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书·本纪

卷四

  废帝

  废帝,讳伯宗,字奉业,小字药王,世祖嫡长子也。梁承圣三年五月庚寅生。 永定二年二月戊辰,拜临川王世子。三年,世祖嗣位,八月庚戌,立为皇太子。自 梁室乱离,东宫焚烬,太子居于永福省。

  天康元年四月癸酉,世祖崩,其日,太子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诏曰:“上天 降祸,大行皇帝奄弃万国,攀号靡及,五内崩殒。朕以寡德,嗣膺宝命,茕茕在疚, 惧甚缀旒,方赖宰辅,匡其不逮。可大赦天下。”又诏内外文武,各复其职,远方 悉停奔赴。五月己卯,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庚寅,以骠骑将军、 司空、扬州刺史、新除尚书令安成王顼为骠骑大将军,进位司徒、录尚书、都督中 外诸军事。丁酉,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徐度进位司空;镇南将军、开府仪同 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为侍中,进号征南将军;镇东将军、东扬州刺史始兴王伯茂 进号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鄱阳王伯山进号镇北将军; 吏部尚书袁枢为尚书左仆射;云麾将军、吴兴太守沈钦为尚书右仆射;新除中领军 吴明彻为领军将军;新除中护军沈恪为护军将军;平南将军、湘州刺史华皎进号安 南将军;散骑常侍、御史中丞徐陵为吏部尚书。六月辛亥,翊右将军、右光禄大夫 王通进号安右将军。秋七月丁酉,立妃王氏为皇后。冬十月庚申,舆驾奉祠太庙。 十一月乙亥,周遣使来吊。十二月甲子,高丽国遣使献方物。

  光大元年春正月癸酉,尚书左仆射袁枢卒。乙亥,诏曰:“昔昊天成命,降集 宝图,二后重光,九区咸乂。闵余冲薄,王道未昭,荷兹神器,如涉灵海,庶亲贤 并建,牧伯惟良,天下雍熙,缅同刑措。今三元改历,万国充庭,清庙无追,具僚 斯在,言瞻宁位,触感崩心。思播遗恩,俾覃黎献。可大赦天下。改天康二年为光 大元年。孝悌力田赐爵一级。”己卯,以领军将军吴明彻为丹阳尹。辛卯,舆驾亲 祠南郊。二月辛亥,宣毅将军、南豫州刺史余孝顷谋反伏诛。癸丑,以征东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始兴王伯茂为中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黄法抃为镇北 将军、南徐州刺史,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鄱阳王伯山为镇东将军、东阳州刺史。 三月甲午,以尚书右仆射沈钦为侍中、尚书左仆射。夏四月乙卯,太白昼见。五月 癸巳,以领军将军、丹阳尹吴明彻为安南将军、湘州刺史。乙未,以镇右将军杜棱 为领军将军。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华皎谋反,丙申,以中抚大将军淳于量为使持节、 征南大将军,总率舟师以讨之。六月壬寅,以中军大将军、司空徐度进号车骑将军, 总督京邑众军,步道袭湘州。闰月癸巳,以云麾将军新安王伯固为丹阳尹。秋七月 戊申,立皇子至泽为皇太子,赐天下为父后者爵一级,王公卿士已下赉帛各有差。 九月乙巳,诏曰:“逆贼华皎,极恶穷凶,遂树立萧岿,谋危社稷。弃亲即仇,人 神愤惋,王师电迈,水陆争前,枭剪之期,匪朝伊暮。其家口在北里尚方,宜从诛 戮,用明国宪。”丙辰,百济国遣使献方物。是月,周将长胡公拓跋定率步骑二万 入郢州,与华皎水陆俱进,都督淳于量、吴明彻等与战,大破之。皎单舸奔江陵, 擒拓跋定,俘获万馀人,马四千馀匹,送京师。冬十月辛巳,赦湘、巴二州为皎所 诖误者。甲申,舆驾亲祠太庙。十一月己未,以护军将军沈恪为平西将军、荆州刺 史。甲子,侍中、中权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特进、左光禄大夫王冲薨。十二月庚 寅,以兼从事中郎孔英哲为奉圣亭侯,奉孔子祀。

