的赐福。此上四句,升辞.登临配祀在京都,德惠降临百姓。流星划过了望夜空,高烧的柴堆久待清晨。进献豆器呈上毛血,演奏《嘉荐之乐》:我恭奉我敬献,在孟春时节。用孝顺用恭敬,成就万民。青坛遮云,翠帐庄重。精美的供品再次进献,神灵接连降临。陈设钟柱乐架,展示在宫殿之中。开始祭礼配祀上天,以此对待上天之灵。这篇是增减谢庄的辞。以上是夕牲歌,一起重复演奏。

  迎神,演奏《昭夏之乐》:惟有圣君才能供奉上帝,惟有孝子才能供奉祖先.此删除二句。举行典礼祭祀宗庙,恭敬地郊祭天地。树上金枝玉叶,盛大的音乐陈列演奏。此下删去八句。月亮徐徐慢行,星辰在旁边驱动。遥远的旅行开始启动,耀目威武。功成祭祀报答天地,受到大神的赐福。

  皇帝进入祭坛束门,演奏《永至之乐》:紫坛期望神灵,翠帐久待神灵。普天之下进献贡品,所有土地前来归服。神灵同临赐予恩惠,众多神祇一起祝福。庄重地享用,严肃地孝敬。神威映照四灵,照耀三光,大德加惠天下,大礼流布昌盛。

  皇帝登上祭坛,演奏登歌辞:报答祇是为供奉上天,祭祀实际是尊崇神灵。史官占卜正值好的征兆,神灵所在之地呈现吉祥。五帝祭处有明确的祭祀,宗庙六祖有规定的次序。在山间就望见尘土飞扬,皇帝的车驾隆重前来。

  皇帝初次进献,演奏《文德宣烈之乐》:营建泰时,确定天的福佑。思心开启,谋筮相从。此下删去二句。田头燃烛,燎火相通。大孝显明,国礼融洽。此一句改动,其余都是颜延之的辞,此下又删去二十二句。

  其次演奏《武德宣烈之乐》:功绩照亮上苍,德业光耀天空。改移九州风俗,修治八方礼仪。四灵清晨照亮,五大行星夜晚光明。奉天承运,道德胜过前辈。太祖高皇帝配祀,演奏《高德宣烈之乐》,该章是丞塱二年制作演奏的:尚书令王俭的辞。祭天尊亲,效法上天并加以光大。承续前代,光照宇宙。日月大放光华,祥云涌动。天地四方共同呈现吉祥。

  皇帝喝福酒,演奏《嘉胙之乐》:美酒祭献给吉庆的典礼,承奉上天的吉祥赐福。盛大的德业就像闪亮的行星,昌盛繁华与上帝的策命相应。至圣的云气光耀昌盛之基,长久的福祉映照世运历数。端正的声律涵容月亮轨迹,文雅的篇章记载太阳的轨迹。天命符瑞昭显于神异圆像,神灵祝福表现为玉露流落。我皇尊崇光明的国运,功业超过前辈。

  送神,演奏《昭夏之乐》:祭献广博,礼乐详备。神灵愉悦展颜,辰旆回转。洞开云路,拂拭仙阶。紫气云集,青空裂开。眷恋皇都,顾念玉台。留下昌盛的功德,赢得圣帝的欢心。

  皇帝就燎祭之位,此时演奏《昭远之乐》:上天降下德惠,帝王回报礼仪。牺牲、祭器在下陈列,焚柴献牲燎祭上天。祭祀在司仪的主持下进行,敬献大璧谷物。通过升腾的烟雾奉献青天,音乐声在天空中回荡。陈设祭品,宣读简策,敬重立志、延续宗庙烟火。礼仪不是追求祭品的完备,而是为了表示致福的诚心。

  皇帝退场到别殿休息,此时演奏《休成之乐》,重复演奏:显明祭天典礼,牺牲都已奉献完毕。皇帝车驾回转,穿行于美妙的景致,到达内宫。乐曲悠扬和美,悬挂的金石器具明亮照人。羽毛装饰的旗帜在影下闪耀,管乐器在风吹中鸣响。井然有序地适可而止,庄重地结束礼仪。锌、镯、铙、铎四种金属乐器拱卫,六马驾车齐奔。以上是南郊歌辞。

  北郊祭天乐舞歌辞,查考《诗经。周颂.吴天有成命》,就是郊祀天地时用的。因此周、汉以来,祭祀天地都用同样的歌辞。宋代颜延之撰有《飨地神辞》一篇,其余的都与南郊祭天用辞相同。齐代北郊祭天群臣进入时演奏《肃咸乐》,牺牲引入时演奏《引牲》,进献豆器呈上毛血时演奏《嘉荐》,皇帝进入坛庙束门时演奏《永至》,喝福酒时演奏《嘉胙》,皇帝回别殿休息时演奏《休成》,歌辞都和南郊祭天相同。迎送神灵演奏的《昭夏》中登歌和南郊不同。

  迎接地神,演奏《昭夏之乐》:诏告礼仪,装饰祭坛,向地神敬献祭品。神灵端坐在帷帐之中,月光映照在肃穆的神阶上。陈设精美的祭品敬献神灵,在风吹中乐声铿锵。神灵降临,气氛神秘庄严.远望岁星,环游太一。用庄重表现对礼的尊尚,云气聚集,光芒四射。

  皇帝登上祭坛时演奏登歌:神灵暂住,供献祭品,这是列入祀典的庄严祭祀。乐器响动声音如仪,敬献洁净的牺牲和芬香的谷物。地神暗中赐福,有司大肆庆贺。天下太平,农作物丰收。

  皇帝第一次进献祭品,演奏《地德凯容之乐》:修缮祭地方丘,严肃国家地神祭典。俯视玉珪之影,仰察神灵之心。诏告原委,遍及山林。此下删去八句。进献祭品,奉上音乐。此下删去二十二句,其余都是垄廷主撰写的辞。

  第二次进献祭品时演奏《昭德凯容之乐》:祝福的愿望深深,蕴含着吉祥和光明。犹如天上明亮的月亮,光照星空。国家得到教化,神灵喜乐。宫内有规有矩,风调雨顺。德仪双全,声名显赫。

