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梁书·列传

卷七

  太祖张皇后 高祖郗皇后 太宗王皇后 高祖丁贵嫔 高祖阮修容 世祖徐妃

  《易》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 夫妇之义尚矣哉!周礼,王者立后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 以听天下之内治。故《昏义》云:“天子之与后,犹日之与月,阴之与阳,相须而 成者也。”汉初因秦称号,帝母称皇太后,后称皇后,而加以美人、良人、八子、 七子之属。至孝武制婕妤之徒凡十四等。降及魏、晋,母后之号,皆因汉法;自夫 人以下,世有增损焉。高祖拨乱反正,深鉴奢逸,恶衣菲食,务先节俭。配德早终, 长秋旷位,嫔嫱之数,无所改作。太宗、世祖出自储籓,而妃并先殂,又不建椒阃。 今之撰录,止备阙云。

  太祖献皇后张氏,讳尚柔,范阳方城人也。祖次惠,宋濮阳太守。后母萧氏, 即文帝从姑。后,宋元嘉中嫔于文帝,生长沙宣武王懿、永阳昭王敷,次生高祖。

  初,后尝于室内,忽见庭前昌蒲生花,光彩照灼,非世中所有。后惊视,谓侍 者曰:“汝见不?”对曰:“不见。”后曰:“尝闻见者当富贵。”因遽取吞之。 是月产高祖。将产之夜,后见庭内若有衣冠陪列焉。次生衡阳宣王畅、义兴昭长公 主令[A148]。宋泰始七年,殂于秣陵县同夏里舍,葬武进县东城里山。天监元年五 月甲辰,追上尊号为皇后。谥曰献。

  父穆之,字思静,晋司空华六世孙。曾祖舆坐华诛,徙兴古,未至召还。及过 江,为丞相掾,太子舍人。穆之少方雅,有识鉴。宋元嘉中,为员外散骑侍郎。与 吏部尚书江湛、太子左率袁淑善,淑荐之于始兴王浚,浚深引纳焉。穆之鉴其祸萌, 思违其难,言于湛求外出。湛将用为东县,固乞远郡,久之,得为宁远将军、交址 太守。治有异绩。会刺史死,交土大乱,穆之威怀循拊,境内以宁。宋文帝闻之嘉 焉,将以为交州刺史,会病卒。子弘籍,字真艺,齐初为镇西参军,卒于官。高祖 践阼,追赠穆之光禄大夫,加金章。又诏曰:“亡舅齐镇西参军,素风雅猷,夙肩 名辈,降年不永,早世潜辉。朕少离苦辛,情地弥切,虽宅相克成,辂车靡赠,兴 言永往,触目恸心。可追赠廷尉卿。”弘籍无子,从父弟弘策以第三子缵为嗣,别 有传。

  高祖德皇后郗氏,讳徽,高平金乡人也。祖绍,国子祭酒,领东海王师。父烨, 太子舍人,早卒。

  初,后母寻阳公主方娠,梦当生贵子。及生后,有赤光照于室内,器物尽明, 家人皆怪之。巫言此女光采异常,将有所妨,乃于水滨祓除之。

  后幼而明慧,善隶书,读史传。女工之事,无不闲习。宋后废帝将纳为后;齐 初,安陆王缅又欲婚:郗氏并辞以女疾,乃止。建元未,高祖始娉焉。生永兴公主 玉姚,永世公主玉婉,永康公主玉嬛。

  建武五年,高祖为雍州刺史,先之镇,后乃迎后。至州未几,永元元年八月殂 于襄阳官舍,时年三十二。其年归葬南徐州南东海武进县东城里山。中兴二年,齐 朝进高祖位相国,封十郡,梁公,诏赠后为梁公妃。高祖践阼,追崇为皇后。有司 议谥,吏部尚书兼右仆射臣约议曰:“表号垂名,义昭不朽。先皇后应祥月德,比 载坤灵,柔范阴化,仪形自远。伣天作合,义先造舟,而神猷夙掩,所隔升运。宜 式遵景行,用昭大典。谨按《谥法》,忠和纯备曰德,贵而好礼曰德。宜崇曰德皇 后。”诏从之。陵曰修陵。