  二年春正月己亥,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司徒、录尚书、扬州 刺史安成王顼进位太傅,领司徒,加殊礼,剑履上殿;侍中、征南将军、开府仪同 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进号征南大将军;中抚大将军、新除征南大将军淳于量为侍 中、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吴明彻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 进号镇南将军;云麾将军、郢州刺史程灵洗进号安西将军。庚子,诏讨华皎军人死 王事者并给棺槥,送还本乡,仍复其家。甲子,罢吴州,以鄱阳郡还属江州。侍中、 司空、车骑将军徐度薨。夏四月辛巳,太白昼见。丁亥,割东扬州晋安郡为豊州。 五月丙辰,太傅安成王顼献玉玺一。六月丁卯,彗星见。秋七月丙午,舆驾亲祠太 庙。戊申,新罗国遣使献方物。壬戌,立皇弟伯智为永阳王,伯谋为桂阳王。九月 甲辰,林邑国遣使献方物。丙午,狼牙修国遣使献方物。以侍中、征南大将军、开 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为中抚大将军。戊午,太白昼见。冬十月庚午,舆驾 亲祠太庙。十一月丙午,以前平西将军、荆州刺史沈恪为护军将军。壬子,以镇北 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黄法抃为镇西将军、郢州刺史,新除中军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甲寅,慈训太后集群臣于朝堂,令 曰:

  中军仪同、镇北仪同、镇右将军、护军将军、八座卿士:昔梁运季末,海内沸 腾,天下苍生,殆无遗噍。高祖武皇帝拨乱反正,膺图御箓,重悬三象,还补二仪; 世祖文皇帝克嗣洪基,光宣宝业,惠养中国,绥宁外荒;并战战兢兢,劬劳缔构, 庶几鼎运,方隆殷、夏。##$$伯宗昔在储宫,本无令问,及居崇极,遂骋凶淫。居 处谅闇,固不哀戚,嫔嫱弗隔,就馆相仍,岂但衣车所纳,是讥宗正,衰绖生子, 得诮右师。七百之祚何凭,三千之罪为大。且费引金帛,令充椒阃,内府中藏,军 备国储,未盈期稔,皆已空竭。太傅亲承顾托,镇守宫闱,遗诰绸缪,义深垣屏, 而欑涂未御,翌日无淹,仍遣刘师知、殷不佞等显言排斥。韩子高小竖轻佻,推心 委仗,阴谋祸乱,决起萧墙。元相虽持,但除君侧。又以余孝顷密迩京师,便相征 召,殃慝之咎,凶徒自擒,宗社之灵,祅氛是灭。于是密诏华皎,称兵上流,国祚 忧惶,几移丑类。乃至要招远近,叶力巴、湘,支党纵横,寇扰黟、歙。又别敕欧 阳纥等攻逼衡州,岭表纷纭,殊淹弦望。岂止罪浮于昌邑,非唯声丑于太和。但贼 竖皆亡,妖徒已散,日望惩改,犹加掩抑,而悖礼忘德,情性不悛,乐祸思乱,昏 慝无已。张安国蕞尔凶狡,穷为小盗,仍遣使人蒋裕钩出上京,即置行台,分选凶 党。贼皎妻吕,舂徒为戮,纳自奚官,藏诸永巷,使其结引亲旧,规图戕祸。荡主 侯法喜等,太傅麾下,恒游府朝,啖以深利,谋兴肘腋。适又荡主孙泰等潜相连结, 大有交通,兵力殊强,指期挺乱。皇家有庆,历数遐长,天诱其衷,同然开发。此 诸文迹,今以相示,是而可忍,谁则不容?祖宗基业,将惧倾陨,岂可复肃恭禋祀, 临御兆民?式稽故实,宜在流放,今可特降为临海郡王,送还籓邸。太傅安成王固 天生德,齐圣广深,二后钟心,三灵伫眷。自前朝不悆,任总邦家,威惠相宣,刑 礼兼设,指挥啸诧,湘、郢廓清,辟地开疆,荆、益风靡,若太戊之承殷历,中都 之奉汉家,校以功名,曾何仿佛。且地彰灵玺,天表长彗,布新除旧,祯祥咸显。 文皇知子之鉴,事甚帝尧,传弟之怀,又符太伯。今可还申曩志,崇立贤君,方固 宗祧,载贞辰象。中外宜依旧典,奉迎舆驾。未亡人不幸属此殷忧,不有崇替,容 危社稷,何以拜祠高寝,归祔武园?揽笔潸然,兼怀悲庆。

