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书·列传

卷二十五

  萧摩诃 子世廉 任忠 樊毅 弟猛 鲁广达

  萧摩诃,字元胤,兰陵人也。祖靓,梁右将军。父谅,梁始兴郡丞。摩诃随父 之郡,年数岁而父卒,其姑夫蔡路养时在南康,乃收养之。稍长,果毅有勇力。侯 景之乱,高祖赴援京师,路养起兵拒高祖,摩诃时年十三,单骑出战,军中莫有当 者。及路养败,摩诃归于侯安都,安都遇之甚厚,自此常隶安都征讨。及任约、徐 嗣徽引齐兵为寇,高祖遣安都北拒齐军于钟山龙尾及北郊坛。安都谓摩诃曰:“卿 骁勇有名,千闻不如一见。”摩诃对曰:“今日令公见矣。”及战,安都坠马被围, 摩诃独骑大呼,直冲齐军,齐军披靡,因稍解去,安都乃免。天嘉初,除本县令, 以平留异、欧阳纥之功,累迁巴山太守。

  太建五年,众军北伐,摩诃随都督吴明彻济江攻秦郡。时齐遣大将尉破胡等率 众十万来援,其前队有“苍头”、“犀角”、“大力”之号,皆身长八尺,膂力绝 伦,其锋甚锐。又有西域胡,妙于弓矢,弦无虚发,众军尤惮之。及将战,明彻谓 摩诃曰:“若殪此胡,则彼军夺气,君有关、张之名,可斩颜良矣。”摩诃曰: “愿示其形状,当为公取之。”明彻乃召降人有识胡者,云胡著绛衣,桦皮装弓, 两端骨弭。明彻遣人觇伺,知胡在阵,乃自酌酒以饮摩诃。摩诃饮讫,驰马冲齐军, 胡挺身出阵前十馀步,彀弓未发,摩诃遥掷铣鋧,正中其额,应手而仆。齐军“大 力”十馀人出战,摩诃又斩之,于是齐军退走。以功授明毅将军、员外散骑常侍, 封廉平县伯,邑五百户。寻进爵为侯,转太仆卿,馀如故。七年,又随明彻进围宿 预,击走齐将王康德,以功除晋熙太守。九年,明彻进军吕梁,与齐人大战,摩诃 率七骑先入,手夺齐军大旗,齐众大溃。以功授持节、武毅将军、谯州刺史。

  及周武帝灭齐,遣其将宇文忻率众争吕梁,战于龙晦。时忻有精骑数千,摩诃 领十二骑深入周军,纵横奋击,斩馘甚众。及周遣大将军王轨来赴,结长围连锁于 吕梁下流,断大军还路。摩诃谓明彻曰:“闻王轨始锁下流,其两头筑城,今尚未 立,公若见遣击之,彼必不敢相拒。水路未断,贼势不坚,彼城若立,则吾属且为 虏矣。”明彻乃奋髯曰:“搴旗陷阵,将军事也;长算远略,老夫事也。”摩诃失 色而退。一旬之间,周兵益至,摩诃又请于明彻曰:“今求战不得,进退无路,若 潜军突围,未足为耻。愿公率步卒,乘马舆徐行,摩诃领铁骑数千,驱驰前后,必 当使公安达京邑。”明彻曰:“弟之此计,乃良图也。然老夫受脤专征,不能战胜 攻取,今被围逼蹙,惭置无地。且步军既多,吾为总督,必须身居其后,相率兼行。 弟马军宜须在前,不可迟缓。”摩诃因率马军夜发。先是,周军长围既合,又于要 路下伏数重,摩诃选精骑八十,率先冲突,自后众骑继焉,比旦达淮南。高宗诏征 还,授右卫将军。十一年,周兵寇寿阳,摩诃与樊毅等众军赴援,无功而还。

  十四年,高宗崩,始兴王叔陵于殿内手刃后主,伤而不死,叔陵奔东府城。时 众心犹预,莫有讨贼者,东宫舍人司马申启后主,驰召摩诃,入见受敕,乃率马步 数百,先趣东府城西门屯军。叔陵惶遽,自城南门而出,摩诃勒兵追斩之。以功授 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封绥建郡公,邑三千户,叔陵素所蓄聚金帛累巨万,后主 悉以赐之。寻改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加左光禄大夫。旧制三公黄阁听事置鸱尾, 后主特赐摩诃开黄阁,门施行马,听事寝堂并置鸱尾。仍以其女为皇太子妃。

  会隋总管贺若弼镇广陵,窥觎江左,后主委摩诃备御之任,授南徐州刺史,馀 并如故。祯明三年正月元会,征摩诃还朝,贺若弼乘虚济江,袭京口,摩诃请兵逆 战,后主不许。及弼进军钟山,摩诃又请曰:“贺若弼悬军深入,声援犹远,且其 垒堑未坚,人情惶惧,出兵掩袭,必大克之。”后主又不许。及隋军大至,将出战, 后主谓摩诃曰:“公可为我一决。”摩诃曰:“从来行阵,为国为身,今日之事, 兼为妻子。”后主多出金帛,颁赏诸军,令中领军鲁广达陈兵白土岗,居众军之南 偏,镇东大将军任忠次之,护军将军樊毅、都官尚书孔范次之,摩诃军最居北,众 军南北亘二十里,首尾进退,各不相知。贺若弼初谓未战,将轻骑,登山观望形势, 及见众军,因驰下置阵。广达首率所部进薄,弼军屡却,俄而复振,更分军趣北突 诸将,孔范出战,兵交而走,诸将支离,阵犹未合,骑卒溃散,驻之弗止,摩诃无 所用力焉,为隋军所执。