  后父烨,诏赠金紫光禄大夫。烨尚宋文帝女寻阳公主,齐初降封松滋县君。烨 子泛,中军临川王记室参军。

  太宗简皇后王氏,讳灵宾,琅邪临沂人也。祖俭,太尉、南昌文宪公。

  后幼而柔明淑德,叔父暕见之曰:“吾家女师也。”天监十一年,拜晋安王妃。 生哀太子大器,南郡王大连,长山公主妙纮。中大通三年十月,拜皇太子妃。太清 三年三月,薨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五。其年,太宗即位,追崇为皇后,谥曰简。大 宝元年九月,葬庄陵。先是诏曰:“简皇后窀穸有期。昔西京霸陵,因山为藏;东 汉寿陵,流水而已。朕属值时艰,岁饥民弊,方欲以身率下,永示敦朴。今所营庄 陵,务存约俭。”又诏金紫光禄大夫萧子范为哀策文。

  父骞,字思寂,本名玄成,与齐高帝偏讳同,故改焉。以公子起家员外郎,迁 太子洗马,袭封南昌县公,出为义兴太守。还为骠骑谘议,累迁黄门郎,司徒右长 史。性凝简,不狎当世。尝从容谓诸子曰:“吾家门户,所谓素族,自可随流平进, 不须苟求也。”永元末,迁侍中,不拜。高祖霸府建,引为大司马谘议参军,俄迁 侍中,领越骑校尉。

  高祖受禅,诏曰:“庭坚世祀,靡辍于宗周,乐毅锡壤,乃昭于洪汉。齐故太 尉南昌公,含章履道,草昧兴齐,谟明翊赞,同符在昔。虽子房之蔚为帝师,文若 之隆比王佐,无以尚也。朕膺历受图,惟新宝命,莘莘玉帛,升降有典。永言前代, 敬惟徽烈,匪直懋勋,义兼怀树。可降封南昌公为侯,食邑千户。”骞袭爵,迁度 支尚书。天监四年,出为东阳太守,寻徙吴郡。八年,入为太府卿,领后军将军, 迁太常卿。十一年,迁中书令,加员外散骑常侍。

  时高祖于钟山造大爱敬寺,骞旧墅在寺侧,有良田八十余顷,即晋丞相王导赐 田也。高祖遣主书宣旨就骞求市,欲以施寺。骞答旨云:“此田不卖;若是敕取, 所不敢言。”酬对又脱略。高祖怒,遂付市评田价,以直逼还之。由是忤旨,出为 吴兴太守。在郡卧疾不视事。征还,复为度支尚书,加给事中,领射声校尉。以母 忧去职。

  普通三年十月卒,时年四十九。诏赠侍中、金紫光禄大夫,谥曰安。子规袭爵, 别有传。

  高祖丁贵嫔,讳令光,谯国人也,世居襄阳。贵嫔生于樊城,有神光之异,紫 烟满室,故以“光”为名。相者云:“此女当大贵。”高祖临州,丁氏因人以闻。 贵嫔时年十四,高祖纳焉。初,贵嫔生而有赤痣在左臂,治之不灭,至是无何忽失 所在。事德皇后小心祗敬,尝于供养经案之侧,仿佛若见神人,心独异之。

  高祖义师起,昭明太子始诞育,贵嫔与太子留在州城。京邑平,乃还京都。天 监元年五月,有司奏为贵人,未拜;其年八月,又为贵嫔,位在三夫人上,居于显 阳殿。及太子定位,有司奏曰:

