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辽史·列传

卷二十三

  萧惠(慈氏奴) 萧迂鲁(铎卢斡) 萧图玉 耶律铎轸

  萧惠,字伯仁,小字脱古思,淳钦皇后弟阿古只五世孙。初以中宫亲,为国舅详稳。从伯父排押征高丽,至奴古达北岭,高丽阻险以拒,惠力战,破之。及攻开京,以军律整肃闻,授契丹行宫都部署。开泰二年,改南京统军使。未几,为右夷离毕,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朝议以辽东重地,非勋戚不能镇抚,乃命惠知东京留守事。改西北路招讨使,封魏国公。太平六年,讨回鹘阿萨兰部,征兵诸路,独阻卜酋长直剌后期,立斩以徇。进至甘州,攻围三日,不克而还。时直剌之子聚兵来袭,阻卜酋长乌八密以告,惠未之信。会西阻卜叛,袭三克军,都监涅鲁古、突举部节度使谐理、阿不吕等将兵三千来救,遇敌于可敦城西南。谐理、阿不吕战殁,士卒溃散。惠仓卒列阵,敌出不意攻我营。众请乘时奋击,惠以我军疲敝,未可用,弗听。乌八请以夜斫营,惠又不许。阻卜归,惠乃设伏兵击之。前锋始交,敌败走。惠为招讨累年,屡遭侵掠,士马疲困。七年,左迁南京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寻迁南京统军使。

  兴宗即位,知兴中府,历顺义军节度使、东京留守、西南面招讨使,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兼侍中,封郑王,赐推诚协谋竭节功臣。重熙六年,复为契丹行宫都部署,加守太师,徙王赵。拜南院枢密使,更王齐。是时帝欲一天下,谋取三关,集群臣议。惠曰:“两国强弱,圣虑所悉。宋人西征有年,师老民疲,陛下亲率六军临之,其胜必矣。”萧孝穆曰:“我先朝与宋和好,无罪伐之,其曲在我;况胜败未可逆料。愿陛下熟察。”帝从惠言,乃遣使索宋十城,会诸军于燕。惠与太弟帅师压宋境,宋人重失十城,增岁币请和。惠以首事功,进王韩。十二年,兼北府宰相,同知元帅府事,又为北枢密使。

  十三年,夏国李元昊诱山南党项诸部,帝亲征。元昊惧,请降。惠曰:“元昊忘奕世恩,萌奸计,车驾亲临,不尽归所掠。天诱其衷,使彼来迎。天与不图,后悔何及?”帝从之。诘旦,进军。夏人列拒马于河西,蔽盾以立,惠击败之。元昊走,惠麾先锋及右翼邀之。夏人千余溃围出,我师逆击。大风忽起,飞沙眯目,军乱,夏人乘之,蹂践而死者不可胜计。诏班师。十七年,尚帝姊秦晋国长公主,拜驸马都尉。明年,帝复征夏国。惠自河南进,战舰粮船绵亘数百里。既入敌境,侦候不远,铠甲载于车,军士不得乘马。诸将咸请备不虞,惠曰:“谅祚必自迎车驾,何暇及我?无故设备,徒自弊耳。”数日,我军未营。候者报夏师至,惠方诘妄言罪,谅祚军从阪而下。惠与麾下不及甲而走。追者射惠,几不免,军士死伤尤众。师还,以惠子慈氏奴殁于阵,诏释其罪。

  十九年,请老,诏赐肩舆入朝,策杖上殿。辞章再上,乃许之,封魏国王。诏冬夏赴行在,参决疑议。既归,遣赐汤药及他锡赉不绝。每生日,辄赐诗以示尊宠。清宁二年薨,年七十四,遗命家人薄葬。讣闻,辍朝三日。

  惠性宽厚,自奉俭薄。兴宗使惠恣取珍物,惠曰:“臣以戚属据要地,禄足养廉,奴婢千余,不为阙乏。陛下犹有所赐,贫于臣者何以待之。”帝以为然。故为将虽数败衄,不之罪也。

  弟虚列,武定军节度使。二子:慈氏奴,兀古匿。兀古匿终北府宰相。慈氏奴字宁隐。太平初,以戚属补祗候郎君。上爱其勤慎,升闸撒狘,加右监门卫上将军。西边有警,授西北路招讨都监,领保大军节度使。政济恩威,诸部悦附。入为殿前副点检,历乌古敌烈部详稳。征李谅祚,为统军都监,与西北路招讨使敌鲁古率蕃部诸军由北路趋凉州,获谅祚亲属。夏人扼险以拒,慈氏奴中流矢卒,年五十一,赠中书门下平章事。

