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辽史·列传

卷三十五

  ◎能吏

  ○大公鼎 萧文 马人望 耶律铎鲁斡 杨遵勖 王棠

  汉以玺书赐二千石,唐疏刺史、县令于屏,以示奖率,故二史有《循吏》、《良吏》之传。辽自太祖创业,太宗抚有燕、蓟,任贤使能之道,亦略备矣。然惟朝廷参置国官,吏州县者多遵唐制。历世既久,选举益严。时又分遣重臣巡行境内,察贤否而进退之。是以治民、理财、决狱、弭盗,各有其人。考其德政,虽未足以与诸循、良之列,抑亦可谓能吏矣。作《能吏传》。

  大公鼎,渤海人,先世籍辽阳率宾县。统和间,徙辽东豪右以实中京,因家于大定。曾祖忠,礼宾使。父信,兴中主簿。公鼎幼庄愿,长而好学。咸雍十年,登进士第,调沈州观察判官。时辽东雨水伤稼,北枢密院大发濒河丁壮以完堤防。有司承令峻急,公鼎独曰:“边障甫宁,大兴役事,非利国便农之道。”乃疏奏其事。朝廷从之,罢役,水亦不为灾。濒河千里,人莫不悦。改良乡令,省徭役,务农桑,建孔子庙学,部民服化。累迁兴国军节度副使。时有隶鹰坊者,以罗毕为名,扰害田里。岁久,民不堪。公鼎言于上,即命禁戢。会公鼎造朝,大臣谕上嘉纳之意,公鼎曰:“一郡获安,诚为大幸;他郡如此者众,愿均其赐于天下。”从之。徙长春州钱帛都提点。车驾如春水,贵主例为假贷,公鼎曰:“岂可辍官用,徇人情?”拒之。颇闻怨詈语,曰:“此吾职,不敢废也。”俄拜大理卿,多所平反。天祚即位,历长宁军节度使、南京副留守,改东京户部使。时盗杀留守萧保先,始利其财,因而倡乱。民亦互生猜忌,家自为斗。公鼎单骑行郡,陈以祸福,众皆投兵而拜曰:“是不欺我,敢弗听命。”安辑如故。拜中京留守,赐贞亮功臣,乘传赴官。时盗贼充斥,有遇公鼎于路者,即叩马乞自新。公鼎给以符约,俾还业,闻者接踵而至。不旬日,境内清肃。天祚闻之,加赐保节功臣。时人心反侧,公鼎虑生变,请布恩惠以安之,为之肆赦。公鼎累表乞归,不许。会奴贼张撒八率无赖啸聚,公鼎欲击而势有不能。叹曰:“吾欲谢事久矣,为世故所牵,不幸至此,岂命也夫!”因忧愤成疾。保大元年卒,年七十九。

  子昌龄,左承制;昌嗣,洺州刺史;昌朝,镇宁军节度。

  萧文,字国华,外戚之贤者也。父直善,安州防御使。文笃志力学,喜愠不形。大康初,掌秦越国王中丞司事,以才干称。寻知北面贴黄。王邦彦子争荫,数岁不能定,有司以闻。上命文诘之,立决。车驾将还宫,承诏阅习仪卫,虽执事林林,指顾如一。迁同知奉国军节度使,历国舅都监。寿隆末,知易州,兼西南面安抚使。高阳土沃民富,吏其邑者,每黩于货,民甚苦之。文始至,悉去旧弊,务农桑,崇礼教,民皆化之。时大旱,百九忧甚,文祷之辄雨。属县又蝗,议捕除之,文曰:“蝗,天灾,捕之何益!”但反躬自责,蝗尽飞去,遗者亦不食苗,散在草莽,为乌鹊所食。会霪雨不止,文复随祷而霁。是岁,大熟。朝廷以文可大用,迁唐古部节度使,高阳勒石颂之。后不知所终。