  礼,母以子贵。皇储所生,不容无敬。宋泰豫元年六月,议百官以吏敬敬帝所 生陈太妃,则宋明帝在时,百官未有敬。臣窃谓“母以子贵”,义著《春秋》。皇 太子副贰宸极,率土咸执吏礼,既尽礼皇储,则所生不容无敬。但帝王妃嫔,义与 外隔,以理以例,无致敬之道也。今皇太子圣睿在躬,储礼夙备,子贵之道,抑有 旧章。王侯妃主常得通信问者,及六宫三夫人虽与贵嫔同列,并应以敬皇太子之礼 敬贵嫔。宋元嘉中,始兴、武陵国臣并以吏敬敬所生潘淑妃、路淑媛。贵嫔于宫臣 虽非小君,其义不异,与宋泰豫朝议百官以吏敬敬帝所生,事义正同。谓宫阉施敬 宜同吏礼,诣神虎门奉笺致谒;年节称庆,亦同如此。妇人无阃外之事,贺及问讯 笺什,所由官报闻而已。夫妇人之道,义无自专,若不仰系于夫,则当俯系于子。 荣亲之道,应极其所荣,未有子所行而所从不足者也。故《春秋》凡王命为夫人, 则礼秩与子等。列国虽异于储贰,而从尊之义不殊。前代依准,布在旧事。贵嫔载 诞元良,克固大业,礼同储君,实惟旧典。寻前代始置贵嫔,位次皇后,爵无所视; 其次职者,位视相国,爵比诸侯王。此贵嫔之礼,已高朝列;况母仪春宫,义绝常 算。且储妃作配,率由盛则;以妇逾姑,弥乖从序。谓贵嫔典章,太子不异。

  于是贵嫔备典章,礼数同于太子,言则称令。

  贵嫔性仁恕,及居宫内,接驭自下,皆得其欢心。不好华饰,器服无珍丽,未 尝为亲戚私谒。及高祖弘佛教,贵嫔奉而行之,屏绝滋腴,长进蔬膳。受戒日,甘 露降于殿前,方一丈五尺。高祖所立经义,皆得其指归。尤精《净名经》。所受供 赐,悉以充法事。

  普通七年十一月庚辰薨,殡于东宫临云殿,年四十二。诏吏部郎张缵为哀策文 曰:

  轩纬之精,江汉之英;归于君袂,生此离明。诞自厥初,时维载育;枢电绕郊, 神光照屋。爰及待年,含章早穆;声被洽阳,誉宣中谷。龙德在田,聿恭兹祀;阴 化代终,王风攸始。动容谘式,出言顾史;宜其家人,刑于国纪。膺斯眷命,从此 宅心;狄缀采珩,珮动雅音。日中思戒,月满怀箴;如何不跼,天高照临。玄紞莫 修,袆章早缺;成物谁能,芳猷有烈。素魄贞明,紫宫照晰;逮下靡伤,思贤罔蔽。 躬俭则节,昭事惟虔;金玉无玩,筐筥不捐。祥流德化,庆表亲贤;甄昌轶启,孕 鲁陶燕。方论妇教,明章阃席;玄池早扃,湘沅已穸。展衣委华,硃幩寝迹;慕结 储闱,哀深蕃辟。呜呼哀哉!

  令龟兆良,葆引迁祖;具僚次列,承华接武。日杳杳以霾春,风凄凄而结绪; 去曾掖以依迟,饰新宫而延伫。呜呼哀哉!

  启丹旗之星璟,振容车之黼裳;拟灵金而郁楚,泛凄管而凝伤。遗备物乎营寝, 掩重阍于窒皇;椒风暖兮犹昔,兰殿幽而不阳。呜呼哀哉!

  侧闱高义,彤管有怿;道变虞风,功参唐迹。婉如之人,休光赤舄;施诸天地, 而无朝夕。呜呼哀哉!

