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旧五代史·后唐

列传十五

  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初名居言,赐名全义,梁祖改为宗奭;庄宗定 河南,复名全义。祖琏,父诚,世为田农。全义为县啬夫,尝为令所辱。乾符末, 黄巢起冤句,全义亡命入巢军。巢入长安,以全义为吏部尚书,充水运使。巢败, 依诸葛爽于河阳,累迁至裨校,屡有战功,爽表为泽州刺史。光启初,爽卒,其子 仲方为留后。部将刘经与李罕之争据洛阳,罕之败经于圣善寺,乘胜欲攻河阳,营 于洛口。经遣全义拒之,全义乃与罕之同盟结义,返攻经于河阳,为经所败,收合 余众,与罕之据怀州,乞师于武皇。武皇遣泽州刺史安金俊助之,进攻河阳,刘经、 仲方委城奔汴,罕之遂自领河阳,表全义为河南尹。

  全义性勤俭,善抚军民,虽贼寇充斥,而劝耕务农,由是仓储殷积。王始至洛, 于麾下百人中,选可使者一十八人,命之曰屯将。每人给旗一口,榜一道,于旧十 八县中,令招农户,令自耕种,流民渐归。王于百人中,又选可使者十八人,命之 曰屯副,民之来者抚绥之,除杀人者死,余但加杖而已,无重刑,无租税,流民之 归渐众。王又于麾下选书计一十八人,命之曰屯判官。不一二年,十八屯中每屯户 至数千。王命农隙,选丁夫授以弓矢枪剑,为坐作进退之法。行之一二年,每屯增 户。大者六七千,次者四千,下之二三千,共得丁夫闲弓矢、枪剑者二万余人。有 贼盗即时擒捕之,刑宽事简,远近归之如市。五年之内,号为富庶,于是奏每县除 令簿主之。罕之贪暴不法,军中乏食,每取给于全义。二人初相得甚欢,而至是求 取无厌,动加凌轹,全义苦之。文德元年四月,罕之出军寇晋、绛,全义乘其无备, 潜兵袭取河阳,全义乃兼领河阳节度。《洛阳搢绅旧闻记》云:罕之镇三城,知王 专以教民耕织为务,常宣言于众曰:“田舍翁何足惮。”王闻之,蔑如也。每飞尺 书于王,求军食及缣帛,王曰:“李太傅所要,不得不奉之。”左右及宾席咸以为 不可与,王曰:“第与之。”似若畏之者,左右不晓。罕之谓王畏己,不设备。因 罕之举兵收怀、泽,王乃密召屯兵,潜师夜发,迟明入三城。罕之乃逃遁投河东, 朝廷即授王兼镇三城。罕之求援于武皇,武皇复遣兵攻败河阳,会汴人救至而退。 梁祖以丁会守河阳,全义复为河南尹、检校司空。全义感梁祖援助之恩,自是依附, 皆从其制。

  初,蔡贼孙儒、诸葛爽争据洛阳,迭相攻伐,七八年间,都城灰烬,满目荆榛。 全义初至,惟与部下聚居故市,井邑穷民,不满百户。全义善于抚纳,课部人披榛 种艺,且耕且战,以粟易牛,岁滋垦辟,招复流散,待之如子。每农祥劝耕之始, 全义必自立畎亩,饷以酒食,政宽事简,吏不敢欺。数年之间,京畿无闲田,编户 五六万。乃筑垒于故市,建置府署,以防外寇。《洛阳缙绅旧闻记》:王每喜民力 耕织者,某家今年蚕麦善,去都城一舍之内,必马足及之,悉召其家老幼,亲慰劳 之,赐以酒食茶彩,丈夫遗之布裤,妇人裙衫,时民间尚衣青,妇人皆青绢为之。 取其新麦新茧,对之喜动颜色,民间有窃言者曰:“大王见好声妓,等闲不笑,惟 见好蚕麦即笑尔。”其真朴皆此类。每观秋稼,见田中无草者,必下马命宾客观之, 召田主慰劳之,赐之衣物。若见禾中有草,地耕不熟,立召田主集众决责之。若苗 荒地生,诘之,民诉以牛疲或阙人耕锄,则田边下马,立召其邻仵责之曰:“此少 人牛,何不众助之。”邻仵皆伏罪,即赦之。自是洛阳之民无远近,民之少牛者相 率助之,少人者亦然。田夫田妇,相劝以耕桑为务,是以家有蓄积,水旱无饥民。 王诚信,每水旱祈祭,必具汤沐,素食别寝,至祠祭所,俨然若对至尊,容如不足。 遇旱,祈祷未雨,左右必曰:“王可开塔”,即无畏师塔也,在龙门广化寺。王即 依言而开塔,未尝不澍雨,故当时俚谚云:“王祷雨,买雨具。”

