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梁书·列传

卷十七

  王珍国 马仙琕 张齐

  王珍国,字德重,沛国相人也。父广之,齐世良将,官至散骑常侍、车骑将军。 珍国起家冠军行参军,累迁虎贲中郎将、南谯太守,治有能名。时郡境苦饥,乃发 米散财,以拯穷乏。齐高帝手敕云:“卿爱人治国,甚副吾意也。”永明初,迁桂 阳内史,讨捕盗贼,境内肃清。罢任还都,路经江州,刺史柳世隆临渚饯别,见珍 国还装轻素,乃叹曰:“此真可谓良二千石也!”还为大司马中兵参军。武帝雅相 知赏,每叹曰:“晚代将家子弟,有如珍国者少矣。”复出为安成内史。入为越骑 校尉,冠军长史、钟离太守。仍迁巴东、建平二郡太守。还为游击将军,以父忧去 职。

  建武末,魏军围司州,明帝使徐州刺史裴叔业攻拔涡阳,以为声援,起珍国为 辅国将军,率兵助焉。魏将杨大眼大众奄至,叔业惧,弃军走,珍国率其众殿,故 不至大败。永泰元年,会稽太守王敬则反,珍国又率众距之。敬则平,迁宁朔将军、 青、冀二州刺史,将军如故。

  义师起,东昏召珍国以众还京师,入顿建康城。义师至,使珍国出屯硃雀门, 为王茂军所败,乃入城。仍密遣郄纂奉明镜献诚於高祖,高祖断金以报之。时城中 咸思从义,莫敢先发,侍中、卫尉张稷都督众军,珍国潜结稷腹心张齐要稷,稷许 之。十二月丙寅旦,珍国引稷于卫尉府,勒兵入自云龙门,即东昏于内殿斩之,与 稷会尚书仆射王亮等于西钟下,使中书舍人裴长穆等奉东昏首归高祖。以功授右卫 将军,辞不拜;又授徐州刺史,固乞留京师。复赐金帛,珍国又固让。敕答曰: “昔田子泰固辞绢谷。卿体国情深,良在可嘉。”后因侍宴,帝问曰:“卿明镜尚 存,昔金何在?”珍国答曰:“黄金谨在臣肘,不敢失坠。”复为右卫将军,加给 事中,迁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天监初,封滠阳县侯,邑千户。除都官尚书,常 侍如故。

  五年,魏任城王元澄寇钟离,高祖遣珍国,因问讨贼方略。珍国对曰:“臣常 患魏众少,不苦其多。”高祖壮其言,乃假节,与众军同讨焉。魏军退,班师。出 为使持节、都督梁、秦二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南秦、梁二州刺史。会梁州长史夏 侯道迁以州降魏,珍国步道出魏兴,将袭之,不果,遂留镇焉。以无功,累表请解, 高祖弗许。改封宜阳县侯,户邑如前。征还为员外散骑常侍、太子右卫率,加后军。 顷之,复为左卫将军。九年,出为使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信武将军、湘州刺史。 视事四年,征还为护军将军,迁通直散骑常侍、丹阳尹。十四年,卒。诏赠车骑将 军,给鼓吹一部,赙钱十万,布百匹。谥曰威。子僧度嗣。

  马仙琕,字灵馥,扶风郿人也。父伯鸾,宋冠军司马。仙琕少以果敢闻,遭父 忧,毁瘠过礼,负土成坟,手植松柏。起家郢州主簿,迁武骑常侍,为小将,随齐 安陆王萧缅。缅卒,事明帝。永元中,萧遥光、崔慧景乱,累有战功,以勋至前将 军。出为龙骧将军、南汝阴、谯二郡太守。会寿阳新陷,魏将王肃侵边,仙琕力战, 以寡克众,魏人甚惮之。复以功迁宁朔将军、豫州刺史。