  有司奏谥曰穆。太宗即位,追崇曰穆太后。

  太后父仲迁,天监初,官至兗州刺史。

  高祖阮修容,讳令嬴,本姓石,会稽余姚人也。齐始安王遥光纳焉。遥光败, 入东昏宫。建康城平,高祖纳为彩女。天监七年八月,生世祖。寻拜为修容,常随 世祖出蕃。

  大同六年六月,薨于江州内寝,时年六十七。其年十一月,归葬江宁县通望山。 谥曰宣。世祖即位,有司奏追崇为文宣太后。

  承圣二年,追赠太后父齐故奉朝请灵宝散骑常侍、左卫将军,封武康县侯,邑 五百户;母陈氏,武康侯夫人。

  世祖徐妃,讳昭佩,东海郯人也。祖孝嗣,太尉、枝江文忠公。父绲,侍中、 信武将军。天监十六年十二月,拜湘东王妃。生世子方等、益昌公主含贞。太清三 年五月,被谴死,葬江陵瓦官寺。

  史臣曰:后妃道赞皇风,化行天下,盖取《葛覃》、《关雎》之义焉。至于穆 贵嫔,徽华早著,诞育元良,德懋六宫,美矣。世祖徐妃之无行,自致歼灭,宜哉。

【译文】

  《易》说:“有了天地然后才有万物,有了万物然后才有男女,有了男女然后才有夫妇。”夫妇间的道义是至高无上的周的礼仪制度是,帝王设立后妃,有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用来断决天下的妇女教化的问题。所以《昏义》说:“天子和帝后,犹如日和月。阴和阳,是相辅相成的。”濩代初期沿袭秦的称号,皇帝的母亲称皇太后,皇帝的妻子称皇后,其余的妇人则加上美人、良人、八子、七子这些称号。到垄茎时确定婕妤之类的称号共十四等。自魏、置以来,母后的称号,都沿袭漠代的规则;从夫人以下,各代有增有减。高祖治平乱世、回复正常,深以骄奢淫逸导致亡国的先例为借鉴,就吃粗劣的食物穿简陋的衣物,凡事务必先讲求节俭。他的原配妻子早亡,皇后的位置一直空着,嫔嫱的数目,没有什么改动。太宗、世担出自分封在外的皇嗣,而妃子们都在先前就殂逝了,他们又不营建后妃闺房增其数目。现在撰写记录的几位,祇是作为补阙备用罢了。越的幽题,名龌,溯姻人。祖父捣,塞选盐太守。皇后生母萧氏,即是塞童的堂姑。皇后在塞丞台年间作了塞童的嫔,生了长沙宣武王芦登、永阳昭王芦题,其次生了直担。

  当初,皇后曾在屋内,忽然看见堂前的昌蒲生花,光彩闪灼,不是尘世间有的。皇后吃惊地看了后,对侍者说:“你见到了没有?”回答说:“没见到。”皇后说:“我曾听说凡看得见的人就可获得富贵。”因而急忙摘取来吞下。这个月就生了高祖。将要生的那一夜,皇后看见堂内就像有衣冠之士重叠排列。其次生了衡阳宣王萧畅、盏兴昭长公士令媳。宋泰始七年,在秣陵县同夏里的居室殂逝,葬在武进县东城里山。天监元年闰四月甲辰曰,追加尊号为皇后,谧号献。