  梁祖迫昭宗东迁,命全义缮治洛阳宫城,累年方集。昭宗至洛阳,梁祖将图禅 代,虑全义心有异同,乃以判官韦震为河南尹,遂移全义为天平军节度使、守中书 令、东平王。《洛阳搢绅旧闻记》:齐王与梁祖互为中书令、尚书令,及梁祖兼四 镇,齐王累表让兼镇,盖潜识梁祖奸雄,避其权位,欲图自全之计。梁祖经营霸业, 外则干戈屡动,内则帑庾俱虚,齐王悉心尽力,倾竭财资助之。其年八月,昭宗遇 弑,辉王即位。十月,复以全义为河南尹,兼忠武军节度使、判六军诸卫事。梁祖 建号,以全义兼河阳节度使,封魏王。开平二年,册拜太保、兼陕虢节度使、河阳 尹。四年,册拜太傅、河南尹、判六军,兼郑、滑等州节度使。乾化元年,册拜太 师。二年,硃友珪篡逆,以全义为守太尉、河南尹、宋亳节度使兼国计使。梁末帝 嗣位于汴,以全义为洛京留守,兼镇河阳。未几,授天下兵马副元帅。

  末帝季年,赵、张用事,段凝为北面招讨使,骤居诸将之右。全义知其不可, 遣使启梁末帝曰:“老臣受先朝重顾,蒙陛下委以副元帅之名。臣虽迟暮,尚可董 军,请付北面兵柄,庶分宵旰。段凝晚进,德未服人,恐人情不和,败乱国政。” 不听。全义托硃氏垂三十年,梁祖末年,猜忌宿将,欲害全义者数四,全义单身曲 事,悉以家财贡奉。洎梁祖河朔丧师之后,月献铠马,以补其军;又以服勤尽瘁, 无以加诸,故竟免于祸。全义妻储氏,明敏有才略。梁祖自柏乡失律后,连年亲征 河朔,心疑全义,或左右谗间,储氏每入宫,委曲伸理。有时怒不可测,急召全义, 储氏谒见梁祖,厉声言曰:“宗奭种田叟耳,三十余年,洛城四面,开荒劚棘,招 聚军赋,资陛下创业。今年齿衰朽,指景待尽,而大家疑之,何也?”梁祖遽笑而 谓曰:“我无恶心,妪勿多言。”《洛阳搢绅旧闻记》云:梁祖猜忌王,虑为后患, 前后欲杀之者数四,夫人储氏面请梁祖得免,梁祖遂以其子福王纳齐王之女。

  庄宗平梁,全义自洛赴觐,泥首待罪。庄宗抚慰久之,以其年老,令人掖而升 殿,宴赐尽欢,诏皇子继岌、皇弟存纪等皆兄事之。先是,天祐十五年,梁末帝自 汴趋洛,将祀于圆丘。时王师攻下杨刘,徇地曹、濮,梁末帝惧,急归于汴,其礼 不遂,然其法物咸在。至是,全义乃奏曰:“请陛下便幸洛阳,臣已有郊礼之备。” 翌日,制以全义复为尚书令、魏王、河南尹。明年二月,郊禋礼毕,以全义为守太 尉中书令、河南尹,改封齐王,兼领河阳。先是,硃梁时供御所费,皆出河南府, 其后孔谦侵削其权,中官各领内司使务,或豪夺其田园居第,全义乃悉录进纳。四 年,落河南尹,授忠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尚书令。会赵在礼据魏州,都军进讨 无功。时明宗已为群小间谍,端居私第。全义以卧疾闻变,忧惧不食,薨于洛阳私 第,时年七十五。天成初,册赠太师,谥曰忠肃。