  萧迂鲁,字胡突堇,五院部人。父约质,历官节度使。迂鲁重熙间为牌印郎君。清宁九年,国家既平重元之乱,其党郭九等亡,诏迂鲁追捕,获之,迁护卫太保。咸雍元年,使宋议边事,称旨,知殿前副点检事。五年,阻卜叛,为行军都监,击败之,俘获甚众。初,军出止给五月粮,过期粮乏,士卒往往叛归。迂鲁坐失计,免官,降戍西北部。未行,会北部兵起,迂鲁将乌古敌烈兵击败之,每战以身先,由是释前罪,命总知乌古敌烈部。九年,敌烈叛,都监耶律独迭以兵少不战,屯胪朐河。敌烈合边人掠居民,迂鲁率精骑四百力战,败之,尽获其辎重。继闻酋长合术三千余骑掠附近部落,纵兵蹑其后,连战二日,斩数千级,尽得被掠人畜而还。值敌烈党五百余骑劫捕鹰户,逆击走之,俘斩甚众,自是敌烈势沮。时敌烈方为边患,而阻卜相继寇掠,边人以故疲弊。朝廷以地远,不能时益援军,而使疆圉帖然者,皆迂鲁力也。帝嘉其功,拜左皮室详稳。会宋求天池之地,诏迂鲁兼统两皮室军屯太牢古山以备之。大康初,阻卜叛,迁西北招讨都监,从都统耶律赵三征讨有功,改南京统军都监、黄皮室详稳。未几,迁东北路统军都监,卒。弟铎卢斡。

  铎卢斡,字撒板。幼警悟异常儿。三岁失母,哭尽哀,见者伤之。及长,魁伟沉毅,好学,善属文,有才干。年三十始仕,为朝野推重,给事北院知圣旨事。大康二年,乙辛再入枢府,铎卢斡素与萧岩寿善,诬以罪,谪戍西北部。坐皇太子事,特恩减死,仍锢终身。在戍十余年,太子事稍直,始得归乡里,屏居谢人事。一日临流,闻雉鸣,三复孔子“时哉”语,作古诗三章见志。当时名士称其高情雅韵,不减古人。寿隆六年卒,年六十一。乾统初,赠彰义军节度使。

  萧图玉,字兀衍,北府宰相海璃之子。统和初,皇太后称制,以戚属入侍。寻为乌古部都监。讨速母缕等部有功,迁乌古部节度使。十九年,总领西北路军事。后以本路兵伐甘州,降其酋长牙懒。既而牙懒复叛,命讨之,克肃州,尽迁其民于土隗口故城。师还,诏尚金乡公主,拜驸马都尉,加同政事令门下平章事。上言曰:“阻卜今已服化,宜各分部,治以节度使。”上从之。自后节度使往往非材,部民怨而思叛。开泰元年十一月,石烈太师阿里底杀其节度使,西奔窝鲁朵城,盖古所谓龙庭单于城也。已而阻卜复叛,围图玉于可敦城,势甚张。图玉使诸军齐射却之,屯于窝鲁朵城。明年,北院枢密使耶律化哥引兵来救,图玉遣人诱诸部皆降。帝以图玉始虽失计,后得人心,释之,仍领诸部。请益军,诏让之曰:“叛者既服,兵安用益?且前日之役,死伤甚众,若从汝谋,边事何时而息?”遂止。会公主坐杀家婢,降封郡主,图玉罢使相。寻起为乌古敌烈部详稳。以老代还,卒。子双古,南京统军使。孙讹笃斡,尚三韩郡王合鲁之女骨浴公主,终乌古敌烈部统军使,以善战名于世。