  父亲穆之,字思静,晋司空张华的第六代孙。曾祖张舆因张华牵连获罪被责惩,调职到兴直,但还未到那裹,就被召回。等到南渡过江后,任丞相掾、太子舍人。穆之年轻时方正文雅,有见识。宋元嘉年间,任员外散骑侍郎。与吏部尚书江湛、太子左率袁淑交情好,袁淑向赵星王塑瞳荐举他,型坛深加接纳。垂蛙察觉他会有灾祸发生,想避开这场祸害,就向江湛请求外出任职。江湛将要委任他到束县,他则坚持请求到远郡去,很久后,他得任宁远将军、交耻太守。治理地方上有不平凡的政绩。后来恰逢刺史死,交地大乱,垂蛙胸怀威严进行安抚,境内因此安宁。塞文帝听说这事后嘉奖他,将要任用他作蛮业刺史,他恰在遣时病死了。儿子弘籍,字真艺,变初任镇西参军,死在任上。高祖即皇帝位,追赠穆之官衔为光禄大夫,加金章。又下诏令说:“亡故的舅舅齐镇西参军,道德风尚纯洁高雅,早年身负高贵的名望辈分,降生后年寿却不长久,早逝掩藏了他的光辉。我年轻时遭际艰辛,处境严峻,外甥我虽说能成就显贵,却没有赠予遇他天子所用的辖车,现在言及永往之人,真是即景生情、触目伤心。可以追赠他为廷尉卿。”弘签没有儿子,叔伯弟弟弘策让他的第三个儿子张缆作为他的继承人,另外有传。

  梁武帝萧衍皇后,名徽,高平金乡人也。祖父郗绍,任国子祭酒,兼任束海王的老师。父亲郗烨,任太子舍人,早死。

  当初,皇后的母亲寻阳公主刚怀孕,做梦显示该生贵子。到生皇后时,有红光在室内照耀,器物都被照亮了,家人都觉得这事奇怪。巫师说这个女儿光彩异常,将对家人有所妨害,于是就在水边为她举行了祓除仪式以除去凶垢。

  皇后年幼时就聪慧,擅长隶书,喜欢读史传。纺绣缝纫等女红之事,没有不熟练通晓的。宋后废帝将要娶她作皇后;齐初,安陆王萧缅又想与她成婚:郗氏藉口有妇女病都一概拒绝了,这才停止。建元末,高祖才得以与她订婚。生了永兴公主玉姚,永世公主玉婉,永康公主玉握。

  丞台元年,直担任壅蛆刺史,先到镇,后才迎接皇后去。到州中不久,永元元年八月在襄阳的官宅殂逝,时年三十二岁。这一年归葬在南徐州南束海武进县东城里山。中兴二年,齐朝升高祖职为相国,封十郡、梁公,下诏追封皇后为梁公妃。高祖即皇帝位,就追加她尊号为皇后。有司议定她的谧号时,吏部尚书兼右仆射大臣沈面建议说:“表明谧号垂留嘉名,用意在于使之永远不朽。先皇后应玉兔的祥和,并充满大地的灵气,具有阴柔的风范以作表率,容貌姿态自是深沉。天作之合,义先作桥,而神道早早被掩蔽,升登的吉运被阻隔,应该遵照她高尚的德行,以此来显明国家的大典。在此我们恭谨地按照《谧法》来定,忠和纯兼备叫德,高贵而善礼叫德。应该尊号为德皇后。”皇上韶令依从。她的陵墓称为脩陵。

  皇后的父亲郗烨,被下诏追封为金紫光禄大夫。整銮娶宋文帝的女儿寻阳公主,蛮初贬封为松滋县君。整烟的儿子塑泛,是中军临川的记室参军。

  太宗的简皇后王氏,名灵宾,琅邪临沂人。祖父王俭,是太尉、南昌文宪公。

  皇后幼年就温柔明智贤淑,叔父王味见了她之后说:“她是我们家女人的楷模。”天监十一年,拜为晋安王妃。生了哀太子大器,南郡王左连,长山公主塑塑。中大通三年十月,立为皇太子妃。立渣三年三月,在丞福省去世,时年四十五岁。这一年,太宗即皇帝位,追加她尊号为皇后,谧号简。大宝元年九月,葬在庄陵。在此以前曾有皇命说:“简皇后的丧葬应有期限。过去西京的霸陵,凭藉山势而隐藏;东汉帝后生前预筑的寿陵,不过是依顺水势而建罢了。我在位正值时势艰难,年成饥荒、百姓疲乏,正打算亲身作臣下的楷模,长久地表率敦厚淳朴。现在所建造的庄陵,务必保持节俭。”又下韶命令金紫光禄大夫萧子范作哀策文。