  全义历守太师、太傅、太尉、中书令,封王,邑万三千户。凡领方镇洛、郓、 陕、滑、宋,三莅河阳,再领许州,内外官历二十九任,尹正河、洛,凡四十年, 位极人臣,善保终吉者,盖一人而已。全义朴厚大度,敦本务实,起战士而忘功名, 尊儒业而乐善道。家非士族,而奖爱衣冠,开幕府辟士,必求望实,属邑补奏,不 任吏人。位极王公,不衣罗绮,心奉释、老,而不溺左道。如是数者,人以为难。 自庄宗至洛阳,趋向者皆由径以希恩宠,全义不改素履,尽诚而已。言事者以梁祖 为我世雠,宜斫棺燔柩,全义独上章申理,议者嘉之。

  刘皇后尝从庄宗幸其第,奏云:“妾孩幼遇乱,失父母,欲拜全义为义父。” 许之。全义稽首奏曰:“皇后万国之母仪,古今未有此事,臣无地自处。”庄宗敦 逼再三,不获已,乃受刘后之拜。既非所愿,君子不以为非。然全义少长军中,立 性朴滞,凡百姓有词讼,以先诉者为得理,以是人多枉滥,为时所非。又尝怒河南 县令罗贯,因凭刘后谮于庄宗,俾贯非罪而死,露尸于府门,冤枉之声,闻于远近, 斯亦良玉之微瑕也。《五代史阙文》:梁乾化元年七月辛丑,梁祖幸全义私第。甲 辰,归大内。梁史称:“上不豫,厌秋暑,幸宗奭私第数日,宰臣视事于仁政亭, 崇政诸司并止于河南府廨署。”世传梁祖乱全义之家,妇女悉皆进御,其子继祚不 胜愤耻,欲剚刃于梁祖。全义止之曰:“吾顷在河阳,遭李罕之之难,引太原军围 闭经年,啖木屑以度朝夕,死在顷刻,得他救援,以至今日,此恩不可负也。”其 子乃止。梁史云云者,讳国恶也。臣谨案,《春秋》庄二年,《经》曰:“十有二 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传》曰:“书奸也。”夫《经》言会者,讳恶,礼 也;《传》书奸者,暴其罪以垂诫也。又《庄》二十二年,《传》书:陈完饮桓公 酒,公曰:“以火继之。”辞曰:“臣卜其昼,未卜其夜。”岂有天子幸人臣之家, 留止数日,奸乱萌矣。况全义本出巢贼,败依河阳节度使诸葛爽,爽用为泽州刺史, 及爽死,全义事爽子仲方,即与李罕之同逐仲方,罕之帅河阳,全义为河南尹,未 几,又逐罕之,自据河阳,其翻覆也如此。自是托迹硃梁,斫丧唐室,惟勤劝课, 其实敛民附贼,以固恩宠。梁时,月进铠马,以补军实。及梁祖为友珪所弑,首进 钱一百万,以助山陵。庄宗平中原,全义合与敬翔、李振等族诛,又通赂于刘皇后, 乘庄宗幸洛,言臣已有郊天费用。夫全义匹夫也,岂能自殖财赋,其剥下奉上也又 如此。晚年保证明宗,欲为子孙之福,师方渡河,鄴都兵乱,全义忧憾不食,终以 饿死。未死前,其子继业讼弟汝州防御使继孙,庄宗贬房州司户,赐自尽。其制略 曰:“侵夺父权,惑乱家事,继鸟兽之行,畜枭獍之心。”其御家无法也又如此。 河南令罗贯,方正文章之士,事全义稍慢,全义怒告刘皇后,毙贯于枯木之下,朝 野冤之。洛阳监军使尝收得李太尉平泉庄醒酒石,全义求之,监军不与,全义立杀 之,其附势作威也又如此。盖乱世贼臣耳,得保首领,为幸已多。晋天福中,其子 继祚谋反伏诛,识者知余殃在其子孙也。臣读《庄宗实录》,见史官叙《全义传》, 虚美尤甚,至今负俗无识之士,尚以全义为名臣,故因补阙文,粗论事迹云。