  义师起,四方多响应,高祖使仙琕故人姚仲宾说之,仙琕于军斩仲宾以徇。义 师至新林,仙琕犹持兵于江西,日钞运漕,建康城陷,仙琕号哭经宿,乃解兵归罪。 高祖劳之曰:“射钩斩袪,昔人弗忌。卿勿以戮使断运,苟自嫌绝也。”仙琕谢曰: “小人如失主犬,后主饲之,便复为用。”高祖笑而美之。俄而仙琕母卒,高祖知 其贫,赙给甚厚。仙琕号泣,谓弟仲艾曰:“蒙大造之恩,未获上报。今复荷殊泽, 当与尔以心力自效耳。”

  天监四年,王师北讨,仙琕每战,勇冠三军,当其冲者,莫不摧破。与诸将论 议,口未尝言功。人问其故,仙琕曰:“丈夫为时所知,当进不求名,退不逃罪, 乃平生愿也。何功可论!”授辅国将军、宋安、安蛮二郡太守,迁南义阳太守。累 破山蛮,郡境清谧。以功封浛洭县伯,邑四百户,仍迁都督司州诸军事、司州刺史, 辅国将军如故。俄进号贞威将军。

  魏豫州人白皁生杀其刺史琅邪王司马庆曾,自号平北将军,推乡人胡逊为刺史, 以悬瓠来降。高祖使仙琕赴之,又遣直阁将军武会超、马广率众为援。仙琕进顿楚 王城,遣副将齐苟儿以兵二千助守悬瓠。魏中山王元英率众十万攻悬瓠,仙琕遣广、 会超等守三关。十二月,英破悬瓠,执齐苟儿,遂进攻马广,又破广,生擒之,送 雒阳。仙琕不能救。会超等亦相次退散,魏军遂进据三关。仙琕坐征还,为云骑将 军。出为仁威司马,府主豫章王转号云麾,复为司马,加振远将军。

  十年,朐山民杀琅邪太守刘晣,以城降魏,诏假仙琕节,讨之。魏徐州刺史卢 昶以众十余万赴焉。仙琕与战,累破之,昶遁走。仙琕纵兵乘之,魏众免者十一二, 收其兵粮牛马器械,不可胜数。振旅还京师,迁太子左卫率,进爵为侯,增邑六百 户。十一年,迁持节、督豫、北豫、霍三州诸军事、信武将军、豫州刺史,领南汝 阴太守。

  初,仙琕幼名仙婢,及长,以“婢”名不典,乃以“玉”代“女”,因成“琕” 云。自为将及居州郡,能与士卒同劳逸。身衣不过布帛,所居无帷幕衾屏,行则饮 食与厮养最下者同。其在边境,常单身潜入敌庭,伺知壁垒村落险要处所,故战多 克捷,士卒亦甘心为之用,高祖雅爱仗之。在州四年,卒。赠左卫将军。谥曰刚。 子岩夫嗣。

  张齐,字子响,冯翊郡人。世居横桑,或云横桑人也。少有胆气。初事荆府司 马垣历生。历生酗酒,遇下严酷,不甚礼之。历生罢官归,吴郡张稷为荆府司马, 齐复从之,稷甚相知重,以为心腹,虽家居细事,皆以任焉。齐尽心事稷,无所辞 惮。随稷归京师。稷为南兗州,又擢为府中兵参军,始委以军旅。

  齐永元中,义师起,东昏征稷归,都督宫城诸军事,居尚书省。义兵至,外围 渐急,齐日造王珍国,阴与定计。计定,夜引珍国就稷造膝,齐自执烛以成谋。明 旦,与稷、珍国即东昏于内殿,齐手刃焉。明年,高祖受禅,封齐安昌县侯,邑五 百户,仍为宁朔将军、历阳太守。齐手不知书,目不识字,而在郡有清政,吏事甚 修。

  天监二年,还为虎贲中郎将。未拜,迁天门太守,宁朔将军如故。四年,魏将 王足寇巴、蜀,高祖以齐为辅国将军救蜀。未至,足退走,齐进戍南安。七年秋, 使齐置大剑、寒冢二戍,军还益州。其年,迁武旅将军、巴西太守,寻加征远将军。 十年,郡人姚景和聚合蛮蜒,抄断江路,攻破金井。齐讨景和于平昌,破之。