  父亲王骞,字思寂,本名玄成,与齐高帝的偏名相同,所以改了。凭着公子的身份从家中被征召起用任员外郎,后升职为太子洗马,承袭祖爵封为南昌县公,出任义兴太守。回京任骠骑谘议,多次升职为黄门郎,司徒右长史。他生性沉稳简慢,不喜欢迎合当世。曾经安闲舒缓地对诸子说:“论我家门第,正是所谓的普通氏族,自然可以顺流按资历进升,不必去苛求。”永元末,升职为侍中,但没有拜受。高祖的霸府建立,就引进他任大司马谘议参军,不久升职侍中,领越骑校尉。

  直祖接受禅让后,就下令说:“庭坚的世代祭祀,直至宗周不曾停止,乐毅受封土地,在大连仍然昭明。查原来的太尉卢旦公,内怀美质遵行正道,在混乱的时世中助君创建了齐,辅佐扶助谋略高明,与往昔的贤臣相同。虽然子房做皇帝的老师兴盛一世,文若身列帝王的辅佐兴隆一时,也没有能超过他。我承受国家之命登上帝位,应运而兴起,惟新国家运命,众多财物,赏罚应有制度。用辞章歌咏前代,敬重的是宏伟的事业,而不仅仅是大功劳,兼有怀念仁政的含义。可以降封南昌县公为侯,封地一千户。”王画承袭祖爵,升职为度支尚书。天监四年,出任塞匮太守,不久又调职到呈璺。八年,入京任太府卿,领后军将军,升职太常卿。十一年,升职为中书令,加员外散骑常侍。

  当时产担在钟山建造大爱敬寺,王画的旧别墅在寺的一旁,有良田八十多顷,是先祖晋丞相王遵受赐的田亩。直担派主书通告帝意向王画要求买下造田亩,想拿来送给寺庙。王骞答覆帝意说:“造田我不卖;如果这是皇帝下令要拿去,那就不敢说什么了。”他的应答又表现得轻慢不拘。于是高祖很生气,就交付市场评估造田亩的价格,然后按价值强迫偿还他。由于这事抵触了帝意,就被调出京任吴兴太守。在郡中他卧病不办公。后来征召回朝,重新任度支尚书,加给事中,领射声校尉。后因母亲逝世而离职。

  普通三年十月去世,时年四十九岁。下诏追封为侍中、金紫光禄大夫,谧号安。他的儿子王规承袭祖爵,另外有传。

  高祖的丁贵嫔,名令光,谯国人,世代居住在襄阳。贵嫔生在樊城,生的时候有奇特的神光,满屋紫烟,所以用“光”来取名。看相的人说:“这个女儿会有大贵。”高祖到她所在的州,丁氏就通过别人向高祖介绍。贵嫔当时才十四岁,高祖就娶了她。当初,贵嫔出生时左臂上有颗红痣,治取过却没弄掉,到遣时候无缘无故忽然消失了。她侍候德皇后小心恭敬,曾经在供奉神佛经典的几案旁,仿佛看见了神人,她心裹独自感到奇怪。