  及京城陷,贺若弼置后主于德教殿,令兵卫守,摩诃请弼曰:“今为囚虏,命 在斯须,愿得一见旧主,死无所恨。”弼哀而许之。摩诃入见后主,俯伏号泣,仍 于旧厨取食而进之,辞诀而出,守卫者皆不能仰视。其年入隋,授开府仪同三司。 寻从汉王谅诣并州,同谅作逆,伏诛,时年七十三。

  摩诃讷于语言,恂恂长者,至于临戎对寇,志气奋发,所向无前。年未弱冠, 随侯安都在京口,性好射猎,无日不畋游。及安都东征西伐,战胜攻取,摩诃功实 居多。

  子世廉,少警俊,敢勇有父风。性至孝,及摩诃凶终,服阕后,追慕弥切。其 父时宾故脱有所言及,世廉对之,哀恸不自胜,言者为之歔欷。终身不执刀斧,时 人嘉焉。

  摩诃有骑士陈智深者,勇力过人,以平叔陵之功,为巴陵内史。摩诃之戮也, 其妻子先已籍没,智深收摩诃尸,手自殡敛,哀感行路,君子义之。

  颍川陈禹,亦随摩诃征讨,聪敏有识量,涉猎经史,解风角、兵书,颇能属文, 便骑射,官至王府谘议。

  任忠,字奉诚,小名蛮奴,汝阴人也。少孤微,不为乡党所齿。及长,谲诡多 计略,膂力过人,尤善骑射,州里少年皆附之。梁鄱阳王萧范为合州刺史,闻其名, 引置左右。侯景之乱,忠率乡党数百人,随晋熙太守梅伯龙讨景将王贵显于寿春, 每战却敌。会土人胡通聚众寇抄,范命忠与主帅梅思立并军讨平之。仍随范世子嗣 率众入援,会京城陷,旋戍晋熙。侯景平,授荡寇将军。

  王琳立萧庄,署忠为巴陵太守。琳败还朝,迁明毅将军、安湘太守,仍随侯瑱 真进讨巴、湘。累迁豫宁太守、衡阳内史。华皎之举兵也,忠预其谋。及皎平,高 宗以忠先有密启于朝廷,释而不问。太建初,随章昭达讨欧阳纥于广州,以功授直 阁将军。迁武毅将军、庐陵内史,秩满,入为右军将军。

  五年,众军北伐,忠将兵出西道,击走齐历阳王高景安于大岘,逐北至东关, 仍克其东西二城。进军蕲、谯,并拔之。径袭合肥,入其郛。进克霍州。以功授员 外散骑常侍,封安复县侯,邑五百户。吕梁之丧师也,忠全军而还。寻诏忠都督寿 阳、新蔡、霍州缘淮众军,进号宁远将军、霍州刺史。入为左卫将军。十一年,加 北讨前军事,进号平北将军,率众步骑趣秦郡。十二年,迁使持节、散骑常侍、都 督南豫州诸军事、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增邑并前一千五百户。仍率步骑趣历阳。 周遣王延贵率众为援,忠大破之,生擒延贵。后主嗣位,进号镇南将军,给鼓吹一 部。入为领军将军,加侍中,改封梁信郡公,邑三千户。出为吴兴内史,加秩中二 千石。

  及隋兵济江,忠自吴兴入赴,屯军硃雀门。后主召萧摩诃以下于内殿定议,忠 执议曰:“兵家称客主异势,客贵速战,主贵持重。宜且益兵坚守宫城,遣水军分 向南豫州及京口道,断寇粮运。待春水长,上江周罗珣等众军,必沿流赴援,此良 计矣。”众议不同,因遂出战。及败,忠驰入台见后主,言败状,启云:“陛下唯 当具舟楫,就上流众军,臣以死奉卫。”后主信之,敕忠出部分,忠辞云:“臣处 分讫,即当奉迎。”后主令宫人装束以待忠,久望不至。隋将韩擒虎自新林进军, 忠乃率数骑往石子岗降之,仍引擒虎军共入南掖门。台城陷,其年入长安,隋授开 府仪同三司。卒,时年七十七。子幼武,官至仪同三司。

  时有沈客卿者,吴兴武康人,性便佞忍酷,为中书舍人,每立异端,唯以刻削 百姓为事,由是自进。有施文庆者,吴兴乌程人,起自微贱,有吏用,后主拔为主 书,迁中书舍人,俄擢为湘州刺史。未及之官,会隋军来伐,四方州镇,相继以闻。 文庆、客卿俱掌机密,外有表启,皆由其呈奏。文庆心悦湘州重镇,冀欲早行,遂 与客卿共为表里,抑而不言,后主弗之知也,遂以无备,至乎败国,实二人之罪。 隋军既入,并戮之于前阙。