  送神时,演奏《昭夏之乐》:供献神的祭品依次端出,内容丰盛。搁置精美的礼器,停止乐器演奏。旗帜改向,车驾回转。月光辉流溢,星辰密布天空。神灵内心眷念,在星辰间逗留盘桓。四海和睦,天下吉祥。

  举行痉埋仪式时,演奏《隶幽之乐》:后土喜庆,设地坛祭神。接受皇帝美意,神灵赐福。覆盖的竹筐盛满供品排列有序,王公贵族会集一起。牺牲币帛堆积坛中,显示着明洁与至诚。调理河流祥瑞昌盛,警戒山岳吉祥安泰。以上是北郊祭地歌辞。

  明堂歌辞,祠祀青、赤、黄、白、黑五天帝。汉代郊祀祭天歌辞都是四言,宋孝武帝让谢庄撰写歌辞,谢庄依照五行数字,青帝属木用三言,赤帝属火用七言,黄帝属土用五言,白帝属金用九言,黑帝属水用六言。根据《鸿范》的五行,一是水,二是火,三是木,四是金,五是土。《月令》中木的数字是八,火是七,土是五,金是九,水是六。蔡邕说:“东方有木三土五,所以对应的数字是八;南方有火二土五,所以对应的数字是七;西方有金四土五,所以对应的数字是九;北方有水一土五,所以对应的数字是六.”另外根据古乐律纳音的推算方式,一言是土,三言是火,五言是水,七言是金,九言是木。如果依照《鸿范》木对应的数字用三,那么应当是水一火二金四。如果依照《月令》金九水六,那么应当是木八火七。应当用《鸿范》一言二言的数字,但难以成文,所以有所取舍,最后导致与两书都不相符,不清楚用数字立言是依据什么。《周颂.我将》祭祀周文王,说都是四言,其中一句是五言,一句是七言。谢庄歌颂宋太祖也没有固定的句式。

  建元初年,韶令黄门郎谢超宗创作明堂夕牲等歌辞,都采用谢庄的辞。建武二年,举行雩祭明堂,谢跳创作歌辞,完全依照谢庄,衹有世祖是用四言。

  宾客出入时演奏《肃咸乐》,歌辞共二章:继承孝顺的传统,恭奏尊敬的先圣。普天献礼,举国同庆。礼仪井然有序,仪仗严整。仪仗盛若林木,威风烈烈,四处都是身着礼服的宾客。襄助宝物以示尊敬,美酒珍玩充斥庭院。玉磬悬挂在架上,乐声徐缓悠扬。先圣希望礼仪整齐,庄重如有所承。神灵降福,举行盛大庆典予以接受。

  祭祀恭敬,仪仗威严,容貌光彩,秩序井然。对待神灵恭敬而敏捷,祭品要洁净丰盛。庄严肃穆的宫殿,草木茂盛的高大台基。天帝降临于此,百神各就其位。斋戒诚心遥望夜空,庄重严肃迎接清晨。隐隐约约的清晨时分,万物笼罩在薄雾之中。

  《青帝歌》参星在傍晚映照,驷星在清晨闪亮。灵星乘着雷声而来,司命星令春回大地。大雁北飞,梧桐花开始下垂。和风吹舞,春光徐缓。幼芽萌动,万物更新。润泽大地无边无垠。

  《赤帝歌》龙精初次出现于心宿中,阳光北射土圭与曰影长度相等。天帝居所在离宫星,实际仍主宰天地,降下雨水,木槿繁荣。万物繁盛。百姓殷实,赤帝的恩泽遍及四海九州。

  《黄帝歌》立足艮位,居于中央,颁布法令,总管四方。裁度安排天地间寒暑炎凉。此句下删去八句。分合沿着固定的轨道,开闭按照一定的法度。黄帝的光辉聚合万物,他使国运平安。

  《白帝歌》众多河流犹如明镜,天地爽朗清明。云气冲天,盛大的功德体现在元精。此下删去四句。万物收成,收获的季节即将过去。大地享受润泽,环宇秉承白帝之灵。

  《黑帝歌》已近岁暮,时光飞逝。神灵居坎位,盛德领万物。黑云密布,笼罩着崎岖的小路。白云弥漫,横亘天涯。此下删去四句。清晨的时光短,夜晚漫长。太阴达到极致,阳气就会回升。此下删去二句。

  皇帝回到束壁,接受福酒,此时演奏《嘉胙乐》歌辞:太庙用的歌辞相同。以礼祭献,福禄寿吕。圣明的皇帝领受上天赐福,王朝的事业将会充满吉祥。位居人极乘时运,立足德业祥瑞昌。光明照耀四方邻国,光辉延及八方之地。五洲四海同声顺从,环宇之内沐浴君王的恩泽。世世代代吉祥喜庆,宏伟的功业永远延续。送神时,演奏《昭夏乐》歌辞:宋谢庄创作的词。蕴含礼制仪容,遗留音乐法度。神灵正要停留,日影已将偏西。开启九重宫门,肃清四通八达的道路。凤凰上下飞舞,龙马已经喷沫。云彩已经飘动,河上架好了桥梁。万里神光照耀,空中飘满馨香。神灵的车马,驶回天宫。仙宫寂静,玉殿清虚。皇上教化凝结,亲孝风气炽盛。眷顾神灵之心,缔结美好的思念。王业洪福久远通畅,精美的供品芳香四溢。与天帝一同昌明道德,国运长久,永放光芒。增加了四句。

  牺牲进出时,演奏《引牲乐》歌诗:用诚心洁净的祭品供奉,用孝心尊崇神灵。敬献芬芳的黍稷,敬献洁净的牺牲豢养的赤色小牛,健壮丰满。用以承奉宗庙祭祀,用以肃敬皇帝的诚意。燃烧艾蒿的芳香四起,火光传遍四方。神灵洞察秋毫,赞许挑选出的纯色牺牛。