  高祖义军兴起,逭时昭明太子才诞生,贵嫔和太子都留在州城。京都地区平定后,才回到京都。天监元年五月,有司奏请封她为贵人,但还没有正式册立;这一年的八月,她又被封为贵嫔,地位在三夫人之上,住在显阳殿。等到确立了太子,有司就上奏说:按照礼仪,母亲凭靠儿子而颢贵。生皇太子的母亲,不容许人们不尊敬。宋泰豫元年六月,曾主张百官用吏的身份来尊敬敬帝的生母陈太妃,这样宋明帝在位时,百官没有不尊敬她的。我在此私自认为,“母亲凭靠儿子而显贵”,意义著录在《春秋》中。皇太子辅佐帝位,疆域内的人都恪守吏的礼节来对待他,既然已对皇太子尽了礼数,那么不容许不尊敬他的生母。但是帝王的妃嫔,内宫的义理与外边一向是分开的,凭法则凭先例,都没有向她们表达敬意的道理。现今皇太子身怀聪明,太子的礼仪早就已齐备,母以子贵的道理,则有原来的法规。王侯妃子公主常能流通音讯问候者,及六宫三夫人虽然与贵嫔地位相同,但却应该用尊敬皇太子的礼仪来同样地尊敬贵嫔。宋元嘉年间,始兴、武陵国的臣子都用吏的身份来同样地尊敬皇太子的生母潘淑妃、路淑媛。对于宫中的臣于们来说贵嫔虽说不是诸侯的妻子,但遣义理其实也没有不同,与宋泰豫朝主张百官用吏的身份去尊敬敬帝的生母的事理正是相同的。认为太子官属实施的尊敬,应当同吏的礼仪相同,到神虎门恭敬地捧着笺叩见;过年过节时应道贺,也同这一 样。妇女没有闺门外的事情,如果道贺涉及问讯笺奏等事务的话,就由主管的官吏上报即可。妇女的规则,从义理上来说是不能自专,如果不是卜攀于夫,那也应是下附于子。使亲人荣耀的道理,应当是使亲人荣耀到极点,还没有儿子所享受的待遇而生母却享受不到的道理。所以在《春秋》中凡是被帝王封为夫人的,就应在礼仪品级俸禄上舆儿子相同。各封国诸王虽然与太子不相同,但尊从尊者这个义理并没有什么不同,前代依据的准则,都表述在前代的史实中。贵嫔生育了太子,能巩固国家的大业,礼制上应与太子相同,这确实也是前代的制度。探寻前代才设置了贵嫔,地位次于皇后,爵位之高没有可与之相比的;再次一等的职位,地位可与相国看齐,爵位与诸侯王并列。这贵嫔的礼仪,已比朝廷百官高;况且束宫太子的生母作为人母的典范,礼仪上应超越寻常的标准。而且太子妃作为太子的配偶,也应遵循成规大法;如果以妻子的身份超越了丈夫的母亲,就更违背了长幼主次的排列秩序。所以认为贵嫔的法则,与太子一应俱同。

  从这时起具备了贵嫔的法规礼仪,与太子相同,出言即称为令。

  贵嫔生性仁慈宽恕,到了住在宫裹时,从接待车驾的人到以下的臣仆,她都能得到他们的喜爱。她不爱好华丽的装饰,器服用具都没有珍奇豪华的,不曾为亲戚的事私自禀告请托。到了高祖弘扬佛教时,贵嫔尊奉实行,她拒绝吃肉食,长久地进食蔬菜便饭。在她受戒的那一天,甘美的雨露降落在殿前,纵横一丈五尺。高祖所创立的经书义理,基本的意思都是从她这裹获得。她特别精通《净名经》。所得到的贡品和赏赐,都用来作法事。