  马人望,字俨叔,高祖胤卿,为石晋青州刺史,太宗兵至,坚守不降。城破被执,太宗义而释之,徙其族于医巫闾山,因家焉。曾祖廷煦,南京留守。祖渊,中京副留守。父诠,中京文思使。人望颖悟。幼孤,长以才学称。咸雍中,第进士,为松山县令。岁运泽州官炭,独役松山,人望请于中京留守萧吐浑均役他邑。吐浑怒,下吏,系几百日。复引诘之,人望不屈,萧喜曰:“君为民如此,后必大用。”以事闻于朝,悉从所请。徙知涿州新城县。县与宋接境,驿道所从出。人望治不扰,吏民畏爱。近臣有聘宋还者,帝问以外事,多荐之,擢中京度支司盐铁判官。转南京三司度支判官,公私兼裕。迁警巡使。京城狱讼填委,人望处决,无一冤者。曾检括户口,未两旬而毕。同知留守萧保先怪而问之,人望曰:“民产若括之无遗,他日必长厚敛之弊,大率十得六七足矣。”保先谢曰:“公虑远,吾不及也。”

  先是,枢密使乙辛窃弄威柄,卒害太子。及天祚嗣位,将报父仇,选人望与萧报恩究其事。人望平心以处,所活甚众。改上京副留守。会剧贼赵钟哥犯阙,劫宫女、御物,人望率众捕之。右臂中矢,炷以艾,力疾驰逐,贼弃所掠而遁。人望令关津讥察行旅,悉获其盗。寻擢枢密都承旨。

  宰相耶律俨恶人望与己异,迁南京诸宫提辖制置。岁中,为保静军节度使。有二吏凶暴,民畏如虎。人望假以辞色,阴令发其事,黥配之。是岁诸处饥乏,惟人望所治粒食不阙,路不鸣桴。遥授彰义军节度使。迁中京度支使,始至,府廪皆空;视事半岁,积粟十五万斛,钱二十万繦。徙左散骑常侍,累迁枢密直学士。未几,拜参知政事,判南京三司使事。时钱粟出纳之弊,惟燕为甚。人望以缣帛为通历,凡库物出入,皆使别籍,名曰“临库”。奸人黠吏莫得轩轾,乃以年老扬言道路。朝论不察,改南院宣徽使,以示优老。逾年,天祚手书“宣马宣徽”四字诏之。既至,谕曰:“以卿为老,误听也。”遂拜南院枢密使。人不敢干以私,用人必公议所当与者。如曹勇义、虞仲文尝为奸人所挤,人望推荐,皆为名臣。当时民所甚患者,驿递、马牛、旗鼓、乡正、厅隶、仓司之役,至破产不能给。人望使民出钱,官自募役,时以为便。久之请老,以守司徒、兼侍中致仕。卒,谥曰文献。

  人望有操守,喜怒不形,未尝附丽求进。初除执政,家人贺之。人望愀然曰:“得勿喜,失勿忧。抗之甚高,挤之必酷。”其畏慎如此。

  耶律铎鲁斡,字乙辛隐,季父房之后。廉约重义。重熙末,给事诰院。咸雍中,累迁同知南京留守事。被召,以部民恳留,乃赐诏褒奖。大康初,改西南面招讨使,为北面林牙,迁左夷离毕。大安五年,拜南府宰相。寿隆初,致仕,卒。

  铎鲁斡所至有声,吏民畏爱。及退居乡里,子普古为乌古部节度使,遣人来迎。既至,见积委甚富。谓普古曰:“辞亲入仕,当以裕国安民为事。枉道欺君,以苟货利,非吾志也。”命驾而归。普古后为盗所杀。

  杨遵勖,字益诫,涿州范阳人。重熙十九年登进士第,调儒州军事判官,累迁枢密院副承旨。咸雍三年,为宋国贺正使;还,迁都承旨。天下之事,丛于枢府,簿书填委。遵勖一目五行俱下,剖决如流,敷奏详敏。上嘉之。奉诏征户部逋钱,得四十余万缗,拜枢密直学士,改枢密副使。大康初,参知政事,徙知枢密院事,兼门下侍郎、平章事,拜南府宰相。耶律乙辛诬皇太子,诏遵勖与燕哥按其事,遵勖不敢正言,时议短之。寻拜北府宰相。大安中暴卒,年五十六。赠守司空,谥康懿。子晦,终昭文馆直学士。