  初,南郑没于魏,乃于益州西置南梁州。州镇草创,皆仰益州取足。齐上夷獠 义租,得米二十万斛。又立台传,兴冶铸,以应赡南梁。

  十一年,进假节、督益州外水诸军。十二年,魏将傅竖眼寇南安,齐率众距之, 竖眼退走。十四年,迁信武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是岁,葭萌人任令宗因众 之患魏也,杀魏晋寿太守,以城归款。益州刺史鄱阳王遣齐帅众三万,督南梁州长 史席宗范诸军迎令宗。十五年,魏东益州刺史元法僧遣子景隆来拒齐师,南安太守 皇甫谌及宗范逆击之,大破魏军于葭萌,屠十余城,魏将丘突、王穆等皆降。而魏 更增傅竖眼兵,复来拒战,齐兵少不利,军引还,于是葭萌复没于魏。

  齐在益部累年,讨击蛮獠,身无宁岁。其居军中,能身亲劳辱,与士卒同其勤 苦。自画顿舍城垒,皆委曲得其便,调给衣粮资用,人人无所困乏。既为物情所附, 蛮獠亦不敢犯,是以威名行于庸、蜀。巴西郡居益州之半,又当东道冲要,刺史经 过,军府远涉,多所穷匮。齐沿路聚粮食,种蔬菜,行者皆取给焉。其能济办,多 此类也。

  十七年,迁持节、都督南梁州诸军事、智武将军、南梁州刺史。普通四年,迁 信武将军、征西鄱阳王司马、新兴、永宁二郡太守。未发而卒,时年六十七。追赠 散骑常侍、右卫将军。赙钱十万,布百匹。谥曰壮。

  陈吏部尚书姚察曰:王珍国、申胄、徐元瑜、李居士,齐末咸为列将,拥强兵, 或面缚请罪,或斩关献捷;其能后服,马仙琕而已。仁义何常,蹈之则为君子,信 哉!及其临边抚众,虽李牧无以加矣。张齐之政绩,亦有异焉。胄、元瑜、居士入 梁事迹鲜,故不为之传。

【译文】

  王珍国字德重,是沛国相地人。父亲名广之,是齐朝的一员良将,官做到散骑常侍、车骑将军。

  王珍国初次离家当官,任冠军行参军,屡次升迁任虎贲中郎将、南谯郡太守,在任上以能干闻名。那时郡内苦于饥荒,王珍国就发放粮食钱财,以拯救饥寒交迫的人民。齐高帝亲手撰敕说:“卿爱惜人民辅佐治国,非常合我的心意啊。”永明初年,王珍国迁任为桂阳郡内史,他讨伐逮捕盗贼,使得郡内非常太平。王珍国卸任后,在回京都时,路过江州,江州刺史柳世隆在江边为他设宴饯行,看见王珍国回朝携带的东西少而简朴,于是叹息说:“这位真可谓是贤良的地方大员啊。”王珍国回朝后担任大司马中兵参军。齐武帝对他非常了解和欣赏,经常赞叹道:“近代将领家的子弟中,像珍国这样的太少了。”后来王珍国又外任为安成郡内史。又被召入任越骑校尉、冠军长史、钟雕郡太守。后又迁任巴束、建平二郡太守。被召回任游击将军,因父亲去世而离职。

  建武末年,魏军围困司州,明帝派徐州刺史裴叔业进攻夺取涡阳,作为声援,起用王珍国任辅国将军,率领兵士协助裴叔业。魏军将领杨大眼率领大部队突然到来,裴叔业害怕了,便弃军而逃,王珍国率领他的部队殿后,才不至于大败。永泰元年,会稽郡太守王敬则反叛,王珍国又率军队前去抵御。王敬则被平定后,王珍国迁任宁朔将军、青、冀二州刺史,将军之职依旧。

