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旧五代史·其它

志三

  昔武王克商,以箕子归,作《洪范》。其九畴之序,一曰五行,所以纪休咎之 征,穷天人之际。故后之修史者,咸有其说焉。盖欲使后代帝王见灾变而自省,责 躬修德,崇仁补过,则祸消而福至,此大略也。今故按五代之简编,记五行之灾沴, 追为此志,以示将来。其于京房之旧说,刘向之绪言,则前史叙之详矣,此不复引 以为证焉。

  ○水淹风雨

  梁开平四年十月,梁、宋、辉、亳水,诏令本州开仓赈贷。十一月,大风,下 诏曰:“自朔至今,异风未息,宜命祈祷。”

  唐同光二年七月,汴州雍丘县大雨风,拔树伤稼。曹州大水,平地三尺。八月, 大雨,河水溢漫流入郓州界。十一月,中书门下奏”:“今年秋,天下州府多有水 灾,百姓所纳秋税,请特放加耗。”从之。三年六月至九月,大雨,江河崩决,坏 民田。七月,洛水泛涨,坏天津桥,漂近河庐舍,舣舟为渡,覆没者日有之。鄴都 奏,御河涨于石灰窑口,开故河道以分水势。巩县河堤破,坏廒仓。八月,敕: “如闻天津桥未通往来,百官以舟船济渡,因兹倾覆,兼踣泥涂。自今文武百官, 三日一趋朝,宰臣即每日中书视事。”四年正月,敕:“自京以来,案:此句疑有 脱误。

  幅圜千里,水潦为沴,流亡渐多。宜自今月三日后,避正殿,减常膳, 撤乐省费,以答天谴。应去年经水灾处乡村,有不给及逃移人户,夏秋两税及诸折 科,委逐处长吏切加点检,并与放免,仍一年内不得杂差遣。应在京及诸县,有停 贮斛斗,并令减价出粜,以济公私,如不遵守,仰具闻奏。”

  长兴元年夏,鄜州上言,大水入城,居人溺死。二年四月,棣州上言,水坏其 城。是月己巳,郓州上言,黄河水溢岸,阔三十里,东流。五月丁亥,申州奏大水, 平地深七尺。是月戊申,襄州上言,汉水溢入城,坏民庐舍,又坏均州郛郭,水深 三丈,居民登山避水,仍画图以进。是月甲子,洛水溢,坏民庐舍。六月壬戌,汴 州上言,大雨,雷震文宣王庙讲堂。十一月壬子,郓州上言,黄河暴涨,漂溺四千 余户。三年七月,诸州大水,宋、亳、颍尤甚。宰臣奏曰:“今秋宋州管界,水灾 最盛,人户流亡,栗价暴贵。臣等商量,请于本州仓出斛斗,依时出粜,以救贫民。” 从之。是月,秦州大水,溺死窑谷内居民三十六人。夔州赤甲山崩,大水漂溺居人。

  清泰元年九月,连雨害稼。诏曰:“久雨不止,礼有祈禳,萗都城门,三日不 止,乃祈山川,告宗庙社稷。宜令太子宾客李延范等萗诸城门,太常卿李怿等告宗 庙社稷。”

  晋天福初,高祖将建义于太原,城中数处井泉暴溢。四年七月,西京大水,伊、 洛、瀍、涧皆溢,坏天津桥。八月,河决博平,甘陵大水。六年九月,河决于滑州, 一概东流。居民登丘冢,为水所隔。诏所在发舟楫以救之。兗州、濮州界皆为水所 漂溺,命鸿胪少卿魏玭、将作少监郭廷让、右领军卫将军安濬、右骁卫将军田峻于 滑、濮、澶、郓四州,检河水所害稼,并抚问遭水百姓。兗州又奏,河水东流,阔 七十里。至七年三月,命宋州节度使安彦威率丁夫塞之。河平,建碑立庙于河决之 所。

  开运元年六月,黄河、洛河泛溢堤堰,郑州原武、荥泽县界河决。

  周广顺二年七月,暴风雨,京师水深二尺,坏墙屋不可胜计。诸州皆奏大雨, 所在河渠泛溢害稼。三年六月,诸州大水,襄州汉江涨溢入城,城内水深一丈五尺, 仓库漂尽,居人溺者甚众。