  是日,出居别第。太建二年四月薨,时年十九。

  帝仁弱无人君之器,世祖每虑不堪继业。既居冢嫡,废立事重,是以依违积载。 及疾将大渐,召高宗谓曰:“吾欲遵太伯之事。”高宗初未达旨,后寤,乃拜伏涕 泣,固辞。其后宣太后依诏废帝焉。

  史臣曰:临海虽继体之重,仁厚懦弱,混一是非,不惊得丧,盖帝挚、汉惠之 流也。世祖知神器之重,谅难负荷,深鉴尧旨,弗传宝祚焉。

【译文】

  废帝名伯宗,字奉业,乳名药王,是世祖的嫡长子。梁承圣三年(554)五月初五生。永定二年(558)二月初五,拜为临川王嗣子。三年世祖即位,八月二十六日,立为皇太子。自从梁室遭遇多灾多难,东宫烧烬,太子居于永福省。

  天康元年(566)四月二十七日,世祖崩,当日,太子即位于太极前殿,诏曰:“皇天降下灾祸,大行皇帝倏然离世,挽棺哭号无所逮及,五内欲焚。朕以智寡德薄之身,承继大业,心中哀痛,身逢乱世如履薄冰,仰赖宰辅匡正我所不及。可大赦天下。”又诏令朝廷内外文武百官,复其原职,远方一概停止赴丧。

  五月初三,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十四日,以骠骑将军、司空、扬州刺史、新任尚书令安成王陈顼为骠骑大将军,晋位司徒、录尚书、都督中外诸军事。二十一日,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徐度晋位司空;镇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为侍中,晋号征南将军;镇东将军、东扬州刺史、始兴王陈伯茂晋号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鄱阳王陈伯山晋号镇北将军;吏部尚书袁枢为尚书左仆射;云麾将军、吴兴太守沈钦为尚书右仆射;新任中领军吴明彻为领军将军;新任中护军沈恪为护军将军;平南将军、湘州刺史华皎晋号安南将军;散骑常侍、御史中丞徐陵为吏部尚书。

  六月初六,翊右将军、右光禄大夫王通晋号安右将军。

  秋七月二十二日,立妃王氏为皇后。

  冬十月十七日,皇上亲临太庙祭祖。

  十一月初二,北周遣使臣来访。

  十二月二十二日,高丽国遣使臣敬献土产。

  光大元年(567)春正月初一,尚书左仆射袁枢死。初三,诏曰:“从前皇天有命,降大位于我朝,文武二帝之道得以重光,九州得以治理。可怜我年幼无知,王道未得昭明,身负重任,好比徒步沧海,希望能任用亲近贤能之人,各方官吏大都是贤良之才,天下和乐升平,勉力实现措置刑法以德化民的盛世。今元日改历,万国来朝,英灵已入宗庙无法追回,同僚都还活着,我看到你的灵位,触景生情心如刀绞。思量传布遗德,使广布天下百姓。可大赦天下。改天康二年为光大元年。孝悌力田者赐爵一级。”初七,以领军将军吴明彻为丹陈书阳尹。十九日,皇上亲临南郊祭天。