  硃友谦,字德光,许州人,本名简。祖岩,父琮,世为陈、许小校。广明之乱, 简去乡里,事渑池镇将柏夔为部隶。尝为盗于石壕、三乡之间,剽劫行旅。后事陕 州节度使王珙,积劳至军校。珙性严急,御下无恩,牙将李璠者,珙深所倚爱,小 有违忤,暴加箠击,璠阴衔之。光化元年,珙与弟河中节度使珂相持,干戈日寻, 珙兵屡败,部伍离心。二年六月,璠杀珙,归附汴人,梁祖表璠为陕州节度使。璠 亦苛惨,军情不叶,简复攻璠,璠冒刃获免,逃归于汴。三年,梁祖表简为陕州留 后。九月,天子授以旄钺。车驾在凤翔,梁祖往来,简事之益谨,奏授平章事。天 复末,昭宗迁都洛阳,驻跸于陕。时朝士经乱,簪裳不备,简献上百副,请给百官, 朝容稍备。以迎奉功,迁检校侍中。简与梁祖同宗,乃陈情于梁祖曰:“仆位崇将 相,比无勋劳,皆元帅令公生成之造也。愿以微生灰粉为效,乞以姓名,肩随宗室。” 梁祖深赏其心,乃名之为友谦,编入属籍,待遇同于己子。友谦亦尽心叶赞,功烈 居多。

  梁祖建号,移授河中节度使、检校太尉,累拜中书令,封冀王。及硃友珪弑逆, 友谦意不怿,虽勉奉伪命,中怀怏怏。友珪征之,友谦辞以北面侵轶,谓宾友曰: “友珪是先帝假子,敢行大逆,余位列维城,恩逾父子,论功校德,何让伊人,讵 以平生附托之恩,屈身于逆竖之手!”遂不奉命。其年八月,友珪遣大将牛存节、 康怀英、韩勍攻之,友谦乞师于庄宗。庄宗亲总军赴援,与汴军遇于平阳,大破之。 《欧阳史》:晋王出泽潞以救之,追怀英于解县,大败之。追至白迳岭,夜秉炬击 之,怀英又败。因与友谦会于猗氏,友谦盛陈感慨,愿敦盟约,庄宗欢甚。友谦乘 醉鼾寝于帐中,庄宗熟视之,谓左右曰:“冀王真贵人也,但憾其臂短耳。”及梁 末帝嗣位,以恩礼结其心;友谦亦逊辞称籓,行其正朔。

  天祐十七年,友谦袭取同州,以其子令德为帅,请节钺于梁,不获。友谦即请 之于庄宗,令幕客王正言以节旄赐之,梁将刘鄩、尹皓攻同州,友谦来告急,庄宗 遣李嗣昭、李存审将兵赴之,败汴军于滑北,解围而还。初,刘鄩兵至蒲中,仓储 匮乏,人心离贰,军民将校,咸欲归梁。友谦诸子令锡等亦说其父曰:“晋王虽推 心于我,然悬兵赴援,急维相应,宁我负人,择福宜重。请纳款于梁,候刘鄩兵退 后,与晋王修好。”友谦曰:“晋王亲赴予急,夜半秉烛战贼,面为盟誓,不负初 心。昨闻吾告难,命将星行,助我资粮,分我衣屦,而欲翻覆背惠,所谓邓祁侯云 ‘人将不食吾余’也。”及破梁军,加守太尉、西平王。

  同光元年,庄宗灭梁,友谦觐于洛阳。庄宗置宴飨劳,宠锡无算,亲酌觞属友 谦曰:“成吾大业者,公之力也。”既归籓,请割慈、隰二郡,依旧隶河中,不许, 诏以绛州隶之。又请解县两池榷盐,每额输省课,许之。及郊礼毕,以友谦为守太 师、尚书令,进食邑至万八千户。三年,赐姓,名继麟,编入属籍,赐之铁券,恕 死罪。以其子令德为遂州节度使,令锡为许州节度使。一门三镇,诸子为刺史者六 七人,将校剖竹者又五六人,恩宠之盛,时无与比。