  进献豆器呈上毛血时,演奏《嘉荐乐》歌诗二章:祭祀肇始,礼制仪容都要完备。根据六典整饰礼仪文字,九司昭明礼仪次序。牺牲有柔有,都已陈设清楚。恭恭敬敬地清洗干净,奉献给神灵。再加一篷果品祭献,双倍的俎豆祭品。指挥节动,音乐高昂激越,声音来自金石乐器。

  高大盛美的神庙,华美肃穆的宫殿。洁己诚心,终日不敢懈怠,清晨即端正冠服。圣灵降临,护佑我皇上纲纪。上则安定宇宙,下则和乐万国。永远尽孝祭祀,尽孝祭祀有其仪容。傧从官吏列位赞礼,庄重和睦。以上是夕牲歌辞。

  迎神时,演奏《昭夏乐》歌辞:地维静止,干轴转动。华盖星动,紫微宫开。旌旗蔽日,车盖如云。驱驶六气,乘着元气。光明灿烂的帝景,照耀天都。圣祖降临,五彩祥云会集。此下删去八句。祭品精美,牺牲洁净。恭行诸礼,百官虔敬。皇德深远,大孝昌明。贯穿九幽,洞照三光。神灵安适,卸下车驾。洪福降临,宇内欢欣。都是谢庄创作的词。

  皇帝登上明堂,演奏登歌辞:辟雍辨明朔日,泽宫选定时辰。清洁的火在傍晚照耀,明净的水在清晨陈设。六种礼器精美于室,八佾乐舞华丽于庭。祭祀先圣,怀念上天之灵。演奏《肆夏》表示敬意,登堂歌唱发扬美德。永远巩固帝王基业,以此安靖天下。都是谢蓝创作的词。

  首次进献祭品时,演奏《凯容宣烈乐》歌辞:太庙用词相同。甘美的酒一一斟上,精美的祭品都已进献。祭献和洽诚心已表,礼仪周全音乐遍奏。宣读祝辞撤除飨宴,序次礼仪停止音乐。肃清庭院道路,皇上车驾回到便殿。神灵仪容留驻,天河高远清虚。八种灵物巡卫,三位神祇护持。翠羽装饰的车盖澄明耀眼,前导仪仗凝结晨晖。御驾已经停驻,车轮转动的声音依然在耳。恭敬虔诚表达孝思,内心充满肃敬之感。追依皇帝的明察,思承永远的楷模。神赐洪福,四纬昭昭显明。上受天帝福佑,下治芸芸众生。以上是祠祀明堂歌辞,建元、永明年间奏。

  雩祭歌辞:清明畅达,礼乐更新。等候龙景,选择良辰。阳气回升,阴气潜伏。牦降下土,进献种桂。皇上仪容警戒,皇上气度刚健。嗟叹银河,遥望青天。摆开盛大的乐队,演奏《云怜》。召集五方之星,延请帝王祖灵。雩祭含有讽刺,荣祭含有祠祀。油脂和香酒散发芬芳,圭瓒洁净鲜明。神灵来到,宫门敞开。车驾光彩照射,乐队来回吹打。御驾停驻,四周观察。暴雨飞降,祥风顺服。祭坛可以登临,祭品可以享用。对待百姓的福祉,可以看出皇上的诚心。以上是迎神歌辞。依照汉代以来的三言郊歌。宋明堂迎神歌辞共押八韵。智慧深邃的祖先,长久发扬其武功。帝出白东方,承继累世盛德光辉,统治天下。武功七德宣化久违,各项治理天下的大法均已施行。靖除趔、锂之难,建立威望于蠡浦。夜以继,小心谨慎地处理刑罚与政令。车同轨,书同文,德馨流芳后世,祭品丰盛。明亮的星辰在夜空闪耀,五色祥云在拂晓带来吉庆。听政之所转入地下。太学犹如明镜。玉帛显示礼,丝竹表现乐。歌颂赞美,登配上天。从宫内到四郊祭坛,没有吝惜牺牲物。我带来我享用,永远赐福年成丰稔。以上是歌颂世祖武皇帝。依照四言庙歌。展翅飞翔之,鸟类殷盛之宵。凝结的冰面融化,冬眠的动物苏醒。阳光温暖,春风习习。女夷歌唱,束皇降临.祭奠春酒,秉持青珪。命令田祖,润泽广大百姓。以上是歌颂青帝。木生对应数是三.惟此夏德德业广大,驾御雨龙烈日当头。曰影正中南方酷热,靡草变黄仙桃成熟。浓云密集热风吹动,降雨充沛遍及黍苗。以上是歌颂赤帝。火成对应数字是七。承受火的锻炼自然高而明亮,生金以挺直刚强取胜。冷暖都赖其化成,各地仰其广厚之德承受。春季草木发芽生长,炎夏消退酷暑化解。秋末百工停歇,岁末冰窖藏满。大江大河已经疏浚清洁,广乎低隰之地已经治理平整。众口齐声福运长久,敦厚百姓保卫神坛。以上是歌颂黄帝。土成对应的数字是五。帝悦于兑位,本职就是掌管贮藏。江河停止泛滥,明亮的曰光对应秋天的开始。美丽的树木落叶,北方边塞告别候鸟。夜晚月光如霜,秋风正吹拂。秋天阴凉肃杀,万物也都收聚。辛苦一年盼望收成好,农事可以结束。以上是歌颂白帝。金成对应的敷是九。白天短,黑夜长。北斗星转,太阴移动。寒钟鸣响,冬神起身。星回故位,一年将尽。寒风呼呼,刮个不停。仰望云空,一片黑色。厚冰凛冽,积羽深处。飞雪飘至,天山之侧。关桥封闭,不再巡视。全国吹奏,合祭诸神。推动阳气发生,探求一年终始。百礼周遍,万福齐集。以上是歌颂黑帝。水成对应的敷是六。敬神如神在,礼仪即将周遍。神灵的车驾,片刻也不停留。登上坐骑,车盖回转。纷纷驰往上天,在云层之外。提醒七耀,诏告八神。打开天门,渡过银河。阴云兴起,雨雾濛濛。烟雨迷漫,又是彻夜未停。保佑丰年盛世,粮食充足。皇上的情意已表,天命昌盛。以上是送神歌辞。

