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辽史·列传

卷一

  ◎后妃

  ○肃祖昭烈皇后萧氏 懿祖庄敬皇后萧氏 玄祖简献皇后萧氏 德祖宣简皇后萧氏 太祖淳钦皇后述律氏 太宗靖安皇后萧氏 世宗怀节皇后萧氏 世宗妃甄氏 穆宗皇后萧氏 景宗睿知皇后萧氏 圣宗仁德皇后萧氏 圣宗钦哀皇后萧氏 兴宗仁懿皇后萧氏 兴宗贵妃萧氏 道宗宣懿皇后萧氏 道宗惠妃萧氏 天祚皇后萧氏 天祚德妃萧氏 天祚文妃萧氏 天祚元妃萧氏

  《书》始嫔虞,《诗》兴《关雎》。国史记载,往往自家而国,以立天下之本。然尊卑之分,不可易也。司马迁列吕后于《纪》;班固因之,而传元后于外戚之后;范晔登后妃于《帝纪》。天子纪年以叙事谓之《纪》,后曷为而纪之?自晋史列诸后以首《传》,隋、唐以来,莫之能易也。辽因突厥,称皇后曰“可敦”,国语谓之“脦俚寋”,尊称曰“耨斡{麻女}”,盖以配后土而母之云。太祖称帝,尊祖母曰太皇太后,母曰皇太后,嫔曰皇后。等以徽称,加以美号,质于隋、唐,文于故俗。后族唯乙室、拔里氏,而世任其国事。太祖慕汉高皇帝,故耶律兼称刘氏;以乙室、拔里比萧相国,遂为萧氏。耶律俨、陈大任《辽史·后妃传》,大同小异,酌取其当,著于篇。

  肃祖昭烈皇后萧氏,小字卓真。归肃祖,生四子,见《皇子表》。乾统三年,追尊昭烈皇后。

  懿祖庄敬皇后萧氏,小字牙里辛。肃祖尝过其家曰:“同姓可结交,异姓可结婚。”知为萧氏,为懿祖聘焉。生男女七人。乾统三年,追尊庄敬皇后。

  玄祖简献皇后萧氏,小字月里朵。玄祖为狼德所害,后嫠居,恐不免,命四子往依邻家耶律台押,乃获安。太祖生,后以骨相异常,惧有阴图害者,鞠之别帐。重熙二十一年,追尊简献皇后。

  德祖宣简皇后萧氏,小字岩母斤。遥辇氏宰相剔剌之女。男、女六人,太祖长子也。天显八年崩,祔德陵。重熙二十一年,追尊宣简皇后。

  太祖淳钦皇后述律氏,讳平,小字月理朵。其先回鹘人糯思,生魏宁舍利,魏宁生慎思梅里,慎思生婆姑梅里,婆姑娶匀德恝王女,生后于契丹右大部。婆姑名月碗,仕遥辇氏为阿紥割只。后简重果断,有雄略。尝至辽、土二河之会,有女子乘青牛车,仓卒避路,忽不见。未几,童谣曰:“青牛妪,曾避路。”盖谚谓地祇为青牛妪云。太祖即位,群臣上尊号曰地皇后。神册元年,大册,加号应天大明地皇后。行兵御众,后尝与谋。太祖尝渡碛击党项,黄头、臭泊二室韦乘虚袭之;后知,勒兵以待,奋击,大破之,名震诸夷。时晋王李存勖欲结援,以叔母事后。幽州刘守光遣韩延徽求援,不拜,太祖怒,留之,使牧马。后曰:“守节不屈,贤者也,宜礼用之。”太祖乃召延徽与语,大悦,以为谋主。吴主李掞献猛火油,以水沃之愈炽。太祖选三万骑以攻幽州,后曰:“岂有试油而攻人国者?”指帐前树曰:“无皮可以生乎?”太祖曰:“不可。”后曰:“幽州之有土有民,亦犹是耳。吾以三千骑掠其四野,不过数年,困而归我矣,何必为此?万一不胜,为中国笑,吾部落不亦解体乎!”其平渤海,后与有谋。