  二月初十,宣毅将军、南豫州刺史余孝顷谋反被杀。十二日,以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始兴王陈伯茂为中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黄法..为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鄱阳王陈伯山为镇东将军、东扬州刺史。

  三月二十三日,以尚书右仆射沈钦为侍中、尚书左仆射。

  夏四月十五日,太白星昼现。

  五月二十三日,以领军将军、丹阳尹吴明彻为安南将军、湘州刺史。二十五日,以镇右将军杜棱为领军将军。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华皎谋反,二十六日,以中抚大将军淳于量为使持节、征南大将军,总率水军征讨华皎。

  六月初三,以中军大将军、司空徐度晋号车骑将军,总领京师众军,抄小道偷袭湘州。

  闰六月二十四日,以云麾将军、新安王陈伯固为丹阳尹。

  秋七月初十,立皇子陈至泽为皇太子,赐给天下为父后者爵一级,王公卿士以下赐帛各有等差。

  九月初七,诏曰:“叛贼华皎,穷凶极恶,竟伪立萧岿,阴谋颠覆社稷。背弃祖国投靠仇敌,人神共愤,王师迅速出击,水陆并进,计其歼灭之时日,非一朝一夕之功。其家室在京兆北郊者,应该加以诛戮,以明国法。”十八日,百济国派使臣敬献土产。同月,北周将领长胡公拓跋定率马步军二万人入郢州,同华皎军水陆并进,都督淳于量、吴明彻等人率兵与之交战,大破之。华皎只身一人乘船逃奔江陵,活捉拓跋定,俘虏万余人、马匹四千多,送到京师。

  冬十月十四日,赦免湘、巴二州因华皎叛逆一事被牵连者。十七日,皇上亲临太庙祭祖。

  十一月二十二日,以护军将军沈恪为平西将军、荆州刺史。二十七日,侍中、中权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特进、左光禄大夫王冲薨。

  十二月二十四日,封兼从事中郎孔英哲为奉圣亭侯,继奉孔子之祀。

  二年(568)春正月初三,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司徒、录尚书、扬州刺史、安成王陈顼晋位太傅,兼司徒,加给特殊的礼遇,可以佩剑穿履上殿;侍中、征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晋号征南大将军;中抚大将军、新任征南大将军淳于量为侍中、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吴明彻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晋号镇南将军;云麾将军、郢州刺史程灵洗晋号安西将军。初四,诏令给征讨华皎而阵亡的士兵以棺材,送还本乡,再免除其家人的赋税徭役。二十八日,撤销吴州,把鄱阳郡还属江州。侍中、司空、车骑将军徐度薨。

  夏四月十七日,太白星昼现。二十三日,分割东扬州晋安郡为丰州。

  五月二十二日,太傅安成王陈顼献王玺一枚。

  六月初,彗星现。

  秋七月十三日,皇上亲临太庙祭祖。十五日,新罗国遣使臣敬献土产。以侍中、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为中抚大将军。二十六日,太白星昼现。

  冬十月初九,皇上亲临太庙祭祖。

  十一月十五日,以前平西将军、荆州刺史沈恪为护军将军。二十一日,以镇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黄法..为镇西将军、郢州刺史,新任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二十三日,慈训太后召集群臣到朝堂,下令曰:

  中军仪同、镇北将军、镇右将军、护军将军、八座卿士:昔梁朝末年,海内骚动,天下苍生百姓,已近乎没有留下多少活着的人。高祖武皇帝拨乱反正,顺应天命御统天下,重新确定了天地五星人间万象之秩序;世祖文皇帝承继王位,弘大帝业,养育万民,安宁八方;都是小心谨慎勤勤恳恳地治理国家,希望能使国家太平昌盛,确立像殷、夏那样兴盛的大业。