  耶律铎轸,字敌辇,积庆宫人。仕统和间。性疏简,不顾小节,人初以是短之。后侵宋,分总羸师以从。及战,取绯帛被介胄以自标显,驰突出入敌阵,格杀甚众。太后望见喜,召谓之曰:“卿戮力如此,何患不济!”厚赏之。由是多以军事属任。俄授东北详稳。开泰二年,进讨阻卜,克之。重熙间,历东北路统军使、天德军节度使。十七年,城西边,命铎轸相地及造战舰,因成楼船百三十艘。上置兵,下立马,规制坚壮,称旨。及西征,诏铎轸率兵由别道进,会于河滨。敌兵阻河而阵,帝御战舰绝河击之,大捷而归,亲赐卮酒。仍问所欲,铎轸对曰:“臣幸被圣恩,得效驽力,万死不能报国,又将何求!”帝愈重之,手书铎轸衣裙曰:“勤国忠君,举世无双。”卒于官,年七十。子低烈,历观察、节度使。

  论曰:初,辽之谋复三关也,萧惠赞伐宋之举,而宋人增币请和。狃于一胜,移师西夏,而勇智俱废,败溃随之。岂非贪小利、迷远图而然。况所得不偿所亡,利果安在哉?同时诸将抚绥边圉,若迂鲁忠勤不伐,铎鲁斡高情雅韵,铎轸虽廉不逮萧惠,而无邀功启衅之罪,亦庶乎君子之风矣。

【译文】

  萧惠,字伯仁,乳名脱古思,淳钦皇后弟阿古只五世孙。

  初时因为是中宫亲眷,为大国舅帐下详稳。随同伯父排押征讨高丽,至奴古达北岭,高丽依靠险阻拒守,萧惠力战,破之。待到进攻开京,以军纪严整闻名,授职为契丹行宫都部署。开泰二年(1013),改授南京统军使。不久,为右夷离毕,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朝议认为辽东乃是军事重地,非勋臣国戚不能镇守,圣宗便命萧惠知东京留守事。改为西北路招讨使,封魏国公。

  太平六年(1026),萧惠征讨回鹘阿萨兰部,自各路征兵,只有阻卜酋长直剌后到,萧惠便将他立即斩首示众。进军至甘州,围城攻之三日,不克而回。当时直剌之子纠集人马前来袭击,阻卜酋长乌八暗地将情况告知萧惠,萧惠不肯相信。适逢西阻卜反叛,袭击三克统军官军,都监涅鲁古、突举部节度使谐理、阿不吕等率兵三千来相救,遇敌于可敦城西。谐里、阿不吕战死,士卒溃散。萧惠仓猝间列阵迎敌,敌人出其不意地进攻我军。众人请示乘机挥兵迎击,萧惠认为我军疲敝,战斗力不强,不听众人建议。乌八请求于夜里去劫敌营,萧惠仍不准。直到阻卜兵撤军回师时,萧惠才预设伏兵攻击之。前锋刚与敌交锋,敌人便败走了。萧惠担任招讨多年,屡次遭到侵犯掠夺,人马均疲惫困顿不堪。七年(1027),谪迁为南京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不久迁官为南京统军使。

  兴宗即位,萧惠知兴中府,历任顺义军节度使、东京留守、西南面招讨使,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兼侍中,封郑王,赐号推诚协谋竭节功臣。重熙六年(1037),又任契丹行宫都部署,加守太师,徙为赵王。拜南院枢密使,改封齐王。

  当时皇上想要混一天下,谋划夺取三关,会集群臣计议。萧惠说:“两国的强弱情势,皇上心中自然尽知。宋人西征已有数年,军队劳困,百姓疲乏,陛下亲率六军前往,获胜是势所必然。”萧孝穆说“:我国前朝与宋和好,现在对方无罪而我国前去攻讨,是其过错在我;况且胜负尚不可逆料。希望陛下能审慎地考虑此事。”皇上听从了萧惠的话,派使者向宋索取十城,集合诸军于燕地。萧惠与皇太弟率军逼近宋境,宋人不愿失去十座城池,增加岁币求和。萧惠因为首倡用兵之功,进封为韩王。十二年(1043),兼北府宰相,同知元帅府事,又任北枢密使。

  十三年(1044),夏国李元昊引诱山南党项诸部叛附于夏,皇上亲征。元昊害怕,请求投降。萧惠说:“元昊忘弃我朝累世之恩,心生奸计,皇上御驾亲征到此,他仍不全数归还所掠之物。上天诱惑其心,使他前来迎接陛下。天与不取,后悔何及?”皇上从其言。次日晨,全军进发。夏人列马阵拒战于河西,以盾蔽身而立,萧惠击败之。元昊逃走,萧惠指挥先锋及右翼军邀击之。夏人千余从包围圈中溃败而出,遭到我军迎击。就在此时,忽地刮起一阵大风,飞沙迷住双眼,军队阵形大乱,夏人乘机反击,我军被践踏而死的不可胜数。诏令班师。