  王棠,涿州新城人。博古善属文。重熙十五年擢进士。乡贡、礼部、廷试对皆第一。累迁上京盐铁使。或诬以贿,无状,释之。迁东京户部使。大康二年,辽东饥,民多死,请赈恤,从之。三年,入为枢密副使,拜南府宰相。大安末,卒。

  棠练达朝政,临事不怠,在政府修明法度,有声。

  论曰:孟子谓“民为贵,社稷次之”,司牧者当如何以尽心。公鼎奏罢完堤役以息民,拒公主假贷以守法,单骑行郡,化盗为良,庶几召、杜之美。文知易州,雨暍应祷,蝗不为灾。人望为民不避囚系,判度支,公私兼裕,亦卓乎未易及已。铎鲁斡吏畏民爱,杨遵勖决事如流,真能吏哉!

【译文】

  大公鼎,渤海人,其先祖著籍于辽阳率宾县。统和年间,皇上迁徙辽东豪强大户以填充中京,于是定居于大定。曾祖大忠,为礼宾使。父大信,任兴中主簿。

  公鼎幼时端庄诚实,成年后好学。咸雍十年(1074),中进士,调任沈州观察判官。当时辽东下雨伤害了庄稼,北枢密院大举征发濒河住户之男丁以修治堤防。有司接旨后觉得十分严厉紧急,只有公鼎说:“边境要地刚刚安宁,又大兴徭役,这不是利国便农之道。”于是上疏奏说此事。朝廷依从了他,停止征发劳役,而河水也没有酿成灾害。沿河千里的百姓无不欢欣鼓舞。改任良乡县令,减省徭役,致力于农桑,修建孔子庙和庙内学校,部民顺服归化。累迁兴国军节度副使。

  当时有隶属于鹰坊之人,以张网捕鸟为名,扰乱为害百姓田地。时间久了,百姓无法忍受。公鼎向上申奏,道宗当即下令禁止。适逢公鼎上朝,大臣们告知皇上嘉许采纳其意见,公鼎说:“一郡获得安宁,实在幸甚;别的郡像这种事也很多,希望能将恩赐平均于天下。”皇上从之。迁任长春州钱帛都提点。皇上到春水,当地酋长按例要从州里借钱,公鼎说“:怎么能断了官府用度,来曲从私情?”加以拒绝。听到许多怨恨咒骂的话,公鼎说:“这是我的职守,不敢荒废。”不久拜为大理卿,平反了很多冤案。

  天祚即位,公鼎历任长宁军节度使、南京副留守,改任东京户部使。当时盗贼杀了留守萧保先,初时贪图其财物,杀他以后乘机倡导作乱。百姓也互生猜忌,家庭之间互相争斗。公鼎单骑巡行郡中,陈说祸福利害,众人均放下兵器拜伏说:“您不会欺骗我们,怎敢不从命。”安定如故。拜为中京留守,赐为贞亮功臣,得以乘坐驿站的传车前往官府。当时盗贼遍地皆是,其中有人在路上遇到公鼎,便在马前叩首请求改过自新。公鼎交给他一块符照,让他恢复旧业,听说者接踵前来。不上十天,辖境以内便清平宁静了。天祚知道后,加赐保节功臣。当时人心不安分,公鼎担心发生变乱,请皇上降恩惠加以安抚,皇上为之赦免了囚犯。

  公鼎多次上表请求辞官归田,皇上不批准。适逢奴贼张撒八率领无赖结伙为盗,公鼎想攻打他们却没有能力。叹道“:我想辞官已经好久了。为世务所牵累,不幸到了这一步,难道真是命吗?”因而忧愤成疾。保大元年(1120)去世,年七十九岁。