  庄宗季年,稍怠庶政,巷伯伶官,干预国事。时方面诸侯皆行赂遗,或求赂于 继麟,虽僶俛应奉,不满其请。且曰:“河中土薄民贫,厚贶难办。”由是群小咸 怨,遂加诬构。郭崇韬讨巴、蜀,征师于河中,继麟令其子令德率师赴之。伶官景 进与其党构曰:“昨王师初起,继麟以为讨己,颇有拒命之意,若不除移,如国家 有急,必为后患。”郭崇韬既诛,宦官愈盛,遂构成其罪,谓庄宗曰:“崇韬强项 于蜀,盖与河中响应。”继麟闻之惧,将赴京师,面诉其事。其部将曰:“王有大 功于国,密迩京城,群小流言,何足介意。端居奉职,谗邪自销,不可轻行。”继 麟曰:“郭公功倍于我,尚为人构陷,吾若得面天颜,自陈肝膈,则流言者获罪矣。” 四年正月,继麟入觐。景进谓庄宗曰:“河中人有告变者,言继麟与崇韬谋叛,闻 崇韬死,又与李存乂构松逆,当断不断,祸不旋踵。”群阉异口同辞,庄宗骇惑不 能决。是月二十三日,授继麟滑州节度使。是夜,令硃守殷以兵围其第,擒之,诛 于徽安门外;诏继岌诛令德于遂州,王思同诛令锡于许州,吴缜《篡误》云:《伶 官史彦琼传》,友谦有子建徽被杀。传中未载。命夏鲁奇诛其族于河中。初,鲁奇 至,友谦妻张氏率其家属二百余口见鲁奇曰:“请疏骨肉名字,无致他人横死。” 将刑,张氏持先赐铁券授鲁奇曰:“皇帝所赐也。”是时,百口涂地,冤酷之声, 行路流涕。

  先是,河中衙城阍者夜见妇人数十,袨服靓妆,仆马炫耀,自外驰骋,笑语趋 衙城。阍者不知其故,不敢诘,至门排骑而入,既而扃锁如故,复无人迹,乃知妖 鬼也。又继麟登逍遥楼,闻哭声四合,诘日讯之,巷无丧者,隔岁乃族诛。及明宗 即位,始下诏昭雪焉。

  史臣曰:全义一逢乱世,十领名籓,而能免梁祖之雄猜,受庄宗之厚遇,虽由 恭顺,亦系货财。《传》所谓“货以籓身”者,全义得之矣。友谦向背为谋,二三 其德,考其行事,亦匪纯臣。然全族之诛,祸斯酷矣,得非鬼神害盈,而天道恶满 乎!

【译文】

  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原名叫居言,赐名叫全义,梁太祖改为宗..,庄宗平定河南,回复张全义名。祖父张琏,父亲张诚,世代为种田人。张全义做县啬夫时,曾受县令侮辱。

  乾符末年,黄巢在冤句起义,张全义逃亡进了黄巢军。黄巢入长安,任张全义为吏部尚书,充水运使。黄巢失败,在河阳依附诸葛爽,逐渐升至裨校,多次立战功,诸葛爽上书朝廷任为泽州刺史。

  光启初年,诸葛爽去世,其子诸葛仲方为留后。部将刘经和李罕之争夺洛阳,李罕之在圣善寺打败刘经,乘胜想进攻河阳,在洛口扎营。刘经派张全义抵抗,张全义便和李罕之同盟结义,反过来在河阳攻击刘经,被刘经打败,集合剩下众兵,与李罕之据守怀州,向武皇求援兵。武皇派泽州刺史安金俊相助,进攻河阳,刘经、诸葛仲方弃城投奔汴州,李罕之于是自己掌管河阳,上表推荐张全义为河南尹。

  张全义生性勤俭,善于安抚军民,虽然到处都有贼寇,仍劝大家耕种务农,因此仓库充实。李罕之贪暴不守法,军中缺粮,每次都向张全义索取。两人开始时相交很好,到这时李罕之贪得无厌,动不动加以凌辱欺压,张全义十分苦恼。文德元年四月,李罕之出兵侵犯晋州、绛州,张全义乘其不备,暗地带兵袭取河阳,张全义于是兼领河阳节度。李罕之向武皇求援,武皇又派兵帮助攻打河阳,遇汴州军救兵赶到而退。梁太祖用丁会守河阳,张全义复任河南尹、检校司空。张全义感谢梁太祖援助之恩,从此依附梁朝,全都受他制约。

  起初,蔡州贼人孙儒、诸葛爽争夺洛阳,互相攻伐,七八年之内,都城化为灰烬,满目都是荆榛。张全义刚到任,只得和部下聚居在以前市区内,街市间穷苦百姓不满一百家。张全义善于安抚收纳人民,督促部下砍去杂草播种庄稼,一边耕地一边作战,用粮食换牛,每年扩大垦地,招收流亡散失人民,待之如子女。每当立春劝耕之日,张全义必亲自站在田边,送给酒食,政事宽大简易,官吏不敢欺瞒。数年之间,京郊附近没有闲田,编入户籍的有五六万,于是在过去的街市筑营垒,建置府署,防止外寇。