  十七年(1047),娶帝姊秦晋国长公主,拜为驸马都尉。次年,皇上再次征讨夏国。萧惠自河南进军,战船粮船绵延数百里。进入敌境之后,侦察到敌人在不远处行动,便将铠甲载于车上,士兵不得乘马。诸将都请求防备不测,萧惠说:“李谅祚必定会亲自去迎接车驾,哪有工夫顾及我们?无缘无故地设防,只不过自缚手脚罢了。”一连数天,我军都没有立营垒。直到探子报告夏国军队已到,萧惠这才自责称罪,谅祚军从山坡上冲下,萧惠与部人来不及穿上铠甲便四散奔逃。追杀者用箭射击萧惠,萧惠因之几乎未能免死,军士死伤尤其惨重。军队回国后,因萧惠之子慈氏奴阵亡,皇上下诏释免其罪。

  十九年(1049),因年老请求辞官,诏令恩赐坐肩舆入朝,可扶杖上殿。萧惠再次递上奏章,皇上便允准其辞职,封他为魏国王。诏令冬夏都要赴行宫所在,参与决断疑难事务。他回乡以后,皇上接连不断地派人赐给他汤药及其他赏赐。每逢生日,则赐诗以示尊宠。清宁二年(1056)去世,时年七十四岁,遗命家人薄葬。讣告传出,道宗皇上因此而停止上朝三天以示哀悼。

  萧惠生性宽厚,自己生活节俭。兴宗让萧惠任意取用珍宝,萧惠说:“我以亲属之故占据要职,俸禄足以养我不贪之廉心,奴婢千余人,家财毫不匮乏,陛下还要加赐,比我穷的人您怎么待他呢?”皇上觉得他说得对。所以作为将领,尽管多次损兵折将,皇上并不归罪于他。

  弟萧虚列,武定军节度使。有二子:慈氏奴,兀古匿。兀古匿官至北府宰相。

  萧迂鲁,字胡突堇,五院部人。父萧约质,曾任节度使等职。

  迂鲁在重熙年间任牌印郎君。清宁九年(1063),国家已经平定重元之乱,其党人郭九等人逃亡,诏令迂鲁追捕,擒获之,迁护卫太保。咸雍元年(1065),出使宋商议边事,很合道宗心意,因此而升任知殿前副点检事。

  五年(1069),阻卜反叛,迂鲁担任行军都监,击败之,俘虏缴获很多。军队刚出发时,只支给了五个月的军粮,过了五个月,粮食短缺,士兵每每反叛逃回。迂鲁因为失策获罪,免去官职,降为西北部戍官。未赴任,适逢北部战事起,迂鲁率乌古敌烈兵马击败敌军,每当交战之时,迂鲁总是身先士卒,因此皇上释免其前罪,命他总知乌古敌烈部。

  九年(1073),敌烈反叛,都监耶律独迭因为兵少没有出战,屯驻于胪朐河。敌烈联合边兵掳掠居民,迂鲁率精骑四百全力作战,击败敌人,全数获得其辎重。既而又得知敌烈酋长合术率三千余骑兵掳掠附近部落,迂鲁统兵尾随其后,接连交战两天,斩首数千级,尽数获得被掳掠的居民牲畜而回。恰逢敌烈党人五百余骑劫掠捉拿鹰户,迂鲁迎击并逼迫敌人逃走,俘虏斩首甚多,从此敌烈势力渐衰。

  这时,敌烈正成为边境患害,而阻卜也紧跟着前来抢劫,边民因此困苦穷乏。朝廷因为其地遥远,不能按时增补援军,但边境仍然安宁,这都是迂鲁的功劳。皇上表彰其功勋,拜他为左皮室详稳。

  适逢宋求要天池一带土地,诏令迂鲁兼统两皮室军屯驻于太牢古山以防备宋军。大康初,阻卜反叛,迂鲁被迁任西北招讨都监,随从都统耶律赵三征讨立有战功,改任南京统军都监、黄皮室详稳。不久,迁任东北路统军都监,去世。弟铎卢斡。