  高祖兴起义师,束昏侯召王珍国率部队回京师,进入并安顿在建康城。起义队伍到达后,塞昏侯派王珍国屯守朱雀门,结果被王茂军打败,于是退入城内。王珍国又秘密派遣郄纂手捧明镜献给梁高祖,表明他的诚意,梁高祖用断金作为给他的回报。当时城中军民都想投奔起义队伍,衹是没有人敢先出头。侍中、卫尉张稷是众军统帅,王珍国暗地裹结交张稷的心腹张齐,对张稷进行邀约,张稷允许了他们的要求。十二月丙寅日清晨,王珍国引张稷出卫尉府,率领士兵从云龙门进入内殿,在那裹把束昏侯杀死,王珍国舆张稷在西钟楼下会合尚书仆射王亮等人,派中书舍人裴长穆等人捧着束昏侯的首级投奔梁高祖。王珍国因功被授予右卫将军,他推辞不拜任;又授予他徐州刺史,他坚持请求留在京师。又赐给他金银布帛,王珍国又坚持推让。高祖给他的韶书说:“从前,田子泰坚决辞退绢帛和粮食。今天,卿体谅国家的深情,实在值得嘉奖。”后来,王珍国侍宴,高祖问他:“你的明镜我还保存着,当年我送你的断金在哪裹呢?”珍国回答道:“黄金谨在我的肘间,不敢丢失坠落。”后来,王珍国又担任右卫将军,加给事中,又迁任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天监初年,被封为摄阳县侯,食邑一千户。又任都官尚书,仍任常侍。

  天监二年。魏朝的任城王元澄侵犯钟离,高祖派王珍国出征,并问他讨贼的方针策略。王珍国回答:“我衹怕魏军来得人少,不怕他人多。”高祖认为他说得豪壮,就让他持符节,舆众军共同讨伐魏军。魏军撤退,珍国与众军班师回朝。珍国出任使持节、都督梁秦二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南秦梁二州刺史。那时正当梁州长史夏侯道迁把梁州献出投降了魏军,王珍国从魏兴步行而出,准备袭击夏侯道迁,没有成功,于是就留在那裹镇守。因为没有功劳,他几次上表,请求解除职务,高祖不许。后改封为宜阳县侯,食邑户数和以前一样。后来,王珍国被召回,任员外散骑常侍、太子右卫率,并加后军。不久,又恢复为左卫将军。天监九年,出任使持节、都督渔诸军事、信武将军、渔丛刺史。任职四年后,被召回任护军将军,迁任通直散骑常侍、且阳尹。天监十四年,去世。皇帝下令追赠他为车骑将军,赐给鼓吹一部,送助葬钱十万,布一百匹。谧号盛。他的儿子王世仅继承他的官爵。

  马仙碑字灵馥,扶风郦县人。他父亲名伯鸾,是刘宋的冠军司马。

  马仙碑少年时以果敢闻名远近,遭受丧父之痛时,他因哀伤过度而消瘦,超过了礼法的规定,他背土堆坟,亲手种植松柏在坟边。马仙碑开始做官出任郢州主簿,迁任武骑常侍,为小将,跟随齐朝的安陆王萧缅。萧缅去世后,仙碑就事奉齐明帝。永元年间,萧遥光、崔慧景作乱,仙碑平乱作战,屡有战功,因功劳升为前将军。出任龙骧将军、南汝阴、谯二郡太守。那时正当寿阳刚刚沦陷,魏将王肃侵犯边境,仙碑奋力作战,以少胜多,魏人非常害怕他。仙碑又因战功而升迁为宁朔将军、豫州刺史。

  梁高祖义师兴起之后,四面八方很多人来响应,梁高祖派仙碑的老朋友姚仲宾去劝说仙碑投靠高祖,仙碑在军营中将姚仲宾斩首示众。起义队伍到了新林,仙碑仍带兵守在长江西岸,每天抢夺义师从水路运输的粮食。建康城被攻陷后,仙碑号啕大哭了一个通宵,逭才解散队伍,到高祖跟前谢罪。高祖慰劳他说:。管仲箭射公子小白的衣带钩,寺人披割断重耳的衣袖,前人都不计旧怨。卿不要因为杀了使者、切断粮食运输这些事情痛恨自己而与我有隔阂。”仙碑道谢说:“小人我如同丧家之犬,衹要有人喂养,就会为后来的主人效力。”高祖笑着赞美他。不久,仙碑的母亲去世,高祖知道他很贫穷,送给他很多财物帮助他办理丧事。仙碑失声大哭,他对弟弟仲艾说:“我们已经蒙受了再造之恩,还未报答。今天又受到特殊照顾,今后我当和你共同全心全意为高祖效力啊。”

