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祖坛经·行由

第三节

  惠能安置母毕,即便辞违,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礼拜五祖。祖问曰:"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对曰: "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 祖言:"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惠能曰: "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五祖更欲与语,且见徒众总在左右,乃令随众作务。惠能曰:"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未审和尚教作何务?"祖云:"这獦獠,根性大利!汝更勿言,著槽厂去。"惠能退至后院,有一行者,差惠能破柴踏碓,经八月余。

【注释】

①獦獠:音同“葛僚”,是当时对携犬行猎为生的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蔑称。可能当时慧能的穿戴像少数民族。
②和尚:梵语音译,尚也写作上,本是印度称老师的俗语,中国佛教中是对僧人的尊称,泛化后则指出家的佛教徒,尊义渐减。
③作务:干活,劳动。
④福田:好像种田会有收获,信佛教行善事也会有福报,故称福田。
⑤根性大利:教讲究慧根,即心性中有信佛的因子,大利指领悟很快,这是赞美语。
⑥行者:方丈的侍者,也指游方僧人,这里指寺院内管理杂务的僧人。
⑦踏碓:碓是过去舂米的器具,一般为石制,配有杠杆原理的木槌,用脚踩木槌将稻碾为米,故叫踏碓。

【译文】

  我将母亲安顿好,立刻辞别母亲上路,不到三十多天,便到了黄梅,拜见了五祖。五祖问我:“你是哪里人?来这儿想得到什么?”我回答说:“弟子是岭南新州的百姓,远道而来拜见您,只想成佛,不想得到别的什么东西。”五祖说:“你是岭南人,又是獦獠,怎么能成佛呢?”我说:“人虽然分南方人和北方人,佛性却不分南北的,獦獠的肉身也许与和尚您有所不同,但佛性又有什么差异呢?”五祖想和我更作深谈,但看见徒弟们老围在旁边,就让我随众人一起在寺里劳作。我说:“慧能有话启禀和尚,弟子从心里经常产生智慧,能不离开自身所有的佛性,就是在耕种福田,不知道和尚还让我做什么活计?”五祖说:“这个獦獠根性很敏捷呀。你不要再说了,到槽厂里干活去吧。”我退到后院,有一个行者,分派我劈柴、踏碓舂米,这样一直干了八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