  太庙乐歌辞,《周颂.清庙》一篇,汉《安世歌》十七章都是。永平三年,束平王刘苍创作光武庙登歌一章二十六句,其辞句是称赞叙述功德。

  建安十八年,魏国刚刚建立,侍中王粲创作登歌《安世诗》,叙说神灵监察祭奠之意。明帝时,侍中缪袭上奏:“《安世诗》本来是前朝汉时的歌名,现在诗中所歌唱的,并不是原诗的文字,据袭考证,《周礼》注说,《安世乐》犹如周时的房中乐。过去的议论者,认为房中乐是歌颂后妃的品德,应该改《安世》之名为《正始之乐》。后来读汉《安世歌》,也是说神灵前来享用祭祀酒食,没有关于后妃的话。我想过去一些人说房中乐是后妃歌,恐怕失去了本意。好比祭祀娱神,登堂歌颂先祖功德,下堂咏唱神灵享用祭品,没有歌颂后妃教化的意思。”于是改《安世乐》叫《飨神歌》。散骑常侍王肃创作宗庙颂诗十二篇,没有加入乐歌。

  晋泰始年间,傅玄创作《庙夕牲昭夏》歌一篇,《迎送神肆夏》歌诗一篇,七庙的登歌七篇。傅玄说:“登歌是歌颂盛大的功德,所以各庙的文字不同。至于祭祀神灵,比如《周颂》的《有瞽》篇及《雍》篇,衹是叙说祭祀神明礼乐的盛大,七庙祭神都用它。”夏侯湛又创作了宗庙歌十三篇。

  宋代王韶之创作七庙登歌七篇。升明年间,立祖是齐王,命令司空褚渊创作太庙登歌二章。建五初年,诏令黄门侍郎谢超塞创作庙乐歌诗十六章。

  永明二年,尚书殿中曹上奏:“太祖高皇帝庙神室演奏《高德宣烈之舞》,没有歌诗,郊祭应需要歌辞。穆皇后庙神室,也没有歌辞。据傅玄说:‘登歌各庙文字不同,祭神七庙用同样的歌辞。’这个意见是恰当的。另外查寻汉代歌篇,多少不定,都是称述事迹确立文字,并多是八句,然后转韵。有时有两三句就转韵的,此例很少。张华、夏侯湛创作的歌辞样式也与前代相同。傅玄改韵过多,损害了节奏的简单舒缓之美。近代王韶之、颜延之都是四韵才转,长短缓急适当。颜延之、谢庄创作的三庙歌辞,都是各三章,每章八句,这对于叙述功业详略是适当的,现在应当依照该样式。郊祭配祀之日,尊降为主,礼数区别于宗庙,穆后教化人母仪范,其事迹不同于治理天下。这二篇歌辞是一章八句,单独奏请批准施行。”皇上下诏“可以”。尚书令王俭创作太庙二室及郊祭配天歌辞。

  群臣出入时,演奏《肃咸乐》歌辞:纯洁虔诚,极尽孝行,孝行感动云天。恭敬仪规秩序井然,庄重的礼仪陆续举行。树木装饰得金碧辉煌,庄重与智慧放射光芒。频繁地登堂演奏,群臣秩序廾然,排列在台阶上。不是椒木不是玉石,是文臣是武将。勤勉尽职为皇上分忧,辅佐佑助国运昌盛。

  进献牺牲,演奏《引牲乐》歌辞:设坛祭祀祖先之灵,恭行礼仪尊崇封国。施行典制表达敬意,陈布法则缔结孝心。芬芳的谷物和洁净的祭品已经陈设,牺牲物已经齐整。诚心涌聚,追思流布,端正仪容仪表。遍行礼仪夜中伫立,乐声绵延期盼清晨。盛宴聊表皇上之心,用以飨祀神明。

  进献豆器呈上牺牲毛血,演奏《嘉荐乐》歌辞:清思幽静,闽宫微微。言辞恭敬以示感激,容貌端正有所希求。谷物牺牲陈设齐备,祭品都已摆布停当。馨香凝聚,飞烟飘扬,星空分野明亮清晰。神灵降临,辅佐皇上治理天下。天上澄清金、木、水、火、土五星,地下和悦八方之外。以上是夕牲歌辞。

  迎神,演奏《昭夏乐》歌辞:选择吉祥的时辰节气,举行典礼恭敬神祇。重重宫门月洞深深,层层窗户香烟缭绕。享尽玉鬯之酒,接受金饰之灯。天歌在空中回响,云彩伴随着罄声起舞。神灵降临驻足,犹如凝静的太阳照耀四方。帝王的光华永远和暖,无须华美的赞辞。

  皇帝进入庙北门时,演奏《永至乐》歌辞:伏羲由此制定法则,黄帝经此确立秩序。九司联合处理事务,八方归顺统一。皇上的车驾警卫静静地立着,杂乐一一演奏。皇上神态专注如仰慕之状,俯身凝神伫立。皇上的警卫威风振振,礼仪气氛庄严肃穆。皇上步履从容,缓缓走过。

  太祝以香酒灌地祭神,演奏登歌辞:清明既已举行祭祀,大孝就会兴盛。天子仪容温和而又悲伤,内心庄重,若有所思。呈献盛在豆器中的芬芳谷物,清洁纯净的牺牲。用香酒灌地开始祭礼,敲击玉石发出声音。幽深静穆,恭奉神灵。供奉祭祀,惟有感恩和诚心。皇祖广陵丞府君神室演奏《凯容乐》歌辞:国昭茂盛,帝穆崇高。获得佑助治理天下,缔造世界风景大同。神圣之事众多,王者之风昌盛。始以明察进取,终以圣哲好文。

  皇祖太中大夫府君神室演奏《凯容乐》歌辞:璇条灿烂夺目,琼玉光芒四射。皇祖功勋卓着,史传有贤明美好之名。永远表达崇敬和思念,恭敬地遵奉教化。道路吉祥治理良好,荣光照耀。

  皇祖淮阴令府君神室演奏《凯容乐》歌辞:宗庙庄严,典礼郑重,敬献供品,开始祭祀。九章礼服已经装饰,三清酒已经供上。昭显恭敬皇祖,假藉这个神位。长久佑助辅佐,瑞云伴随。