  伯宗昔在东宫,本无什么好名声,等到继承帝位后,更加放纵。居丧期间,毫无哀伤之情,仍与嫔妃住在一起,频繁地去逛妓馆,岂只是以衣蒙车纳妇,为宗正责备,还在居丧期间生子,为右师谴责,王朝怎么能运作绵长,国家的刑罚怎么能实施。并且私藏金帛,以充后宫,国库及军需储备,未满一年,皆已空竭。太傅安成王亲承遗托,镇守宫闱,先皇遗诏中已预有说明,真是洞察秋毫,然而先帝尸骨未寒,伯宗迫不急待,也不等丧满,便派刘师知、殷不佞等人来加以诋毁。韩子高等轻佻小人,倚仗皇帝的信任,阴谋制造祸乱,危害宗室。良臣尽管想要扶助安成王,只是要除去君王身边的小人。又以余孝顷离京师很近,便加以征召,制造祸乱咎由自取,凶徒自然要遭到捕获,仰赖宗社之神灵,妖氛得以扫灭。这时密诏华皎,于上游起兵,国运悠悠忽忽,几乎落到贼子手中。乃至于要招集远近党羽,巴、湘协力,贼党四处骚扰,劫掠黟、歙一带。又令欧阳纥等人进逼衡州,岭南一带纷乱不堪,几乎延续半个月。岂只是罪恶比汉之刘濞还大,岂只是名声比成汉的李贽还坏。只是贼党皆亡,妖徒已散,初时还希望他们能够悔改,仍然未加重陈书罚,他们就是妄弃道德,本性不改,甘心于造祸,在邪恶的路上越走越远。张安国奸狡小人,势穷已成小盗,仍然遣使者绕道离开上京,即置行台,分选凶党为官。贼臣华皎妻吕氏,蠢蠢之徒也来效力,纳娶自奚官,藏之于宫内,让她结交亲朋旧友,谋划变乱大事。副帅侯法喜等人,本是太傅麾下,常出没于朝廷之下,以利诱人,谋划肇乱于萧墙之下。恰巧又和副帅孙泰等人暗自交往,大肆勾结,兵力强盛,约期发动叛乱。皇家有福,国运长久,天遂人愿,阴谋一同败露。这种种文字证据,现在拿出来给各位看,是可忍,孰不可忍?祖宗基业,差点倾覆,怎么可能再去恭敬地祭祀,统治万民呢?依照旧例,宜在流放之列,现今可特降为临海郡王,送还府第。

  太傅安成王天赐其德,与圣人一样有深广的智慧,两位皇后钟心于他,天地人三灵眷顾于他。自从前朝不虞,将重任委托给高祖,我朝开国之君恩威并重,刑礼兼设,指挥若定,扫清湘、郢之乱,开疆拓土,荆、益一带相继归顺,好比太戊中兴殷商,刘秀中兴汉室,以高祖之功名与他们相比,何其相似。况且从地神那里得到灵玺,上天又显彗星表示要改朝换代,除旧布新,祥瑞之兆都已显现出来。文皇有知子之鉴识,其心胜过帝尧之知丹朱,传弟之心,又与太伯相合,今可仍然依其旧志,尊立贤君,方可巩固社稷,以光大与天同光之大业。朝廷内外应依照旧典,奉迎新皇。

  未亡人不幸遭此忧哀,只要我还没死,就不容有人危害社稷,不然的话,我以何面目见高祖,将来礻付葬于武帝陵呢?提笔潸然泪下,心中悲喜交加。

  当日,废帝出居私第。太建二年(570)四月薨,时年十九岁。

  废帝仁弱无人君之气量,世祖总担心他不能承继大业,只是已立为太子,要废立事关重大,所以迁延多年。等到世祖病危,便召见高宗说:“我想依照太伯之旧例。”高宗起先未能理解,后来醒悟,便拜伏于地痛哭流涕,坚决推辞。其后宣太后依诏废贬废帝。

  史臣曰:堕渔王虽然继位权重,但是仁厚懦弱,混淆是非,不经动乱就丧失帝位,大概属于帝垫、漠惠帝一类的人。堂担明白国家权力重大,料想他难以承担,深深理解帝壹的意思,不传宝位给儿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