  梁太祖逼迫唐昭宗东迁,命张全义修缮洛阳宫城,多年后才完成。唐昭宗到洛阳,梁太祖图谋取代他,担心张全义有异心,便任判官韦震为河南尹,调张全义任天平军节度使、守中书令、东平王。这年八月,昭宗被杀,辉王即皇帝位。十月,复以张全义为河南尹,兼忠武军节度使,判六军诸卫事。梁太祖建立年号,以张全义兼河阳节度使,封魏王。开平二年,册拜太保,兼陕虢节度使、河阳尹。四年,册拜太傅、河南尹、判六军,兼郑、滑等州节度使。乾化元年,册拜太师。二年,朱友王圭篡位叛逆,任张全义为守太尉、河南尹、宋亳节度使兼国计使。梁末帝在汴州即位,任张全义为洛京留守,兼镇河阳。不久,授天下兵马副元帅。

  梁末帝后期,张汉杰、赵廷隐等掌权,段凝为北面招讨使,突然升居各将之上。张全义知道这样不妥,派使者上奏梁末帝说:“老臣受先朝重视,蒙陛下委任为副元帅,我虽年老,还可以带兵,请交给我北面军权,我将日夜工作。段凝是晚进之人,德望不够,担心人情不和谐,败乱国政。”末帝没理睬。张全义依附朱氏近三十年,梁太祖晚年时,猜忌宿将,四次想加害张全义,张全义卑身曲事,将所有家产献上。到梁太祖河朔一战丧师之后,每月献铠甲马匹,以补充其军队,再加上他服事勤谨尽瘁事职,找不到岔子加罪,所以最后免于灾祸。张全义的妻子储氏,聪明敏捷有才能谋略。梁太祖自从柏乡一战失败后,连年亲自征讨河朔,怀疑张全义,还有左右旁人进谗言离间,储氏每次进宫,委曲伸诉道理。有时怒不可测,急召张全义,储氏进见梁太祖,高声说:“宗..(张全义)只是一个种田老汉,三十多年来,在洛阳城四面开荒砍草,招来百姓供应军粮,资助陛下创业。现在年齿衰朽,眼看要死的人了,而陛下还怀疑他,是为什么呢?”梁太祖马上笑着说:“我没有恶意,老太太不用多说了。”

  庄宗平定梁朝,张全义从洛阳进见庄宗,顿首待罪。庄宗安慰他很久,因他年老,令人扶着他上殿,赐宴尽欢,下诏令皇子李继岌、皇弟李存纪等人都把他当兄长看待。这之前,天..十五年(918),梁末帝从汴州前往洛阳,准备在圆丘祭祀。此时庄宗军攻下杨刘,占领曹州、濮州,梁末帝害怕,急忙返回汴州,祭礼没搞成,然而法物都在。到这时,张全义便上奏说:“请陛下就便巡幸洛阳,我已做了郊礼的准备。”第二天,发文任张全义复为尚书令、魏王、河南尹。第二年二月,郊祭礼结束,任张全义为守太尉、中书令、河南尹,改封齐王,兼领河阳。以前,朱氏梁朝的供应费用,全出自河南府,其后孔谦侵削张全义的权力,中官各领内司使务,有的强夺张全义的田园居室,张全义全都进献上。四年,撤河南尹职,授忠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尚书令。此时赵在礼占据魏州,都军进讨没有成功。明宗被众多小人离间迷惑,端居私第。张全义卧病时听说有变乱,忧惧不食,在洛阳家中死去,享年七十五岁。天成初年,册赠太师,谥号为忠肃。