  天监四年,梁武帝率师北伐,仙碑每次作战,都勇冠三军,他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但到舆各位将领评论功过时,他却绝口不提自已的功劳。有人间他原因,仙埤:“大丈夫被时代所知用,应当进不求名,退不逃罪,遣是我一生的愿望。有什么功劳可说呢!”之后,仙碑被授予辅国将军,宋安、安蛮二郡太守,迁任南义阳太守。仙碑屡次打败山裹的蛮人,郡内变得清静安蔷。仙碑因功被封为洽沤县伯,食邑四百户,又迁任都督司州诸军事、司州刺史,并仍旧任辅国将军。不久进号为贞威将军。

  魏豫州人白阜生杀死豫州刺史琅邪王司马庆曾后,自己号称平北将军,推举同乡胡逊任刺史,以献出军事要地悬瓠来投降梁朝。梁高祖派仙碑前往接收,又派直合将军武会超、马广率大军为后援部队。仙碑来到楚王城安顿下来,派副将齐苟儿带兵二千帮助守卫悬瓠。魏中山王元英率领十万大军进攻悬瓠,仙碑派遣马广、武会超等守卫三关。十二月,元英攻破悬瓠城,俘获齐苟儿,又向马广进攻,并攻破了马广的防线,活捉了马广,押送到雒阳。仙碑没有及时救援,武会超等也相继撤退散去,魏军就进攻并占据了三关。仙埤因此被召回,改任云骑将军。又出任仁威司马,府主豫章王转号为云麾将军,后又任司马,加振远将军。

  天监十年,朐山百姓杀死琅邪郡太守刘晰,把城献给魏国投降了,梁武帝命令仙碑持符节前往征讨。魏国的徐州刺史卢昶率领十多万大军赶到那裹。仙碑舆卢昶军作战,多次打败魏军,卢昶逃走。仙碑派兵乘胜追击,魏军逃脱者仅十分之一二,收缴魏军的兵器、军粮、牛马、器械等等,不可胜数。仙碑整顿部队,回到京师,迁任太子左卫率,进爵为侯,增加食邑六百户。十一年,迁任持节、督豫北豫霍三州诸军事、信武将军、豫州刺史,兼任南汝阴太守。

  最初,仙碑年幼时名叫仙婢,长大后,认为“婢”字作名不好听,就用“玉”旁代替“女”旁,因而成了“埤”。自从他当上将军并官居州郡长官后,仙埤能够舆士兵们同甘苦,共劳逸。他身上所穿不过是布帛做的衣服,所住的地方没有帷幕衾屏,行军打仗时,饮食与最低屑的士兵相同。他在边境时,经常孤身一人潜入敌人的庭帐,偷偷侦察壁垒村落险要处所,所以每次作战大多能够获胜,士兵们也心甘情愿地听他指挥,为他所用,产担非常喜爱和器重他。业婆在州上任事四年后去世。被追赠为左卫将军。谧号刨。他的儿子堂去继嗣。

  张齐字子响,冯翊郡人。因世代居住在横桑,所以有人说他是横桑人。张齐少年时很有胆气。最初在荆府司马垣历生处做事。历生喜欢酗酒,对待属下很严酷,对人不太有礼貌。历生罢官回乡后,吴郡的张稷继任荆府司马,张齐又跟从他做事,张稷很看重他,把他当作自己的心腹,即使是家居中的琐细之事,也都委任给他。张齐服侍张稷尽心尽力,毫无怨言。后随张稷回京师。张稷在南兖州任职,又被提拔为府中兵参军,开始给张齐委派军旅之事。