  樊毅,字智烈,南阳湖阳人也。祖方兴,梁散骑常侍、仁威将军、司州刺史, 鱼复县侯。父文炽,梁散骑常侍、信武将军、益州刺史,新蔡县侯。毅累叶将门, 少习武善射。侯景之乱,毅率部曲随叔父文皎援台。文皎于青溪战殁,毅将宗族子 弟赴江陵,仍隶王僧辩,讨河东王萧誉,以功除假节、威戎将军、右中郎将。代兄 俊为梁兴太守,领三州游军,随宜豊侯萧循讨陆纳于湘州。军次巴陵,营顿未立, 纳潜军夜至,薄营大噪,营中将士皆惊扰,毅独与左右数十人,当营门力战,斩十 馀级,击鼓申命,众乃定焉。以功授持节、通直散骑常侍、贞威将军,封夷道县伯, 食邑三百户。寻除天门太守,进爵为侯,增邑并前一千户。及西魏围江陵,毅率兵 赴援,会江陵陷,为岳阳王所执,久之遁归。

  高祖受禅,毅与弟猛举兵应王琳,琳败奔齐,太尉侯瑱遣使招毅,毅率子弟部 曲还朝。天嘉二年,授通直散骑常侍,仍随侯瑱进讨巴、湘。累迁武州刺史。太建 初,转豊州刺史,封高昌县侯,邑一千户。入为左卫将军。五年,众军北伐,毅率 众攻广陵楚子城,拔之,击走齐军于颍口,齐援沧陵,又破之。七年,进克潼州、 下邳、高栅等六城。及吕梁丧师,诏以毅为大都督,进号平北将军,率众渡淮,对 清口筑城,与周人相抗,霖雨城坏,毅全军自拔。寻迁中领军。十一年,周将梁士 彦将兵围寿阳,诏以毅为都督北讨前军事,率水军入焦湖。寻授镇西将军、都督荆、 郢、巴、武四州水陆诸军事。十二年,进督沔、汉诸军事,以公事免。十三年,征 授中护军。寻迁护军将军、荆州刺史。

  后主即位,进号征西将军,改封逍遥郡公,邑三千户,馀并如故。入为侍中、 护军将军。及隋兵济江,毅谓仆射袁宪曰:“京口、采石,俱是要所,各须锐卒数 千,金翅二百,都下江中,上下防捍。如其不然,大事去矣。”诸将咸从其议。会 施文庆等寝隋兵消息,毅计不行。京城陷,随例入关,顷之卒。

  猛字智武,毅之弟也。幼倜傥,有干略。既壮,便弓马,胆气过人。青溪之战, 猛自旦讫暮,与虏短兵接,杀伤甚众。台城陷,随兄毅西上京,累战功为威戎将军。 梁南安侯萧方矩为湘州刺史,以猛为司马。会武陵王萧纪举兵自汉江东下,方矩遣 猛率湘、郢之卒,随都督陆法和进军以拒之。时纪已下,楼船战舰据巴江,争峡口, 相持久之,不能决。法和揣纪师老卒堕,因令猛率骁勇三千,轻舸百馀乘,冲流直 上,出其不意,鼓噪薄之。纪众仓卒惊骇,不及整列,皆弃舰登岸,赴水死者以千 数。时纪心膂数百人,犹在左右,猛将部曲三十馀人,蒙楯横戈,直登纪舟,瞋目 大呼,纪侍卫皆披靡,相枕藉不敢动。猛手擒纪父子三人,斩于絺中,尽收其船舰 器械。以功授游骑将军,封安山县伯,邑一千户。仍进军抚定梁、益,蜀境悉平。 军还,迁持节、散骑常侍、轻车将军、司州刺史,进爵为侯,增邑并前二千户。

  永定元年,周文育等败于沌口,为王琳所获。琳乘胜将略南中诸郡,遣猛与李 孝钦等将兵攻豫章,进逼周迪,军败,为迪斩执。寻遁归王琳。王琳败,还朝。天 嘉二年,授通直散骑常侍、永阳太守。迁安成王府司马。光大元年,授壮武将军、 庐陵内史。太建初,迁武毅将军、始兴平南府长史,领长沙内史。寻隶章昭达西讨 江陵,潜军入峡,焚周军船舰,以功封富川县侯,邑五百户。历散骑常侍,迁使持 节、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宣远将军、荆州刺史。入为左卫将军。

  后主即位,增邑并前一千户,馀并如故。至德四年,授使持节、都督南豫州诸 军事、忠武将军、南豫州刺史。隋将韩擒虎之济江也,猛在京师,第六子巡摄行州 事,擒虎进军攻陷之,巡及家口并见执。时猛与左卫将军蒋元逊领青龙八十艘为水 军,于白下游弈,以御隋六合兵,后主知猛妻子在隋军,惧其有异志,欲使任忠代 之,又重伤其意,乃止。祯明三年入于隋。

  鲁广达,字遍览,吴州刺史悉达之弟也。少慷慨,志立功名,虚心爱士,宾客 或自远而至。时江表将帅,各领部曲,动以千数,而鲁氏尤多。释褐梁邵陵王国右 常侍,迁平南当阳公府中兵参军。侯景之乱,与兄悉达聚众保新蔡。梁元帝承制, 授假节、壮武将军、晋州刺史。王僧辩之讨侯景也,广达出境候接,资奉军储,僧 辩谓沈炯曰:“鲁晋州亦是王师东道主人。”仍率众随僧辩。景平,加员外散骑常 侍,馀如故。

  高祖受禅,授征远将军、东海太守。寻徙为桂阳太守,固辞不拜,入为员外散 骑常侍。除假节、信武将军、北新蔡太守。随吴明彻讨周迪于临川,每战功居最。 仍代兄悉达为吴州刺史,封中宿县侯,邑五百户。