  ○地震

  唐同光二年十一月,镇州地震。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魏、博、徐、宿地大 震。

  天成三年七月,郑州地震。

  长兴二年六月,太原地震,自二十五日子时至二十七日申时,二十余度。左补 阙李详上疏曰:

  臣闻天地之道,以简易示人;鬼神之情,以祸福为务。王者祥瑞至而不喜,灾 异见而辄惊,罔不寅畏上穹,思答天谴。臣闻北京地震,日数稍多。臣曾览国书, 伏见高宗时,晋州地震,上谓群臣曰:“岂朕政教之不明,使晋州地震耶?”侍中 张行成奏曰:“天阳也,地阴也,天阳君象,地阴臣象,君宜转动,臣宜安静。今 晋州地震,弥旬不休,将恐女谒使事,臣下阴谋。且晋州是陛下本封,今地震焉, 尤彰其应。伏愿深思远虑,以杜未萌。”又,开元中,秦州地震,寻差官宣慰,兼 降使致祭山川,所损之家,委量事安置奏闻。

  伏惟陛下中兴唐祚,起自晋阳,地数震于帝乡,理合思于天戒。况圣明御宇, 于今六年,岁稔时康,人安俗阜。臣虑天意恐陛下忘创业艰难之时,有功成矜满之 意。伏望特委亲信,兼选勋贤,且往北京慰安,密令巡问黎民之疾苦,严山川之祭 祀,然后鉴前朝得丧之本,采历代圣哲之规,崇不讳之风,罢不急之务。

  明宗深嘉之,锡以三品章服。十一月,雄武军士上言,洛阳地震。三年八月, 秦州地震。

  汉乾祐二年四月丁丑,幽、定、沧、营、深、贝等州地震,幽、定尤甚。

  周广顺三年十月,魏、邢、洺等州地震数日,凡十余度,魏州尤甚。

  ○虫鱼禽兽

  梁龙德末,许州进绿毛龟,宫中造室以畜之,命之曰“龟堂”。识者以为不祥 之言。

  唐天祐十八年二月,张文礼叛于镇州,时野水变,其色如血,游鱼多死,浮于 水上,识者知其必败。十九年,定州王处直卒。先是,处直自为德政碑,建楼于衙 城内,言有龙见。或睹之,其状乃黄么晰蜴也。处直以为神异,造龙床以安之。又, 城东麦田中,有群鹊数百,平地为巢,处直以为己德所感。识者窃论曰:“虫蛇阴 物,比藏山泽,今据屋室,人不得而有也。南方为火,火主礼,礼之坏则羽虫失性, 以文推之,上失其道,不安于位之兆也。”果为其子都所废。

  应顺元年闰正月丙寅辰时,唐闵帝幸至德宫,初出兴教门,有飞鸢自空而落, 死于御前,是日,大风晦冥。

  清泰元年十月辛未巳时,有雉金色,自南飞入中书,止于政事堂之上,吏驱之 不去,良久又北飞。是日,民家得之。二年,鄴西李固镇,有大鼠与蛇斗于桥下, 斗及日之申,蛇不胜而死。三年三月戊午,有蛇鼠斗于洛阳师子门外,而鼠杀蛇。 夏四月戊子,熊入市,形如人,搏人。又一熊自老君庙南走向城,会车驾幸近郊, 从官射之而毙。

  汉乾祐三年正月,有狐出明德楼,获之,比常狐毛长,腹别有二足。

  周广顺三年六月,河北诸州旬日内无乌,既而聚泽、潞之间山谷中,集于林木, 压树枝皆折。是年,人疾疫死者甚众。至显德元年,河东刘崇为周师所败,伏尸流 血,故先萌其兆。