  南朝齐永元年间,梁高祖率师起义,束昏侯召回张稷,统领宫城诸军事,驻在尚书省。起义队伍到了城外,将城包围,形势逐渐危急,张齐白天到王珍国那裹,悄悄与他定下计策。计策一定,当晚就带领王珍国到张稷这儿来联络,张蛮自己手持烛火照明,以促成这个计策的实现。第二天一早,张齐舆张稷、王珍国在内殿走近柬昏侯,张齐亲手用刀杀死了束昏侯。第二年,梁产担接受禅让,封张查为安昌县侯,食邑五百户,同时又任宁朔将军、历阳郡太守。张齐手不会写,目不识字,却在郡守任上有清政之美誉,郡府事务治理得很好。

  丢监二年,张齐回京师任虎贲中郎将。没有拜任,又迁任天门郡太守,仍旧任宁朔将军。天监四年,魏国将领王足侵犯巴、蜀,高祖任命张齐为辅国将军,前去救援蜀军。张查的队伍还没到达蜀地,王星就退走了,强蛮就进驻戍卫直安。天监七年秋季,皇帝命张齐设置大剑、寒冢两个戍所,大军回到益州。逭一年,张齐迁任武旅将军、巴西郡太守,不久又加征远将军。十年,蜀郡人姚景和聚合少数民族蛮蜒,抄断长江水路,攻破金井。张齐讨伐姚景和,在平昌地区打败了姚景和。

  当初,南郑被魏国攻陷,就在益州西面设置了南梁州。南梁州州镇处于草创时期,一切都仰仗益州提供物品。张齐到少数民族夷、僚聚居区去征收额外的租粮,得到大米二十万斛。张齐又立台传,兴办冶炼铸造业,以供应南梁州所需。  天监十一年,张齐进宫为假节、督益州外水诸军。十二年,魏军将领傅竖眼侵犯南安,张齐带兵迎战,傅竖眼退走。十四年,张齐迁任信武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同年,葭萌人任令宗看到众人受害于魏人,就杀死魏国晋寿郡太守,以整座城投靠梁朝。益州刺史鄱阳王派遣张齐率领三万大军,督南梁州长史席宗范诸军迎接任令宗。十五年,魏国东益州刺史元法僧派遣儿子元景隆前来抵抗张齐军,南安郡太守皇甫谌和席宗范迎战,在葭萌大败魏军,屠城十余座,魏将丘突、王穆等都投降了梁军。然而,魏国又增兵给傅竖眼,再次前来舆梁军作战,张齐兵少,作战不利,队伍退回,于是葭萌又落入魏军之手。

  张齐在益州一住好几年,不断征讨袭击蛮尽,终年不得安宁。他住在军营中时,能够身体力行,与士兵同甘共苦。他亲自规划设计宿营地的房舍和城垒,都很妥贴便利,调济配给衣服粮食和用品,使得每个人都不缺乏。一旦物质上有所依附以后,蛮僚也不敢再来冒犯,因此张齐的威名盛行于庸、蜀等地。巴西郡占有益州的一半地方,又正当东路的交通要道,刺史经过这裹,军府人员远涉,经常感到衣食匮乏。张齐就沿路聚集粮食,种植蔬菜,路过此地的行人都可以自己取用。张齐的办事才能,大多类此。

  十七年,返变迁任持节、都督尘錾业诸军事、智武将军、南梁州刺史。普通四年,张齐迁任信武将军、征西鄱阳王的司马、新兴永宁二郡太守。他还未出发就去世了,终年六十七岁。被迫赠为散骑常侍、右卫将军。皇帝送钱十万、布一百匹为他办丧事。谧号壮。

  卖塑速吏部尚书蛮嬷说:王王蝈、吏皇、涂丞塑、李居士,这些人在变末年都是列将,拥有强兵,但他们有的捆绑了自己向梁朝请罪,有的把所守关隘献给梁朝;其中能够最后才降服的,衹有马仙碑一个人而已。仁义有什么一定之规呢,照着它做了就是君子,真是这样啊!至于他到边境地区安抚民众遣件事,即使是李牧也不能超过他。张齐的政绩,也有与众不同之处。申宣、涂五逾、奎星土进入后事迹太少,所以不为他们立传了。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