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辽史·列传

卷十九

  耶律庶成(庶箴 蒲鲁) 杨皙 耶律韩留 杨佶 耶律和尚

  耶律庶成,字喜隐,小字陈六,季父房之后。父吴九,检校太师。庶成幼好学,书过目不忘。善辽、汉文字,于诗尤工。重熙初,补牌印郎君,累迁枢密直学士。与萧韩家奴各进《四时逸乐赋》,帝嗟赏。初,契丹医人鲜知切脉审药,上命庶成译方脉书行之,自是人皆通习,虽诸部族亦知医事。时入禁中,参决疑议。偕林牙萧韩家奴等撰《实录》及《礼书》。与枢密副使萧德修定法令,上诏庶成曰:“方今法令轻重不伦。法令者,为政所先,人命所系,不可不慎。卿其审度轻重,从宜修定。”庶成参酌古今,刊正讹谬,成书以进。帝览而善之。庶成方进用,为妻胡笃所诬,以罪夺官,绌为“庶耶律”。使吐蕃凡十二年,清宁间始归。帝知其诬,诏复本族,仍迁所夺官,卒。

  庶成尝为林牙,梦善卜者胡吕古卜曰:“官止林牙,因妻得罪。”及置于理,法当离婚。胡笃适有娠,至期不产而死。剖视之,其子以手抱心,识者谓诬夫之报。有诗文行于世。弟庶箴。

  庶箴,字陈甫,善属文。重熙中,为本族将军。咸雍元年,同知东京留守事,俄徙乌衍突厥部节度使。九年,知蓟州事。明年,迁都林牙。上表乞广本国姓氏曰:“我朝创业以来,法制修明;惟姓氏止分为二,耶律与萧而已。始太祖制契丹大字,取诸部乡里之名,续作一篇,著于卷末。臣请推广之,使诸部各立姓氏,庶男女婚媾有合典礼。”帝以旧制不可遽厘,不听。大康二年,出耶律乙辛为中京留守,庶箴与耶律孟简表贺。顷之,乙辛复为枢密使,专权恣虐。庶箴私见乙辛泣曰:“前抗表,非庶箴之愿也。”乙辛信其言,乃得自安。闻者鄙之。八年,致仕,卒。子蒲鲁。

  蒲鲁,字乃展。幼聪悟好学,甫七岁,能诵契丹大字。习汉文,未十年,博通经籍。重熙中,举进士第。主文以国制无契丹试进士之条,闻于上,以庶箴擅令子就科目,鞭之二百。寻命莆鲁为牌印郎君。应诏赋诗,立成以进。帝嘉赏,顾左右曰:“文才如此,必不能武事。”蒲鲁奏曰:“臣自蒙义方,兼习骑射,在流辈中亦可周旋。”帝未之信。会从猎,三矢中三兔,帝奇之,转通进。是时,父庶箴尝寄《戒谕诗》,蒲鲁答以赋,众称其典雅。宠遇渐隆。清宁初卒。

  杨皙,字昌时,安次人。幼通《五经》大义。圣宗闻其颖悟,诏试讲,授秘书省校书郎。太平十一年,擢进士乙科,为著作佐郎。重熙十二年,累迁枢密都承旨,权度支使。登对称旨,进枢密副使。历长宁军节度使,山西路转运使,知兴中府。清宁初,入知南院枢密使,与姚景行同总朝政。请行柴册礼。封赵国公。以足疾,复知兴中府。咸雍初,徙封齐,召赐同德功臣、尚书左仆射,兼中书令,拜枢密使,改封晋,给宰相、枢密使两厅傔从,封赵王。屡请归政,益赐保节功臣,致仕。大康五年,例改辽西郡王,薨。

  耶律韩留,字速宁,仲父隋国王之后。有明识,笃行义,举止严重,工为诗。统和间,召摄御院通进。开泰三年,稍迁乌古敌烈部都监,俄知详稳事。敌烈部叛,将宫分军,从枢密使耶律世良讨平之,加千牛卫大将军。重熙元年,累迁至同知上京留守,改奚六部秃里太尉。性不苟合,为枢密使萧解里所忌。上欲召用韩留,解里言目病不能视,议前寝。四年,召为北面林牙。帝曰:“朕早欲用卿,闻有疾,故待之至今。”韩留对曰:“臣昔有目疾,才数月耳;然料不至于昏。第臣驽拙,不能事权贵,是以不获早睹天颜。非陛下圣察,则愚臣岂有今日耶!”诏进《述怀诗》,上嘉叹。方将大用,卒。