  铎卢斡,字撒板。幼时机敏聪慧,不同于一般的孩子。三岁丧母,哭泣竭尽哀思,见到的人都很感伤。成年之后,身材魁梧,沉着坚毅,好读书,擅长做文,有才干。三十岁才出来做官,为朝野所推许尊重,任给事北院知圣旨事。

  大康二年(1076),乙辛再一次入枢密府,铎卢斡一向与萧岩寿交好,乙辛给他罗织罪名,他因此被谪迁戍守西北部。又因皇太子之事获罪,皇上特地赐恩减死论处,仍禁锢终身不得为官。在戍所十余年,太子冤稍得昭明,才得以回到乡里,从此闭门独居谢绝与人交往。有一天,面对流水,听到雉鸟的叫声,心有所感,三次重复孔子“时哉”之语,做古诗三章以寄托心志。当时名士称赞他脱俗的情调、高雅的韵致,不减古人。

  寿隆六年(1100)去世,年六十一岁。乾统初,追赠为彰义军节度使。

  萧图玉,字兀衍,北府宰相海王黎之子。

  统和初,皇太后临朝称制,图玉因系皇亲得以入宫侍卫。不久担任乌古部都监。讨伐速母缕等部立有战功,迁为乌古部节度使。十九年(1001),总领西北路军事。后来统率本路兵马讨伐甘州,收降其酋长牙懒。不久牙懒又反叛,圣宗皇上命图玉征讨之。克服肃州,将当地百姓全部迁至土隗口旧城。军队回京,诏令图玉娶金乡公主,拜为驸马都尉,加同政事门下平章事。

  图玉上奏说“:阻卜现在已经顺服归化,应当将它们各自分列为部,派节度使治理。”皇上听从了他的建议。此后,由于节度使往往用非其人,部民们怨恨而思量反叛。开泰元年(1012)十一月,石烈太师阿里底杀害其节度使,向西逃奔窝鲁朵城,也就是古时所说的龙庭单于城。不久,阻卜又反叛,将图玉包围在可敦城,气焰十分嚣张。图玉派各路军一齐射退敌军,屯驻于窝鲁朵城。次年(1013),北院枢密使耶律化哥领兵前来救援,图玉派人劝诱诸部一齐投降。皇上因为图玉初时虽然失策,后来却得人心,释免了他,让他仍旧统领诸部。图玉请求增加兵员,皇上下诏责备他说:“反叛的人既已归服,兵马何必再行增加?况且前次作战,死伤甚多,如果听你的谋划,边境战事何时才会平息?”图玉于是作罢。

  适逢公主因为杀死家婢获罪,降封为郡主,图玉也被削夺使相之职。不久起用为乌古敌烈部详稳。因为年老让人代任,回京便去世了。子双古,南京统军使。孙讹笃斡,娶三韩郡王合鲁之女骨浴公主,终官乌古敌烈部统军使,以善于作战闻名于世。

  耶律铎轸,字敌辇,积庆宫人。出仕于统和年间。生性散漫随便,不拘小节,人们初时因此而指责他。

  后来进犯宋境,铎轸分管病弱士卒随征。待到交战时,他身披红色绢帛,穿戴铠甲和头盔以自我炫示,飞马冲入敌人阵营,杀死了很多人。太后望见很高兴,召见他,并说:“有你如此尽力,我们何愁不能取胜!”给他以重赏。从此太后经常将军事托付给他。不久授任东北详稳。开泰二年(1013),进军讨伐阻卜,战胜之。

  重熙年间,历任东北路统军使、天德军节度使。十七年(1048),在西部边境筑城,命令铎轸观察地势地貌以及建造战船,于是制成楼船一百三十艘。上面装载士兵,下层放置战马,规模形制坚固高大,很令兴宗皇上满意。及至西征,诏令铎轸率兵由岔路进发,会师于黄河之滨。敌兵依仗黄河之险结阵,皇上率领战舰横断黄河攻击敌军,大获全胜而回,皇上亲赐卮酒给铎轸。又问他想要什么,铎轸回答说:“臣有幸沐浴圣恩,得效驽马之劳,虽万死不能报效国家,哪里还有什么要求呢?”皇上更加看重他,亲手在铎轸的衣袍上写道:“勤国忠君,举世无双。”后死于任上,终年七十岁。子耶律低烈,历任观察、节度使。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