  光大元年,授通直散骑常侍、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华皎称兵上流, 诏司空淳于量率众军进讨。军至夏口,皎舟师强盛,莫敢进者,广达首率骁勇,直 冲贼军。战舰既交,广达愤怒大呼,登舰楼,奖励士卒,风急舰转,楼摇动,广达 足跌堕水,沈溺久之,因救获免。皎平,授持节、智武将军、都督巴州诸军事、巴 州刺史。

  太建初,与仪同章昭达入峡口,拓定安蜀等诸州镇。时周氏将图江左,大造舟 舰于蜀,并运粮青泥,广达与钱道戢等将兵掩袭,纵火焚之。以功增封并前二千户, 仍还本镇。广达为政简要,推诚任下,吏民便之。及秩满。皆诣阙表请,于是诏留 二年。五年,众军北伐,略淮南旧地,广达与齐军会于大岘,大破之,斩其敷城王 张元范,虏获不可胜数。进克北徐州,乃授都督北徐州诸军事、北徐州刺史。寻加 散骑常侍,入为右卫将军。八年,出为北兗州刺史,迁晋州刺史。十年,授使持节、 都督合霍二州诸军事,进号仁威将军、合州刺史。十一年,周将梁士彦将兵围寿春, 诏遣中领军樊毅、左卫将军任忠等分部趣阳平、秦郡,广达率众入淮,为掎角以击 之。周军攻陷豫、霍二州,南、北兗、晋等各自拔,诸将并无功,尽失淮南之地, 广达因免官,以侯还第。十二年,与豫州刺史樊毅率众北讨,克郭默城。寻授使持 节、平西将军、都督郢州以上十州诸军事,率舟师四万,治江夏。周安州总管元景 将兵寇江外,广达命偏师击走之。

  后主即位,入为安左将军。寻受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至德二年,授安南将 军,征拜侍中,又为安左将军,改封绥越郡公,封邑如前。寻为中领军。及贺若弼 进军钟山,广达率众于白土岗南置阵,与弼旗鼓相对。广达躬擐甲胄,手执桴鼓, 率励敢死,冒刃而前,隋军退走,广达逐北至营,杀伤甚众,如是者数四焉。及弼 攻败诸将,乘胜至宫城,烧北掖门,广达犹督馀兵,苦战不息,斩获数十百人。会 日暮,乃解甲,面台再拜恸哭,谓众曰:“我身不能救国,负罪深矣。”士卒皆涕 泣歔欷,于是乃就执。祯明三年,依例入隋。

  广达怆本朝沦覆,遘疾不治,寻以愤慨卒,时年五十九。尚书令江总抚柩恸哭, 乃命笔题其棺头,为诗曰:“黄泉虽抱恨,白日自流名。悲君感义死,不作负恩生。” 总又制广达墓铭,其略曰:“灾流淮海,险失金汤,时屯运极,代革天亡。爪牙背 义,介胄无良,独摽忠勇,率御有方。诚贯皎日,气励严霜,怀恩感报,抚事何忘。”

  初,隋将韩擒虎之济江也,广达长子世真在新蔡,乃与其弟世雄及所部奔擒虎, 擒虎遣使致书,以招广达。广达时屯兵京师,乃自劾廷尉请罪。后主谓之曰:“世 真虽异路中大夫,公国之重臣,吾所恃赖,岂得自同嫌疑之间乎?”加赐黄金,即 日还营。

  广达有队主杨孝辩,时从广达在军中,力战陷阵,其子亦随孝辩,挥刃杀隋兵 十馀人,力穷,父子俱死。

  史臣曰:萧摩诃气冠三军,当时良将,虽无智略,亦一代匹夫之勇矣;然口讷 心劲,恂恂李广之徒欤!任忠虽勇决强断,而心怀反覆,诬绐君上,自踬其恶,鄙 矣!至于鲁广达全忠守道,殉义忘身,盖亦陈代之良臣也。

【译文】

  萧摩诃,字元胤,兰陵人。祖父萧靓,梁朝右将军。父亲萧谅,梁朝始兴郡丞。萧摩诃随父到郡,数岁时父亲死去,他的姑父蔡路养当时在南康,便收养了他。稍年长,他果断刚毅而有勇力。侯景叛乱时,高祖赴援京城,蔡路养起兵拒阻高祖,萧摩诃遣时十三岁,单骑出战,军中没有能阻挡者。到蔡路养失败,萧摩诃归于侯安都,侯安都对他很好,从此他常隶属于侯安都征讨。到J巡、徐嗣徽引齐兵为寇时,直担派哇谴都向北拒阻齐军于钟山龙尾及北郊坛。侯安都对萧摩诃说:“你英勇有名,千闻不如一见。”萧摩诃回答说:“今日您就可见到了。”到作战时,侯安都落马被包围,萧摩诃独骑大呼,直冲齐军,变军溃散,于是逐渐解围而去,侯安都才得免一死。天嘉初年,封本县令,因平定留异、欧阳纥的功劳,又改任巴山太守。