  普通七年十一月庚辰曰去世,在束宫临云殿停放灵柩,时年四十二岁。韶命吏部郎张缆作哀策文说:灵柩已经打开,桂花酒器虚空地凝止着,帝皇的帷布已经拉启,绘有夫人纹饰的衣服将要升天。皇帝悲伤那璧台永远关闭,哀念曾城不再被涉足,在内廷的音乐中停奏从前的歌曲,在祭祀的礼制中废除深奥的斋戒。《风》有《采繁》篇,流传在南方,于是命令史官,使贵嫔的德行流传后世。这词句说:后妃中的英华,江、漠的精灵;归附在她的袖中,产生了遣么明耀的生灵。在她诞生之初,天枢星的光电环绕郊外,神光照耀着屋宇。等到她待嫁时,已是内心怀着美好早就显露出娇美温和;名声传到洽阳,美誉遍及中谷。皇帝的大德散播到四野,恭谨地增益了祭祀活动;阴柔的风尚遣才更换终结,帝王的风尚才开始盛行。她举止仪容均是征询的样子,说的话都是引用回顾史书;使得她的家人和顺亲善,成为国家法规的典范。她受了这样的眷爱身负重任,从此归心;羽毛装饰彩色的佩玉,佩玉摇动发出优雅的声音。她每天都在考虑虔诚斋戒,每月终了时都在思考箴言;叫她怎不小心谨慎,有上天高朗的阳光照耀着她呢。她不去修饰礼帽的丝带,祭服的纹彩也早已残破,除了她谁能成就事功呢,她那美好的法规光耀地永存。月亮端正而明朗,紫宫星也明晰;她恩惠施及臣下不损害别人,思慕贤人不使之被埋没。能亲身从事节俭,衹用虔诚来彰明事理,不玩赏金玉,不丢弃竹筐。吉祥仁德传播演化,奖赏模范亲善贤人;造就昌,超过启,培养鲁,培育燕。正在讨论妇女的教化问题,明确妇女的规章地位,遣憾的是玄池早已关闭,湘、沅已然埋葬。王后的白展衣褪去了华彩,大红的帧帛已经消失;太子宫中思慕聚结,藩王府内哀痛极深。唉,悲伤呵!如果龟卜的征兆良好,就将保佑导引她离去;官吏们按次序排列,太子慢慢地小步随行。曰光昏暗隐没了春意,风凄凉使人情绪郁结;依依不舍地离开深宫掖庭,久立等待着修整新建的宗庙。唉,悲伤呵!展开彩旗上细碎的装饰品,抖动整顿送葬容车上死者的礼服,摹仿神灵的金器郁结着痛楚,吹奏凄切的乐管凝聚着哀伤。在营寝留下了美好的器物,在甬道关上重叠的宫门;嫔妃居室温暖如昔,芳雅的殿堂幽暗不受日晒。唉,悲伤呵!宫中侧室道义高尚,红管蕴含着悦愉;道义改变了虞时的风尚,功德盖过了唐时的业绩。温顺贤淑,美德留传;不分朝夕,把自己献给了天地。唉,悲伤呵!有司奏请赐谧号穆。太宗即皇帝位后,给她追加尊号为穆太后。

  太后的父亲倥逼,型初年,做官到奎业刺史。

  高祖的医赵要,名全巫,原本姓互,盒稽筐姚人。查始安王继先纳她为妾。董光败亡后,她又被东昏侯收入宫中。建尘垣平定后,直担就收她做了宫女。越七年八月,她生下了世担。不久就被封为修容,经常跟随世祖出京住在封地。

  左回六年六月,她在江州的内室去世,时年六十七岁。这一年的十一月,回葬在江宁县通望山。谧号宣。世担即皇帝位后,有司奏请追尊她为文宣太后。

  丞圣二年,给太后的父亲蛮已故奉朝请灵实追赠官衔散骑常侍、左卫将军,追封为武康县侯,封地五百户;母亲陈氏,为武康侯夫人。

  世祖的徐妃,名昭佩,东海郯人。祖父孝嗣,做官做到太尉、枝江文忠公。父亲徐绲,做官做到侍中、信武将军。

  天监十六年十二月,封她为湘束王妃。生了长子方等、益昌公主含贞。太清三年五月,被责令自尽,死后葬在江陵瓦官寺。

  史臣曰:后妃在道义上辅助皇室风尚,风尚流传在天下,大概是取之于《葛覃》、《关雎》的意义了。至于穆贵嫔,美好的光辉早就显扬出来,生养了太子,以自己的德行勉励六宫,美好呵。世祖的徐妃没有德行,而自取灭亡,应该啊。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