  太祖崩,后称制,摄军国事。及葬,欲以身殉,亲戚百官力谏,因断右腕纳于柩。太宗即位,尊为皇太后。会同初,上尊号曰广德至仁昭烈崇简应天皇太后。初,太祖尝谓太宗必兴我家,后欲令皇太子倍避之,太祖册倍为东丹王。太祖崩,太宗立,东丹王避之唐。太后常属意于少子李胡。太宗崩,世宗即位于镇阳,太后怒,遣李胡以兵逆击。李胡败,太后亲率师遇于潢河之横渡。赖耶律屋质谏,罢兵。迁太后于祖州。应历三年崩,年七十五,祔祖陵,谥曰贞烈。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谥。

  太宗靖安皇后萧氏,小字温,淳钦皇后弟室鲁之女。帝为大元帅,纳为妃,生穆宗。及即位,立为皇后。性聪慧洁素,尤被宠顾,虽军旅、田猎必与。天显十年崩,谥彰德,葬奉陵。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谥。

  世宗怀节皇后萧氏,小字撒葛只,淳钦皇后弟阿古只之女。帝为永康王,纳之,生景宗。天禄末,立为皇后。明年秋,生萌古公主。在蓐,察割作乱,弑太后及帝。后乘步辇,直诣察割,请毕收殓。明日遇害。谥曰孝烈皇后。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谥。

  世宗妃甄氏,后唐宫人,有姿色。帝从太宗南征得之,宠遇甚厚,生宁王只没。及即位,立为皇后。严明端重,风神闲雅。内治有法,莫干以私。刘知远、郭威称帝,世宗承强盛之资,奄奄岁时。后与参帷幄,密赞大谋,不果用。察割作乱,遇害。景宗立,葬二后于医巫闾山,建庙陵寝侧。

  穆宗皇后萧氏,父知璠,内供奉翰林承旨。后生,有云气馥郁久之。幼有仪则。帝居藩,纳为妃。及正位中宫,性柔婉,不能规正。无子。

  景宗睿知皇后萧氏,讳绰,小字燕燕,北府宰相思温女。早慧。思温尝观诸女扫地,惟后洁除,喜曰:“此女必能成家。”帝即位,选为贵妃。寻册为皇后,生圣宗。景宗崩,尊为皇太后,摄国政。后泣曰:“母寡子弱,族属雄强,边防未靖,奈何?”耶律斜轸、韩德让进曰:“信任臣等,何虑之有!”于是后与斜轸、德让参决大政,委于越休哥以南边事。统和元年,上尊号曰承天皇太后。二十四年,加上尊号曰睿德神略应运启化承天皇太后。二十七年崩,谥曰圣神宣献皇后。重熙二十一年,更今谥。后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故群臣咸竭其忠。习知军政,澶渊之役,亲御戎军,指麾三军,赏罚信明,将士用命。圣宗称辽盛主,后教训为多。

  圣宗仁德皇后萧氏,小字菩萨哥,睿知皇后弟隗因之女。年十二,美而才,选入掖庭。统和十九年,册为齐天皇后。尝以草莛为殿式,密付有司,令造清风、天祥、八方三殿。既成,益宠异。所乘车置龙首鸱尾,饰以黄金。又造九龙辂、诸子车,以白金为浮图,各有巧思。夏秋从行山谷间,花木如绣,车服相错,人望之以为神仙。生皇子二,皆早卒。开泰五年,宫人耨斤生兴宗,后养为子。帝大渐,耨斤詈后曰:“老物宠亦有既耶!”左右扶后出。帝崩,耨斤自立为皇太后,是为钦哀皇后。护卫冯家奴、喜孙等希旨,诬告北府宰相萧浞卜、国舅萧匹敌谋逆。诏令鞫治,连及后。兴宗闻之曰:“皇后侍先帝四十年,抚育眇躬,当为太后;今不果,反罪之,可乎?”钦哀曰:“此人若在,恐为后患。”帝曰:“皇后无子而老,虽在,无能为也。”钦哀不从,迁后于上京。车驾春蒐,钦哀虑帝怀鞠育恩,驰遣人加害。使至,后曰:“我实无辜,天下共知。卿待我浴而后就死,可乎?”使者退。比反,后已崩,年五十。是日,若有见后于木叶山阴者,乘青盖车,卫从甚严。追尊仁德皇后。与钦哀并祔庆陵。