  太建五年,众军北伐,萧摩诃随都督吴明彻渡过江攻打豢锂。当时齐派大将慰壁曲等率领十万兵马来援助,他们的前队有“苍头”、“犀角”、“大力”之号,都身长八尺,气力超人,他们的锋头锐利。又有西域胡,妙于弓箭,箭无虚发,众军士特别害怕。到将战时,吴明彻对萧摩诃说:“如杀死此西域胡,那就会使敌军丧失了锐气,你有关羽、张飞之名,可以斩颜良了。”萧摩诃说:“愿指明他的状貌,应当为公取之。”吴明彻于足召投降的人中有认识西域胡的,说西域胡穿绛红色衣服,用桦皮装弓,弓的两端有象骨。吴明彻派人暗中窥伺,知道西域胡在军阵内,便亲自倒酒让萧摩诃饮。萧摩诃饮完,策马驰入齐军,西域胡挺身出阵前十余步,弯弓未发,萧摩诃远远地投掷锏,正中西域胡的额头,西域胡应声扑倒于地。齐军“大力”十余人出战,萧摩诃又斩之,于是齐军退走。萧摩诃以功被授明毅将军、员外散骑常侍,封廉平县伯,邑五百户。接着进爵为侯,转任太仆卿,其余照旧。太建七年,又随吴明彻进军包围宿预,击走齐将王康德,以功被封为晋熙太守。太建九年,吴明彻进军旦里,与齐人大战,萧摩诃率领七骑先入,亲手夺了齐军大旗,齐兵大乱。以功被授持节、武毅将军、谯州刺史。

  到北周武帝灭齐,派他的将领宇文忻率领众军争夺吕梁,战于龙晦。此时字文忻有精骑数千,萧摩诃率十二骑深军中,纵横奋击,斩首很多。到北周派大将军王轨来赴战,结长围连锁于旦凿的下流,阻断大军还路。芦壁诬对昱旦困说:“听说王塾始锁下流,在两头筑城,现今尚未立,公如现在派人击之,他们必定不敢抵抗。水路不断,贼势不坚,他们的城如立,那么我们就都成俘虏了。”吴明彻奋然掀髯说:“举旗冲锋陷阵,是将军的事;长谋远略,是老夫的事。”萧摩诃惊而失色,退出。十天之间,北周兵不断涌到,萧摩诃又请见吴明彻说:“今日求战不得,进退无路,如悄悄率军突围,不足为耻。愿公率步兵,乘马车慢行,我萧摩诃率领铁骑敷千,驰驱于前后,必能使公安全抵达京城。”明彻说:“你的此计,确是良图。但是老夫我受命专门出征,不能战胜攻取,如今被围困逼迫,羞惭得无地自容。况且步兵又多,我是总督,必须身居其后,相率兼行。你的马军必须在前,不可迟缓。”萧摩诃便率马军夜间出发。先前,习匕周军长围既已合,又在要路上埋下伏兵敷重,芦鏖诬选精骑八十,率先冲出重围,自后众骑继之,第二日早晨抵达淮南。高宗下韶征还,授萧摩诃右卫将军。太建十一年,北周兵侵犯寿阳,萧摩诃与樊毅等众军赶赴援助,无功而还。

  太建十四年,高宗崩,始兴王叔陵在宫殿内刀刺后主,后主伤而未死,叔陵逃奔东府城。其时,众人之心犹豫,无讨贼的人,束宫舍人司马申启奏后主,于是速召萧摩诃,入见受命,便由萧摩诃率马军步兵数百,先至束府城西门屯军。叔陵恐慌,从城南门出,萧摩诃令士兵追而斩之。萧摩诃以功授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封绥建郡公,邑三千户。叔陵平素所蓄聚的金帛累计达巨万,后主全部都赐给萧摩诃。不久改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加左光禄大夫。旧制,三公官署厅堂设置鸱尾,后主特赐萧摩诃开黄合,门施行马,厅事寝堂均置鸱尾。还封萧摩诃女儿为皇太子妃。

  正值隋军总管贺若弼镇守广陵,窥视江左,厘主委任萧摩诃准备防御,授予南徐州刺史,其余照旧。擅塱三年正月元会,征召芦麈诬还朝,贺若弼乘虚过江,袭击京口,萧摩诃请兵迎战,后主不允许。到贺若弼进军钟山,萧摩诃又请求说:“贺若弼孤军深入,援军还远,而且他的阵垒未坚,人心惶恐,出兵袭击,必能大败他们。”j鲈又不允许。到鹰军大规模兵临,将要出战,篷主对萧摩诃说:“你可为我决此一战。”萧摩诃说:“从来出阵,为国为身,今H之事,兼为妻子。”厘圭多出金帛,颁赏各军,令中领军鲁广达在直±崖列阵,居于众军偏南处,镇东大将军任盅次之,护军将军峦、都官尚书王邀次之,萧麈诬军居最北,众军南北绵延二十里,首尾进退,各不相知。贺若弼起初认为不宜出战,率轻骑兵,登山观望形势,到看见众军,便驰下山布置军阵。叠卢达首先率领部下进军,贺羞迩军屡次退却,不久又复振,又分军向北突向诸将,孔篼出战,兵交而走,诸将之间分散,军阵未合,骑兵溃散,无法阻止,萧摩诃无能为力,被隋军擒住。

  到京城陷落,贺若弼将后主置于德教殿,命令卫兵看守,萧摩诃请求贺若弼说:“今已为囚俘,命在顷刻,愿得一见旧主,死无遣恨。”贺若弼同情并许可了。萧摩诃入见后主,俯身伏地而号哭,并在旧厨取食进奉给后主,辞谢诀别而出,守卫的士兵都不敢仰视他。遣一年入隋,被授予开府仪同三司。不久跟从汉王杨谅去并州,同杨谅作乱,被杀,其时七十三岁。