  杨佶,字正叔,南京人。幼颖悟异常,读书自能成句,识者奇之。弱冠,声名籍甚。统和二十四年,举进士第一,历校书郎、大理正。开泰六年,转仪曹郎,典掌书命,加谏议大夫。出知易州,治尚清简,征发期会必信。入为大理少卿。累迁翰林学士,文章号得体。八年,燕地饥疫,民多流殍,以佶同知南京留守事,发仓廪,振乏绝,贫民鬻子者计佣而出之。宋遣梅询贺千龄节,诏佶迎送,多唱酬,询每见称赏。复为翰林学士。重熙元年,升翰林学士承旨。丁母忧,起复工部尚书。历忠顺军节度使,朔武等州观察处置使,天德军节度使,加特进检校太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复拜参知政事,兼知南院枢密使。十五年,出为武定军节度使。境内亢旱,苗稼将槁。视事之夕,雨泽沾足。百姓歌曰:“何以苏我?上天降雨。谁其抚我?杨公为主。”漯阳水失故道,岁为民害,乃以己俸创长桥,人不病涉。及被召,郡民攀辕泣送。上御清凉殿宴劳之,即日除吏部尚书,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上曰:“卿今日何减吕望之遇文王!”佶对曰:“吕望比臣遭际有十年之晚。”上悦。其居相位,以进贤为己任,事总大纲,责成百司,人人乐为之用。三请致政,许之,月给钱粟傔隶,四时遣使存问。卒。有《登瀛集》行于世。

  耶律和尚,字特抹,系出季父房。善滑稽。重熙初,补祗候郎君。时帝笃于亲亲,凡三父之后,皆序父兄行第,于和尚尤狎爱。然每侍宴饮,虽诙谐,未尝有一言之过,由是上益重之。历积庆、永兴宫使,累迁至同知南院宣徽使事、南面林牙。十六年,出为怀化军节度使,俄召为御史大夫。二十三年,因大册,加天平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徙中京路按问使,卒。

  和尚雅有美行,数以财恤亲友,人皆爱重。然嗜酒不事事,以故不获柄用。或以为言,答曰:“吾非不知,顾人生如风灯石火,不饮将何为?”晚年沈湎尤甚,人称为“酒仙”云。

  论曰:庶成定法令,治民者不容高下其手。庶箴虽尝表请广姓氏,以秩典礼,其随势俯仰,则有愧于其子蒲鲁矣。杨皙为上宠遇,迭封王爵,而功业不少概见。然得爱民治国之要,其杨佶哉!

【译文】

  耶律庶成,字喜隐,乳名陈六,季父房之后。父吴九,检校太师。

  庶成幼时好学,读书过目不忘。善用辽、汉两种文字,诗尤其做得精妙。重熙初,补为牌印郎君,累迁枢密直学士。与萧韩家奴各自呈进《四时逸乐赋》,兴宗皇上叹赏。起初,契丹医人很少知道如何切脉辨药,皇上命庶成译出方脉书籍传布之,此后人人都普遍地研习,即使是各部族也知道医疗之事。庶成时常进入禁宫中,参与决断疑难议案。偕同林牙萧韩家奴等人撰写实录及《礼书》。与枢密副使萧德修定法令,皇上下诏给庶成说“:现在法令之轻与重不相当。法令乃是理政之先,与人性命攸关,不可不慎。你要估量好轻重,觉得怎么合宜就怎么加以修定。”庶成参照古今成法,订正删除错误的部分,写成文本呈进。皇上看了之后称善。

  庶成正要被选拔任用之时,被妻子胡笃所诬陷,因为有罪褫夺了官职,贬退为“庶耶律”。出使吐蕃计十二年,清宁年间才得以回国。皇上得知前事乃是诬陷,诏令回归本族,又迁任原来所夺之官,不久去世。庶成曾任林牙,梦见善于卜卦者胡吕古占卜称:“为官止于林牙,因妻得罪。”等到被送到刑狱官处,依法应当离婚。胡笃正好身怀有孕,到产期难产而死。剖腹视之,孩子以手抱心,有见识者认为这乃是她诬陷丈夫之报应。庶成有诗文流传于世。弟庶箴。

  耶律庶箴,字陈甫,擅长做文。重熙年间,任本族将军。咸雍元年(1065),同知东京留守事,不久迁为乌衍突厥部节度使。九年(1073),知蓟州事。

  次年(1074),迁为都林牙。上表请求扩充本国姓氏,说:“我朝自从创业以来,法制整饬昭明;只有姓氏只分为两种,耶律与萧而已。起先太祖创制契丹大字,取用诸部乡里之名,续作一篇,放在卷末。我请求能将这些名称推衍扩大,使得各部能够各立姓氏,使得男女婚配合乎礼法。”道宗皇上认为旧制不可于骤然之间就加以更改,未采纳他的建议。

  大康二年(1076),出贬耶律乙辛为中京留守,庶箴与耶律孟简上表庆贺。不久,乙辛又担任枢密使,专擅政权,恣意横行。庶箴私下见到乙辛哭着说“:前次上表,并非出自庶箴的本心。”乙辛相信了他的话,庶箴这才安心。知道此事的人都很鄙视他。八年(1082),辞官,不久去世。子蒲鲁。