  显德元年三月,潞州高平县有鹊巢于县郭之南平地,巢中七八雏。

  ○蝗

  梁开平元年六月,许、陈、汝、蔡、颍五州蝝生,有野禽群飞蔽空,食之皆尽。

  唐同光三年九月,镇州奏,飞蝗害稼。

  晋天福七年四月,山东、河南、关西郡蝗害稼,至八年四月,天下诸州飞蝗害 田,食草木叶皆尽。诏州县长吏捕蝗,华州节度使杨彦询、雍州节度使赵莹命百姓 捕蝗一斗,以禄粟一斗偿之。时蝗旱相继,人民流移,饥者盈路,关西饿殍尤甚, 死者十七八。朝廷以军食不充,分命使臣诸道括粟麦,晋祚自兹衰矣。

  汉乾祐元年七月,青、郓、兗、齐、濮、沂、密、邢、曹皆言蝝生。开封府奏, 阳武、雍丘、襄邑等县蝗,开封尹侯益遣人以酒肴致祭,寻为瞿鹆食之皆尽。敕 禁罗弋瞿鹆,以其有吞蝗之异也。二年五月,博州奏,有瞿生,化为蝶飞去。 宋州奏,蝗一夕抱草而死,差官祭之。

  ○火

  唐天成四年十一月,汝州火,烧羽林军营五百余间。先是,司天奏,荧惑入羽 林,饬京师为火备,至是果应。

  长兴二年四月辛丑,汴州封禅寺门扉上欻然火起,延烧近舍。是月,卫州奏, 黎阳大火。先是,下诏于诸道,令为火备,至是验之。三年十二月壬戌,怀州军营 内,三处火光自起,人至即灭,并不焚烧舍宇。明宗谓侍臣曰:“火妖乎?”侍臣 曰:“恐妖人造作,宜审诘之。”

  晋天福三年十一月,襄州奏,火烧居民千余家。九年春,左龙武统军皇甫遇从 少帝御契丹于郓州北,将战之夕,有火光荧荧然,生于牙竿之上。

  周显德五年四月,吴越王钱俶奏,十日夜,杭州火,焚烧府署殆尽。世宗命中 使赍诏抚问。

  ○草木石冰

  梁开平三年春正月,潞州军前李思安进,壶关县庶穰乡村人因伐树倒,自分为 两片,内有六字,皆如左书,曰“天十四载石进”,乃图其状以进。梁祖异之,命 示百官,莫有详其义者,及晋高祖即位,人以为虽有图姓,计其甲子则二十有九年 矣。识者曰:“‘天’字取‘四’字中两画加之于傍,则‘丙’字也;‘四’字去 中间两画加‘十’字,则‘申’字也。晋祖即位之年,乃丙申也。”

  唐天祐五年,长柳巷田家有僵桃树,经年旧坎犹在,其仆木一朝屹然而起,行 数十步,复于旧坎,其家骇异,仓皇散走。议者以汉昭帝时,上林仆木起生枝,时 虫蠹成文而宣帝兴。今木理成文,仆而重起,乃庄宗中兴之兆也。

  同光元年冬十二月辛卯,亳州太清宫道士上言,圣祖殿前枯桧再生一枝,画图 以进。

  清泰末年,末帝先人坟侧古佛刹中石像,忽然摇动不已,观者咸讶焉。

  晋开运元年七月一日,少帝御明德门,宣赦改元。是日,遇大雷雨,门内有井 亭,亭有石盆,有走水槽,槽有龙首,其夕悉飘行数十步,而龙首断焉。识者曰: “石,国姓也,此兆非祥,石氏其迁乎!其绝乎!”二年正月,汴州封丘门外,壕 水东北隅水上有文,若大树花叶芬敷之状,相连数十株,宛若图画,倾都观之。识 者云:“唐景福中,卢彦威浮阳壕水有树文亦如此,时有高尼辞郡人曰:‘此地当 有兵难。’至光化中,其郡果为燕帅刘仁恭所陷。”三年九月,大水,太原葭芦茂 盛,最上一叶如旗状,皆南指。十二月己丑,雨木冰。是月戊戌,霜雾大降,草木 皆如冰。

  汉乾祐元年八月,李守贞叛于河中,境内芦叶皆若旗旒之状。

  周广顺三年春,枢密使王峻遥镇青州,有司制旄节以备迎授。前夕,其节有声。 主者曰:“昔后唐长兴中,安重诲授河中,其节亦有声,斯亦木之妖也。”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