  皇曾祖即丘令府君神室演奏《凯容乐》歌辞:庄重恭敬地祭祀,进献清洁的祭品。神像用黑色礼服装饰,弦管乐声不绝于耳。功业显赫的祖先,惠赐祥瑞之光。《雅》歌颂周,《颂》歌颂商。

  皇祖太常卿府君神室演奏《凯容乐》歌辞:神庙兴盛自邺,寝宫昌盛国基。德业凝聚于羽毛装饰的仪仗,道行表现在祭祀时的仪容歌辞。授权我创建帝业,使我朝纲纪盛美。光辉盛大的记载,是查玺的吉祥。

  皇考宣皇神室演奏《宣德凯容乐》歌辞:道德隐藏于时机运气,义理体现在出仕入仕。圣明的皇祖,进退自如。遵循前制光大功业,沿袭旧章更加芬芳.德业比轩辕、伏羲更加充溢,道行比炎帝、黄帝更加昌盛。

  昭皇后神室演奏《凯容乐》歌辞:明月之灵发出庆贺,云之瑞兆表达吉祥。道行美盛幽柔,德业受到褒奖赞美。纯美的教化施行于宫中,仪容风范传播到宇宙之外。容貌举止凝聚着光华,金色的羽饰传达出和善。

  皇帝回到束壁,奉上福酒,演奏《永祚乐》歌辞:构筑宫殿楼宇,外形方正,文饰整齐。众多神灵会聚,各种礼仪场面盛大。乐声随风,车盖如云。精美的酒器已经洗涤,盛放牺牲的礼器已经熏香。诚心进献供品,彰扬礼仪的是祭品的芬芳。久远的先祖降下福祉,集会庆贺,香气弥漫。

  送神,演奏《肆夏乐》歌辞:典礼已经举行,音乐让神灵欢愉。礼仪程序已经超出,祭献鬼神还有剩余。入神舒畅,恭敬地领受神灵的教化。申时光影移动,神灵车驾飞翔。芬芳天下,光照八方。福祉无边,国运永久。

  皇帝到便殿,演奏《休成乐》歌辞:神圣的孝行表现在对祖先的祭祀,每位祖先都得到了恭敬的供享。神情专注,终止仪式,音乐舞蹈停止演出。皇帝的仪仗肃然警卫清道,在夜幕中护卫着飞驰的御驾。旗开云层,御驾成为风景的焦点。崇尚祖先的功业,再续清明盛世。国道长久昌盛,宏伟的蓝图得到宣扬。

  太庙登歌辞二章:大王建立国家,设太庙安顿祖灵。月月有祭献典礼,定期有祭祀活动。瞻望星辰若有所思,沐浴雨露,追念祖先恩情。卜筮选择吉,祭奠神灵,宣读祝文。金罄中盛满美酒,深广的帷帐中散发着薰香。僚属肃立,云开景驻。

  最高的祭献没有极致,神圣的孝行就是敦厚守礼。陈设的祭品都是清洁的,乐声和薰香合而为一。光照幽深,志向高远。迎神的丝竹惊叹时间的短促,轮流演出的舞蹈挽留神灵到很晚。天子内心感遇季节变化,节令更改更增悲怆。感悟高深,英名更加响亮。

  太祖高皇帝神室演奏《高德宣烈乐》歌辞:草创基业,治理国家,能文能武,是圣也是神。动能平定危乱,静能和睦百姓。顺应天神旨意诞生,拥有八方土地。掌握机遇肇始国运,疆域扩大到荒远之地。仁义充塞高天深渊,礼制照亮地下深处。施行恩泽,没有不归顺的;威风凛凛,无不肃然起敬。边疆少数民族衷心拥戴,派翻译前来祝福。教化普及,阳光布施吉祥。土星辉映,枢草流芳。七庙观察德业,六乐宣示典章。敬重祖先,祭献供享。

  穆皇后神室演奏《穆德凯容之乐》歌辞:太蛆嫁到周,涂山旦作了禹的配偶。我们皇后承继美名,恪守规矩。肃穆的闷宫,翩翩的《云舞》。道德高尚,永享祭献。

  高宗明皇帝神室演奏《明德凯容之乐》歌辞:遭遇多难能够使基业牢固,忧愁繁多能够启发圣哲。高宗继承前辈武功,置身角逐争锋的时代。柳枝昂起呈现吉祥,宫殿楼字兴发咏颂。道义上虽然应奉祀正统,但是因为功业领受天命。远方无不归顺,近处都肃然起敬。仪仗济济,表情肃穆。威风赫赫地君临天下,正大光明地继承帝位。受命于天的帝王,承受如此多的福祉。礼用以昭明事理,乐用以感谢神灵。八簋陈设于室内,六舞排列在庭院。观察德行要在宗庙,象征德行要看礼仪。四海归顺,天下太平。

  藉田歌辞,汉章帝元和元年,玄武司马班固奏书主张采用《周颂。载芟》祠祀先农。晋傅玄创作祭祀先农先蚕夕牲歌诗一篇八句,迎送神一篇,飨社稷、先农、先圣、先蚕歌诗三篇。前一篇十二句,中间一篇十六句,最后一篇十二句,歌辞都是叙述农业事宜。胡道安作祀先农飨神诗一篇,同是八句。乐府相传有旧作歌辞三章。永明四年举行藉田礼,诏令骁骑将军江淹创作《藉田歌》。江淹创作了二章,没有依照胡、傅的体例,世祖头下令交付太乐歌唱。