  萧摩诃不善言辞,是个忠厚老实的长者,至于临战对敌,则志气昂奋,所向无敌。少年时,随侯安都在京口,生性喜好射猎,无日不猎游。到侯安都束征西伐,战胜攻取,萧摩诃居功最多。

  萧摩诃儿子萧世廉,少年机警英俊,勇敢有父亲遣风。生性极为孝顺,到萧摩诃凶事结束,服丧期满后,仍追慕甚切。他父亲时的宾客故人如有说及他父亲的,萧世廉对答中,感情悲哀不能克制自己,说者为之感叹悲戚。终身不使刀斧,当时人对他很有好评。

  萧摩诃手下有骑士叫陈智深的,勇力过人,以平定叔陵之功,任巴陵内史。萧摩诃被杀时,他的妻儿财产先已被没收,陈智深收了萧摩诃的尸体,亲自予以殡殓,哀痛感动路人,君子以此为义。

  颍川人陈禹,也曾随萧摩诃征讨,他聪敏而有胆识,涉猎经史之书,能解释占候术、兵书,颇能写文章,会骑马射箭,官至王府谘议。

  任忠字奉诚,小名蛮奴,汝阴人。少年时孤苦贫贱,被乡里同辈人所不齿。年长,多诡计,力气遇人,尤善于骑马射箭,州里少年都归附他。銮朝鄱阳王萧范为合州刺史,听说任忠之名,将他引置于自己身边。侯景作乱,任忠率乡人数百,跟随晋熙太守梅伯龙讨伐侯景部将王贵显于寿春,每战都打退敌人。正值土人胡通聚众骚乱,萧范命令任忠与主帅梅思立合军讨伐平定。任忠乃随萧范世子萧嗣率众入援,值京城陷落,旋即保卫晋熙。侯景被平定,授任忠荡寇将军。

  王琳立萧庄,命任忠暂任巴陵太守。王琳失败回朝,任忠改任明毅将军、安湘太守,仍随侯填进军讨伐巴、湘。又改任豫宁太守、衡阳内史。华皎举兵,任忠参预其谋。到华皎被平定,高宗因任忠事先有密启给朝廷,释放他不予问罪。太建初年,任忠随章昭达讨伐欧阳纥于广州,因功被授直合将军。改任武毅将军、庐陵内史,任期满,入为右军将军。

  太建五年,众军北伐,任忠率兵出西道,击走齐历阳王高景安于大岘,追逐到束关,攻克了东西二城。又进军蕲、谯,一并拔之。直接袭击合肥,入合肥城郭。进而又攻克霍州。因功被授员外散骑常侍,封安复县侯,邑五百户。吕梁一战丧失军队,任忠全军回还。不久诏令任忠都督寿阳、新蔡、霍州沿淮众军,进号宁远将军、霍州刺史。入为左卫将军。太建十一年,加封北讨前军事,进号平北将军,率领众步兵骑军趋向秦郡。十二年,改任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增邑到一千五百户。于是率领步兵骑军趋向历阳。北周派王延贵率众为援军,任忠大破之,活擒王延贵。后主继位,进任忠号为镇南将军,给鼓吹一部。人为领军将军,加侍中,改封梁信郡公,邑三千户。出为吴兴内史,加秩中二千石。

  到隋兵过江,任忠自吴兴入朝赴战,屯军于朱雀门。后主召萧摩诃以下官将在内殿商议,任忠坚持议道:“兵家称客主异势,客贵速战,主贵持重。宜暂且增兵坚守宫城,派水军分向南豫州及京日道,断敌粮运。待春水涨,江上流周罗喉等众军,必定沿流赶来援助,这是良计。”众人所议不同,于是使出战。战败,任忠急入台见后主,诉说失败状况,启奏道:“陛下惟有立即具备舟船,到上流众军中,臣将以死奉卫。”后主相信了,令任忠出台部署,任忠辞谢说:“臣处分完毕,就会奉迎。”后主命宫人装束以等待任忠,但久等不见任忠到。隋将韩擒虎从新林进军,任忠便率领数名骑兵往石子岗投降他,并引韩擒虎军共入南掖门。台城陷落,当年入长安,隋授任忠开府仪同三司。任忠死时七十七岁。任忠儿子任幼武,官至仪同三司。

  其时有沈客卿的,是吴兴郡武康人,为人阿谀逢迎残忍冷酷,任中书舍人,每每立异端,惟以侵害百姓为能事,由此而自进。有施文庆的,是呈兴郡乌程人,出身微贱,有官吏才干,后主提拔他为主书,改任中书舍人,不久提升为渔业刺史。未及到任,正值堕军来讨伐,四方州镇相继奏闻。施文庆、沈客卿都掌管机密,外界有表启,都由他们呈奏。施文庆看中湘州重镇,希望早日出行,便与沈客卿互为表裹,将外界表启压住不上奏,后主毫不知晓,于是没有任何防备,以至于败国,实是这二人之罪。隋军入后,将两人均斩杀于前宫。

