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祖坛经·机缘

第七节

  永嘉玄觉禅师,温州戴氏子,少习经论,精天台止观法门,因看《维摩经》,发明心地。偶师弟子玄策相访,与其剧谈,出言暗合诸祖。策云:“仁者得法师谁?”曰:“我听方等经论,各有师承,后于《维摩经》,悟佛心宗,未有证明者。”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曰:“愿仁者为我证据。”策云:“我言轻,曹溪有六祖大师,四方云集,并是受法者。若去,则与偕行。”觉遂同策来参,绕师三匝,振锡而立。师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觉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师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师曰:“如是如是。”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师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师曰:“谁知非动?”曰:“仁者自生分别。”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曰:“无生岂有意耶?”师曰:“无意谁当分别?”曰:“分别亦非意。”师曰:“善哉!少留一宿。”时谓一宿觉。后著《证道歌》,盛行于世,谥曰无相大师,时称为真觉焉。

【注释】

①天台:天台宗,以《法华经》为经典。
②威音王:佛名。表示非常遥远的年代,据说威音王时代人的精神纯正无邪。

【译文】

  永嘉地方的玄觉禅师,是温州一户姓戴人家的孩子,少年时就学习佛教经典和理论,特别精通天台宗的止观法门,因为阅读《维摩经》,而认知了心性。一次偶然机会,慧能的弟子玄策来访,和他高谈阔论,玄觉的言谈都能和禅宗各位祖师的意思相合。玄策问玄觉:“仁者你的老师是哪一位?”玄觉回答:“我听了各家讲论经典,各有师承,后来读《维摩经》,领悟到佛祖以心传心的妙谛,但还没有遇到能与我互相印证的人。”玄策说:“威音王之前,无师自通是可以的;威音王以后,无师自悟那当然就是外道了。”玄觉说:“请仁者为我印证吧。”玄策说:“我人微言轻。曹溪有一位六祖大师,四方的高僧都云集前往参拜,都是去请教佛法的。你如果前去,我和你同行。”玄觉就和玄策一起前来参拜,玄觉围绕慧能大师转了三圈,然后举起锡杖顿地而立。大师说:“做了沙门,就具有很威武的仪表,遵循细致严格的行为规范,大德你从哪里来?敢这样傲慢地对待我?”玄觉说:“生和死是大事,变化无常快得很。”大师说:“那为什么不去领会不生不灭的道理?了悟不变的宗旨呢?”玄觉说:“领会了就无所谓生死,了悟了就没有变化。”大师说:“是这样,是这样。”玄觉这才又端正仪态,重新向大师礼拜,过一会儿就告辞要走。大师说:“你回去得太快了吧?”玄觉说:“我本来没有动,哪有什么快不快呢?”大师说:“谁知道你没有动呢?”玄觉说:“仁者自然知道。”大师说:“你的确很明白无生的意义。”玄觉说:“无生难道有意义吗?”大师说:“没有意义谁能懂得?”玄觉说:“能懂得也就不是意义了。”大师说:“很好啊!就留下来住一宿吧。”当时大家就称玄觉为“一宿觉”。后来玄觉写出《证道歌》,盛行于世,圆寂后被谥为无相大师,当时也被称为“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