  圣宗钦哀皇后萧氏,小字耨斤,淳钦皇后弟阿古只五世孙。黝面狠视。母尝梦金柱擎天,诸子欲上不能;后后至,与仆从皆升,异之。久之,入宫。尝拂承天太后榻,获金鸡,吞之,肤色光泽胜常。太后惊异曰:“是必有奇子!”已而生兴宗。仁德皇后无子,取而养之如己出。后以兴宗侍仁德皇后谨,不悦。圣宗崩,令冯家奴等诬仁德皇后与萧浞卜、萧匹敌等谋乱,徙上京,害之。自立为皇太后,摄政,以生辰为应圣节。重熙元年,尊为仁慈圣善钦孝广德安靖贞纯宽厚崇觉仪天皇太后。三年,后阴召诸弟议,欲立少子重元。重元以所谋白帝,帝收太后符玺,迁于庆州七括宫。六年秋,帝悔之,亲驭奉迎,侍养益孝谨。后常不怿。帝崩,殊无戚容。见崇圣皇后悲泣如礼,谓曰:“汝年尚幼,何哀痛如是!”清宁初,尊为太皇太后。崩,谥曰钦哀皇后。后初摄政,追封曾祖为兰陵郡王,父为齐国王,诸弟皆王之,虽汉五侯无以过。

  兴宗仁懿皇后萧氏,小字挞里,钦哀皇后弟孝穆之长女。性宽容,姿貌端丽。帝即位,入宫,生道宗。重熙四年,立为皇后。二十三年,号贞懿慈和文惠孝敬广爱崇圣皇后。道宗即位,尊为皇太后。清宁二年,上尊号曰慈懿仁和文惠孝敬广爱宗天皇太后。九年秋,敦睦宫使耶律良以重元与其子涅鲁古反状密告太后,乃言于帝。帝疑之,太后曰:“此社稷大事,宜早为计。”帝始戒严。及战,太后亲督卫士,破逆党。大康二年崩,谥仁懿皇后。仁慈淑谨,中外感德。凡正旦、生辰诸国贡币,悉赐贫瘠。尝梦重元曰:“臣骨在太子山北,不胜寒栗。”寤,即命屋之,慈悯类此。

  兴宗贵妃萧氏,小字三蒨,驸马都尉匹里之女。选入东宫。帝即位,立为皇后。重熙初,以罪降贵妃。

  道宗宣懿皇后萧氏,小字观音,钦哀皇后弟枢密使惠之女。姿容冠绝,工诗,善谈论。自制歌词,尤善琵琶。重熙中,帝王燕赵,纳为妃。清宁初,立为懿德皇后。皇太叔重元妻,以艳冶自矜,后见之,戒曰:“为贵家妇,何必如此!”后生太子浚,有专房宠。好音乐,伶官赵惟一得侍左右。大康初,宫婢单登、教坊朱顶鹤诬后与惟一私,枢密使耶律乙辛以闻。诏乙辛与张孝杰劾状,因而实之。族诛惟一,赐后自尽,归其尸于家。乾统初,追谥宣懿皇后,合葬庆陵。

  道宗惠妃萧氏,小字坦思,驸马都尉霞抹之妹。大康二年,乙辛誉之,选入掖庭,立为皇后。居数岁,未见皇嗣。后妹斡特懒先嫁乙辛子绥也,后以宜子言于帝,离婚,纳宫中。八年,皇孙延禧封梁王,降为惠妃,徙乾陵;斡特懒还其家。顷之,其母燕国夫人厌魅梁王,伏诛。贬妃为庶人,幽于宜州,诸弟没入兴圣宫。天庆六年,召还,封太皇太妃。后二年,奔黑顶山,卒,葬太子山。