  樊毅,字智烈,南阳郡湖阳人。祖父樊方兴,梁朝散骑常侍、仁威将军、司州刺史,鱼复县侯。父亲樊文炽,梁朝散骑常侍、信武将军、益州刺史,新蔡县侯。樊毅世代将门,少年时即习武善射。侯景叛乱时,樊毅率领部伍随叔父樊文皎援台。樊文皎在青溪战亡,樊毅率宗族子弟奔赴江陵,并隶属王僧辩,讨伐河东王萧誉,因功封假节、威戎将军、右中郎将。代兄樊俊为梁兴太守,领三州游军,随宣丰侯萧循讨伐陆铂于翅业。军队到巴陵,安营停顿未成,陆纳军悄悄乘夜而至,迫近军营大噪,军营中将士都被惊扰,叁邀独舆左右数十人,挡着营门力战,斩十余人,击鼓申命,众人心神方定。因功授凿堑持节、通直散骑常侍、贞威将军,封夷道县伯,食邑三百户。不久封玉亚太守,进爵为侯,增邑到一千户。到西魏围江陵,樊毅率兵赴援,正值江陵失陷,他被岳阳王所擒,久而逃回。

  高祖受禅,樊毅与弟樊猛举兵响应王琳,王琳败而奔齐,太尉侯填派使者招樊毅,樊毅率领子弟部伍还朝。天嘉二年,授通直散骑常侍,仍随侯填进军讨伐巴、湘。又改任武州刺史。太建初年,转任丰州刺史,被封为高昌县侯,邑一千户。入为左卫将军。太建五年,众军北伐,樊毅率众攻打广陵楚子城,拔下,击走齐军于颖口,齐军支援沧陵,又破之。太建七年,进而攻克潼州、下邳、高栅等六城。到吕梁一战丧失军队,帝韶令樊毅为大都督,进号平北将军,率领众兵渡淮水,面对清口筑城,与北周人相对抗,连绵大雨使城毁坏,樊毅全军自行开拔。不久改任中领军。太建十一年,北周将领梁士彦率兵包围寿阳,诏令以樊毅为都督北讨前军事,率领水军入焦湖。不久授镇西将军、都督荆郢巴武四州水陆诸军事。太建十二年,进督沔、汉诸军事,因公事免职。十三年,征授中护军。继而改任护军将军、荆州刺史。

  后主即位,樊毅进号征西将军,改封逍遥郡公,邑三千户,其余照旧。入为侍中、护军将军。到隋兵过江,樊毅对仆射袁宪说:“京口、采石,都是要地,各需精锐兵敷千,金翅二百,都下江中,以便上下防备捍卫。如不这样,大事完了。”各位将领都同意他的提议。正值施文庆等封锁隋兵消息,樊毅之计未行。京城陷落,樊毅随例入关,不久即死。

  樊猛,字智武,樊毅之弟。幼时卓异不凡,有才干谋略。青壮年时,能射箭骑马,胆气过人。青溪之战,樊猛从早晨到傍晚,与敌短兵相接,杀伤敌人很多。台城陷落,随兄樊毅西上京城,因战功被封为威戎将军。梁朝南安侯萧方矩为渔业刺史,以樊猛为司马。正值武陵王芦纪举兵自谨辽东下,芦左垄派矾猛率领潮、郢之兵,随都督陆法和进军以抵抗萧纪兵。其时萧纪已束下,楼船战舰占据了巴江,争夺峡El,相持很久,不能解决。陆法和估计萧纪军士兵疲劳,便令叁迩率精兵三千,乘轻便战船百余艘,冲流直上,出其不意,鼓噪而迫近。萧纪众兵仓促间十分惊骇,来不及整顿战列,都弃舰登岸,落水而死者以千数。此时萧纪的心腹将士数百人,还在左右,叁妪率部伍三十余人,蒙盾横戈,直登芦堑的战舰,瞪眼大呼,萧纪侍卫都应声而扑倒,相互枕藉而不敢动。樊猛亲手擒住萧纪父子三人,斩于船舱中,将他们的船舰器械全部收缴。凿猛因功授游骑将军,封安山县伯,邑一千户。继而进军安抚平定梁、益,蜀境内全部平定。军队回还,樊猛改任持节、散骑常侍、轻车将军、旦业刺史,进爵为侯,增邑到二千户。

  永定元年,周文育等败于沌口,被王琳所俘获。王琳乘胜将攻南中诸郡,派樊猛与李孝钦等率兵攻打遂童,进军逼近励皂,失败,被固迪所擒。不久逃归王琳。王琳失败,还朝。天嘉二年,授壁猛通直散骑常侍、永阳太守。改任安成王府司马。光大元年,授壮武将军、庐陵内史。基建初年,改为武毅将军、始兴平南府长史,领旦沙内史。不久隶属童压达向西讨伐辽陵,潜伏军队入峡,焚烧韭周军船舰,以功被封富川县堡,邑五百户。历任散骑常侍,改任使持节、都督划值二州诸军事、宣远将军、荆州刺史。入为左卫将军。

  后主登位,增邑到一千户,其余都照旧。至垄四年,授使持节、都督南塑出诸军事、忠武将军、南豫州刺史。堕将韩翅虚过辽,堑猛在京城,他的第六个儿子樊巡代行州事,韩擒虎进军攻陷州城,樊巡及家人都被擒。其时樊猛与左卫将军蒋元逊率领青龙八十艘为水军,在白下游弋,以防御隋军六合兵,后主知道樊猛妻子在隋军,怕他有异志,想命任忠代替他,又恐伤他的心,便停止了。祯明三年,樊猛入隋。