  祭祀先农迎送神升歌:羽饰的车銮启动,金色的车驾出游。传播教化道义镜明,缀集音乐修明礼仪。扶持丹耦率先垂范,置身田地亲自实践。圣神显灵,谷物丰收,风调雨顺。

  飨神歌辞:精美的酒具已经装饰,纹饰斑斓的礼器已经陈列。赞育优良的谷种,永远养育黎民百姓。

  元旦皇帝朝会群臣举行宴会时四厢演唱的歌辞,是置泰始五年太仆傅玄撰写的。元旦大会行礼的歌诗四章,祝寿酒诗一章,宴会进食东西厢乐歌辞十三章,黄门郎张华创作。祝寿、宴请、行礼诗十八章,中书监荀勖、侍郎成公绥,句数各异。宋黄门郎王韶之创作《肆夏》四章,行礼一章,祝寿一章,登歌三章,宴会歌十章,《前后舞》歌一章。齐衹是稍微改了一下。大多仍沿用旧辞。其中《前后舞》二章是新改的。其临轩乐,也演奏《肆夏》“于铄”等四章。

  《肆夏乐》歌辞:赞美我们皇上,躬行仁道,包含五常。与曰月共明,与乾坤等观。百王陶冶,道法轩辕。承受天命确定宏图大计,按时诫告四方藩国。上面一曲,客人进入时四厢演奏。顺从的附属国主,恭敬的众多官员。身着盛装等待清晨,天亮出发前来朝会。犒赏珍饯美味,欣赏《九韶》乐曲。敬仰天颜,国策明了。上面一曲,皇帝向阳,四厢演奏。皇帝入内更换服装,四厢连奏前二曲。

  《法章》已经安排,宴会序幕拉开。公卿贵族济济一堂,身穿皇帝赐予的礼服。和乐无限,威仪有余。温良谦恭各在其位,敬重的态度自始至终。

  九功已经歌颂,六代有赖时运。光大德业靠乐,宣扬道行用诗。淳和太平,万物兴盛。广积德业,自然长远,赖此告成天地。以上二曲,皇帝入内更换服装时,黄钟太蔟二厢演奏。

  大会行礼歌辞:伟大啊皇齐,长久生发吉祥,福运盖过姬夏,道行超越虞唐。德能明察是非,美善光耀天下,位至人极与天相配,居于帝位四方归顺。

  我们伟大的皇帝,圣哲明德与神灵相通,上天授命,降下祥瑞。神龙飞临皇宫,造访我齐国京都,广有宇宙,赫赫明明。以上二曲,姑洗厢演奏。

  祝寿歌辞:进献祝寿的酒爵,庆贺圣明的皇帝。神灵降下的福运穷极天地,清明盛世与日月星辰同辉。上面一曲,黄钟厢演奏。

  殿前登歌辞:光明的齐国,光辉的道路。效法上天施行教化,光大安定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安定之后,万方诸侯来朝。礼仪繁多乐曲丰富,华美盛大。满河的流水,流归天池。众多的贡品,谦恭而威仪。既熟习威仪,也熟习礼制仪容。一人成为楷模,万邦信从。我们完美的皇帝,是神灵降生的圣哲。元旦初始,答谢天地的喜庆之。犹如天一样崇高,犹如一样盛美。凭藉此等洪福,天命永固。以上三曲,用另外的金石乐器,由太乐令跪着演奏。

  食举歌辞:清晨光线充足,万物历历在目。喜庆元旦,礼乐全都举行。元旦是一年初始,法令制度完美鲜明。莴方诸侯前来庆贺,华夏蛮夷挤满庭院。众多品德高尚的贤士,一举一动佩玉相击出声,得观其仪容。举止温顺恭谨,光辉灿烂。钟鼓声震动上下四方,礼制仪容充满皇宫。喜庆达到极致,得到上天赐福。五玉已经祭献,三帛已经进供。王公诸侯,佩玉相击,集聚在华美的宫殿。伟大的圣君,屈尊南面受礼。君主接受嘉礼,万邦都钦佩祝愿。多么美好啊!君臣和悦的盛宴。竖立五色旗帜,四面陈列乐器。乐有表现形式,礼仪不能懈怠。布施皇帝的教化,终极变化。礼制大和,感通阴阳。德无不顺祥。祥瑞出现,嘉钟响应。云凤起舞飞。景星出现,甘露降落,树木连理穗。教化天下,恩泽遍施。极尽祥瑞命。使荒远之地归附,安抚黎民百姓。得到上天辅佑,天下无不臣服。天下臣服,永久昌盛。永远光明,喜庆繁盛。喜庆繁盛,帝王的事业兴盛。含藏元气感召和气,苍生欢欣拥戴。曰月星共降祥瑞,国朝万象更新。王道传遍四方,仁德流布。歌颂天子之德穷尽事理,顺从天子法则教化天下。教化天下与四季化育万物比美,诚心与神灵相通,无为而治天下。恩泽施及八方边远之地,礼制典章为万国所遵守。国策明确,诸事和泰。礼仪光耀皇宫庭院,荒远之地前来归附。披发左衽的蛮夷改穿华夏的缨冕衿带。苍天覆盖大地承载,湖泽河流深广。声望教化遍布,德业光大。元旦良辰,全来朝见。奉献贡品,朝觐君王。佩玉鸣响,观览典章。欢度君王喜庆,心悦君王美德。接受昌明的教化,进入丰足安泰的生活。帝业兴盛,子孙永吕。建五之后,德业大显。整齐七政,施行五典。序次伦常,弘扬教化。君王恩泽流布,太平初始。树立神位,恭敬祭祀。洪福大,得吉祥。礼有仪容,乐有仪式。陈列金石乐器,张扬文武舞具。随着《武》、《濩》乐曲遭开舞步,调节《咸池》,歌唱《南风》,德行被永远称颂。文德辉耀,歌颂之声兴起。王道纯厚,德行更美。安抚八方之外。让天下太平。引导礼让之风,移风易俗。移风易俗,永远昌盛。歌颂盛美,宣告成功。歌咏盛美的事业。无穷无尽。以上是黄钟先演奏《晨仪篇》,太蔟演奏《五玉篇》,其余八篇由二厢轮流演奏。

  《前舞。阶步》歌辞:新辞。天生卓越超拔的圣哲,维系三方纲纪。山川安宁,七曜重放光芒。哺育万物使之兴盛,百姓全都安康。道行得用与神暗通,仁义实施名声远扬。德业仁厚至于极远,功劳高达上苍。举行盛大典礼,表演象舞,歌颂功德。协调八音,龙飞凤舞。帝王基业永远树立,与天地同等长久。