  子大昌龄,任左承制;大昌嗣,氵名州刺史;大昌朝,镇宁军节度使。

  马人望,字俨叔,高祖马胤卿,为后晋青州刺史,太宗兵到,坚守不降。城破被俘,太宗觉得他有气节,放了他,迁其全族于医巫闾山,于是就在那里安家。曾祖马廷煦,南京留守。祖父马渊,中京副留守。父马诠,中京文思使。

  人望聪慧。幼时丧父,成年后以才学著称。咸雍年间(1065~1074),进士及第,为松山县令。每年运送泽州官炭,朝廷只役使松山人,人望向中京留守萧吐浑请求能平均地役使外邑人。萧吐浑大怒,将人望交法官审讯,囚禁近百日后又将他提出审讯,人望不肯屈服。萧吐浑高兴地说:“你为了百姓能这样做,将来必定大有作为。”并将此事奏告朝廷,朝廷完全从其所请。迁为涿州新城县知县。该县与宋接壤,为驿道必经之地。人望治县,不收受财物饮食,吏民畏服爱戴。近臣有访宋回国者,皇上问京外之事,大多推荐他,于是被提升为中京度支司盐铁判官。转任南京三司度支判官,公家和私人都富足了。迁警巡使。京城案件堆积,人望加以处理判决,无一冤枉者。适逢检括户口,不到二十天他便将此事处理完毕。同知留守萧保先感到奇怪而问之,人望说:“百姓之产业如果检括得毫无遗留,将来一定会助长重敛财物之弊端,大概得到十分之六七就够了。”保先致歉说:“您深谋远虑,我虑不及此。”

  在此之前,枢密使乙辛窃用权柄,最终害死了太子。待到天祚即位,想报父仇,选人望及萧报恩追究其事。人望处理公正,很多人因为他得以不死。改为上京副留守。适逢大盗赵钟哥进犯宫廷,劫掠宫女、御物,人望率众捕之。右臂中了箭,以艾条灸之,勉强支撑病体急速追赶,贼人抛弃所掠人、物逃走。人望下令关卡、渡口稽查盘问过往旅客,将盗贼全部抓获。不久提升为枢密都承旨。宰相耶律俨讨厌人望与自己意见相左,迁之为南京诸宫提辖制置。这年年中,任为保静军节度使。有两个小吏凶狠残暴,百姓畏之如虎。人望假装和他们交好,暗地里派人揭露其行事,黥其面而发配之。这一年各地饥荒缺粮,只有人望所治区域粮米不缺,路上听不到报警的桴鼓。遥授彰义军节度使。迁中京度支使,刚到任时,府库仓廪均空无一物;任职半年,就积累起粟十五万斛,钱二十万镪。迁为左散骑常侍,累迁至枢密直学士。

  不多久,拜参知政事,判南京三司使事。当时在钱粟支出和收入上的舞弊行为,尤其以燕地最为严重。人望用缣帛制作历书,凡是府库物品之支出和收入,都派人另外登记,称为“临库”。奸邪之辈,狡黠之吏无法翻云覆雨,便到处扬言人望年老昏聩。朝论失察,改任人望为南院宣徽使,以表示优待老人。过了一年,天祚帝手书“宣马宣徽”四字诏令他到京。到京以后,皇帝说:“我以为你已衰老,是误听人言了。”于是拜他为南院枢密使。人人都不敢向人望徇私求职,人望用人也必取录公议认为恰当的人。如曹勇义、虞仲文曾为奸人所排挤,人望加以推荐,均成为名臣。当时百姓所患害的驿递、马牛、旗鼓、乡正、厅隶、仓司之类的徭役,他们往往至破产也不能供给役事。人望让百姓出钱,由官府募人服役,时人皆以为便利。又过了好久,请求告老还乡,以守司徒、兼侍中离职回故里。卒,谥曰文献。

  人望有操守,喜怒不形于色,不曾依附他人以求升进。起先被任命为执政,家中人庆贺。人望忧惧地说“:得之不值得喜,失之不值得忧。与你相争的人地位太高,排挤起你来一定惨酷。”其处世警惕小心如此。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