  天祚皇后萧氏,小字夺里懒,宰相继先五世孙。大安三年入宫。明年,封燕国王妃。乾统初,册为皇后。性闲淑,有仪则。兄弟奉先、保先等缘后宠柄任。女直乱,从天祚西狩,以疾崩。

  天祚德妃萧氏,小字师姑,北府宰相常哥之女。寿隆二年入宫,封燕国妃,生子挞鲁。乾统三年,改德妃,以柴册礼,封挞鲁为燕国王,加妃号赞翼。王薨,以哀戚卒。

  天祚文妃萧氏,小字瑟瑟,国舅大父房之女。乾统初,帝幸耶律挞葛第,见而悦之,匿宫中数月。皇太叔和鲁斡劝帝以礼选纳,三年冬,立为文妃。生蜀国公主、晋王敖卢斡,尤被宠幸。以柴册,加号承翼。善歌诗。女直乱作,日见侵迫。帝畋游不恤,忠臣多被疏斥。妃作歌讽谏,其词曰:“勿嗟塞上兮暗红尘,勿伤多难兮畏夷人。不如塞奸邪之路兮,选取贤臣。直须卧薪尝胆兮,激壮士之捐身。可以朝清漠北兮,夕枕燕云。”又歌曰:“丞相来朝兮剑佩鸣,千官侧目兮寂无声。养成外患兮嗟何及,祸尽忠臣兮罚不明。亲戚并居兮藩屏位,私门潜畜兮爪牙兵。可怜往代兮秦天子,犹向宫中兮望太平!”天祚见而衔之。播迁以来,郡县所失几半,上颇有倦勤之意。诸皇子敖卢斡最贤,素有人望。元妃兄萧奉先深忌之,诬南军都统余睹谋立晋王,以妃与闻,赐死。

  天祚元妃萧氏,小字贵哥,燕国妃之妹。年十七,册为元妃。性沉静。尝昼寝,近侍盗貂裀,妃觉而不言,宫掖称其宽厚。从天祚西狩,以疾薨。

  论曰:辽以鞍马为家,后妃往往长于射御,军旅田猎,未尝不从。如应天之奋击室韦,承天之御戎澶渊,仁懿之亲破重元,古所未有,亦其俗也。靖安无毁无誉;齐天巧思,乃奢侈之渐;宣懿度曲知音,岂致诬蔑之阶乎?文妃能歌诗讽谏,而谓谋私其子,非矣。若简宪之艰危保孤,怀节之从容就义,虽烈丈夫何以过之。钦哀狠桀,贼杀嫡后,而兴宗不能防闲其母,惜哉!

【译文】

  《尚书》开篇即讲述尧下嫁二女于舜的事,《诗经》首篇也是歌颂男女之情的《关睢》篇。后世的国史记录,往往是由家而国,以家为立天下之本。然而尊与卑之分别,是不能更改的。司马迁将吕后传列于《本纪》;班固沿袭之,而将其他后、妃的传记列于外戚传之后;范晔将后妃事记于《帝纪》中。对于天子,按年月来编排纪事,称之《本纪》,后妃的事迹怎么也能列于《本纪》中呢?所以自晋史开始,人们将诸后列传列于各《传》之首,沿袭成例,再也没有谁能更改。

  辽沿袭突厥语,称皇后为“可敦”,国语叫作“忒俚蹇”,尊称则为“耨斡麽”,大约是与地神相配而以之为母的意思。太祖称帝,尊祖母为太皇太后,母亲为皇太后,妻子为皇后。并比照褒美赞扬的尊号,加给她们以夸美的称号,比起隋、唐来要质朴一些,比起旧俗来又文雅一些。后族只有乙室、拔里两姓,然而世代担任国之要职。太祖仰慕汉高皇帝,所以耶律也可称为刘氏;以乙室、拔里二姓比之萧相国,于是后族遂被称为萧氏。