  《前舞.凯容》歌诗:旧辞。天命盛美,照临下土。乐来自阳,礼兴于阴。歌源白德业繁富,舞由于功劳高深。庭院宫堂陈列乐器,宫殿台阶摆放瑟琴。纛旗和籥集聚,笙磬音调和谐。《箫韶》虽然古老,奏乐九曲完成礼仪是在当今。引导心志和谐乐音,王朝正统音乐就会大为宣扬。光大我帝王基业,悦服神灵与天相配。效法天地四方,教化和顺自然。犹如那银河,成为天空的标记。万物繁盛,四季化育。敲击车辕中《韶》乐,永远顺畅。

  《后舞.阶步》歌辞:新辞。我们光明的君主,继承帝位德业盛明。荡除污垢,宇宙澄清。履行中和之道,治理百姓。教化远播,开创基业,建立法则。如何尊崇道德,于是创作九成。美妙的舞步温顺恭谨,精雅的乐曲芬芳清馨。八风之音清澈响鼓,祥瑞出现相应。恩泽遍布天下,功业等同众位神灵。

  《后舞.凯容》歌辞:旧辞。表面是愉悦圣君,实际是因上天诞生贤德之君。内部美德厚积,王道传播到四方藩国。龙飞在天,万国效法。君主敬肃明察,遵从神的旨意,处理政事无为而治。施行无言的教化,万物各得其所。向天报告完成的功业,铭刻功勋。制定宏伟国策,勤勉施行仁政。顺从天命建立制度,因之确立合乎神意。海外归依。四周太平。身处帝位掌管法规,无为而治理百姓。于是表演《凯容》舞,敬若天人。大福大吉,万载更新。《宣烈舞》,手持盾与斧。郊肩演奏,戴平冕,黑色介帧,玄色衣裳,白色领袖、绛色领袖的中衣,绛色合幅裤,绛色练。在朝廷,则戴武冠,赤色帻,生绛色袍单衣,绢领袖,皂色领袖中衣,描绘虎纹的合幅裤,白布练,都是黑色皮制缇衣。周《大武舞》,秦改为《五行》。汉高祖编创《武德舞》,手持盾和斧,象征天下欢庆铲除动乱.根据《礼》的说法“朱色的盾玉质的斧,头戴礼帽表演《大武》舞”。遣就是说汉代《武德舞》是仿照此舞创立的。魏文帝把《五行》改回为《大武》,而把《武德》叫(武颂舞》。明帝改创《武始舞》。晋代仍旧沿用。傅玄六代舞歌中有《武》辞,这表明《武舞》并非一种。宋孝建初年,朝廷讨论把《凯容舞》作为《韶舞》,《宣烈舞》作为《武舞》。根据《韶舞》来说的话,《宣烈》就是古代的《大武》,不是《武德》.如今俗谚称之为武王伐纣。舞蹈采用的冠冕服饰,是魏明帝时期尚书奏书确定的《武始舞》服装,晋、宋沿用。齐初沿袭旧制,没有更改宋代舞名。表演舞蹈人员的冠冕服饰,见于魏尚书的奏书,后代沿袭使用。

  《凯容舞》,手持舞具乐器。郊庙祭祀,戴委貌冠,服饰同前。朝廷表演,戴进贤冠,黑色介帧,生黄色袍单衣,白色合幅裤,其余的同前。依据舜的《韶舞》,汉高祖改名叫(文始》,魏又重新叫《大韶》。另外还编制《咸熙》为《文舞》。晋傅玄六代舞中有《虞韶舞》辞。宋代用《凯容》继承《韶》为文舞。沿用魏《咸熙》舞的冠冕服饰。

  《前舞》、《后舞》,晋泰始九年编制。《正德舞》、《大豫舞》,傅玄、张华各自创作了歌辞。塞五裹年间,《正德》改为《前舞》,《大豫》改为《后舞》。

  以上是朝会乐辞。舞曲,都是古辞雅音,称颂陈述功德,宴享宾客时演奏。傅玄的歌辞说:“受到上天惩罚,贬到北部的朔方,到时坟墓谁来祭扫,遥远如同流失的时光。”这样十余首小曲,名义上是舞曲,怀疑不是宴会乐队用的辞。然而舞曲总名由此而起。

  《明君》辞:明君开创洪业,盛德建立在建元。秉承天命君临四海,圣君感应天灵。五帝继承三皇,三皇是世代的起源。圣德得到机运回报,天地不能违抗。抬头仰视更高,犹如上天高不可攀。将回复到结绳记事的文明时代,宁静无为而天下治平。上面一曲,汉章帝创作鼙舞歌,说“关东有贤女”。魏明帝取代汉曲的是“明明魏皇帝”。傅玄取代魏曲而创作的晋《洪业篇》说:“宣文开创洪业,盛德存于泰始。圣君感应符瑞,秉承天命君临四海。”如今前四句编排组合了傅玄的辞,从“五帝”到“不可阶”六句全是傅玄的辞,后二句本来是“将回复到御龙氏的时代,凤凰栖息在庭院”,又改换了。

  《圣主曲》辞:圣主秉承天命,得到机运效法虞、唐。加冕总揽万机,即位驾驭八方。盈亏是自然定数,帝位经过禅让归于圣明。向北教化超越黄河边塞,向南威仪越过大海。广施德行整齐七政,遍行教化三辰闪亮。天下同庆,百福齐集。圣君应验福运之始,大德洞悉于佑助之先。

  《明君》辞:明君统治四海,揽尽天下人才。赖明君栽培皇恩广布,竭尽忠诚自身必然荣显。圣泽通达天神、地祇、人鬼,德教广布八方。草木枝叶变绿,山川明察吉祥。欢乐昌盛之运,用舞蹈庆祝升平之时。须发微白天命永远昌盛,心不逾轨长保欢乐。

  铎舞歌辞:黄帝的《云门》,唐尧的《咸池》,虞舜的《韶舞》,夏区的《夏》,星适的《濩》,共有五代的舞曲。摇铃呜金,展开《太武》舞。清歌起唱,以身形为主。声和八音,协调律吕。身不空动,手不白举。举手投足应节合度,有周期顺序。经常演奏的是宫、角调,夹杂有征、羽调。乐用于改变风俗,礼制辅助,哪还有超出其外的。