  张全义历任守太师、太傅、太尉、中书令,封王,封邑三千户。所领方镇有洛、郓、陕、滑、宋等州,三次临河阳,二次领许州,内外官有二十九任,做河、洛尹正共有四十年,位极人臣,善保自身到头吉祥平安的,只有他一人而已。张全义朴实大度,求根本务实际,从战士起家而忘却功名,尊重儒业而乐于善道。自家不是士族出身,但奖爱士族人家,开幕府征求贤士,一定要求有实际名望。属地封邑补充官员,不使用胥吏差役。位极王公之尊,不穿绫罗绮衣,信仰佛教道教,而不沉溺于左道邪门。像上面这些,别人都以为难以做到。自庄宗到洛阳,投奔者都走捷径求得恩宠,张全义不改往日行为,只是尽诚心而已。言事的人认为梁太祖是世代仇人,应破烧其棺材,只有张全义上奏章申述道理以止之,议论者称赞他。刘皇后曾随庄宗到他家里,对庄宗说:“我幼年时遇战乱,失去父母,想拜张全义为义父。”庄宗同意。张全义跪下顿首说:“皇后是万国之母仪,古今没有此事,我无地自处。”庄宗再三敦促,不能免此事,于是受刘后之拜。此事既然不是他的愿望,君子们也不非议他。然而张全义从小在军中成长,朴实迟滞,凡是百姓打官司告状的,他以先诉者为得理,因此人多冤枉失真,为时议所非。又曾对河南县令罗贯恼恨,通过刘皇后向庄宗说罗贯的坏话,使罗贯无罪而死,尸体暴露在府门,冤枉之声,远近相传,这也是良玉中微小的瑕疵。

  朱友谦,字德光,许州人,原名朱简。祖父朱岩,父亲朱琮,世代为陈、许二州小校,广明之乱时,朱简离开乡里,到渑池镇将柏夔手下做事,曾经在石壕、三乡之间当强盗,抢劫行人。后来在陕州节度使王珙手下做事,渐渐升到军校。王珙性格严格急躁,对手下人没有优待恩惠。牙将李..是王珙很倚重的,稍有违抗,便用鞭子狠打,李..心中含恨。唐昭宗光化元年(898),王珙和弟弟河中节度使王珂对抗,每天都要交战,王珙多次失败,队伍离心倾向很大。二年六月,李..杀死王珙投奔汴梁,梁太祖朱温任李..为陕州节度使。李..也很苛刻残酷,军心与他不谐,朱简又攻打李..,李..顶着刀锋逃生,逃回汴州。

  光化三年,梁太祖上表推荐朱简任陕州留后。九月,天子授朱简为陕州节度使。天子在凤翔,梁太祖来往之时,朱简服侍得更加谨慎,梁太祖又上奏授朱简为平章事。天复末年(904),昭宗迁都到洛阳,驻营在陕州。这时朝廷官吏经过战乱,衣裳服饰不整齐,朱简献上一百套衣裳给百官,朝廷仪容才稍好看些。因为有奉迎之功,升检校侍中。朱简和梁太祖同宗,便向梁太祖诉说道:“我的地位可比于将相,并不是因为有功勋,都是元帅令公给我的机会。愿以微小生命粉身碎骨报效您,乞求您给我取名,跟随宗室。”梁太祖很赏识他的忠心,便给他取名叫朱友谦,编进自己的谱属,待遇如同儿子。朱友谦也尽心效力,功劳很多。梁太祖建国号,调任河中节度使、检校太尉,拜中书令,封冀王。

  朱友王圭杀害梁太祖时,朱友谦不悦,虽然勉强奉命,心中怏怏不乐。朱友王圭征召他,他推辞说北面有寇犯,对宾友说“:朱友王圭是先帝的义子,敢大逆不道,我身居要职,与先帝恩情超过亲生父子,论功也好,论德也好,怎么也不比他朱友王圭差,怎么能忘却先帝平生对我的恩遇,却屈身在叛逆小人的手下呢!”于是不接受命令。这一年八月,朱友王圭派大将牛存节、康怀英、韩京力攻打他,他向庄宗求援兵,庄宗亲自带兵赴援,与梁军在平阳相遇,大破梁军,因而与朱友谦在猗氏相会,朱友谦大为感慨,愿意结盟立约,庄宗很高兴。朱友谦乘酒醉在帐中熟睡,庄宗仔细看着他,对左右说:“冀王真是一个贵人,只可惜他手臂短了些。”梁末帝即位后,以恩礼与他交结,朱友谦也用谦辞向他称藩,采用末帝的年号。