  耶律俨、陈大任所撰《辽史·后妃传》,大同小异,斟酌取舍,取其与篇目相符者记录于本篇内。

  太祖淳钦皇后述律氏,名平,乳名月理朵。其祖先为回鹘人糯思,他生了魏宁舍利,魏宁生慎思梅里,慎思生婆姑梅里,婆姑娶匀德恝王之女,生述律氏于契丹右大部。婆姑名叫月木宛,在遥辇氏时出任阿扎割只。

  皇后庄严持重。遇事果断,有非凡之谋略。曾经到辽河、土河之交汇处,有女子乘坐青牛车,仓猝间避路而去,忽然间就看不见了。不久,童谣说:“青牛妪,曾避路。”大约俗语称地神为青牛妪之意。

  太祖即位,群臣奉皇后以尊号曰地皇后。神册元年(916),举行大册礼,加号为应天大明地皇后。行军打仗,统率部众,皇后常常参加谋划。太祖曾经越过沙漠进攻党项,黄头、臭泊二部室韦乘虚袭击;皇后得知,整顿兵马严阵以待,奋力出击,大破之,威名震慑诸夷。

  当时,晋王李存勖想要与太祖互相结交为援,把皇后当作叔母事奉。幽州刘守光派韩延徽求援,韩不行跪拜礼,太祖发怒,扣留了他,让他牧马。皇后说:“自持节操不肯屈服,乃是贤明之士。应该待之以礼以便为我所用。”太祖于是召来韩延徽,与之交谈,大为赏识,以之为主要谋士。吴主李升进献猛火油,用水浇它却会越浇越旺,太祖选派三万骑进攻幽州。皇后说“:哪有为了试验油性而去进攻别国的呢?”用手指着帐幕之前的树说“:没有皮还可以活吗?”太祖说“:不能。”皇后说:“幽州能够保有土地和人民,也与此类似。我们派三千骑兵骚扰攻掠其四境,不过几年,便会因困顿而归顺于我,又何必要这么做呢?万一招致失败,为中土所取笑,我们部落不也就分崩离析了吗?”后来太祖平定渤海,皇后也参与了谋划。

  太祖崩逝,皇后临朝称制,暂时摄理军国大事。待到太祖下葬时,想要以身殉葬,亲戚百官全力劝谏,于是斩断右腕放到灵柩内。太宗即位,尊为皇太后。会同初年,奉上尊号为广德至仁昭烈崇简应天皇太后。

  当初,太祖曾说,太宗一定会兴盛我们家,皇后想让皇太子耶律倍避开,太祖便册立倍为东丹王。太祖崩逝,太宗继立,东丹王避地唐国。太后曾有意让少子李胡即位。太宗崩逝,世宗即位于镇阳,太后发怒,派李胡率兵迎击。李胡兵败,太后亲自率军与太宗相持于潢河之横渡。幸得耶律屋质出面劝谏,双方才停止用兵。世宗迁太后于祖州。

  应历三年(953)崩逝,年七十五岁,附葬于祖陵,谥为贞烈。重熙二十一年(1052),改为今谥。

  景宗睿智皇后萧氏,名绰,乳名燕燕,北府宰相萧思温之女。少时聪慧。思温曾经观察女儿们扫地,只有睿智后扫的干净,高兴地说:“此女必定能成就我们家!”景宗即位,选为贵妃。不久册立为皇后,生圣宗。

  景宗崩逝,睿智后被尊奉为皇太后,摄理国政。睿智后哭着说“:做母亲的守了寡,儿子又幼弱,各族属势力强大,边防又未能安宁,该如何是好?”耶律斜轸、韩德让进言说:“只要信任我们,又有什么可忧虑的呢!”于是皇后与斜轸、德让一同协商决断国家大事,将南边军政事务委托于休哥。统和元年(983),奉上尊号曰承天皇太后。二十四年(1006),加上尊号曰睿德神略应运启化承天皇太后。二十七年崩逝,谥曰圣神宣献皇后。重熙二十一年(1052),改为今谥。