  鲁广达,字遍览,吴州刺史鲁悉达的弟弟。少年慷慨,志在立功名,虚心爱士,宾客有的从速方而来。其时江表将帅,各自率领部伍,动辄以千数,而其中鲁广达尤其多。初任梁朝邵陵王国右常侍,改任平南当阳公府中兵参军。侯景叛乱时,他与兄鲁悉达聚众保新蔡。梁元帝承制,授鲁广达假节、壮武将军、晋州刺史。王僧辩讨伐侯景,鲁广达出境迎接,并资奉军中储备物,王僧辩对沈炯说:“鲁晋州也是王师束道主人。”于是鲁广达率众随从王僧辩。侯景被平定,加鲁广达员外散骑常侍,其余照旧。

  高祖受禅,授予征远将军、东海太守。不久转为桂阳太守,他坚辞不拜任,入为员外散骑常侍。封假节、信武将军、北新蔡太守。随吴明困讨伐旦迪于临川,每战功劳居于最高。乃代兄叠垂产为吴州刺史,被封为中宿县侯,邑五百户。

  光大元年,授予通直散骑常侍、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华皎兴兵上流,帝韶令司空淳于量率众兵进军讨伐。军队到夏口,华皎水军强盛,没有敢前进的,鲁广达首先率领精兵,直冲贼军。战舰既已交战,鲁广达愤怒大呼,登上舰楼,奖励士兵,风急舰转,舰楼摇动,鲁广达失足跌落水中,沉溺多时,幸亏救上获免一死。华皎被平定,授鲁广达持节、智武将军、都督巴州诸军事、巴州刺史。

  太建初年,台仅达与仪同章昭达入峡口,开拓安定宝蜀等各州镇。其时旦氐将图辽左,在蜀大造舟舰,并运粮到青泥,鲁广达与钱道戢等率兵袭击,纵火焚烧。以功增封鲁广达食邑到二千户,仍还本镇。鲁广达为政简要,推诚任下,官吏与百姓均称便。到任期满,吏民都向朝廷奏表请求,于是诏令留任二年。太建五年,众军北伐,攻掠淮南旧地,鲁广达与齐军会于大岘,大破齐军,斩了敷城王张元范,俘获不可胜数。进而又攻克北徐州,于是授都督北徐州诸军事、北徐州刺史。继而加散骑常侍,入为右卫将军。太建八年,出为北兖州刺史,改任晋州刺史。十年,授使持节、都督合霍二州诸军事,进号仁威将军、合州刺史。十一年,北周将领梁士彦率兵包围寿春,韶令派中领军樊毅、左卫将军任忠等分部趋向阳平、秦郡,鲁广达率众兵入淮,成为掎角态势而击之。北周军攻陷豫、霍二州,南兖、北兖、晋等各自拔,各位将领都无功,尽失淮南之地,鲁广达由此被免官,以侯的身份还府第。太建十二年,与豫州刺史樊毅率众北上讨伐,攻克郭默城。不久授使持节、平西将军、都督郢州以上十州诸军事,率领水军四万,治江夏。北周安州总管元景率兵侵犯江外,鲁广达命令部分军队击跑他们。

  后主登位,鲁广达入为安左将军。继授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至德二年,授安南将军,征拜侍中,又为安左将军,改封绥越郡公,封邑如前。不久为中领军。到贺若弼进军钟山,鲁广达率众兵在白土岗南面布置军阵,与贺若弼旗鼓相对。鲁广达亲自穿戴盔甲,手执桴鼓,率领督促敢死队,冒着刀锋前行,隋军退走,鲁广达向北追逐到隋军营,杀伤极多,如此有四次之多。到贺若弼攻败诸将,乘胜打到宫城,烧划匕挞门,鲁卢崖还率余兵,苦战不止,斩死俘获数十百人。到傍晚,才解下盔甲,面对台再拜痛哭,对众人说:“我身不能救国,负罪深重。”士兵们都流泪抽泣,于是才就擒。祯明三年,按例入隋。

  鲁广达悲痛本朝沦落颠覆,患疾不治。不久以愤慨而亡,其时五十九岁。尚书令江总抚着棺柩痛哭,于是下笔题写于棺材头,诗写道:“黄泉虽抱恨,白日自流名,悲君感义死,不作负恩生。”江总又撰写了鲁广达的墓志铭,铭文大略说:“灾难流于淮海,金城汤池之险丧失,时运屯集,改朝换代。爪牙背义,兵甲无良,你独奋忠良,率领防御有方。忠诚上贯皎日,浩气可励严霜,怀恩感报,抚事怎能忘之。”

  当初,堕将韩逮虚过红时,鲁广达的长子鲁世真在新蔡,便与他的弟弟鲁世雄及部下投奔虎,虎派使者致书,招揽广达,广达其时正屯兵京城,便自我弹劾向廷尉请罪。厘圭对他说:“叠:妪虽不同于路中大夫,但你是国之重臣,我所依赖的人,岂能自己置同于那些嫌疑中间呢?”加赐黄金,当日还军营。

  鲁广达有队主杨孝辩,其时跟从鲁广达在军中,奋力作战,冲锋陷阵,他的儿子也跟随杨孝蛮,挥刀杀死臆兵十多人,力尽而父子都阵亡。

  史臣曰:萧摩诃气冠三军,是当时良将,虽然没有智谋,也是一代匹夫之勇了;然而他不善言内心刚毅,诚信感人是李广一类的人物。任盅虽然勇猛果断,但心怀反覆,诬言欺诈君上,自阻于其恶,可鄙啊!至于鲁广达全忠守道,殉义忘身,乃陈代的良臣。

1/2