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祖坛经·行由

第八节

  次日,祖潜至碓坊,见能腰石舂米,语曰:“求道之人,为法忘躯,当如是乎!”乃问曰:“米熟也未?”慧能曰:“米熟久矣,犹欠筛在。”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慧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慧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不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祖知悟本性,谓慧能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三更受法,人尽不知。便传顿教及衣钵,云:“汝为第六代祖,善自护念,广度有情,流布将来,无令断绝。听吾偈曰: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祖复曰:“昔达摩大师,初来此土,人未之信,故传此衣,以为信体,代代相承,法则以心传心,皆令自悟自解。亘古佛佛惟传本体,师师密付本心。衣为争端,止汝勿传,若传此衣,命如悬丝。汝须速去,恐人害汝。”慧能启曰:“向甚处去?”祖云:“逢怀则止,遇会则藏。”慧能三更领得衣钵,云:“能本是南中人,素不知此山路,如何出得江口?”五祖言:“汝不须忧,吾自送汝。”祖相送直至九江驿,祖令上船,五祖把橹自摇。慧能言:“请和尚坐,弟子合摇橹。”祖云:“合是吾渡汝。”慧能曰:“迷时师度,悟了自度,度名虽一,用处不同。慧能生在边方,语音不正,蒙师传法,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度。”祖云:“如是如是,以后佛法,由汝大行,汝去三年,吾方逝世。汝今好去,努力向南,不宜速说,佛法难起。”

【注释】

①腰石:腰里捆绑一块石头以增加身体重量,便于踏动舂米碓。
②米熟也未:米舂好了没有。熟是舂好的意思。
③犹欠筛在:还差一道用筛子筛的工序,暗示还需要五祖点拨验证的意思。
④丈夫:如来有十号,其一叫调御丈夫。
⑤天人师:如来十号之一,意为天和人都尊佛为师。
⑥顿教:禅宗以顿悟相标榜,所以叫顿教。
⑦有情:梵语萨埵意译,即众生。
⑧“有情来下种”偈:前两句说众生没有超脱有情,所以难脱因果报应的循环;后两句说超脱有情而觉悟后就能达无性亦无生的佛教空谛境界。
⑨达摩大师:南天竺(今印度南部)人,一说波斯人,南北朝时来中国传教,成为所谓禅宗初祖。
⑩逢怀则止,遇会则藏:“怀”指怀集县,“会”指四会县,都是广东省的县名。这是带有预言性质的谶语,暗示慧能先在广东一带隐居等待机会。南中人:岭南人。九江驿:今江西省九江市。合是吾渡:“渡”与“度”谐音相通,弘忍与慧能通过说渡船来表达佛法的传授。

【译文】

  第二天,五祖悄悄地来到碓坊,见慧能腰里绑一块石头在辛苦地舂米,就说:“追求佛道的人,为了佛法而舍身忘己,就像这样啊!”又问我说:“米舂好了吗?”慧能回答说:“米早就舂好了,还欠一道筛的工序。”五祖用禅杖敲击了石碓三下,然后离去。慧能当时就明白了五祖的意思,到半夜三更鼓响时,悄悄地来到五祖的住室。五祖用袈裟遮住窗户灯光,不让别人看见,给我解说《金刚经》,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慧能当下就觉悟,知道所有一切万事万物都不脱离自己的本性。慧能对五祖说:“没想到自己的本性原来清净,没想到自己的本性原来就不生也不灭,没想到自己的本性本身就是圆满的,没想到自己的本性原就是坚定不移的,没想到自己的本性就能产生万事万物。”五祖知道慧能已经觉悟了自己的本性,就说:“如果不能认识自己的本心,学佛法也没用;如果认识了自己的本心,见证了自己的本性,那就可以叫大丈夫、天人师、佛。”我在半夜三更接受了五祖传法,没有任何人知道。五祖把顿教的法门和袈裟钵盂都传给了慧能,并说:“你将成为第六代祖师,要好好守护自己的心念,广泛超度有情的众生,使佛法永远流传,不要让它中断了。听我的偈语: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得遇沙门五祖又说:“从前达摩大师刚来此地,人们还不信仰他,所以传下来这件袈裟,作为佛教真传的信物证据,一代一代互相传承。其实佛法真谛,要以心传心,都得自己觉悟自己理解。自古以来前佛与后佛之间只是传授本性的觉悟,每一代祖师交接也只是彼此会意本心的觉悟。袈裟是引起争端的由头,到你这儿就不要再传这袈裟了,要是再传这袈裟,你的性命就如游丝一般危险了。你必须赶快离去,恐怕会有人加害于你。”慧能问:“我去什么地方?”五祖回答说:“逢怀则止,遇会则藏。”我在三更天领受了袈裟钵盂,又对祖师说:“慧能本来是南中人,一向不知道这里的山路,怎么样才能走到江边渡口呢?”五祖说:“你不用担忧,我亲自送你走。”五祖把我直送到九江驿,让我上船,五祖亲自摇橹摆渡。慧能说:“请和尚坐下,弟子应该摇橹。”五祖说:“应该是我渡你。”慧能说:“迷惑的时候是老师度我,觉悟了就得自己度自己,度虽然还是度,那用处可不同了。慧能在边远地区长大,说话语音不纯正,承蒙老师传授给我佛法,现在已经觉悟了,就应该自明本性自我超度了。”五祖说:“是这样,是这样。以后的佛法,会由你而大行天下的,你离开三年后我才会逝世。现在你好好去吧,努力精进,往南方去吧。不要急于宣传说教,佛法的兴起是要经历许多磨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