  皇后通晓治国之道,闻善必从,所以群臣都能竭忠尽力。皇后熟悉军事,澶渊之战中,亲自统率大军作战,赏罚严明,将帅士卒乐于听命。圣宗号称有辽一代明主,很大程度上有赖皇后之教导训诲。

  圣宗仁德皇后萧氏,乳名菩萨哥,睿智皇后弟隗因之女。年十二,貌美而多才,选入后宫掖庭。统和十九年(1001),册封为齐天皇后。

  曾经用草茎制成宫殿式样,暗地交付有司,命造清风、天祥、八方三殿。造成后,更加宠幸非常。所乘之车设置龙首鸱尾,以黄金加以装饰。又造九龙辂、诸子车,以白金做伞顶,均有灵活高妙的构想、设计。夏秋时节从行于山谷之间,花草树木犹如锦绣一般,车乘、服饰互相辉映,人望之以为神仙。

  生皇子二人,均早死。开泰五年(1016),宫女耨斤生兴宗,皇后养为己子。皇上染病不起。耨斤骂皇后说“:老东西你也会有末日吗?”左右扶皇后出去。皇上崩,耨斤自立为皇太后,这就是钦哀皇后。护卫冯家奴、喜孙等迎合钦哀之意旨,诬告北府宰相萧浞卜、国舅萧匹敌谋反。诏令审讯治罪,株连到仁德皇后。兴宗知道后说“:皇后侍奉先帝四十年,将我抚育成人,本当做太后;现在没有做成,反而要拿她治罪,怎么行呢?”钦哀说:“此人若在,恐怕成为后患。”皇上说“:皇后没有儿子而且年老,即使在我们这儿,也做不了什么事。”钦哀不听,迁仁德后于上京。

  皇上春猎,钦哀担心皇上怀念养育之恩,急速派人加害仁德。使者到,仁德后说:“我确实是无辜的,天下人共知。你等我沐浴一下身子,然后去死,可以吗?”使者退下。待到回来,仁德后已崩,年五十岁。这一天,有人在木叶山北仿佛看见仁德后,乘坐青盖车,护卫侍从十分严整。

  追尊仁德皇后。与钦哀一同礻付葬于庆陵。

  圣宗钦哀皇后萧氏,乳名耨斤,淳钦皇后弟阿古只的五世孙。面色黝黑,目光凶狠。其母曾经梦见一金柱擎天而上,诸子想上去却不能;钦哀后后到,与其仆人都登了上去,其母心中很是奇怪。

  过了很久,进入宫中,曾经在为承天皇太后掸扫床榻时,获得一只金鸡,便吞了它,肤色变得光泽超常。太后惊奇地说“:这一定是怀了奇子!”不久生下兴宗。仁德皇后无子,便收留兴宗并把他当亲生子一般养大。钦哀后因为兴宗侍奉仁德皇后十分恭谨,很不高兴。圣宗崩逝,钦哀后让冯家奴等人诬蔑仁德皇后与萧浞卜、萧匹敌等图谋作乱,将她迁至上京,杀害了她。自立为皇太后,摄理国政,将自己的生辰定作应圣节。

  重熙元年(1032),尊为仁慈圣善钦孝广德安靖贞纯宽厚崇觉仪天皇太后。三年(1034),钦哀后暗里召集诸弟商议,想立少子重元为帝,重元将其谋划告知于皇上。皇上收了太后的符绶玉玺,迁她到庆州七括宫。六年(1037)秋,皇上后悔先前的举动,亲自驾车迎回太后,侍奉赡养更加孝顺恭谨。钦哀后总是不大高兴。兴宗崩逝,她也毫无悲戚之色。看见崇圣皇后依礼节悲恸哭泣,对她说:“你年纪还小,何至于这么哀痛!”