  天..十七年(920),朱友谦攻取同州,以儿子朱令德为帅,向梁朝要求做节度使,没得到,朱友谦就向唐庄宗要求,庄宗令幕客王正言以节旄赐给他。梁将刘寻阝、尹皓便攻打同州,朱友谦向庄宗告急,庄宗派李嗣昭、李存审带兵救援,在滑北打败梁军,解除了同州的包围就回师。起初,刘寻阝兵到蒲中,仓库储备缺乏,人心离散,军民将军校官都想回到汴梁。朱友谦的儿子朱令锡等也对父亲说“:晋王虽和我们推心置腹,但孤军深入救援我们,难于应急,宁肯我们负于人,要以选择利益为重。请与梁朝讲和,等刘寻阝兵退走后,再与晋王重新修好。”朱友谦说:“晋王亲自为我救急,半夜挑灯作战,当面发誓结盟,不背负原来的心意。昨天听说我告急,命令将士星夜赶来,给我钱粮和衣鞋,你却要想翻脸背叛他,正如邓祁侯所说的:‘人们将会不吃我留下的东西。’”打败梁军后,加封朱友谦为守太尉、西平王。

  同光元年(923),唐庄宗消灭梁朝,朱友谦到洛阳进见,庄宗设宴招待,赏赐很多,亲自斟酒对朱友谦说:“成就我的大业,是你的力量呀。”朱友谦回到藩地后,请朝廷划割慈、隰二郡,依旧隶属河中,庄宗不答应,下诏以绛州隶属它。庄宗郊祭典礼完毕,任朱友谦为守太师、尚书令,增加食邑到一万八千户。三年,赐姓李,名继麟,编入属籍,赐给铁券,可饶恕死罪。任他的儿子朱令德为遂州节度使,任朱令锡为许州节度使。一家掌管三镇,诸子中当刺史的也有六七人,将校中剖符丹书记功的又有五六人,恩宠之盛,没人可以相比。

  庄宗晚年,治政稍微松懈,阉宦伶官之类干预国事。这时各方诸侯都向他们施行贿赂,他们有人向李继麟索贿,李继麟虽然极力奉承,也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李继麟说:“河中土地贫瘠百姓穷苦,难以具办厚礼。”因此朝中群小埋怨他,遂加诬陷。郭崇韬征讨巴、蜀,向河中征兵,李继麟命令儿子朱令德率兵前往,伶官景进和他的同伙诬告说:“昨天王师刚刚起兵时,李继麟以为是讨伐他,颇有抗拒命令之意,如不除掉,国家有难时必为后患。”郭崇韬被杀后,宦官势力更加强大,于是构陷李继麟的罪名,对庄宗说“:郭崇韬在川蜀抗拒命令,大概是与河中李继麟互为响应。”李继麟知道后害怕,准备去京师当面讲清事情。他的部将说“:您对国家有大功,贴近皇上,群小的流言不必介意。安守奉职,谗言自会消失,不可轻易前行。”李继麟说:“郭公的功劳比我大几倍,尚且被人诬谄,我如能面见皇帝,陈述心里话,这样散布流言的人就该判罪了。”同光四年(926)正月,李继麟到宫中进见。景进对庄宗说:“河中有人报告发生变乱,说李继麟与郭崇韬谋叛,现郭崇韬死了,李继麟又和李存繧谋反,当断不断,祸害跟着就来。”众多宦官异口同声,庄宗迷惑害怕不能决断。这个月二十三日,授李继麟滑州节度使,当晚,庄宗令朱守殷用兵包围李继麟的府第,抓获李继麟后在徽安门外杀掉。诏令李继岌在遂州杀死朱令德,令王思同在许州杀死朱令锡,令夏鲁奇在河中杀掉李继麟全族人。当夏鲁奇到河中时,朱友谦的妻子张氏率其家属二百多口见夏鲁奇说:“请让写下亲属名字,不要使别的人横死。”临刑时,张氏拿出以前皇上赐给的铁券给夏鲁奇说“:这是皇帝赐给的。”这时,一百多人丧生,一片冤哭之声,路上行人都流泪。

  在这之前,河中衙城守门人夜里看见几十名妇女,盛服艳妆,仆人马匹炫耀,自外面驰奔而来,笑谈着进衙城。守门人不知什么原因,不敢盘问,她们到城门前排列而入,过后城门门锁和以前一样关严锁紧,再没有人迹,才知道是妖鬼。还有一次李继麟登上逍遥楼,听到四周有哭声,天明时询问情况,街巷里并没有死人,隔年李家便遭全族诛灭。明宗即位后,才下诏为他昭雪。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