  耶律蒲鲁,字乃展。幼时聪慧过人,好读书,年方七岁,便能记诵契丹大字。学习汉文,不到十年,博通经书典籍。

  重熙年间,举进士第。主考官因为国制没有契丹人参加进士考试的条文,上奏于皇上,因为庶箴擅自让儿子参加科举考试,鞭打二百。不久让蒲鲁担任牌印郎君。应诏赋诗,当下写成呈进。兴宗赞赏,回头对左右说:“文才如此优秀,必定不能习武事。”蒲鲁奏称:“臣自幼承蒙家教,同时也熟悉骑射,在同辈人中也可用来应酬应酬。”皇上不信。适逢随从田猎,三箭射中三只兔子,皇上惊奇,转任他为通进。

  这时节,父亲庶箴曾寄给他《戒谕诗》,蒲鲁以赋酬答,众人称赞他写得高雅不俗。宠爱恩遇日益隆盛。清宁初去世。

  耶律韩留,字速宁,仲父隋国王之后。富于明睿的识见,坚持躬行仁义,行为举止严肃稳重,擅长做诗。

  统和年间,被征召暂摄御院通进。开泰三年(1014),渐升为乌古敌烈部都监,不久知详稳事。敌烈部反叛,韩留率宫分军,随从枢密使耶律世良讨伐平定之,升为千牛卫大将军。

  重熙元年(1032),累迁至同知上京留守,改任奚六部秃里太尉。生性不好迎合人,为枢密使萧解里所妒忌。兴宗皇上想征召任用韩留,解里说他生了眼病不能视物,议案便作罢。四年(1035),征召为北面林牙。皇上说“:朕早就想起用你,听说你有病,所以一直等到今天。”韩留回答说:“我从前是有眼疾,不过几个月罢了;然而也不至于看不见。只不过臣过于笨拙,不能够事奉权贵,所以没有能够早点与皇上见面。若非皇上明察,那么臣又哪里会有今日呢?”诏令进呈《述怀诗》,皇上嘉许叹赏。正想重用他,韩留却去世了。

  杨佶,字正叔,南京人。幼年时聪慧过人,读书能自己断句,有见识者认为他是个奇才。成年之后,声名远扬。统和二十四年(1006),举进士第一,历任校书郎、大理正。开泰六年(1017),转任仪曹郎,典掌书命,加谏议大夫。出为易州知州,治理政事崇尚清廉简约,对于征发的指定期限从来信守不误。入京任为大理少卿。累迁至翰林学士,文章号称无愧翰林身份。八年(1019),燕地闹饥荒和瘟疫,百姓中很多人沦为流亡他乡的饥民。以杨佶同知南京留守事,打开粮仓,赈济缺粮或断粮之人,贫民卖了子女的计算其受雇做工的报酬赎出之。宋派遣梅询来贺千龄节,诏令杨佶迎送,多有唱和之作,每每受到梅询的赞赏。又为翰林学士。重熙元年(1032),升为翰林学士承旨。因遭逢母丧离职,又起复为工部尚书。历任忠顺军节度使,朔、武等州观察、处置使,天德军节度使,加特进检校太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又拜为参知政事,兼掌南院枢密使。

  十五年(1046),出为武定军节度使。境内大旱,庄稼都快要枯死了。任职的当晚,天降霖雨,润泽万物。百姓做歌说“:何以让我再生?上天降下霖雨。谁能够爱抚我们?杨公做我们主人的时候。”礢阳河水改道,每年成为百姓的患害,便以自己的俸禄造起长桥,人们再也不以渡河为苦事了。及至被召,郡中百姓手扶车辕哭着送行。皇上亲临清凉殿设宴慰问他,当日除为吏部尚书,兼任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皇上说:“卿今日比之吕望遇文王,有什么逊色的呢?”杨佶回答说“:吕望比臣之遭遇明主晚了十年。”皇上大喜。当其居相位时,以进用贤能为己任,凡事由自己统管大纲,责成百司去做,人人乐于为之任用。

  三次请求辞官回乡,许之,每月拨给钱粮、侍从奴仆,四季派使者问候。卒。有《登瀛集》行于世。

  耶律和尚,字特末,世系出于季父房。生性滑稽。

  重熙初,补为祗候郎君。当时兴宗皇上正沉迷于笃爱亲属之中,凡是三父房之后,都列于父兄之列,对耶律和尚尤其宠爱。然而每次侍奉皇上宴饮,尽管诙谐之语不断,不曾有一句话的过失,因此皇上更加看重他。历任积庆、永兴宫使,累迁至同知南院宣徽使事、南面林牙。十六年(1047),出京任怀化军节度使,不久征召为御史大夫。二十三年(1054),因逢大册礼,升为天平军节度使、检校太师,改任中京路按问使,不久去世。

  和尚又颇有高尚之德行,多次用财物来存恤亲友。然而嗜酒不治事,因此未能因信任而掌权。有人提到此事,他回答说“:我并非不知道,只是人生犹如风中之灯、石迸之火,不饮酒取乐又将去干些什么呢?”晚年尤其沉溺于酒中,人称“酒仙”。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