  清宁初,尊为太皇太后。崩逝,谥为钦哀皇后。

  钦哀后初摄国政时,追封曾祖为兰陵郡王,父亲为齐国王,诸弟也都封王,其贵显即使是汉代的五侯也无法超过。

  兴宗仁懿皇后萧氏,乳名挞里,钦哀皇后弟萧孝穆长女。秉性宽厚容人,姿态容貌端庄美丽。兴宗即位,仁懿后入宫,生下道宗。重熙四年(1035),立为皇后。二十三年(1054),被尊为贞懿慈和文惠孝敬广爱崇圣皇后。

  道宗即位,尊为皇太后。清宁二年(1056),上尊号为慈懿仁和文惠孝敬广爱宗天皇太后。九年(1063)秋,敦睦宫使耶律良将重元与其子涅鲁古谋反之事密告于太后,太后将此事说知皇上。皇上怀疑是诬告,太后说:“这是事关社稷传承的大事,应当及早谋划。”皇上便开始警惕戒惧。待到交战,太后亲自督率卫士,攻破逆党。大康二年(1076),崩逝,谥为仁懿皇后。

  皇后仁慈贤良谨慎,内外官员均感激其恩德。凡是大年初一及生辰日各国进献的钱物,一概赐给贫穷之人。她曾经梦见重元说:“我的尸骨在太子山北,不能忍受寒冷。”醒来后,当即派人为之造屋,其仁慈悯恻大多类此。

  道宗宣懿皇后萧氏,乳名观音,钦哀皇后弟枢密使萧惠之女。姿容冠绝一世,擅长做诗,又善于谈吐。自己创作歌词,尤其擅长弹琵琶。重熙年间,道宗时为燕赵王,纳为王妃。清宁初年,立为懿德皇后。

  皇太叔重元之妻,因为艳丽妖冶而矜矜自得,皇后见了,告诫她说“:身为高贵人家之妇人,何必如此!”

  皇后生太子耶律浚,有独占侍寝之宠爱。喜好音乐,伶官赵惟一得以侍从左右。大康初年,宫婢单登、孝坊朱顶鹤诬告皇后与赵惟一有私情,枢密使耶律乙辛奏闻。诏令耶律乙辛与张孝杰审理其罪状,因而证实之。族诛赵惟一,赐皇后自尽,由娘家收归其尸。

  乾统初年,追谥为宣懿皇后,合葬于庆陵。

  天祚文妃萧氏,乳名瑟瑟,国舅大父房之女。乾统初年,皇上行幸耶律挞葛府第,见到她,很是喜爱,藏在宫中几个月。皇太叔和鲁斡劝皇上依礼制选聘,三年(1103)冬,立为文妃。生蜀国公主、晋王敖卢斡,格外受宠于皇上。因为行柴册礼,加号承翼。

  她擅长咏唱诗篇。女真之乱发生,我国一天天遭到侵犯凌逼。皇上田猎游幸,不恤国情民情,忠臣大多遭到疏远罢斥。文妃做歌讽谏,其词为:“不要嗟叹北方的阴云啊迷漫了原本清亮的天空,不要枉自伤情于多灾多难啊,畏惧夷人之侵迫;不如堵塞奸佞升迁之路啊,选取贤臣辅国。正该卧薪尝胆啊,激励壮士们为国捐躯;如此我们便可早晨廓清漠北的妖雾,傍晚荡平燕、云而安枕于寝宫。”又咏唱道:“丞相来上朝啊,宝剑和垂佩叮当作响,群臣束手侧目啊噤口无声。养成外患坐大啊到今日嗟叹何及!忠臣尽被残害啊刑罚如此不明。他的亲戚啊都占据着那么多的要塞,私家门里啊暗地畜养着爪牙之兵。可怜我们的幻想如往古之秦皇那样一统山河的天子啊,还在面对宫门啊,想望着那遥遥无期的太平!”天祚见了,记恨于心。

  天子流亡以来,郡县几乎失陷了一半,皇上颇有些厌倦于政事的辛劳,有传位之意。诸皇子中以敖卢斡最贤明,一向得人心。元后(寺里懒)兄萧奉先十分忌恨于他,便诬告南军都统余睹阴谋扶立晋王,诬称文妃也知情,赐死。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