  上面一曲,傅玄作辞,用以替代魏《太和时》。“征羽”下面删去“下厌众目,上从钟鼓”二句。

  《白鸠》辞:翩翩的白鸠,再次飞来呜叫。怀念我君德行,飞来集于国君庭院。

  上面一曲,《舞叙》说:“《白符》或称作《白符鸠舞》,出自江南,是吴人创作的,其词意是担忧孙皓施暴政,羡慕政治教化。其诗本是说‘平平白符,思念我君恩惠,集于我华美的殿堂,。说白在五行中属金,符,相合,鸠也相合。符和鸠虽然不同,其意义是相同的。”

  《济济》辞:畅快地飞舞,气体中流动着芳香。迫念三皇五帝,大绮黄帝。

  上面一曲是晋《济济舞歌》,六章,这是最后一章。

  《独禄》辞:独禄独禄,水深混浊。混浊还可,水深杀我!

  上面一曲置《独鹿舞歌》,六章,这是前一章。古辞《明君曲》后有:“果敢安乐没有仁爱,不问清和浊,清和无时不在的浊,邪交和独禄。”《伎录》说:“求官求禄,清不浊。清白还可,贪污害我!”置歌是“鹿”字,古代通用。怀疑这是讽刺歌辞。

  《碣石》辞:来到东方的强互,观览沧海。水面淡淡,岛山耸峙。树木丛生,百草茂盛。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月运行,似乎出自其中,银河灿烂,似乎出自其裹。极为幸运啊歌诗表明心志。上面一曲,魏亘游作词,置把它作为《碣石舞歌》。诗共四章,这是其中一章。

  《淮南王》辞:淮南王,自称尊贵,百尺高楼与天相连。我想渡河河无桥,愿作双飞黄鹄回到故乡。上面一曲,晋淮南王舞歌。六章,前句是第一章,后句是第五章。

  《齐世昌》辞:齐代昌盛,四海安乐齐国太平。人的寿命长,应当交往久,千秋万岁都长寿。

  上面一曲,是晋杯槃舞歌。十章,第三章说:“飞舞杯盘,何其翩翩,起坐翻覆,长寿万年。”干宝说:“太康年间有这种舞。杯盘翻覆,非常危险的形象。意思说晋代的士人,如果贪恋饮食之乐,就没有长远的图谋。”其第一章首句说“晋代安宁”,宋改为“宋代安宁”。讨厌舞中杯盘翻覆,不再采用其辞。齐改为“齐代昌盛”,其余的辞与最后一章相同。

  《公莫舞》辞:吾不见公莫时  吾何婴公来  婴姥时吾  思君去时  吾何零  子以耶  思君去时  思来婴吾去时母那  何去吾

  上面一曲,晋《公莫舞》歌,二十章,没有固定的句子。前段是第一章,后段是第十九、二十章。夹杂有三句,均不明白什么意思。建武初年,盟童演奏到这首曲子,说造首像是《永明乐》,流泪回忆世祖。

  白纻舞歌辞:阳春白日风吹花香,明月之下起舞于华丽殿堂。金石丝竹传达美好情意,罗衣徐徐转动红袖飞扬。清亮的歌声流动回响在精美的房梁,好像受惊好像沉思或凝神或飞舞。眉目传情光辉艳丽,依依不舍双雁同行。欢乐来得何等晚情意何等长,明君治国永远歌舞升平。

  以上五首乐曲,尚书令王俭创作。白柠舞歌,旦处《风土记》说:“吴黄龙年间童谣唱‘行白者君追汝句骊马,。后来孙权讨伐公琢渊,从海上乘船舶,舶,就是白。如今歌曲的和声部分还称‘行白纻’。”

  《俳歌》辞:俳优不言不语,呼叫俳优出声应和。俳优一上场,就不停地东窜西跳。硬生生扳动牛角,恨不得摩擦断肤耳。马没有悬蹄,牛没有上齿。骆驼没有角,两耳振起。

  以上是侏儒导舞人自己唱的歌辞。古辞俳歌八首,这是前边一篇。二十二句,现在侏儒所唱的,是从中摘取的。

  角抵、像形、杂技,历代相沿都有。但是其增减源起,事情就不太清楚,大约汉代张衡《西京赋》是最早记载的。魏代有关事实则见于陈思王乐府《宴乐篇》,晋代则见于傅玄《元正篇》、《朝会赋》。束晋咸康年间,罢撤紫鹿、跛行、鳖食、笮鼠、齐王卷衣、绝倒、五案等杂技项目,都是西晋所没有的,见于《起居注》,都不知是从哪裹来的。太元年间,苻坚战败后,得到关中飞檐爬竿等胡族杂技,进献到太乐,如今或许有存有亡,据此就可知道。

  永明六年,赤城山云开雾散,出现石桥瀑布,是历来罕见的奇观。山中道士朱僧标上报朝廷,皇上派主书董仲民前往考察,认为是神异祥瑞。太乐令郑义泰据孙兴公赋创作天台山伎乐,描写莓苔、石桥、道士攀登山峰的情形,不久又取消了。

  皇齐福运自北斗开启。凤凰口衔文书栖集皇宫。欢乐愉悦神灵眷顾。超越夏商光辉照耀。永远昌盛声名飞扬。

  以上《凤皇街书伎歌辞》,大概是鱼龙杂耍之流。元旦朝会之日,侍中在宫殿跪取文书。宋代的歌辞足“大宋兴隆得到祥瑞。凤凰感通衔来白绢文书。华美的歌乐通达上苍。万象更新超越唐尧、虞舜。浩浩荡荡大道有余”。齐初韶令中书郎江淹改辞。

  《永平乐歌》,是竟陵王萧于良和各位文士创作上奏的.每人创作了十首曲子。僧人宝月写的辞很美,皇上经常让乐队吹奏,但没有列于官方音乐。

  赞曰:综合六代,协调八音。盛大的祭献宴享,歌舞称颂功德。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